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

謊言
  • 主演:Sang,Hyun,Lee,Sang,Hyun,Lee
  • 导演:张善宇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1999
Y和J是通过WULI认识的。学习一直很优秀的WULI突然不爱学习了,每天把J的作品集放在书包里,有空就看。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Y,决定直接打电话给J,并把WULI介绍给他但是Y在与J通电话的过程中,被他的声音吸引住了。经过一个月的电话幽会,在快毕业的时候,Y决定与J见上一面。  第一次见面起初有些尴尬,但没过多久,两个人变得就象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他们的约会就这样自然的延续下来。  第二次见面,两人在昏暗的楼道和房门之间接了吻,两个身体贴在一起,J开始有节奏的拍打Y的臀部,他和他的夫人当初就是这样开始的。先从无意识的拍打,到后来演变成暴力。而J从事雕刻的夫人就在这时离他而去了。  第三次、第四次见面,刚进房间,就象比赛一样开始脱衣服。Y和J在非常兴奋的状态下,经过了几次高潮,然后吃

謊言第一集

韩成刚的车子停在了娱乐会所之前,杨逸风带着萧妍和叶紫潼两位美女走了进来,韩成刚则是跟在了后面。杨逸风他们已经在特伦斯所在包厢的附近,定下了一间包厢。

他们来到了包厢之中,坐在了沙发之上。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行动?”韩成刚站在一旁问道。

“别着急,我们先喝酒,等到了下半夜再动手。”杨逸风笑着说道。

服务员拿来了不少的饮品还有食物,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快步离开。

杨逸风拿起了一瓶酒,打开了瓶塞,对着大家说道:“别客气,喝酒,今天我请客。”

大家都是熟人,没有客气,大口地喝了起来。

“杨大哥,你干嘛要下半夜才动手?”叶紫潼喝了一口鸡尾酒,不解地问道。

“不能扫了人家的心情,太残忍了,得等特伦斯玩过之后再动手。”杨逸风笑着说道。

“杨大哥,你倒是挺人道的,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叶紫潼笑了笑。

“别听他忽悠,他这是为了确保成功。毕竟到了下半夜,特伦斯警惕性就变为零了,成为待宰的羔羊,任由他摆布。”萧妍早就洞察了一切。

杨逸风嘿嘿地笑了起来。

“杨大哥,你每次就爱捉弄人家,是不是认为我很傻?”叶紫潼白了杨逸风一眼。

杨逸风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紫潼,你想多了,我当然不是这样意思。只是你我认识的时间很长,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并不能说明你就比她差。”

杨逸风说话间,眼色瞥向了萧妍。

萧妍瞪了杨逸风一眼,“逸风,你说话可别把我带上。”

眼看着两个女人有点争风吃醋的意思,韩成刚赶紧地说道:“两位姑娘,老大对你们的感情都是一样的,喝酒吧。”

“有你说话的份吗?”

“就是,不懂就别掺和,喝你的酒。”

萧妍还有叶紫潼同时把炮口对准了韩成刚。

韩成刚赶紧地躲到一边默默地喝酒了……

时间过得很快,杨逸风猛然惊醒。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正是动手的好时候。

杨逸风的眼睛扫向了旁边,萧妍还有叶紫潼搭在一起,睡着了。

而韩成刚则是在另一边打盹。

“老大,你醒了。”韩成刚见杨逸风醒了,立刻来了精神。

杨逸风轻轻地拍了拍两位美女,轻声地说道:“两位美女,起来干活了,不要再当瞌睡虫了。”

萧妍和叶紫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么快啊。”

“当初要不是你们要跟着来,现在你们就可以在家里,睡大觉了。”杨逸风笑着说道。

“睡觉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好戏可不是每天都有的。”萧妍登时来了精神。

“就是,我们来一趟,就是为了找点乐子,绝对不会后悔。”叶紫潼也附和道。

“走!”杨逸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走路带风。

其他三个人紧紧地跟在后面。

砰!

杨逸风一脚把门踹开,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包厢内的景象简直就是让人鼻子流血。

特伦斯赤果着上身躺在沙发上,旁边还有几位光溜溜的妙龄女子。见有人来了,她们尖叫起来,赶紧地穿上衣服。

特伦斯睡得很死,没有被噪杂之声吵醒。

韩成刚走上前去,拍了拍特伦斯的脸,“别睡了,起来了。”

特伦斯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愤怒地抱怨道:“你们是什么东西?大爷睡觉,你们也敢打扰?”

他说着就举拳打了上来,被韩成刚一下子给抓住了手腕。

咔嚓!

