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风月录后篇

朝鲜风月录后篇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1
揭露朝鲜最豔情的风月生活故事大钢古时朝鲜有一个着名的风月场所,名叫「梅月党」。梅月党内各成员都拥有玲珑浮凸的身材,超凡卓越的性技,必定将客人弄至欲仙欲死,高潮最高境界。自从梅月党内发生离奇命案后,就出现连串怪事,令到她们与客人共赴巫山之际,都未能达至巅峰,影响她们的心情,性技未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党内的妈妈生誓言揪出怪事之真相…

朝鲜风月录后篇第一集

七嘴八舌的议论传入耳中,突厥王面色阴沉的可怕,他们竟然真的找到圣物了,真是出人意料,不过,那柄剑是圣物又如何,只要他不承认,它就是伪造的。

“不过是一柄能折射出‘圣’字的剑,你们说它是圣物,它就是神赐圣物了?”

突厥王话落,喧哗的山脚瞬间寂静无声,对啊,突厥圣物一向神秘,他们从未见过,如果拿个伪造品来骗他们,他们也看不出来。

见众士兵看圣剑的目光多了几分怀疑,慕容雪不急不恼,笑微微的道:“圣物的确可以伪造,但他们伪造不出圣物的灵性……”

慕容雪手腕一翻,将剑柄上的蓝宝石正对住了天空里的太阳,蓝色的圣字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道‘圣’字火焰自蓝宝石上窜出,径直飞进了士兵群里……

“啊……救命……”士兵们惊声尖叫着,四下逃窜,可火焰依旧毫不留情的掠到了他们身上,将他们的头发,衣衫点燃……

士兵们满眼惊慌,边跑边喊:“别放火了,别放火了,我们承认这就是圣物……”

慕容雪撇撇嘴,慢腾腾的收起了圣剑。

火焰消失,士兵们长长的松了口气,停下脚步,用力拍打衣衫,头发上的火,看圣剑的目光满是崇敬与忌惮……

慕容雪对士兵们的反应十分满意,抬眸看向突厥王:“拓跋王爷,您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

突厥王闻言,面色瞬间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衣袖下的手也紧紧握了起来:圣剑是神赐圣物,持剑者将是突厥之王,慕容雪是准备谋取他的突厥王之位,真是好大的胃口。

“突厥的圣物,要在突厥人的手里,才配称为神赐圣物!”慕容雪一名青焰人,也想染指突厥王之位,真是不知所谓。

连嘲带讽的斥责声传入耳中,慕容雪不急不恼,诡异一笑:“原来是这样啊。”

手腕一翻,慕容雪将圣剑扔给了拓跋寒……

突厥王嘲讽的笑意瞬间僵在了脸上:他怎么忘了,慕容雪和拓跋寒是一伙的,慕容雪的神赐圣物,不就是拓跋寒的!她拿着圣剑威胁他,就是想逼迫他亲口说出圣剑对突厥的作用,真是狡诈……

突厥王抬起头,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狠狠射向慕容雪。

慕容雪无畏无惧,迎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嘴角弯起的优美弧度,仿佛在说:“拓跋王爷,现在可以退位让贤了吧?”

突厥王面色铁青,冷冷直视着慕容雪,仿佛在说:“你休想。”

慕容雪轻轻撇嘴:“拓跋王爷的意思是,不想遵循传言里规定的那般,让圣剑持有者为突厥王!”

“是又如何?”突厥王目光锐利,他费尽心机得来的突厥王之位,凭什么要让给别人?

“不如何,不过,突厥百姓们信奉神,更信奉神赐的圣物,王爷不肯退位让贤,就是不遵神喻……”慕容雪不急不缓的说道。

突厥王不屑嗤笑,他是突厥人,他也信奉突厥神,可如果他信奉的神,要抢走他费尽心机得来的王位,那就休怪他不客气……

朝鲜风月录后篇

朝鲜风月录后篇第二集

幽冥婆婆的杀意,在场三人皆是能够感觉到,她的杀意如同实质,将三人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龙清暗自着急,苍天弃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让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是因为眼下她实力不允许,若是实力允许,她宁可选择忤逆苍天弃的意思,也绝对会将苍天弃送离此地。

