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
  • 主演:速水舞儿玉健二港雄一
  • 导演:浅尾政行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87
日本浅尾政行执导的SM情欲片;一个公司的总裁的对头为了陷害他,将他的妻子和女儿绑架,百般凌虐后将带上面具的她们放在总裁乘坐的客车上,在和两个女人做完爱后,解开面具,总裁才发现和他做爱的原来是他的女儿,与他同来的老板对应的是自己的妻子,在他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片子结束。解析:硬核导演的影像特征在日本6、70年代的粉红色浪潮中,出了很多情色导演。有人索性来了个排名,列出日本那个时代的四大情色导演,有列的是寺山修司、神代辰己、若松孝二、大岛渚;有列的是增村保造、若松孝二、神代辰已、寺山修司。现在有人提出,要把田中登和西村昭五郎也列进四大之列。若是以作品多少来排名次的话,西村昭五郎要比作品寥寥的寺山修司多很多,但若以精致程度来看,他则是要稍逊一筹。但是,从这里可以看出西村在日本情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第一集

第四十四章 安娴的意外

“四千万,老板,我出四千万,这块料子给我。”

“我出四千二百万,这料子归我了。”

“四千五百万,这料子我要了。”

很快这块冰种帝王绿的价格,就给这些玉石商人抬到了五千万,而开口说出五千万的人,正是梅馨月。

这块料子大概有五六岁小孩子头大小,几乎接近达到玻璃种的程度了,并且还是帝王绿。这可是绝对的极品好料子啊。当然如果真的是玻璃种帝王绿,这么大小,不要说翻十倍了,几十倍都是有可能。

玻璃种帝王绿乃是翡翠中的最好的料子,据说一个小小的戒面,就能拍出个几百上千万的,可见其多么珍贵了。

当然,杨光这一块冰种帝王绿也已经是很好了,对于一些爱玉之人来说,如果得到这块冰种帝王绿,其实也是一件幸事了,毕竟玻璃种帝王绿可遇不可求。

“这块料子就归这位美女了,五千万美女你拿走。”杨光大手一直梅馨月笑着道。

梅馨月冲着杨光笑了笑:“谢谢老板。”

“老板,我出五千五百万,这料子一口价给我了。”一个大光头一咬牙报了一个价。

“老板,我是港市瑞祥福的杨万云,六千万这料子我要了,我们瑞祥福现在正缺一块好料子,料子归我,并且我杨万云卖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能帮的绝对义不容辞。”一个中间肥胖男子说话带着港腔说。

众人一听这价格提到了六千万,不少人都心里权衡着这块料子的价值,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在商言商,赚钱才是正事。

不过在杨万云这么说之后,没几个人和他抢了,毕竟都是做玉石生意的,圈子就这么大,杨万云的瑞祥福那可是很大的玉石珠宝公司,得罪了他多少有些得不偿失。

当然,六千万的价格,也是一个高价了。

“这位杨老板,真是对不住了,我还是五千万卖给这位美女,因为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总不能言而不信吧。”杨光抱拳笑着道。

梅馨月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冲着他淡淡的微笑。

她聪明人,知道杨光不指出来他们之间认识,那是为了照顾她,最起码不至于引得一些玉石商人的不满。至于这里面一千万的差价,这可是杨光送她的一个大人情。

杨万云在听到杨光说的之后,脸色略显有些难看,因为他以为他出了六千万,并且还送上一个人情,得到这块料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是哪曾想杨光居然不卖他,还要便宜的卖给别人,“这位老板,这样吧,我再加一千万,七千万怎么样?”

他很希望得到这块料子,因为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在港市举行国际珠宝展览了,可是瑞祥福没有一块撑门面的好料子,这块冰种帝王绿找个大师雕刻,在展览上博出个彩头应该问题不大。

“我倒是很想卖给你,但是我已经卖给这位美女了,所以爱莫能助了。”杨光摊了摊手无奈道。

梅馨月道:“杨老板,这块料子我让你吧。”

被气的不行的杨万云,在听到梅馨月说的之后,立刻道:“梅经理,谢谢你,这个情我记下了,钱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上。”

