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女孩

卖身女孩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卖身女孩第一集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不识好人心

雪万强大手一张,向吴悔抓去。

一旁的雪千冰有些的着急,她与吴悔虽然交集不多,可是当初相处的一段时间,她能够感受到对方心思缜密,巨细无遗,不然的话,不可能幻化成重族弟子,破坏他们的计划,要知道那时的杀戮小队可是有重族武皇圣子带领。

可是现在为何几年不见,会如此大条,自己已经点明那雪万强的身份,武帝巅峰强者,怎么还如此的慵懒,毫无在意。

“不受到点教训真是不知道厉害,只希望万强前辈能够有点分寸。”雪千冰站在一旁,根本无法插手,心中却依然有些恼怒吴悔的态度,满嘴的胡说八道。

就在雪万强的手掌快要接近吴悔的肩膀之时,吴悔的肩膀突然的抬了起来,随手的点出了一指。

雪万强的脸色微微的一怔,不明白这个叫做吴悔的青年为何会突然会莫名其妙的伸出一指来,若是面对同一实力的人,雪万强自然知道对方是要反抗,可是现在这个看似二十几岁的青年伸出一指,却让雪万强有些的莫名其妙,其伸出的手掌却是微微的一顿。

就在这一顿的瞬间,吴悔的手指却是突兀的点在了其掌心之中。雪万强脸色一变,涌上潮红,继而变得苍白,瞬间变幻了几次后,雪万强的脚步一动,后退了一步。

“你……”雪万强指着吴悔,一字吐出,脸色已经变得惊疑无比,身上的气势却是升腾了起来。

“万强前辈,我与吴悔熟识,还望手下留情。”感受到了雪万强升腾的气势,雪千冰急忙挡在了雪万强的身前,脸色间带着丝丝恳求的说道。

“千冰,你让开!”雪万强气势微微散发,声音低沉的说道。

“前辈……”雪千冰还想要说什么。

“千冰,我怀疑他的身份,等我拿下他,交有族中大能处置。”雪千冰气势一动,把雪千冰逼迫在一旁,目光紧紧的盯着吴悔,说道:“吴悔,没想到我也看走眼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进入到雪族中,不过你的实力绝对不是什么武王,武皇,最少也是武帝巅峰。”

“什么?前辈,不可能!他怎么会是武帝巅峰?”刚刚被雪万强逼迫在一旁的雪千冰再次挡在了其面前,神色间根本不相信的反驳道。

“哼!若不是武帝巅峰,如何能够把我逼退?”雪万强轻哼一声,目光中已经是战意升腾。

“啊?”雪千冰的脸色也是惊疑莫名,刚刚雪万强虽然后退了一小步,不过雪千冰只认为是雪万强随意的一步,却没想到竟然是被吴悔逼退,能够逼退一名武帝巅峰大能,不是武帝以上的强者,又会是什么?可是在雪千冰的心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她与吴悔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不过却是肯定对方的实力最多是武王层次,否则当初不可能潜入暗杀小队,若是说对方短短的几年时间便从武王层次的达到武帝巅峰以上,这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雪千冰终究后退到一旁,目光中惊疑之色难以消退,她现在也极为好奇吴悔现在的实力,自己以前就看不穿他,现在更加的看不穿。

感受到雪万强那升腾的战意,吴悔却是摇了摇头,自己来到雪族也不是为了争强好胜,如何会找这种莫名其妙的麻烦。

“我是受到天符圣者的邀请前来到雪族,若是你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问天符圣者。”吴悔淡淡说道。

“天符圣者邀请?不可能!虽然你是实力不错,却也得不到圣者相邀,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我就亲自把你押到天符圣者面前。”雪万强再次伸出手掌,这一掌却是让风云变色,气势如山如潮,蕴含着天地神威,重重的把吴悔笼罩起来,让其无路可躲。

就在神威笼罩吴悔身上时,吴悔的身上突兀的闪烁出一丝红色的火焰,红色火焰虽然一闪而逝,那神威消散,雪万强的手掌却是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就得不到圣者相邀?”轻轻的话语响起,让雪万强的额头间渗出了一丝冷汗。

“八级神火,你是八品丹尊!”一道艰难沙哑的声音从雪万强的口中传出,雪万强的脸色已经是涨红一片。

天符圣者地位崇高,乃是雪族武圣大能,若是让他邀请,必然是同等级的人物。除了武圣强者,却只有与武圣同等地位的八品丹尊。

雪万强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激发出八级神火,乃是八品丹尊,这个身份可是比自己这个武帝巅峰尊贵的多。

