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伦铁诺

范伦铁诺
  • 主演:鲁道夫·努里耶夫,莱斯莉·卡伦,卡罗尔·凯恩
  • 导演:肯·罗素
  • 地区:英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7
英国影史重量级争议导演肯·拉塞尔的争议作品叙述黑白片时代影坛奇美男子的同志题材片肯·拉塞尔的作品常惹受争议,这部牵涉同恋情结叙述黑白电影时代‘万人迷’一生的作品也一样。鲁道夫·范伦铁诺被推崇为默片时代的最伟大银幕情人,以饰演具有异国风情的沙漠酋长享誉。俄国芭蕾舞巨星纽瑞耶夫被英国鬼才导演肯·拉塞尔相中,在本片诠释这位影坛奇男子,气质上犹得其神韵。全片重点放在这名俊男跟诸多美女的风流韵事上,以不少赤裸相见的镜头表现其情人本色。而观众也可以看到范伦铁诺生前主演一些名作的片段,并窃探到默片时代的一些拍电影内幕。…

范伦铁诺第一集

第三百五十五章 乘龙而来

富士山被日本人民誉为“圣岳”,是日本民族的象征。作为日国第一高峰,富士山同样也是日国的标志。

由于富士山的海拔高度大约在4000米左右,山顶的温度极低,所以远远望去,富士山巅终年都有积雪覆盖,十分壮观。

富士山,同样是一座活火山,不过目前处于休眠状态罢了。自从有记载以来,富士山一共爆发过18次,最近的一次是在1707年。

这次比斗虽然牵动了整个日国武道界的心,不过海拔4000米高的富士山还是将大部分人都挡在了山下。而且这一次日国的警察、部队也都出面封锁了富士山。除了个别日国的顶级大能,大部分人怕是都无缘亲眼目睹这次巅峰对决了。

富士山可是日国最著名的旅游圣地,很多游人虽然无法爬到富士山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前往富士山游玩,当然富士山更加出名的是,它同时也是全世界最为出名的自杀圣地,每天都有平均三人从富士山上跳下去轻生了。日国作为世界第一自杀大国,这种情况日国的民众早已习以为常了。

在日国官方的管控之下,游客们都被挡在了山下,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看到大批警察以及无数身穿剑道服、武士服的武者们后,无不满腹疑问。众人都在猜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居然连山都给封了。

尤其过了没多久只见一辆又一辆的豪车接踵而至,百万左右的豪车都完全不够看。

这下被拦在山下的众多游客彻底不淡定了。这些个豪车之中显然都坐着一些顶级大人物,这些大人物怎么会突然蜂拥聚集在富士山下呢?

这下那些游客们出于好奇更加不愿意离开了,全部都聚集在一旁想要一探究竟。当众多游客等候了一段时间后,果然更加让众人惊愕的情况出现了,远远望去赫然来了一队车队,清一色的黑色S级奔驰浩浩荡荡的行驶了过来,然后车门一开,顿时游客之中发出了一阵惊呼。

“这些人是什么来头啊?”

“当然是日国第一大组织,山口组啦。”

有知情人士好心的介绍道。

没想到山口组的众多大佬也都赶来了。这些个统一黑色西服彪悍的壮汉们一出现,众多游客顿时感觉到空气都有些凝结了。

不过这都是别国人对山口组的误解,虽然山口组是黑涩会性质的组织,不过山口组却是在日国注册过的正规组织,山口组那些个全身纹身的彪悍的家伙们,平时一边做着毒品、枪械等等生意,一边还要帮助当地的居民解决生活日常问题,你很可能就在日国的马路上见到几个混混模样的壮汉在扶老奶奶过马路。

在日国山口组可以被投诉,一旦向政府投诉,他们有不良的行为的话,政府便会出面勒令整改,山口组的那些个大佬们也会挨骂,所以在日国有这样一种奇妙的现象,那些个杀人、放火的暴徒却对普通民众极为客气。

不多时,日国地下各界大佬尽数登场,这场面比山口组最大的头目去世后举行盛大的葬礼都隆重。

这场面足以让无数游客都沸腾了,但是接下来更加让人震撼的大人物也登场了,只见没过多久,甚至日国几大财阀的首领也都纷纷现身了。

一旁的游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美国总统亲至也不至于这般排场吧。

当这些个身价亿万的老总们都纷纷进入了旅游景点后,被拦截的游客区域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当然这些个大佬自然无法亲自登顶富士山巅,毕竟海拔4000多米只有受过专业登山训练之人才能登的上去,他们都早就准备好了军用望远镜在半山腰安营扎寨,等候着这一场绝世比斗的开始。

