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性和爱

最后的性和爱
  • 主演:이브,지훈
  • 导演:이세일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1
Kyung-hee被踢出工作场所后被送往医院就诊,结果令人震惊,事实上,他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症状。主治医师认为她似乎患有艾滋病。当她追踪记忆时,似乎是由于外国人麦可(Maikol)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见面并睡了觉。我本着喝酒的精神互相睡着了,但是会议本身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我是一个庆熙人,甚至不会说一个英语单词。与男人发生关系后,腹股沟很痒,甚至全身都出现红点,但这毕竟是因为艾滋病!尽管医生要求重新检查,但坚信自己患有艾滋病的景熙决定以所收集的三千万韩元的性欲决定最后一次旅行。…

最后的性和爱第一集

第八百零七章 九年之约

随后,万众瞩目中,澹台玄仲笑着将一枚刻有“少宗主”三字的金纹令牌,递给了谭云。

谭云恭敬接过令牌,接着,一同将神剑、令牌收入了乾坤戒中。

“云儿,你可有什么话,要对我宗弟子说的?”澹台玄仲说道。

“该说的弟子已说完。”谭云的回答令所有人一愣。

“嗯!”澹台玄仲目光赞许道:“你方才对祖师爷说的话,本宗主相信你一定说到做到,本宗主看好你。”

“多谢宗主栽培!”谭云躬身话罢,俯视着众人,“都起来吧!”

“谢少宗主!”众人起身。

澹台玄仲俯视众人,道:“诸位,对少宗主之事若无异议,接下来,本宗主便发放圣门核心大比,十强弟子的奖励。”

闻言,丹脉大老祖金项海,向前踏出一步,沉声道:“宗主,属下有异议!”

“哦?金老请说。”澹台玄仲平静的神色下,心中尽是怒火!

“回禀宗主。”金项海义正言辞道:“一年前,少宗主争夺战乃是由九脉九名大老祖,与您一起定下的。”

“争夺战定下在前,今日少宗主登基大典在后,所以……”

不待金项海话罢,宫殿左侧的执法二老祖关玄空,突然爆喝道:“金项海你放肆!谭云乃是根据祖师爷遗训而登基少宗主之位,此乃名正言顺,你休得再次胡言乱语!”

“关玄空,你说的也对。”金项海皮笑肉不笑道:“若只是本大老祖一人对此有意见的话,本大老祖便收回方才之言又何妨?”

金项海的话音中透露着掌控全局的意味,他绝不信其他大老祖会这么容易,让谭云成为少宗主。

果不其然!

符脉大老祖:拓跋擎天,猛然迈出一步,掷地有声道:“金大老祖所言极是,毕竟少宗主之战,是事先定下来的!倘若,不是定下来,那我们九脉的圣子、圣子,便不会闭关!”

“不闭关的话,有我们闭关的圣子、圣女参加大比,就凭谭云,他岂能进的了前十?”

“进不了,那他连接触神剑的机会都没有,何谈得到神剑认可,从而成为少宗主!”

这时,除了器脉大老祖钟离博、阵脉大老祖冯蕓外,其他老祖纷纷出声:

“没错!拓跋大老祖言之有理,谭云这个少宗主之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

“对!名不正言不顺,岂能让人信服?”

“倘若宗主,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恐怕难以服众!”

九脉中的七位大老祖,口吻极其强硬,矛头所指谭云、澹台玄仲!

澹台玄仲、澹台羽脸色铁青,父子二人正欲反驳时,谭云神色依旧平静道:“宗主,此事因弟子而起,弟子来解决。”

闻言,父子二人稍加沉思后,点了点头。

万众瞩目中,谭云负手而立,俯视着七位大老祖,淡淡道:“让本少宗主猜猜你们的内心想法。”

“若本少主未猜错的话,本少宗主登基乃祖师爷的遗训,你们还不至于,也没胆子敢当着众人的面忤逆,故而,方才本少宗主登基大典的过程中你们并未阻拦。”

“现在之所以跳出来,矛头所指本少宗主,无非两个目的。”

“其一,让本少宗主和你们脉中的九大圣子或者圣女比一场。”

“其二,若比输了,然后再废掉本少主。”

次话一出,这七位大老祖,面露诧异之色。因为谭云每一句话,都是他们接下来想要说的内容!

“呵呵呵呵。”金项海抚须而笑,朝谭云微微躬身道:“少宗主果真是爽快人,也是一名未来的好宗主,懂得体恤属下的一番好意。”

“少宗主您想,若您不战胜我丹脉的圣子,我丹脉上上下下,断然不服您啊!属下也是为您着想!”

“不信,您看着。”金项海起身,回首望着丹脉所有高层、弟子,沉声道:“回答本大老祖,若少宗主不能战胜我脉之前,为少宗主争夺战而选择闭关,未参加的大比的圣子,你们服吗!”

