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
  • 主演:何华超,伊藤加奈,竹中直人,罗家英,孟海
  • 导演:梁德森
  • 地区:香港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2002
高中女生鸣岛爱(伊藤かな饰)生活在一个破败的家庭,父亲与情人离家出走,母亲终日酗酒,以泪洗面;而学校中小爱又离群索居,没有知己。在前往香港的修学旅行中,小爱深夜外出,结果遭遇当地的出租车司机阿宝(何华超饰)。阿宝独自住在荒郊野外的大房子中,他将小爱绑回家里囚禁起来。在异国他乡,小爱开始禁闭的生活。然而从最初的激烈反抗,这两个语言不通的人儿渐渐触摸到彼此心中那份孤独与哀伤。小爱不再试图逃跑,而是心甘情愿享受着这份惬意的田园生活本片根据松田优作的遗孀松田美智子的原作改编,系“完全饲育”系列的第三部。…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第一集

第67章 打算交往吗

很久没有回来住了,家里到处都是乱的,很多食物和没来得及吃的菜都已经发霉了,安立夏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房间和客厅全部都收拾干净了!

甜甜看着勤劳的妈咪,心里很暖。

“妈咪,我们为什么又回来了?”甜甜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看着亲亲妈咪,“我们不躲慕如琛了吗?”

“不躲了,”安立夏坐在甜甜身边,“反正南城是他的天下,我们躲哪里都没有用的!”

“那妈咪以后打算跟他交往吗?”

虽然慕如琛的脾气真的不算好,也不是一个完美的情人,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甜甜还是希望妈咪能和他在一起。

因为,那是她的亲生父亲,虽然嘴上说不介意,但心里,却还是愿意多靠近他的。

“不打算!”安立夏说得很干脆,“以前我故意刺激他,只是为了让他讨厌我,这样他就不会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了,但是他已经明确的表示,不会夺走你。”

“你们之间已经没有误会了吗?”甜甜歪头看着安立夏,“下次见面也不会水火不容?”

“应该不会了吧?”

只要他不再对她动手动脚,她应该不会的。

“妈咪啊,你真的不考虑慕如琛吗?”整个南城的女人都将他视为传奇,妈咪,你就真的不想把这个传奇占为己有吗?

“不考虑,”安立夏抱着女儿,“我们现在的生活挺好的,不想多一个慕如琛,况且,他那种性格,我们肯定每天都吵架,对你的身心健康及其不利!”

而且,她的心,还没有空,无法再去接纳一个人,更何况,这个人不管是身份还是能力,都跟她不是一个等级的。

说白了,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慕如琛啊。

看着房间里堆积如山的礼物,趁着妈咪去洗澡,甜甜偷偷来到客厅,然后拨通了慕如琛的电话。

“喂?”电话,很快便被接听。

“帅叔叔,你在做什么?”甜甜小声地问着。

“在看文件。”这些天,他不知道积累下了多少文件,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时候了。

“家门口的礼物,是你送的吧?”虽然知道了,但是甜甜还是想问。

“嗯,”慕如琛点头,“我对我之前所有对妈咪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我发誓,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对她,所以……”

慕如琛的声音在犹豫,似乎有什么让他说出口,但是又必须说出口的话。

“甜甜,你能不能……不要讨厌我?”慕如琛的声音有些不自然,“我想给你们一个家!”

对方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而慕如琛的语气郑重得像是在什么严谨的场合做保证书一样。

那天,甜甜说讨厌他,他心里,很难受。

“那要看妈咪是不是答应了,”甜甜忍住笑意,“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啦,如果妈咪可以接受你的话,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啊!”

“谢谢你!”

尊贵如他,何时对人这么小心翼翼过?

“帅叔叔,明天早上十点,请把阿垣哥哥送到上次的那个游乐场,可以吗?”

“我一定会的!”

“那帅叔叔晚安!”

“晚安。”

挂断了电话,甜甜心里轻松了很多,慕如琛伤害过妈咪,虽然她还是有点介意,但是阿垣哥哥说,他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懂得如何去喜欢,再观察一下吧?

她的意见不算什么,妈咪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她不要随便去掺和,万一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安立夏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甜甜已经被窝里等候了,将头发吹干,将衣服脱掉,安立夏愉快地扑了过去。

肌肤蹭着肌肤,软软的,嫩嫩的,那种触觉,简直太美好了!

“亲亲妈咪,”甜甜抱着安立夏,“我跟阿垣哥哥约好了哦,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上次那个游乐场见。”

“好!”安立夏蹭蹭女儿的鼻尖,“明天我们玩一整天!”

