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栖之肤

吾栖之肤
  • 主演: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埃伦娜·安纳亚,玛丽萨·帕雷德斯,扬·科奈特,布兰卡·苏亚雷斯,罗伯托·阿拉莫,费尔南多·卡约
  • 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
  • 地区:西班牙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11
在位于郊外的华丽别墅内,人过中年的整形医生罗伯特·雷德加(安东尼奥·班德拉斯AntonioBanderas饰)和忠心老仆人玛丽莉娅(MarisaParedes饰)居住于此。在过去的十二年里,他先后失去了妻子盖儿和女儿诺玛(AnaMena饰),一桩桩人间惨剧彻底颠覆了罗伯特看似完美的生活,同时也将他的事业与研究推向了完全未知的领域。在别墅的某个神秘房间内,居住着一个美丽且与世隔绝的女子,她叫薇拉(埃琳娜·安纳亚ElenaAnaya饰),既是罗伯特的病人,又是他的实验对象,二人有着纷繁错乱的渊源。她经罗伯特之手精心塑造出来的容颜,将彼此紧紧缠绕在了一起本片荣获2011年华盛顿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奖。…

吾栖之肤第一集

第二百二十六章 出发马代

楚修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吻苏雨柔了,可是每一次亲吻苏雨柔,楚修都有一种是第一次吻她的感觉。

她的唇很软,很柔,很香,不管亲吻多少遍,都不会腻。

只可惜他的手还缠着厚厚的纱布,没办法感受她其他地方的柔软。

“会被看见的!”连续被楚修吻得面红耳赤,苏雨柔才一把将楚修推开。

尽管两人之间已经突破了那层关系,但她还是很羞涩。

就连在逍遥山庄,也从不和楚修同房睡,更不要说是在公司。

“嘿嘿!”过了一把嘴瘾,楚修嘿嘿一笑,这才松开了苏雨柔。

结果再一次换来苏雨柔的一个大大白眼。

“昨晚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吗?”深深地呼吸了几口,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苏雨柔开口道。

一想到昨晚楚修经历的一幕,她的心里也是一阵后怕。

若是楚修真的出了个什么意外,她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楚修已经成为了她最大的依靠。

“基本有头绪了,不过要揪出幕后黑手,还需要一些时间!”楚修并不想告诉苏雨柔可能是秦家干的,这样只会平添她的烦恼。

“恩,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出门都要多带点人手!”苏雨柔点了点头,楚修的一些事情,她并不想知道太多,她只需要楚修平安就好。

“好!”楚修一口保证道,又问了一些苏雨柔公司的事情,好在一切都良好,按照现在的势头,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霸占全国市场了。

“对了,过几天我可能要去趟国外!”又叮嘱苏雨柔多关注一些市场的变化后,楚修想起了答应白牡丹的事情,朝着苏雨柔道。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却有些心虚。

哪怕他和白牡丹并没有什么。

“恩,去吧!”谁知道苏雨柔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问他去做什么,这让楚修很是诧异。

“唔,你就不问问我去干什么?”

“我又不是你妈,问那么多做什么!”苏雨柔直接白了楚修一眼。

“额……”楚修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雨柔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归来!”苏雨柔的声音柔了下来。

“恩,我答应你!”楚修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不是苏雨柔不关心自己,这一切,不过是她对自己的包容。

一眨眼,几天的时间就这么过了,津南学院也彻底放假。

今日,就是楚修答应和白牡丹一起去国外的日子,在此之前,楚修已经将逍遥山庄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更是让屠夫代自己好好的操练下夜凌几个小家伙。

有了断龙草做药引,屠夫受损的心脉已经开始修复,按照楚修的估算,等自己回来的时候,他的伤势就能全部复原。

这几日来,能够再次与人动手的屠夫心情的大好,信誓旦旦的保证会保护好逍遥山庄。

有他和月舞两大高手坐镇,楚修也不担心什么。

不过临走之前,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能和苏雨柔好好亲热一番。

她的大堂哥刚走,大姨妈就来了,楚修就算想要做点什么也不行。

或许是知道楚修的不便,苏雨柔并没有送楚修去机场,连要跟路的聂小月也被她拦下,只是让狂狼开车送楚修去机场。

从逍遥山庄到机场很近,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楚修和白牡丹约好了在机场汇合,不过现在时间还早,白牡丹并没有到,在送到机场后,楚修就让狂狼先回去了。