梅馨月是昌南市常德福玉石珠宝公司的总经理,这次赌石会在昌南市举行,她当然也得来看看了,顺便盯着采购上采购一些料子。

对于一个玉石公司来说,囤积玉石料子是很有必要的。

杨万云自然是认识梅馨月了,并且还在生意上有打过交道。

“杨老板谢我不必了,你还是谢谢这位老板吧,是他开出这块料子来的。”梅馨月笑着说。

杨万云只是看了一眼杨光,谢意完全没有,恨意倒是看的出来。因为在他看来,杨光很是不给他面子。

接下来,杨光的料子没有解开,他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他一口气买了四千多万的原石,并且让人给拉上车,等一会送到家中。这些原石里面可是个个都有好料子,差一点的料子,他根本看不上眼。

买回去慢慢的开呗,反正开出好料子,怎么都能卖钱。

“光哥,不瞒你说,我现在急需要钱,这笔钱足够了。以后兄弟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姜虎抱拳表情认真的道。

刚才杨光拿出一千万给他买了十多块原石,这十多块原石以后开出了五块玉石料子,开出的料子不比杨光刚才几率大,但是这五块每一块都是好料子。最便宜的也得两千万一块,还有一块也是冰种帝王绿,个头被刚才杨光开出来的那一块还要大,拍卖了七千万,被梅馨月得到。

这五块料子全部拍卖出去了,加起来两亿三千万,这对于姜虎来说,如同做梦一般。

而这笔钱,足矣他完成自己想要的事情,尽可能的去弥补当初他犯下的过错。

“没什么,这都是你的运气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要你命做什么,还不够糟践粮食呢,好了,人已经来了,地址告诉你,到地方你打电话就好了。”杨光对姜虎说。

人已经到了,也是用到姜虎的时候了。

十多块开出五块料子,这还是杨光故意不太张扬,不然的话,他可以做到百分之百开料子。

当然,能一下子遇到这么多好料子,不得不说这批原石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好料子呢?

其实几万块原石,才挑出来十多块出好料子的原石,这个几率很小很小了。杨光这是有能力看出来,但是如果没有这个能力的话,估计他会赔死的。

两亿虽然多,但是杨光并不太看在眼中,比起交下这么一个朋友来,这些钱也值了。

至于姜虎有什么秘密,他才懒得去问。

英雄不问出处,何必问这么多呢,那样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嗯,晓得了。”姜虎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很是利索的一瘸一拐离开。

钱存在杨光银行卡上了,因为他的银行卡可以大额支出,他对杨光没什么不好放心的。

在姜虎离开之后,杨光也随即离开,他前面带路,货车司机跟在后面,一路达到安娴所住的别墅前,将原石料子就这么搬到了别墅下面的地下室中,反正地下室一直空着,不用白不用。

他总不能把这几块里面都有好料子的原石,当石头一样丢在外面吧,他不在乎钱,但是他也没有这么大的心。

雅娴国际公司,安娴在接到人事部电话之后,立刻道:“好的,我立刻就过去。”

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就好像是做梦一样……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第二集

云飞扬没想到何轩会突然这么问,他怔怔的点点头,“对啊,她的婚姻大事,当然是我……哦,不,我们兄妹俩的婚姻大事,应该都是由张峰来做主,他就好像……就像是……”云飞扬真被这小子弄迷糊了,这他妈的关系该怎么解释啊。

何轩一脸问号的看着云飞扬,什么乱七八糟的,云家兄妹父母早逝,这些他是知道的,可是长兄如父,按辈分算下来,也应该是云飞扬这个直系兄长做主,和张峰又有什么关系?张峰不是他们的远方亲戚吗?难道他们家里还有隐情?

张峰看到云飞扬一着急一担心就开始胡言乱语似的乱说话,赶紧接过话茬子说道:“这个,何少,我们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总之在我们家族,我的辈分,就相当于他们兄妹的长辈,父母这般,不过我们年纪相仿,所以没有较真,也就以兄弟相称了,你能理解吧?”

