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
  • 主演:任昌丁,河智苑,崔成国,刘彩英
  • 导演:尹齐均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2
服完兵役的高龄大学生恩植(任昌丁饰)就读于法律系,校园里满是对性充满好奇的年轻男女。可惜外表憨直的他没有什么女人缘,脑筋也是不大好使。一次偶然机会,恩植认识了学校健身俱乐部的头牌队员、校花级美女银孝(河智苑饰),他立马被对方的美貌性感吸引。恩植想尽办法接进银孝,博取好感,却都以失败告终,甚至引发许多误会,比如在公车上,他被银孝当成色狼一脚踢中要害。后来,银孝迷住了有钱的花花公子相旭(郑敏饰),甚至怀了孕,但最终被抛弃,伤心绝望。与此同时,恩植和银孝之间产关系有了微妙变化。…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第一集

封潇潇是真的想去看看这个赵思琪生活中是什么样的,如果性格和各方面都还不错,又对她的哥哥感兴趣,或许有继续发展的可能性。

从茶水间出来,封潇潇直接去找鲁信,让他带自己去看赵思琪。

鲁信一下子就看穿封潇潇的心思,说:“小姐,你这是替先生相亲吧?”

封潇潇一点也不掩,说:“对呀,鲁哥哥,你在我哥哥身边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没有看到过哥哥对谁动心的时候。”

鲁哥哥……

这三个字一下子就让鲁信心花怒放,他呵呵的笑着说:“小姐,截至目前,我就看到过你可以这么靠近我们家先生,以前不知道你是先生的妹妹,我还误会了,当时还以为我们家先生从此结束苦行僧的日子。”

这些事情封潇潇当然知道,看来哥哥这辈子还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动心的女孩。

“好吧!那就只能朝前看!别以为我不知道,把这些年龄合适的女明星叫到公司里来,你也是有目的的。”

鲁信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看来小姐真的很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这是封先生给我出的主意,他说要尽量的制造多一些机会让我们家先生认识女孩子。”

封潇潇觉得有些无语,原来她的爸爸回来这么久都没有接管公司的意思,是因为把儿子的婚姻大事当成是最大的任务。

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封潇潇就跟着鲁信一起去见赵思琪,在外人看来还以为她是鲁信的小助理。

封潇潇一直以来都非常低调,再加上有一个实力强劲的哥哥,一个宠她上天的老公,而且家里人一直都尽量的保护她。

除此之外,肖昂又是公关界的大佬,所以即便封潇潇的名字如雷贯耳,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她长什么样。

特别是最近这两三年,她基本上已经不参加那些宴会,所以就算是这个城市的精英人物,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宣传部总监已经开始和赵思琪的经纪人在洽谈相关的事宜。

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进来的就是鲁信和封潇潇。

宣传部总监立刻站起来,毕恭毕敬地对鲁信说:“鲁总,这位是赵小姐的经纪人李小姐。李小姐,赵小姐,这位是我们董事长非常信任的鲁总。”

至于鲁信后面的封潇潇,宣传部总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之前听说他们董事长有个妹妹,据说是封氏集团的继承人封潇潇小姐,但是他们下面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就算是封小姐来了也是直接乘坐总裁专用电梯上楼。

鲁信用非常规范的商业礼仪和经纪人小姐打招呼,然后又对经纪人和赵思琪说:“这位是我的助理萧小姐,程氏集团总部那边选代言人的工作很多的时候都是交给她,事实证明,她的工作能力还有眼光非常不错。”

封潇潇刚才进来之前只是要鲁信自由发挥,没想到他还挺能胡编乱造。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第二集

几个大汉又一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哈哈大笑起来。

“小姑娘,你当这里是幼儿园了吗?”

