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
  • 主演:김대범,곽한구,공자관
  • 导演:공자관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1부.오디오코멘터리-개그맨김대범,곽한구와감독공자관이영화<친구엄마>를보며촬영장에있었던에피소드를회상하고그당시느꼈던단상을얘기한다.2부.베드씬메이킹필름-영화<친구엄마>의현장스케치영상,그중에서도주로베드씬촬영장을주로보여준다.에로영화의베드씬을어떻게찍는지궁금했다면그것을알수있는절호의기회이다.…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第一集

易云很清楚怀璧有罪的道理,凭他自己的实力,在天南大世界根本没法立足,如果不是有老蛇这根大腿可以抱,易云宁愿不要深渊红莲莲子,都不会暴露自己的身家。

“说我们是阿猫阿狗?好!好得很!我倒要看看你哪来的底气!”

听到老蛇的话,苏博阳怒了,他虽然心中非常忌惮这个老头,但也不会认为他们三人联手,就完全没有一战之力,而这老家伙,竟然完全没有把他们几人放在眼里,实在太嚣张了。

“有意思,我王崇明这半辈子,无论是年少时候,还是成就神君之后,都没有被人这样轻视过,你以为破了我的阵,就能赢我了?”

那黑脸中年人说话间,直接撕裂了自己的上衣,他的肉身上竟然覆盖了一层黑色的鳞甲,随着他暴喝一声,他全身肌肉鼓胀,身上的黑色鳞甲,开始慢慢向脸部蔓延,与此同时,他体表的一根根血管如蚯蚓一般隆起,看起来宛如野兽之躯。

“哦?竟然是半妖之体,肉身融合了古妖血脉?”

看到黑脸中年人的变化,老蛇有点意外,古妖的骨血,并不是只能用来吃和炼化,也可以直接将生血与自己肉身融合,让武者获得一部分古妖之力。

这种秘法古老而罕见,而老蛇作为蝰蛇一族的传人,却有所了解。

与此同时,在黑脸中年人身边,那脸上有鬼纹的美妇也没闲着,她迅速打开一个破破烂烂的口袋,从这口袋中,飞出一只黑气森森的厉鬼。

这厉鬼没有冲向老蛇,而是咆哮一声,直接冲入了美妇的身体之中。

“呜呜呜——”

一阵鬼哭狼嚎之音从美妇体内传出,这厉鬼竟然跟美妇慢慢融合,美妇原本姣好的面容变得一片惨白,如同蜡纸,与此同时,她的头发披散开来,开始如蒿草一般疯狂的生长!她的指甲开始变长,声音也变得沙哑,只是几息的时间,她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一只厉鬼。

“亿年鬼王?”

老蛇认出了那破烂口袋中飞出的厉鬼,鬼修武者,在武道界并不多见,这条路注定了会走上邪恶,因为修炼鬼道要不断的拘魂,养鬼,被鬼修武者杀死的人,灵魂都会被收入鬼幡,不得安生。

也是因为这个,修炼鬼道的武者被人所憎恨,可是修炼鬼道,却能迅速提升实力,特别是如果能驯服一只足够强大的鬼王,便会让实力大幅度飞跃。

有些上古强者,因为死亡之地环境特殊,他们的魂魄可能会在这些阴煞之地滞留亿年之久,这样的亿年鬼王,如果能拘一只来,那将其驯养之后,鬼王的实力超过养鬼人数倍都有可能!

“呵呵呵呵呵!不错!老不死的,你很有眼力啊,我确实驯养了一只亿年鬼王,你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挡住我们三人联手!”

美妇放肆的笑着,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动听,反而像是夜枭一般刺耳。

就在美妇、黑脸中年人、苏博阳三人,摆成品字形,马上要向老蛇出手的时候,忽然——

“蓬!”

一声闷响从老蛇身后传来,三人心中一惊,看向老蛇身后。

却见在那里,易云倒拿长矛,像是抡锤子一样,将长矛杆上穿着的苏木彦,直接砸在了一块巨石上。

峡谷的巨石,哪里经受得起易云的力量,这一砸直接就炸了,一时间,各种碎石崩落,都落在了苏木彦的脸上。

苏木彦满嘴都是血沫,声音也断断续续的——

“师……师叔,救……救我……”

“你!你干什么!!”

苏博阳怒目圆睁,苏木彦是他苏家的后辈,不管武道天赋还是炼药天赋都十分优秀,否则苏博阳也不会带苏木彦来参加这次天南峰会了。

然而现在,一个苏家花费不知多少资源才培养起来的优秀天才,就被易云这样当锤子用,苏博阳怎能不怒!