面对幽冥婆婆越来越强烈的杀气,龙清心里的着急也越发强烈!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将小主送离此地,哪怕是死!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龙清绞尽脑汁的想着。

其实她会的各种秘术也不再少数,但如今她是灵体,并非实体,很多秘术已经无法再使用。

再者,许多秘术想要施展,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量作为支撑才行,没有足够的力量作为后盾,是无法将强大秘术施展出来的。

还有一个原因,龙清性格刚烈,她所修炼的秘术几乎都以杀伐为主,逃命的还真的没有几种,因为她不屑于修炼逃命的秘术。逃命的秘术修炼的少了,选择自然也就少了。

上空雷声还在轰鸣,一道道金色的闪电不断轰击在薄弱的禁制光幕上,穿透禁制落向地面的闪电,比起之前更多了,时不时的便有强大的金色闪电落在苍天弃几人的四周。

幽冥婆婆将这一切视而不见,此时的她挥动着手中的拐杖,大量黑烟从拐杖当中释放出来,然后凝聚在一起,一头张有七颗头颅的狰狞怪兽,在苍天弃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快速凝聚成型!

随着怪兽身体的凝聚,一股冰冷恐怖的气息,随之从这怪兽的身体之上散发出来!

吼!!!

怪兽还未完全凝聚成型,便是对着苍天弃三人所在之地猛的一声咆哮!

腥风来袭,苍天弃三人无一不是被震退了数十丈!

这还是有龙清在前方挡着的缘故,若是没有龙清在前方挡着,此怪物一声嘶吼,说不定会将苍天弃与罗刹的身体都给撕裂!

这怪兽还没有完全凝聚便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若是完全凝聚成型,那威力将会有多恐怖?

这一点,苍天弃三人虽说谁都没有开口说出来,但心里都十分清楚。

看来,幽冥婆婆是要准备下杀手了!

此时她施展的这一招可不像之前那样玩玩,这一招明显是杀招,一记强大的杀招!

稳住身形的龙清脸色大变,作为同阶修士,她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幽冥婆婆这一击的可怕,以她如今的状态,是绝对没有可能硬接下这一击的!

“糟了!一旦这一击落下!那小主……”

正当龙清心里如此想到时,突然之间,她身后也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

这股突然出现的强大力量波动,让龙清的身体微微一颤!

她能够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并非来自于苍天弃,也并非来自于罗刹,竟然不是来自他们两人,那么自然就是来自魔窟的修士!

一个幽冥婆婆已经无法对付了,再来一位高手,那可真就被逼上绝路了!

心里担心苍天弃的安危,龙清猛的转身,她感觉到这股力量就处在苍天弃所在的位置,无论如何,也要先将这股力量除去,不管能否做到,她都必须要尝试!

刚一转身,龙清就愣住了,此时在苍天弃的身前,一张兽皮展开,那股她所感应到强大力量波动,正是从这一张兽皮上散发出来的!

兽皮之上,绣着一头狰狞怪兽,此怪兽模样极其凶狠,豹身蛇尾,利爪似鹰,龙清所感受到的恐怖气息,正是从这头凶兽身上散发出来的。

龙清的见识极广,特别是在妖兽方面,那更是不用多说,因为她本身就并非人类,而是来自龙族,故而对妖兽种类认识颇多。

然而眼下这兽皮之上的凶兽,她却从未见过,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一头什么妖兽!

妖兽之中,竟然还有她所不认识的存在,这本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整个修真界各种妖兽多不胜数,谁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认识所有妖兽?

龙清当然也不会这样自大,不过身为龙族的一员,厉害的妖兽她确实知道不少,眼下兽皮之上这头妖兽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恐怖,她却从未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这就让她吃惊了。

要知道这兽皮之上绣着的只是此凶兽的图像,还不是凶兽亲临,仅仅是图像就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波动,足以看出此凶兽如果本体亲临会有多么厉害!

如此厉害的妖兽,按道理说她龙清就算没有见过,也应该听说过才对,可她就是绞尽脑汁,也无法从自己的脑海当中找出此妖兽的丝毫信息出来。

没错,她龙清是真的不认识兽皮之上的妖兽!