一声脆响之后,特伦斯惨叫起来。

“啊——”

特伦斯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那些女子们吓得尖叫起来。

“赶紧给我滚,这里没有你们的事,记住要是有人敢说出去的话,我割了她的舌头!”叶紫潼凌厉的目光扫向了其他女子。

这些女子吓得赶紧地离开。

特伦斯这才发现面前的正是杨逸风一伙人。他顿时吓得瑟瑟发抖。

“杨逸风,你……你把我的父亲弄到监狱里了,把我们家族的企业给搞垮了,你还想干什么?”特伦斯是满肚子的气,要是他能够报仇的话,早就上去暴打杨逸风一顿了。

可惜特伦斯的实力不够,不敢造次。

杨逸风见他是满肚子的气,意识到不暴打他一顿是没有办法让他好好说话的。于是眼睛扫向了其他三个人,说道:“下面交给你们了,给我随便打,只要不打死就行!”

“好咧,老大,这个我最在行!”韩成刚兴奋地说道。

“刚子,你把他按住,让我们打。”萧妍和叶紫潼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吧。”韩成刚虽然想要亲自动手,但是既然杨逸风的女人发话了,他也只得遵守。韩成刚按住了特伦斯,萧妍和叶紫潼走上前去,抡起巴掌朝着特伦斯噼里啪啦地打了过去。

啪啪啪~

特伦斯被打的连声的嚎叫,破口大骂道:“可恶的女人,恶毒的女人,你们这么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是吗?就算是没有好下场,我们也得打你!”叶紫潼气势汹汹地说道,手掌发力更重了。

杨逸风则是坐在一旁看笑话。

就这样,特伦斯被打的鼻青脸肿,撑不住,开始求饶了,“饶命啊,两位女侠,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两位女人这才停手,她们也有些累了需要休息。

特伦斯被打的满头包,脸颊红肿,心中是更加的恐惧。

“特伦斯,现在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杨逸风点了一支雪茄烟将白烟吐在了特伦斯的脸上。

特伦斯没有想到杨逸风这么的残暴,耍起流氓比他还要厉害。

“能,当然可以好好说话。”特伦斯连连的点头,不敢造次,生怕再次被殴打。

特伦斯跪在了杨逸风的面前,一副委屈的样子。

“特伦斯,你不在柏林好好地呆着,来纽约干什么?”杨逸风弹了弹烟灰,轻蔑地问道。

“我没……没想做什么,我只是来游玩而已。”特伦斯脸色一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謊言

謊言第二集

吃过晚饭之后,上官翊就进书房里忙去了。

这段时间他不再早出晚归,让我没办法看见他。不过并不是因为工作轻松了,只是他把工作都带回家而已。

虽然他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可他眼睛下面已经有了明显的黑青,只要一想到,我还是觉得无比心疼。

所以睡觉之前,我好心的给他冲了杯咖啡送进去,然后……

特么的我就走不了了!

他明明在跟海外公司开电话会议,却硬是搂着我的腰让我坐在他大腿上,竭尽所能的占我的便宜。

“北欧那边的市场开拓需要加紧,要不然大批量的存货不清出,会给北欧公司经济运转造成危机。”他的手在我胸前肆意揉捏,语气却淡定如斯。

这个禽兽,简直就是装大尾巴狼的始祖!

我狠狠咬在他胸口,而他居然没有忍耐住,发出一个鼻音。

那边的人立马有所察觉,应该是问了一句,上官翊却一脸严肃的回答:“家里的猫比较闹腾!”

你妹的,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

啊呸,不对,现在这个全家的范围也包括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了。只有他一个人是猫就是了,不,他不是猫,顶多就是一只HelloKitty。

结果为了报复我,他一把将我的睡衣推高,埋首我胸前。

你这只禽兽,你还在开会啊喂,快点放开我,我要去睡觉,我再也不要心软了呜呜呜!

虽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可是能占的便宜都被他占光了,某人看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变为九点半,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我。

“沁沁,以后不要来勾引我!”上官翊松开我的手扶着我站起来,义正言辞道,“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受不得你这样的撩拨。”

我一口血梗在喉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差点憋过气去:“人渣,我怎么撩拨你了。”

“你穿成这样……”上官翊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还不是撩拨?!”

卧槽,我虽然穿的睡衣,却是最保守的长袖长裤,材质也是最不透明的纯棉,到底哪里撩拨到他了啊喂!

气的狠了,我干脆一低头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

可我的人渣、禽兽,就知道欺负我。

“生气了?”上官翊吃痛,却笑得一脸暧昧,仿佛逗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业,而他老人家打算终生进行下去。

我瞪他,没好气的道:“废话!”

