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少女

捣蛋少女
  • 主演:Julia,Perrin,Marilyn,Jess,Cathy,Stewart,Sophie,Abélaïd
  • 导演:Francis,Leroi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法语
  • 年份:1981
Theyoung-mischievousschoolgirlCharlottewishestobeabletospintheperfectlovewithherchosenoneofherheartinthebigfamilyhome.Butherparentsareanobstacleandshedecidestogettheirseparation.Toachieveherends,sheorganizesforeachofthemnaughtyencounters.…

捣蛋少女第一集

苏晓筱用了五分钟调取附近交通监控,终于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找到一段有用的,对方从两辆面包车上下来,大概有是是几个人的样子,但苏晓筱疑惑了,酒店里的具体情况她不知道,但从目前情况不难看出,对方应该没对其他人造成伤害。

他们之所以来这里,应该是因为某些重要的人,但这个重要的人是指?苏晓筱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名字---龙二,她住的这个房间是用龙二名字办理的入住,想必那些人应该是来找龙二的。

苏晓筱还没想完,房间门再次被人敲响,无奈翻了个白眼,苏晓筱觉得自己刚刚的分析是对的,淡定换上自己的衣服,淡定打开门看到的跟她想象的差不多。

“你们是来找二爷的吧,他不在这里,”苏晓筱说着淡定走回房间,悠哉的坐在一旁沙发上,淡定把沙发上的笔记本拿到自己腿上,“二爷既然帮你办理入住,你们肯定是认识的,告诉我们,二爷在哪”一看就是这些人头头的男人,笑眯眯看着苏晓筱问道。

“我跟他不熟,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苏晓筱淡定把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对准面前的这几个人,扫描完所有人之后,直接丢给罗丝,“查”一个字丢过去,虽然看到罗丝回应,但苏晓筱认定了罗丝会第一时间去查。

“不熟,不熟他帮你开房间,当我们傻不成”男人说着示意身后的人去搜,苏晓筱知道对方肯定会这么想,任由对方去搜,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继续摆弄手里的笔记本。

“我之前因为身体不舒服待在医院里,医院待久了就不怎么想住了,就自己偷偷从医院出来在大街上溜达,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你们说的二爷,他差点撞到我,看我没地方可去就帮我开了个房间,我根本没必要骗你们”苏晓筱淡定看着对方,顺手放下笔记本电脑。

男人在苏晓筱用的笔记本电脑上看了一眼,发现这东西跟他平时见得不一样,想必眼前这丫头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叮咚”就在男人纠结要怎么对待苏晓筱的时候,苏晓筱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忽然响了一下。

“我很忙的,你还有事么”苏晓筱说着淡定拿过笔记本,眼神却带着淡淡笑意看着对方,“没有”去搜人的几人回来,朝他们老大摇了摇头,“屋里连行李都没有”对方说完直径站到一旁。

墨邪赶到的时候,总觉得整个酒店处于一种十分诡异的氛围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里肯定出事了,根据龙二发的消息,墨邪直接找到苏晓筱所在的房间,看到房间门开着,墨邪眉头紧皱。

“晓筱”墨邪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眉头皱的更紧了些,拿出手机直接拨通罗丝电话,“查,她人在哪”墨邪语气里带着冷意,罗丝听到墨邪的话,明显愣了一秒,而后瞬间回神,“她刚刚让我查几个人,我先发给你,我现在就定位她的位置”罗丝说完顺手把手机放在一旁,手指快速在键盘上跳动。

捣蛋少女

捣蛋少女第二集

因为来这聚会的目的都完成了,后面我和安欣就走了。

只是离开后,安欣一脸兴奋,我却无比惆怅,尤其是此刻还没天亮,我都不知道老婆是回家了还是去了什么地方,以至于这女人送我回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去哪,最后犹豫半天,我才决定先回家看看。

毕竟家是老婆最在乎的地方,也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

果然,半小时后我回到这个熟悉地方,刚把灯打开,就看到老婆蜷缩在客厅沙发上。

看到老婆的一瞬间,我心里的石头落下一半,可当我看到她脸上泪痕的时候,我的心又莫名疼了一下,尤其是脸上那未干的泪痕和绝望表情,我都甚至都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在最开始的拦着她,不让她出去。

想到这,我深吸了口气,愧疚就一涌而出。

毕竟老婆能这样,就已经说明她对我的感情,以及对这个家的留恋,虽然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但我明白,有些事既然选择了隐瞒,就不能再次开口,尤其是老婆现在这个状态,更让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于是,为了不打扰老婆睡觉,我就没有开口,而是准备给她盖条毛毯,然后守在她身边。

只是没想到我才刚有动作,老婆竟然被惊醒了。

起初我很惊讶,以为她做恶梦了,可当我看到老婆脸上的那种恐惧,我就更难过了。

“不要过来,不要碰我,不要……”

老婆很恐慌,我虽然看的难受,但还是很快开口:“老婆,是我,我是老公!”

