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升值技巧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
  • 主演:곽민준,최임경
  • 导演:알수없는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朴代理是个职场前辈,也是个老处女,朴代理的上司是吴主任。朴代理的公司是做传统丝袜销售的,为了晋升与业绩,所有员工都要想对策。部门之间的竞争也正式开始。别问1000万元一箱的丝袜,朴代理是如何出售出去的。…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第一集

苏秋彤忽然流露出来的知性之美,让任凌霄一时间看呆了。

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放任凌霄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么匆忙的找着她求婚,功利性太强,也太自私了。

自己喜欢苏秋彤不假,但是如果受到林浩然的威胁,他也不想自己的求婚如此的草率。

任凌霄想找借口搪塞一下苏秋彤,却发现自己的想的那些借口脸自己都敷衍不过去。

如果还是一个小时前的苏秋彤,面对任凌霄的求婚,要么委婉的拒绝,要么就是点点头同意了,绝对不会想到去问为什么。

偏偏这一个小时,苏秋彤找回了记忆,在任凌霄这种突兀的求婚之下,她问了为什么。

见任凌霄犹豫不定,苏秋彤温柔的问到:“凌霄哥,你信任我吗?如果你什么麻烦的事情,你可以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任凌霄犹豫了下还是坚持的问道:“没什么,秋彤,你不喜欢我吗?我真的就是想娶你而已。”

苏秋彤摇摇头说:“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为对你的感觉,我相信凌霄哥心里也再清楚不过了,可是这样突然的求婚,让我有点措手不及,而且我总觉得你不是为了求婚而来求婚!”

苏秋彤的话还是带着一丝模棱两可的意思。

她让任凌霄自己判断自己对他的态度,可是任凌霄心里很清楚,自己跟苏秋彤是不够火候的,但这丫头还是这样问。

这到底是在暗示自己什么?还是处于女人的矜持没有直接的回答。

在家里的压力下,赶鸭子上架的任凌霄现在也没心里去琢磨这些。

任凌霄挤出一个笑容说:“秋彤,你是觉得这样求婚太简单了吗?那你给我次机会,我重新安排一下,我一定给你一个记忆犹新的求婚。”

苏秋彤笑着说:“凌霄哥,求婚还能重来吗?”

任凌霄脸色露出尴尬的笑容——果然自己还是不够沉稳,听到任国安的话之后虽然表面上比较平静,实际上他内心已经乱了。

处在温室中长大的任凌霄,对林浩然的威胁还是觉得本能的恐惧。

苏秋彤再一次劝到:“凌霄哥,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把你的苦衷告诉我吗?我可以帮你保密的,或许我会能尽自己的能力帮你!”

面对苏秋彤再一次追问,任凌霄叹了一口气,有些颓废的坐在一边,犹豫了片刻才落寞的说:“抱歉秋彤,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很想娶你,但是我明白现在时间不对,我曾经想过像你求婚的事情,也想过无数种的安排,但是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你猜对了,我们家遇到的点事情,我需要尽快跟你订婚!”

苏秋彤眼眸转动着:“凌霄哥,你继续说我听着,如果你的理由充足,我也不是不能答应你!”

这话让任凌霄惊讶的看了苏秋彤一眼随后解释道:“可能你不记得了,前段时间我们海天市有一个股市风波,我们三家联合起来对付了外地一个厉害人物,那时候我们家为了计划的成功,得罪了大人物,但是我爸把责任扛了下来,最近那大人物来人来找麻烦了。”

苏秋彤假装皱着眉头想了想后说:“虽然你说的事情我没什么印象,但是我大概能理解到,凌霄哥你继续说下去。”

任凌霄叹了一口气说:“我爸给了十亿,想息事宁人,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他想要你手中的星语科技股权!秋彤,你记得你持有星语科技百分十的股权吗?”

苏秋彤歪着头想了想说:“记到不是记得,不过我前两天无意中查到自己资产上有这个一个项目,我当时还在奇怪自己怎么拿到手的呢。”

任凌霄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那大人物派来的手下知道我喜欢你,想通过我追求你个你结婚打到财产共享目的,随后从我们任家手里拿到一部分的星语科技股权!”

