女友的母亲

女友的母亲
  • 主演:강한나,민주,강수철
  • 导演:이리단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我的老女人。女朋友的妈妈回来。你的房租承受不了长庆俊街道上赶走。无家可归的可怜他女朋友的智慧是自己家住吧。但智慧之家来接他的女人就是庆俊的初恋。。。。。庆俊自己爱的女人告诉我的女朋友。英智慧的鸟妈妈变成了事实上的混乱,也一样的屋顶下,总是碰到她再一次心动.…

女友的母亲第一集

第二百零四章又一尊邪佛

“小,小道长,不不不,道长,您说的意思是我这里还有更强大的凶恶之物?”中年男人狐疑,脸色有点惨白。

顾庭玉轻轻看了眼,目光凝重,继而道:“的确有不太干净的东西啊,这些天你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是拿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中年男人听得顾庭玉的话,眼睛转了起来,脑海里开始回想。

“奇怪的人?奇怪的东西。”

突然,中年男人像是想到什么,一拍脑门儿道:“想起来了,我的确见过一个奇怪的人,前些日子就在门前,有个人打扮古怪的人,说我这里地处阴邪之地,需要被镇住方可。”

“镇住?要怎么镇住?”顾庭玉再次问道。

“他送了我一尊佛,让我将佛像摆在内堂中,需不断供奉,香火不断,而且邪门的是,每次都需要用新鲜的猪头来侍奉。”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带我去看看。”顾庭玉开口道。

中年男人赶忙带路,这两间屋子里面还有一间内堂,内堂不大,不过十几二十平左右,就和卧室一样。

“以前我会来这里休息休息,现在供奉上那尊佛像后,便将此地的床榻什么都搬走了。”中年男人解释道。

现在这间屋子空荡无比,在正中心的位子摆放着一尊佛像,供桌上还放着猪头。

“这猪头,怎么便成这般模样了。”

中年男人听到顾庭玉的话,急忙上前看了看:“呀,昨晚上我刚换的新鲜猪头啊。”

“猪头?有给佛供奉猪头的?”高手嘀咕了一句,“这佛应该不是什么好佛吧。”

中年男人恍然大悟:“对啊,从未见过哪家寺庙里摆放过猪头啊,这真的实在是太想不通呀。”

“当初那个人还千般叮咛万般嘱托,说一定要用新鲜带血的猪头来供奉这尊佛像。”

顾庭玉仔细看了看佛像,说实话,心中吓了一跳。

这尊佛像和当初在许家拍卖会上出现过的那尊佛像实在是太像了,如出一辙。

只是有一点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尊佛像的佛面与之前那尊大不相同。

之前那尊佛像虽然邪性,但是佛面上始终带着笑容,看起来和善至极。

这尊佛像则不然,面目狰狞,龇牙咧嘴,铜铃圆瞪,有说不出的煞气。

“这样子的佛也敢往家里请?”慕容不怕心直口快的说道,“看着就觉得可怕,不像是什么好玩意儿。”

“这个,当初那人说这是战佛,只有这种凶恶战佛才能镇压住此地那穷凶恶极的冤魂。”中年男人解释道。

现在已经差不多可以看得出来,这尊佛像有古怪,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好东西。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穷凶极恶之气,甚是强烈,很是刚猛。

当然,顾庭玉更加好奇的则是为何突然蓉城市会出现这种佛像呢?

而且还是连续出现。

这是什么征兆呢?

“你记得那个人长得什么模样吗?还有叫什么名字?如何联系他?”顾庭玉连续开口发问。

“模样高高大大的,像个大山一样,名字和联系方式我都没有。”中年男人解释道,同时快步走向那尊佛像,“既然道长您说这尊佛像如此邪性的话,那我赶紧将它给丢了去。”

说着中年男人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供奉佛像的桌前,作势便要将其抬起。

“慢。”

顾庭玉的话还是说慢了一步,中年男人直接伸手将这佛像抬了起来,在这佛像下面的供桌上,已经烙印了深深一层印记。

供桌上的印记和佛像底座的印记一模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佛像没有那么沉啊,怎么烙印上了?”中年男人诧异的问道。

