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主妇

偷情主妇
  • 主演:未知
  • 导演:Mike Marvin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7

偷情主妇第一集

“爸爸。”他喊了一声,如往常一样转过客厅,准备回房间。

他从小和爸爸关系不好,因为爸爸脾气暴躁,在他面前焦小唐一向能躲就躲,否则倒霉的时候,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你过来。”焦振铭忽然开口。

焦小唐本能地身体一抖,心情好的时候,爸爸从来不想看见他。

只有心情不好,才会叫他过去。

不由自主揪紧衣袖,慢慢走过去。

“动作快!”焦振铭一拍沙发扶手。

焦小唐额头上渗出冷汗,步子凌乱走过去。

陆忆羽在一旁看着,不禁笑了:“恒羽,在叔叔面前你怎么总是这副样子?叔叔又不会吃了你。”

“废物!”焦振铭恶狠狠地瞪着他,上次被林繁打了一顿,他倒也没有再对焦小唐做什么。

他好歹是个上市大集团的主席,那个林繁明显是敢拼命的人,他知道不能随便惹。

“爸爸,对不起。”焦小唐低声说,反正他有没有做什么,在这个家里对错都不是他说了算。

焦振铭铁青着脸,对陆忆羽说:“检查一下他。”

“是,叔叔。”陆忆羽站起来,从沙发那一边跨到焦小唐面前。

焦小唐本能地后退,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臂,“躲什么?”

说着,他去掀焦小唐的T恤下摆。

“你干什么?”焦小唐愤怒地推开他,脸上青红交加,“离我远一点!”

刚说完,一个大耳刮子扇在脸上,打得他一头扑在沙发上,眼前金星乱冒。

他抬起头,看着盛怒的焦振铭。

“小废物!什么都不让人省心,再反抗,你以为老子真怕了林繁那个臭丫头?”

焦小唐耳边嗡嗡作响,头晕目眩,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陆忆羽笑着走过来,一只手按着他的胸膛,一只手掀开他的T恤,露出他瘦瘦的腰线。

“啧,别乱动啊,恒羽。”

他的手在焦小唐腰上摸,把他的身体翻过来一点,终于摸到一个微微凸起的小疤。

“叔叔,这个印记虽然没有成形,但确实在他身上。”

焦振铭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却显得更加生气:“在这么一个废物身上有什么用?”

“是啊。”陆忆羽也有几分惋惜,“他能干什么呢?身体素质就跟不上,好像把一颗钻石镶嵌在朽木上。”

焦小唐完全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找到了吗?”门外有个声音响起。

“您来了。”焦振铭立刻笑容满面迎出去。

焦小唐觉得这声音很熟悉,想探头去看,陆忆羽却拍拍他的脸:“不要多管闲事,小心挨揍。”

“你放开我!”焦小唐咬着牙说。

陆忆羽笑着低下头:“你怕什么?在叔叔面前,我能对你做什么?”

焦小唐怨恨地瞪着他。

“就是这小子吗?”忽然有人走过来,一把将陆忆羽推开。

身上一轻,继而又被更强大的力量压制在沙发里。

焦小唐抬起头,看见一张冷酷的脸,一条伤疤贯穿了耳朵和嘴角,眼睛如鹰隼一样盯着他。

“是你?”

偷情主妇

偷情主妇第二集

阿容开车比徐向北还要猛,当徐向北到地海大学时才两点半,离约好的时间三点钟提前了半个小时。

一辆豪华气派的保时捷从校园中穿过,惹得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投来羡慕的的目光。

徐向北打通了沈从儒的电话:“你在哪儿呢,我到地海大学了。”

沈从儒有点惊讶:“现在才两点半,你提前半小时到,太积极了吧,我才出发在路上呢,你去校长办公室等我吧,这条路塞车严重。”

地海大学比江城大学明显高了一个档次,面积就大了两三倍,分为六个学院,三个校区,看着学校的区域指示牌,徐向北感觉像看迷宫地图一样复杂,只找到了教授办公室,不知道校长室在不在那里。

见时间还早,还有半小时沈从儒才能到这里,徐向北让阿容去停车场停车,自己就在校园里乱逛起来。

“你找地方停车吧,我们到早了,过半小时,我们去最高的那栋楼集合,那应该是教授办公室,校长办公室估计也在那栋楼上。”

徐向北在校园小路上走着,那些朝气蓬勃,年青的面孔迎面走来,让他也感受到了一种被点燃的激情,整个变得活力四射起来。

忽然一件熟悉的T恤引起了他注意,那一件黄色T恤是帝景阁的工作服。

那件衣服的版型款式,颜色都是徐向北与服装加工厂敲定的,所以徐向北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帝景阁的工作服。

唯一不同的是,上面的胸牌被摘掉了,如果不知道是帝景阁工作服,跟普通T恤没什么区别。

工作服的主人是一个戴着眼睛,瘦小的女孩,她紧紧地抱着书,匆忙地走在林**上,看起来正赶去教室。

忽然,从旁边小路跑过一个强壮的男生,两人都走得急,不小心撞在一起。

瘦小的女孩被撞倒在地上,手里的书本散落一地,那个男生只内疚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匆匆地跑掉了。

瘦弱的女孩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胳膊,脸上浮现一丝痛苦的神色,显然被撞痛了,她顾不得手臂的疼痛,赶紧在地上捡自己的书。

有一本书正巧落在徐向北脚下。

徐向北将它捡起来,那是一本又大又厚的书,感觉有四分之一箱A4纸那么厚重,难怪女孩抱起来那么吃力。

书面上写着电子电路学,这是工科生的专业课程,一般男孩子念这类专业比较多,这么瘦弱的女孩,也学电子电路专业?