苏秋彤点点头,有点似是而非的样子。

任凌霄有些愧疚说到:“今天逛街的时候,我们被抢劫,其实是那人安排的人,他希望我英雄救美让你多产生好感没,这样可以加快进度,那大人物似乎有些等不急了,只是没想到出了意外。

我爸担心今天的意外会让那大人物提前对我们任家出手,所以让我尽快向你求婚!

只要我们订婚了,那人见还有机会就不会贸然对我们出手!

对不起,我求婚的目的是不单纯,但是我喜欢你是一心一意的!”

苏秋彤很清楚任凌霄说的大人物和手下是谁,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们怎么肯定,我们结婚了就能从你我这里拿到的星语科技的股权?”

任凌霄说:“我不是确定他们会这么做,但是如果我们结婚了可能财产上我会有一定的支配权吧,我发誓我没有想贪图你的任何的东西,他们可能会借此做手脚拿到星语科技的股权吧!”

苏秋彤想了想后总结到:“如果我把星语科技股权给你,这样就可以让你们家免于那大人物的打压了?”

任凌霄点点头。

苏秋彤继续问道:“那以后呢?那以后还继续找你们麻烦怎么办?他们这次能威胁到你们,下一次还能用继续的方法威胁你们,凌霄哥你跟伯父要一次次的妥协吗?”

听到这句话,任凌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他们只想到怎么先度过这这一次的危机却没考虑到以后该怎么办。

苏秋彤眼神有些冰冷的想了想后说:“凌霄哥,我股权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比如解决掉给你们带来的麻烦的人?”

听到这句话任凌霄惊讶的抬头看向苏秋彤,似乎这么寒冷的话语不应该从这样丫头嘴里说出来。

仿佛间感觉到苏秋彤身上一闪而过的寒意,但仿佛这又是自己的错觉。

任凌霄喃喃道:“一劳永逸?解决麻烦?”

苏秋彤灿烂的一笑,歪着头看着任凌霄说:“凌霄哥,我可以答应你的求婚哦,可以对外宣布我们订婚呢,也可以把股权给你们,但是我不想以后的生活还要受到这个人威胁,凌霄哥,你能想到办法吗?”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第二集

郑国柱一家,众位院长进去之后,之所以惊讶。

这是因为他们看到地上有一滩浓稠黑血。

这地上浓稠黑血,散发出异常腥臭气味,令人欲呕。

而床上老人闭着双目,嘴角,胸前尚有血迹。

“爸,爷爷怎么会吐出这么多血?”郑文斌惊讶看着父亲,他怀疑是林飞出手伤了自己爷爷。

郑国柱又怎么会不知道儿子想要表达意思。

不过,他相信林飞不是这样的人。

因为林飞曾经救醒差点成为植物人的老书记,而且在华南医学界都是传奇。

这样的人,不可能对一个病人下毒手。

就在这时,周院长好像发现什么,说道:“这地上黑血又浓又稠,气味腥臭,好像是多年坏血淤积的,难道这是郑老爷体内淤积多年坏血?”

就在这时,床上闭着眼睛郑老爷子,张嘴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轻声叹息:“二十多年了,这心口毒血终于全部逼出来了,这心口压着痛苦,终于不再有了,真好啊!~~~”

听到床上的郑老爷子开口说话,而且还说什么毒血终于逼出来了,心口压着痛苦没有了。

郑国柱一家,还有众位院长脸上都现出喜色:不用说,郑老爷子这不但醒了,而且病也好了。

在床上好好感慨了一番的郑老爷子,终于打开了眼睛。

郑国柱一家立刻走了上前,向郑老爷子叫道:“爸,你醒了!

“爷爷,你终于醒了!”

郑老爷子看着郑国柱,说道:“国柱,刚才出手将我心口,折磨了我多年毒血逼出的人,他是谁?”