“不服!”公孙阳春第一个呐喊道。

旋即,内门、仙门、圣门丹脉所有人,硬着头皮,顶着澹台玄仲的压力,呐喊道:“不服!”

“呵呵呵呵。”金项海笑着示意众人安静后,回首朝谭云抱拳道:“少宗主,您看他们都不服。”

这时,令谭云、澹台玄仲乃至于所有人意外的是,还未开口的器脉大老祖钟离博,缓缓迈出一步,朝谭云微微躬身道:“您成为少宗主,此乃天意,属下钟离博服!”

钟离博身后的圣门器脉首席薛绝尘,猛地摸了一把明灯般的脑袋,大声道:“我器脉所有人,就服少宗主!”

旋即,内门、仙门、圣门器脉所有人,异口同声,声响震天,“我器脉就服少宗主!”

紧接着,阵脉大老祖冯蕓,踏出一步,看着谭云,“我阵脉也服您,支持少宗主您无须再和各脉圣子、圣女大比!”

圣门阵脉首席冯倾城,天籁之音响起,“我阵脉服少宗主!”

而后,阵脉所有人呐喊附和!

这一刻,谭云知道,器脉老祖和阵脉老祖,是铁了心的拉拢自己。

同时,谭云也清楚,若对方拉拢不成,后果不言而喻……

既然谭云清楚,澹台玄仲、澹台羽自然也看到透彻。

随后,兽魂一脉大老祖司徒无痕,以及风雷、古魂、圣魂、五魂一脉大老祖,皆不服,皆扬言只有谭云九年后,战胜自己脉的圣子、圣女,他们才认同谭云这个少宗主!

届时,才答应和各脉大老祖,考核谭云,待谭云通过考核,方能登上宗主之位!

九年后即便谭云,能战胜挑战他的圣子、圣女,只要考核不通过,便废掉谭云这个少宗主!

听后,尽管澹台羽、澹台玄仲早有所料,但事情真的发生,还是忍不住怒气填胸!

“老宗主、宗主,你们不必在意,此事交给弟子处理即可。”谭云朝父子二人躬身后,回首俯视着各脉大老祖,铿锵有力道:

“好!九年之约,本少宗主同意!”

“九年后,你们各脉各派出一名实力最强的圣子、圣女与本少宗主对决!”

“不过,这对决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对决,那就决一死战吧!”

这一刻,谭云心中冷笑不止,九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

待自己闭关九年,自己灭杀向自己发起挑战的各脉圣子、圣女如!屠!狗!

最后的性和爱

最后的性和爱第二集

“别急啊,你还没告诉我厕所在哪里呢,怎么就走了啊,这我可不答应啊。”叶昊装着很急的样子作势要拦住黑熊。

以叶昊的眼力,哪里能看不出来刚刚黑熊和王大胆之间的“眉目传情”啊,虽然他不害怕黑熊去搬救兵,不过那样就太麻烦了,还是简单点的好。

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这么几个家伙啊。

“你!”黑熊见到叶昊的动作,就知道搬救兵无望了。

王大胆也是一阵色变。

“告诉我厕所在哪就好了。”叶昊双手抱胸,笑着对黑熊说道。

“这边直走右拐有一个公共厕所。”黑熊无奈了,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道。

“早说不就没事了嘛,非要耽搁我这么长时间。”叶昊有些抱怨的说道。

黑熊没有搭理叶昊趁机带着手下朝外走去。

“哎,别急着走啊,你们来不是上厕所的吗,怎么还没去厕所就走了呢,一起去啊。”叶昊当然不会这么随意的就放过了黑熊,最后还弱弱的补充了一句,“我怕黑。”

“大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要剐要杀你直接点。”黑熊有点泄气了。

“就是一起上个厕所,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啊。来来来,你们也一起来。”叶昊指着王大胆一帮人。

王大胆身躯一颤,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了还有你们。”马博文刚想幸灾乐祸的笑笑,脸上的笑容却是僵住了。

就这样,叶昊一马当先,身后带着一大帮人朝着厕所走去。

所有人在他气势的压制下,噤若寒蝉。

叶昊带着众人一起来到了厕所门口,然后很自然地进去方便了一下,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众人还在。

不是他们不想逃跑,而是叶昊在进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话,“逃跑被抓住者,直接丢进粪池。”

见识了叶昊的速度之后,还有谁敢逃跑啊,就是有念头也是自己给掐灭了。

“我说你们平时就是免费得享用公共厕所,也没做点什么贡献,你们说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呢?”叶昊扫视面前的一大帮人,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

“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就直说吧。”王大胆右眼皮直跳,一种不好的预兆袭上心头。

