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工

假期工
  • 主演:알,,수,,없는
  • 导演:곽민준,,최임경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剧中美女,很是迷人,性感的人气作家兼评论员的身份活跃的经济。在她面前出现的4名同学的,旭,贻贝,排序。他们经营的工厂里,她天天来。我的叔叔成了他们的目的却另有其人。庆民就是运营的工厂打工,因为指数和恩情。同学们,谁先和她们的快乐的(?)时间我开始。…

假期工第一集

萧柠一个踉跄,幸亏双手在书桌上撑住,才没有把身为一个孕妇的白夜渊给压扁!

“白夜渊,你干什么!”

她低吼。

难道这个男人又要玩儿什么欺吻的把戏?

以为那小身板,现在能玩儿过她?

然而。

白夜渊只是鼻翼颤动了几下,在她身上嗅了嗅,活像那种在老公身上闻一闻有没有沾染别的女人香水味的悍妇一般,把萧柠闻了个仔细。

片刻后。

他松开手,携着几分不屑,慵懒开口:“又去见那个蠢得要死的小弱鸡?”

萧柠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裘心心。

她没好气地狠狠瞪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白夜渊冷冷将一叠文件甩她面前:“你以为我愿意浪费时间管你?谁让你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股东大会你为什么不参加!你知不知道今天的议题有多重要!”

萧柠接过文件一看,是一叠股东大会议程详细资料。

那密密麻麻的表决事项,看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看都看不懂,她当然要拒绝参加了。

不过终归是有点心虚的:“你确定要让我去?到时候我乱表决,你别后悔!”

白夜渊像是看白痴一样睐了她一眼:“我和你一起去。”

萧柠愣了愣:“你又不是股东。”

白夜渊随意地道:“转给我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就是股东了。”

萧柠倒抽一口冷气,嗓音都有点发颤:“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

那是什么概念?

就算是从来不接触商业,不参与白家任何生意的萧柠,都隐约知道,那是一大笔钱。

这笔钱多到什么概念?

恐怕已经不是几千万上亿的概念,而是几十亿上百亿的概念。

这么说吧,白老夫人,也不过拥有白氏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而已。

其他如白芍药、白蔷薇,甚至曾经的白茉莉,手中的股份都不到百分之零点三。

白夜渊却一开口,就让她划给萧柠,百分之十的股份。

那她就一跃成为白氏的大股东之一了。

而且,很可能是仅次于白夜渊的,绝对有话语权的大股东!

萧柠呆呆的,反应不过来。

白夜渊却显然早有准备,丢过来一本股份转让书:“赶紧签字,摁手印。我已经让夜一交代下去,股东大会过两天重新召开,今天的表决大股东不在,作废!”

萧柠深吸一口气。

他是认真的。

这个男人居然是认真的。

是该说他太任性,还是太儿戏?

居然就这么把富可敌国的股份,送给她了?

不对,是送给他自己。

可是也不对……万一哪天他的灵魂和她换回来了,这笔钱岂不是就成了她萧柠的?他都一点也不担心吗?

萧柠呆呆的没有反应,白夜渊不乐意了:“送钱给你,你在哪里磨叽什么!赶紧签字画押!下次股东表决,我说了算,省得你这个小蠢货,给我坏了正事!”

真是的,送钱给她,小东西还在那里犹豫上了。

果然智商堪忧。

假期工

假期工第二集

顾柒柒微微勾唇:“当然要用点幻术,把他的症状夸大一点。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好的效果?怎么能让这个猥琐老头吓破胆,说真话?”

短时间内,一个正常人当然不可能出现这么严重的狼化表现。

那又粗又丑的狼指甲,当然是她用幻术PS上去的哈哈哈!

小污龟紧紧贴着顾柒柒的衣领,努力吸收着源源不断的色点——

副总统的恨意、绝望,众人的崇拜、敬佩,还有远在千万里观看直播的网民们沸腾的情绪……全都化作了数不清的色点汇聚在一起!

真是爽翻了。

顾雪雪提供的有力证据,拆穿了副总统面具,而顾柒柒一招狼化幻术,把副总统彻底打垮,此刻,法官终于可以毫无阻碍地宣布:“请陪审团投票表决,宫爵狼人案的结果!”

与此同时,网络上的投票,再次出现了反转。

刚才因为副总统质疑而停滞不前的票数,一瞬间井喷,几乎以势不可挡的劲头,猛地往上窜。

收看庭审直播的网民有几个亿,而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投了宫爵无罪,宫爵不是狼,宫爵完全胜任三军统帅的位置。

网络投票的榜单,是压倒性的胜利。

现场的投票也是一样。

副总统被踢出了陪审团之后,陪审团内大多数人都投了宫爵无罪的票。

当然还有一两个残留的同党,冒着违抗民意、歪曲事实的风险,仍咬牙投了反对,坚称宫爵是狼,宫爵有罪。

不过,最终的结果,多数压倒少数,那个别人的谬论,也就如大海里的石子,惊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花了。

法官按照陪审团的意见,重重地敲了敲法槌,宣布宫爵无罪,同时宣布清理网络上所有对宫爵的抹黑言论,否则将以诽谤罪论处。

庭审现场一片激动的气氛。

难得见到陪审团和被告方的支持者们相拥在一起,互相感慨着:

“爵爷没事了,没事了!”