郑国柱立刻看向门口,却发现林飞身影已经不见了。

接而他寻找萧凌,发现萧凌也不见了。

随即明白,林飞和萧凌已经走了。

郑国柱看向父亲,说道:“林神医给你治疗之后,好像已经走了。”

“救人不留名,这真是难得国医圣手。”郑老爷子眼里有着深深钦佩。

周院长等各位院长,没有想到郑老爷子给了林飞如此高评价。

然而,郑老爷子却知道,自己这个评价绝非有意夸大。

他自从二十年前心口淤积毒血以来,可谓寻遍名医,但始终无一人,能够将他心口毒血逼出。

若不是他武功实力,达到大师八层,实力雄厚,一直抵抗毒血痛苦,他恐怕早已经身埋黄土。

想不到这淤积心口二十多年的毒血,竟然被林飞逼出,这在郑老爷看来,林飞就是国医圣手。

“林神医,不亏是华南医学界的传奇!”

“可不是,手到病除,起死回春!”

“这风采真乃当代华佗。”

蔡院长和深城那些老专家名医,无不是对林飞医术佩服得五体投体,赞不绝口。

这会他们早就忘了他们说过林飞不知天高地厚,嫉妒贤能,骄而无知。

周院长等花都各位院长,脸上露出笑容,他们对林飞神奇医术早已经见怪不怪,林飞能够治好郑老爷子,也在他们意料之中。

不过,听到蔡院长这些深城的专家名医,都对林飞赞不绝口,而林飞是花都医院医生,周院长等人身为花都医院院长,都深感自豪。

“国柱啊,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报答救了我的这位神医。”郑老爷子看着儿子叮嘱道。

郑国柱说道:“爸,这位林神医,给你治疗只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希望雨桐和他朋友萧凌交往。”

郑老爷子目光看向郑雨桐,问道:“雨桐,你是不是对这叫萧凌有了感情?”

郑老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脸,问她喜不喜欢萧凌。

这让郑雨桐脸颊不觉飞起红晕,心中暗暗责怪爷爷,怎么非要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承认自己和萧凌感情,那么她爷爷可能又会让她和刘轩在一起。

所以,郑雨桐羞涩地向郑老爷子点点头。

郑老爷子看到这里,便知道郑雨桐心中喜欢萧凌。

虽然他希望郑雨桐和刘轩在一起,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孙女,一直对刘轩没有什么感情。

于是,他看向郑国柱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这位神医,那就不能食言,刘家那边我会想办法跟他们说。”

郑国柱点点头。

“爷爷,你刚才不是说,想要报答林飞吗?我倒是想到一个主意。”忽然,郑雨桐好似想到什么,向郑老爷子说道。

郑老爷子和郑国柱互视一眼,心里都想到:雨桐不会要他们答应让她和萧凌成婚吧?

郑老爷子向郑雨桐问道:“雨桐,你说说看,什么主意?”

郑雨桐说道:“今天林飞跟我说,他想在深城买一栋别墅,想让我帮他找一栋好的别墅。”

郑老爷和郑国柱心中暗松一口气,原来不是她和萧凌结婚事情。

郑老爷子说道:“雨桐,让林神医别找了,我们郑家做房地产有的是别墅,我们郑家愿意送他一栋最好别墅。”

郑雨桐脸上现出笑容:“那我这就打电话给萧凌。”

然而,郑夫人却叫住女儿,说道:“等等,女儿,市中心的碧水山庄还有一栋价值五千万别墅,我现在就让朱管家给你别墅钥匙,你带林神医去看看。”

“没错,雨桐带林神医去看看房子,如果不满意,我们再给他换。”郑国柱也觉得自己妻子这个主意不错。

笼络了有起死回生绝世医术的林神医,以后老爷子身体出了大问题,那就可以找林神医。

很快,朱管家将一串钥匙拿来,交给郑雨桐:“小姐,这是碧水山庄别墅的钥匙。”

郑雨桐接过钥匙,向爷爷和父母说了句:“那我去找林飞和萧凌了。”

郑老爷子和郑国柱夫妇都微笑点点头。

郑雨桐走出别墅,上了自己的玛莎拉蒂,一边驾车离开,一边拨打了萧凌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郑雨桐说道:“萧凌,你和林飞现在在哪?”

