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
  • 主演:吴仁惠,Lee,Eun-mi
  • 导演:Son,Yeong-ho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4
吴仁惠主演的大尺度爱情片《两面神:欲望的两张脸》是一个被情色幻想和噩梦所折磨的女性,想要克服心灵的痛苦,而找到真正肉体上的欢愉。凭借此前韩国电影中难得一见的题材和设定,也吸引了观众的好奇心。…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第一集

“哼哼,果然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主,走,小黑,咱们不挑嫁妆了,挑点材料,给你炼制几套好看的衣服去~!”

小黑一脸高兴道:“好啊好啊!以后再也不听龙王哥哥的了,就知道忽悠人!那些舞女们穿的漂亮,他不也会看吗!还说就我最好看呢,耐看,怎么看都看不够,骗纸!”

小白:“……”尼玛老子冤不冤啊!

陈青青,你给老子等着。

亏老子对你这么好,还给你准备嫁妆了,你坏死了你知道吗!

一来就挑拨离间。

两个女孩子,去挑选材料臭美去了。

小白一脸悲愤的站在原地,司徒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依依怀孕了。”

“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丫头也怀孕,很久了。”

“然后呢?”

“你在凡尘的年龄,就算起来老大不小了……”

小白立刻恍然大悟了。

我去!

陈青青居然在操心他的后代问题。

这是他一直都没想过的问题,只觉得和小黑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

那方面的事情,想都没想过,兴致来了,就上。

没有,就盖着被子纯聊天。

两人之间,可单纯了~!

但要提起龙的兴致,特别是小白这种性格的,那是很少才会有的。

陈青青显然是了解这一点,跟个孩子一般心性的小白,才会在小黑身上着手的。

毕竟,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你颜值上,身材上,吸引了他们,才会想入非非。

陈青青也觉得,对自己最亲密的男人,这样没什么,夫妻情趣嘛~!

小黑和小白都是没有长辈去教他们这些的,也唯有她跟着操心了。

给小白挑了一些颜色鲜亮的,比如粉色,橙色,绿色,鹅黄色的材料,当场就画起来设计图。

量好了小黑的体型尺寸。

而后着手,开始为小黑炼制起了仙衣。

直接注入仙气就可以了,都不需要缝制之类的,但要注入一些宝石,衣服的光泽度和散发出来的光辉,会更漂亮,有层次感。

陈青青爱整这些玩意儿,所以各种颜色的宝石都收集了不少,几乎都是为了炼制首饰之类的。

但这会儿却拿出来给衣服注入颜色光辉了。

一件鹅黄色的衣裙被炼制出来,陈青青直接递给小黑道:“去换上~!”

小黑双眸亮晶晶的接过衣服道:“好哒!青青,这颜色很漂亮,但我一次都没有穿过。”

“去试试,保准适合你~!”

“好的。”

说着,就拿着衣服脱离了众人的视线,去了里间。小白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坐在旁边道:“我都说了,我媳妇儿什么样在我眼里都一个样~!我们龙族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比较注重感觉的,也就是内涵~!外表什么的,都

是浮云……青青我跟你说……我……”

然后突然间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小黑出来了。

穿着那身,鹅黄色的一群。

搭配着,陈青青之前给她的头饰。

整个人,看起来乖巧至极,甜美动人。

小白直接看傻了眼,坐在那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姿势还有些奇葩。

我去!

他媳妇儿,居然还有这么美的一面。

所以,自打脸的感觉,好受吗?

陈青青朝着他,挑了挑眉。

小白,默默的撇了撇嘴道:“切……不也就那样吗!也没什么特殊的。”

小黑的心,立刻就凉了。

陈青青却道:“小黑过来。”

“青青姐……我不穿啦!”

“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哦。”

兴致缺缺的走了过去,却见陈青青掏出一个凡尘手机来。

打开相册,点开一张照片。

是刚小黑出来,小白看傻了的表情……

小黑看到,脸色又红了,略有些羞涩的瞪了一眼小白道:“口是心非,讨厌!”

而后转身去了里屋。

陈青青道:“别换下来了,就穿这套好了。”

“青青姐放心,我不换,我把换下来的衣服收拾了,然后辛苦青青姐给我多做几套,以后我每天换着穿。”

“好的,没问题~!我家小黑就是小仙女嘛~!”

小白默默无语道:“你给我媳妇儿看了什么?”

