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蛇 地狱篇

花与蛇 地狱篇
  • 主演:藤村真美
  • 导演:西村昭五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85

花与蛇 地狱篇第一集

可是等了一会儿,马车怎么还不动?她奇怪地撩起车帘朝外面看,登时叫苦不迭。

楚伯阳僵硬地坐在车夫位置上,后背紧绷,横眉怒竖,浑身杀气,像尊恶罗刹一样瞪着前方。

刚才破酒馆里的那几个脏兮兮的壮汉,此时拦在马车前,个个凶神恶煞。一看见邵玉露出俏脸,登时眼睛放光,咧开嘴,色迷迷地盯着她。

“快进去坐稳了!”楚伯阳从牙齿缝里蹦出这句话。

“对!小娘子,快进马车里去!哥哥我马上就来伺候你!”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笑得猥琐不堪,露出一嘴黄牙。他和另外一个人的手里,还各拿着一把砍柴刀。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皮鞭脆响,尖嘴猴腮的脏鬼,脸上被拉出一道血淋淋的鞭痕。

“啊……”,脏鬼扔掉砍柴刀,捂住脸,鬼哭狼嚎跌倒在地,疼得两只脚拼命乱蹬。

没人理他,剩下四个壮汉像捕食的野兽一样,同时扑向马车。一个人拽住马头,一个人去抢楚伯阳手里的马鞭,还有两个人左右夹击楚伯阳。

邵玉吓坏了,没想到这是个如假包换的乱世,青天白日,竟然有人敢拦路行凶!

只听到地动山摇一连串砰砰重击,马车被撞得东倒西歪,皮鞭哗哗抽响,接连一阵拳打脚踢的狠揍声,有人接二连三地重摔在地,惨叫声此起彼伏。

“驾!驾!”

邵玉听到楚伯阳爆喝出来的赶马声,马车开始狂奔。过了一阵,并没有听到追赶的声音,虽然被颠簸得七晕八素,砰砰乱跳的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

马车渐渐慢下来,邵玉急忙掀起车帘,发现楚伯阳趴在车板上,昏过去了。

扳过他的身体,邵玉倒吸一口冷气。楚伯阳的左肩到胸口,有一道长长的伤口,衣襟已经被鲜血浸湿了一大片。

邵玉心慌意乱,观望了一下,马车还在土路上,她觉得应该把车赶离大路,以免那帮歹徒追上来。然后再找个僻静的地方,赶紧给楚伯阳包扎止血。

要不要现在逃跑?

这个念头一闪出来,吓了她自己一跳。

如果把楚伯阳丢在路边,自己赶着马车逃走,一定能甩掉那些歹徒,还能顺便摆脱楚伯阳!

这念头一闪而过,邵玉自己先摇摇头。如果能把受重伤的楚伯阳丢下,那她就不是那个为了救小孩被沼气毒死的邵玉了!

等楚伯阳醒过来,伤势不严重的时候,她再想办法逃走!

她这样打定主意,便不再犹豫。用先前换下来的麻衣孝裙把楚伯阳的伤口捆紧,然后才想办法赶车。

缰绳还紧紧攥在楚伯阳的手里,邵玉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把他推进马车厢里。

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没有一点违和感。牵动缰绳,马车顺利地离开大路的时候,邵玉得意地歪了歪嘴,“老娘的大学生村官可不是白当的!”

绕过几个山坡,走到一片满地卵石的河滩边上,马车已经颠簸得走不动了。

花与蛇 地狱篇

花与蛇 地狱篇第二集

张太虚的这一击,包含自信,因为他的情报了解到,燕凌飞最多就是和刚才他打死的孙白发一模一样,顶多就是一个半步天宗境界而已。

但是,当燕凌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刻燕凌飞的速度,却让张太虚忍不住眼睛之中的瞳孔一缩。

“怎么会,这种速度,这根本就不是……”

这根本就不是半步天宗的速度,半步天宗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

那么,不是半步天宗,会是什么呢?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天宗!

燕凌飞居然是天宗!!