“雨桐,我和林飞正在下山的路上。”萧凌说道。

郑雨桐说道:“你们在路上等我,我开车就来,我们待会去看别墅。”

“雨桐,你不用留下来照顾你爷爷?……”

“不用,我爷爷已经好了。”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

我的职业升值技巧第三集

她还是不肯相信的,只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床上直到宋词匆忙而来,“怎么回事?”

他因为担忧而皱起眉头,苏缈眼皮动了动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只低声道,“他知道了,知道孩子的事情了。”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这么多做什么,这样不是更好吗?断了自己的念想也断了他的念想,苏缈,是时候放下了。”

宋词坐在床边盯着这张脸,他在这女人身上碰过的钉子数不胜数,可最终她心底想着的念着的还是温盛予。

不公平。

“嗯。谢谢你。”

苏缈轻声说了一句,让宋词过来是故意的,故意做给温盛予看的。现在她把他气走了,宋词也来了,倒是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好了,先休息,我去找医生。”

苏缈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也给她和温盛予断了所有后路,但唯一没想到的是花久,在温盛予去吴由家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在他倒在地上呜咽出声的时候,花久心软了。

她很想带着苏缈来看看这个样子的温盛予,但她不敢,听温盛予的意思现在苏缈在医院,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一切。可明明在她心底温盛予更重要。

如果不是因为是他的孩子,苏缈怎么会这么在意。

见温盛予哭,花久也跟着一起哭。她把苏缈的那份也哭了,哭得吴由一脸莫名其妙。

“好了,你就别添乱了。怎么每回他出个什么事儿,你也跟着流眼泪。”吴由有些嫉妒的说了一句。

花久双手抱着膝盖,吸了吸鼻子,“我只是在想缈缈现在该有多难过,但我什么都不能做。”

“苏缈也是的,要断早该断个干净,一会儿要在一起,一会儿又分开的,闹着玩儿呢。”吴由见着自己兄弟这样,也免不了啰嗦了一句。

他从来没见温盛予这样过,这男人当年被他亲爸逼成那样都一句话不说,现在倒好,一个苏缈都不知道把他折腾成啥样了。

吴由这样说花久可就不乐意了,“怎么就是闹着玩儿了?你让她怎么办,教唆他与自己父母成仇敌吗?”

“凡事总有个解决的办法,那总不能一边跟着他,一边又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吧。”虽然温盛予也没提这件事,但既然苏缈怀孕了,他又这幅德行,肯定就不是他的。

花久顿时气上心头,“所以,我现在也是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你又是怎么想我的?”

吴由顿时没声儿了,唇张了好几下,也没说出个字来。

花久本来还怒气冲冲的,眼圈突然就红了,抹了一下眼泪,嘟囔道,“算了,我去找缈缈去,懒得理你们。”

“花久……”

吴由只喊了一句,没有要动身拦着她的意思,倒是一直不说话的温盛予沙哑着声音问了一句,“我就问你,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花久也知道现在温盛予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一边心底暗骂他傻,一边又很纠结,苏缈有自己的想法,可把他们两人都折磨成这个样子是何必?

突然被温盛予问到,花久眼神到处飘了飘,“你自己去问她不就是了。”

“她说不是我的。其他的都不肯说了。”

温盛予言语晦涩的说了一句,一米九的大高个儿坐在地上蜷缩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

“你觉得呢?”

在花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的吴由脸上情绪有了些变化,他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花久这么问别有深意。

但温盛予在情绪里根本就没听出来,而花久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临走时,她给了温盛予最后一个提示,“苏缈的希望一直都是你自己亲手掐灭的,她不舍得你受苦,情愿自己扛着,但她也知道自己扛不住。温盛予,她没你看起来的那么坚强。”

“她怎么会不坚强,她就是石头做的。”

温盛予苦笑了一声,花久出门了,给苏缈打了个电话得知她还在医院就赶了过去。

这边吴由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是米染要找他谈谈,而且只见他。

挂了电话后吴由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温盛予,“你是和我一起去拘留所还是在这里等我。”

对方没说话,吴由随手拿了件衣服穿上,“那我先走了。”

“等等,苏缈之前被关在拘留所是什么时候?到现在大概多久?”

