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

年轻的母亲
  • 主演:Lee,Eun-mi,Joo,In-cheol
  • 导演:孔子观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男主角的女友交往广泛,男主角本来想与她玩玩就算了的,但女友却要与其结婚。一天,女友带男主角回家见父母,男主角在见到女友美艳的母亲后,经过一番交涉,最后答应与女友结婚,并生下一子。不久,以为人妻的女友又在外面鬼混,被其母亲看见并训斥,遂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男主角一直垂涎美艳的岳母,只是未有机会。这时意外地遇见了上学时的补课教师,旧情复发,于是二人有勾搭在一起…

年轻的母亲第一集

一般来说,街边的那些最不入流的小混混,就是这样。

他们没有过硬的拳脚,在很多时候,他们打不过,又想要击倒对方,只能铤而走险,用一些歪门邪道的招数。

当然别说是他们,其实就连我们有时候也会用同样的招数。

毕竟打架,不是拳击比赛,会有规则,会给你一些限制。

在我们出来混的人眼里,打架就是打架,只要能把对手击倒,无论怎么样都可以。

说实话,我刚刚都没有发现,这个山鸡哥,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武器给掏了出来。

由于我们之间的距离比较远,所以我现在肯定是不可能冲过去帮王小鹏的。

也就是说,王小鹏现在只能靠自己。

看见这一幕,我还真的替王小鹏捏了把汗,这种突发情况对于我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了什么,但王小鹏和我不一样。

王小鹏身手远不及我,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很有可能会乱了分寸。

这家伙可是刚刚才答应我,要真心实意的加入我们云起,为了等这一天,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我为王小鹏捏把汗的同时,王小鹏这家伙果然也没有让我失望,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做出了反应。

在那个山鸡哥弹簧刀刺向他的时候,他是连忙闪身,想要躲开这一刀,但这一刀想要躲开,谈何容易?

由于那个山鸡哥出这一刀的时候,速度太快,加上王小鹏,反应的时候迟钝了两秒,也就导致了王小鹏并没有成功躲开这一刀。

但幸运的是,由于他转身还算及时,这一刀是擦着他的胸口而过,只是在他胸口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并没有深深的刺进去。

这样一来,王小鹏也就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倒没什么大事。

这山鸡哥的一招,不仅没有将王小鹏给制服,反倒激怒了王小鹏。

王小鹏虽然人很正派,但他毕竟是出来混的,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该有的脾气和魄力他是一样没少。

他好歹手下上百号小弟,现在居然被街边不入流的混混给捅了一刀,也是怒从心起。

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趁着山鸡哥一刀落下的空档,卯足力气挥起拳头,是一拳头,砸在了山鸡哥的脑门上。

“哐!”

随着一声闷响,山鸡哥直接倒在了地上,甚至是连惨叫的机会便没有,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靠!

看见直接倒在地上的山鸡哥,我是在心中暗叫不好。

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王小鹏这一拳的杀伤力可能会很大。

不可否认的是,我也经常会一拳头将人撂翻在地,但我每次出拳的时候,手上都会有分寸,保证将别人可以撂翻在地,但同时又不会要了别人的性命。

可王小鹏打出这一拳,就不一样了。

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些,只是凭借着怒气挥出的一拳。

虽然他挥出这一拳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刚刚那个山鸡哥,那一刀下去是致命的,别人都对他下了死手,他自然也不会对别人手下留情。

可要知道,他这一拳头是砸在别人脑袋上的,搞不好可能会出人命。

要是真的出了事情,麻烦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我是快步冲上前去,而王小鹏见山鸡哥倒下去的有些诡异,也意识到自己这一拳,挥出去的力度可能有些重,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担心的神色。

而那几个小弟忙是扑倒在地上。

“山鸡哥,你没事吧山鸡哥?”