他的情报失误了。

张太虚不由心中冷哼一声,这样一来,如果燕凌飞是天宗境界的话,那么自己的儿子之事,就可以解释了。

如果燕凌飞是天宗的话,那么张建安就极有可能,是燕凌飞亲手杀死的了。

所以,现在他要杀死燕凌飞的话,就不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家族的计划泄露,还有重要的就是,它可以为自己儿子报仇。

这可是他除过完成这个任务之外,此行最大的心愿了。

瞬间。

张太虚的这一掌,和燕凌飞撞上,他打中的却不是燕凌飞的身体。

因为i燕凌飞仅仅只是身形一闪,就躲过去了他的攻击。

而也就在这刹那,燕凌飞将站在原处不动的赵文峰抓着后脖领子,带到了十米之外。

“他是来找我的,你带人站远一些,不要波及到你们。”

燕凌飞淡淡的说道。

这个人既然是来找自己的,那么就没理由把别人牵扯进来,这一点的属于自己的责任心,燕凌飞还是有的。

于是,听了燕凌飞话语的赵文峰,立即号令自己的手下的无双阁武者们,齐齐退后数步。

看见燕凌飞吩咐赵文峰让人都后退的举动,张太虚就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并没有制止。他只是为了燕凌飞而来的,对于别人,他也不想牵扯他们进来,刚才的孙白发之死,完全就是与这个老匹夫自己不识抬举,此前,在山脚下,他连那两个天宗境界都放过

了,如果孙白发识相的话,那么他也并不会杀死这个老者。

可是,数日昂孙白发不识抬举呢。

此刻,张太虚看着燕凌飞,冷冷的道:“很好,只你我二人,我只要你的命就可以了。”

此时,所有退后的大殿之中的武者,都是神情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一个是神秘强者,自己家的无双都不是对手。

另一个是年少天才,刚刚才将两个天宗初期,教训过了强者。这两个人碰面了,现在是针尖对麦芒,虽然他们现在都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这个人为什么要找燕凌飞的麻烦,但并不妨碍他们此刻为这焦灼的战

局操尽了心思。

接下来的胜负究竟会是设么样子的呢。

燕凌飞抬眼看向了对面的这个黑衣蒙面人,虽然对方的面目全部被黑纱笼罩住了,但是燕凌飞还是推算出来了这个来人的身份。

其面目虽然隐藏住了,但是其身上的那股来自于修仙者般的灵气气息,却是怎样也瞒不住的。

这种气息,或许一般人一位就是武者的真气力量了,但是作为修仙者的燕凌飞,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这股力量就是修仙者的灵气之力。

而在这个地球上,拥有灵气力量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知道的张家,才有这种力量。

所以。

“你是张家的人!”

张太虚冷不防这一下,燕凌飞居然在瞬间,就戳破了她的来历和身份。

这句话不仅仅是张瑞太虚听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武者也纷纷听见了。

张家?

什么张家?临海市有一个张家的武道世家吗,虽然说这个张是个大姓氏,但是不可能在临海市里面,有一个张家拥有一个可以吧天宗境界当做蝼蚁的超级强者,而他们这些人竟然丝

毫不知道。

所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这个张家,并不是临海市的某个张家。

而按照这么推测的话,燕凌飞根据传言,前几天,刚好是从金陵城回来,那么极有可能,就是金陵城的某个张家了。

可是。

赵文峰此刻陷入了沉思,不解的喃喃自语:“在金陵城里面,有出过天宗境界的张家吗,我居然不知道。”

虽然战的有些远,但是那大殿之中的武者,以及还有赵文峰的轻声喃喃,还是传入了在张太虚的眼中。

这让他面色一变,自己费尽心思隐藏了形象,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暴露。

还有,自己此来为什么杀燕凌飞,就是为了让他们张家,继续隐藏在黑暗里面。

可是,现在居然被燕凌飞一语道破,你可以想象一下,现在的张太虚,应该是一个怎么样子的心情。

但是,虽然不能说破,但是承不承认,还是在于张太虚自己。

他果然因此变色,但是声音却也因此冷下去了几个声调,如同从就有地府里面吹出来的寒风,此刻冷冷的紧盯着燕凌飞:“你说什么张家?”