何轩还是无法理解,张峰明明就是一个独子,和他年纪相当,还是他的好朋友,他现在看上好朋友的表妹,好吧,就算是亲戚,他辈分大,那也不至于要他来操控自己的婚姻大事吧。

张峰知道何轩现在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亲戚关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都是云飞扬捅出来的篓子,让他自己去解决吧,看他怎么圆回去。张峰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何轩解释了。

云飞扬想了半天,这事儿还真没法说,哎,都怪自己嘴欠,怎么一下说漏嘴了,这下也怎么办,他们家这么复杂的关系也没法和别人说,云飞扬想了半天说道:“反正,我们家的大事,他做主。”

云飞扬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就再也不管了,他又把球提给了张峰,别说是何轩,就是黄薇薇听的也是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黄薇薇摇摇头,何少可真可怜,被这两位大哥当皮球似的在这玩了半小时了。

黄薇薇继续躺着玩她的手机,现在这个时候,她最好不要说话的好,以免引火烧身,反正这些和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何轩一个人傻愣愣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想着什么,想了半天,张峰偷偷瞄了一眼云飞扬,又瞄了一眼何轩,赶紧又假装看报纸,反正只要他守住最后一道关卡就行了,管他是什么大少爷还是财阀公子。

何轩站起来对张峰和云飞扬说道:“咱们重新捋一遍,把事情弄简单一些。飘飘的终身大事,你们两个人一起做主,对吗?”何轩不想和他们打哑谜,也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他自己的事情,他必须要掌握主动权。

张峰没想到何轩这么快就回过神来,不愧是大家族的公子哥,脑子就是灵光,还会把事情重新捋一遍,一条一条的问他。一大早上的,谁架得住和他这么玩啊。

云飞扬看看张峰,张峰看看云飞扬,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何轩葫芦眼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何轩看他们半天不说话,也不着急,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今天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

张峰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云飘飘的婚姻大事,必须经过家长的同意,怎么说我们也不是一般的家庭,而且到了他们这一辈,云飘飘是要招婿上门的,这个别怪我没提醒你。”

张峰有意拿这个事情来点何轩,因为云家兄妹现在就他们俩,云飞扬现在一点要结婚生子的迹象都没有,云飘飘为什么不可以招婿上门。他明知道何轩家里是绝对不会赞成这种事情的,所以故意提了出来。

何轩也不着急,他缓缓的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婚姻和恋爱都是自由的,只要飘飘愿意嫁给我,我相信你们不会不答应的,对吗?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飘飘愿意嫁给我,心甘情愿,真心相爱的那种,你们会阻拦吗?”

张峰和云飞扬几乎是同时摇了摇头,这个妹妹他们放在掌心呵护还来不及,她能找到自己的真爱,能够得到幸福,没什么不好的,他们为什么要阻拦呢,替她开心还来不及呢。

黄薇薇在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突然觉得云飘飘真是他们之间最幸福的姑娘,有云飞扬这个亲大哥,还有张峰这个哥哥,简直是偶像剧才会有的高级配置吧,这两个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让人梦寐以求的好哥哥啊。

自己只能眼红一下了,什么时候要是有个这样的哥哥该多好,连男朋友都要经过哥哥的把关,这种被关心被保护的感觉简直太好了。黄薇薇虽然拿着手机玩,可是心里全部在想这些。

何轩简简单单几个问题也就摸清楚了这两个人的脉络,说来说去他们就是担心云飘飘,这些何轩都能够理解,也明白他们担心的问题的根源,他们就是怕见了家长以后没有好结果吗,既然他们担心,自己就让他们放心好了。

“张少,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关系到家人的事情,我知道你也会格外上心,我何轩是什么人,我们接触这么久你应该知道,不说百分之百完美,但是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优点,剩下的,可能我现在不够成熟,有时候难免会有一些幼稚的行为,可能让你们不放心,不过我可以保证,只要飘飘不喜欢的,以后我都不做,她说一,我绝对不说二。”何轩和张峰说着掏心窝子的话,句句诚恳,情真意切。

“飞扬哥,我知道你担心飘飘,我也可以理解,咱们认识的事情不长,短短几天,可是足够让我知道你是一位非常好的大哥,飘飘也很在乎你重视你。我保证,飘飘进了我们何家,不会受到一丁点的委屈,哪怕我让自己受委屈,也不会让她受委屈。”何轩信誓旦旦的说着,似乎今天就要把云飘飘娶过门一样。

说完何轩又补了一句,这也恐怕也是大家最担心的问题吧,“婆媳问题你们更加不用担心,我妈知道我交女朋友,差点飞过来看她,生怕我不会好好对她。结婚后她依然可以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喜欢的话也可以在家做少奶奶,只要她高兴,怎么样都行。”

何轩说道这里的时候,云飞扬越听越不对劲,“不是,何少,等等,你等等,怎么说着说着,好像我已经答应把妹妹嫁给你了呢,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早啊,这还没怎么就开始讨论婚后生活了?”

