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小子

壞小子
  • 主演:赵宰贤,孙婉,金允泰,崔德门,南宫珉
  • 导演:金基德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1
亨吉(曹在显饰)是个不能说话的小混混,一次在街头遇见女大学生森华(孙婉饰),被她的美丽外貌所吸引。亨吉注视着坐在长椅上的她,对方却对他没任何好感。等到森华男朋友到来后,他当街强吻了森华,招来一顿唾骂,在被要求道歉时,亨吉并没有那样做。之后,森华去书店时,一时贪心拿走了别人遗落的钱包,不想被人盯上敲诈一番。为了奉还钱财巨债,森华不得不通过签下卖身契来出卖肉体还钱。而这一切,她并不知道原来是亨吉布局陷害的。他爱着森华,但又知道对方无法接受他,惟有将森华毁掉,放到低贱的位置,才能有些微弱可能…

壞小子第一集

“浅浅,你别激动,她就是我跟你说的,我推荐进来的人。”路悠悠拉住了身边的殷筝儿。

她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

不过,激动也不算奇怪,她也没有想到,这个薄浅浅居然跟拓跋烈焰在街上逛街,还被人给偷拍了。

当然,她还是相信薄浅浅的,毕竟薄浅浅是拓跋烈焰家的保姆,这一点她事先是知道的。

只不过无良媒体报道的时候不会这么简单的报道,就算是没有事情,他们也要报道出一点事情来的。

否则的话,热点就消失了。

广大网民还是更加喜欢看这种小三之类的事情,而不是说啊,以为出现什么大事情了,原来不过是人家的正常生活。

这样的事情就不适合消费了。

路悠悠不知道为什么对薄浅浅有着一种强大的亲切感。

所以,她不希望薄浅浅被赶出去,她觉得她很适合这个剧的角色。

而且,她跟浅浅又有几分相似,加上名字也很相似,完全就是一种缘分。

“浅浅,我跟你介绍一下吧。”路悠悠可爱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一只手紧紧的拉着殷筝儿,“她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跟你很有缘分的人,就是那个我推荐给导演的人。”

本来这样的介绍应该很顺利。

但是出了拓跋烈焰这件事情之后,殷筝儿当然是被抢了男人的正派妻子一样,非常恼火了。

殷筝儿脸上挂着怒意,努力隐忍着才算是没有将身边的路悠悠给臭骂一顿。

五年时间了,她取代殷墨浅一切都非常的顺利,一直在这个位置上被所有人都宠爱着。

她不想出什么差错,所以尽管脾气都被惯坏了,但是,关键时候还是知道隐忍的。

殷筝儿忍住了怒意,冲着路悠悠笑了笑。

那笑容是有些咬牙切齿的。

她哪里还笑的出来!

这两天的风头都被眼前这个薄浅浅给抢走了,她居然还跟自己的未婚夫一起上了头条……

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是不愿意的。

抢走了自己的头条也就算了,居然还将自己的未婚夫也给抢走了。

现在满世界都在说她遭遇了感情危机。

更让她郁闷的是,人家本来是个新人演员,找不到任何戏,结果自己跟她应该是敌对关系,却还帮了她一把!

当然,这也不是自己的本意。

这都是自己的这个所谓的经纪人,脑子有坑的路悠悠做的。

她真的是快受够了这个愚蠢的经纪人了。

“你真的是有些阴魂不散呢。”殷筝儿是忍住了极大的怒气,才对殷墨浅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阴魂不散吗?

殷墨浅耸耸肩,她只是巧合。

她也没有想到她会遇见这个殷家小小姐。

她本来看着她就有些不爽,每次见到,就看着很不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她本能的讨厌。

就好像是见到了一个仇人一样。

但她仔细想来,也不记得自己跟这个殷家小小姐有仇了。

自己好像并不认识她。

虽然曾经看到过她的一些广告跟电视剧,但是她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直到最近,两人才有所交集。

壞小子

壞小子第二集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排毒

王木生的手还没有伸进去,柳如雪急忙喊道:“你敢!”

“额……我这是为了救人!”王木生尴尬地说道。

“你少来,让我来。”柳如雪推了王木生一下,学着王木生的模样,问清楚位置之后,才瞪了王木生一眼,“你给我注意点。”

“额……”王木生无言以对,这才伸手,抓起舒畅左腿上的丝袜,用力撕开。

“诶,你干嘛!”柳如雪急忙喊道。

“我要看伤口啊!”王木生义正言辞地说道。

柳如雪虽然有些生气,可是也没法反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木生盯着舒畅的腿看。

王木生看了一会儿之后,已经非常确定几点了!

首先,这是一双好腿!无论是手感,还是观感,都非常不错!