陈青青将手机递给他。

小白一脸无语道:“凡尘的手机……我去,你这就跟作弊似的。”

“好用就行!看看你的傻样子!哼,跟么见过美女似的。”

“嘿嘿……是没见过我媳妇儿这么漂亮的时候,有些惊讶罢了。”

“女孩子,每天都漂漂亮亮的,她的心情会好,你会忍不住对他好,献殷勤,夫妻感情,会随之而升华。”

“那你呢!你一开始就那么美呢,你和司徒枫怎么升华的?”

“我们之间不需要升华,都老夫老妻了,一起两辈子的人了,我们啊,最求之不得的就是你们这种平平淡淡和无忧无虑了。”

“倒也是……你们每天忙不完的事情,结婚还是因为重创了黑默斯,安宁了,才抽空结个婚!”

“别胡说,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的,孩子出生前,必须结婚。”

“那孩子以后喊我什么?”

“小白叔叔?”

噗……一说起小白叔叔,陈青青就想起了白昭。

“司徒枫,带他去仙宫里头。”

小白一脸懵逼道:“去仙宫里头做什么?”

“看个人,但不许惊扰了他。”

“谁啊?神神秘秘的,这世上除了你俩,还有谁能配本王亲自去见的?喊出来可不就完了。”

“说起来,他那品种,可比你还要稀有呢!”

“神兽?”

“去看看吧!老交情了。”

“那成,看看就看看,到底是哪路神仙,还要我亲自去看的。”

司徒枫给了他一个爆栗道:“人家是在修炼!本来不打算现在让你去看的,见你无聊,先去看一眼,不许惊扰了他。”

“司徒枫,你狗日的居然打老子!”

就要还击,司徒枫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也跟着消失了。

仙宫里,小白正欲发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卧槽!

是小昭!

长着翅膀的白老虎,天上地下,独此一只!他,居然也上天了。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第二集

“谢谢。”不管怎么说,欧潇歌肯考虑考虑,安雅就已经很感谢了。

五点半左右时,凌伊御准时回到家里,放下书包后和欧潇歌他们一起出了门。

川菜馆距离凌家老宅有四十几分钟的车程,不近也不远,店的位置非常好,在商业区中,生意总是非常好,再加上川菜馆的味道正宗,生意更是红红火火。

凌母定的是包间,在川菜馆的二楼。

川菜馆的包间风格各异,每间包间都有不同的主题,凌母选择的是古色古香,充满书卷气息的包间,相当有古代的味道。

川菜馆的老板和凌绯苑是朋友,但这位老板并不在店里,不过老板有给店长打电话叮嘱,所以凌母一行人一到,来接待的就是店长。

欧潇歌他们来的点,正好是饭点,所以川菜馆内的顾客非常多,甚至还有一些在排队。

抵达包间后,服务生立马把菜单送上来。

在这些人中,凌母的年纪最长,理应由凌母点菜,不过途彩还是稍稍有些不满,因为在她看来,的确是凌母最年长,但按辈分来讲,她也是和凌母同辈的。

凌母知道欧潇歌提议来吃川菜的理由,所以她点的基本上都是川菜中最辣的,这些最辣的基本都是川菜馆的招牌菜,所以就算点了,也不会显得那么刻意。

凌母的身体不太好,但却很喜欢吃辣,每次吃辣的时候,凌母都会多吃上一些,所以欧潇歌提议吃川菜,她也是很赞同的。

不过因为有凌伊御在,凌母也点了几道清淡的彩色。

一道道才逐一摆上餐桌,可以清楚的看到,途彩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但却不敢说一句,只能默默忍着,见有几道清淡的菜色,她便紧紧盯着不放,那眼神,颇为如狼似虎。

可是途彩不知道,那几道清淡的才,其实另有玄机。

菜全部摆上来后……

“斯夫人,安雅,别客气,吃吧,都饿了吧。”凌母首先拿起筷子,对途彩和安雅笑呵呵的说。

“好。”途彩点着头,伸长筷子,夹了一块看起来还不算太辣的菜。

她没有首先夹清淡的菜有两点原因,第一是清淡的才不在她能夹到的范围内,想要夹,就要转动桌子,第二是如果首先就夹清淡的菜,恐怕会暴露她不能吃辣的事实。

途彩这人很看重面子,既然她没有从一开始就反对拒绝吃川菜,所以现在她更不可能暴露她不能吃辣这件事。

“伊御,想吃什么?”欧潇歌坐在凌伊御的身边,因为凌伊御的手臂短,她自然要肩负起帮凌伊御夹菜的任务。

“舅妈喜欢吃的,我也喜欢吃。”凌伊御扬起笑脸,笑眯眯的看着欧潇歌。

凌伊御这话绝对不是奉承讨好欧潇歌,而是事实,他们两的口味特别相近,而且都不挑食,闲暇的时候,两人经常一起去找好吃的饮食店。

“真乖。”欧潇歌揉揉凌伊御的头发,然后给凌伊御夹了几块辣子鸡。“尝尝味道,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所以她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谢谢舅妈。”