说实话,何轩的一席话有些吓到在场的众人,别说云飞扬没有思想准备,张峰和黄薇薇都被他吓傻了,何轩自从来到包市认识云飘飘以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只见何轩也不回答,径直就走了出去,出门前说了一句:“我去买点东西,你们等我回来再出去,我很快就回。记得一定等我。”说完一阵风似的就不见人影了。

留下张峰他们在客厅里半天都反映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今天的人好像都疯了,脑子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也不知道何轩到底做什么去了,还不让他们出去。

这时云飘飘走了下来,“你们聊什么呢?我在楼上就听到热热闹闹的,怎么我一下来没人说话了,咦?何轩呢?他怎么不在?”一般云飘飘只要一起来,何轩肯定屁颠屁颠过来了,这会怎么不见他,难道在楼上。

云飘飘也不管什么淑女形象,直接扯着嗓子就喊道:“何轩,何轩?何轩!”云飞扬受不了妹妹的魔音穿耳,直接说道:“别喊了,喊什么啊,他不在,赶紧下来,有事问你。”

云飘飘的态度似乎要让张峰他们不战而败了,看她一睁眼无视哥哥,无视张峰,就知道找何轩,云飞扬内心突然出现了非常大的失落感,眼看着妹妹长大了,羽毛丰满了,要飞了。

张峰看到这一切,感觉自己脑子有些缺氧,今天怎么都是一个接一个下楼,下来以后还保准有事,他有些待不住了,想要离开出去透透气,正欲起身出去,被云飞扬叫住:“老祖,你等等,先别走。”

张峰内心响起一片哀嚎,这一天才刚开始,这到底还有完没完了,还让不让他好好给自己放一天假啊,心里虽然不满,但是云家兄妹还是不能不管,张峰只能坐下来,看看云飞扬到底要说什么。

云飞扬让云飘飘坐下,语重心长的和她展开了一次促膝长谈,从小到大,事无巨细,说的件件动情,装装落泪。云飘飘刚醒来脑子还没恢复运转,她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今天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张峰在一旁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吼道:“飞扬,你把我们大家拉在这儿到底要说什么?你赶紧说,要是你和飘飘忆苦思甜,那我真不听了,我出去透透气去。”

云飞扬神情肃穆的说道:“飘飘,当着老祖的面,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爱上姓何那小子了?铁了心要和他在一起过日子?”云飞扬打定主意,要是云飘飘点头,他就不再反对。

云飘飘笑着说道:“哥,你说什么呢,我和何轩才认识几天啊,现在不是正谈着吗,合适就继续交往,不合适就再说呗。你干嘛这么着急上赶着似的,怎么嫌我在家里碍你事,着急把我嫁出去啊。”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

花与蛇 究极绳调教第三集

叶轩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坐到了古双儿的旁边。

嘴里略表恭敬的说道:“盟主,我来晚了,不好意思啊,您继续。”

看着依旧有些蒙的叶轩,赵铁柱的笑容也很难掩饰住,不过就在这时,古双儿的玉手直接抓到了赵铁柱的腿狠狠的一拧。

这股痛意正好将赵铁柱的这股笑意给震了回去。

在咳嗽了两声之后,赵铁柱也恢复了平静正色的说道:

“从今天起,除夜联盟正式成立了,作为盟主,也为了日后的联盟能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在此我要立几个规矩还望大家相互遵守。”

第一点,凡是除夜联盟的成员都有维护世界治安的责任。

第二点,除夜联盟需要像夜组织一样设立分部,这样才能更好的起到监视和侦查的作用。

第三点,除了盟主以外,联盟之内以议会的形式进行,盟主相当于两票的权利。

第四点,初代除夜联盟一共包括:赵铁柱,古双儿,幕铁,铁蒙,铁手,龙嫣儿,青龙,叶轩总共为八人,在日后的发展之中除有杰出发展者,其余都不计入成员之中。

足足用了超过十分钟的时间,赵铁柱才将这些四大项规章和一些相关的注意事项全部说完。

看着这一条条计划,众人也为赵铁柱这井然有序的规划感到惊叹,有着这样的一个盟主,幕铁三兄弟作为东道主也放心了。

毕竟无论整个联盟发展成什么样,铁帮都是整个除夜联盟之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有着这样中坚的地位,铁帮一定能在日后的发展之中获得很好的成就,这也是幕铁所顾虑的,却在赵铁柱的简单一番话中全部消失了。

