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告白
  • 主演:崔哲浩,Yoon,In-jo,金英浩,尹仁成,秋素英,So-yeong,Choo
  • 导演:郑现太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5
讲述了因意外失去记忆的丈夫、为他奉献一切的妻子以及他拥有致命吸引力的情人,这三人之间的纠葛故事。…

告白第一集

第138章:这女人又勾引他

又过了大约半盏茶的时候,南宫璇小心翼翼的转过了身子,瞧见穆寒御正背对着她双手环胸的睡在一旁。

她半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朝他那儿望了一眼,墨色的长发散落在雪白的亵yi前,遮住了他半边的容颜,但即使只剩下半边,也依旧美的让人心醉。

南宫璇低头瞧了自己的小腹一眼,不知道里面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

要是男孩儿,长成穆寒御这副模样,性格好点还好,要是也这么冷冰冰的,动不动就浑身的杀气,那还了得?

要是男孩儿,她一定要把他养成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性格开朗又活泼的超级小美男,绝对不要像穆寒御这般,冷的让人胆颤。

要是女孩儿,她得考虑将她藏起来了,否则还不知得引来多少小se狼。

南宫璇想着突然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不由的笑了起来,一下子忘了自己的身份,竟伸手朝穆寒御的脸摸了上去。

这一摸,穆寒御猛然转过了身子,南宫璇的手还放在他的脸上,竟吓得忘了收回来。

就这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反应,等了好一会儿,见他没有反应,才哆嗦着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

重新躺到了床上,眨巴着眼睛望着正将脸对着自己的男人。

看着看着,又伸出了手,这次却没再敢碰他了,只是将手放到了距离他的脸颊两三厘米的地方,勾勒着他的轮廓。

想着自己肚子里的宝宝,长大以后会是怎么一副倾国倾城倾天下的模样。

又等了一会儿,伸出手在穆寒御的眼前晃荡了两下,阴影在他的眼前投下,见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南宫璇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拉起了穆寒御的手,将他放到了自己的小腹那儿,宝宝,感觉到了吗?这是你(们)的父王。

穆寒御其实从未睡过去,他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没想到她竟没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去做些她需要做的事,反而伸手摸了他的脸,现在更是拉着他的手放到了她的肚子那儿。

怎么?

这个女人就如此想勾yin他吗?

难道他接近他的目的,就是这个?

南宫璇见拉着穆寒御的手,他也没有反应,敛眸不知想了什么,挪动着自己的身子朝他靠了过去,伸出手就搂住了他的腰,将自己的脸埋到了他的胸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以后可能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既然如此,为何不放纵一次?

“……”穆寒御真没想到这女人会如此大胆,胸口被她那张脸蹭来蹭去的,眉宇也越蹙越紧。

穆寒御,你说,宝宝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南宫璇蹭了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抬起头望着他熟睡的睡颜,伸手在他的鼻子上点了两下。

“……”在南宫璇碰到他鼻子的瞬间,穆寒御差点儿没忍住直接将这一直往他身上蹭的女人给一脚踹下去。

他早已习惯了隐藏自己的表情,因此即使蹙眉也在南宫璇抬头的那一瞬间,舒缓了下来。

他倒想知道,这个女人还想做什么!

在你对追云说,从今以后再也不准在你的面前提起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娶我的。

所有人都叫我离你远点儿呢,放心吧,我也没那么死皮赖脸的缠着你,孩子我会好好的带大的。

孩子呢,先随我姓,等他(们)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们),你是他(们)的父王的,到时候怎么选择,我会尊重他(们)的意见。

南宫璇闭上眼睛,缩进了他的怀里,宝宝们绝对不可以像你这么冷,要调皮一点,活蹦乱跳的才可爱。

嗯,你说,叫小鱼儿怎么样?

不管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可以有嘛,你说是吧?

睁开眼,见穆寒御还是没有反应,眼里闪过了一丝狡黠,你不说话,那就当你同意咯。

呐,宝宝,看到没,你(们)的父王也同意了。

南宫小鱼。

南宫璇就这般自说自话的和穆寒御将宝宝的名字取好了。

穆寒御并不知南宫璇缩在他的怀里蹭来噌去的时候,正因取好了孩子的名字而高兴,若是知道,他绝对会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他,如今还自说自话的准备带着他的孩子逃跑的女人就地好好的教训一顿。

穆寒御就这般任由怀里的人抱着,直到听到她平缓的呼吸声,才陡然睁开了双眸,怀里的人还是紧紧的抱着她,往他怀里缩。

他却生生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腰间扒了下来,蹙眉“瞥”了那个睡在床上的女人一眼,在她的睡穴上点了两下,起身下了床。

寒风起,南宫璇突然觉得有点儿冷,不由的将自己的身子缩成了一团……

翌日,天气晴朗,南宫璇又一觉睡到了辰时,睁开双眼的时候,穆寒御早就不在了,而帐子里也没有其他的人。

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在穿衣服,准备出去的时候,营帐的帘子就被掀起来了,小碗端着一盆洗脸水站在帘子前,瞧见南宫璇这般衣衫不整的模样,眼中的厌恶之情,更是展露无遗。

南宫璇原想和小碗打招呼的,但见小碗这般的表情,抬起的手也落了下去。

“王爷让我进来伺候你起身,你睡的还真是够久的。”小碗冷嘲热讽的冷笑着将脸盆砸到了桌前。

南宫璇知道现在这样子确实没办法和小碗解释,而且就算解释了,小碗也不一定会听。

“我警告你,别试图妄想代替哑儿夫人的地位,别说王爷,就是在我的心里,你冒充的再像,也还是个冒牌货!”