这兽皮之上绣着的妖兽,正是吞天凶兽,而悬空漂浮在苍天弃身前的这张兽皮,则是当初他师兄离开时,为他留下的重宝。

苍天弃得到这张兽皮也有些年头了,但还从来没有动用过,因为他实力提升快速,很少会出现威胁到他生命安全的危险,再加上之后龙清出现,有她这位合体境界的大高手形影不离的守护,苍天弃会用上这张兽皮的可能就更小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张兽皮苍天弃直到现在也还没有真正动用过。

只有在得到的当日,他有过尝试,但是中途被打断,兽皮并没有成功被激活,反倒是出现了他师兄大山给他留下的一段话。

从那之后,苍天弃便一直将此物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作为自己的杀手锏之一!

但随着苍天弃的实力越来越强,再加上龙清实力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苍天弃觉得自己或许一辈子都用不上这兽皮了,因为在他看来,兽皮内他师兄大山为他封印的力量应该是有限的,而他的实力却一直在增强着,当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兽皮内所封印的力量,这兽皮自然而然也就无法再帮他什么忙了。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苍天弃对此兽皮一直小心翼翼收藏着,因为这兽皮与碎魂一样,对他的意义非同小可,一个是他师尊留给他的,一个是他师兄留给他的,不管有用没用,他都会好生收藏。

眼下苍天弃之所以会将这张兽皮取出,那也是被逼无奈,他已经黔驴技穷没有其他手段,他也能够看出龙清情况也十分糟糕,根本不可能挡下幽冥婆婆此时这强大的一击,如此情况下,他才决定将这张兽皮取出!

取出这张兽皮过后,苍天弃没有因此松了口气,相反,内心还是有些紧张忐忑的。

会如此,是因为他也无法肯定催动此兽皮后,是否能够挡下幽冥婆婆这可怕的一击!

当初他第一次得到此兽皮时,尝试着催动了一下,虽然催动被中途打断,没有完全催动成功,但当时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之强,却让苍天弃大为心惊。

可是,当时苍天弃的实力哪能和现在相提并论,差距那是十万八千里,当时觉得兽皮催动过后释放出来的灵力波动很强,并不代表如今催动后还能让他感觉很强,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故而取出兽皮并且将兽皮催动,不过只是苍天弃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并没有在这兽皮上寄太大的希望。

可眼下,随着苍天弃催动兽皮,兽皮之上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却让他的脸色大变!

为何还是如此强悍!

为何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在感受到这股力量波动时,竟然还会有一种泰山压顶难以喘息的感觉!

朝鲜风月录后篇

朝鲜风月录后篇第三集

女修的速度很快,前前后后都没有一分钟,就为那位涂少爷办理完了兑换事宜。

尔后,也不急着为沈逍支付七万多灵石,反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看着沈逍,讥讽道:“告诉你吧,这位可是乌科城鼎鼎大名的涂家堡,涂大少爷。”

仿佛这么介绍,还不够响亮一般,女修继续说道:“涂家堡可是我们乌科城第一大势力家族,生意做得那叫一个大啊,跟天级城市月霄城之中,都有生意来往。”

“看到那些上品灵石了没有,那可都是天级城市的硬通货。就你一个乡下来的,也敢跟涂少爷叫板,你胆子还真够肥的。”

说完之后,女修扭捏着身子,来到那位涂少爷身边,一个劲的献媚。

沈逍眉头再次一皱,这回工夫,都能给他将灵石付清了,可这女修愣是什么都没做,还故意讨好那个涂少爷,一个劲的讽刺。

“我说姑娘,现在是不是可以将我的七万多灵石付清了?”沈逍声音有些清冷的问道。

女修不屑一笑,看向涂少爷,轻声问道:“涂少爷你说呢,这小子不识好歹得罪了你。你要是不跟他计较,那我就给他灵石,让他从这里滚蛋。”

沈逍一听就有些怒了,搞了半天,这女修狗眼看人低不说,还是因为这个,才不急着给自己支付灵石。

那个涂少爷轻蔑一笑,淡淡的看了沈逍一眼,“一个乡下小子,本少爷懒得跟他计较。现在给本少跪在地上磕头认错,然后拿着灵石从这里滚出去。”

“记住,本少爷说的是让你滚,可不是双腿走路。”

