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

玩物
  • 主演:马东锡,李成延,闵智贤,奇周峯,卞约汉
  • 导演:崔承浩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影片以2009年震惊韩国的“张紫妍事件”为蓝本,揭露了演艺届、政界“性贿赂”这一丑陋的社会现象,是一部将现实事件和虚构故事相结合的纪事风影片。“她”香消玉殒,“她”的死撕开了娱乐圈的光鲜表皮。一个女明星的死亡令整个社会哗然,寻着她离去的轨迹,一幅幅丑陋的面孔和事件浮出水面。调查该案件的热血警察和女检察官逐渐深入到事件的敏感核心,却收到来自现实各个方面的压力,困阻重重。真相即将曝光,由此而起的风波也来势凶猛…

玩物第一集

龙司爵也听到了花灵儿进了医院的事,他也有些担心,花灵儿其实自从失去一条腿后,身体也开始不太好,这几年调养着才恢复的差不多了,他不希望她出任何的事。

赶到医院后,苏千寻让司机照看睡着的蜜儿,她们三人赶去了急论。

还没进急诊便听到花灵儿和医生说话的声音,“医生,你搞错了吧!”

“不可能搞错,你就是怀孕了,恭喜,你要做妈咪了。”

“不不不,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不可能怀孕啊。”

“啊?难道你没结婚吗?”

“……”

苏千寻和龙司爵听了医生的话,同时看向许典,发现他的表情很是呆滞然后是不敢置信再来是狂喜,最后听到花灵儿说不可能怀孕的时候,脸色黑了下来。

“你怎么不可能怀孕,你当我是死的?”许典进来便大步走到了花灵儿面前,脸色不善。

“你怎么来?”花灵儿看到他脸色便变了变。

“我怎么不能来?我是孩子的爹地。”许典冷哼了一声看着她。

“就算有孩子了,现在孩子在我肚子里,也是我一个人的,跟你没关系!”

“你再说一遍!”许典听到好这句话,表情就变得更难看了。

花灵儿被他看的心虚,但是想想自己被他欺负的那么惨,凭什么自己要心虚啊,再说了,自己和他也不合适啊。

“再说一遍也没关系!”花灵儿语速极快的又说了一遍。

许典,“……”

这次许典不说话了,就这样盯着花灵儿看,足足看了三分钟。

急诊室内的气压非常低。

苏千寻想上来劝两个人,被龙司爵拉住,示意她先不要管。

苏千寻只能停在那里,她眼睁睁的看着许典黑着脸转身离开。

花灵儿看着这个男人就这么走了,想说什么,但是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有些愣神的坐在那里。

苏千寻看着她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丫头明明就挺喜欢许典的,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许典离开后,龙司爵立刻跟了出去,把花灵儿交给了苏千寻。

苏千寻看着花灵儿蔫了下来的样子,啧了一声,说道,“你说说你,明明喜欢还说这样的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哪有喜欢她!没有,你别胡说!”花灵儿立刻否认。

“灵儿,你该不会是因为你的腿而自卑吧?你不敢承认自己喜欢许典了。”苏千寻疑惑的看着她。

“我没有!你别胡说!”花灵儿立刻大声否认!

苏千寻,“……”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猜对了。

“灵儿……其实,许典在你在前才自卑。”苏千寻犹豫着看着她。

“他有什么好自卑的?他长的好,人品也好,难道还愁找不到好老婆吗?我是残疾人,当初赖着爵哥哥,也只是因为……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花灵儿小声的咕哝着。

“好,咱们先不说你跟许典了,就先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苏千寻指着她的肚子问。

玩物

玩物第二集

“逃!”

面对永恒神族的战舰大军,夏星辰十分果断,信仰机甲化为一道金色流光,直接朝着陨石区的方向逃去。

飞梭星云距离陨石区有十几光年的距离,以信仰机甲的速度,也就是几个跃迁的距离。

只要能逃进陨石区,夏星辰就能畅通无阻。永恒神族的战舰大军则是会被陨石区阻拦住,跟上次一样步履维艰。

“逃进陨石区!我就能活下来!”夏星辰心中暗道。

“又想逃?”班坦冷冷一笑,“夏星辰,这次你不可能再跳掉!凝空炮充能,发射!”

随着班坦一声令下,永恒神族所有战舰的前方,都是探出银白色巨炮,金色光芒在炮口凝聚,随后轰然开炮。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数十道金色光束朝着夏星辰袭来。

夏星辰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让机甲做出规避动作。

然而,夏星辰却愕然发现,这些金色光束瞄准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四周的虚空。

轰!轰!轰……

炮火轰鸣,数十道金色光束在夏星辰的身旁交汇,出现了八个金色亮点。同时,从每个亮点有衍生出三条方向不同的笔直金色直线,竟然是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正方体牢笼,将信仰机甲困在其中。

夏星辰立刻感觉到,空间变得十分粘稠,就像是浆糊一般。

信仰机甲的飞行速度大幅度减缓,跃迁更是不可能!

“凝空炮!”