级别不够的人都围在山下,随着和一些武道人士交流,游客们才知道原来今日要举行一场比武。那些个对武道不了解的人完全无法理解一场比斗为何会牵动如此多顶级大人物的心。

一位空手道高手在一旁解释道,

“因为这一场战斗是青叶一雄和丁九阳只见的决斗。”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位空手道高手,他们虽然完全不知道什么青叶一雄以及丁九阳,但是看样子这两个人应该很厉害就对了。

富士山之巅,一位日国武者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一位俊朗无比的剑士身着一袭白衣,手持长剑屹立在那里,在日国第一高峰面前,这位剑道高手的气势却丝毫不弱于这座高峰,仿佛他才是富士山真正的主峰一般。

青叶一雄正是印证了那句话,山高人为峰!甚至巍峨的富士山在他面前都变的有些渺小了,这便是一位顶级武者所具有的气势。

今日的青叶一雄早已和当日在谷中见到落魄不已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今日青叶一雄洗漱打理了一番后,再次恢复了他本来俊朗的模样,而且他还穿了一袭白衣,远远望去出尘绝艳,让人不由的便产生了一种仰视之情。

青叶一雄双手环抱着,突然他目光一凝,朝着远处望去。无数日国高手也都顺着青叶一雄的目光看去,只见天际之上一个白色小点急速的朝着这里飞来。

须弥佐佐木吃惊的说道,

“丁九阳难不成坐着直升飞机来的?”

他的话音刚落,那个白色小点已然隐约的能看清楚了些许,青木冈田摇摇头说道,

“好像不是飞机。”

就在众人猜测纷纷之时,一条白色蛟龙突然从天而降!这条蛟龙已经隐约带着几分真龙之气了,所以众人在这蛟龙的威势面前都感觉到了一丝发自内心的膜拜之意。

白蛟龙自从更了丁阳之后,它在空间戒指中也不停的修炼,丁阳时不时还会给它喂一些小还丹之类的灵药,所以白蛟龙距离真龙也不远了。

而那条巨大的白蛟龙稳稳的落地之后,众人定睛一看脊背之上坐着的人赫然正是丁九阳!

所有人都震惊了,丁九阳居然乘龙而来,这不是仙人是什么?

范伦铁诺

范伦铁诺第二集

第187章 到底干啥

“宁兰的损失,你都要赔,知道吗?”萧山抓起桌子上的水果托盘直接砸过去。

“哎呦!知道了!知道了!”管家哭丧着脸,捂着脑袋,生怕萧山爆起再揍他一顿,那就实在太亏了。

“你知道个屁!”萧山眼睛一瞪,“你还敢领着人来报复,不知死字怎么写的是吧?”

“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帮凶神恶煞来找我,我怎么办?”管家也很无语,他是两头受气。

若是搁在前几天,宁兰肯定心一软,或许就会让萧山放了房东,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可今天宁兰差点让人强爆,她看到房东那一脸奸相,心里就来气,俏脸满是寒霜,忍不住说道:“哼!卑鄙无耻的东西。”

“对对!我卑鄙!我无耻!”房东鼻子流着血,却只能强撑笑意,一副要改过自新的好人模样。

对付这种欺软怕硬的人,萧山有心得,那就是必须要把他打服,打到他害怕,恐惧。

很明显,萧山做到了。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的多。

“听说...你带来的那些人都是纵横帮的,对吧?”萧山忽然话锋一转,笑眯眯地问道。

“啊!对!”房东一怔,眼珠子转了转。

“有一个小子,就是那天晚上来捣乱的,对不?”

宁兰早就将当时的情况,告诉了萧山,自然也把这个细节说了出来。

“怎...么个意思?”房东不知道萧山又想搞什么妖蛾子,感觉到背后寒气直冒。

“说说他的详细情况!”萧山抖动着右腿,淡淡问道。

房东完全不清楚萧山想干什么,在他吓人的目光中,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况一五一十都说的清清楚楚。

那小子叫李二,是纵横帮外围成员,有一个表哥在车家当护院保镖,也算有些身份地位。

“把他约出来,就说请他吃饭!”萧山眼睛一亮,淡淡说道。

“啥?”房东蒙圈了,请他出来吃饭?搞什么鬼呀。

“十分钟之内搞定,没问题吧?”萧山抓起另一个果盘,朝他晃了晃,作势欲扔。

吓的房东抱着脑袋,什么都不想了,直接点头:“好好,我马上联系!马上联系!”