拖着行李箱走进了机场,看到来往的旅人,他也不相信有人会在这里动手对付他。

“楚修……”正准备找个地方坐坐,背后却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楚修回头一看,就看到穿着一件米黄色风衣的秦岚走了过来。

“你……”

“你这是来送我的吗?”楚修正要问你怎么也在这里,秦岚已经率先开口道。

楚修这才想到,秦岚也要去趟国外,自己还答应送她的。

只是这几天她也没给自己打电话,自己都把这件事给忘了,顿时有些尴尬。

“哈哈,是啊,原本是想要去你家接你的,可是打你电话不通,就直接来到了机场!”不过脸皮极厚的楚修立马承认道。

“真的?”秦岚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楚修信誓旦旦。

“噢,我还以为你要和白校长去度蜜月,把送我的事情忘记了呢!”秦岚轻叹了一声。

饶是楚修脸皮极厚,这一刻也是面红耳赤。

尼玛,她们可是好姐妹,白牡丹很可能会跟她说去国外度假的事情呢,自己都把正茬给忘记了。

“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一直不好意思问你!”楚修干笑了两声,赶紧转移了话题。

“放心,我和你们不同路,不会打扰你和白校长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秦岚轻哼道。

“额,我只是陪白校长去散散心,你可不要乱说!”楚修赶紧纠正道。

“我懂,马尔代夫可是一个浪漫的地方,去那里当然是为了散心了!”秦岚阴阳怪气道。

“额……”一时之间,楚修竟然被秦岚说的哑口无言,他怕越解释,越糊涂。

“不过你要加油噢,若是能够拿下白校长,我们的关系这么好,记得让白校长给我涨点工资!”刚才还阴阳怪气的秦岚立马笑盈盈道。

“岚姐,我和白校长真……”楚修还想要解释几句,秦岚已经再次打断道:“好了,我的飞机快要起飞了,就不和你罗嗦了,记得代我跟白校长问好,另外,好好的陪陪她!”

说完,也不等楚修开口,朝着他挥了挥手就朝安检口奔去。

留下一脸无语的楚修。

他实在摸不准秦岚到底什么意思。

而且一直到现在,秦岚也没有告诉他她到底要去哪儿?

这妮子,怎么总是这么神神秘秘?

摇了摇头,走到了一边的咖啡厅坐下,正准备掏出手机给白牡丹打个电话,就听到背后又有人在叫自己。<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YUF9RXF3Q==</span>

转头一看,顿时整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吾栖之肤

吾栖之肤第二集

曲晴很快就接手了苏氏的这个案子。

对方似乎是临时才决定找他们合作的,因此各方面都催得非常紧,曲晴从大早上就开始不断忙碌,下午总算拟了一个差不多的合同出来,刚传真过去,不想对方就表示通过了,今天就可以签合同。

“今天签?”曲晴这下子都不由傻眼了,“这么急?”

“是啊。”张春兰显然也是有几分吃惊,“他们说,苏少现在是来S市出差的,他想在走之前签订合同。”

曲晴微微皱眉。

一个小小的宣传合同,没必要苏言白亲自签订吧?为什么一定要赶在苏言白离开之前签定?

但人家毕竟是甲方,他们这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马上回复苏氏那边说可以。

下午四点的时候,苏言白亲自出现在陆氏销售部。

整个销售部上下都忍不住对苏言白这个传说中的贵公子好奇的要命,一个个都偷偷的围在电梯旁边的走廊上,看见苏言白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那些姑娘们都忍不住捂着嘴轻声尖叫起来。

“我的天,苏少好高好帅啊!我简直都要被电晕过去了。”

“是蛮帅的,但我觉得还是严少更帅啊!”