顾夏眼珠子一转,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钱在手里晃了晃。

“大胡子,出来,接我一拳,如果你能不倒,这些钱就是你的。”

几个大汉微微一怔,这小丫头如此竟然如此的大言不惭……

他们几个都是管事的精挑细选在这里看门的,每个人都是一米八五以上,体重200多斤。

别说接小姑娘一拳,就是一个成年的男人,一拳也不可能让他们倒下的。

随后有一个大汉立刻很积极的走出来,“来吧,小姑娘,既然你要破财,我成全你。”

顾夏笑了笑,“如果你倒了,第一不能记恨我,不能找我麻烦。”

“那是肯定的。”大汉一脸的不屑,心想总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姑娘。

顾夏有继续道,“第二,你要帮我去找你们管事的,让他出来,跟我面谈。”

“可以。”大汉一口应下,毕竟以为小姑娘肯定是不能赢的。

这一千块钱就跟白白捡来那么简单……

不过他们哪里知道,要是想从顾夏身上赢钱,那等于比登天还难,毕竟她是那么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大汉胸有成竹的往前凑了揍,到顾夏跟前。

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化成鬼的小丫头,“来吧,随便打,别说一拳,十拳都没事,哈哈哈哈……。”

看门大汉发出粗犷的笑声。

顾夏微微扬起嘴角,“不,真的只要一拳就够了。”

话音刚落,顾夏迅速出拳,拳风呼啸而过……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出的手。

精准,够快。

随后,顾夏收回拳头,看门大汉依旧挺立在那里……

身后的同伙发出爆笑的声音,“哈哈哈哈,我就说没戏吧,小姑娘钱给我们,赶紧滚蛋,别在这里胡闹,我们可没空哄你玩。”

正当大家都以为,顾夏这一拳波澜不惊,打的简直是毫无力道的时候。

顾夏眼前的大汉,一滴汗珠从他额头上缓缓滚下……随后,轰然倒地。

身后几个人顿时傻眼……

“不好意思啊,刚出手重了点。”顾夏看着倒下的大汉,再次笑了笑。

“老胡,你没事吧?”几个人赶紧上前,搀扶起倒下的同伙。

那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顾夏,又看了看同伙,“去把堂主找来。”

田禾,皇族旗下十二分堂堂主之一,为人低调,但是做事风格沉稳,深的皇子器重。

32岁,已经为皇族效力十二年之久。

从一个街头小混混到如今凤凰的堂主,这其中的经历,想必也会引人深思。

田禾本来正在办公室看下周参赛选手名单,通报人进去后,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他微微惊讶了一下。

随后赶忙出来查看,被顾夏打倒的人叫老胡,是典型的北方汉子,以前是给夜场做打手的,身手不错,而且身材魁梧,极其耐打。

如今被一个小姑娘一拳打的起不来,他倒是真的想看看这个小姑娘是何方神圣?

就这样,顾夏在山庄的会客室,见到了管事人。

“听说你要见我?并且一拳打倒了老胡?”田禾上下打量这个化着怪异妆容的女孩子,简直都看不出她长什么样。

“我要参赛。”顾夏没有废话,只说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

色即是空4:寻找里美第三集

第1974章 龙少篇,他看到沈萝了?

“有些人的面子,还是得给的,不管是三教九流还是鸡鸣狗盗之徒!能把猎头公司开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他的本事!女人,暂时倒先不必!”

点了点头,傅重还是有些不愿意与之为伍地撇了下嘴,红灯处,他才回了下眸:“逡哥,你真得觉得他能找到我们想找的那个女人?谁知道是不是言过其实?”

“你不是也说他是个好色之徒?说不定呢!”

而且当年那个女人就是客户送到她床上的,虽然现在因为事情发生地有点久远,已经查不到准确的信息,不过据当年负责的人说,送给他的女人姿容、档次肯定都不差,不是小明星应该也是个外围,不管当年是不是安排的那个女人、半路是被谁给截了胡,大约也该是相近或者有交集的圈子吧!

潜意识里,龙驭逡觉得这样的人反倒真有可能会接触到也说不定!关键是,这个人跟国外某财团的人关系亲密,而他出事的地点正巧就在那里,多条路也是多个希望。

心情不错,抬眸,龙驭逡给了他一个狐狸般的温润眼神:

“而且,你没发现明星的钱其实还是比较好赚的?只要不是极个别变态的,这一个圈子我觉得还是可以深入发掘的!”

毕竟动辄上亿的保单,保金怎么得也得百万起算,而这点钱对明星来说很多就是一件衣服一个包的钱。

摇了摇头,傅重瞬间恍然:“倒是!虽然开始限片酬了,但现在的人也越来越注重自身的保障!”原来心思打在这儿呢!

难怪要亲自去见了!