“……”南宫璇有些哭笑不得,但却不敢表现出来。

小碗这是在替她打抱不平,然后给她脸色看呢。

她还一直奇怪,小碗为何会在听到她被点名去伺候穆寒御的时候,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如今不用猜了,一切都摆在眼前。

原来,小碗这个傻丫头是一直觉得自己故意冒充哑儿,想接近穆寒御吗?

告白

告白第二集

海面上,狂风四起,海浪一阵比一阵高。

兰特脸色微变:“我靠,快,升高啊,升高。”

当直升飞机一升高,下面的人也变成了黑点,在浪花里若隐若现。

兰特眼眸一眯,摸出一个炸弹狠狠扔了下去。

“少将大人,一定要撑住,撑住啊。”尹辉加快速度,朝着容槿的方向开去。

可是当他们刚刚潜下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将大海都炸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探视器里,斯东多略,彻底沉了下去。

容槿一掉入海里,他的衣服,早就被血染透了。他的手刚刚抓住一个残缺的甲板,只见一个巨啸铺天盖地而来。

瞬间将他湮灭。

........

轰!

窗外,一道闪电闪过,发出惊人的声音。

容城。

凌晨两点左右。

蓝末一下睁开了眼睛:“进来。”

“麻麻,我好怕。”蓝小蒽抱着个小枕头,钻进了蓝末的被窝里。

蓝末摸了摸她的头,看了眼门口站着的小黑点:“小诺,进来。”

蓝诺这才走了进来,爬上床挨着蓝小蒽睡在一起。

蓝末看了一眼两个小家伙,给他们盖好被子。起身去厨房拿了一杯牛奶,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机械的人工声音传来。

蓝末放下手机,喝完牛奶回了房。

“麻麻。”蓝小蒽睁开漂亮的眼睛。

“怎么还没睡。”

蓝末的声音难得温柔了一次。

“爹地,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

蓝末淡淡道。

容槿这次的任务,他虽然没有说,但是她也猜到了。容城博物馆被盗,在加上,这两日,J.Z盛大拍卖会在厄希公海进行拍卖。

她只要一想,就很容易猜到做什么任务,十有八九是这件事。

容槿要想参加拍卖会,不能以真实的身份前去,只要他的假身份不暴露,他就不会有危险。

叮~

手机铃声响起。

蓝末拿起来:“什么事。”

下一秒,她的脸色猛地一变,立马挂了电话,随意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穿上。

蓝小蒽和蓝诺从床上爬了起来:“麻麻,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出一趟远门。”蓝末也没有交代两个孩子。

“麻麻,是不是爹地出事了。”

蓝诺和蓝小蒽同时开口,今晚,他们两人都做噩梦了。

梦里,一条鲨鱼,吃了很多条小鱼,特别的可怕。

“是。”

蓝末也没打算瞒着两个孩子。

蓝小蒽和蓝诺的脸,同时一变,他们还想说什么,蓝末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两个小家伙也没了睡意,立马从床上翻了起来,纷纷打开电脑,让下面的人去查消息。

“小诺,怎么办啊,爹地,不会死吧。”蓝小蒽蠕动着双唇。

“不会的。”

蓝诺一脸坚定。

蓝小蒽真的吓坏了:“我们才找到爹地,我不想失去爹地。”

“别怕,麻麻已经去了,爹地不会有事。”蓝诺安抚着蓝小蒽的情绪。

两人看了一眼窗外,雷雨交加,一道又一道的雷劈下来。

黑夜,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告白

告白第三集

“我现在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窝就心满意足了,娶婆娘?哪家儿的姑娘会愿意嫁给我?”

张康平收回视线,自嘲的笑了笑,可说话间眼风儿却还是不自觉的去瞟安安。

“康平说的这是啥话?你这么能干。咱们村子里的人都是看的明明白白的,我就是没姑娘,我要是有的话,第一个就做媒说给你!”

“就是!你是个啥样的人,咱们大家难道还能不知道?以前都是误会,你也别太放在心心,也别气馁!”

大家一个个的都在安慰着张康平。

却只有刘氏,一边儿搅拌着泥土,一遍撇嘴!

“就这个狗杂种,今天盖房子明天就塌!今天娶老婆,明天就横死!呸!”

