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
  • 主演:조동혁,연희,윤상두
  • 导演:Mr.,L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4
It'snotsomethingyoushouldsayYoualwaysbringwomenhomeJeong-sooisfarfromgettinghisgradesupafterhebreaksupwithhisgirlfriendsohisfathergetshimatutor(Yoo-jin).Let'sgotoyourroomtostudy.Jeong-soothinksYoo-jinisjustoneofhisfather'smanywomenandsheapproacheshimwithkindness.Ordinarylovelikeeveryoneelse.Jeong-soowasn'tgoodatordinaryloveandstartsgettingspeciallessonsfromYoo-jin.Astheygetcloser,hefeelssomethinglingeringinhisheart…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第一集

所以,叶皓自然就被当做了吴雨双包养的小白脸,对于这种小白脸,在场的人有羡慕的,有无所谓的,而更多的,则是瞧不起。

一个大男人,却要靠一个女人,这对于这些大男子主义盛行的扶桑人而言,确实是非常看不起这种吃软饭的人。

这种吃软饭的男人在扶桑有一个专门的称呼,那便是“牛郎”。

叶皓却没有在意他人对他的感官,毕竟就算他知道了也没什么,反正自己也不会少一块肉,对他来说,闷声发大财才是更加重要的。

“一千两百万!”之前那个叫价的人见有人和自己竞争,不禁恼怒的开口加价道。

“一千两百一十万。”叶皓还是在他的基础之上,加上了个十万。

“一千三百万!”那人毫不犹豫的继续出价。

“一千三百一十万。”叶皓还是多加十万。

……

那个人和叶皓他们一样,也是坐在第一排的,看来也是一个十分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见叶皓不管自己怎么喊,都是加上十万,所以在叫到一千五百万之后,果断直接喊了两千万。

在他喊了两千万之后,叶皓并没有立刻加价,而是换了一个坐姿,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对方。“哼,这小白脸还想和我孙子少爷争,简直是找死,以我孙子少爷的势力,哪怕是包养他的吴家大小姐都得礼让几分,这小子也算是点儿背,竟然和我孙子少爷刚上了。”坐在叶皓和那个竞价人中间后面几

排位置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冷笑着和他身边的同伴说道。

“是啊,今晚过后,也不知道那小子还有没有命。”他的同伴也立刻表示同意他的意见。

就在众人都以为叶皓已经放弃了和那个叫我孙子的人竞价的时候,叶皓又不紧不慢的举了一下手里的拍子:“两千零十万。”

“哗!”

这一下,现场简直就跟水开了似的,沸腾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想不到叶皓竟然还敢继续跟我孙子抢。这个姓我孙子的人,全名叫我孙子智彰,也是西京市最为顶尖的富二代之一,他的背后,是樱花重工,专为扶桑保安队制造武器,当然也有民用工业,那便是汽车、家电制造业等,算是扶桑国内一个十分

重要的企业,不过这个企业和其他的财团不同,他们并不是以我孙子家族为主,我孙子家族不过是樱花重工的一个大一点的股东,而且现任樱花重工的社长乃是这我孙子智彰的爷爷,我孙子飒敝。不过樱花重工的社长一般都是由几大股东轮流来当的,我孙子家族也没有办法完全掌控整个樱花重工,不过樱花重工毕竟是扶桑保安队有合作的,其社会影响力确实是不小,我孙子智彰有着如此的背景,

所以也几乎没有多少人敢得罪他,遇见了他,连讨好都来不及。

今天,在这个会场,这么多人见证了我孙子智彰第一次被别人当面挑战的情形,他们倒是十分乐意在一旁当个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八嘎,你找死吗?”我孙子智彰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指着叶皓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是什么人,敢和本少爷争,不怕本少爷他妈的弄死你吗?”

“拍卖这种事情,只要有钱,谁都能够参加,怎么到你这儿,就行不通了呢?”叶皓双手抱臂,十分慵懒的样子,却看都不看我孙子智彰,“难不成,你的钱还要比别人金贵点不成?”

“哼,臭小子,真的是找死!”我孙子智彰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待遇,见叶皓一脸不屑,他抡起拳头就要上前狠狠教训叶皓一顿。

“少爷,老太爷吩咐一定要得到的东西还在后面,咱们先暂时的先忍一忍,等结束之后再找他算账!”我孙子智彰身边的男子立马拉住他,不让他乱来。

“可恶!”我孙子智彰听到他的话,气势一下子就蔫了,又狠狠地看了叶皓一眼,然后愤愤的坐下了。

这一下,现场的人更加骚动了,他们没想到一向霸道的不可一世的我孙子智彰竟然会让步,这简直是这世界上最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当然,他们还是坚信,我孙子智彰在晚会结束之后,少不得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敢和他争抢的人,甚至一个搞不好,这吴大小姐的小白脸可能就要丧命于此了。冈本一郎看我孙子智彰坐下去了之后,没有再加价,而现场其他的人更不想触这个霉头,自然也是没有人再报价,他只能微不可闻的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举起拍卖锤在拍卖桌上敲了一下,“两千零十万第

一次!”