无论自己手下的小弟,如何摇晃呼喊,哪个山鸡哥躺在地上,都是没有一丝半毫的反应,就好像真的是翘辫子走人了一般。

这是让王小鹏有些慌了神,而我现在虽然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但却还是强装镇定的走了过去。

“你们都给我让开!”

因为事态紧急,所以我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几次威严。

而听见我这样说,几个小混混也是被我给震慑,虽然他们并不归我管,按理说他们也不应该听我的话,但在我的话之后,他们却都同时让开。

而我现在也懒得管他们,见他们纷纷让开后,忙是上前蹲在地上,想要查看那个山鸡哥的情况。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备要伸手查看他脉搏心跳的时候,山鸡哥是猛然一下睁开了眼睛,刚刚还握在手里的那把弹簧刀,是又朝着我快速挥了过来。

与此同时,那四个还站着的小弟,也都是抽出了身上的砍刀,刀子是直接向我和王小鹏砍了过来。

不好,被他们骗了!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这群街边不入流的小混混,在打架这方面,居然会如此的有套路。

连我都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下了个套中套。

他们这样一套连招,的确打得我和王小鹏有些措手不及。

可说到底,他们的实力的确太弱了一些,对于我来说,他们的进攻,就算在怎么出其不意,还对我构不成威胁。

在他们突然向我们发起进攻的时候,我也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先是用最快的速度,闪过了山鸡哥捅向我的一刀,然后我是伸手抓住了一个离我最近小弟,拿着砍刀的手腕,猛然用力一拧,是将他手里的砍刀,直接给拧掉。

与此同时,我是快速伸手接过掉下的砍刀。

握住砍刀之后,我是想也没想,一刀架在了那个山鸡哥的脖子上,同时是怒吼道:

“你们谁他妈敢给我动一下,老子弄死他!”

我这一刀不是开玩笑的,在我将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我的刀刃便已经进入了他脖子一些。

虽然并没有伤及气管和血脉,但依然能够看见深深的血痕。

而且在道上混了这么久,我在这个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势,足以深深的震慑住在场的几个小混混。

他们刚刚速度快,我的速度却比他们更快,而我这一声吼之后,也是让他们完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敢再继续下去。

那个刚刚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山鸡哥,此时估计是感觉到自己处在危险之中,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我: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

“让他们都给老子滚一边去!”

我是用这一种,不容拒绝的命令口气,对这个山鸡哥说了一句。

而山鸡哥也不是什么铁血好汉,遇到这种紧急的危险情况,他是根本不敢在我面前造次,忙是开口对着几人说道:

“你们快点给我退下去!”

那几个小弟,倒也是听话,听到山鸡哥的话后,是屁颠儿屁颠儿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位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把刀放下行吗?”

“兄弟?你觉得你配合我称兄道弟吗?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给老子提鞋都不配!”

在山鸡哥的话后,我是一点没有留情的怼了他一句。

他虽然现在不知道我的身份,但现在我把刀都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他也必须得听我的话,所以在我的话之后,他忙是说道:

“我说两位大哥,今天的确是我冒犯,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应该也是道上混的,既然大家是同行,也就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实不相瞒,我们是为野草组织办事的,还请二位给个面子,今天的事情,咱们有话好好说,怎么样?”

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叫山鸡哥的居然会说,他们是帮野草组织在办事。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

“你们是野草组织的人?”

年轻的母亲

年轻的母亲第二集

等回到酒店,时间已经是凌晨了。

林潇潇一回套间,就将自己给锁进了那间单人房里面去了,一点机会都没给叶皓留,叶皓只能望着那紧锁的房门兴叹。

“潇潇啊, 还有点事情要和你聊一聊啊。”不过叶皓并不死心,他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然后大声道。

“叶大哥,我准备洗澡,然后睡觉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快睡吧!”林潇潇连忙回复道,“晚安!”