“是么?我倒是觉得苏少这种带着眼镜的斯文贵公子也不错啊!很有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呢!”

曲晴带着苏言白从电梯里出来,走进会议室,绰约还能听见外面销售部那群小姑娘毫不害臊的花痴声,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尴尬,赶忙起身关上门,将那些好奇的目光和花痴的声音都关在门外。

“不好意思。”关上门,她转过身,抱歉的看着身后的苏言白,“我们销售部的女孩子比较多,让你见笑了。”

因为之前苏言白在电话里说不喜欢太多人的场合,因此此时接待室里只有他和曲晴两个人。

苏言白此时正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贴合身形的西装,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出矜贵的气质来。

“没事。”他听见曲晴的话,微微一笑,“贵司的女孩子都很可爱。”

曲晴看着眼前这温和的男人,微微挑了挑眉。

不得不说,苏言白和严以峥虽然都是那种放在人群里都很扎眼的男人,但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严以峥整个人是锐利中带着几分淡漠疏离的,平日都不用说话,只是往哪儿一坐,浑身都会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强大气场。

可苏言白不同。

除却曲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对严以峥所表露出来的那股敌意,平日里的他整个人就好像一个优雅的偏偏贵公子一样,总是温和而又彬彬有礼的,让人不自觉地就心生亲近。

可曲晴眼底的防备却丝毫没有褪去。

她在苏言白对面坐下,将手里刚拟定好的合同推过去,用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微笑开口道:“苏少,这是我们刚打印出来的合同,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可苏言白却没去接合同。

他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曲晴,温和的笑。

“合同的事不着急,这个合同让我们宣传部的经理来签字就好。”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是不疾不徐,让人觉得很舒服的语速和语调,“我今天来,其实不是为了合同,只是想见曲小姐一面。”

曲晴脸上原本公式化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虽然她心里也早就猜到苏言白和陆氏合作是为了接近她,但她还是没想到苏言白竟然会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她松开手里的合同,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缓缓直起身子来,“苏少,您到底想找我说什么?”

既然苏言白这么直接,她也不想绕弯子了。

可苏言白却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透过金丝眼镜看向曲晴啊眼底深深的防备,嘴角温润如玉的笑容多了几分无奈的弧度,“曲小姐,你好像很防备我?”

“没办法。”曲晴也不遮掩自己的警惕,“苏少的做法,让我不得不警惕。”

“不,你错了。”苏言白推了推眼镜,低头轻笑,“曲小姐,你真正应该防备的人,从来不是我,而应该是另外一个男人。”

曲晴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你是说严以峥?”

“不错。”

曲晴的眼底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光。

果然,苏言白找她根本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本身,而是因为她和严以峥的那层关系。

可她不明白的是,苏言白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小心严以峥?

她记得之前拍卖会的时候苏言白就当着严以峥的面说过类似于这样的话,这次特地来陆氏找她,他竟然又说了这样的话。

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似乎是看出曲晴眼里的疑惑,苏言白又笑了。

他拿起面前茶几上的咖啡,轻轻喝了一口,然后似是漫不经心的开口:“不知道曲小姐知不知道我有一个妹妹,叫苏南暖?”

苏言白这句话,终于让曲晴脸上一直故作的镇定彻底破裂。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言白会主动提到苏南暖。

她的手不自觉的捏住了自己的铅笔裙,低声开口道:“略有耳闻,怎么了?”

“哦?你竟然知道我妹妹?”这下换苏言白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了,“应该不可能是严以峥告诉你的吧?”

曲晴的脸色微微一白。

“的确不是。”最后她还是坦诚,“我是偶然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的,说苏小姐曾经和严以峥有过婚约。”

“你竟然连婚约的事都知道?”苏言白更讶异了,但随即他微微一笑,“这样也好,既然你知道南暖和严以峥的婚约,那一切说起来就轻松多了。”

“你什么意思?”曲晴眼底的防备顿时不由更甚,隐隐感觉到,男人接下来想说的话,才是他这次专门来陆氏的真正目的,“苏少,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苏言白看着眼前的女人,嘴角又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曲小姐。”只听见他缓缓开口,“既然你知道我妹妹的存在,那你应该知道她已经去世了吧?”