“可是妈咪,你的稿子怎么办?”

“没关系,离下次交稿的时间还有很长,没关系的!”

“妈咪,你的拖延症又犯了吗?”甜甜嘟嘴。

“不是犯了,是从来都没有被治愈过!”安立夏伸手关灯,“我们睡觉,然后明天精神百倍地玩!”

“遵命!”

不知道是因为现在还太早,还是因为此刻太温馨,甜甜有些睡不着,在妈咪的怀里,她总觉得幸福到不能再幸福了。

“亲亲妈咪,你睡着了吗?”甜甜小声地说着。

“没有,”安立夏抱着女儿在享受,“你有心事?”

“也没有,只是想跟妈咪共享一些情报。”

“什么情报?”

“就是慕如琛哦,他看过你所有的漫画,偷偷看的,他的书房里有你全部出版过的漫画,限量版的都有哦!”

“他还真无聊,一个大男人,看什么漫画?娘不娘?”安立夏在心里对慕如琛一万个鄙视。

“阿垣哥哥说,慕如琛小时候没有一个朋友,也不出门,整天就在书房里看书,一本又一本地看,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的。”

安立夏大概知道他的孤单是从哪里来的了。

“而且哦,他很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母亲跟别的男人走了,成立了一个新家庭,有一年的时间,慕如琛每天都偷偷跟在他母亲的身后,从白天跟到晚上,后来慕如琛的父亲发了,就打了他,把他扔到了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冷静,后来他再回来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甜甜认真有些心酸地说着,“她讨厌女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难怪他总是很少去注意路上的行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是太羡慕别人了,所以才不去看的吗?

所以他如今糟糕的个性,也跟那个时候有关?

“妈咪,听完这个,你有什么感想?”是不是可以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我的感想是,慕如琛这个人,从小心理就有问题,我们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妈咪?”甜甜嘟嘴,“认真点嘛!”

“豪门事情多,离他远一点!”

不管怎么样,与慕如琛保持足够远的距离就妥妥的了!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第二集

第413章 异国求婚

走出餐馆,段雷望向对面那家还在营业的小酒吧,又提议去那里坐坐。

“喝酒?我太累了,不想去。”

陈晨摇摇头,在执行任务期间,喝酒严令禁止的行为,段雷看来也像有什么心事,才会提出这种违背原则的要求。

“不喝就不喝吧,那我送你回去。”

段雷早已料到陈晨不会答应,他本也只是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跟她谈谈心而已,既然不肯也就不再强求,可是当陈晨走到车门边时,段雷却出人意料的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干嘛?”陈晨不解的抽了抽手,却没能如愿。

段雷把她手握的很紧,目光诚挚的看着她,过了片刻,他才像鼓起了勇气,郑重的说出了此刻心中的想法:“陈晨,我爱你。”

“你……”陈晨没想到他会突然表白,顿时喉咙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憋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段雷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盒,打开盒盖,一枚硕大的钻石戒指静静的立在中央,没等陈晨有反应过来的机会,他一下单腿跪在这异国街头,望着心爱的女人,无比认真的说:“嫁给我!”

女汉子也被他突然弄出的这一处搞的措手不及,立在原地愣了几秒,才绷着脸说:“干什么,你快起来啊。”

美好的事情无论在如何国度都会得到人们诚挚的祝福,酒吧门前几个小年轻显然注意到了这浪漫的一幕,在对面大声用当地语大声喊道:“嫁给他!嫁给他……”

段雷竟然也甩起了赖皮,不管陈晨怎么说,他就是不动,还死皮赖脸的威胁道:“你要不答应,我今天就一直跪在这里。”

他以为只要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件事就算水到渠成了,但在陈晨心里面,一直把他当成哥哥,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陡然被逼婚,她一时也有些懵了。

过了好一会儿,陈晨才寒着脸说:“段雷,你要再这样,我们以后除了同事关系,连朋友也做不了了。”

见她一脸的认真,段雷脸上的笑容不由僵在那里,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问道:“难道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你在我心中始终是个值得尊敬的大哥,你不要再这样子……”

陈晨最终还是选择果断拒绝了他。

轰!

段雷此刻就像被一记无形的天雷打中,脑子里变得无比混乱,陈晨的话在耳边忽近忽远,一个冷酷的声音仿佛在心里面重复着说:她喜欢的人是林风,不是你!