听到我的话,老婆恍惚一下,看我一眼,当她回神发现这里是家的时候,她突然泪奔了。

“老公……”

一句老公,老婆没有再说什么,但她却扑进我怀里哭的像个小孩。

虽然这一会儿我有千言万语对她说,但看到她这样,我也只能用拥抱来回应她。

老婆似乎很怕我走,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她就这样紧紧的抱住我,并连续哭泣,直到我感觉老婆情绪差不多稳定的时候,我才开口问她这是怎么了,没想到她一听眼泪又来了。

“老公,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因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把刚刚的事告诉我,所以我有些紧张。

“老公,如果你要是发现我是个坏女人的话,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我有点惊讶,虽然这是我一直期待的,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按照今天白雪的说法,老婆是自愿去的,可后来当我看到老婆昏迷的时候,我又下意识否定这点,毕竟按照老婆的性格,如果真的是自愿,那后面这些下三滥招数就是多余了,所以想到这,我心里一动,就打算先顺着她,然后问问她的情况。

“不会的,因为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老婆!”

听到这话,老婆立刻感动,可接着她又犹豫起来。

我一看,虽然很想问她怎么了,但碍于我已经经历了过程,就一直没开口。

倒是老婆,见我这样,她似乎有些不放心,就问了我一句:“老公,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就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我再次意外,因为我没想到她真的会主动告诉我,所以我就顺嘴问了句。

“我倒是想问,可不是怕你伤心,就没敢开口吗?”

面对我的大度,老婆再次泪奔,可接着她将实情告诉了我。

“老公,对不起,今天其实我骗了你,今天聚会之后我本该去酒店找你的,可没想到之前联系我的那个客户又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跟我谈一个新的合作,而且还说如果成功,我将得到至少两千万的投资,所以我一心动就过去了。”

我有点惊讶,因为我没想到老婆竟然主动提起了那个富豪,所以我就继续开口问她。

“然后呢?你就去了?”

“不是,一开始我是真不想去的,可后来白雪她……”

说到这,老婆有些犹豫,看我一眼,就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我虽然明白她下面要说什么,但我却恼怒,这件事果然是那个女人怂恿的,所以我就跟着怒一句:“是不是她攒动你去的?我说她今天怎么一个劲的给我灌酒,原来是有目的的。”

见我生气,老婆露出愧疚,并再次说出一句让我惊讶的话。

“对不起老公,其实这件事我也知道一些,只是因为犹豫,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

我露出惊讶,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她的坦诚给惊到了:“所以你最后还是背着我去见了那个人?难道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然后再去吗?还是这里面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听到这话,老婆连忙摇头,可随后她又突然停下。

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但听到她下面的话,我就有些明白了。

“不是这样的老公,其实这件事我本来就是想告诉你的,只是我怕你多想,就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开始我们说好的是在白天的公共场合见面,但那次因为她有是出差,所以就把时间约到了晚上,而且还是在他私人居住的地方,我为了不让你担心,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她,只是没想到去了之后却……”

说到这,我露出紧张,因为我很怕老婆在去那个聚会之前还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我就问。

“却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开始白雪只是告诉我去的地方是那个客户的私人住宅,可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好像是个庄园别墅的样子,而且我看到还有很多人在那,虽然我当时就说不想去了,但碍于已经到地方了,白雪就说怎么着也得见见客户,于是我就跟她去了一个房间。”

听到这话,我再次紧张,也跟着意外,毕竟从老婆的表情看来,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这样的结果是我觉得最好的,但为了怕她骗我,我就继续问她。

“后面呢,你去了什么房间?又都做了什么事?”

捣蛋少女

捣蛋少女第三集

第213章三王爷,敢不敢赌一次

“归顺本王的人。”

北冥擎夜的回答让楼萧不满意。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他有什么特别的,竟然能让国师不敢动手杀了他?凭借国师的敏锐度,不可能会不知道侍童是个奸细。但放着一个奸细在自己的身边,没道理啊!”