然后……恩,舒畅虽然长得不是最漂亮的,可是还是挺不错的,适合当女朋友。

最后……

“你有男朋友了吗?”王木生对着舒畅问道。

“你……”舒畅连话都没力气说了,没想到王木生这个不知道懂不懂医术的人,竟然还有心思问这个问题。

“你要死啦!”柳如雪也看不下去了,拍了拍王木生的头,“你再敢乱来,别怪我打你哦。”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中毒了,可以肯定的是,你真的是被金屁虫咬过了,然后毒素已经进入你的体内,漫步到全身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全身发软,出虚汗,然后就是手脚麻木,意识也会越来越模糊。”

王木生甩了甩头,继续说道:“最多再过一个小时,你就会全身开始起红疹,毛细血孔开始溢血,直至死亡。”

“啊?”听完王木生的话,舒畅用尽了全身力气,抓住了王木生的手,“救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放心,我会救你的,只是要想排除这种毒,最好的办法就是……”

说到这里,王木生看了看柳如雪。

“你看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敢乱来,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柳如雪生怕王木生乱来。

“好吧,最好的办法就是……换血!”其实王木生想说排汗的,一个男人要想帮一个女人排汗,除了那啥,还能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不过……

哎呀呀,柳如雪就在边上,不方便啊!

王木生想了想说道:“这个地方,没人会给你换血的,所以我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法了。”

“别告诉我是用嘴吸,如果是的话,那就让我来!”柳如雪愤愤地说道,毕竟伤口的地方,太敏感了,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木生去吸呢。

“不是,现在吸已经没用了,我说的是针灸!”

说完之后,王木生掏出一包银针,抽出一支后,在苏灿右脚拇指的指肚上捅出了一个洞,然后才双手成掌,按在了舒畅的头顶,“我现在要把你体内的毒素推到你脚尖那个孔那里去!”

“你!”

柳如雪和舒畅同时瞪大双眼。

“我绝对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她的毒素都已经遍布全身了,我必须要推干净啊!”王木生解释道,这次他到没有说谎。

“哎!”舒畅叹了口气,眼角流出了泪水,“那推吧!”

她刚毕业,连男朋友都还没来得及谈,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柳如雪也是一万个不同意,可是她又不懂医术,听起来王木生还是说的头头是道,只能愤愤地转过头去。

然后……

排毒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其实在原始森林里面,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大型的野兽,毕竟大型的野兽可以防范,可是虫子就不同了。

不同的地域,毒物的类型也不同,别的地方王木生不知道,他只知道在恶人村的村附近的森林里,大小毒物加起来,能有上百种。

这里所指的毒物,不仅仅是指毒虫、毒蛇、毒蜘蛛等活物,还包括毒草、毒果、毒蘑菇等植物。

当然,对于乡野长大的王木生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小儿科,上不得台面。

“呼……”

帮舒畅拍完毒后,王木生长舒了一口气之后,手是爽歪歪了,身体却有些不行了,“好了小雪,不过我现在真的有点饿啊!”

“你还在打那头狮子的主意?”柳如雪转过头来问道。

王木生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满脸大汉,不过却已经睡着的舒畅,邪恶一笑,在柳如雪耳边轻声说道:“小雪……不如我指的不是肚子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去……”

“你……”虽然王木生话还没有说完,不过柳如雪已经满脸通红了,她看了看四周,“我才不要呢,万一被虫子咬了怎么办,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我有点怕。”

“怕什么,不是有我吗?”王木生劝解道。

柳如雪摇了摇头,哀求道:“我们还是赶紧找到那个小村庄好不好。”

“哎,那好吧。”王木生觉得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

舒畅因为元气大伤,陷入了短暂的昏迷状态,呵呵,毕竟是人嘛,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有极限的嘛。

王木生将舒畅背到背上之后,这才带着舒畅朝着小村庄的方向走去。

柳如雪看王木生又背了个人,还拿着霸王戟,有些于心不忍,“我帮你拿那个吧。”

“这个啊?你拿不动的,好几十斤呢。”王木生说道。

“你给我试试嘛。”柳如雪说道。

“你确定?”王木生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柳如雪伸出手,“你给我,能有多重!”

她看王木生一只手都把玩得那么溜,应该不会太重才对吧?

壞小子

壞小子第三集

达鲁斯震惊,万万没想到玛伦居然会做出如此的反应。

杨逸风眼眸闪过一抹笑意,抬手揽住玛伦,把她扯进自己的怀里。

“达鲁斯,你小子要是再不滚,我手中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杨逸风握紧一侧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达鲁斯脸颊抽搐了两下,觉得哪哪都不得劲。

转头,达鲁斯直接踹了斯达可一脚。

“让你孝顺老子的机会来了,给我狠狠地打!”

达鲁斯至始至终都咽不下心口这口恶气。

而且他认为到最后就算斯达可没办法打败杨逸风,但至少能给杨逸风点颜色瞧瞧吧

要知道斯达可可是他花了高价请来的。

但实际上杨逸风的实力远远超过他所想的那样。

斯达可被踹入场地,自知没有退路,便挥起拳头就冲上去。

为此,他也想在达鲁斯面前立功,再者他看杨逸风还不如他壮,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实力吧。

“啊!”

