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围棋少年

新围棋少年
  • 主演:未知
  • 导演:马风清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动漫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少年棋手江流儿在动荡的架空大明王朝中,为了国家的稳定、为了百姓免受战争的蹂躏,以围棋棋手的身份参与到大明皇帝和幽王争夺天下的殊死决战之中。整部动画以明朝棋坛和武林为大背景,用夸张的动画元素展现大明棋手和武者们在围棋场上、武林场上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

新围棋少年第一集

月娥……

冷邵玉看着地板上燃烧的金镶火炉,炉子四周的细孔飘出缕缕青烟,那丝丝入扣的迷茫,隐隐形于一个人影儿,她对着男人微笑,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消失。

白绮若背靠房门,泪水从她脸上流下,她感受着雪花的悲凉,感受着身体里从心而冷的温度。

她错了,过去的便会过去,只有她还坚信着,还活在那个虚无缥缈的梦里。

凤栖寝殿被皑皑白羽覆盖,银装素裹,若华贵庄严的白色宫殿,而更加几分寒冷。

几声门响,静儿过去开门,她刚打开房门,看到门口的女人时,毫不犹豫的关上。

白绮若的双手把住门板,才没让她将房门关严。

“白姑娘怎么来了,天寒地冻的,可别冻坏了姑娘,您还是快些回去吧。”静儿心里颇有不满,嘴巴上也变得刁钻,先前对白绮若她并没有什么太过的反感,可自从知道是她向王爷告状,恶意相言王妃蓄意救唐公子,静儿等奴婢便自然而然的心生厌气。

白绮若心知肚明,她刻意微笑,问道“她,怎么样?”

丫鬟翻了个白眼,不厌其烦的随口一说。“姑娘身在王府,怎么着也该称呼一声王妃吧,总还不至于乱了规矩。”

“静儿姑娘……”

“还有,王妃怎么样,白姑娘难道不清楚吗?要不是您从中做了什么,王妃也不至于和王爷变得如此地步,更不会失去公子而痛不欲生,没想到姑娘的心机还真是够深啊。”

白绮若看着静儿,她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也是洛殇所想的,她无奈的压低了前额,无奈的问道“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她真的只想见一见洛殇,也算是她临走时对自己最后的救赎,哪怕,哪怕是洛殇的难以原谅。

“姑娘还是请回吧,凤栖留不下您。”静儿说完就要关上房门,只听屋子里传来虚弱的声音。

“让她进来吧。”

静儿撇撇嘴巴,心里不是滋味,才勉强的退开让路。

白绮若走进房间,她望着床上憔悴的女人那双空洞毫无神韵的双眼,那瞬间,便不敢再上前。

她在原地站了足有一会儿,才走过来。

“坐吧。”洛殇无色的嘴唇干涩的对她说。

白绮若坐下,她知道孩子没了会对洛殇的打击很大,可她没想会如此,仿佛孩子的离去带走了洛殇大半的生命,还有她的魂魄。

“如果你是来安慰我的,或者为他,那便请回吧。”

“不是。”白绮若立即回绝,她严肃认真的说“我只是想……想来看看你。”

洛殇涣散的神情转向她。“我不怪你。”

“洛殇。”白绮若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摇了摇头,心底惭愧。“我……我骗了你,小竹说的对,从一开始我便是故意接近你,其实我是……”

“白月娥的妹妹,对吗。”洛殇淡淡的说。

白绮若却一时间慌了神,她怔怔的看着洛殇,看她平静的脸色,难道她……

“你早就知道了?可你明明知道为何还要……”白绮若蹙隐浅眉。“因为他吗?”

因为她想为冷邵玉偿还心里的罪,为他救济白家的人,哪怕她知道绮若就是白月娥的妹妹,可她却也并不在意。

洛殇不答。

“他能娶到你,不管是我还是姐姐,真的都可心安。”

洛殇没看她,也不发一言,她的沉默让她们间的交谈变得尴尬。

一开始,在白绮若讲述她身世的时候,洛殇便已有所猜忌,她极力留下白绮若,并非知道她的心思,而是真的只想留下这个白家的女孩儿,白月娥的妹妹,也算是为了冷邵玉圆了一桩心事。

她想,男人也该是这么想的。

白绮若捂着袖子掩盖下玉镯,她不想让洛殇看见,这会更加成为她们间的僵冷。

“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是……我也要走了。”白绮若说的很认真,她并不是在说谎。