他是想通过这个人也多层次深入吞娱乐保险这块大蛋糕吗?

能做猎头的,这人脉跟渠道自然不必说!其实,像干魁这种能游走在上层的,最为吃香,他是双向拿提成。像是认识的明星美女三教九流不少,但同样的结交的富家公子也比比皆是,有人好色,自然就有人贪名贪财,一笔生意,他甚至很有可能拿双份好处!

但对身为当事人的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达成目的,出点血他们都愿意!

说话间,两人也到了黑金俱乐部,因为情况特殊,这一天大家并没有约饭局,包间里,只是点了些简餐,喝了些酒说了一些正事。

没有提及指环的事儿,龙驭逡用的借口是对曾经的女人一见难忘。

“胸口有纹身,大约是红色的花朵……三年前的纹身,龙少,既然您信任我,这件事我肯定上心,这个您大可放心!只是情况我也得跟你说明白,您提供的信息太少,具体的您都描述不清楚,这个人我不一定能给您找到,我只能说,符合您特征的,我应该能给您找到几个,至于是不是、多久我真不敢保证!”

看男人说话还比较实诚,虽然他的做派跟品味实在让人有些不敢苟同,但龙驭逡对他的印象还勉勉强强,当下也点头道:

“我明白!买卖成不成仁义都在,我们的合作也不会仅仅限于这件事!十个人内找到我全额付款,但是如果不是,一个人我只付十万的辛苦费,我只能给你一年的时间,到期不管你最终提供给我多少人,另外我给你五十万的辛苦费!具体的细节你可以跟我的助理谈,只要人找到,一千万就是你的!”

“爽快!干某的名声龙少可以随便去打听,我会带着证据送人!”

举杯,两个人喝了一个。

随后又闲聊了一些关于娱乐跟阔太、千金各种有钱女人的情况,见两人谈得差不多了,傅重适时提点出声:

“总裁,时间差不多了!”

看了看表,龙驭逡才放下酒杯:“不好意思,我还要赶个飞机,今天只能到这儿了!”

“龙少请!正好,我也要接待个其他的朋友,就再等一会儿——”

随后包房里握手道别,两人便出了门,其实时间还很充裕,走廊里龙驭逡一个示意,两人先去了趟洗手间。

龙驭逡走出,不经意间一个抬眸,一抹熟悉的背影陡然进入视野,女人背影窈窕,一头及胸的黑发,一件素灰色的长裙外面搭着一件米色的针织开衫,那背影那发型那走路一踮一踮的姿态,还有那时不时一晃而逝的浅笑侧颜,都像极了曾经的沈萝,只是,此时女人依偎在一个大腹便便、明显油腻的男子怀中有些破坏美感,两人还有说有笑地。

与脑袋“轰”地一声,龙驭逡明显怔了两秒,视线再一个定睛,熟悉的面孔毫无预警地进入视野,随后,两人便消失在了过道口,而他也大步往前追去:

“阿萝~”

是阿萝!

傅重一走出,还没反应过来,也本能地追了上去:“逡哥——”

一直追到了尽头,龙驭逡失去了两人的踪影,却被傅重拽住了胳膊:“逡哥,你干什么?你怎么了?”

“我看到阿萝了,我刚刚真得看到她了!”

挣扎着,他便踹开了一间包房的门,里面不可描述的一幕正在进行,吓得两人直接从沙发上提着裤子就滚了下来:

“啊!你谁啊?”

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传来,见居然是两个年轻的男孩,傅重的脸也跟着黑了:“抱歉,抱歉!我哥喝多了!”

关上门,傅重还没回过神来,却见龙驭逡又转向了对过,吓得他一把抱住了龙驭逡,抬手就给了他一拳:

“逡哥!你醒醒!沈萝早就死了,死了八年了!她是死在你怀中,你亲手下葬的,你都忘了吗?”

暴怒出声,傅重第一次火大到失控:

“一个女人折磨了你八年了,你怎么就是放不下?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好到让你这么多年都还把她放在心尖上?你醒醒吧!你惦记的那个人她早就是一滩死灰了!你们不会在一起!永远不会!她要是真爱你就不会让你惦记着她活地这么辛苦!别说没来世,有来世她也根本不会记得你,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她根本就是自私地从来没有爱过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