徐向北好奇地翻开书页,第一页空白处,写着女孩的名字,她的名字叫莫晓薇。

书页上的字迹清秀隽永,一笔一画都似竹叶一般,透着灵气,看得出她是个优秀的学生,学习不好的学生,字迹都会潦草,不会这么工整。

女孩见徐向北拿着自己的书,她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不太好意思向一个陌生的男生开口说话。

见女孩面带红晕地看着自己,徐向北微笑将书递了过去:“你的书掉了,还给你。”

徐向北的彬彬有礼,让莫晓薇心里如撞鹿般扑通直跳,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她即羞涩,又激动,接过了那本书,回答道:“谢谢。”

她的手跟她的身体一样瘦弱,让徐向北心生怜惜,不用替她把脉,光是看她的脸色,徐向北就知道这个女孩的身体已经到崩溃的边缘,特别的虚弱。

莫晓薇的声音细如蚊呐:“不用谢。”

这个时候,两个穿着体面,衣着鲜亮,相貌漂亮的女孩子从她身边走过,她们看向莫晓薇的眼神里,充满了轻蔑与嘲笑。

其中一个红衣女孩讥笑道:“莫晓薇,又把书扔了啊,是不是又没钱吃饭,没有力气了,要不要我借给你,你要是开口,我保证借给你,你还不还无所谓。”

听起来像是要帮助她,但是那种趾高气扬,带着施舍的语气,让围观的徐向北听起来都感觉刺耳。

莫晓薇并没有生气,而是不卑不亢地说道:“谢谢你,我钱够用的,我从不向别人借钱。”

漂亮蓝衣女孩冷笑道:“哟,脾气还真硬,总有一天,你会向我们摇尾乞怜的,那个时候本姑娘就不一定理你了。”

红方女孩拉着朋友的手:“别理她了,她饿死也不管我们的事,她就是个土包子,我们快去教室吧,就要上课了。”

面对冷嘲热讽,莫晓薇目光坚定,走进了教学楼,上课去了。

看着莫晓薇瘦弱而坚强的背影,徐向北算了一下,这个时候,正是帝景阁中午下班的时候。

徐向北感觉脚上踩了硬物,捡起来一瞧,是一个工作牌,正是帝景阁的工作牌,上面写着莫晓薇的名字,还有她清纯自信的照片。

徐向北打了个电话给周平:“我们帝景阁是不是有个服务员叫莫晓薇啊?”

周平想了一想,回答道:“是有个刚来的勤工俭学的服务员,是钟点工,听说是个大学生,每天中十一点干到下午两点,晚上六点干到九点都会来干活。”

难怪女孩身体那么虚弱,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女孩中午根本就没吃饭,她为了打工与学习互不冲突,只是在上学的路上,随便吃了点什么。

一天过来,她还可以承受,但是看她的脸色,至少有好几天中午不曾好好吃饭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女孩体质本来就不好,再这样玩命地硬撑下去,用不了几天,她就会病倒,而且会病得很重。

既然是帝景阁的钟点工,也算是帝景阁员工,可不能让她这么倒下,徐向北想了想,对周平道:“那个莫晓薇,今晚还会去我们那儿做钟点工吗?”

“当然,她交了三百块服装、工作证押金,她要是不干,会来退押金的。”

徐向北心里有点内疚起来,让员工为工作服与名牌三百块钱交押金,还是自己做出的决定,员工辞职时,可以凭借工作服和名牌退押金。

他这个看似合理的决定,对这个经济困难的女孩来说,却是个很苛刻决定。

偷情主妇

偷情主妇第三集

“呵呵……”

按理来说,在恶魔进行重生的时候,林萧应该是出手阻止才对,然而他却是什么都没去做,只是冷笑着,用嘲讽的眼神看向了这个恶魔。

时间,就仿佛是在此刻凝结,男恶魔调动体内魔力,想要断肢重生,可无论是他怎么努力,都只能是徒劳无功。

“这不可能”,男恶魔愣住了,猛然是抬起了头来,并看向了林萧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断肢重生了?”

“呵呵”,淡淡一笑后,林萧这才是解释道,“很简单啊,在我的剑气之中,有着生与死的道,他们作为法则,完全是封死了你的断口处,所以想断肢重生?问过我没有?”