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吴由还是细细回想了一番,“一月中下旬,现在是四月份,差不多三个月了吧。”

他话还没说完,地上的男人猛地站起来然后冲了出去,吴由满头雾水。

花久前脚才来医院,温盛予紧接着就来了。

这时候宋词才下楼去买吃的,是花久故意支开他想和苏缈好好谈谈呢,没想到病房的门被人猛地推开,将房间里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花久,你先出去。”

温盛予目光紧盯着苏缈,话是对着花久说的,而且是命令语气,不知怎么的,花久双腿不听使唤的就这么站起来了。

“久久……”

苏缈喊了一句,她这时候不想面对温盛予,而且见他吃人一样的眼神,让她心底发憷。

“出去。”

温盛予又说了一句,花久身子抖了抖,尴尬地看了一眼苏缈,“那个,我去看看宋词东西买好了没有。”

说着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温盛予,“她可是怀着孩子的,你……你别乱来。”

温盛予没搭理她,花久瘪了瘪嘴,离开时给他们带上了门。

伴随着她的离开,苏缈顿时觉得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她皱了皱眉,佯装冷漠,“你又来做什么。”

“苏缈,你这个说谎精。还有什么谎言是你不会说的?”

他一步一步走近,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上,苏缈脸色越来越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直到他膝盖已经靠着床沿了。

“孩子到底是谁的?”

他又问了一句,语气沉着镇定中带着一丝丝的紧张,苏缈鼻头发酸,偏头淡淡道,“与你无关。”

“到底是不是与我无关你心底最清楚不是吗?”

他这话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苏缈心底咯噔一下,猛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的移开视线,盯着他垂在身侧的双手看。

“够了,我累了。”

苏缈闭上眼睛,其实已经心乱如麻,她不想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更不想再次踏入温家,面对温盛予对父母的暴怒,面对温父对她的决绝。

不仅是不想面对,她还害怕。

害怕她没有能力保护这个孩子。

温盛予目光复杂的盯着她的脸,苏缈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了,紧接着额头一阵温热,男人的手指抚了上去,“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如果喜欢,为什么不尝试?苏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语气中尽是无奈和不解,苏缈眼皮跳了跳,她转过身子背对着他,“温盛予,放过我吧。”

他僵在空中的手顿时握成拳头,“就算怀着我的孩子让他从小就没有父亲也要离开我身边?苏缈,给我一个理由。别再说谎了。”

“我说真话你不相信,你倒不如告诉我你想听什么。”

“想听你扪心自问的答案。”

苏缈睁开眼睛,眼前是床单的一片雪白,她知道背后的男人视线一直在她身上,过了许久她才轻微地叹了口气,“好,我给你。累。”

“什么?”

“和你在一起我很累,你不过是个思想不够成熟被父母惯坏了的自我的男孩,从你我第一次见面我就该察觉到的。你不经过我的同意与我发生关系如果严格来讲可以算作是性侵,你知道吗?”

“我不想和你父母周旋,不想与你周旋。从我们在一起的那天开始,我就从来没想过把这段感情当真,是你,是你一直把它当真,这让我喘不过气来,总觉得是我亏欠了你。”

“那你为什么要死死守护这个孩子?”

温盛予只需一句话让她刚才所有的理由都不成理由,苏缈僵了一下,对方已经继续着说道,“我承认我那次太过草率和自我了,如果你想追究,我马上让吴由过来办理,并且绝不推脱。”

“这个理由不算。第二个,你说你不想与我父母周旋,不想与我周旋,可是苏缈,你做过什么?你做过任何努力吗?”

“是啊,我没做过,可是他们做过不是吗?”

而你,又何曾给过我机会,如果不是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你何曾坦荡地与谈论过你的家庭,从来都没有过。

这话苏缈只在心底补充了一句,她不希望自己表露出任何对他的留恋。

事已至此,与他分开似乎已经是条不归路,她只能一头扎进去,再也不回头,否则就迈不开步子了。

“你还是在生气我那天没有陪你一起回家的事情?”

“温盛予,事情的根本是我没那么爱你,想要这个孩子只是因为我恰好想要个孩子而已,就算这个人不是你,我也会留下他。”

“我们温家的孩子怎么会流落在外?”他讽刺地说了一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