至于龙嫣儿和青龙,作为龙组的人对这样的事自然不会有太多的要求。

他们两个能加入,全凭借赵铁柱的面子。

要不以龙组的实力,别说是除夜联盟了,就像是夜组织那样极为诡异的门派,在面对龙组的时候也不敢太过嚣张。

整个议会足矣堪称完美,所有人都得到了应有的保证,并且以全票的形式支持赵铁柱这个能是,毕竟有一个稳定的团队才是发展中最重要的因素。

在傍晚的时侯,众人也纷纷离开了会场,一同去进行联盟的建设的计划了。

诺大的会场只剩下了古双儿,赵铁柱和叶轩三个人。

此时的叶轩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可他身上的那慵懒气息却并没有随着酒气的消散而消失。

看这个赵铁柱,叶轩缓缓的说道:“赵兄,天下集团我们也该去一趟了吧,兄弟我最近可是有些缺钱啊。”

听了这话后,赵铁柱也不慌不忙的拿起了手中的酒杯,就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头一样。

在杯中的水全部咽进去以后,赵铁柱若有所思的说道:“叶兄不要着急吗,我答应给你的东西一定会做到,只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叶轩得到赵铁柱这样的回答以后,并没有露出急躁的情绪,而是极为懒散的回答道:“赵兄,你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吗,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说一声,兄弟一定会帮忙的。”

叶轩的回答并没有超乎赵铁柱的预料,毕竟从第一眼看到的时侯,他就觉得叶轩并不是一个单纯看钱的人。

他只不过是用金钱来衡量一些事物的价值而已,毕竟修为达到这样的等级,早就已经达到了无谓金钱的地步,叶轩这个人也不会像表面这样简单。

在除夜联盟之中,除了铁帮以外的众人无一不是背景极为深厚的,这样的根基一定会为整个联盟在以后的发展之中提供难以想象的助力。

能够加入联盟,叶轩对赵铁柱也是无比的信任,他相信能征服古族第一绝色的人一定不会简单,言而无信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就这样,叶轩也和赵铁柱二人简单的打了一个告别的招呼就欲走出去。

可就在这时,放在赵铁柱一旁的电话直接震动了起来。

轻轻一点屏幕,两个美女直接出现在了前方的投影之上。

看到这一幕叶轩也连忙挪回了已经迈出去的步子。

打来电话打正是已经消失一段时间的秦芯和苏怡,实际上她们两个的旅行早就已经结束了。

只不过她们被赵铁柱派去收购天下集团了。

虽然赵铁柱平时的生活都是大隐隐于市的态度,甚至曾经的一个经历位置都要和苏怡争。

但现在看来,他也无非是想隐藏自己罢了。

这不整个天下集团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就被赵铁柱以雷霆一般的手段直接收购了。

在电话那边的苏怡率先开口说道:“铁柱,你的这招太有用了,天下集团的老板在我们用了你的方法后直接签下了转让协议,只不过哪个名字为什么不是你啊。”

听了这话,在一旁静静待着的叶轩也郑重了起来,从电话中哪个美女的话里可以听出,整个天下集团已经转让出去了,而且哪个人还不是赵铁柱本人,这便说明赵铁柱已经将事情给办好了。

随即,在叶轩的嘴角上也缓缓的掀起了一抹弧度。

毕竟自己以后就能彻底的经营一个企业了,他从小店梦想并不是成为一个绝世高手,成为一个商界巨子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可在父亲和家族的影响之下,这点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独自在外流浪的原因了。

赵铁柱是何等人,又怎么会不注意周边叶轩的表情变化呢。

紧接着,嘘寒问暖的对着秦芯和苏怡两人说道:“这一次你们两姐妹真是幸苦了,等你们俩回来我一定给你们奖励,至于天下集团,我是要送给我的那个朋友的。”

“还有啊,我这边信号不太好,你们两个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去找你们。”

听了赵铁柱的这句话后,苏怡和秦芯的小脸之上也布满了羞红之色。

在撂下电话之后,一旁静静站着的叶轩也缓缓的走了过来说道:“这是成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