“爵爷不是狼,他只是被奸人所害,中了狼毒……”

“这三年来无数谣言终于彻底攻破,太好了!”

“我们联名恳请爵爷收回辞呈,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

“悄悄地说,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爵爷偶尔露出狼爪,还挺萌帅萌帅的吗?”

“不,你不是一个人!”

副总统躺在担架上,看着事态一步步失控,看着众人对宫爵的接纳崇拜,对他的厌弃恶心,他眼底不甘的火光熊熊燃烧。

陪审团中,他的几名亲信凑过来小声劝说:“副总统,我们先送您回去吧?治伤要紧,还有您的手,我们找专家看看到底是那贱女人搞了什么鬼……至于对付宫爵,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

副总统不爽地点了点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就在这几名亲信,暗搓搓地,想要趁着大家都在欢庆官司胜利,都围着宫爵八卦的功夫,悄悄溜走的时候。

顾柒柒眸光犀利地投过来:“想走?麻烦先把你重婚罪的十年牢狱给坐完了再走!法官,您说是不是?”

假期工

假期工第三集

日上三竿的时候乔曼才睁开眼睛,暖暖的太阳已经顺着玻璃照在她的脸上。

乔曼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起身脚还没落到地下的时候,院子外就传来了一阵哭闹的声音。

“乔大娘,你快让这个小伙子放了我儿子,我就是过来讨要您欠我的钱的,也没干什么,对了。”李桂兰突然想到昨天来的时候耀武扬威见门没开,便用力的把栅栏狠狠的踹了一脚。

“这个我陪你,欠我的钱我也不要了,您赶快让他把我儿子放了吧!”李桂兰心疼的看着被姜苑博打的鼻青脸肿的儿子,此时已没了昨天蛮横的模样。

早上过来讨要钱的时候,李桂兰在家骂骂咧咧的说乔大娘家隔壁那个小丫头回来,给她气受,结果自己儿子听到了非要说一起来给她出气。

李桂兰当然不会拒绝,有了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撑腰,那底气更足了,来的时候那可是气势足足,站在门口泼辣的喊道:“乔大娘,赶紧开开门,欠我的钱今天必须还了,你要不还我就用你的银元抵了。

乔大娘哪里有欠过她的钱,好处倒是捞了不少,李桂兰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乔大娘的银元值好多钱,这心就像是被蚂蚁挠了,火急火燎就非要弄到手。

“妈,跟他们费什么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李桂兰的儿子和李桂兰一样,蛮横不讲理,俗话说的好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李桂兰的性子蛮横,是出了名的霸道。她的儿子李正也自然成了村子里出了名的霸王。

村里的人往常见着他都要远远的躲着他,何况村里又不像是城里,还有警察同志为您排忧解难,这里就一个村支书。

村支书年龄大了,如果要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也行,偏偏是个怕事的主,所以村里的人平常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任由李正胡作非为。

“乔大娘,你快让他把我儿子放了呀!你看看他把我儿子打成了什么样,在这样下去还不把他打死了。”姜苑博拳头落下去的时候,李正忍不住的疼的哀嚎起来。

李桂兰则急的心头都跟打着颤,他儿子哪里被人打成这样过,往常都是他打别人。

“说,那天在学校到底是谁让你那么说的?”姜苑博可没有打算放过这个男人,他看到男人的时候甚至也是一愣,甚至一直坚信乔曼是被诬陷的信念也被崩塌了。

她不是不相信乔曼,而是怕乔曼受了委屈,却什么也不跟他说。

李正看到姜苑博的时候也是一眼认出来了,身子一颤,拔腿就跑。

姜苑博哪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乔曼自从跟张老师去办公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等他趁着课间找去的时候,张老师告诉她起乔曼已经走了,而且是被休学的状态。

当时他身体就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这件事情不单单只是休学或是毕了业那么简单,而是乔曼的声誉,学校的人都会看不起她。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等到乔家的时候乔诗语竟然告诉他乔曼只留了一张纸条说回乡下。

这种事情他不能让乔曼一个人承担,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

回到家不顾自己父亲恶言相语的反对,坐上了最近敢往乡下的车子,他也就是仅凭着以前乔曼跟他说过的记忆,找到这里。

他是清晨下的车,村里的作息和城市不同,起的都很早,姜苑博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村口的时候,就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问乔曼的名字。

男人像是在思考,而他的心变得忐忑不安,真怕自己跑错了地方,空欢喜一场。

“你是说乔大娘的孙女曼曼吗?乔大娘家就在村东头的最里面。哎?曼曼回来了吗?”男人看着姜苑博陌生的面孔充满了好奇。

姜苑博心里无比的激动,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小跑的跑到到了男人所说地方,直到他坐在暖炕看着乔曼睡的正香的模样,他整颗心才算彻底的安稳下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