“想知道?”他修长的手指依旧游弋在她的颊上,隔着薄薄的易容面具,指尖的温度轻易传递过来。

楼萧忙不迭地点头。

她很想知道,非常想知道。

如果这厮不告诉她,她肯定会心底痒痒的好奇死了。

“他会缩骨功。”

“什么?”楼萧莫名其妙,暗暗重复着“缩骨功”这三字。

“缩骨功,也是南疆失传很久的功夫。这侍童会缩骨功,看他的模样就像是十二左右的孩童,实际上他比本王年长两岁。”

“那……”楼萧震惊极了。

“此人原名承乐,齐瑞离不开他,而他,也离不开齐瑞。”

楼萧要疯了,这男人说话总是这样,说一半又没有下一半,故意在这里卖关子!

“奸商,你能不能,说完话,不要停顿。”否则,让她这样有强迫症的怎么活?

可男人听见她这么说,反而低沉笑了,“既然如此,那本王不说了。剩下的,你自己好好悟。”

悟?这种事情她要是能悟得出来,还催促着他说话干嘛!

这死男人!

马车这时候停下了,楼萧还拽着北冥擎夜的衣袖,使劲撒娇。

她难得撒娇,哦不,确切说几乎没有对谁撒娇,这会儿她为了得到答案,使尽了浑身解数。

“快嘛,快告诉我,告诉我,我奖励你一个亲亲。”

“一个不够。”男人似笑非笑的说。

“靠,你得寸进尺!”楼萧气怒。

……

马车外,暗夜看见王府门口停驻着另一辆车,又听见马车内那两人的对话,清了清嗓子,沉沉地咳嗽了一声。

拜托,有客人来了,主子和王妃就不能收敛点?

可他咳嗽了一声,马车内的二人依旧没有理会暗夜的意思。

“既然不愿,就罢了。”男人的声音很淡定。

“好好,两个,不能再多了!”楼萧那略微妥协的声音。

暗夜翻白眼,又格外用力地咳嗽了几声,提醒马车内的二人该是适可而止。

楼萧连忙掀开车帘,问道:“暗夜,你嗓子不舒服啊?要不要我给你配一副润肺止咳的药?”

“……”暗夜抽了抽嘴角,无奈地摇着头,指着某一处的马车,示意她看。

楼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那方停驻在三王府的马车,眼熟极了。

“那是君无痕的马车。”楼萧低低的说道,“我又放了他鸽子。”

“放鸽子?”暗夜没有听明白她的话中之意,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这放鸽子做什么?寄信?

楼萧下了马车来,很是不满地瞪了一眼马车内的男人。

然而,马车里却伸出了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夫人,扶。”

那语气,还有些无赖。

暗夜整个人都傻了,他竟然隐约听出他们家主子这语气中有几分撒娇的意思?一定不是他的幻觉!

楼萧挑了挑眉梢,嘴角边挽起了一抹邪气的弧度,抓过了暗夜的手放在了某男的手上。

“还不下来?”

“……”然而,暗夜的手刚放在某男的手上,就被某男嫌弃地拍开了。

“啪”的一声脆响,暗夜缩回了手,委屈状。

“不是你的手,你若不扶,本王不告诉你。”男人是真的无赖到底了!

楼萧心中腹诽他这样无耻行径,只能抓住了他的手,手上并没有用力,他已经下了马车。

暗夜在一旁默默的委屈,不就是想牵王妃的手,至于找个这么劣质的理由吗?

楼萧见北冥擎夜下了马车,忽然道:“我现在扶你下马车了,那你今晚上必须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好。”他欣然应道。

楼萧隐约在他这一个“好”字中听出了几分笑意,不怀好意的笑。

刚刚踏入王府,花园里就传来了说话声。

“陛下,我们主子和王妃还未回府,您要不先入厅里小坐一会儿,您站在花园里也累了吧?”管家的声音。

“王妃?三王爷何时成的亲,孤为何不知?”君无痕一听“王妃”二字,有些莫名。

管家连忙捂嘴,才知道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

“本王成亲,还需你知道?”然而,北冥擎夜冷漠的语气打断了这般紧张的凝滞气氛。

君无痕看向男人,见他竟是牵了一个陌生女人回府,神色微微一顿。

“这是谁?”他锐利的眸光立时落在了楼萧的脸上。

不是与楼萧在一起的,这会儿这男人怎么又有个陌生女人?

君无痕的心底有了一丝不悦。

这男人,把楼萧置于何地?