“段雷,你没事吧?”见他一脸呆滞的样子,陈晨不免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段雷身体一晃,顿时回过神,起身对着她笑了笑:“其实我也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祝你生日快乐。”

“真的只是玩笑?”等到肯定的答复,陈晨顿时有种如负重释的感觉,不过这钻戒实在太过贵重,她是坚决不会收的。

段雷见状也没再勉强,两人回到车上,往宾馆方向驶去,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事后,两人之间仿佛出现了一层无形的隔膜,段雷没有说话,陈晨更不知道该讲点什么来缓和气氛,还好这条路不算漫长,十几分钟后就回到了酒店,两人互相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去各自的房间。

段雷一人住了一间房,回屋倒头就睡,甚至站在他房门外都能听见响亮的鼾声。

陈晨回到屋里,心里却终究还是有些不安,犹豫一番,她还是拉开门准备找段雷好好谈一谈,可当来到对方房门外听着这惊天动地的呼噜声,她不禁释然的一笑。

看来还是自己多心了。

想到这里,她也转身回房里休息去了。

当墙上的时钟过了十二点以后,走廊上的灯光变得黯淡不少,只见段雷那间房门无声无息打开了,刚才还鼾声如雷的他已经换了件灰色西服,悄然无声往楼下走去。

宝马750再次驶出停车场,在静寂的马路上漫无目的的绕了几个圈子,路上那些设卡检查的军警一看见这车牌就自发让开放行了。

宝马一路驶到城北方向,最后停在一家日式风味馆门前。

“里面请!”

上次差点一刀割破段雷喉咙的秋子换上一身合服等在大门处,此刻再见到她比起当初穿着皮衣时多了几分女性的柔美,特别是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和那坚挺圆润的翘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异性看到就难以移开视线。

在前面引路的秋子似乎察觉到背后那道审视的目光,嘴角无声一笑,来到一处包间门前,指头轻轻叩了叩门,很快里面便传出低沉的男子声音:“是段君来了吗?请他进来吧。”

秋子将推拉门缓缓推开,段雷已经看见成谷涼介那张皱成橘子皮一样的老脸,在他身旁的榻榻米上,还坐着个留着仁丹胡的中年男子,两人也一眨不眨的望向了他。

“请。”

段雷脱掉皮鞋,跟在秋子身后进到屋内,在两人的对面坐下。

“我先为两位介绍一下,这位大石天佑,先遣队高级军官。”成谷涼介做起了中间人,手放在段雷身前,又转头对大石说道:“这位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起过的段君,他是我们最好的好朋友,这次多亏有他帮忙,才让我们掌握了那些华夏人的动下,可惜,我们还是低估了对手,功亏一篑啊!”

成谷涼介作为派遣华夏的间谍,对华夏博大精深的语言自然有刻苦研究,连成语也用的恰到好处。

“一早就听凉介说过段君的大名,幸会幸会。”

大石直起腰主动伸出双手,而段雷对这些阴险的东洋人并无半分好感,很敷衍与对方握了握手,这才冷着脸问:“你们这么急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段君,你的那帮华夏朋友对我们可是非常的不友好,这次还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大石说着话,旁边的秋子来到两人跟前,跪坐下去,拿着酒壶替他们把杯子里的酒水斟满。

秋子身上仿佛带着一股天然的体香,她这一坐下,段雷鼻孔里全是这股好闻的香味,目光不由多望了对方两眼,秋子也扭过头,朝着他嫣然一笑。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

禁室培欲3:香港情夜第三集

四周很静,进的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薄青城保持着弯腰的动作顿住,林暮安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她没有睡着,可是思绪早已经飘远,以至于皮肤露在外,也没有什么知觉。

眼睛虽然是闭着的,可是嗅觉还在,薄青城靠近的时候,她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清洌的味道,她以为自己思念过度,产生了幻觉,甚至不敢睁眼,害怕一睁眼,自己就会回到现实。

可当味道越来越真实地萦绕在鼻尖的时候,林暮安鼻子一酸,心头盈满感动,倏地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间,凉夜的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情绪。

于林暮安而言,她还是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薄青城恨极了她,怎么会那么温柔地帮她盖毯子。

她眼眶一热,心头翻涌着,就是是幻觉,也足以慰藉她的思念。

她伸出手,覆在了以为是幻觉的人的脸上,可是当皮肤温热得触感传来时,眼泪就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是真的,不是幻觉。

而薄青城,在以为林暮安睡着时,他眼中是想念,是柔情,当林暮安睁开眼望着他时,他的眸子里就蒙上了一层怨念,甚至是冷漠。

捏着毯子一角得手,猛地放下,也不管林暮安淌了满脸的眼泪,薄青城转身就走。

“等一下!”林暮安出声叫住了他。

薄青城脚步顿住,颀长的身形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林暮安站在他的影子中,低着头吸了吸鼻子,擦干眼泪,她起身起的急,毯子彻底掉落在地上,两只胳膊露在空气中,冷的起了鸡皮疙瘩。

犹豫了很久,林暮安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自己坚持要离开,难道现在要说她很想他,很想很想吗?