曲晴的身子,再一次紧绷起来。

“我知道。”

“那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么?”

“我不清楚。”曲晴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因为我听说,苏小姐的死这是一个忌讳,苏家全面封锁了她的死因。”

“我们苏家封锁了南暖的死因?”听见曲晴的回答,苏言白突然跟听见什么笑话一样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丝毫没有抵达眼底,金丝眼镜后的墨眸只是一片冷意,“曲小姐,你错了,封锁消息的从来都不是苏家,而是严家。”

曲晴一愣,“为什么?”

“为什么?”苏言白嘴角冰冷的弧度更甚,“很简单,因为当年害死我妹妹的人,就是严以峥。”

吾栖之肤

吾栖之肤第三集

萧柠整个人放空了好半晌。

她忽然耳朵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了。

只看到傅青云在她面前唇瓣张合,却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说什么。

半晌后,脑海中才隐隐传来一片空荡荡的回音,“哗——!”“哗——!”“哗——!”全都是海浪拍打船舱的声音。

傅青云的声音,也终于断断续续传来:“柠柠,你节哀顺变……白夜渊遇到海难事故,这种事,就算是超人也无法躲避的,只能说是天意。在那种情况下,绝无生还的可能,海警捕捞队已经拿着黑匣子的内容,帮白夜渊、夜一、船长以及柳如诗船上的人,一起申请了死亡鉴定,很快,白夜渊等人在帝国的户口,就彻底销户了,这个世界上不在存在他们了……”

“不!”萧柠猛地打断他。

她一直垂着头,很安静。

傅青云以为她还没反应过来。

然而当她一抬头,赫然见到,那张精致的小脸,满是泪痕!!!

没有哭声的泪痕,比痛哭流涕,还要震撼!

她噙着泪,用力地反驳他:“你说错了!我小舅舅没有死!他也不会死!”

傅青云叹息,轻轻握住她的手,安慰她:“柠柠,海警捕捞队已经做了死亡鉴定……”

萧柠甩开他的手,大滴大滴的泪珠断了线一般汩汩往下淌:“他们打捞到尸体了吗?他们连尸体都没见到,凭什么做死亡鉴定?我不同意!”

傅青云:“……”

他真不忍心说,在那种情况下,暴风眼连船只都能撕裂,撕碎一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沉默了半天,他才低声道:“柠柠,如果白夜渊可以经过正式手续鉴定死亡,那我们检察署就可以宣布中止他的案子,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因为,死亡可以免除处罚。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反对宣告白夜渊死亡吗?”

萧柠一怔。

豆大的泪珠在眼底降落未落,生生停住了。

傅青云这个时候提这个条件,真的让她进退两难。

她真的不相信小舅舅就这么离她而去。

他不是一向特别有运气,命特别硬吗?上次跳楼没死,上上次飞机失事也没死……他不会死的,不会的!

可是,她也知道黑匣子都打捞上来了,茫茫大海上,就算不被暴风眼撕碎,人又怎么可能飘上几个月还活着呢。

更何况她在帝国做出这么大的事业,这么大的成就,就算是在国外,小舅舅也应该知道的,他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呢。

他难道不知道她已经顺利生下宝宝,他都忍心不回来看一眼吗?

除非……他真的死在了海上!

兜兜转转,让她不相信白夜渊死,都不可能。

更何况傅青云那个条件实在太诱惑了,同意免除小舅舅的罪名和处罚。

如果是这样,那至少帮小舅舅洗清了罪名。

如果将来小舅舅还想回国的话……她是说如果……那小舅舅就能光明正大地回来了啊。

这让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一定要宣告他死亡,才能免除刑罚和罪名吗?”萧柠定定地凝视着傅青云。

傅青云点了点头:“柠柠,你也知道,法律如此。只有死人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