“一时手痒,随便砸一砸,你们打你们的,不用管我。”

易云说话间,提着矛尖,又把苏木彦给举起来了。

苏博阳脸都气青了:“你放他下来!”

易云似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

说话间,易云手往下一挥。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又一块巨石被苏木彦砸碎了,苏木彦全身是血,汗如雨下,他现在都恨不得立刻去死了。

“你!!好!好!”

眼看着自己的子侄被这样摧残,苏博阳气得声音都发抖,偏偏他跟易云之间,隔着老蛇,让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歹毒,对一个失去还手之力的人,竟然还如此摧残,若是让你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摧残?”听到苏博阳的话,易云笑了,“怎么,你的意思是我该放了他,让他回复过来,斩断我的手脚,废去我的经脉,夺走我的全部身家,再将我抽魂炼髓?”

“大概只有这样,才符合你心思不歹毒的标准吧。”

易云说话间,猛地一抽手中的长矛。

苏木彦只感到一股大力传来,他的身体被长矛这一带,直接冲向易云,接着易云一掌轰出,正轰在了苏木彦的丹田之上。

“蓬!”

只听一声爆响,苏木彦全身剧颤,脸色惨白。

刚才一瞬间的感觉,让他如坠地狱,他很清楚自己的丹田,已经被易云一掌轰碎了!

他的武道修为,被易云废了!

易云随手一甩长矛,这一杆长矛,带着半死不活的苏木彦飞出,像是利箭一般,呼啸着射向远处的山壁上!

“呯!”

山石崩碎,矛杆没入山体,矛尖兀自震颤!

至于苏木彦,整个人被钉在了悬崖上,生死不知了。

“好!小畜生,废我苏家子弟,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苏博阳数目血红,他已经忍无可忍,当即爆吼一声,身体猛然跃起,像是一只巨大的秃鹰一般,向易云冲来。

可是就在他刚刚跃起的瞬间,他却陡然转向,他的目标,根本不是易云,而是老蛇!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第二集

“……你要问我什么?”

言心心不解的看着眸色凝重的男人。

墨楚希薄唇轻启。

“言心心,如果……”

“滋滋滋——”

他刚开口,言心心的手机碰巧来了电话。

“萧少爷?”

言心心拿起手机看了眼备注。

“墨总,你的问题等下再问,我先接个电话。”

她说着起身。

墨楚希坐在原位,眸色转瞬染黑。

萧亦泽的电话?

这个时间萧亦泽打她电话干什么?

师徒俩这么腻歪?

“楚希爸爸。”

言辰熙清脆的声音叫回墨楚希烦躁的心思。

他一回眸就看到这个小子眨巴着那双浅棕色小电眼看着他。

墨楚希微微一怔,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子会觉得眼熟。

然而,想到这个小子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一时之间,他竟然有点不敢面对。

“楚希爸爸,那个萧少爷是什么人啊?比楚希爸爸你帅吗?小心心会不会被这个萧少爷拐走啊?”

小家伙一脸几个问题扔过来,还问得特别认真。

这思想可谓的相当的成熟。

墨楚希看着言辰熙这双清亮的眸子,伸手摸上他的脑袋。

“言辰熙,你想要爸爸吗?我是说,自己的爸爸。”

“想要,曦曦想要粑粑!”

小晨曦扑闪着眼,更快回答了墨楚希的问题。

她“扑通”一声从椅子上跳下来,小跑到墨楚希一把抱住他的腿。

“粑粑,想要粑粑……”

她抬着小脑袋,稚嫩粉白的小脸蛋上写满期待的望着墨楚希。

墨楚希心弦微颤,伸手将小晨曦抱到腿上。

小家伙亲昵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沾着排骨汁的小嘴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下。

“粑粑好帅,曦曦好稀饭!”

小家伙夸赞和表白的话语就好像一颗甜蜜的糖果球,猝不及防的扔进他的心房。

墨楚希心神动荡,看着面前这张水嫩可爱的小脸,俊容依旧冰冷,然而他的眼神却早已不知觉的柔和了。

这是他墨楚希的女儿,与慕千水那个贱人无关。

他也会给这个小家伙一个完整的家庭,但她的妈妈不会是慕千水。

夜色沉溺,深蓝的夜空中,璀璨的星辰静谧闪烁。

墨楚希洗完澡,穿着白色浴袍半湿润半性感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一抬眸,他就看到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翻阅书籍的言心心。

她看得很认真,很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感受到自己被忽略,墨楚希有那么点不爽,然而想到自己可能就是五年前伤害了言心心的那个渣男,他的目光几乎一下子就柔和了。

墨楚希走到床边,伸手拿走了言心心正在看的书本。

言心心抬起脑袋,小脸郁闷的看着俊容淡漠的男人。

“干嘛拿走我的书?我还没看完。”

“鉴定师考试固然重要,但凡事都不能一蹴而就。”

???

