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蛇 饲育篇

花与蛇 饲育篇
  • 主演:小川美那子
  • 导演:西村昭五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86
本片改篇自日本著名官能小说作家团鬼六之代表作花与蛇系列。故事讲述书法家远山静子下嫁企业家远山隆义,之后安于教导其弟子村濑美津子。远山以往的生意伙伴田代由于远山而生意失败,遂把矛头指向静子,将她绑到空置货仓中肆意淫虐,务求把她饲育训练成色情电影女星以要胁远山;另一边厢,静山弟子美津子也被诱骗到田代处,把师徒二人展开残酷的奸淫及侮辱。田代邀请远山参观色情电影女星的性虐表演,在远山面前出现的是乖乖听命,任人百般淫辱狎玩的静子师徒

花与蛇 饲育篇第一集

我说:“你刚才不是说我要到钱了,你的十万我从里面拿出来吗。”

贺兰婷说:“四分之三!别废话!”

我说:“好,那我那欠你那十万,不作数吧。”

贺兰婷说:“如果只拿到几万,你还是要欠我。”

我说:“好。我多问个废话,请问,你之前怎么对待她了,她看到我那么害怕。”

贺兰婷说:“让黑社会的人抓了她,电了她,逼着她说出实情。那几个黑社会的人,很凶狠。她以为你是他们的老大。”

我说:“靠,竟然是这样子啊!你还电了她!”

贺兰婷说:“不给她一点痛尝一尝,她不会说实话。”

我说:“那。”

贺兰婷不耐烦打断我:“那什么那,快进去要钱!我没空等你,我还有事!”

我说:“好好好。”

我进去了房间里。

夏拉惊着抬头看。

看到是我进来,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说道:“这几天他们伺候得你怎么样啊。”

夏拉急忙摇着头说:“求你了张帆,不要这么对我了。我错了!”

我说:“呵呵,是吧。”

夏拉说道:“我什么都说了,你不要这样对我了,我知道你很善良的。”

我说道:“对吧,我本性善良,就活该给你欺负欺骗吗。”

夏拉说:“不是不是。”

我说:“说实话,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毕竟我们有过感情,把你送进去监狱,我还是挺于心不忍的。”

夏拉说:“不要,不要!”

我说:“呵呵,不要,要吧。”

夏拉说:“求你了。张帆。”

我说:“难道你这么对待我,我就只能算了吗!”

夏拉说:“那我,我赔偿你,你想要什么!”

我说:“我不想要。”

夏拉说:“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

我说:“我呸!你他妈的在我心里还是个东西吗。老子还他妈稀罕你吗!”

夏拉哭着说道:“我给你钱,你放了我,可以吗!”

我说道:“给钱我?”

我盯着她,看她自己能开什么价格。

夏拉嗯着点头:“我给你钱,你放了我,可以吗!是我给你的,是我对不起你,赔偿你的!”

我说:“嗯,这倒是可以。”

夏拉说道:“我还有公司,店,你要我全都给你,你让我离开这里,可以吗。”

我说:“那些我不感兴趣!”

夏拉说:“那我直接转账给你!”

我说:“可以。”

夏拉说道:“那你要多少钱。”

我说:“呵呵,这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是你自己想赔偿多少的问题。你给多少,你自己看着了。”

夏拉说道:“我,我卡里只有十六万,你给我手机,我现在就能转给你。”

我说:“十六万?”

夏拉说:“如果你觉得少,我打电话借钱给你!”

十六万也行了。

我说道:“不用,十六万,也行了。”

夏拉说:“可是,你拿了钱,你不会不放我吧。”

我说:“我他妈的像你一样吗,专门骗人的吗!你骗了我多少次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艹!”

夏拉答应了。

我出去找贺兰婷,贺兰婷让人拿着夏拉手机来了。

我问贺兰婷道:“这山庄,你怎么进来的。”

贺兰婷说:“有朋友就行。别问那么多,办事要紧!”

我说:“好吧。”

我进去,拿着手机给夏拉,夏拉颤抖着手,给我转账,我给她卡号。

她转账了给我。

我看看,嗯,的确是了。

我没收回了她的手机,然后出来外面,给贺兰婷交差了。

贺兰婷说道:“把手机什么的都扔回去给她,我们走。”

我说道:“不怕她报警吧。”

贺兰婷说:“你觉得她想进去监狱吗。”

我说:“那该不会。”

贺兰婷说:“扔进去,我们走。”

我说:“那好吧。”

贺兰婷把夏拉的包都给了我。

我进去了房间里,对夏拉说道:“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你好自为之。”

夏拉拿了自己的东西,缩成一团:“谢谢。”

我说:“出去后,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别说我,就是你表姐,可能都不会放过你。”

夏拉说好。

我说:“哪怕她抓着你的哪个亲戚家人要挟你回来,你都不要回来,不然,你下场是什么,很难说。”

夏拉点着头。

我说道:“行了,我该走了,祝你好运。”

夏拉问道:“能不能带我出去坐车!”

