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才能

殺人才能
  • 主演:金范俊,权范秀,裴正花,郑满易
  • 导演:全宰洪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4
讲述的是男主人公民秀失业之后又接到女友的分手通报,迫于生活而开始偷车赚钱,电影海报电影海报之后失手杀死了人而感受到杀戮的快感,于是开始了杀人偷车卖车的犯罪之路,变成前一直是客串出演电影,这次首次升格做主演。海报上他饰演的男主人公展现了冰冷了一个疯狂的杀人惯犯。全宰洪导演同时担任了导演、制作、剧本和摄影,金范俊之的眼神,似乎捏住了什么人的脖子要将其置之死地。海报上还写着“我不是说过了么,我是天生的”展现了主人公对于自己变成杀人魔的坦然心理。…

殺人才能第一集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天道洪流

离去前,谭云便将极品玲珑圣塔还给了苏钰。因为抵达仙界后,法宝品阶最低便是下品仙器,这玲珑圣塔已毫无用处。

因为仙器以下的法宝,在仙界便是废铜烂铁,原因很简单,仙界没有灵气,故而仙器以下的低级法宝不能使用。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金龙神狮询问道。

众人也看向谭云。

谭云说道:“大块头,你只管往高的飞,一直飞到皇甫大陆位面的结界位置。”

“是主人。”金龙神狮领命后,化为一道巨大金色闪电,朝天罚山脉上空飞去……

时光飞逝,八个月后。

金龙神狮已攀升到了,皇甫大陆凡间位面的结界下方。

谭云站在狮头上,看着狮背上的众人,道:“诸位,接下来我便要,冲入凡间位面结界,潜入天道洪流内,然后寻找其他位面。”

“天道洪流威力极其强大,它可以强大到,轻而易举绞碎,真正的中品仙器。”

“同时,它可以无视一切防御,直接攻击人的身体,就算你有神器护体,天道洪流依旧可以将其泯灭。”

“简而言之,没有强悍的肉身,根本无法穿过天道洪流,而放眼十亿八千万凡间位面,也只有我才能进入天道洪流而不死。”

正如谭云所言,如今他的力量,已达到了徒手撕裂极品仙器的强悍程度,不过,他的肉身坚硬程度,只是媲美上品仙器!

当然,谭云清楚自己进入天道洪流内,绝对无法安然无恙!

“主人,为何凡间位面之间,会存在天道洪流?”这时,宋慧昕好奇道。

除了沈素冰、拓跋莹莹外的所有人,亦是疑惑的看着谭云。

谭云解释道:“天道洪流,只是天道法则中衍生出来的产物,它存在的意义有两点。”

“第一,便是维持宇宙凡间位面的平衡,阻止凡间位面中的修士自由穿梭。”

“因为十亿八千万个凡间位面中,总会有一些修炼资源极其庞大而丰富,但有些凡间位面,必然资源贫瘠。”

“若没有天道洪流阻隔,可想而知,修炼资源缺乏的凡间位面,必定会拉帮结派,去攻占修炼资源丰富的凡间位面。”

“如此一来,便是凡间位面无数亿人类的浩劫,不知多少无辜的百姓,会因此丧命。”

这时,薛紫嫣忽然想起了什么,崇拜的道:“姐夫,既然你昔日是鸿蒙至尊,那衍生出天道洪流的天道法则,是不是你设下的?”

“聪明。”谭云笑道:“没错,的确是我设下的天道法则。”

“不过,若想改变天道法则,我必须恢复昔日至尊实力才能。”

澹台仙儿问道:“夫君,你可知皇甫位面,最近的是何位面?”

谭云摇头道:“凡间所有位面,由鸿蒙九大仙界掌管,而我并不清楚这些凡间位面的名字。”

澹台仙儿和众人表示理解。

谭云昔日好比是帝王,但也绝不会清楚,自己管辖范围的每一个角落。

“好了,诸位再看一眼生我们养我们的大陆吧,一刻后我们便会离开皇甫大陆。”

谭云话罢便闭上了双目,心声暗道:“再见了这片让我经历了万世磨难的大陆。”

“总有一日,我会再降临的!”