沈逍此时发出冷笑,那个涂少爷他一早就看出来了,元婴后期修为。

敢这么不将他放在眼里,估计也是看出他的修为只是元婴中期而已。

他来这里兑换灵石,并没有释放出元婴气息,这个金丹女修才会这般轻视他,还叫他乡巴佬。

若是一进来他就显示出元婴修为气息,估计这女修也不敢这么造次。

“我没工夫跟你们在这里瞎扯淡。”沈逍轻哼一声,看向那名女修,冷声道:“给你一息时间,立即给我灵石,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说这话时,沈逍的气息已经显露出来,元婴中期修为的威压之气,让金丹女修脸色大变。

没想到这个拿着上千万下品灵石来兑换的小子,居然还是元婴修士,她刚才还真是看走眼了。

不过,此时仗着有涂少爷在,也并不惧怕。

“吆嗬,你以为你是元婴修士,就了不起了。当着我们涂少爷的面,我就不信你敢将我怎么着。”

女修说完之后,立即看向涂少爷,露出一丝受惊的样子,“涂少爷,他恐吓人家,你可得为人家做主啊。”

那个涂少爷轻笑一声,“放心,在本少面前,还轮不到他一个元婴中期放肆。”

转头看向沈逍,冷喝道:“小子,不想死,就立即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否则,本少爷今天让你活着走不出去这个门口。”

沈逍摇了摇头,本不想动手的,但遇上这么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往里闯。

“你是涂家堡的少爷是吧?”沈逍看着他,轻声问道,看不出喜怒。

涂少爷露出一副傲然的神色,带着轻蔑的笑意,眼珠子都能翻到天上去,活脱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姿态。

“没错,正是本少?怎么,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元婴中期,在本少爷眼里,在我涂家堡面前,连只蝼蚁都不如。”

沈逍轻笑一声,看着涂少爷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在我原来的地方,也有个仇家,跟你的家族有些相似,叫做乔家堡,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嗯?小子,你特么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涂少爷冷声问道,看着沈逍的眼神十分不善。

“没什么意思,就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当初乔家堡被我灭了满门!”沈逍轻笑一声,看不出半点要杀人的意思。

“麻痹,小子,你特么找死!”涂少爷冷哼一声,“本少爷想要杀你,有一万种办法,让你痛苦的死去。”

沈逍不屑一笑,“不用,我想要杀你,用一种办法就足够。”

嗤嗤!

沈逍双眼瞬间爆射出两道炫白极光,带着红蓝的淡色光晕,瞬间洞穿了那个涂少爷的身体。

后者当即瞪大了双眼,一脸惊骇的看着沈逍,眼睛深处还带着惊恐的神色。

噗通一声,躺倒在地,没有了生命气机。

又是一次眼神杀!

根本都不屑动手,轻易就能灭杀他一个元婴后期。

那名金丹女修当即瞪大了双眼,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就看到涂少爷死在了她面前。

一切都毫无征兆,都没看清对方到底怎么斩杀的涂少爷。

只看到,从他眼睛里面射出两道炫白极光,还掺杂着淡红色和淡蓝色的光晕,然后涂少爷就被灭杀了。

“啊?!”

那名金丹女修顿时吓得惊叫出声,沈逍抬手一指,顷刻间将她点指在墙壁上,发不出声音。

回过神来之后,那名金丹女修吓坏了,立即跪倒在地,拼命地磕头求饶。

“前辈饶命,小女子罪该万死,冒犯了您,请你高抬贵手,饶小女子一次。”

沈逍自然不会心软饶过她,冷喝一声,“我问你,这涂家堡实力如何?”

“回……回前辈,涂家堡之内,最高实力是堡主涂宏,化神后期修为。另外,涂少爷还有个哥哥涂川,元婴圆满修为,还是神刀门的核心弟子。”

沈逍点点头,心中有数了,冷哼一声,“将你这里的灵石交给我。”

既然都杀人了,干脆来个直接抢劫完事。

“对不起前辈,这里的灵石都被自动存储法器收入进去,取不出来,只有您的七万九千五百灵石……”

砰!

沈逍二话不说,抬手直接灭杀那名金丹女修,既然打劫不成,那还要她费什么话。

抬手一招,将两人的储物戒指收走,快速离开了这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