面对一个八品丹尊,就算对方丝毫未加防御,雪万强的手掌也落不下去。

“八级神火?”一旁的雪千冰听到雪万强的惊呼,脸色也是一变,目光中闪烁出一片惊疑。

“这吴悔竟然有着这种手段,能够幻化出八级神火,连雪万强也看不出真假,这也太大胆了,可是他不知道如此戏弄雪族大能会有什么后果。”

雪千冰心中有些着急,在她心中自然不会相信吴悔真的是八品丹尊,当初相遇时,雪千冰能够肯定当时的吴悔最多只是武王实力。而要达到八品丹尊,最低也需要武帝巅峰修为,这绝对不可能,在她想来,吴悔是借助了一件什么法宝激发出八级神火,这可是欺骗族中大能的行为,若被发现,必然受到重罚。

雪千冰心中祈祷吴悔万万不可露出破绽,不知为何,雪千冰不希望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青年有事。

“我自然是八品丹尊,被天赋圣者邀请而来,有何不妥吗?”面对那脸色涨红的雪万强,吴悔声音平静的说道。

“没……没有,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雪万强连忙摆摆手,向吴悔施了一礼,转身狼狈而去。

“这个人好没教养,莫名其妙的要打架,又莫名其妙的离开,大哥哥,你怎么不教训他?”这时,一旁的小九脸色不满的说道。

“呵呵,毕竟这是雪族的地盘,动手难免伤和气。”吴悔摇头说道,脸色有些无奈,这个小九好战的性子走到哪里也是改不了。

“吴悔!”雪千冰再也忍耐不住,沉声低喝道:“听我一句奉劝,速速离开雪族。”

“哦?等我办完事情,自然会离开。”吴悔有些疑惑,不知道雪千冰脸上的愤怒由何而来,自己并没有得罪过她,难道是为了当初自己幻化成重千邪调戏过她,若真是那样,这气量可是有些小点。

“吴悔,那雪万强看不出你的底细,我雪族中可是有着武尊大能,万一遇到,你可就危险了。”雪千冰压低声音说道。

“原本你是不相信我是八品丹尊。”到了此时,吴悔才有些明白雪千冰的心思,不由得露出一丝哭笑不得之色。

自己已经表现出了八级神火,而且退走了雪万强,这个雪千冰还在怀疑自己,说的好是关心自己,说的不好就是杞人忧天,多管闲事。

“我自然不信,若你真是八品丹尊,当年也不用偷偷摸摸混入重族了。”雪千冰十分肯定的说道。

“你也说是当年了,几年不见,你又如何知道我未达到丹尊呢?”吴悔看到雪千冰驽定的表情,不由得哂然一笑,却也感受到了雪千冰的好意。

“几年不见,就达到丹尊?吴悔,你不会不知道要成就丹尊最低也是武帝巅峰层次,你可真是气死我了。”雪千冰脸色涨红,没想在自己面前,吴悔还在那里装。

“好了,千冰姑娘,我确实是有事,你请自便吧,不用管我。”对于雪千冰,吴悔并没有多少交集,此番相见,只算做故人。

吴悔带着小九几人转身便是离开。

“真是不识好人心,在雪族中还如此肆无忌惮,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帮不上忙。”看到吴悔不再理会自己,雪千冰气的一跺脚,闷闷的小声嘀咕。

只是那吴悔一行人根本不再停留,片刻间便消失了踪迹。

“不行,这吴悔天赋不错,若是加入雪族,很有可能成为圣子一般的人物,我去找师父帮忙,想法让师父收他为弟子,若万强武帝真的反应过来,碍着师父的面子,也不会把他怎么样。”雪千冰想到什么,身影踏足虚空,急急地向师父所在的山峰飞去。

雪族驻地,山峰林立,每一座山峰都是雪族大能开辟的修炼场所。此时雪千冰已经站在一座极为高大的山峰前方。

此山峰分为两种色彩,其下方为白色,山腰以上则是笼罩一层淡淡的蓝光,放眼望去,煞是神奇。

雪千冰刚要开启进入通道,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千冰,你回来的正好,随为师前往风心峰,雪族要在那里接待一位贵客。”

说话之人身材高大,一身白袍,看似三十几岁,脸色坚毅,不怒自威,正是雪族武尊雪风海。

此时雪风海面带喜色,招呼雪千冰,就要前行。

卖身女孩

卖身女孩第二集

高主笔也觉得时锦炎夜奔万花楼真是神来之笔:“时大人这么一跑,恐怕全金陵的读书人都要跑一趟万花楼,看看苏玉娘会向哪边抛绣球!”