随后当然是没有人继续竞价,叶皓便这么以比我孙子智彰多十万鬼元,却比这把剑实际价值要低上将近三千万的价格将这把剑收入囊中了。

竞价结束之后,菊一文字则宗被礼仪小姐十分恭敬的捧着托盘,带到了叶皓的面前。

叶皓伸手直接就抓过这柄名剑,猛的一拉开,一道冷光顿时倾泻出来,晃了一下叶皓的眼睛。

“好剑,果然是好剑!”叶皓赞叹不已,“才两千万就能够买下这把好剑,真的是太值了!”

他说这话完全没有压低声音,似乎还把声音调高了两个度一般,让在台上的冈本一郎和台下的我孙子智彰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可恶!”我孙子智彰差一点就站起身来,要找他麻烦了,不过还是被他身边的男子给拉住了,而台上的冈本一郎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连一般一件拍品被买家成功拍下之后

,拍卖师都会说的那句恭喜,到了他这儿都说不出口了。

亏了三千万呐,这换谁不心疼啊,而且这还是第一件拍品,鬼知道后面的拍品会拍出个什么价来。冈本一郎能混到现在这个身份和地位,那自然也是人精一个,他现在哪里还不明白,这我孙子智彰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这第一件拍品除了他还有一个完全陌生的叶皓之外,就没有人出价,弄的自己大亏,这背后肯定是我孙子家族的人对在场的人施了压。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第二集

顾清歌看到这一幕,在心里无奈地叹息。

这个小鬼头,还真的是得寸进尺呢。

知道别人喜欢她,所以故意这么做的,小家伙实在是太人小鬼大了。

吃过午饭,傅夫人擦拭着嘴角,吃着饭后水果,一边喂小绿萝一边开口道。

“我听清歌说,平时你要上班,她要拍戏,你们夫妻俩都没有时间陪小绿萝是吧?”

听言,傅斯寒看了顾清歌一眼,顾清歌微微点头,傅斯寒便明白她的意思了。

“母亲,怎么?”

“既然你们都没有时间陪她,小孩子也不能终日一个人在这别墅里呆着,那样成什么样子?”

“那母亲的意思是?”傅斯寒其实已经知道傅夫人的意思了,只不过尊重她,所以又特地问了一句。

傅夫人轻咳一声,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带着一股不自然,但又很坚定地开口:“既然你们俩都没有时间,那就把小绿萝接到我那里去吧。”

说完,傅夫人看向小绿萝,又给她喂了一小块西瓜,“来,小绿萝再吃一块西瓜,祖母问你,你愿不愿意跟祖母一块回去住?”

小绿萝仰着脑袋,眨着眼睛好奇地问道:“那妈咪和爹地他们也会一起去么?”

“这就得问你爹地和妈咪的意思了,她们愿不愿意跟你祖母住在一起。”

傅夫人也不看她们,而是直接抛出这个问题,于是小绿萝就替她问了,“爹地妈咪,你们一块吗?”

顾清歌是不想的,经常出入傅家的话肯定会被媒体拍到,到时候微博上面会演变得很厉害,况且她拍戏有时候不方便。

况且最重要的是,她想和傅斯寒过过两人天地的日子。

思及此,顾清歌已经在心里有了决定,只不过还未等她开口,傅斯寒就先行说道:“母亲,您带小绿萝回去住吧,平时只有您一个人,小绿萝去了也跟您做个伴,我平时上班很晚,回家不方便,就跟清歌继续在这边住着。您偶尔空了,可以带着小绿萝一块过来,或者我们空了过去。”

傅夫人觉得这个安排也妥当,思虑了一下,觉得可行,便点头:“那可以,那呆会小绿萝我就带走了。”

顾清歌看向小绿萝,朝她招手:“小绿萝,妈咪陪你上楼去收拾衣服。”

小绿萝点点头,跟着她起身上楼。

两母女手牵手一起上了楼,小绿萝嘟着唇:“妈咪,虽然祖母对小绿萝很好,可是小绿萝不想跟妈咪分开。”

听到这些,顾清歌心里特别难受,如果可以谁想跟自己的亲生骨肉分离?虽然隔得很近,可顾清歌也很舍不得。

但是,如果不让小绿萝跟着傅夫人的话,那她就只能整天呆在别墅里,或者跟那群明星姐姐哥哥们玩,以后出镜的次数越来越多。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

再者,她没有多少时间陪小绿萝,让小绿萝跟着傅夫人,傅夫人又那么喜欢她,没错的。

想到这里,顾清歌便将她拉进房间里,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道:“妈咪也不想跟你分开,可是你也看到了,你祖母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家里,你忍心看她一个人么?”

