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射向太阳

射日/射向太阳
  • 主演:姜至奂,尹珍序,朴正民
  • 导演:金泰植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4
最后终于来到LA的John(姜志奂饰)和非法滞留的好友陈打算在这里开展自己的第二人生,就在某天他们却偶尔遇到了黑帮组织的BOSS并救了他一命,于是这个BOSS叫他们当他的手下,虽然二人都各自带着梦想,不过也痛快地答应了跟着BOSS做事。John来到BOSS经营的爵士酒吧中对女主唱莎拉(尹真瑞饰)一见钟情并和她迅速堕入爱河,虽然他开始做着平凡的梦,但却注定跟着BOSS的日子将赌上自己的一切 …

射日/射向太阳第一集

几乎瞬间,我就感觉有什么意识占据了我的全身,我下意识的就要反抗,可这时候那道身影再次响起。

“不要紧张,好好感受这一股力量,让我做完我想做的事情,我保证,对于你绝对是没有坏处的!”

他声音柔和,没有任何的敌意和攻击性。

而且,在他的话落下的时候,我周身确实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席卷,那并不是什么天地灵力,而是一种灵魂中的强大,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强大我的灵魂。

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现在就是天地间最强者,感觉什么东西在我面前都能被我给撕裂。

我略微惊疑,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到底是一股什么力量!

想着呢,我看见自己的双手抬起,放在嘴中,感觉到一丝疼痛后,我的视线落在了小雪的身上,然后出声:“小姑娘,不要害怕,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嗯!”

小雪出奇的平静,她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就闭上了眼睛。

随即,就见我染血的手指,按在了小雪的额头上,勾画出一个符文之后,他抓起了小雪的手指,手上似乎在用力,我能清晰感受到这一切,但不知道唐玄奘在干什么。

下一秒,我拉着小雪走到了另外一口棺材边上,目光这时候落在了女鬼的身上,两者对视,我能感受到女鬼鬼目中的波动。

足足几秒,我就听自己开口:“我欠你的,是没办法还了,你这一丝魂魄应该回归了,也算是给这个女孩一丝造化吧,这轮回之因,必有其果,你修魂这么多年,相比自己也是有所了解了吧!”

话落下,女鬼轻轻点头,声音没了刚才的冰冷,柔声道:“嗯,其实看到他们的时候,我感觉这是另外一种新生,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你自己了,姐夫!”

女鬼说完,化为了一道青光,没入了林琳的身体之中,我看到这里有些担忧,那唐玄奘的声音随之响起。

“放心吧,她只是那个女孩的一道魂魄,回归女孩体内,对女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接下来,你静静看着,不要再做打扰!”

他这么说,我也没有再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既然选择了帮助,就没必要再担忧!

想着呢,我的手按在了另外一口棺材上,推开棺盖往里面看去,就见一个和小雪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在棺中。

但她不是活人,好像是一个魂魄,青光闪烁,魂魄有些漂浮,这明显是魂魄受创的缘故。

略微疑惑,唐玄奘似乎知道我疑惑一般,缓缓解释:“她的魂魄受损,我也只留下一丝执念,此处墓室都是佛门和道门的聚魂符文,不然我们早就散了!”

他说着,我手上似乎在用力,再看小雪的时候,她手指上滴落了一丝鲜血,落在那魂魄之上。

很快,那魂魄似乎受到了召唤一般,快速往小雪的体内过去了。

当小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神中有迷茫,然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温柔。

紧随着,我握住了她的手,还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我感觉灵魂深处有一股力量压抑我的灵魂,心中一沉,想要反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意识渐渐消失,最后失去了一切的感官。

之后,我好像睡着了,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中,我看到了红烛花房,也看到了小雪一身红妆,当我和小雪共赴巫山之时,我十分的抗拒,因为这是对不起若依。

可不管我在梦中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接下去的进程。

这个梦,我和小雪似乎过了很久的生活,白天农作,晚上缠绵,有时候似乎还能听到小雪的娇呼声,可当我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在墓室之中。

额头冒汗,连忙看向对面,小雪还在,衣服也还在,下意识就要问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可没等我开口,对面的小雪就倒了下去,我的手立马抱住了她,慢慢放下后,我心头涌上一股酸意,就听唐玄奘开口:“好好对这个女孩!”