房东和纵横帮的李二,也不太熟,上次纯属偶然,一帮人吃了饭喝了酒,他脑袋一热就带着人来了。

现在,和黑帮扯上关系,房东心里苦不堪言,一想到李二那喂不满的胃口,他就一阵腻歪。

但,在萧山的逼迫下,房东也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联系了李二,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来一趟。

李二哪知道这里有陷阱,他和几个兄弟正在洗头房里享受,一听房东请他吃饭,要给他好处,自然一脸喜滋滋地跑来。

谁知,一进与房东约定的房间,他就发现一些不对劲,坐在沙发上,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上次黑灯瞎火的,李二根本没看清萧山的相貌,此刻一时间竟然没认出对方是谁。

“李二?”萧山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淡淡问道。

“你他么谁啊?”李二打扮的花里胡哨,黄头发,紫眼圈,还带着一副鼻环,典型非主流街头混混,此刻瞪起眼睛,一副嚣张的模样。

说起来,李二并不算正式的纵横帮成员,他表哥在车家护院,所以借这一层关系作威作福而已。

嚣张惯的李二,看到自己进来,萧山竟然坐着,马上就来了气,冲过去就要拎他的胳膊。

“爷站着,你还敢坐着?”

砰!

让李二万万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一只大脚丫子,贴脸那种,直接给他踹到墙上了。

“啊!”李二猝不及防,一张还算俊气的脸,被踹成了面饼,牙都掉了几颗。

萧山毫不在意,幽幽笑道:“今天欺负我妹妹的人里面,有你一个吧?”

旁边的宁兰小脸一红,小心脏跳的砰砰响,但潜意识却有一丝失落,萧山称自己是妹妹,难道......。

“...你妹...”

当!

萧山直接扔过去一个果盘,砸的李二头晕目眩。

“敢骂我?”萧山眉毛一挑。

李二快哭了,他只是想问你妹妹是谁啊,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不是骂你啊。

“现在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要是你把握的好,或许我就饶了你。”萧山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尖刀,明晃晃的刀刃在灯光的照射下阴冷森寒。

“你...你想干什么?”李二牛捂着嘴,趴在地上不敢动。

刚才那一脚,力量太大,早把李二的自信心打到了爪洼国,凭他被酒色掏光的身体,知道绝不是眼前年轻人的对手。

“听说,你有一个表哥在车家对吧?”萧山似笑非笑地问道。

隐隐的,李二觉得这件事不简单,眼前的年轻人身上,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浑身上下都有种莫可明状的杀气,让人心底发寒。

而且,眼前之人越看越眼熟,李二盯着萧山看了半天,眼睛越瞪越大,终于忍不住失声惊呼道:“是你!!!”

上次就是眼前这小子把他们打了一顿,没想到冤家路窄,又一次碰到,简直倒了血霉。

李二别的本事没有,察言观色却是一把好手,见风使舵也算他的特长,知道今天又一次栽了。

在萧山冷酷的追问下,李二把知道关于车家的所有情况,全都给抖了出来。

包括车家有多少保镖,有什么安防措施,等等情况,但凡李二表哥提到过的,他一个字都没保留。

现在的帮派,它的结构和公司差不多,从上到下等级森严,作为帮主的车纵横,坐阵总部,调遣四方。

车家可以说是纵横帮的总舵,防守自然森严。

不过,已经很少有人敢找纵横帮的麻烦,所以车纵横对自家的安保,也就没那么重视,一些较私密的事情,也就慢慢地泄露了出去。

打听关于车纵横的这些情况,萧山自然有自己的主意。

十分钟后,被五花大绑的李二和房东,连嘴都被臭袜子塞住了,躺在客厅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萧大哥,我们到底要干嘛?”宁兰越来越看不透萧山的作法,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范伦铁诺

范伦铁诺第三集

张彩云真的朝我走了过来,正当我越发紧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时候,她却与我擦肩而过,径直走了过去,我这才意识到刚刚是我想多了。

“这么巧啊你们也在这里呀。”张彩云对角落里的两个人打了招呼。

他们一男一女,我看着有点面熟,好像是财务部的。

张彩云似乎和他们很熟络,直接坐在了女人旁边,说道:“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会在这里吃东西。”

其中那个女的说道:“我们偶尔会来这边吃一次,体验一下生活嘛,你可别把我们想象的那么有钱。”

男的说道:“玲玲吃大餐吃腻了,我带她来这里换换口味。”

我偷偷的观察着他们,发现那个男的时不时的瞄着张彩云看,看这情形,他和那个女的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女的并没有张彩云长得漂亮,这个男的肯定对张彩云有意思。

随后他们又聊了几句,然后几个人一起离开了。

我对王东问道:“刚刚那对男女是哪个部门的?怎么看着这么熟悉。”