洛殇淡淡的转过头,望向窗口,没再说话。

“可能你不相信,但我却无法再骗自己,我的出现打扰了你原本的生活,洛殇,对你,我真的很抱歉,我承认是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是他,他没有错,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你不该怪他。”

洛殇淡笑,笑的无力,萎靡。“是,我不该怪他,只怪我自己,没有保护好我的孩子。”

白绮若听着她犀利的言语,在洛殇的眼里,她看到了比哀伤更多的痛恨和埋怨。

“洛殇。”

“你该明白的,你们历经生死,若无任何缘由,他又怎么会这么做。”

缘由吗,唐傲,她的孩子是野种,这个理由充分吗?

冷邵玉亲口对她说的话,那么刺耳那么难听,让她至今难忘,那些伤疤不是随时都可以平复,有些痛不是时间久了就会忘记。

“包括你,你真的相信他仅仅是因为猜忌才如此吗?”白绮若进一步引导她。

“不然呢?”

“他也有苦衷。”白绮若知道,亲手给洛殇灌下堕胎药,冷邵玉的心里一定悲痛万分,若不是他实在束手无策,又怎么会这么做。

“他有苦衷。”洛殇不屑的苦笑。

“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也许你不会明白,但……”

洛殇悲痛的双眸转向白绮若,她干涩的嘴唇淡化了一层浅浅的白色上皮,她一字一句的说“我当然不明白。失去孩子的人是我,你说,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夺走我腹中的孩子吗?”

她眼中含了一层雾水。

“那是因为……”白绮若的心平静下来,她没有说下去,低沉失落的垂下了头。要怎么开口,难道要开口告诉她,在孩子和她的命之中,冷邵玉保了她,是为了救她才害了他们的孩子吗?

白绮若无法开这个口,冷邵玉深思已久,哪怕让洛殇恨透自己也不让她知道真相,白绮若又怎么能将这个美丽悲惨的谎言打破。

她咽下喉咙中的苦涩,微微淡笑,站起身。

“你不用再派人寻找小竹了,我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很安全。”白绮若轻声说。

“她在哪里?”洛殇问她,声音里终有了一丝情感。

白绮若并没说,只是告诉她,小竹足够安全,她想,说出这些就够了,起码洛殇的心能安稳一些。

那日,洛殇醒来后便再没看见小竹,实则,丫头早在洛殇睡熟时私下见了白绮若。

一向厌烦白绮若的小竹却在那个时候哭成泪人,她从进了房间开始就一直跪在地上不起,白绮若还记得她每一句真挚到催人泪下的话。

丫头跪在地上求她。“白姑娘,是小竹的错,都是小竹的错,是我不懂事得罪了您,求您看在王妃待您如姐妹的份儿上,求求王爷,放过王妃的孩子吧,求您了。王妃受的的罪太多了,上天对她已经很不公平了,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真的会绝望的,她真的会的,奴婢知道您一定可以的,求您了,劝劝王爷吧。”

“只要您肯答应,保住王妃的孩子,奴婢就算来生给您做牛做马也绝无怨言。”小竹哭成泪人。

白绮若没办法答应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冷邵玉必须这样选择。“小竹姑娘,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王爷不会那么心狠的,他若还不信,奴婢去……奴婢去找彩儿,彩儿一定知道一切的,她会和王爷说清楚,这一切都是司徒静雨的阴谋。”

“彩儿?”白绮若不知道小竹口中的彩儿是谁,但丫头的态度极为肯定那个彩儿一定会为洛殇作证。“小竹,哪怕找到彩儿,也无济于事。”

“不会的,找到彩儿,王爷就会相信王妃,公子就能活了。白姑娘,求您照顾好王妃,奴婢要去找彩儿,一定会将她带回来,求您在小竹离开的这段时间,保护好王妃和她腹中的孩子,求您了。”

白绮若没告诉小竹一切,她看着丫头抱有幻想的离开王府,可小竹所要做的,却在她离开后,全部化为乌有,今生今世,再无法弥补。

新围棋少年

新围棋少年第二集

因为许诺三个月快过了。

厉漠南竟然记的这么清楚。

许诺不好意思的小脸儿通红,眼神不敢看厉漠南,可是又忍不住的想去看他,眼睛闪烁着,扑闪的速度很快。

小女人的害羞,每每都很动人。

厉漠南饶有兴致的,就这样盯着屏幕看着她。

“诺诺,怎么脸这么红啊?害羞了?”