这时,众人也闭上了眼睛,没有只字片语。

他们没有睁开眼,因为他们距离下方的地面太遥远了,目光也好,灵识也罢,根本看不到。

同时他们知道,谭云所谓的“看”,便是自己用心感受大陆,仅此而已……

一刻的时间中,众人想到了很多很多。

在司鸿诗瑶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天罚山脉外围的那个小山村。

她笑了,笑着哭了,泪水冲破眼皮的枷锁,滑落美撼凡尘的容颜,心声感激道:“养父养母,谢谢你们对女儿的照顾。”

“你们静静地等着女儿,女儿会回来去坟前看望你们的。”

这一刻,众人各有所思,各有所想……

一刻后,谭云睁开了双目,祭出了鸿蒙之心。

“夫君,注意安全。”沈素冰七女神色担忧道。

“嗯。”谭云给七女投去安心的笑容,接着把众人和金龙神狮、弑天魔猿、魔儿、八大族王,摄入了鸿蒙之心内。

众人进入了鸿蒙世界中的谭府后,便安顿了下来。

谭云深吸口气,施展了鸿蒙火体,顿时体型暴涨到了三百丈,腾空而起“轰隆隆!”硬生生撞破了凡间位面结界。

接着消失在皇甫大陆的空间中,而位面结界,便闪电般自行愈合。

谭云眼前景象一变,犹如进入了狂暴的洪水中,那一缕缕暗红色、密密麻麻的天道洪流,像是滔天骇浪吞噬了谭云!

“咻咻咻——”

绞杀着岩浆巨人般的谭云,他五官微微扭曲,面露痛苦之色,感受到皮肤将会随时崩裂!

“吼!”

谭云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嘶吼,将灵识释放到极致,笼罩着方圆两亿里天道洪流,认准了一个方向后,宛如火红的陨石,极速穿梭在天道洪流中……

三日后,当谭云自天道洪流中穿梭了九亿里时,他的面部、颈部乃至于全身上下皮肤,浮现出了密密麻麻蜘蛛网般的裂缝……

一个月后,谭云在天道洪流的撕裂下,全身皮开肉绽,疼得谭云连连倒吸冷气。

不过他并不恐慌,因为受伤的身体,已开始缓缓愈合着!

愈合的速度,与身体损伤的速度相差无几……

就这样,谭云一边遭受着,凌迟般的痛苦,一边穿梭在浩瀚无垠的天道洪流内。

他一双巨瞳中透露着深深地期许之色,希望自己运气好一些,早日找到其他凡间位面结界。

谭云一边寻找中,一边进入了冥想来到了悬浮在灵池中央的鸿蒙之心内。

顿时,一道飘渺的谭云身影,像是鸿蒙世界的主宰,从鸿蒙虚空中,飞落在了谭府。

谭云身体在外界遭受着剧痛,可他的虚影面对妻子们,依旧面带笑容,笑着和她们谈天说地。

他如此做只有一个目的,便是不想让妻子们担心自己……

岁月如流,转眼间,血淋淋的谭云,已在天道洪流中飞行了一甲子!

亦是整整六十年!

而此刻,依旧还未找到其他凡间位面的结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痛苦煎熬中,就这样谭云苦苦又飞行了一百五十年!

飞行中的谭云,已有些身心疲惫时,忽然灵识察觉到了什么,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找到了,终于找到其他凡间位面了!”

殺人才能

殺人才能第二集

萧雅然将一切都算计好了,用我当裁判席慕深的刽子手,我按照萧雅然说的,将那些铁证呈交上去,席慕深的作坊制作出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导致人死亡的事情变成了铁证,席慕深一下子变成了黑商和杀人犯。

我承受着那些目光,却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够安静的等待裁判,当席慕深背叛死刑的时候,我被吓到了。

怎么会?不是无期徒刑吗?怎么会变成死刑。

我看着席慕深被人带走,席慕深离开的时候,看着我的目光,充满着冰冷和恨意。

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以为我和萧雅然联手将他置之死地。

不是这个样子,我只是想要拿到解药,然后一步步接近萧雅然,掌握萧雅然的罪证,将席慕深救出来的。

为什么会变成死刑?

我疯了一样,想要跟上席慕深,却被人抓住了手臂。,

“慕清泠,你以为这个时候,你还可以救得了席慕深吗?”

“萧雅然,你骗我。”我回头,怒视着萧雅然道。

萧雅然扯着我,将我从法庭拉出来之后,便将我塞进了车子。

我抱着肚子,疯狂的挣扎,想要下车,却被萧雅然的话,止住了所有的动作。

“你是想要孩子流掉吗?孕妇的情绪过于激动,对肚子里的孩子,可一点都不好。”

我抱着肚子里的孩子,凶狠的看着萧雅然。

“萧雅然,你不得好死。”

“可惜的是,现在死的那一个,是席慕深,席慕深会带着对你的怨恨下地狱的,我真是同情他。”

萧雅然将整张脸靠近我,对着我吐气森冷道。

我看着萧雅然那张脸,气的举起手,就要朝着萧雅然的脸上挥过去,萧雅然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他面色冰冷的看着我,阴森森的威胁道?:“慕清泠,我说过,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要不然,我直接弄死你。”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反正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我梗着脖子,对着萧雅然嘲讽道。