其实凌伊御和欧潇歌的相处模式是非常随意的,平时绝对不会有这种询问一句,然后再说句谢谢,通常情况下,两人见到好吃的,都是瞬间进去开抢的模式。

“安小姐,别客气,多吃点。”欧潇歌用公筷给安雅夹了一块宫保鸡丁,微笑的面容十分的友好。

“谢谢。”安雅有点意外,虽说她已经解释清楚,但没想到欧潇歌会释然的这么快。

在欧潇歌对面的途彩,正在暗暗的用怨毒的眼神盯着欧潇歌,她正在吃着看起来不是很辣的鸡xiōng部肉丝,但这微辣对途彩来说却是非常辣,差点辣的她直接咳嗽,幸好一大口水将辣意压了下去,否则她肯定会出糗。

放眼望去,途彩已经无法判断哪道菜是不辣的,水煮鱼,麻婆豆腐,棒棒鸡,水煮牛肉,口水鸡,香辣虾……每一种看起来都红红的,辣椒满满的,一看就非常辣。

最后,途彩只能小小的吃几口酸辣土豆丝,配上一大口白米饭,来疏解辣意。

凌母是相当配合儿媳妇的意图,虽然只有五个人,却点了一桌子的以辣为主的菜,有些人吃的是不亦乐乎,有些人看一眼就想哭。

期间,欧潇歌忍笑忍笑肩膀直抽搐,最后忍不住了,她只能伪装成吃的好辣,有些受不了。

“安雅,有男朋友吗?”凌母这句询问有双关意思,一时真的关心安雅,二是主动挑起话题,好给途彩说出真正目的的理由。

“还没有。”安雅笑笑回答。

安雅对凌母的印象很深刻,虽然她见过凌母的次数不多,但她一直都知道凌母是多么温柔多么优雅娴静的女性,作为长辈来说,凌母一直非常尽职尽责,就算对她不熟悉,也一样对她很温柔。

所以安雅对凌母带有一些惭愧,毕竟她在这之前,做了那么不理智的行为。

“这孩子固执着呢,从见到凌夙就一直喜欢到现在,我怎么开导都不听。”途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显露的眼神是那样的无奈宠溺。“开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孩子喜欢凌夙,直到去到国外后才知道的。”

听到途彩的话,用餐的人不约而同的暂停下手上嘴巴的动作,纷纷将视线集中在途彩身上,而这视线中,也包括安雅。

要说最意外,绝对要数安雅,她没想到母亲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她很想泰若自然一点,但她实在做不到,真心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是这样吗?安雅。”凌母故作不知情的询问着,眉眼间全是意外,满满的全是戏。

“……以前是。”安雅有点尴尬,但她不想再说谎,也不想再做愚蠢的行为,所以她必须承认,而在承认的同时,她也需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而且安雅确实已经决定,她会放下对凌夙的感情,去寻找会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人。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

兩面神:慾望的兩張臉第三集

李天霸来的时候告诉她,慕容雪菡、狐小仙、诗诗三人在仙帝府的消息了。

也告诉她,她们三人受伤的事情了,但是后来慕容雪菡失忆的事情,九窈公主不知道。

“她们三人很好,不用担心,你们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怎么样?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巫师反问道。

“我们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九窈公主笑着说道。

“以后周小雨交给你们照顾了,有什么事情就去树人世界找我!”巫师看着九窈公主说道。

“你这么快就走吗?你不跟其他的人见面了?子涵开的酒店饭菜可好吃了,你不打算尝一下再走吗?”九窈公主拿美食诱惑巫师。

“不吃了,贪吃太耽误事了!”巫师从鱼人世界直接来的人类世界,树人国王让他办完鱼人世界的事情就回去,他在人类世界的时间没有在计划内,现在他没有多余的时间。

“那边有什么事情吗?”九窈公主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事情,是我个人的私心而已!”巫师不好意思的说道。

“既然你有事情我也不挽留你了!”