碰了一个软钉子,叶皓只得无奈的走到客房,点起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林潇潇听到叶皓的脚步声越离越远,房门口终于没了动静,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不过,她的心里面也有一点淡淡的惆怅感。虽然外人看起来,她是明星,可是她的骨子里还是十分传统而保守的,那种事情,她只打算在结了婚之后再和自己的丈夫做的,然而却没想到,自己的清白竟然就这么给

了叶皓,这让她始料未及。

当然,因为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她也是在药效当中,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她并不会想着再来一次。

但是对于拒绝叶皓,她却也是有点于心不忍的,所以她现在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小纠结。

她甩甩头,决定不再这么纠结下去,便站起身来,走进了浴室里,开始洗澡。

洗完澡倒是让她冷静了不少,她从浴室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刚要上床,准备睡觉,却忽然听到外面“当啷”一声,随后就是叶皓的一声闷哼声。林潇潇一听,就急了,她赶忙打开了房间门,跑了出去,看到叶皓倒在客厅的地上,心里面更是十分的担忧,加快速度就跑到了叶皓的身边,然后跪下来,将叶皓扶起来

,靠在自己的怀里。

“叶大哥,你怎么了?”林潇潇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叶皓浑身上下,却一点伤口都没有看到,不过她心里面的急切之感却是没有减少半分。

“潇潇,我……”叶皓抬起一只手,抓在林潇潇的香肩之上,脸色煞白,有点虚弱的对林潇潇说道,“我、我好像有点……不舒服!”

“叶大哥,你哪里不舒服?”林潇潇慌慌忙忙的问道。

“这里,这里不舒服!”叶皓“吃力”的举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心脏不舒服?”林潇潇吓了一跳,心脏作为人体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器官,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就可大可小了,“叶大哥你不会有心脏病吧?哎呀,这大晚上的,这上

哪里去找人帮忙啊……对,对,打120!”“我心里面不舒服,不是心脏病。”叶皓见自己再这么装下去,林潇潇就真的要打电话喊救护车过来了,便没有再继续装虚弱,反手将林潇潇给抱住了,然后他站起了身,

在沙发上坐下。

“叶大哥,你、你没事儿了?”林潇潇只觉得自己忽然双脚悬空,迷迷糊糊的就又坐在了叶皓的腿上,看着叶皓十分严肃的看着自己。

“当然有事儿了!”叶皓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女人竟然跟防贼似的放着我,我能没事儿吗?”

“我哪儿有?”林潇潇嘟着嘴道,不过她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心虚的感觉。

“怎么没有?你一回房间就把自己锁进房间里,把门锁的死死的,这不是防我是干嘛?”叶皓不满的说道。

“这……这是因为……因为……”林潇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结结巴巴道。

“哼,其实你就是不喜欢我,所以才这么防着我的,你之所以愿意当我女朋友,只是因为失身给我,这才没有办法才答应我的。”叶皓越说越委屈的样子。“没有,真的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林潇潇没想到自己这样的举动让叶皓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不禁立马急切的否认道,“就算是失身给你,那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你

没看我今天都把你介绍给我最尊敬的刘老师了吗?”

“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叶皓还是冷着脸,十分不开心的样子,“这些事情不过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谁不会啊!”

“那、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啊?”林潇潇此时已经被叶皓逼的方寸大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傻乎乎的问叶皓。

“除非……”叶皓故意卖关子。

“除非怎么样?”林潇潇立马追问。

“除非你亲我一口,我才相信!”叶皓说着,便闭上了眼睛,嘟起嘴吧,凑到林潇潇的面前。

“这……”林潇潇迟疑了一下,可是听到叶皓哼了一声,她便也不多想,直接就亲上了叶皓的嘴巴。

没想到她的嘴唇在碰触到叶皓的那一瞬间,叶皓立刻伸手反抱住她,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反客为主,一个深吻将林潇潇给吻的神魂颠倒。