言心心挂满问号。

这个男人,今天真的很奇怪,竟然跟她讲起了大道理。

“不早了,睡觉,你不睡,你肚子里那个也该睡了。”

“等一下。”

“嗯?”

墨楚希上床的动作一顿,忽然意外的感觉到言心心凑到他的身旁,温软甜香靠近,他心神一乱。

言心心伸手扯了扯他的浴衣,美眸轻眨。

“吃饭的时候你不是有事要问我吗?现在可以问了。”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

朋友的妈妈:幕后故事第三集

“可以给我一根烟吗?”齐胜利被关进另外一间审讯室后就一直被晾在那儿,直到端着茶碗的李云道推门进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他的对面。齐胜利是老江湖,老江湖最大的优势是识人。眼前的年轻人穿着普通但却气质不凡,举手投足间淡然自若,一对桃眸仿佛能一眼看穿人心,人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与外表年纪极不相称的成熟和镇定,所以齐胜利抢先开口。

“不可以。”那青年微笑拒绝,很难想象,他在拒绝别人的时候,脸上还能带着如此诚恳的微笑。

齐胜利显然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这个时候,对面这位不是应该劝说自己配合吗?

李云道轻轻吹了吹茶碗上的浮叶,喝了一口便又端在手上,笑着道:“刚刚跟你那个兄弟,嗯,是叫‘疯子’吧,我跟他聊了一会儿,他很犟,我其实蛮喜欢这种骨头硬的人的,放在正道上这就叫骨气,换成文人就叫风骨,可惜啊,你们是悍匪,悍匪是没有风骨的,因为你们是敌人,所以这叫负隅顽抗。”

齐胜利没有说话,他之前也进过几次局子,但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警察,跟下馆子一样跟自己谈笑风生,这让他感觉不太妙,因为练武,所以他的目力极好,一眼就看出眼前一脸微笑的年轻人双手虎口都有一层茧子,这是常年使枪的结果,什么样的人有机会常年使枪呢,山城的刑警他也不是没有打过交道,总不会到这个程度。

李云道看到齐胜利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他便大大方方地抬起手,微笑说道:“这只手杀过很多人啊,有好些个是比你还要凶残的悍匪,最后他们的结局都不太好。那个时候我还在当警察,所以没怎么下死手,只是他们的运气都不太好,所以都去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齐胜利陡然皱眉:“你……你不是警察?”

李云道耸耸肩:“我只是借山城刑侦总队的地方审一审你们,兹事体大啊,你们一口气弄出去那么多武器,我看了一下清单,都够装备一个连队了。说实话,明明知道这些都是违禁品,还敢这样顶风作案,我都有些佩服你们的胆气!”

齐胜利一直低着头,此时突然抬头道:“我可以配合你们,但我有个条件。”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任何条件,你想说便说,不想说就作罢,哦,对了,麻子在我手上,我相信他作为中间人,应该知道不比你们少。”

齐胜利闻言,冷笑道:“既然你手里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砝码,你为什么要还要审我和疯子?”

李云道笑道:“因为我想做个试验,看看博弈论里的囚徒困境在你们俩身上适不适用。嗯,你应该不知道什么叫博弈论吧?这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先开口的活,后开口死,游戏从一个小时后开始!”他看一眼墙上的钟,“现在是凌晨三点,四点钟的时候准时开始,你们有四个小时时间,如果到上

午八点,你们都不开口,那就两个人都去死!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就是传说中手里有杀人执照的那种人。说实话,我真的心希望你们俩都不要开口,这样我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江湖义气’这四个字。千万别让我失望!”说完,李云道微微一笑,起身走向门外。

“等等!”齐胜利突然叫住李云道。

“哦?这么快?”李云道笑着看向齐胜利的双眸。

“可以给我一根烟吗?”后者依旧重复着刚刚那个问题。

“不可以。”答案还是一样冷酷无情,就如同刚刚扔给他们的选择一样冰冷。

要么活,要么背叛。

一旁观察室内的段玉山和任高兰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的审讯完全是不按套路出牌,估计就连齐胜利这种经常“进宫”的老鸟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厉害!”段玉山不愧是刑侦口子的老手,对犯罪心理学的实际应用颇有心得,刚刚李云道在审讯室里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和每一句话都用得恰到好处。

任高兰也佩服得五体投地:“老段,待会儿齐胜利和井文锋要是真的不开口的话,他真的会杀人?”

