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孽缘

奇幻孽缘
  • 主演:金宝京,金泰中,李思甘
  • 导演:金俊圭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7

奇幻孽缘第一集

王局长随着李小明下楼,看到叶皓的时候,叶皓已经昏迷了过去,被李小明的几个保安用十分粗的麻绳给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李董事长,这个人就是凶手?”王局长看到被五花大绑的叶皓,便指着他,问道。

“没错,这就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李小明看到叶皓,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的拳头也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

“那刚刚您所说的证据呢?”王局长确认了所谓的“凶手”,便向李小明伸出手。

“王局长,这是案发时,案发现场外面监控拍摄到的视频。”李小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平板电脑,点开了一段视频,放到王局长的面前。

视频之中,叶皓虽然只是一晃而过,总共也没出现过几秒钟,但是却被摄像头把他的脸庞拍摄的无比清晰。

“李董事长啊,光是这一段视频,很难说明问题啊。”王局长面露难色,“这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从监控面前经过,那我不是得去抓很多人?”

“王局长,你别急,还有呢。”李小明又翻出另外一段视频,“这是案发前几天,我公司总部大楼门口监控拍摄到的画面。”

王局长细细一看,确实在画面之中又找到了叶皓的身影。“虽然大门口的监控拍到了他,可是当天大楼里面的监控却没有拍到他出现,我们公司总部大楼的监控几乎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除了卫生间之外,几乎就没有监控覆盖不到的地方,这儿您看,王局

长,这小子进了公司总部的大门。他进去了,可是里面的监控却没拍到他,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进入大楼里面就是心怀不轨!”李小明接着说道。

“可是,这两段没头没尾的监控录像,也说明不了什么啊,用这些当证据,恐怕法官都不会采信。”王局长道。

“我知道这两段视频是说明不了问题,所以我还有别的证据。”李小明又掏出几张纸。“有证据你不会一口气拿出来啊!你这样一样样的拿出来是几个意思?老李头,你为了让作者能水点字数也太拼了吧!”王局长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几句,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的十分正经的模样,接过李小

明递来的纸张,仔细的查看了起来。“王局长,这张是浩博他的转账记录,转了一千万出去,而转入这一千万的户头,就是他的!”李小明指着叶皓道,“而且这转账日期,恰恰就是刚刚我给你看的那段他在我们公司总部大楼大门口被监控拍到的那一天,转账的准确时间和他被拍到进大楼的时间也不过只相差了不到半小。”李小明说完,深吸了口气,接着又道:“我儿子这人一向是交由甚广,却从未和人结过仇,只是和这个叶皓,因为一个女人

发生过矛盾,这种种的证据和迹象都表明,叶皓就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

王局长在看完这些证据,听完李小明所说的话之后,陷入了沉默。

虽然这些证据都指向叶皓,可是却不够直接有力,依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就是叶皓杀的人,但是自己却又不能不给李小明面子,毕竟对方在章江明里暗里的势力也是不弱。“李董事长,我相信您推断的应该是正确的,这个人的确就是杀害令公子的凶手。”沉吟了好半晌之后,王局长终于开口了,“不过目前我们还缺乏直接的证据,只要我们找到这直接的证据,这个凶手就死定

了!”

“王局长,你什么意思?”王局长所说的话虽然听起来十分有力,可是李小明却分明的听出来他话语之中的空洞,因为他这番话说了和没说基本没有什么差别。“李董事长,这个凶手呢,我就暂时拘押,但是要给他判定犯罪与否,我们还缺少关键性的证据。”王局长耐心的解释,“我从明天开始会亲自督导这个案子,势必早一点找出这个直接证据,给他定罪,李董

事长,您也一起注意一下,一旦发现什么证据,就立刻告知给我。”

“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让他伏法?”李小明沉声道。

“只要找到能直接证明他是凶手的证据,我保证,他绝对会被定罪,而且绝对是死刑!”王局长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吧,那我现在继续发动手下去找证据了,希望王局长您也能多多督促一下您的手下,去查找查找证据。”李小明见王局长的态度十分坚决,不禁有点后悔把叶皓带来警察局了,如果他把此时毫无还手之

力的叶皓给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秘密处决掉,现在可能叶皓都已经凉了吧。“李董事长,您倒也没必要太过着急,我这就派人连夜对他进行审讯,只要他承认了罪名,那有没有直接证据,也就无所谓了。”王局长的话让李小明又升起了希望,只看他眼睛滴溜溜一转,脸上立马就露

出了笑脸。

“那就麻烦你了,王局长,我就先回去了,时间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李小明道,态度倒是挺诚恳的样子。