“我有妻子的!”

我回答一句,心里对梦中的事情还是比较惊恐的,这不会是真的吧!

话落下,唐玄奘开口:“我知道,但这并不影响,你是什么人,我是最清楚的,你要是只看着你的妻子,你会伤害很多人,你这一世,好像是一个极致之数,爱恨情仇似乎都会在你这一世解决,所以,你得想一个完全之策!”

他这么说,我忍不住问:“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把我知道都告诉你好了,免的等会儿没机会,我呢,能知道你脑子中想的所有事情,之前我已经大概了解了,我之所以敢说你是一个极致之数,是因为你身边的人我是都没有见过的,除去她们两个,这说明你这一世是果,所有前世的因都聚集到了一起,而这,就是情债!”

“至于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其实也不清楚,我那一生可能相对平稳,所以从未去追寻自己存在的意义,前半生只为成佛,后半生只为和心爱的人相依一生,这就是我的愿望!”

他说到这里,有一丝惆怅,我当即道:“那你说的好处?”

“我说的好处有三,第一,我虽然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在取经的路上,曾遇到和我一样的人!”

他这话落下,我心中一颤,不解道:“你说什么?一样的人?”

“是的,那时候我很好奇,和他对膝而坐,彻夜交谈,他跟我说天地万物皆有定数,让我不必他过于介怀,我当时也没有在意,跟他聊了一晚后,就离开了,直至后来,我遭受大难,他再次出现,带我来了此地,拿了那相柳之力,让我实力大增,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无数岁月来,我想过这个事情,在我看来,这也许跟短寿人只有一魂的原因有关,究竟是为何,我是没办法去探究了,就交给你了!”

他解释到这里,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没有接话,继续听唐玄奘说下去。

“而第二,是我会给你一个绝顶助力,就是去救我的兄弟,只要救他出来,你身边就会再出一个强大者,相信我,他会帮你的!”

“至于第三,就是我帮你镇住天人界,给你时间喘息,我看了你的记忆,你其实最顾忌的就是天人界,我所做之事,可以让你安稳几年!”

他说完话,我有些不信:“当真?”

“我曾是出家人,不打诳语,最后再给你一个方向,我散去后,去塔底,帮我谢过相柳,在他那里,你也许还会有意外的收获,那就是短寿人和无生人真正的身份,当年我问过他,他说我不是他的有缘之人,也许,你才是吧!”

听到这里,我略微沉默道:“有缘之人?那塔底镇压着相柳?”

“你下去看就知道了,有些事情是注定的,至于现在,我希望你配合我,去一趟天人界!”

“啊?天人界?怎么去?”

我有些蒙,这可是还在墓室,现在就去天人界?

话刚落下,我就感觉整个人飘忽起来,没等我反应,就见墓室发出耀眼的金光,一道巨大的金色门户出现在我的眼前。

下一秒,我快速穿过了金色的门户,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一处草原之上。

抬头看去,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城池,一个个古代将士一般的队伍在那里守候!

我看到这里有些蒙,问了一句:“这就是天人界?”

“你以为呢,其实天人界,人界,妖界,阴界,只不过是一个一种空间而已,我们以前将他们称之为蜮,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是天地灵力的浓郁程度不同罢了!”

他说着,一步一步往城池门口那边走,在走动中,我看到了自己周身道道金光浮现,当到城门口的时候,来回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下一秒,一个穿着银甲的军士看向我道:“佛光?来者是佛门中人?”

我的嘴角这时候上扬,冷笑道:“在下唐玄奘,来接我兄弟!”

话落下,对面的银甲军士一愣,没等他反应,唐玄奘动了,只见金光一闪,那军士就横飞了出去,整个人砸在了城池大门上。

瞬间,周围所有人都围聚了过来,剩下的守城池军士快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就听有人高喊:“你是谁,敢在三重天撒野?”

“三重天?那看来还得打三十重天了,幸亏我积蓄的力量够多!”

说完,我动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手脚不停的出招,那些军士没有一点的招架之力,直接横飞。

最后,抬腿一脚踢在那城门上,整个城门随之破碎,自己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内心深深折服,这,就是唐玄奘么?

这,还是和尚么?

他的杀戮性怎么这么强,力量怎么会如此的强盛!