哐当!

只听一声向,众人的视线就瞅见一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落在了远处,荡起一阵尘土,嘴里是口吐鲜血。

达鲁斯大骇,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

只是一脚!只是一脚杨逸风就爆发了如此的威力。

下一刻,他是一点也不敢多待,连忙捂着屁股拔腿就跑了。

杨逸风冷冷一笑,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根银针夹在手指缝中,向前用力扫射而去。

嗖!

哐当!

达鲁斯膝盖一软,骤然扑到在地上,手上都被磨破了皮。

众人见状是哈哈大笑,趴在地上的达鲁斯吐了吐嘴里的灰尘,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紧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杨逸风清冷一笑,随后松开玛伦。

“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杨逸风君子般客气道。

玛伦微微咬着水润的唇,睫毛微动。随即掀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杨逸风。脸颊微红,眸含歉意。

“要说多有冒犯的是我吧,刚才是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才……”

杨逸风大方一笑。

“玛伦,你客气了,我曾经说过我们之间是朋友,如今你有难,我自然会出手相帮。再者达鲁斯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前几天才追求过施仙冉,如今又想要对你下手,这样的渣男,我也看不惯。”

“什么?仙冉?”

玛伦有些惊讶,之前因为宝迪亚公司被亚克霸占的时候,她曾在杨逸风的公司大厦住过,所以跟杨逸风的那些女人也都认识,且她们心底都比较善良,对她颇有照顾。

杨逸风点头。

“没错,总之你以后离他远点,要是他再犯贱来骚扰你,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找我帮忙。”

玛伦眉眼弯弯可人般点头,心中漫上一抹喜色。

杨逸风这是在关心她?

“好,我知道了,谢谢。”

杨逸风只是笑笑,转身就想离开。

玛伦却是焦急的抓住了杨逸风的手臂。

“等等。”

骤然感觉到这柔软,滑腻的手,杨逸风的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般勾地心里痒痒的。

“有事?”

杨逸风淡问,垂眸扫向她抓住他手臂的手,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的手变得越发通透如白玉一般。十分惹人怜爱,让人无端生出一种想要拿在手中把玩的感觉。

玛伦讪讪地把手放下,咬了一下富有弹性如樱桃般的唇瓣。

“哦,我想请你去酒吧喝酒,正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再者,我们也好久都没有见了,正好聚聚。”

玛伦说的有些生涩,像是临时拼凑的一般。

杨逸风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凝视着面前垂着脑袋,似乎没有勇气看着他的女人。

“哦,如果你要是实在不方便的话,也可以不去,等以后有机会就好了。”

玛伦两手不安的绞动在一起,抬眸看了杨逸风一眼,脸颊越发红润。

“我去!”

杨逸风清朗的声音骤然飘洒在玛伦的头顶上,让她心弦一动。

激动的抬头,杨逸风却是直接朝自己的车位走去。

“走吧,你在后面跟着我。”

玛伦先是一愣,但在听到杨逸风的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满满的娇羞女儿之色,与刚才对待达鲁斯的状态是截然不同。

深夜,外面早已经漫上耀眼的星星,酒吧内依旧是不夜城,欢闹一堂。

杨逸风扶着醉醺醺的玛伦从酒吧内走出来。

“我还要喝!逸风,来干!”

玛伦挥舞着双手,撒起了酒疯。

杨逸风无奈摇头,劝她少喝点,她偏不听,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现在时间都晚了,他也不好意思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中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且这对她也极为不利。

只是要把她带回自己的公司大厦,还不知道那些女人怎么围绕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思虑片刻,杨逸风看向想要昏昏欲睡的玛伦,抬手拍拍她的脸颊。

别说这脸蛋挺光滑的,手感贼好。

“醒醒,玛伦,你家住哪?”

“嗯~别闹,我好困哦。”

玛伦趴在杨逸风的胸膛上,撒娇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说出的话也是绵柔动听,听得杨逸风骨头都快酥了。

杨逸风不禁苦哈哈一笑。

看来今晚摊上了一个苦差事。

不得以,扶着玛伦,走向自己的车,然后把玛伦放在副驾驶上,为她系上安全带。

关上门,杨逸风绕过前车头坐上驾驶位置,打开车里的暗灯,杨逸风拿过玛伦身上的高档包包,一通翻找,结果终于找到了她的家庭住址。

发动车子,杨逸风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去。

最后他们来到了郊外的一处别墅,不过此刻里面黑漆漆的,看样子跟没有人似的。

难道这个女人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

不过她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居然也不害怕。

再次拿过玛伦的包,杨逸风翻找出钥匙,下车,把玛伦扶出来,最后打开雕花铁艺大门,朝里面的三层小楼房走去。

一通开锁后,杨逸风扶着玛伦来到了大厅。

啪嗒!

打开灯,顿时大厅内耀眼华丽的水晶灯散发出明亮的光。

因为不适应,杨逸风不得不眯了眯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