“不麻烦,不麻烦,这都是我份内的事儿。”王局长摆摆手,笑道,“李董事长,那您就慢走,我不送了啊。”

“不用送,不用送,王局长你快回家休息吧,老李我就告辞了。”李小明此时倒是希望王局长早点离开警局了。

“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上楼了。”王局长说着,便招呼了两个值班的警察过来,将叶皓带到了审讯室,而他自己便回了办公室。

“很好,既然你都这样提醒我了,那我不照办,就太不识好歹了。”李小明虽然口里说着要走,不过身子却没有要移动的样子,他看到王局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之后,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李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小明带来的保安问道。

“我们先走,等会儿再过来。”李小明冷冷一笑,“今天,我一定会让这个胆敢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承认罪名,而且今天就要先收点利息!”

“李董,那……我们该怎么办?”保安头头问道。“你先派人去银行取钱,然后……”李小明附在他的耳边,说道。

奇幻孽缘

奇幻孽缘第二集

什么情况?

我当时就懵了,前脚有法术杀不死的猫猫,后脚又冒出来个阴倌令拍不死的鬼魂,这尼玛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以这未成年鬼魂的实力,同等级下,别说他这种普通厉鬼了,即便是吊死鬼挨我一阴倌令也绝对不会像他这么轻松。

见我发愣,面前这鬼魂双手依然抱胸,满脸嘚瑟倨傲的笑容:“愣着干嘛?还有两招!”

“再来!”我眉头一拧,再次举起阴倌令,这一刻,阴倌令迸发璀璨金光,宛若朝阳在手,我也是发了狠了,对着这鬼魂的眉心鬼门就砸了下去。

砰!

一声闷响。

这鬼魂身体再次剧烈扭曲起来,眉心处更是被我的阴倌令砸的塌陷到脖子上了,阴倌令释放出的金光更是笼罩了这鬼魂的全身,发出滋滋的声响,让这鬼魂全身冒起了浓烟。

可下一秒,这鬼魂的身形再次恢复如初,我就感到阴倌令正被一股巨力撑起来,眼睁睁看着这鬼魂的脑壳恢复原样。

啊咧!

老子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不成?

前后脚遇到的鬼魂怎么都这么极品奇葩?

当时我浑身都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恢复原样的鬼魂,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

打死我也想不到,阴倌令竟然会吃瘪了!

这连术法和法器都伤不了的鬼魂,那特娘还不得上天了啊?

“还有一招。”

耳边,响起这鬼魂不屑地笑声。

我回过神,这家伙正用一种看二傻子的鄙夷表情看着我。

话音刚落,我身后的王大锤也咋呼了起来:“风子,你出全力啊,咱们国家的未成年保护法又没有保护鬼,你特娘怂个溜溜球啊?”

我当场就不淡定了,丫丫的腿儿,这是我在保护未成年吗?

还出全力呢,我特么这两阴倌令拍下去,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想着,我一口咬破了左手中指尖,把指尖血抹在了阴倌令上,嗡的一声,金光璀璨的阴倌令猛地一震,一缕血色宛若长虹直窜起一米高,然后就和金光汇聚在一起,变得金红相间。

也就在这一刻,我看到面前这未成年鬼魂的眉头皱了皱,眼神中闪过一丝忌惮,不过这表情一闪即逝,转瞬又变成了鄙夷嗤笑的样子。

我冷笑了起来:“看来,我猜的没错,你也有怕的吧?”

“还有一招!”这鬼魂厉喝道,却不再像之前那样云淡风轻。

我耸了耸肩:“那个啥,你真不打算还手?”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未成年鬼魂一拍胸脯:“老夫行走江湖多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丫的,敢情这家伙还带着点中二气质呢!

十几岁的未成年在我面前充“老夫”,这二比劲,要不是看着他是我对手,我特么反手就得给他一个赞了!

“那你接好了!”他都这么耿直了,我也懒得客气了,右手悍然举起阴倌令。

下一秒,我用尽全力将阴倌令狠狠地对着这鬼魂的脑壳拍了下去。

轰!

随着阴倌令下坠,一股强劲的罡风陡然从我右手上爆发出来,金红两色光芒恍若飓风呼啸,瞬间笼罩住了我,快速旋转着,形成一个金红色的龙卷飓风!

光是这阵势,远比之前两记更大!

时间在这一刻好像都被慢放。

强劲的罡风吹得我面前这鬼魂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可这家伙突然举起双手握拳猛地拍在了胸口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轰隆!