“这种会最枯燥无聊了,谁让你刚好进来送咖啡。”上官翊伸手想要搂着我继续,可是一抬头看到墙上的世界时钟,顿时住手,“快去睡吧,孕妇不该熬夜。”

那义正言辞的样子,就好像刚才是我故意缠着他,而绝非是他拖着我不放。

“上官翊,我最近是不是让你过的太好了。”这家伙越来越蹬鼻子上脸啊。

上官翊苦着脸道:“老婆,我那哪里好了。能看不能吃,我都快那什么了!”

“活该!”我推开他转身离开,“趁着有时间,还是多想想怎么留住你老婆的小命吧。如果你连上官明都搞不定,我真的会鄙视你的。”

原本我以为上官翊至少还要在书房待到后半夜,谁知我前脚刚回房间,他后脚就跟着进来。

“事情都处理完了?”我疑惑的看着他。

上官翊可怜巴巴的凑过来,爬上床缩进被子里,然后拉着我的手一路向下。

我的脸腾地一红,眼神开始心虚的 四处乱瞄。

他该不会是忍不住,想要那什么吧。可是我现在三个月的危险期还没过,不可以那什么啊。

可是手里的东西越长越大,我的脸也越来越红。那灼烧的高温,就好像一路从掌心熨烫进了心底,烧得我的身子都有些发软了。

“老婆,肝火太旺,求灭火。”

“可是,我现在……”

“不实操,至少也手动解决一下嘛。”

感受着掌心的尺寸,估计再憋下去他也要憋出毛病了,于是勉为其难的……用手帮他解决吧!

可是我低估了这厮的持久力,直到我的手都快断掉了,他才勉强发泄。事后简单清理了一下,就神采奕奕的继续去处理公事了。留下我,不到一分钟就陷入了梦想。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上官集团的文件丢失危机在凯伦被解雇之后得到了平息,而之前因此被解雇的 沐沁瑶显然是遭人陷害,所以上官翊决定花重金将沐沁瑶聘回的时候,那些开除沐沁瑶时吼得最大声的几个董事对于他提出的三倍薪资难得的没有任何异议。

沐沁瑶对于聘用书上那个天文数字,不由两眼冒金星:“喂,妖孽,你这是以权谋私吧。”

“不,我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上官翊说这么无耻的话也毫无压力。

我得意的笑:“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些董事们的脸色了,肯定很精彩。”不过,我依然有些担心,“你确定上官明不会再控制我么?”

被催眠这件事情始终是一个隐患,谁知道上官明什么时候会出尔反尔,又用卑劣的手段。

对于他,我可没什么信心他会规则。

“放心吧,如果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上官明,他就不会。”上官翊自信满满的道,“更何况孩子马上就三个月了,到时候莫寒自然可以替你解开催眠。放心吧,不会有事。”

有一颗定时炸弹埋在我身上,让我怎么放心得下来。不过……现在能重新回到公司,我就又可以继续在那群董事面前嘚瑟,让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更重要的是,我还要参加广告大赛,帮晓婉赢个老公回来呢!

想清楚了这些,我就把心里那点顾虑抛诸脑后,开始规划起我回公司的第一件事要干嘛,是给晓婉和梦晨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着急广告所有人先开个创意会?!

还是先给她们一个拥抱吧,先礼后兵,她们在心理上也更容易接受一点不是么?!

謊言

謊言第三集

老太太看着她,然后歪了歪头,“你谁啊?”

萧蜻蜓一愣,她这是又不认识她了!

“奶奶,我是蜻蜓啊,您的孙女……”

“你胡说,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孙女……”萧蜻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太太给打断了。

老太太鼓着脸看着萧蜻蜓,警告着,“你再乱说,小心我打你哦!”

看着老太太的反应,萧蜻蜓知道老太太的记忆又退化到了未结婚以前的!

她记得阿尔茨海默氏病有好几期的过度期,如果记忆降到婴儿时期的话,那么就证明那个人就会连最起码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了。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难道这种病就没办法治疗了吗?

慕夜辰一直陪着她到下午,然后才去了公司。

助理将沈逍遥的态度告诉了慕夜辰,慕夜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到了傍晚的时候,萧正清从家里休息回来了,他的手上提着他亲自熬的稀饭。

得知老太太的记忆已经退化到了结婚之前,萧正清再也忍不住的躲到厕所里去嚎啕大哭了。

怕萧蜻蜓看出异样,他在厕所里呆了好一会才出来。

再回到病房时候,慕夜辰已经来了。

他知道现在萧蜻蜓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她如果垮掉了,那么他们的家真的就是败落了。

慕夜辰在病房里呆了一会,萧正清便让萧蜻蜓跟慕夜辰回去。

“可是我想照顾奶奶……”萧蜻蜓看了看老太太,奶奶现在这个样子,她回去怎么睡得着啊!