最终,林暮安深吸一口气,紧紧咬住的嘴唇松开,艰难开口道:“你走吧。”

薄青城突然愤怒地转过身,满目赤红地看着她,咬牙切齿道:“林暮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是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样很好玩是吗?”

薄青城看起来气恼极了,呼吸沉重,没有紧拧。

林暮安摇摇头,看着他,眼神哀怨又彷徨,她知道薄青城生气了,可可是她什么解释不了。

最后,林暮安看看着他的眼睛,无力说道:“对不起。”

薄青城嗤笑一声,“对不起,你跟我说对不起?”

他好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说不起,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她跟方云鹤跑了,对不起,辜负了你的神情吗?

薄青城紧咬牙关,那一声对不起,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焰,将他那颗欢蹦乱跳的心,活活烧干了。

他别开目光,上前一步,低着脑袋,凑到林暮安耳边,说:“你不用对不起,我也没有多爱你,你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薄青城有吃薄荷糖的习惯,他说话的时候,淡淡的薄荷气息充斥在周围,通过鼻腔吸入肺腑,直达心底。

薄青城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就走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林暮安愣在原地,耳边一直回想着可有可无四个字,原来是这样,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将地上的毛毯刮了起来,吹在她的脚下。

林暮安弯腰捡起毛毯,将脸埋了进去,在薄青城刚刚接触过的地方,嗅到了他的气息。

再冷风中伫立了半个小时,月以及走到了天空的另一头,林暮安才裹紧自己的身体,回了屋子里。

第二天早上,她出奇地早上起来了。

下楼的时候,佣人已经他们自己的早餐备好,端上了桌,看见林暮安下来,个个瞪大了眼珠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厨房的宋妈妈率先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面包片,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堆起笑容说道:“林小姐要早起,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你想吃点什么,中餐还是西餐,我立刻给您准备一下。”

林暮安扯起嘴角,“不用那么麻烦,帮我煮一杯咖啡,再烤两片面包就好了。”

宋妈妈连声应好,“您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好。”

不一会儿,宋妈妈果然端上了一杯醇香的咖啡,和两片烤的刚好的面包。

看来这个宋妈妈明显是方云鹤特地请过来的,手艺十分不错,口味也符合,应该是交代过了。

林暮安刚用完早餐,方云鹤就进来了,他每次要去公司前,都会来别墅看一眼,没有一天是例外的。

只是以往,林暮安都在睡觉,今天看见她端坐在餐桌上,方云鹤也是明显一愣。

方云鹤站在桌前,眼神意味不明地盯着她看。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方云鹤摇摇头,看到林暮安脸上的阴沉一扫而观,不解地蹙起了眉头,“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昨晚睡得早。”她随口应道,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

方云鹤捕捉到林暮安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情绪,似乎在隐瞒什么,并没有多问什么,反而岔开了话题:“早起早睡身体好,,今天准备做些什么”

林暮安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杯子,郑重其事地看着方云鹤,“你能安排个职位吗,就算是前台都行,我想找点事儿干。”

薄青城昨晚的那番话,虽然,在林暮安心上狠狠割了一刀,可是倘若薄青城不再记挂着他,反而是好的,她也就不必再对他抱有愧疚,只要他过得好,薄铭和小橙子过得好,就够了。

方云鹤托着腮,寻味地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林暮安就开窍了。

但她既然开口了,偌大的一个林宇集团,安排一个职位,不过是小事一桩。

“你想什么时候去?”

“今天!”

“今天?”

“嗯,等会和你一起去。”

车上,林暮安坐在副驾驶上,方云鹤亲自开着车,司机在别墅门口亲自被赶下来了。

“找个什么样的职位适合你呢?”方云鹤一边开车,一边思索。

林暮安将散着头发撩到脑后,“随便吧,实在没有的话,擦玻璃我也接受。”

“笑话,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顶着我未婚妻的名分,让你去擦玻璃,那我颜面何存。”

“所以,为了你的颜面,你心里有合适的职位吗?”

方云鹤侧过头,看见林暮安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吧,林暮安!”

“故意什么?”林暮安歪着头,一脸无辜。

方云鹤只好叹了口气,林暮安还能在他面前开玩笑,还能玩小套路,他心中对她的担忧,不禁放下了一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