听言,小绿萝低头想了想,“祖母好可怜,那我去陪祖母吧,可是妈咪,你要答应小绿萝,没事的话要经常来看小绿萝。”

顾清歌忍不住伸手揉她的脑袋,将她的一头秀发给揉乱:“傻绿萝,妈咪可是你的亲生妈咪啊,怎么可能会不去看你?妈咪平时要拍戏,如果不用拍戏的话,我就叫上你爹地,一起过去看你好不好?”

小绿萝突然就眼泪汪汪了,眼睛发红地看着她。

“妈咪……你会不会像以前一样,把我交给一个阿姨,然后突然就走了……”

这突如其来的泪水把顾清歌给吓懵了,心中好像被针刺中一样疼痛,顾清歌快速蹲下来将小绿萝抱住,“傻绿萝,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你要相信妈咪,况且你现在还有爹地,我们都不会再分开了。”

小绿萝趴在她的肩膀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着:“真,真的吗?妈咪……真的不会骗我吗?要是……我明天醒过来妈咪就走了怎么办?”

小绿萝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让顾清歌舍不得让她跟傅夫人一块走了,她抱紧了怀中的小身子。虽说自己很忙,但怎么样把小绿萝留在身边,她总归一回家母女俩就能相见。

如果让小绿萝跟傅夫人一块离开,她要见她就还得专程找过去。

想到这里,顾清歌又将小绿萝抱紧了几分。

“要不,咱们就下楼跟祖母说,你不过去住了。”

小绿萝却变了卦,吸着鼻子道:“可是祖母一个人住好可怜呀,小绿萝有点心疼祖母,妈咪有爹地和舒老姨陪着,不孤单。”

顾清歌没想到小绿萝小小年纪,居然这么会替人着想了,心里有几分欣慰之余,更大的却是无奈。

一个小孩懂事那并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一个小孩从小受到无尽的宠爱长大,哭有人抱,闹有人哄,吃吃喝喝都有人替她张罗着,那这个小孩还会那么懂事么?

不会。

懂事的都是那些受到冷落的,父母没时间陪的。

顾清歌很自责。

可当初只有她一个人在带小绿萝,她已经是很尽量地在抽出时间陪她了,可没想到还是给小绿萝塑造了一个很不好的成长环境。

“你祖母习惯了,如果小绿萝实在不喜欢,也没有关系,让妈咪去跟祖母说,好不好?”

“不好~祖母会讨厌妈咪的,妈咪。祖母很喜欢小绿萝,可是小绿萝觉得祖母不太喜欢妈咪,让小绿萝去跟祖母住在一起吧,小绿萝给妈咪说好话~”

听到这里,顾清歌更心酸了,鼻子也开始泛酸意,强忍着眼泪没有落下来。

“小绿萝,你不用对妈咪这么好的,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你……”

“不!”小绿萝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像是在哄着她,“妈咪对小绿萝很好很好了,李大叔叔跟小绿萝说过的,妈咪很爱小绿萝,但是妈咪要赚钱,小绿萝明白的。”

小绿萝知道,妈咪经常为了抽时间陪她,自己多花时间去练习,然后运动过度昏倒。

这些李大叔都有告诉她的,让她不要怪妈咪,说她妈咪是真的爱她的。3812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

课外辅导 / 老师的秘密第三集

沐央僵硬的转过身体,果然看见陈绍英就站在她身后。

当看见薄青城和林暮安也在这里的时候,陈绍英也不好直接将卡卡贷走,免不了和薄青城还有林暮安说上几句话。

“之前的时候没有看清,林暮安脖子上的珍珠还真是不错啊。”

林暮安笑笑。“就是那天和你一起去珠宝店的时候买的,我在楼下选的。”

陈绍英的脸色变了一下,她是知道的,那家珠宝店分上下两层二楼的东西要比一楼贵的多。

而且珍珠也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东西,只是戴在林暮安身上,却显得这样好看。

陈绍英虽然生气,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今天晚上已经好几个人问她林暮安的首饰是在哪里买的了,她们也想买。

这些人和林暮安说不上话,就想着通过陈绍英和林暮安套近乎。

陈绍英当然是知道她们的目的的,没想到她一直要抱上大腿,但是却早就已经有人将她当做垫脚石。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林暮安。

对林暮安的愤怒,都让陈绍英对沐央的少了一点。

但是陈绍英还是笑笑,“那你的眼光还真是好呢,我看下面东西好像都不怎么好似的,所以就直接叫店长带我去了贵宾室。”

林暮安不得不笑陈绍英的浅薄,想在这方面压她一头。

她笑着说:“东西不在乎好坏,主要是适不适合自己,要是您现在这套珠宝给我戴的话,恐怕我还衬不起来呢。”

林暮安的话有两层意思,她衬不起珠宝,她年轻,这样老气的珠宝不适合她。

陈绍英的脸色一瞬间千变万化的,可是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她只好转头看向看看,“对了,我有事找你,你能先跟我过来一下吗?”