“请佛容易送佛难,这佛像已经算是一个空壳了。”顾庭玉从中年男人手中把佛像接了过来,然后重新放在桌子上。

中年男人像是慌了神,越来越感觉这佛像有古怪了,再望向去,这就是一尊邪佛啊。

“有点意思。”

顾庭玉眼中闪过一丝有趣的光芒,然后从怀中摸出一张符咒贴在这佛像身上。

只是一张简单的驱邪咒罢了,之前驱除那些阴邪鬼怪便是依靠的这符咒。

没想到,符咒贴上去后竟然毫无反应,对于符咒来说这尊佛像并不邪性。

“道长,还有办法吗?”中年男人开口询问道。

顾庭玉摇了摇头:“我也不瞒你,我的确是看中你这块地方,我打算租下来开设道观,现在也有这一个办法了。”

“开设道馆?”

“对,不然这邪佛镇压不住,只有此办法,才能将其镇压在此。”顾庭玉望着那尊佛像,“既然送不走你,那就索性永远别走了。”

令他好奇的是,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尊佛像是什么来路,有意思啊。

中年男人哪里还敢反驳什么,急忙一口应承下来:“道长先生,您要是看中此地,想在此开设道观的话,我是大大支持的,这间宅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若不然也不会如此为之在意。”

“本家请放心,此地我会为你守好的。”顾庭玉说道,“有关于房租的问题,不知道本家是什么打算呢?”

“倘若道长真的打算在此地开设道观,房租便免了吧,说实话,我也不缺这点房租,恰逢家母是一位崇尚道学的人,若她得知我家祖产能被如此神通的道长开设为道观的话,定会高兴无比的。”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这话不假,能坐拥古街地产的人,一般都不会太缺钱的。

“还是要算清楚的。”顾庭玉笑道。

“不不不,道长,大师,只要您有时间能让家母来此朝拜一下便可,还请道长不要在推辞。”

这倒是真的,如此一来,虽然不要房租,但顾庭玉无形中就帮助他将那尊邪佛给镇住了,要不然这处古宅只能越来越萧条,最终变成荒宅、凶宅。那作为子孙,就实在是对不起祖上的列祖列宗了。

“邪佛驱除,此地我会奉还,这点还请放心。”

开办道观,对顾庭玉来说只是目前的一个计划而已。

女友的母亲

女友的母亲第二集

原本想着靠着自己身上这点本事,没准也不用太担心,可直到一个冷冰冰的家伙顶在我的后腰上,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娘的枪啊!

现在也没了办法,人再横,也不敢跟枪过不去,我也相信自己没有那手摘子弹,将那坚实的枪管直接绕弯的本事,只能听从对方的命令,将手高高的举了起来。

“慢慢的转身!手别放下!”

我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蒋毅峰,见他也看向我,随即我做了个点头的动作,那意思就是先听他的,静观其变。

见我们两个似乎在对眼神,没有要转身的动静,另外一个声音随后传来“他娘的,楞什么神呢!快点!”

也没了办法,只能把双手举高,做了个投降的动作,缓缓把身子转了过去。

两个年纪不大,只是一脸的阴郁相的年轻人,正手里端着老式的上膛枪,指着我们,见我们转过身来,戏谑的说道:“你们两个大半夜躲在这儿,是他娘的特务吧?”

“你他吗的才是特务呢!你们全家都是特务!”蒋毅峰心性直,哪里愿意听这种话,怒声骂到。

结果其中一名小年轻直接一*甩了过来,直接砸在蒋毅峰的脸颊上,血一下子流淌了下来。

我急忙说道:“这位兵爷,干嘛这样伤了和气,我这兄弟脾气直,不会说话,你也别在意,这样,先抽两个烟撒撒气。”

我知道,眼前这两位绝对不是正经的当兵的,无非是趁着现在时局乱,趁火打劫出来当个拿枪的威风威风,就他们这样的,还不知道糟蹋了多少人家的姑娘,又冤枉了多少好人了。

可枪在人家的手里,哪容的你说别的,只能先低头了。

我急忙从口袋中把烟盒掏了出来,二人见是成品香烟,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微微一下,不慌不忙抽出两只,给二人一人一支,随后火柴点上,二人吐出一口长烟,像是舒服的不得了,其中一个的眼睛却依旧停在我手上的香烟上。

现在这年月,谁要是能买上这种成品的香烟抽,那家里条件一定差不了,我看他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忙不迭的将那盒抽了大半的香烟递到他手里,殷切的说道:“官爷拿着抽着玩儿,权且就当咱们当个朋友,刚才我朋友冲撞的事儿咱就过去了吧!”