“那好,那好我就直说了吧,我觉得我们该打扫一下这个厕所。”叶昊耸耸肩,一脸轻松的说道。

“啊?”这下众人都无语了,大晚上的不睡觉来着打扫厕所,不是有病么。

“怎么你们有谁不愿意么?”叶昊说话的同时,双手十指交叉,舒经活骨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爆裂之声响起,格外的刺耳。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率先说不,随后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在叶昊的监视之下开始打扫这个臭气熏天的厕所。

“对嘛,这样才是好样的。”叶昊站在外面,夸奖着说道,“谁最用功有赏的哦。”

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叶昊却是有实力能使扫厕所。

在叶昊的淫威之下,所有的人都是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念头,一个个皱着眉头打扫着平时在他们看来肮脏不堪的公共厕所。

“谁tmd的这么脏,弄得到处都是。”王大胆捏着鼻子,强忍着心中的呕吐感,打扫着脏东西。

“现在知道脏了,平时你们自己上的时候怎么不注意一下啊。”叶昊在外面呼喊道,“上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啊。”

在经历两小时的艰辛打扫之后,原本脏乱不堪的公共厕所总算是焕然一新了,只不过一群人身上都是很脏很臭,一股难闻的气味散逸而出。

“恩,不错。”叶昊视察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对着马博文等人摆摆手,“你们可以回去了。”

至于奖励,现在哪个还有那个心思啊。

马博文等人闻言就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为美妙的声音,当下就是逃也似的离开了。

黑熊和王大胆也都是蠢蠢欲动。

“你们干什么?我是说他们可以走,没说你们也可以走啊。”叶昊一伸手,直接阻拦住想要逃跑的王大胆等人。

“大侠啊,您就绕过我吧。”王大胆心神一颤,差点就给叶昊跪下了。

“别介啊。”叶昊眉头一挑,“你开除我老丈人的时候,那样的潇洒,可想过现在这个后果啊?”

纠缠了半天,叶昊终于是道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有有有。”王大胆忙不迭的说道。

“我靠,你小子胆子真大啊,知道这个后果还敢那样做?是不是不想活了啊?上次临走之前我是怎么交代你的?”叶昊面色一沉,语气冰冷的说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王大胆心神巨骇,忙不迭的求饶道。

“以后?你认为还有以后?”叶昊很是不屑的说道。

“什么?”王大胆满是肥肉的身躯一阵颤抖啊,他理解为叶昊要杀他灭口了,当下心里直接就是崩溃了,双腿一软,就是给叶昊跪下了。

“大侠,大哥,大爷啊,我是罪该万死,我不该那样做的,只要你不杀我,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啊。”王大胆真是被吓到了,连连求饶,“求求别杀我。”

他的那些手下看到自己老大都是给人下跪了,在听着王大胆的话,胆子都给吓破了,全部都是膝盖一软,给叶昊跪下了,“大侠饶命啊大侠饶命,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像他们这些小打手,把什么看的最重要?当然是自己的小命了,天大地下,没有自己的小命大。

当下王大胆带着他的一帮小弟,都给叶昊下跪求饶。

叶昊被这一幕还是弄得有些措手不及,自己什么时候说要杀人啊。没错,他是杀过不少人,不过呢,那些都是该杀之人,有道是非我族内,其心必异,而王大胆这些家伙虽然也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不过还没打喊打喊杀的地步,再说他根本就没有兴趣去杀这些手无

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不过呢,既然这些家伙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啊。

最后的性和爱

最后的性和爱第三集

看着王浩的后背,夏紫莫的脸上不由得红了起来。

暗自白了王浩一眼。

这家伙怎么回事?脱衣服干嘛?

等到王浩转过身来,她看到了王浩胸前那很是明显的八块鲜明的肌肉。

双眼不由得直了。

还真没想到啊,他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肌肉。

难怪他的实力会这么强悍,身体素质确实不是盖的。

很快,两人的目光就触碰到了一些。

王浩笑着对夏紫莫说:“夏警官,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谢谢你,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吧。”

说话间,王浩就伸出了手去。

想要将坐在地上的夏紫莫拉起来。

夏紫莫的脸上迅速地一红,把头转向别处。

很快再转了回来,脸色已经是恢复了正常。

“不用了,我自己会起来。”

夏紫莫没有把手放在王浩的手上,而是自己咬着牙,站了起来。

她围着王浩转了一圈,很是不可思议地说:“你的伤真的好了吗?”

她真的难以相信,刚才那两颗血淋淋的子弹还是她帮他取出来的。

现在那子弹壳还在地上丢着,可是这么一会的功夫。

十分钟都不到,他只是贴了几个膏药,使劲地揉了揉,这伤就好了吗?