江玉恒点了点头说道:“这绝对是戏文里的故事,我真觉得玉娘子能做宰相夫人!”

不管玉娘子有什么样的过去,时锦炎上演了这一出夜奔万花楼之后,大家真觉得她以后真能做宰相夫人,即使做不了宰相夫人也能嫁个全天下最好的好人家。

只是对于南宫倾城来说,现在的局面跟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她正向明月心投诉这件事韩笑宁办得有些太不公道:“明月姐,韩笑宁这回真是气死人了,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被人这么狠狠骂过狠狠欺负过!”

看着这可人至极的小姑娘带着气鼓鼓投诉着韩笑宁的所作所为,明月心却是告诉她彦清风完全是了出于善意:“现在终于知道成名的滋味吧?这是成名的代价啊!”明月心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当年韩笑宁欢迎我参加南都绝色榜的时候事情比这要严重一百倍!那真是突如其来的成名啊!我早上还不知道什么是南都绝色榜,到了晚上整个江宁府都在鼓励我参加南都绝

色榜,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明月心略带甜蜜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来:“我根本不知道谁是韩笑宁,什么是南都绝色榜,为什么这个韩笑宁会在那么多报纸上对我公开表白并邀请我参加南都绝色榜,而且所有人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满城

都是我与韩公子的风言风语,我根本不认识甚至没听说过韩笑宁!你不过是遇到几句闲言碎语,跟我当初受到的打击根本没法比啊!”

可是南宫倾城还是觉得韩笑宁太过份了,她带着稚气说道:“可问题是从小到大没人这么骂过我欺负过我!明月姐,你看看韩笑宁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明月心完全站在彦清风的立场上说话:“韩公子说得根本没错了,他说你有倾城之容倾国之貌,还说你有倾城倾国之色,这难道说错了吗?何况韩公子这一番评点之后,倾城妹妹的人气至少暴涨十倍吧?”南宫倾城承认明月心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她还是很生气,她跺着脚说道:“没错,韩公子这么一评整个南京城整个武林都知道我都认识我,可是韩笑宁还说我有倾城之颜无倾城之心,什么事情都不够用心总

是不够勇敢不懂得坚持,还狠狠骂了我一通,从小到大我就没被人这么骂过!”

只是明月心却认为是南宫倾城就是温室里的花朵,一定要经历风雨才能成长起来:“那只是一点小小的批评而已,你连这么一点小小的批评都接受不了,怎么叫有倾国之心!人家韩公子没说错啊!”

只是现在南宫倾城却还是嘟着嘴说道:“韩公子批评我也就罢,怎么把苏玉娘那女人也给牵扯进来,还说苏玉娘注定是宰相夫人,不知踩我多少脚好方便他去吹捧苏玉娘!”

这才是南宫倾城最委屈的地方,韩笑宁对她有所批评认为她不够努力不够用心,她也承认这一点。毕竟她自幼就是小家碧玉最得家人照顾所以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如果没有参加这次南都绝色榜,她还是个一无所知的纯真少女甚至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怎么独立生活,自然有很多不够努力不够用心

的地方。

但是韩笑宁把她与苏玉娘放在一起对比,她就是一百个不服气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对韩笑宁把自己与苏玉娘放在一起评点为什么这么生气,只是明月心却告诉她真相:“你真正生气的不是把苏玉娘牵扯进来,而是韩公子对你是有贬有褒,而对于苏玉娘却全是一片赞

扬吧!”

南宫倾城眨了眨大眼睛,觉得明月心说得还真有些道理:“明月姐姐,我承认我是有些时候有点懒有点得过且过不思进取,可是苏玉娘难道比我更努力更奋进吗?”

大家都在全力争夺南都绝色榜,对于相互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别人或许会为韩笑宁一句“宰相夫人”所迷惑,但是南宫倾城与明月心都很清楚苏玉娘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既不是玉堂春也不是杜十娘,只是一个极其漂亮的青楼女子,青楼女子该有的优点与缺点她都有。

南宫倾城完全想不通韩笑宁为什么要这么严厉地批评自己又非要把苏玉娘捧成“宰相夫人”不可。只是明月心却告诉南宫倾城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的小倾城,我的倾城妹妹,你是完全没搞明白怎么一回事,你以为韩公子说苏玉娘已经是极高的评价,我告诉你他对你的评语才是空前绝后,他对你是

太偏心太照顾了,他从头到尾都是用尽全力赞美你!”