我说:“呵呵,自己想办法吧!”

夏拉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她也不太值得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出来了外面,然后过去上了贺兰婷的车,走人。

车子往外面开,我问道:“我们丢她在这里,她怎么回去啊。”

贺兰婷说:“她没手没脚吗,没手机吗。没有脑袋吗,比你还蠢吗!你那么担心她你下去保护她带她回去啊!”

妈的,我就这么一问,让她骂的狗血淋头。

花与蛇 饲育篇

花与蛇 饲育篇第二集

但是他们也很疑惑,不知道郝燕森要宣布什么喜事。

不过肯定是很大的喜事,否则他不会这么郑重的举办宴会。

而上官雅他们却已经忍不住透露出了消息。

秦美娥跟其他贵妇通电话的时候,已经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上官雅和郝燕森的关系了。

上官雅去郝家做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那些贵妇也在顺便套她的话。

秦美娥也在故意炫耀,自然就把消息给传递了出去。

总之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郝老爷子很喜欢上官雅,郝燕森也很喜欢她。这场宴会的举办也和她有关,至于要宣布什么喜事,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可她这话一听就知道,郝燕森要宣布的喜事和上官雅有关啊。

难道郝家真的看中了上官雅,要选她做郝燕森的妻子?

无数人的心里都惴惴不安,特别是其他同龄的单身女孩,都在暗地里各种表达不满。

真是的,郝燕森怎么就看中了上官雅呢?

那女人除了家世好,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人品也特别极品。郝燕森是眼瞎吧,才会看上她。

可是她们不得不承认,上官雅的确去了郝家做客,郝老爷子也好像的确很喜欢她。

难道是真的吗?郝燕森真的看中了上官雅?

但是为什么啊,他该看中的不是江可柔那种级别的吗?

也有聪明人大概猜到了原因。

很多年前上官家族其实还没这么富裕,也只是一个小家族。是后来上官海娶了茹梦,在茹梦的打理下,上官海的企业才蒸蒸日上的。

那段时间,上官家的企业简直是风头无两,财富增长指数十分吓人。

可是有一天,他们的企业突然出事了。因为决策失误,差点就破产了。

就在大家都等着看他们笑话的时候,他们又迅速起死回生,再次辉煌起来。

当时所有人都傻了眼,没想到他们竟然度过了难关,那么轻易的就解决了问题。

而且也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的。

不过也流传出了一个说法,说是茹梦的背景很深厚,是她出面,才让企业起死回生的。

从那以后,大家都知道了上官家族的神秘,也没人敢轻易招惹他们了。

只是后来,茹梦他们都出事了,上官涛接手了一切,上官家族才渐渐没落的。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上官涛不擅长经营,上官家族当年累积的财富也够他们风光一辈子了。

而人们也渐渐淡忘了上官家族当时的神话和辉煌。

如今回想起来,大家都很震惊。

难道上官家族真的有很神秘的背景,所以郝氏才选择了上官雅?

这么想了后,一切都说的通了。

看样子,郝氏是知道他们的事情的,不然不会选中上官雅。果然,豪门里的婚姻不简单,郝燕森选的女人,也一定不会简单。

可上官雅这个女人除了家世,真的一无是处啊!

反正女孩子们都很忿忿,不过她们的心里也多少有点心理安慰。

虽然她们没有被选中,至少江可柔也没有被选中啊!

花与蛇 饲育篇

花与蛇 饲育篇第三集

我见到这个孟淼的精神不是很正常,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就说道:“既然你还不是很清醒,那就等你清醒了再说吧,就先这样。”

说完,我就打算带着梁仲春离开病房。

可是这个时候,孟淼一下子就从病床上挣扎着想要起来,停尸对我们喊道:“警察同志,先不要走。我还没有说完,董鑫泽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看着急万分的孟淼,心想,这个女孩子不愿意配合我们,就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说道:“孟小姐,我们到现在连你和童小强以及董鑫泽的关系还没有弄明白,你说我们怎么告诉你具体的情况?就算是告诉你,也得等我们核实你和董鑫泽的关系再说吧?”