“我来人类世界的事情能不能替我保密啊,不要说出去!”巫师不好意思的请求道。

“为什么?你来人类世界难道谁都不知道吗?”九窈公主此时觉得巫师非常的怪异,不管是行为还是说话。

“不知道,我不想其他的人知道,遇到你我也是感到很惊讶!”巫师把实话一不留神的说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不想让我们知道,你放心既然你不想其他的人知道,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九窈公主白了他一眼说道。

巫师看着九窈公主乐呵呵的说:“九窈公主果然爽快,我先告辞了,有时间我们再见!”

九窈公主看着巫师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巫师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不想让大家知道。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巫师,她肯定要替巫师保密的。

木景年回到四象以后,先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从他进府邸大门开始,府邸的佣人们看到他不是问候的话,而是恭喜的话。

木景年非常的奇怪,自己没有去金家下聘,府中的人怎么全部在恭喜他啊!

直到看到了杨坤杨旭两姐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三王子你不在四象,下聘的日子也到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木王派人顶替您去金家下聘的,我们两个也被木王安排,跟着那个冒牌货一起去的。”

木景年听了杨旭的话,整个人变得非常的头大,他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能替代。

本以为他不在四象,错过了日子,他的婚事就能作废了,没想到自己的父王这么坑他。

“是谁顶替我去下聘礼的!”木景年此时气的牙痒痒了,想知道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冒名顶替他。

“是药材铺那个蠢货秦岩!”杨旭杨坤两姐妹说道。

“什么?秦岩?”木景年立马气的坐在了椅子上,他辛辛苦苦的帮秦岩守住了大世界,没想到这个秦岩竟然这么害他。

“三王子,你跟这个秦岩也认识吗?”杨旭好奇的问道,看来这个秦岩还真不是普通的人啊,能够代替木景年去下聘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当然了下聘的事情也只有她们这些送聘礼的人知道,两姐妹私底下也猜测过秦岩的真实身份。

她们两人也认为,秦岩是木王私生子的几率很大。

“认识,这个家伙简直太忘恩负义了,不行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说完木景年起身想要去找秦岩。

“三王子,木王跟王后说了只要您回来,必须先去王宫一趟!”杨旭怕木景年做事情惹木王不开心,提醒木景年一下。

“他们找我什么事情?下聘这样的事情他们都能想出来找替身,他们还用的着我吗?”木景年觉得事情非常的滑稽可笑。

自己的父母竟然这么有意思,还真是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啊!

“我们也不清楚!”

杨旭杨坤无奈的说道,她们的身份就是奴婢,主子不说清楚话,她们也不敢问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们问清楚!”自己明明说过不喜欢金家的女儿,他们竟然一点都不顾及他的感受,这算什么父母。

更何况木家又不是他一个男丁,他还有大哥二哥,还有很多弟弟们。

随便哪个都可以娶金家的小姐,现在倒好,在他不知情的状况下竟然背着他干了这样的事情。

走在通往木王的乾坤殿的道路上,看着熟悉的王宫,木景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自己没有能力跟大耗族交手,没能力打败无明王救出婉君是他的耻辱,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他现在除了想娶花王为妻,根本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如果秦岩知道了,肯定会气死。

木景年想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自己喜欢的人秦岩也喜欢,秦岩竟然帮着他把婚事给定了,想想都觉得可笑,秦岩这招做的不是一般的绝。

秦岩的身份木景年肯定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去大世界找他。

秦岩如果不想帮他去下聘,木王一点办法都没有,到时候木王肯定就会把娶金家公主的事情交付给其他合适的王子。

虽然他知道娶了金家小姐,就得到了半个木王朝,但是此时的他对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只想潜心修炼法力,娶自己心仪的女子。

如果娶一个自己都不喜欢的人,他宁愿死掉。

木王本来在处理奏折,听到禀报后,立马把奏折收了起来,一脸严肃的表情,等待着木景年进来。

“儿臣参见父王!”木景年看到木王后行礼说道。

“舍得回来了?大世界好玩吗?”木王知道木景年跟大世界的人肯定有事情,要不然他不可能这么久不回来。

“父王,你怎么能私自做主我的婚姻大事呢?我根本就不喜欢那个什么金家的公主!”

“大胆?哪个儿女的婚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王跟你母后替你选了这么好的亲事,你竟然还怪我们?”木王被木景年气的不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