“好说,好说!”拿着香烟的那人立马脸上露出笑容,这种丘八相我极为的不齿,只是此时脸上却也只能陪着笑脸。

只是另外一个明显没得到好处的年轻人一下子火了,眼瞅着一块儿来的,凭什么他有我没有,立马尖声说道:“不行,你们两个他娘的在这鬼鬼祟祟的,谁知道干什么的,我觉得有必要抓回去!”

“别别,官爷,我们也是走叉了路了,不小心走到这里的,你们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一般见识。”

一句官爷,让这种连芝麻粒都不算的丘八心里爽的不行,嘴巴撇了撇,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绑着的红袖标,冷哼了一声说道:“算你会说句人话,只是我们这戒严了晚上不让乱走,你们想走也容易,嗯!”

嗯了一声,随后伸出左手,拇指在食指中指的尖端快速的搓动了几下,那意思很明显,想要过去,给点好处再说!

真是狗皮膏药,贴上连撕都撕不下来,我清楚这种素养的人,是最无赖的,你给他两个好脸,他反而会蹬鼻子上脸给你难看,你要是真有点能耐本事,吓唬他两下可能就怂了。

欺软怕硬就是这种人的本性,可又能怎么办,谁让人家手里有能喷子弹的家伙。

想了想刚才遇到的情况,很有可能现在已经被人盯上,要是再跟他们从这墨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到时候后悔就要麻烦了。

伸手就准备从口袋里掏钱,却没想到一旁的蒋毅峰冷哼一声,怒喝道:“妈的,你们算哪来的,还他娘的要钱,给你们抽根烟就算给你们脸了,知道这是谁么?你们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没这本事你装他娘的什么大头蒜呢?!”

“卧槽?!”

二人同时将手中的香烟往地上一甩,我心想完了,这蒋毅峰脾气太撅,你让他说句软话,还不如痛痛快快给上他一刀子。

只见二人手里的枪往上一端,黑漆漆的枪管直接冲着我们,怒声说道:“他娘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我管你们是谁!先跟我们回去,我们队长让我们巡视就是为了抓你们这些不法之徒!快点!”

白浪费了我一包烟,要是此时在我身边的是唐伟,估计都不用我出马,就已经哄的二位兵爷乐呵呵的回头走了。

只是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也实在没了办法,只能转身被推搡着往前走。

可蒋毅峰这嘴就还是闭不上,一边吼叫着他谁都不怕,一边说他们这是徇私舞弊,绕出几棵老树,走到小镇街道上,要不是我提醒他让他闭嘴,估计他能把真个镇子的人都给吵醒。

小镇不大,从南头到北头差不多走上十多分钟也就到了,此时的道路干燥,却并不平坦,前几日似是下了很大的雨,地面上又满是车轮滚过的痕迹。

走在干燥的高高突起上,脚步一脚深一脚浅,终于是走到了镇子的北头,此处正是这群巡逻队驻扎的地方。

几个麻袋摞在一起,一张破旧的木桌,一把椅子,一名打着盹的年轻人正连连的点着头。

身后的年轻人最后一次用力推搡了我一下,差点给我推倒,好在我脚下根稳,没来个狗吃屎。

年轻人越过我,用脚踢了踢那张桌子,说道:“他娘的,老子们去巡夜,你睡的到安稳,醒醒!醒醒!别他妈的睡了,抓着两个不法之徒!赶紧告诉我队长在哪儿呢?”

听到抓到人了,那名熟睡的年轻人楞了一下,似乎是在脑袋中过滤了一下信息,他们在这纯粹就是混日子,出去巡逻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却没想到就真有人在这狗屁大的小镇子上偷偷溜出来?

反应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指了指远处一栋小木屋,说道:“队长在那屋里了,不过我劝你们还是过会儿再去。”

“为啥?”