“我怎么舍得杀了你?我还要娶你,当席慕深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变成我的女人,还有他的儿子,叫我爸爸的情景。”

萧雅然不怒反笑,有些疯癫的看着我说道。

“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喜欢当别的男人孩子的爸爸,真是一个特殊的癖好。”听到萧雅然的话,我不由得厌恶的撇唇道。

萧雅然闻言,眼神异常凶狠的盯着我,他抬起手,用力的掐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

“慕清泠,我说过,不要在挑战我的怒火了,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我现在已经后悔了。”我冷冷的看着萧雅然,讥讽道。

如果不是我认人不清,怎么会惹出这种风波。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要将席慕深从监狱里带出来。

可是,已经立案判了死刑,我要怎么救席慕深出来?

“席慕深必死无疑,至于解药,等席慕深死掉之后,我便会给你。”

萧雅然松开我,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我听到萧雅然的话,放在肚子上的手,不由得一抖。

“萧雅然,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我等着。”

萧雅然毫不畏惧的看着我笑了笑,原本俊逸的脸,此刻在我看来,却显得异常憎恶。

……

席慕深被判死刑的时候,在整个京城掀起了一股轩然大波。

大家似乎都没有想到,堂堂的席氏集团的总裁,最终竟然会走上这种道路。

从那天出庭作证开始,我便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我哪里都不想去。

我每天看着电脑上那些新闻,看着那些人对我的抨击,我想笑,又想哭。

这一次,我慕清泠,真的是成为一个网红了。

他们对我的评论都是,蛇蝎心肠,阴险毒辣,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我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三天后,在我浑浑噩噩的陷入颓靡的时候,林曼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席慕深被执行枪决了。

“清泠,今天席慕深被执行枪决了,你……知道吗?”

“砰。”

林曼的话,给我的打击很大,我原本拿在手中的水杯掉在地上,破裂开来。

我怔怔的盯着地上的碎片,看了许久许久。

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浑身都在颤抖。

死了……

席慕深被执行枪决,死了?

“清泠,你还在听我说话吗?清泠……”

“哪里……在哪里?”我哑着嗓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林曼嘶吼道。

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死?不会的,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答应了的,他说,自己还要赎罪,他还没有求得我和孩子的原谅,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死掉。

“在紫林那边执行枪决,已经结束了,你现在过去,估计也只能够看到尸体,不,可能尸体都看不到了。”

林曼似乎有些忧愁的朝着我说道。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拿着手机,抱着肚子,离开了住处。

我走出住处,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去紫林。

紫林一直是京城执行枪决的一个地方。

凡是犯了重大案子的犯人,都会在紫林这个地方执行枪决。

我以为,我出庭作证,只会让席慕深被判无期徒刑罢了,最起码,还有活命的机会,以后我还有机会可以救席慕深的,但是,萧雅然已经决定要置席慕深于死地。

他竟然伪造了证据,说席慕深贩卖军火。

在京城,私自贩卖军火是死罪,这无疑就是将席慕深往死路上逼。

席慕深先是因为作坊质量问题导致夺命顾客死亡,又是洗黑钱,现在还贩卖军火,条条罪证,加速了席慕深的死亡,萧雅然的心实在是太狠了。

他用我的手,在席慕深的心口插了一刀,让席慕深带着对我的怨恨离开。、

席慕深……你说过,会相信我的?

你说过的……

我捂住脸,痛苦不堪的看着前方。

“小姐是有什么亲戚要在紫林被执行枪决吗?”

在我心急如焚的想要尽快赶到紫林的时候,前面的司机突然对我这个样子问道。

我闻言,怔怔的看了司机一眼,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

司机见我没有说话,自顾自道:“到了紫林的人,都会被执行枪决,尸体会直接拉到殡仪馆直接活化的。”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够用力的捏紧拳头。

席慕深……席慕深……

紫林到了之后,我慌张的下车,四周都是铁丝网,我来到枪决的门口,请求见席慕深。

“席慕深?席氏集团之前那个总裁吗?已经死了,尸体已经被拉到了火葬场了。”门口的狱警看了我一眼,直接挥手让我离开,这里毕竟不是任何人可以过来的地方。

“死了?”我怔怔的看着面前神色不耐烦的狱警,自言自语道。

“早上九点半举行的枪决,诺,那边还有血。”狱警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抬起下巴,指着不远处的鲜血说道。

我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铁丝网里,那里的水泥地上,还有一滩鲜血没有处理干净。

席慕深……真的死了?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啊。”我将手举过头顶,发出一声尖锐的低吼声。

“喂,你怎么了?”