下一瞬,刚猛的阴倌令如同炮弹一样砸在了他的脑壳上。

这家伙如同流星一般,嗖的一下拖拽着阴风就倒飞了十几米远,落地后,又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他躺在地上剧烈抽搐着,就跟发羊癫疯似的,身形忽明忽暗,乍一看,还真像是要魂飞魄散似的。

挣扎了几次,他也没能从地上飘起来。

我登时一喜,惊讶地看着手里的阴倌令,刚才我也是被这鬼魂给刺激的不行,想着指尖血能克制鬼魂,就想在阴倌令上加点料,没成想威力竟然这么大!

“风子,干的漂亮!”身后,王大锤激动地大喊道。

我咧嘴笑了起来,下意识地看向对面发羊癫疯的鬼魂,可这一看,我就笑不出来了。

这才不过几秒钟,那鬼魂的身形竟然停止了扭曲抽搐,虽说身形有些暗淡,可依旧看得跟没受多大的伤似的!

也就在我看过去的同时,那鬼魂身上荡漾出淡淡的阴气,缓缓地飘了起来,右手捂着脑门,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好小子,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

说完,这家伙不给我半点反应时间,呼的卷起一阵阴风,就跟土行孙似的,没入了楼板里,消失不见。

嘶!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怔在原地,感觉有些窒息。

这鬼到底什么来路?

刚才那一记加了料的阴倌令,别说黑色阴气的厉鬼了,就算是李香玉那级别的鬼王挨一下,也得重伤。

可这鬼魂尼玛在地上扑腾几下就飘起来了,简直一点面子也不给啊!

这时,王大锤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风子,发什么愣啊,赶紧追啊!”

“追个屁。”我有些心烦意乱,收好阴倌令就往电梯走。

王大锤也跟了上来,见我脸色难看,也没多问。

下了楼后,我给顾副局打了个电话,把猫猫的事情说了一遍,让他带人过来处理一下,然后我就和王大锤打车回四印堂。

一路上,我心里乱糟糟的,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脑子里却总想起在猫猫家走廊外遇到的那个鬼魂。

说心里话,以前我认知的邪祟,全都是有命门所在的,譬如鬼魂的眉心鬼魂,僵尸的咽喉煞气,但凡攻击到了命门,再牛比的邪祟也得跪下唱征服。

可今天遇到的这个鬼魂,彻底的刷新了我的认知,他给我的感觉就跟杀不死似的。

也得亏那家伙带着中二气质,硬抗了我第三次阴倌令,不然要是真和他硬刚起来,我压根不敢想象结果。

一个杀不死的鬼魂,估计别说我了,就算是阴阳界的大佬来了也得活活累死。

这感觉别提多膈应人了,就好比网上流传的那句话一样“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回到四印堂,天已经黑了。

三戒和尚正坐在沙发上念经,看脸色估计也缓和了不少。

王大锤这货刚才被我甩了脸色,也没多说啥,就跑进洗手间洗澡去了。

我叫醒了三戒和尚,皱眉问:“三戒,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杀不死的鬼?”

“杀不死的鬼?”三戒和尚皱了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没隐瞒,就把猫猫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后,三戒和尚脸色大变:“闻所未闻!”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你是涪城阴倌,整个涪城都是你的地盘,上边的人不知道那鬼的来历,难道你就不能问下边了吗?”

奇幻孽缘

奇幻孽缘第三集

第561章 竟然握有这样的证据

不一会儿,所有的陪审团、书记以及监察机关和鉴识等人员全部就位,三名法官也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

所有人起立,所有人的脸上都有着肃穆的表情,紧接着,便是季紫瞳和对方律师代表宣读法庭誓书。

待对方律师代表读完,法官便示意季紫瞳陈述案情。

季紫瞳缓缓的站了起来。

她先是对着法官的方向,又看向众人。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监识人员以及在场的新闻媒体朋友们,我是代表检察机关的律师季紫瞳,也叫angel季,被告——也就是飞达商贸有限公司,安琪孤儿院是安城最大的孤儿院,里面收留了很多失去了家人的孤儿,和遗弃儿童,那里是他们的第二个家,安琪孤儿院的院长陈琪女士更是将这些孩子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可是,飞达商贸有限公司却为了一己私利,欲将安琪孤儿院占为己有,在院长陈琪女士不同意售出孤儿院土地的情况下,飞达商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却丧心病狂的设计,要在孤儿院放火,使得孤儿院大受损失后,不得不售出孤儿院,并且,趁机低价收购。”

“这种行为,严重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十九条和一百一十四条,属严重违法行为,现,检察院对飞达商贸有限公司的一干负责人提起诉讼,要求严惩犯罪嫌疑人。”

法官在听完季紫瞳的陈述之后,随即看向被告方。

“被告可以辩解。”

被告方的律师团们各自对视了一眼,然后由一名稍年长些的律师站了起来。

那名律师看向季紫瞳的时候,目光极尽嘲讽。

“我是代表飞达商贸有限公司的吴用!”