“没……没有,”

“是吗?原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我们三个月没有过亲密,诺诺可能一时不习惯呢。既然没有,那诺诺是不是很期待啊?”

“我没……没期待。你别乱说。”

许诺越发的热了起来,而她脑子里,竟然控制不住的,想到了以往跟厉漠南的亲密的各种画面,整个人更加往熟透的了方向变化,温度上升,周围空气都稀薄起来。

许诺知道自己这个样子,肯定可笑的很。

她羞恼的,不禁抬手捂住了脸庞,声音闷在手心里,闷闷的抗议。

“厉漠南,你讨厌,不准说了。”

“呵呵……诺诺,我说什么了?”

“你……什么都不准说。”

分明就是故意的,逗弄她,这个男人时刻都不忘调戏她。

厉漠南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声音朗然,胸腔震动的笑声,许诺听得都那么的好听。

“好了,别笑了,再笑,我挂了啊!”

许诺捂着脸颊,只露出一双无辜的水润的大眼睛,还带着娇嗔,怒瞪着厉漠南,抗议着。

厉漠南敛下笑意,只微微勾着唇,声音低沉应了。

“好,我不笑了。别挂。”

端坐,微笑,许诺确定自己没有那么不好意思了,才放下双手,看向厉漠南。

“老公,你这次出去,是不是关于X国的事情?”

“恩。不用你操心,你安心养胎,不要多想,恩?”

厉漠南直接拒绝许诺再多问下去,“你现在,就做个无忧无虑的准妈妈,我们的宝宝也才能快乐。其余的事情,有老公我呢。相我。”

“当然相信你了。”

许诺欣然附和,这整个帝国的人民,都会相信厉漠南的。

“乖!”

刚说完,厉漠南旁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诺诺,我还有事儿,你早点休息,等我回家。”

视频电话戛然而止,而许诺还托着脸庞,怔怔的看着虚空好久,似乎厉漠南还在那里一般。

许久,她才动了动身子,摸着肚子,溜达着回了卧室。

躺下的时候,许诺还拿了厉漠南一件衬衣放在枕头旁边,似乎这样就能够嗅着他的气息,更好的入眠。

……

就在许诺还数着日子等待着厉漠南会来的时候,继X国公然跟AS联盟之后,D国竟然也加入联盟。

这不是最坏的。

最坏的消息是,厉漠南此刻正在D国。

许诺本来是不知道的,可是,逃不过的那些网络信息,无处不在,整个将军府即使都瞒着她,也不可能真的能瞒多久。

所以当许诺的得悉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她差点撑不住,晕过去。

虽还清醒着,却情况不太好,心中巨大的担心,直接影响了胎儿。

新围棋少年

新围棋少年第三集

黄真也被吓了一跳,孔老要这么多大棚设备干什么?可在孔老面前,他根本不敢去问,连忙讨好道,“孔老您看您说得,您要黄家的东西那是黄家的荣幸,那还能要钱呀!”

“嗯,黄家的小子你倒是挺会说话!”孔老点点头,可眼中却藏着一抹冷笑。

“能为孔老做事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说着黄真站直身子,经过赵铁柱身边时故意碰了赵铁柱一下,态度嚣张地说,“让开,我要给孔老送货去了,耽误的孔老的事你担待得起吗?”

赵铁柱无奈苦笑,给黄真让路。

黄真心里那个高兴呀!这次不但战胜了赵铁柱,还攀上孔老这样的高枝,回去之后黄博文肯定会大大夸奖他,他们父子在黄家的地位也会更稳固。

心里一高兴,他冲着装满货都大货车喊道,“你们,把货都给我送到孔老府上去。”

“等等!”

黄真话音未落,却被孔老叫住。

“嘿嘿,孔老您还有什么吩咐!”黄真立马屁颠屁颠来到孔老面前,好像一条哈巴狗在等主人的命令。

“这些设备不要送到我家,全送到赵铁柱老家玉溪村去!”孔老气定神闲地说。

“玉……赵……”

黄真如遭雷击一般僵直在那,双眼瞪得好像鸭蛋似的,差点没从眼眶里掉出来。他难以置信地盯着孔老,嘴巴张合几下却没敢说话。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孔老脸色一沉说,“我要拿钱买,是你说不要钱送给我。既然这样,这些东西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孔老何等人物,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自带霸气。这些话无形中就形成对黄真的压力,压得黄真说不出话来,也不敢说话。

赵铁柱也很吃惊,孔老这个向来不愿插手外界的事情,任由外边人在湘市翻江倒海,只要有能力他不会帮助也不会打压。

可这次,孔老明摆着就是冲着帮赵铁柱来的。

这很不符合孔老的风格呀!