夏星辰猛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寰宇文明网上看到这种超级科技。

凝空炮的作用不是杀敌,而是封锁空间,困住敌人。

可见永恒神族这一次是有备而来。

“哼哼,仕木,我们两人亲自去擒下这夏星辰!一雪前耻。”班坦冷哼一声,率先一步离开飞船,身影陡然扭曲,已经瞬移到正方体牢笼之外。

“好。”仕木也紧随其后,跟另一个方位靠近夏星辰,将他的退路完全封锁。

班坦和仕木的身后,上百艘永恒神族的飞船,则是一字排开,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夏星辰围困在中心。

飞船上,永恒神族的黑洞级强者们全部都穿着战甲,手中拿着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旦有变故发生,比如夏星辰拼尽全力突围,冲出了凝空炮的禁锢空间,亦或是有人想从外围援助夏星辰,他们就会全力出手。

凝空炮,两名宇宙级强者,上百艘星舰,数百名黑洞级强者。

如此的阵仗,却为夏星辰一个小小的黑洞级准备。

万无一失!

“真的麻烦了!”

信仰机甲中,夏星辰摇头苦笑。

别说是两名宇宙级强者,就算是外围的黑洞级强者,随便找出几个,也是完全碾压自己。

“夏星辰,乖乖将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我们饶你不死!”班坦冷笑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交出来!跪地求饶!”仕木也冷声喝道。

“交出来!”

“将宝物交出来!”

星空中,永恒神族的强者们都是大喝,强烈的精神波动犹如风暴一般席卷而来。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老师也无法观测。而且,就算老师来了,他也无法干涉宇宙,帮不了我!如今只能靠自己!打,肯定是打不过的。逃,也逃不掉!”夏星辰心中暗道,右手一翻,掌心出现尤萨隆的眼瞳徽章,咬着牙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没得选择!”

嗡!

夏星辰将精神力灌注在徽章之内,徽章之上的眼瞳缓缓睁开,从里面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化为一道传送门,夏星辰推动驾驶杆,信仰机甲朝着传送门一窜,身影便是消失无踪。

这传送门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班坦和仕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他们两人脸色大变,眉头紧皱,小心翼翼飞到传送门旁边。

在凝空炮封锁的星空,根本不可能进行跃迁。按理来说,传送门也不可能出现。可是,事实上就是出现了一个古怪的传送门。

“这传送门是怎么出现的?”

“传送门通往什么地方?”

班坦和仕木大眼瞪小眼,都是面露疑惑。

“没办法了,如果这一次再让夏星辰逃掉,我们两人都要被神主大人责罚!虽然明知道这传送门有古怪,很可能有危险,但是非要闯一闯了!”班坦咬着牙道。

“是啊,只能硬闯。”仕木也是点头。

“我先进去探一探,你在外面接应我。”班坦低喝一声,全身金光大盛,将能量调整到巅峰状态,小心翼翼飞进传送门。

唰!

班坦的眼前一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漆黑的通道中。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漂浮在星空中的金色平台。夏星辰驾驶着机甲,刚刚在金色平台上降落。

“夏星辰,你这次逃不掉了!”班坦一喜,正准备飞过去。

嗖!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身上缠绕着黑色触手的英俊男人。

“你竟然敢擅闯试炼之地,滚!”

触手男子瞪了班坦一眼,一道黑色触手狠狠撞击在他的胸口。

砰!

班坦身上的金色战甲轰然破碎,口吐鲜血,整个人也是倒飞出去,飞出了传送门。

“班坦……重伤了?”

仕木见到一道影子从传送门飞出,连忙飞身接住,见到班坦胸口血肉模糊,全身的骨骼都碎裂,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怪……怪物……”

班坦口鼻流血,含混说出这两个字,就昏迷了过去。

仕木不敢怠慢,一边命令着黑洞级强者布置包围圈,将传送门附近的星域完全封锁。

另一方面,仕木将班坦放到飞船的急救仓中,并且联系永恒神主,说明了此地的情况。

“又让夏星辰逃掉了?而且还被他抢走了宇宙级宝物?蠢货,真是两个蠢货!”永恒神主大发雷霆。

“神主大人,这夏星辰实在是古怪。我们明明发射了凝空炮,封锁了空间,他依然打开了一道传送门逃了进去。班坦冒险去追,遭遇到了怪物,被打成重伤,至今还在昏迷中。”仕木道。

“你们就守着吧!夏星辰从什么地方进去,就一定会从什么地方出来!”永恒神主道。

“守着……可是他如果不出来呢?”仕木一愣。

“如果夏星辰死在传送门中,永远不出来。那你们就永远守下去!这就是你们的惩罚!”永恒神主冷声道。

玩物

玩物第三集

有了这个意外惊喜,接下来我没再着急,而是立刻改变了计划。

虽然反击的证据有了,但我的心情依旧不平静,尤其是昨天晚上经历了跟秦俊远的见面,更是让我心中有口火气咽不下去,所以这次我要的不仅仅是证明清白,更要出乎意料的反击,让秦俊远付出代价。