“哗……”

现场,顿时一片喧哗,无数恶魔血族都是一脸惊恐的看向了林萧,并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一步。

对于他们这些异族而言,最大的本钱是什么?不是他们的修为,也不是他们的招式,而是他们那近乎不死的身躯。

可是现在,在林萧的身前,自己最大的本钱,已然是成为了一个笑话,林萧只是一剑而已,就斩掉了他们断肢重生的机会,也就是说,自己在他的手中,受到的伤害,都是真实的。

听到这里,男恶魔也是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敌人的难缠,所以当场是咆哮道,“还愣着干嘛?一起上啊。”

“动手……”

下一刻,四道身影就已经是化作了一股恶风,就这么是扑向了林萧。

他们不是傻子,如此难缠的敌人,如果还真像刚才那般,想要将其当作俘虏,那最终死的肯定会是自己。

魅魔当即是化作了一道影子,阴笑着,已然是冲向了林萧,口中还不住的调侃道,“小哥哥,我将要与你融为一体了哦。”

“是吗?”血脉神瞳当场是洞开,化作影子的魅魔,其本体已然是被林萧所察觉。

阴阳剑气腾空,化作是一道剑气牢笼,撕裂长空的落入到了地面之上。

下一刻,魅魔已然是惨叫着化作了本体,就这么是被牢笼给困在了其中,其胸口处,更是鲜血长流。

两名血族见状,男血族顿时化作了一汪鲜血长河,裹带着极其可怕的腐蚀之力,浩浩荡荡而来。

女血魔则是化作无穷无尽的血色蝙蝠,环绕着林萧,伺机而动。

“倒是有点意思……”

看着这两名血族的招式,林萧也是淡淡一笑,觉得有点小麻烦。

对付这种大范围的招式,有着两种方法,而这两种方法,一则是找到其生命的核心,一击必杀。

还有一种,自然便是以暴制暴,你用群攻,我同样是用群攻来击破你。

这不?林萧深呼吸一口气后,当场是将自在剑抛飞,手捏剑诀道,“万剑诀……”

顷刻间,自在剑身化万千,并布满了整个天空,并在林萧的操控下,化作游鱼在天空畅游。

“啊……”

几乎是在一瞬间,那血河就已经是在剑气之下崩溃,原本还威风凛凛的血族男子身上,早已经是出现了无数个剑气豁口。

但诡异的是,他的伤口处,却没有一丝的血迹,反倒是在逐渐的闭合。

没错,剑芒之中,并没有阴阳剑气,所以拿男血族,才能够是通过自己的血液来恢复伤势。

在神话之中,血族一直都是有着不死之身这么个说法,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只要不是击中了血族的心脏,那他们就能够通过自身储存的血液来进行恢复。

然而,这种恢复能力是无尽的吗?答案是否定的。

毕竟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消耗能量,动动手指,都会有所消耗,更不用说是收到这么重的伤了。

……

也就是说,他的恢复能力,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当体内的血液被消耗一空的时候,他同样会死。

另一边,那女血族比男血族更加的凄惨,万剑剑芒划过,那些血色蝙蝠当场是被斩成了碎片。

凄厉的惨嚎声中,女血族重组,整个身体,就如同是玻璃一般,片片皲裂,模样可谓是凄惨无比。

好在两人都是拼死没让林萧伤到他们的心脏,不然的话,方才就足以是要了他们的命。

可就算是如此,也让他们是一点也不好受,如果林萧乘胜追击的话,当场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可就在这个时候,林萧却是不得不停下,因为那个只剩下一只手的男恶魔,也是冲到了他的身边。

“好机会……”

尽管不知道东方修炼者是个什么情况,但男恶魔也知道,林萧那一身的本领,就在那把剑上。

而现在的林萧,已经是失去了自己的剑,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已经是没有反抗能力了啊。

所以当场,男恶魔就已经是用那仅存的右爪向着那林萧的心脏处,探了上去。

他能得逞吗?答案是否定的,冷笑着,林萧就这么双手成拳,灵力在拳头上凝聚成了一个宛若钻头般的龙头,直击向了那个利爪。

“轰……”

宛若炸药爆炸般的声音,自场中响起,那男恶魔只觉得是自己的手臂,在一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下一刻,心脏传来一股痛楚,他不禁低头一看,自己的心脏前方,已然是钻进了一套手臂,给他来了那么一个透心凉。

至于整颗心脏,都已经是被直接撕裂成了血泥,就算是上帝在上,都不一定能够将他救活。

“我,死了?”

一阵晕眩感袭来,让男恶魔不禁是困乏无比,那眼皮子,已然是缓缓的闭合,至此,失去了生息。

厌恶一般的,自那恶魔的体内将手臂抽出,一道灵力闪过,当场是将衣物上残留的带着腐蚀性的魔血给抽离。

林萧这才是抬头看向了眼前剩下的三人,冷笑道,“真以为,失去了我的剑,我就毫无战斗能力?”

没错,很多人都会认为林萧失去了剑,就一点也不是,但这怎么可能?

可别忘了,林萧这个人,可不止是拥有着剑法,他的肉身同样是恐怖无比,这些异族的肉身虽然也挺强大,但更多的是表现在不死方面,其真实的硬度,反倒是与林萧有着巨大的差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