然而那名吴律师,刚刚开口,现场突然爆出了一阵轰笑来,然后,有人对吴用的名字进行了一阵嘲讽。

“你们听到了没有,刚刚那名律师说,他的名字叫吴用。”

“吴用吴用,不就是无用吗?既然没有用,还来什么法庭?”

“就是就是,我看,他应当是来搞笑的。”

吴用听到台下的那些观众们对自己的名字进行评价,脸色带着愠色。

他的名字在法庭上时,被无数人嘲讽过,他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会气恼的厉害。

他淡定的看着台下的那些观众,淡淡的说:“一个人的名字,来自自己的父母,虽然你们觉得我的名字好像是没什么用,但是,这是我的名字是我的父母给我取的,我却觉得,它是最好的名字。”

众人看着吴用的时候带了几分敬佩。

吴用视线从观众的身上收回后,转回到法官和陪审团的身上。

“各位都知道,飞达商贸有限公司在安城是一家老牌企业,完成过很多大的项目,而且,飞达商贸有限公司为品牌做的努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飞达商贸有限公司向来是以诚信为本,从来不会做违背根本的事,否则,飞达商贸有限公司,又怎么能走到现在?”

“至于安琪孤儿院的土地,飞达商贸有限公司是有意想要收购,也确实被孤儿院的院长陈女士拒绝了,但是……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像原告所说的那样大肆威胁陈女士交出孤儿院,在这里,陈女士可以亲自作证,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做过任何逼迫威胁陈女士的事。”

说罢,吴用便让人将陈琪作为证人带上了法庭。

陈琪的表情明显有些憔悴。

因为地皮案的事情,这一段时间,有很多人常上门拜访,而且,还打扰到孤儿院的孩子们,即使她已经安排了很多人保护孤儿院,可还是有人会想方设法的混进孤儿院里。

陈琪站上了证人台,吴用便开始提问:“请问,陈琪女士,你是否认识我的当事人,霍达先生?”

陈琪点头。

“认识的,因为之前霍先生想要收购我的孤儿院,我们见过,所以我认识!”陈琪淡淡的回答说。

“那好,陈女士,我想问你,当时,我的当事人向你收购孤儿院时,你答应了吗?”

陈琪摇头:“没有,孤儿院是我这一生的心血,我不可能把它卖给任何人,所以我没答应。”

“陈女士,我再问你,我的当事人在被你拒绝之后,他有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强迫你必须要把孤儿院卖给他?”

“没有,他没有这么做,而且,在那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了!”

“很好,谢谢你陈女士!”吴用微笑的看着陈琪:“也谢谢你的配合。”

吴用转身看向法官:“法官大人,刚刚陈女士可以证明,我的当事人并没有逼迫陈女士强卖土地的事实,由此可以看出,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动机要对孤儿院下手实施犯罪。”

“对孤儿院放火,那只是纵火犯的一面之词,她想要将纵火罪嫁祸到我当事人的头上,以此逃脱罪责。”

季紫瞳举起手来,法官马上对季紫瞳说:“原告辩护律师请说。”

“法官大人,虽然原告并没有逼迫陈女士强卖地皮的事实,但是,不能说这样原告就没有强买的动机,更何况……我的手里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实,原告绝对有犯罪的动机。”

法官:“什么证据?”

“一段录音!”季紫瞳将自己的手机交了出去:“上一次我处理了一桩秦氏集团与飞达商贸有限公司的案子,巧合之下,我听到了一段有意思的电话,出于律师的本能,我将这段话录了下来。”

说罢,季紫瞳将手机上霍达与人对话的录音当众播放了出来。

当霍达听到季紫瞳手机里播放出来的声音时,整个人的脸色倏变,然后,双眼死死的盯着季紫瞳,那双眼中的神情,似要将季紫瞳给撕碎了。

没想到,他千算万算,却不知道,季紫瞳的手上竟然握有这样的证据。

待录音播放完毕,在场的所有人脸上皆是一阵震惊。

在录音里,清楚的可以听到,霍达告诉指使手下买通他人对孤儿院纵火,并且,以此为契机夺取孤儿院的事实。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