萧正清将她推出了病房,“不用了,奶奶这里有我呢!你和夜辰赶紧回去休息了,一天了,你们都累坏了!”

萧蜻蜓见萧正清这样说,只好跟着慕夜辰一起回去了。

一上车,慕夜辰就对她说道,“蜻蜓,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奶奶身边照顾她比较好,公司那边以后再去上班也不迟!”

他不能那么自私。

他和萧蜻蜓虽然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可是他相信自己可以在着两个月内让萧蜻蜓对他放下一切防备的!

而老太太就不一样了,她命不久矣了,为了不让萧蜻蜓有所遗憾,他应该让她在老太太的身边多照顾才是。

“不,我要去上班!”萧蜻蜓毫不犹豫的拒绝。

奶奶现在住在医院里,每天要花很多的钱,而弟弟再有一个月也要高考了,她就算不去慕夜辰那里工作,也必须要去其他地方工作的。

她不能什么都指望慕夜辰。

她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这些事情。

“可是奶奶她……”

慕夜辰的话被萧蜻蜓打断了,萧蜻蜓握了握慕夜辰的手,“以后奶奶这里,我可以晚上过来,白天我去上班!”

“不行,你这样身体怎么吃得消?”慕夜辰拒绝道。

“没关系的,我身体很强壮的!”为了显示自己的强装,萧蜻蜓特意撩起衣袖,在慕夜辰的面前显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慕夜辰伸手捏了捏她纤细的小胳膊,笑道,“就你这细胳膊小腿的,不够我一下子的!”

“你不是男人嘛,女人的力量怎么能跟男人比呢!”萧蜻蜓撇了撇红唇。

慕夜辰低头就含住了她的红唇。

萧蜻蜓用手推了推他的身体,“司机……”

“他不敢看!”慕夜辰迅速的封住了她的红唇,不让她再说话。

车厢里的温度急剧的升高,慕夜辰已经不满足只有亲吻了,他的唇往她的脖颈处移去。

萧蜻蜓软乎乎的倚在车坐上,任凭他亲吻着。

也不知道司机是不是故意的,一个拐弯,萧蜻蜓和慕夜辰两人都倒在了车座椅上。

慕夜辰整个人都趴在萧蜻蜓的身上,而他的手好巧不巧的罩在了萧蜻蜓的柔软上。

他的手掌很大,但是却握不住她的一只柔软。

萧蜻蜓羞的满脸通红。

慕夜辰手掌不知觉的收紧了一些,他在掌心感受着她柔软的变化,唇再次吵萧蜻蜓压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司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少爷,前面好像走不通!”司机不敢回头,眼睛只能看着前方。

“绕过去!”慕夜辰顿了一下,然后薄唇慢慢的朝萧蜻蜓靠了过去。

他的薄唇先是在萧蜻蜓柔软的唇畔上触碰了几下,然后舌尖在上面轻轻的描绘着她的唇形。

萧蜻蜓被他吻得晕乎乎的,,双手主动的换上了他的脖子,开始生涩的回应着他。

“少爷,前面一家人家在办丧事,车辆将公路都挡住了!”司机的话语再次在车厢里响了起来。

慕夜辰有些不舍的松开了萧蜻蜓,抬头看向前方,拧了拧眉说道,“调头从另一条路走!”

“是!”司机立刻领命,他发动了车子,准备调头。

萧蜻蜓已经坐起了身子,她看着车窗外那家正在办丧事的人家。

那家人的条件不差,复古式的别墅看上去,别具雅致。

在看那家人家的此刻大门开敞着,里面几个人跪在地上,水晶棺材放在大厅的正中间,周围都是鲜花环绕……

她的眼睛落在了那张遗像上面——————

俊秀的五官,年轻到只有二十来岁的脸庞……

萧蜻蜓的第一感觉就是英年早逝!

这是车子已经掉过了头了,萧蜻蜓看不到那家人家里面的装饰了。

而这个时候,慕夜辰再次抱住了她,在她的耳鬓厮磨着,“等回去继续刚刚的事情!”

“才不要!”萧蜻蜓红着脸拒绝着。

忽的,她脸色一白。

“停车!”她张嘴就对前面的司机喊道。

慕夜辰纳闷极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快调头回去!”萧蜻蜓什么都不愿意说,只一个劲的让司机调头回去。

慕夜辰只好让司机调头回去了。

他虽然搞不懂萧蜻蜓要做什么,但是他还是会照办的。

很快的,车子在那家门前停了下来。

有钱人家不管办什么事情,都是来者皆是客!

萧蜻蜓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发现并没有什么鲜艳的颜色,而慕夜辰也是一身的黑色西服,她拉着慕夜辰就下了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