现在轮到南宫倾城一惊一乍了:“韩公子明明是在骂我,他怎么赞美我了?而且还是在全力赞美我?”

明月心当即说道:“韩公子怎么说我们家小倾城的?他说你是和璞之玉啊,说你还是原石状态!”

南宫倾城连连点头:“韩笑宁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把我跟苏玉娘放在一起比,狠狠地骂了我一顿,真是死气人了!”

明玉心重复了一遍彦清风的评语:“记住了,韩公子说你是和璞之玉啊,说你还是原石状态,也就是你现在还没真正长开,还没有开始努力拼搏,还远远不到女人最美的岁月!”和璞之玉就是和氏璧的原石,彦清风实际是在说同一个意思:“你明白韩公子的意思没有?你现在还是最纯粹的原石而已,但即使如此还没有长开就已经有倾国之颜更有倾城之容倾国之貌,等你真正成为天

下无双的美人玉人,真正长开以后又是怎么样的绝世之容?”

明月心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而且方方面面都远远不如你的苏玉娘只凭自己的努力日后都有机会成为宰相夫人,我们小倾城懂事以后长开以后又会是何等绝世独立国色天香!”明月心这么一解释,南宫倾城终于明白了。

卖身女孩

卖身女孩第三集

“财产分了?我不知道啊!”苏妍心都不知道万家今天分财产,“万家分财产,你怎么问我呀?我又不是他们家的人。”苏妍心笑着开口。

“你明明是啊!那个韩小安用了你的信息才当上万炳天的女儿的,这事你就不用瞒我们了……”霍岩心直口快,觉得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所以就直接说了,“韩小安也太不是人了吧!不知道她今天分了多少,妍心,要不你打电话问问她?”

“还不如你直接打电话问呢!要妍心打电话,不是更恶心妍心吗?”梁锦在旁边凉凉开口,“当初看韩小安,还以为是很好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么坏。”

“这种女生现实里挺多的!因为金钱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如果把钱放在第一位,肯定会变的。”霍岩虽然也惊叹韩小安的转变,但也并没有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最难受的应该是妍心了,本来还以为交了个好朋友,结果却是个白眼狼。”

……

萧聿听他们谈着,终于,听不下去了。

“你们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不想吃就滚!某人的眼神写着这句话。

“哦,想吃……当然想吃了!老大,你别生气,我是替妍心打抱不平呢!”

“不需要。”萧聿的语气冷飕飕的,“她有我就够了!”

霍岩、梁锦、穆尘、苏妍心:“……”

就冲萧聿这句话,霍岩便乖乖的闭了嘴。

次日,是周末。

萧聿不用上班,小白去了培训班,小丸子在家玩。

苏妍心在床上躺着玩手机,萧聿则在楼下陪小丸子玩。

楼下时不时传来小丸子悦耳的笑声,苏妍心很安心。

自从跟萧聿在一起后,苏妍心发现自己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

就这样下去,苏妍心感觉自己什么毛病都会消失。

而萧聿也没有出现过头痛之类的毛病,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在一起之后的原因。

总之,苏妍心很满足。

本来萧聿今天打算带她和小丸子出去玩的,但是苏妍心拒绝了。

要玩也是等小白明天放假了,大家一起出去。

不然小白回来后知道他们三出去玩了,内心肯定超级难过的。

在床上躺着躺着,突然来了睡意。

就在苏妍心打算眯一觉时,枕边的手机响起。

苏妍心伸手揉了揉眼睛后,将手机拿过来。

来电显示为一串陌生数字。

就在苏妍心犹豫要不要接的时候,手指倒是诚实的按了接听键。

“是苏妍心苏小姐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男低音。

苏妍心怔了一下后,立即客气回:“恩,是的。请问……”

“我是华瑞律师事务所的张律师。”

“哦……您找我有事?”苏妍心一头雾水。

“是的。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本来我打算下周一约您,但是考虑到这件事比较特殊,所以今天冒昧给您打电话。”张律师的语气非常客气。

这让苏妍心也变得更客气起来。

“您能在电话里说一下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好做一下心理准备。”苏妍心坐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