“王家的破鞋在那儿呢。”

说到这,脸上露出一脸淫笑。

另外两名年轻人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见那样子,似乎都很了解这破鞋的威力。

我俩就这么楞在原地,三人坐在一旁,闲扯着蛋,似乎根本就把我们遗忘了,此时两人正跟那得着我好处的年轻人索要着香烟,逼不得已,便抽出两只,各自分开。

几人吞云吐雾,完全也不搭理我们两个。

蒋毅峰站在我旁边,轻声说道:“小棺爷,看这情况,现在跑也没问题。”

“跑什么跑,往哪跑?”

我没好气的回答道,要不是这驴脾气蒋毅峰,现在哪还用的着这些事情,早都轻轻松松解决了,没准儿连给我们下幻术的人都抓着了!

“一扭头,直接往那林子里跑!”

用下巴指了指远处,果不其然,越过这几个麻袋堆成的隔离,大概有上二十多米的距离,就是一片很大的林子,那里已经算是出了镇子,再往外就都是荒林荒地了。

我不禁翻了个白眼,更是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娘的是不是傻子,你看不见他们手里有家伙,告诉你,都是上了膛的,咱们乱动一下估计就给咱们来个透心凉!很有可能就用一颗子弹就解决了!咱俩只要一前一后,开上一枪咱俩就完蛋!还跑,跑个鸟!”

女友的母亲

女友的母亲第三集

一下子就涌出血来,可是他站着,一动不动地任着她咬着,任着她发泄。

裴七七哭不出来,她只是咬着他,嘶哑着声音:“唐煜,我不伤心的。”

“对,我不伤心。”她趴在他的肩上,轻轻地说着。

可是她合上眼,眼前,全是赵珂的脸。

高高在上的,刻薄的,悲惨的——满满的,都是赵珂。

裴七七失去了力气,她就趴在唐煜的肩上,一动不动。

许久,她的眼泪,刷刷地落下……

那个人,恨她,她也恨生下她的那个人。

但,总是生她的女人,她在赵珂的肚子里待了九个多月。

赵珂死了……她没有妈妈了。

永远没有了。

连一次被拥抱的机会也没有了……

裴七七哭着笑着,她挣开唐煜的怀抱,神情有些狂乱,“唐煜,是我送她进监狱的,是我……”

她只是想让赵珂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她没有想到,赵珂会死。

唐煜用力将她带到自己的怀里,强制地按住她,不让她逃走。

“听我说七七,不是你的错。”他按着她的肩:“赵珂,她是为了自己。”

他没有办法和她说他所怀疑的事情,没有办法和她说,唐心不是他的妹妹。

那样,裴七七的存在也更为不堪。

他认真地看着她,裴七七的神情呆呆的,好久,才开口:“唐煜,是真的吗?”

“是真的!”他抱着她,一手拍着她的背,一手顺着她的长发,“她,只是想解脱了。”

死,或许是赵珂最好的解脱。

她那样的女人,坐牢,本来就是一种折磨,现在离开,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裴七七看着他,没有再流泪,也没有再哭。

只是一晚上,她都默默地,没有出声了。

她还是给唐煜端了面过来,可是他,怎么会有心情吃?

唐煜吃了几口,看着她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七七。”

她嗯了一声,垂了眸子,“她什么时候……入土?”

“后天。”他据实以告。

裴七七没有再说什么了,到了晚上睡觉,她一直不出声,安静地躺在他的肩窝上,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煜没有打扰她。

这时,他需要一支烟,但是还是忍住了。

伸手碰了碰她的肩,“七七,想哭,可以到我怀里来。”

“我才没有想哭!”她哑着声音。

不过一会儿,她的小身体转了过来,用力地抱住他的腰身,伏在他的怀里。

小脸正对着他的心口,一会儿,他就感觉那儿湿湿热热的。

有些凉,很不舒服。

可是他不出声,只是抚着的小姑娘。

现在,他的小姑娘是这么地伤心!

他的心,和她一样沉沉的。

裴七七先是默默地哭着,后来就变得呜呜地哭……

唐煜拍着她,目光看着暗黑的夜,声音却是温柔的:“宝宝,哭过就好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不知道她身上背负的东西。

他宁可,自己为她承受了。

可是,这种痛,谁也替代不了……

一直到深夜,她才哭声渐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