只是碍于目前的状况,我却不能大肆张扬,尤其是打草惊蛇,更是不可取的,所以思来想去,我还是打算联合安欣一起寻找反击的证据,毕竟这女人现在跟我统一战线,更重要的秦俊远也得罪她了,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于是,决定了之后,我就立刻联系了安欣。

只是在商谈的时候,我没有直接透露出监控视频的事,而是着重说了下反击,结果这女人一听,就立刻给了我个惊喜。

“大叔,你放心吧,就秦俊远那样的人渣,我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他的罪状,尤其是之前我对付王宇飞的时候,手里还剩下一个把柄,也刚好跟他有关系,所以到时候我肯定不会心慈手软,只是这两天我得想办法找找跟你有关的证据,毕竟现在大家都在盯着这件事,我可不能让他们再次得逞,这一次我要让那个混蛋付出惨痛代价!”

安欣的话我没有怀疑,尤其是算计的手段,我可谓在王宇飞身上见证了很多,所以我就没说什么,直接答应下来。

“好,证据的事你尽管去找,有什么需要,告诉我,能帮我肯定帮你解决!”

“我这边没什么帮忙的,一个人对付这个混蛋足够了,倒是大叔你,还是赶快想办法恢复公司那边的监控数据吧,如果真如你说的,明天能给他们个惊喜,那么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我没有意外,直接点点头就答应了。

毕竟安欣办事我很放心,尤其是在一致对外,我更没什么好犹豫的。

虽然我知道以她一人之力可能做不到那么周全,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在搞定安欣之后又跟着联系了江秋阳,至于目的,就是催促他赶快把学生家属那边反口,毕竟证据再多,不如当事人说上一句。

结果江秋阳却告诉我,家属那边被秦家的人时刻看着,很难接近。

虽然这个结果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但仔细想想这件事的关键,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希望他能尽快搞定这件事,就算不能让他们改口,至少也不希望他们继续再闹事。

江秋阳答应的很痛快,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下午就回进修班了,只是回去之后,我却又跟着联系了沈馨。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她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但我却没想到电话接通,她却主动问了一句。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找我帮忙还是准备叙叙旧?”

我有点意外,毕竟她这话里责怪的意思的很明显,让我有点尴尬。

虽然我承认这段时间的确忽略了沈馨,尤其是进修班开始之后,我更是几乎没怎么联系她,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她,只是我觉得有些事不需要太麻烦她,所以就一直没找她,现在听到她的责怪,我也没解释,只是顿了一下,就说了句温情的话。

“我想你了!”

沈馨有些意外,毕竟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开口,所以就迟疑一下,才开口反问我。

“是吗?那想我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很惊讶,毕竟追问不是沈馨的性格,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把刚刚想的解释出来。

虽然我觉得理由还算充足,但没想到她听了却开口反驳了我。

“我知道你现在想靠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这点虽然一直都是我希望的,但你也明白,现在的你还不足以跟已经成型的家族对抗,不过这几次的事整体来说表现还算不错,所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说吧,这次找我什么事?是为了秦家的事?”

虽然我一直都摸不透沈馨的心思,但我却知道她做的所有都是为我好,所以我就没再隐瞒什么,直接把这两天的事叙述一遍,然后不等她问,我又接着把对付秦俊远的计划说出来。

“现在虽然我有了反击的视频,但秦俊远的事我不想就这么过去,所以除去我之前做的反击计划,我还希望你能帮我从侧面施加压力,毕竟这件事错不在我,秦东海默认自己的孙子这么无脑,也总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听到这话,沈馨没有回答,反而问了我一句。

“你这么做是不是还有别的用意?”

我虽然意外,但想到沈馨的聪明,我就没隐瞒,直接把之前从安欣那边得到的消息说出来:“没错,本来这次应该只是王家的阴谋,可现在明显秦俊远是小人报复,自寻死路,所以我决定帮他一把,给王家一个出手的机会!”

听到这话,沈馨释然,然后说:“原来是这样,不过虽然你的计划很好,但这只是开头,如果后面你没打算的话,我就建议你找个机会援救秦家,这样一来,我帮你的才不会等于间接帮助王家。”

我有点愣,尤其是这跟援救秦家的建议,更是让我有点惊讶。

“让我救秦家?难道是想让我拉拢他们,然后成为朋友?”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你们的确没这个可能,毕竟你们所处的阶段不同,就算秦家现在不如从前,他们也不可能主动降低身份跟你交朋友,可如果你救了他们就不一样了,就算到时候他们不对你表示太多的感谢,至少这样一来,秦东海就等于欠了你一个人情。”

说到这,沈馨顿了顿,没等我再次惊讶,她又反过来解释。

“就算你不想要这个人情,你也总不想看到王家真的把秦家吞并吧?虽然这个结果几乎是不可能发生,但如果这次王家真的决心打压秦家,以后的秦家对王家就等于没有了威胁力,所以这个结果对你很不利,与其这样,你不如选择这份情人,更何况,秦东海本身重情重义,虽然不知道这次他为什么会这么糊涂,但得到他的一些允诺,这会对你的将来有莫大好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