孟淼的脸上一阵红色:“我是董鑫泽的恋人。”

我和梁仲春几乎是瞪大了眼睛:“什么?那童小强?”

孟淼将脸别在一边,低声说道:“我们只是同学关系。”

梁仲春此时瞪一眼孟淼:“有你们这样可以随便上床的同学关系吗?”

孟淼很是激动的喊道:“警察同志,我只是去找童小强让他好好劝一下董鑫泽不要离开我,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的和童小强发生了关系。”

我摇摇头:“行了,孟淼同学,我们也不想追究你到底是不是清醒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们现在只想知道的是,平时董鑫泽到底有什么样的仇人没有。”

孟淼想了想,对我们说道:“我不记得他说有什么仇人,他这个人平时都是基本上独来独往的,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得罪什么人的。除非是以前的一个同学,不过他们俩都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过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孟淼看着我:“对了,董鑫泽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说道:“他被人谋杀了,所以这件事情我就想知道到底是不是你们都认识的人干的。你说的那个同学是谁,住在哪里,你知道吗?”

孟淼说道:“我只是知道那个同学是一个在城南星辰房地产当经理的,因为一次投资失败,他们俩闹翻了,后来还因为这个打过架。”

我一听说打过架,就赶紧问道:“是吗?还有这件事情?叫什么?”

孟淼说道:“好像是叫做蒋小威的。”

我对孟淼说道:“你还记得有别的人可能会杀害董鑫泽吗?”

孟淼摇摇头:“没有了。”

我问道:“好了,现在我们来说一下这个童小强的事情吧,童小强被人绑架之后想要灭口,你要是不想成为下一个童小强,就要配合我们警方尽快将凶手抓获归案,你明白吗?”

孟淼哟偶是一阵紧张:“童小强也被人陷害了?”

我点点头。

孟淼说道:“那天我从房间里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间里面,感到很害怕,就赶紧跑回了家里面,一直都没有出过门,至于童小强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点点头:“你说你回家了,有没有谁给你作证?”

孟淼顿时就想霜打的茄子:“这个没有,我是一个人偷偷溜回家的。”

我看看梁仲春,有看着孟淼:“那就是说,这些事情只是你一个人所说的话,对吗?”

孟淼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梁仲春此时将一份痕检科的老刘的最新报告拿出来:“在上着童小强的现场,提取到的那双鞋印,经过检查是属于孟淼的,而且,在绑架童小强的绳子上面,还检测出了孟淼的皮肤碎屑。”

我看着孟淼:“这些你要怎么解释?”

孟淼很是无辜的看着我:“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我木伤害童小强,虽然我很恼恨他趁机占了我的便宜,但是我知道是我着急犯贱单独去见他的,我也怕这件事情败露后,董鑫泽会甩了我,我怎么还会敢将这件事情扩大啊!”

我看看此时的孟淼,很是虚弱的样子,我对梁仲春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现在我想见一下这个叫做蒋小威的。”

梁仲春看看我,就要离开这里。

临走的时候,我对病床上的孟淼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会仔细的追查的,但是你要记得随时向外面报告自己想起来的事情。”

梁仲春想说什么,看到我坚定的离开,也就只能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等到我们除了医院的时候,梁仲春忍不住叫住了我:“师傅,我们就这么放过了孟淼?”

我回头看着他:“你还想怎么办?”

梁仲春说道:“童小强的绑架现场既然已经发现了孟淼的踪迹,我们难道不该趁机追查下去吗?”

我摇摇头:“小梁,你说根据我们之前对董鑫泽的案子的认识,你发现了凶手的痕迹了吗?”

梁仲春摇摇头:“没有,这个还真的没有,但是现在不是终于发现了吗?”

我很是不屑的说道:“现在终于发现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这个叫做孟淼的,你想一下,如果孟淼没有被我们救上来的时候,孟淼伤害董鑫泽和童小强的事情是不是就会铁证如山了?”

梁仲春看着我:“肯定是啊,现场有没有别的证据可以证明,那个黄湖公园里面的监控对于案发地绝对是一个死角。”

我点头说道:“对了,连你都这么认为的事情,你说,我们是不是办的这件案子突然间就变得轻松简单了?”

梁仲春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师傅,你是说有人故意将疑点引向孟淼的身上?”

我点头说道:“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个背后的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将这些手段玩的如此娴熟。看来,有可能会揭开谜底的就是和这个叫做蒋小威的家伙了。”

就在我们上车的时候,我接到了方冷那边的电话:“张队长,我在孟淼的血液里面检测出来了催,情药成分。”

我一听说,就赶紧说道:“童小强呢?快点,对童小强的血液也立即做检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