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竟然在为楼萧考虑。

“本王王妃。”北冥擎夜言罢,牵着楼萧准备绕过君无痕入屋。

君无痕蹙了蹙眉,忽然道:“楼萧呢?”

“……”牵着楼萧的手,北冥擎夜顿了顿脚步,隐在面具下的脸色微微深沉了几分。

别的男人觊觎楼萧,让他很不悦。

尤其是君无痕这厮,竟然也觊觎楼萧?

楼萧无奈,知道自己今天又放了君无痕的鸽子,君无痕肯定会找她算账的。

这不,果然找上门来了。

“不知道。”北冥擎夜冷冷说了三个字,“如若陛下无事,管家送客。”

管家意识到他们家主子的态度,很冷,他不敢说话,连忙上前。

君无痕倒也不恼,俊美的脸上渐渐浮上了嘲弄的笑。

“三王爷既然已经有佳人在怀,楼萧,孤可就抢了。”

“就看陛下是否有这本事。”结果,握着楼萧手的男人说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楼萧满脸黑线。

君无痕应该不知道,她人就在这里。

“既然如此,三王爷就不要将楼萧藏得如此好,让她陪孤逛一趟皇城,你就这般舍不得?敢不敢赌一局?”君无痕上手剪在身后,语气傲然。

“赌什么?”楼萧也好奇地问道。

要赌,至少也要让她知道赌什么吧?

北冥擎夜转头看了一眼楼萧,一眼,含着警告。

这死丫头,难不成,当真想赌?

君无痕循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楼萧,忽然嗤笑出声:“让楼萧陪孤逛都城,倘若……”

他故意说到一半停下了。

北冥擎夜没有催促。

君无痕上前一步,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倘若……她若愿为孤穿女装,你就输了。”

君无痕的声音压得很低,也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听见。

楼萧就站在北冥擎夜的身边,已经清晰听见了,微微抽了抽嘴角。

北冥擎夜听见这话,眸光轻微一闪,落在了楼萧的脸上。

他投递过来的眼神,仿佛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似的。

毕竟,楼萧是个人,是他的女人,可不是物件。

楼萧朝着他点了点头,意思是答应。

“输了若会怎样?”楼萧转头问向君无痕,“我就当做公证人就好了。如若陛下输了,陛下会怎样?”

“此事需要楼萧在场,才可说出赌注。”君无痕似笑非笑地说着,眸色中充满了深意。

他脸上这样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楼萧总觉得背后有一股阴风在阵阵扫过,凉意深深。

“不用了,我可以转告给楼萧。”楼萧连忙说道。

她可不想看着他们卖关子。

她必须要知道这两个人的赌注是什么!

君无痕这位陛下,也是闲的旦疼,好端端的干什么非得赌这些东西?

难道就因为她是北冥擎夜看上的女人,所以君无痕也要抢?这种极其扭曲的心理简直就是病,得治!

“好,如若孤输了,便护楼萧一世周全,但绝不与三王爷争抢楼萧,如何?”

君无痕的话,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还含着浓烈的挑衅之意。

他在对北冥擎夜挑衅?

楼萧转头看向北冥擎夜。

“……嗯。”北冥擎夜一双湛黑的凤眸中轻快的闪过了一抹暗芒,却只是冷淡地说了一个“嗯”字。

他相信楼萧,更相信他们之间的默契,才会答应这样荒谬至极的赌局。

君无痕又道:“倘若你输了,你也不得纠缠楼萧,更不得阻碍孤与楼萧在一起。”

“……”君无痕,找死!

北冥擎夜的视线中徒然氤氲开了一抹杀气。

从来没有人可以威胁他,君无痕倒是不怕死。

“怎么,不敢?没自信?”君无痕斜睨了一眼楼萧,语气森然嘲讽,“看来是孤高估了三王爷……”

“本王从未输过。赌,便只有一次机会。”北冥擎夜打断了君无痕的话,“但本王也有一个条件,如若楼萧穿女装并非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本王,那请陛下尽早滚回北疆。”

楼萧看了看左边,再看了看右边,很想说,她才是当事人,为毛没有人来问她的意见?

刚刚某男还有用眼神问她意见,这会儿竟然完全不看她了。

搞毛啊!

到时候她不穿女装,看他们二人想干啥!

她轻哼了一声,抱着手臂,直接转身走了。

看他们相互瞪眼,还不如回去看看书,下个月就是科举考试,她必须要考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