他根本不会承认的。

如果让这条线索暴露出去的话,那么绝对就是他任务最大的失败。

但燕凌飞确实因此眼角附上了一丝的笑意。

“不承认吗?”

“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太虚冷冷地个说道。

燕凌飞道是饶有兴趣的看向张太虚,似乎对张太虚为什么隐藏身份,隐藏面目,现在又不愿意承认身份的原因十分的清楚。

他就起了一点玩味的心思,道:“你不知道张家吗?”

张太虚冷冷的道:“什么张家?”

燕凌飞带着意思冷冷的淡笑:“如果你不知道张家的话,那么你又是为什么前来找我呢?”

张太虚的语气更冷:“有人出钱,让我买你的命。”如果是别人的话,这个理由的确能够让人信服,但是对面可是燕凌飞,他能够清清楚楚的察觉得到来自于张太虚身上的那修仙者的灵气,如果他不是张家的人的话,那么身上的那中修仙者的灵气,又要怎么解释,所以,这个人就一定是张家的人,没有错了。

花与蛇 地狱篇

花与蛇 地狱篇第三集

这一晚上,他们可谓是打算在揽月阁一醉方休了,毕竟上一次大家聚在一块喝酒聊天,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再举杯畅饮,大家却都不再是过去意气风发的少年。

喝到最后,最先倒下的反而是纪西离自己。

宁城远不太确定地看了看晟千墨,“要不送西离回去吧?”

晟执御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马当先冲过来搀扶纪西离,“我,我送西离姐回去。”

晟千墨看了纪西离一眼,又看向晟执御道:“路上小心。”

说是来给纪西离接风洗尘的,但谁也没想到纪西离说倒就倒了,倒是最先离开的那一个。

苏凰见晟执御搀扶着纪西离走了,低头一笑:“看来西离是真的伤心了。”

晟千墨目光淡漠,喝了一口酒,并没有说话。

“胡说八道什么呢,西离是咱们这些人里最看得开的人了!来来来,喝酒喝酒!”

宁城远不想冷了气氛,赶紧给他们两个接着满上了酒。

苏凰听了微微笑道:“那倒是,她这说走就走的,倒是舍得下。”

宁城远白了他一眼,一时嘴巴没把门:“你以为西离是你啊!”

宁城远刚说完就后悔了,但这回苏凰听了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噙着笑慢慢地喝了酒,“千墨啊,今夜你得陪着兄弟喝醉了才能走。”

宁城远瞪着他道:“西离都走了,你又发什么酒疯?”

“我突然也觉得很伤心啊。”苏凰看向晟千墨,向他投去一个“是不是兄弟”的眼神。

晟千墨沉静地看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给他斟上了酒,一同饮下,又接着倒满了,继续喝……

……

晟执御这趟是骑着马过来的,所以是打算骑马送纪西离回府,只是没想到的是,骑了没多久纪西离便痛苦支吾着说要吐,晟执御也没想那么多,赶紧在半路把人抱下了马,结果纪西离下了马干呕了半天什么也吐不出来,反倒是哭了出声。

这把晟执御吓到了,因为他打小就没见纪西离哭过,纪西离有着北国女子特有的英气,可她又比别的女子坚强得多,因此在这会看到纪西离抓着他的手臂哭得泣不成声,他自己也跟着很难受。

晟执御皱着眉有些僵硬地摸了摸她头,“别哭了西离姐……”

可纪西离是彻底醉过头了,根本也意识不到自己要顾及什么,只想着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晟执御见纪西离哭成这样,怎么安抚都没有用,自己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借着酒意大着胆子便做了一件这么多年都不敢做的事——低头捧住了她的脸吻了上去。

他亲吻她的嘴唇,带着咸涩泪水,但很柔软的嘴唇。

可让他大脑嗡嗡作响的是,纪西离主动缠了他的舌头,她甚至踮起脚抱他的脖子,迎合着他的亲吻。

这让晟执御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纪西离是有感觉的……对他这个亲吻有感觉的……

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的错觉,很快,他听到从纪西离口中呢喃不清发出两个字,“千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