“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我自己把货送到玉溪村呀!”孔老见黄真无动于衷,手里拐杖猛然砸在地上。

黄真心头一颤,可还是强压着畏惧没有动弹。

“孔老……我不服!”黄真鼓起勇气说,“这个赵铁柱究竟哪里好,竟然连你都出面帮助他。论对湘市的贡献,对您老的尊敬,我们黄家哪点不比赵铁柱强?”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连赵铁柱都为黄真捏了把汗。

“你还有脸说!”

孔老一听就怒了,“你以为你们黄家和袁航那点勾当我不知道吗?背地里使坏算什么本事?你回去给我带句话给袁航,要是我再在湘市看到暗杀,他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黄真越听脸色越难看,他自以为黄家和袁航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没想到这些事情根本没有逃过孔老的眼睛。

“你也去告诉黄博文,这次我收下你们的东西只是个小小的教训,要是再有下次,我收的可就不只是这点东西了!”

说完孔老自顾自上车,扬长而去。

在湘市,乃至整个湘西,敢对孔老说不的绝不超过三个,但是黄家并不在其中。所以孔老一点也不担心黄真会反悔。

赵铁柱这才明白,原来孔老这次不只是在帮他,更是在提醒湘市的各大势力,良性竞争可以,但是谁敢破坏湘市的繁荣和稳定,他孔老绝不会视而不见。

其中矛头所指就是袁航,因为袁航派了杀手去杀赵铁柱,这一点孔老无法原谅。

这些事黄真自然心里有事,直到孔老离开他才颤颤巍巍抬起头,脸色煞白,冷汗淋漓。刚才孔老那股气势,绝对是真生气了,当时就算是孔老杀了他,他也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

好一阵黄真才回过神来,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黄家真是大方,免费送我这么多设备,真是感激不尽!”赵铁柱呵呵一笑,过去拍了拍黄真的肩膀。

黄真心有余悸,被赵铁柱拍得一惊。等看到是赵铁柱都时候猛然甩开赵铁柱的手,咬牙切齿道,“赵铁柱,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这些设备是看在孔老的面子……”

“我管你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反正这些设备都要运到我的大棚去,有本事你别运!”赵铁柱打断黄真,眼神极具挑衅意味地看过去。

“你……”黄真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刚才可是孔老要他把设备运到玉溪村的,要是他不这么做,孔老知道了后果非常严重。

黄真心里抓狂,简直要疯了。

原本为了遏制赵铁柱才花了两亿购买所有大棚设备,这下可好,全变成给赵铁柱买的了。黄家白白损失了两亿不说,赵铁柱居然一分钱都没花就得到价值两亿的大棚设备!

一来一回,黄真觉得黄家亏得远远不止是这两亿。

“快点给我运回去,我已经安排人在那里等着了!”

赵铁柱打了个电话给李家富让他安排人接货,然后当着黄真的面大摇大摆走出厂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完全不担心黄真不送货。

“啊——”

虽然没有言语上的挑衅和冲突,可仅仅是赵铁柱走路的姿势就让黄真受不了,怒吼一声一脚踹在面前的豪车上,把引擎盖踹瘪了。

“得了,修车有的好几万!”旁边看着的高瘦负责人喃喃地说着,连他都为黄家感到肉疼。

而在湘市那个茶楼里,黄博文接到黄真的电话之后变色面无人色,狠狠一下把手机摔在地上。

“袁航,你派杀手暗杀赵铁柱了?”黄博文气愤地问。

“怎么啦?”袁航莫名其妙地问,好像暗杀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怎么啦?孔老知道你暗杀赵铁柱,出面帮赵铁柱要走了我们花两亿买下来的大棚设备。我黄家白白损失两亿,还是亲手送给了赵铁柱,你说怎么啦?”黄博文把手边茶盏抓起来摔在地上,转身就走。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黄博文此刻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精髓。

袁航听完眼角皱了皱,刚进拿起电话,不知给谁打了一通电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