段玉山摇了摇头:“他会不会真的杀人我不知道,但你要相信,在生死这次关口上,能舍身取义的人很少,更何况是齐胜利和井文锋这样的悍匪。李主任已经笃定他们会开口的,因为在这样的困境下,他们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相信我,在生死抉择的时候,你才能将人性的阴暗面看得最透彻。高兰,你的这个偶像不简单啊,非但脑子聪明,手腕也很厉害,怪不得江北那边的黑道会送他一个‘阎王’的称号。”

任高兰笑了起来:“知道博弈论人的很多,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当真会把他用在现实当中呢?你看,他把条件也开给井文锋了,老段,你有没有发现,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表情已经没有刚刚那么自在了?”

段玉山点点头道:“他们此时此刻的压力一定很大,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空调已经不吹冷风了?”

任高兰抬头看了一眼空调的出风口,果然没有一丝冷风:“咦,空调坏了?”

段玉山摇头道:“不,应该是你那位偶像让人把空调关了。温度越高,两人的精神压力会越大,我估计待会儿还有别的手段,这两个家伙是悍匪,这点儿压力应该还压不垮他们!”

果然,李云道走出审讯室,对候在门口的贾牧道:“每过二十分钟进去提醒一次,后面半小时每五分钟提醒一次,最后一分钟六十秒倒计时。”说完,他又转身对战风雨道,“安排两个面相凶一点的兄弟,拿把枪放在面前,就坐那儿一句话都不许说。”

贾牧和战风雨得令,分别执行命令去了。

任高兰看到审讯室里多了每二十分钟报数的人和凶神恶煞般的枪手后,便笑着对段玉山道:“老段,果

然,又加压了!”

段玉山笑了笑道:“你看着吧,应该还有后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汗珠正不断从井文锋的额头上滑落下来,审讯室里的温度很高,他的衣服都汗水浸透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目光却落在前方桌上的那把枪上。

那是一把大口径的枪,坐在枪后的人如同刽子手一般相貌凶狠,此时微闭着眼,只是偶尔喝一口带进来的冰水。

“可不可以给我一杯水?”井文锋声音有些嘶哑。

那彪形大汉连眼睛都没睁,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

汗水不断滴落,他咽了咽如同沙草地一般的喉咙,突然门打开,刚刚那个面若冰霜戴个眼镜的年轻人走进来,如同催命的黑白无常:“还有两百分钟!”

齐胜利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一直没开口,被拒绝了两次后,他也就知道对方是不会答应他任何事情的,这些人不是警察,他凭直觉已经可以确定了,等到一人一枪出现在审讯室时,他便低下头,不再去看那人。

等到有人进来通知“还有一百八十分钟”时,他的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段玉山和任高兰都不约而同地有些紧张,一开始他们觉得这法子应该管用,可是看到两名悍匪的反应,此时又还些有些微微的不确定。

“你那位偶像呢?”

“不知道,刚刚就不见了。”

此时,李云道正坐在凡高明的办公桌里吹空调,领导办公室都是单独安装的立式空调,跟楼下的蒸笼比起来,这里仿佛人间仙境。

“云道,在江州的常住外国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还不包括那些从北上深来的流动人口,如果要同时进行监控的话,可行性非常小,而且一旦实行起来,动静会非常大,会不会打草惊蛇?咱们能不能稍稍缩小一些范围?而且这些人如果不是正常从海关处入境的话,我们的排查很可能会出现漏洞。”凡高明也是老刑侦,在一旁帮李云道出着主意,两人是青干班时就已经认识,说起话来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李云道笑着道:“老凡,你不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股诡异吗?”

凡高明皱眉眯眼道:“嗯,你这一说,还真有点,这帮老外拿了那么多武器,除了搞恐怖袭击,我真想不出他们还能干点什么别的事情。你说这件事要不要立刻跟反恐总队的老王知会一声?”

李云道摇头:“不急,等他们开口。”

凡高明道:“你确定他们会狗咬狗?”

李云道微微一笑:“如果只有两条狗,或许真的会惺惺相惜,但你往两条纯种斗牛犬里扔进去一只草狗,他们的心态就会发生一些很微妙的变化!”

凡高明不解:“什么意思?”

李云道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别急呢,喝茶喝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