沐央心里一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她也看得出,这次陈绍英来就是找她算账的。

刚刚林暮安又将陈绍英得罪了,等下这些怨气陈绍英非得都发泄到她身上。

沐央暗暗咬牙,这笔账,她就全都记在林暮安身上。

果然。陈绍英带着她越走越远,直到走到楼上的一个房间。

陈绍英关上房门之后,对着沐央的脸就是一巴掌。

沐央捂着自己的脸,不敢说话。

陈绍英的怒气一点都没有消减,反而更加浓重了。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主意打到我儿子身上了,你是存心想要毁了我的生日宴是不是?”

沐央赶紧说:“不是的,我只是看见他们在一起,怀疑当时的事情是不是有人骗了薄然,所以我才和他说的。”

陈绍英当然不会相信沐央的这些狡辩,“我再和你说一次,薄然是我最后的底线,要是你真的敢伤害到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沐央自然是知道薄然对于陈绍英来说多么重要,当年要是没有这个孩子,陈绍英能嫁进薄家?

下辈子吧。

但是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沐央太着急了,想着叫薄然去对付林暮安,却不想触犯到了陈绍英的逆鳞。

她赶紧认错,“是,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在陈绍英的冷哼中,沐央走出了房间,但是她却不敢直接去宴会上。

>

刚刚陈绍英的那一巴掌可是实打实的,现在沐央的脸还是肿着的。

她只好先去洗手间躲起来,等着自己的脸好一点了再出去。

而现在林暮安和薄青城又被一群人围在一起,想要和薄青城攀上关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林暮安天眼看着薄青城一杯杯酒下肚,渐渐有了醉酒的感觉。

她拉住薄青城,“要不然我扶你去休息一下吧?”

薄青城现在满身酒气,靠在林暮安身上,林暮安叫来了陈然,准备将薄青城抬到房间去。

现在薄青城的脚步虽然有些虚浮,但是人还是清醒的。

虽然有陈然扶着,但是也只是扶着而已,薄青城自己还是能走路的。

只是林暮安没有想到的是,在回房间的路上竟然一件了方云鹤和方淮南。

既然看见了,总没有不打招呼的道理。

方淮南带着方云鹤走上前,“薄总这是喝多了吗?”

薄青城站直身体,礼貌的和方淮南说:“今天高兴,喝多了两杯。”

方云鹤的眼神在林暮安身上停留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移开了,一点异样的神情都没有。

即使是在薄青城看来,也看不出方云鹤在想什么。

那样的眼神绝对不是礼貌的打招呼这样简单,也不是带着感情,这样的眼神叫薄青城都有些参不透。

方云鹤走上前和薄青城礼貌的握手,虽然两个人表面上很平和,但是林暮安就是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别的不说,林暮安看见薄青城原本因为醉酒变得有些迷离的眼神,现在变得很是清明,他这分明是在警惕着方云鹤和方淮南。

薄青城是知道方淮南是方云鹤的舅舅的,琢磨着两个人的姓氏,薄青城的嘴角扯了扯。

“方总,说起来,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我记得上次见面还是在我夫人受伤的时候,我还没有感谢你的人出手相救。”

方云鹤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没关系,我们是合作关系,这些都是举手之劳。”

薄青城看见,方云鹤的眼很明显的在林暮安身上打量了一下,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就是这样的小动作,叫薄青城知道,现在方云鹤的平静都是装出来的。

他不知道方云鹤这样是做给他看,还是做给林暮安看,或者,是做给他背后的舅舅看的。

既然事情发现了一点苗头,那薄青城就不会这样放过。

他笑笑,“t公司更成立不久,我认识的人也就只有方总和方总的舅舅两个人,方家的其他人我也不敢擅自邀请,怕失礼。”

薄青城的眼神沉了沉,“今天是薄家夫人的生日宴会,也太过正式,不知道我有没脸面请你们和家人一起来我家做客,算是答谢之前你们救了林暮安。”

他这话说完之后,方云鹤还没有怎么样,方淮南的脸色变得厉害。

还是方云鹤看见他舅舅快要失态了,赶紧站出来和薄青城说:“恐怕要辜负薄总的好意了,方家人都在国外,在国内的就只有我和舅舅而已。”

他笑着说:“刚刚我都说了那是举手之劳,不用这么麻烦。”

说完,他的眼神在林暮安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不知道薄夫人的伤好一点了没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