这一个吻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才停了下来,而林潇潇已然有点迷糊了。

“今晚和我一块睡好不好?”叶皓在她的耳边低喃道。

“这……不好吧……”虽然有点迷糊了,可是林潇潇的残存意识依然还算清醒着。

“我保证,只抱着你睡,绝对不做别的事情!”叶皓向她保证道。

“真、真的?”林潇潇略带怀疑的看着他。

“绝对真的,如果我违背了这个保证,那就让我以后再也起不来!”叶皓伸出右手的四根手指,作出发誓的姿势。“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林潇潇抓住了他的手,不过由于她的手和叶皓的手大小相差太大,她只能握的住他的两根手指而已,就跟一个小孩儿抓着成年人的手一般,“

反正都是你的人了,就算你想对我怎么样,我也只能认了。”

“啵!”叶皓单手捧住林潇潇的后脑勺,然后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刻下一吻,“我叶皓说到做到,绝对不会食言,说了今晚不对你动手动脚,就一定不会对你动手动脚。”

“要我和你一块睡也可以,你也得先去洗个澡吧,这一身臭汗的。”林潇潇状似嫌弃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用另外一只手在面前扇了扇风。“好,那我去洗澡了,你先去床上等着我!”叶皓答应了。

年轻的母亲

年轻的母亲第三集

倾儿只觉得头皮发麻:“哎呀,没有的事……”

“别给我来这一套,何况,你现在否认已经迟了。”纪锦琛哼了一声,“回想一下你的第一反应,‘你怎么知道的’,如果不是真的,你不会这么问。”

倾儿不禁懊恼的咬了一下唇:“那个……这就是不久之前的事,我还没来得及说呢……你没告诉别人吧?”

“别人?”他的语气有些玩味,“难不成你指的是爸妈?放心好了,他们比我知道的还早,事实上,就是妈妈告诉我的。她大概知道你不好意思,所以没有直接问你。下周她和爸爸应该会过去看你,当然顺便也看看阿曜。”

倾儿睁大了眼睛:“妈妈……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不想说,阿曜说不定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呢。”纪锦琛懒洋洋的笑道,“不然怎么我们家妈妈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多半是景桐阿姨告诉她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景桐阿姨早就把你当成未来的儿媳妇了,阿曜千里迢迢的过去追你,还是景桐阿姨的主意,你们之间要是成了,阿曜怎么可能会瞒着景桐阿姨。”

倾儿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炸了。

“哥……你先别说了。”她的声音有些发紧,“我要开车了……”

“怎么了?”纪锦琛听出她的情绪不对,不禁笑道,“大家都乐见其成,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是别人,我恐怕还不能放心,但是阿曜……我和爸爸都没什么可担心的,你就好好享受你的恋爱生活吧。”

倾儿极力把心底翻江倒海的情绪压了下去,笑道:“好了啦,先这么说,我真的要开车了,再见!”

挂断电话以后,倾儿死死的咬紧唇,好一会儿才把心底的情绪压了下去。

没错,哥哥说得对,她和阿曜在一起的事,本来就没什么不能见人的……两家人知道又怎么样,可能阿曜只是说话间不小心透露了什么情绪,让景桐阿姨察觉到了,他应该不是有意的。

可是这个安慰并没有起作用,倾儿依然有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这股情绪在她的胸口激荡,一直到她驱车回到家也不曾消失。

她拧开门的一瞬间,看到干净整洁的客厅,忽然有种格外陌生的感觉。

倾儿的太阳穴突突直跳,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舒服的地方在哪里了。

在她和阿曜的这段关系中,看似是阿曜围着她转,但其实占了主导地位的人也是阿曜,是他想尽办法让她动心,也是他手段频出,迫使她心软松口,如今,他更是从各方面侵入她的生活,试图让她依赖他,离不开他。那么,以阿曜的城府,假如他真的不想让人察觉他们的关系,景桐阿姨怎么可能察觉得到,还如此确信这一点以至于忍不住告诉了妈妈?

说到底,这无非是他的又一次施压。

意识到这一点,倾儿心里的怒意就再也无法抑制。

这时,浴室的门被人推开,阿曜带着一身清爽的水汽走了出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