狱警看着我这个样子,神色紧张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了那个狱警一眼,想要说,我没事,我很好。

可是……肚子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

我痛苦不堪的抱住肚子,脸上浮起一层冷汗。

“疼……好疼……肚子好疼。”我抱着肚子,目光惊恐的看着从我双腿间流出来的液体。

羊水破了……

孩子……我的孩子……

不可以……不可以有事情,我的孩子……

“救我……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我倒在地上,抓住慌张不已的狱警的手叫道。

“你……你等一下,我马上去请示。”那个狱警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惊悚万分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慌张的离开了这里。

我抱着肚子,在地上一直在打滚。

钻心的疼痛,将我整个人吞噬掉。

好疼……

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好疼……

“慕清泠,为什么要过来这里?你不是和萧雅然合谋,想要我死的吗?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小腹下坠的厉害,我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打滚的时候,突然一片阴影将我整个人都遮住了,我什么都看不到,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抱起来,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席慕深……是你吗?席慕深……”

我抖着嘴唇,哑着嗓子,嘶哑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感觉抱着我的人身体似乎僵住了,他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仿佛要将我的腰肢折断一般。

“老板,现在没办法去医院,萧雅然的人看的太紧了。”

“那么就去后山的小木屋,去将司徒傲带来给她接生。”

“是。”

是谁在说话?

我被肚子里的疼痛折磨了,不断尖叫着。

我张开嘴巴,想要咬住舌头,一双手伸到我的嘴巴里,我用力的咬下去,视线模糊不清的只能够看到一张异常朦胧的脸。

席慕深……是你吗?还是这个只是我的错觉?

你没死对不对?

“慕清泠,这一次之后,我就不欠你的了。”

“从此,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不……不要……

你听我解释……席慕深,我没有……没有背叛你,没有想要你的命……

殺人才能

殺人才能第三集

司徒灿的语气略微不悦。

但不难听出,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的表达了,唐夏天是他的妹妹,谁也不许欺负她。

这话一出,场面再次哗然。

“天哪,原来是司徒灿的妹妹,身份真不简单!”

“哇塞,好羡慕啊,老公是亚洲首富,哥哥是欧洲首屈一指的企业家,简直是人生巅峰!”

“这位唐小姐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全宇宙,竟然有这么帅的哥哥和老公,我真的超级羡慕的……”

“……”

旁边的女孩子都纷纷的投去花痴的目光。

虽然她们出身名门,但比起唐夏天来说,她们简直是一无所有。

因此自然引得所有女孩子的羡慕。

同时间,那些记者和绅士们都吃惊的面面相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司徒灿说唐夏天是他舍妹,难道是他妹妹?

可一直听说司徒家只有独子,难免让人困惑和诧异。

站在一旁气愤填膺的苏景媛听到这话,震惊的睁大眼。

她吃惊的看向站在面前的司徒灿,诧异道,

“你胡说!你明明说过她是你未婚妻,怎么可能是你妹妹?

而且,你根本就没有妹妹!你都是在骗人的!”

苏景媛气愤的瞪向司徒灿,没想到他居然改口了。

唐夏天也没想到司徒灿竟然会认她做妹妹。

她错愕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过神来。

不管司徒灿是不是真的认她做妹妹,但至少现在必须让所有人这么认为。

因此她很快抬眸,挑眉看向苏景媛,

“我哥没有骗人,他虽然是独子,但在三年前认了我这个妹妹。我哥就是回来参加我的婚礼的。”

事到如此,她索性顺着司徒灿的话说下去。

毕竟,苏景媛没话可说了。

司徒灿和雷亦城的声誉比苏景媛大,所有人自然是相信强者。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恍若大悟。

苏景媛错愕的睁大眼,

“你!你们都在说谎!”

她气得内心吐血,无论她在说出什么事实来,都没有人相信,这让她感到愤怒到了极点。

唐夏天冷眼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当初要不是她骗了舅舅也不至于让舅舅做出出格的事情来,这回她不过是以牙还牙让她感受一下,欺骗别人的下场是要付出代价。

随即,旁人都忍不住对着苏景媛指指点点。

“真是够厚脸皮的,司徒先生都这么说了,她居然还不肯承认!”

“是啊,能够当司徒灿的妹妹一般人都没这个荣幸,她八成是嫉妒!”

“我想她不单单是嫉妒唐小姐有雷总裁这么帅的老公,还嫉妒司徒灿是她哥哥,所以故意诬蔑唐小姐的。”

“可不是,当事人都出来解释了,还狡辩!我真的快要看不下去了,这个女人真的是讨厌死了。”

“可不是,刚才那狰狞的表情简直像是吃了屎一样难看,我都觉得恶心……”

旁人的议论纷纷,让苏景媛面色一阵燥红的感到羞耻。

她从来都是高傲和自尊极强。

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当众看不起过,她气得咬牙,情绪失控的睁着猩红的眼看向唐夏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