王东说道:“他们都是财务部的,男的是财务部的主管,叫杨放,女的是他的女朋友,我还要提醒你一句,这个杨放也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掌管着公司的财政大权,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他,到时候你的工资就不好说了。”

我有些无奈,道:“工厂里怎么这么多小人心思的人物啊,反正我们这些渺小的工人是这也不能得罪,那个也不能得罪。”

王东有些紧张,对我说道:“嘘,你小声点,小心被别人听到,咱们私下里说说就得了,你可不要到处张扬。”

我说道:“我明白,我明白。”

从我刚刚观察可以推断,男人的心思就那么点,我看的出这个杨放肯定对张彩云有意思,既然他也是有权利的人,我想着能不能给他和尹主任制造一下矛盾,到时候他们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于是这个事就在我心中酝酿着。

随后我和王东一起回家,他今天心情不错,还给他媳妇带了一些小吃。

当我们经过他家门口的时候,王东却发现不对劲了:“咦,怎么窗帘拉着,大门也紧闭呢?”

我开玩笑地说道:“该不会和谁在做羞羞的事情吧?”

王东碎了我一句:“别乱开玩笑。”

我也没多想,回我的住处去了,还没进门,那边就传来王东暴走的声音:“我去你妈的!”

我心一惊,赶紧过去查看情况,王东又开始破口大骂:“你妈的贱女人,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你对得起我吗?”

“怎么了怎么了?”我赶紧来到王东身前。

没想到我刚刚的玩笑话应验了,只见王东媳妇裹着被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一个男的只穿着一件内裤,有点瑟瑟发抖的样子,这家伙是我们的邻居王大力,真没想到他和王东的媳妇搞在一起。

眼前的事很明了,这两人也不做过多的解释,王东直接把带回来的小吃甩在了他媳妇的脸上,怒道:“离婚!”

被带绿帽子的王东此时正在气头上,此时我也不好多说什么,看样子他并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于是我默默地退了出去。

回到家里,没想到今天唐情在家,我有些惊讶:“今天你没上班?”

“也不是,我抽空回来一下,你吃饭了没?我给你带了好多吃的呢。”唐情说道。

我看到桌子上有外卖,闻着还挺香,还有很多水果和零食,我心想,唐情一下买了这么东西,难道她发工资了?可她才工作没几天,况且这些东西看起来也并不便宜。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发工资了?”我问道。

“没有发呢,我真没想到着我们那一行还挺挣钱的,这几天小费就收了不少,小费我们可以直接装兜里的。”唐情说道。

是呀,我之前有钱的时候,对那些洗浴中心的小妹出手也很阔绰,看来唐情尝到了甜头,接下来不知道她能不能不迷失自己。

“我得走了,晚上客人多,我要多挣一些钱呢,走了啊。”唐情说着就离开了。

我忽然觉得内心空荡荡的,总觉得自己少了什么,可唐情原本就不属于我啊,我这是在失落什么呢?

毕竟刚吃过东西没多久,我也不饿,于是我又去了王东那里,他们家里乱糟糟的,王东媳妇头发散乱,对王东委曲求全地说道:“老公,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此时的王东一言不发,一个劲儿往皮箱里装衣服,都是女人的衣服,看样子他这个出轨的媳妇要被扫地出门了。

也难怪,这么老实的一个人,如今遇到这种事情,那打击该有多大。

之后王东连推带拉地把他媳妇赶出了门外,之后他就仰头躺在沙发上,看样子是在哭泣。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就站在那里愣了几分钟,随后王东开口道:“小飞兄弟,明天你去上班帮我请几天假,就说我家里有事。”

“我知道了。”于是我就离开了,让他静一静也好。

王东媳妇出轨王大力这件事在楼上是闹得沸沸扬扬,我听好多人都在议论,大多都是在指责王大力,说这人看着老实,没想到也是这么龌龊。

大家原本还把王东和他媳妇当成了这里的模范夫妻,谁都没想到他媳妇会给他带这么一顶绿帽子,还是邻居王大力,说不定他们俩早就有一腿了。

不过我隐约听到,这个王大力就是一个表面老实,实际上不老实的家伙,传言他还曾经偷过女人的内裤,我忽然想到上次偷看唐情洗澡的是不是他,上次把周扒皮暴打一顿他还不承认他偷看了唐情,我感觉他说的是实话。

或许我误会了周扒皮,那件事是王大力做的,如果真是这样,我就要找王大力说说事情了,像他这种伪君子还不如真小人,我最讨厌这种道貌岸然的人,原因就是言平旭这家伙,我整不了言平旭,还弄不了王大力这个家伙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