想着呢,我猛然扬天长啸:“一念佛,一念魔,太上,南无,是你们逼我的,今日我唐玄奘归来,天人界道,佛,天人,谁阻挡我,我杀谁!”

说完,我整个人猛然飞起,往城中一个方向飞去。

射日/射向太阳

射日/射向太阳第二集

可叹世人,永远不曾知道,那个传奇了小半生的女子,死得多么冤屈惨烈。

那才是她一生最为轰轰烈烈的时刻。

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一些,皇帝的歩撵停在玲珑宫前已经有小半会了,朱红色的宫门紧紧关闭,其上红漆已经开始脱落。

开始古旧的木板斑斑驳驳,现出了无人问津的落败。

帝皇曾经亲自题字的“玲珑宫”三个字,金漆变得暗淡无关,无人养护便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和这宫殿里曾经显赫一时的女子一般,被遗弃在了过往时光里。

再也无人敢提及。

了生想要提醒一下帝皇该走了,却终究是忍了下来。

因为他似乎看见,帝皇瞧向玲珑宫那斑驳的朱红色宫门的时候,眼底生出了一种久不见的隐忍恍惚。

眼底那种暗抑的流光,竟是万分寂寞。

再多的情感,他也说不出其中的感觉了。

“回复兴殿。”

过了好久之后才听见帝皇开了口,却是要返回复兴殿的命令。

他不去相惜宫了?

明显是察觉出来了气氛不对劲,了生不多问,命令众人抬着歩撵折返回了复兴殿。

那一个整个晚上,皇帝都不曾出过复兴殿。

也没让人进去侍候,了生不知道这个晚上,帝皇的心中反反复复想过多少往事,只知道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帝皇精神不佳,连连失神。

这是这个被称作英明神断的帝皇,从来不曾有过的样子。

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他对自己,有着极端的苛刻,每一个时候,他都是绷着的一根弦。

为这个江山,为他的子民活着。

江山无声,帝皇无情,难断其中多少对错。

兰心院。

重门欢醒来后便得到了消息,重门绝在昨晚离开帝都,回了北境之城寒城去了。

没有和重门家任何人辞行,不辞而别连夜赶回寒城去的。

为了这件事情,重门正还在正厅之中生了闷气,不过也有些的担心,去暗中观察的紫衣回来说:“奴婢瞧着侯爷很是不安,好像是怕寒王不辞而别,是因为对昨晚重门雪的事情很是不满,才不辞而别的。”

“他太高看了自己和重门家了!”

红衣说话素来直接,也不管重门欢也是重门家的人,一股劲说了出来:“寒王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宅院勾心斗角的肮脏事,同样的,对重门家的人,没有那么关心!”

对自己的父亲,同样薄情。

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红衣对此,却没有反感。

因为,她也不喜欢这乌烟瘴气的重门家。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越来越口不遮拦了。”青衣拼命给红衣使眼色,想要告诉她坐在矮桌前喝茶的重门欢可也是重门家的人的。

红衣还算机灵,很快便明白了青衣的意思。

连忙和重门欢解释:“四姑娘,奴婢不是说您昨晚做的事情肮脏,奴婢只是想说,寒王心在天下,不是拘泥于后宅的人。”

重门欢抬头很是温和地微笑:“你说得对,他的心,的确在天下。”

射日/射向太阳

射日/射向太阳第三集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五行神体

传承之地内,对于外界那动荡的局势一无所知的林萧,却是静静的站在了此处的祭坛之上,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道,“终于是,结束了吗?”

五个传承之地,五种属性的剑法,五种不同的领悟,对于林萧而言,他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

这五种剑法,无论是随便哪一个放到外界,都是响当当的剑法,而林萧,却是整整得到了五种。

当然了,尽管有些数量众多,很多剑法可能会用不到,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会有着自己的作用,能够在特定的时候,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不对……”蓦然是想到了什么,林萧也是开口道,“记得裘天佑说过,好像在五行齐聚之后,还有着一个终极考验,不过,为何还没出现喃?”