不过这话,她到底只敢在心里说,因为怕被人给听到了再找自己的麻烦,可呕死她了,逮到机会她一定要他死。

那边,村里的一个大叔指着自己刚拖过来的那根大料,对张狗蛋说道,“你也是运气好,这根木料,我砍好又刨了几天,昨天晚上才弄好,刚从山上拖下来,本来是准备拖到宁家庄园去的,最近宁家庄园也在修园子,要木料,你这里要,就先仅着你用了。”

张康平连声感谢。

如今,村里的人都不再忌讳他,都对他很友好,这是他从前梦里奢望过,但却从来不敢想的。

都是因为她,他才有今天。

张康平不自觉的又去看安安。

安安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个上面。

那个大叔的话,突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灵感。

她看着那个大叔笑着说道。

“大叔,您昨天晚上才从山上下来啊,那您有没有看到我家大姐元娘啊,是这样的,昨天我大姐说有事出去了一趟,结果,回来就受伤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万的干的,您要是看到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回去告诉我大伯,好好的给我大姐出出气。”

那大叔听她一讲,皱眉一想,突然说道。

“昨天我好像在山里看到一男一女,女的受了伤,男扶着她下山。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媳妇和她男人呢,你这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那女的,好像就是你家大姐,那男的……”

原来真的是有人帮呢,只不知道,帮的是哪一位呢?

安安听着心头一紧,“那男的是谁?”

那大叔想了半天,却是道,“那男的倒真的不熟,好像不是我们村的。”

因为要在七天内将房子建好,今天来帮工的人很多,除了担任劳力的男的,也有很多负责锁事搞后勤的大婶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那大叔因为不确定,所以声音不大,听到的人不多,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这可不行。

这种能让元娘丢大脸的事,怎么能这样无声无息呢。

安安眼中转着狡黠,“大叔,您家这话可不能瞎说啊,什么我家大姐和一个男的在山林里,还扶着走,我家大姐可是连婆家都还没有说呢,她平素最最重男女规矩,和男的那是连话都不敢单独多说一句的……”

她装似生气的高声指责,维护的是大姐元娘的名声。

错处是没有的。

然而,安安这么高声一抬,周围本来没有注意这边对话的,那些八卦的婶子们的耳朵,就都张开了。

那大叔本来不是很确定看到的是元娘,可被安安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看错。

“我眼神是公认的好,在山林里,好远的野物只要冒个头我就能知道是什么,怎么可能连个人都看错,昨儿个看到的就是你家大姐,只可惜,那男的面生的很,没见过,不然,这个时候,定然拉出来给我作证。”

他为了将自己摘出来,因为前面安安提到男女有别,他便眼中露出鄙视,“孤男寡女的在山林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话的暗示可就明显了。

安安张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心里高兴的要死,面上却是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

半响,才说道,“大叔,您可不能这么说我大姐。”

“我怎么说她了,她和男的在野地里还那样,我还说不得了?哼!”

“我大姐和男的在野地里哪样了,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说清楚?好,我就和你说清楚。那男的扶着她,靠的那叫一个近啊,你大姐像没骨头似的靠在人家身上,小媳妇在外面对自家男人都没她这么不要脸的……”

“那……那许是我大姐跌了跤受伤了,被好心人扶了一把,正好被您看到了吧,您再瞎说,小心我家大伯听到……”

她现在是护姐的妹妹形象,可不能扇风点火太明显了,不然,被人看出来是她搞的事,齐氏和阮老大会撕了她。

那大叔想起阮老大是个混的,万一真的说太多,也怕阮老大来找他算帐,算也顺坡下了,应了句,“大概是吧,我也不是太清楚,哎哎哎,都看这边干什么,干活去。”

说完左右言其它的看向张康平,“张康平,你这根木材到底要放哪里,还不过来搭把手?”

这意思就是不欲多说了。

但是,他这些话已经足够给人嚼舌头了。

特别是那句,小媳妇和自家男人都没靠那么近的。

张康平连忙过去搭把手,两人抬着木材就走到别处去了。

虽然事情就这样明面上定了性。

可是,这种事向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乡里的人平时没事干,嚼舌根也大多是些扑风捉影的事。

很快大婶子们就私下里议论开了。

“没想到那个元娘平时看着老实,其实却不是个东西,居然和陌生男人钻山林子。”

“也不知道那野男人是谁?”

“是啊,不知道有没有被那个男人钻裤档呢……”

安安心里快意,巴不得她们多说,口中却是急了,“婶子们,你们可不要瞎说啊,我家大姐最最是讲究男女有别的。”

那大婶子看了她一眼,“你倒是个好的,就是有点缺心眼。”

安安当然不会和她争,正好就着她的话不高兴退场呢。

反正有了这一出,就算没有被抓到奸的实证,名声也污了。

让你整天绣花装高洁,你继续装啊!

张狗蛋和那大叔抬了木材下去,又人打了几声招呼安排了些事,回过身来再用眼神找安安,却发现那个身影已经走了。

抱着她的小狗,就这样走了。

只要那个身影在,他一身是劲。

使不完的劲。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那个身影,那一身的劲突然间就失去了大半。

安安抱着淳于谦离开,当然是去“看望看望”她的好姐姐去了。

她可不能在这里久呆。

她得回去给元娘“通风报信”。

告诉元娘大家伙今天针对她的议论啊。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脸色一定好看啊!*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