这要是说出去,谁会信哪?夏紫莫的心中真的是充满了无尽的怀疑。

不过她的脑子里闪过王浩给陈老爷子治好了伤。

现在又让自己爷爷的喉咙不再那么的痛。

这种医术确实不是盖的。

看样子他说自己是神医,还真的不是吹牛的。

同时夏紫莫在心底里更是对王浩有了些许的敬佩。

古有关羽不打麻药刮骨疗毒,今有王浩不打麻药取子弹。

竟然连哼都不哼一声,真的是太男人了。

“当然好了,夏警官,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我刚才贴在背上的可是我亲自研制出来的‘神奇一贴灵’。”

“不管身上有多重的伤,只要贴上一贴。”

“用手揉动五分钟,再配合上我的银针相治疗,都会好的。”

王浩很是自信地说着。

生怕夏紫莫不高兴,他还跳动了几下。

夏紫莫这才完全相信了他。

一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看样子,王浩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不简单哪。

“夏警官,那我们快回去吧,‘玫瑰之约’杀手组织的那个女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们赶紧回去找一找她,说不定她躲在暗处,想要对我们不利也说不定。”

王浩边往前走,边大声地对夏紫莫说着。

夏紫莫一听“玫瑰之约”组织的人,心里顿时一凛,开始重视起来。

要知道“玫瑰之约”组织的人,一个个可都是很厉害的杀手。

不管哪一个出去执行任务,都会让人闻风丧胆的。

也就是碰到了王浩这种变态的家伙,他们才会被一网打尽了。

要不然,就算是文雪所带的那些国际刑警的人来了。

也不是这么容易能够对付得了他们的。

想到这里,夏紫莫就赶紧跟在王浩的后面,往来的地方而去。

可是她刚才的力气已经用光了,王浩走得很快。

她想追上他,可又不想让他看不起她,就咬着牙。

迈开双脚,追在他的身后。

“啊。”

突然,她的脚下一软。

整个人往前扑去,一下子就摔倒了。

王浩是一心想要快点回到地下室里去看看瑶姐怎么样了。

双脚自然走得很快,这还是他照顾着夏紫莫,生怕她跟不上,才用双脚走的。

要不然,他肯定会双脚猛地在地面上一踏,整个人如子弹一般射出去的。

可是王浩没想到他这么慢了,夏紫莫还跟不上,竟然还摔倒了。

一听到夏紫莫的惨叫声,他赶紧回过头来。

却见夏紫莫的身体已经趴在地上了。

“夏警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摔倒了?”

王浩赶紧一个纵身到了夏紫莫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夏紫莫的心中很是恼火,怪王浩不应该走的这么快。

可她又不好当面说出来,只能是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走吧。”

夏紫莫倔强地说着,双手将王浩推开。

就想要咬着牙起身。

王浩赶紧去扶她站起来。

她再次一把将王浩推开,自己迈出脚去。

“啊。”

脚上传来一阵抽痛,她的脚发软,身体又往地上摔去。

幸好这一次王浩就在她的身边,手一伸,就将她的腰给抱住了。

“夏警官,不行啊,你的脚崴了。”

王浩可是个神医,眼睛一扫,就看出了夏紫莫的脚是崴得厉害了。

夏紫莫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脚崴了。

那阵阵不停地往心里钻来的抽痛,时刻都在提醒着她。

“该死的,这脚,太不争气了。”

“你别管我了,让我坐在这里吧,等你办完了事,再来接我吧。”

夏紫莫说着,就有些赌气地想要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王浩想了想,摇了摇动头说:“不行,这怎么行呢?”

“夏警官,还是我帮你医治一下吧。”

王浩说着,就拿出膏药来。

也不等夏紫莫拒绝,直接就撕开,贴在了她的脚上。

“来,夏警官,快上来。”

贴好后,王浩突然蹲在了夏紫莫的面前,转头看着她,笑着说。

“怎么?”

夏紫莫有些疑惑地看着王浩,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他不是在给自己治脚吗?

怎么现在又让自己上去?什么意思?

“夏警官,这膏药的药效要全部吸收,必须要五分钟。”

“这太耽搁时间了,五分钟我们都可以赶回到别墅里了。”

“这样,我背着你,一路上,我的手也可以给你的脚揉着的。”

“这么一来,我们治疗和赶路,就两不误了。”

王浩对着夏紫莫嘿嘿一笑。

确定,现在他没有时间浪费在揉脚上。

他很是担心瑶姐她们。

万一要求“玫瑰之约”组织的那个女人躲在暗处。

现在存心对他们出手的话,那他们肯定会有危险的。

虽然有姚劲松和王瑶九,还有荆楚红在那边。

可他还是很不放心。

“你就这么急地想要赶回去?”夏紫莫有些幽怨地看了王浩一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