“嗡……”就在林萧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道五彩的光束,顿时就照射到了他的身上,一股飘飘欲仙的感觉传来之后,他已然是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之后,林萧发现,自己已然是身处在了一片石室之中,眼前,只有这一个石台,以及一个装满了五色汇聚的液体的池子。

石台之上,有着一部玉简,正存放其上,让林萧想也没想的,就这么迈步而上,并一把将其给抓在了手中。

只见玉简之上,正用无比古老的字体,书写着几个大字,那就是五行归一剑诀。

“五行,归一?”看到这里,林萧的眼中,已然是闪过了一抹惊疑不定的神色。

在他看来,五行,就是五行,怎么可能归一?而归一后,将会变成什么?林萧不知道。

“管那么多干嘛?学了不就行了?”忍不住是摇了摇头之后,林萧也是懒得多想了,就这么将意识沉入到了玉简之中。

顿时,一股庞大无比的信息,就这么进入到了林萧的脑海中,差点没让他的脑袋被直接涨爆。

许久之后,林萧这才一脸冷汗的就这么缓过了神来,而眼中,已然是闪过了一抹惊异的神色。

不为什么,只因为这五行归一剑诀,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已然是超过了他所见过的,除天机剑法以外的,任何一门剑技。

五行归一是什么?刚才林萧不太明白,然而现在的他,却是有了深深的领悟。

在五行归一剑诀之中,五行的进化体,为阴阳二气,所以五行归一剑诀的进化方向,就是阴阳,而阴阳,并不是归一,真正归一的物质,则是混沌。

毕竟这个世间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混沌所化,而阴阳二气,则是世间一切事物的集合体。

当然了,这些东西,对于林萧而言,实在是太久远了一些,所以目前,林萧最需要做到的,则是组合。

没错,就是将五行之间,进行组合,例如,土和金,如果两者合一,所表现出的威力,则会进一步的增长。

如果三属性合一,甚至是四属性合一,直至最后的五属性合一,那么所能发挥出的威力,将会呈现出爆炸性的增长。

当然了,也不止是相生,还可以相克,就比如说是将水和火结合起来,甚至能形成爆炸性的力量,毕竟相克的力量,完全能够爆发出更大的力量。

五行,相生相克,如果运用的好的话,那绝对能够创造出奇迹,让所有剑诀,都得到一个质的飞跃。

“挺有挑战的吗”,淡淡一笑后,林萧的眼中,已然是充满了兴奋的神色,因为接下来,他可是有的忙了。

……

这五行剑法,想要炼成,可不是单一剑法那般的简单,所以林萧,只能是暂且的将其给放到了一边。

因为接下来,他还有着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这件事情,便的成为神体!

没错,神体,可以先天而成,也可以后天而成,然而后天成就神体,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艰难。

一者,就是靠着绝强的实力,让自己成为神体,二者,则是寻找到无比珍贵的天材地宝,让自己成为神体。

前者,能够自身成就神体的,其实成不成神体,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的实力,早已是达到了冠绝天下的地步,受到福泽的,只不过是后人而已。

然而后者,难度实在是太高,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成就神体的宝物,实在是少到了可怜的地步。

可现在,林萧的眼前,却有着那么一个机会,让他能够成就神体,而这个神体,其在神体榜单中,等级一点都不低。

没错,此神体,便是那五行神体,在神体榜单中,排名第四十八,并且其最特殊的是,还有着进化的可能性。

甚至能够进化为前十的阴阳神体,甚至是传说当中,至高无上的混沌神体。

不过,那等难度,可想而知,对于林萧而言,这东西,只是想想就好了。

将心神收摄之后,林萧当即就一头扎进了眼前那五色的池水之中。

仅一瞬间,那五色的池水,就已经是通过每个毛细孔,就这么进入到了林萧的体内。

“啊……”刺痛感,瞬间席卷了林萧的全身,痛苦,更是让其在顷刻间就呐喊出声。

林萧又不是傻子,呐喊,能够让自己减轻痛苦,除非是在人前,不想丢脸的情况下,他才会选择忍住。

痛苦的喊叫声,在顷刻间,席卷了整个空间,从凡体,成为神体,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这个世界,想要得到力量,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你能得到的力量跟受到的痛苦,将会是成正比的一个等号。

五行神体,最大的作用,就是将人体,改造成为,能够如意指挥五行灵力的体质。

可以这么说,如果林萧能够成为五行神体,那么接下来,他对于五行力量的控制,将会增加五成以上。

并且,在战斗之中,五行能力消耗后,更是能够更快的汲取,方方面面,都会得到一个质的增长。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