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纪之重生篇

西行纪之重生篇
  • 主演:刘北辰,沈达威,谢添天,时音,樊俊航,孙晔,孟祥龙,冯骏骅,夏磊,吴磊,张杰,赵路,王肖兵,符冲,海帆,袁国庆,虞晓旭,曹真
  • 导演:麦正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动漫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上一季悟空在引路人的指引下渡过遗忘之桥,即将转世重生,另一边的西行小队面对蜂拥而至的小妖,白狼释放出龙魂与兽魂守护着身后的小羽,他凭借强大的力量暂时抵御了小妖的进攻。

西行纪之重生篇第一集

第847章 除夕(8)

“赶紧的,说是啥事儿,不说我得走了。”林晚秋催促杜修竹,说完往外探了探头,有几分要走的意味。

这种躲在假山中……然后被抓奸!!!呸!抓现行。

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杜修竹攥着她的袖子:“别走。”

“你今天去冷宫了?”太后一大早就派人去接了林晚秋进宫,接着太后就去了冷宫不说直到他约林晚秋的时候还没从冷宫出来。

林晚秋长话短说:“嗯,去过,带鸿博去瞧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手脚筋被挑断,舌头被人毒麻木,而且……还中了求仙之毒。

皇后娘娘的疯也是因此而来。”

中了求仙能不疯狂么,那种痒痛根本就忍受不了。

杜修竹沉默了,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半响,他才开口道:“难怪皇上从冷宫中出来就将贵妃软禁了,当年,田氏可是皇后娘娘的闺中密友,进了几次宫之后就跟皇帝滚到一块儿去了,还是在皇后娘娘的寝宫中。”帮洪均办了这么多年的事情,杜修竹对以前的宫庭辛密清楚得很。

林晚秋:……

“呸,渣男!”

老色鬼不是东西!

“当时皇帝是被田氏给算计了的,但田氏装无辜,加上有皇后娘娘帮她说话,皇帝就顺坡下驴将她留在了宫中并封了妃。”

林晚秋无法理解段月华的做法,但她也知道,这是古代,是皇宫,宫里的女人有太多的无奈。

杜修竹:“在我看来,皇帝并不无辜,他不过是半推半就,因为当时他刚登上龙椅,朝堂不稳,需要田家的支持。”

林晚秋鄙夷地撇了撇嘴:“呵,拿身体换利益,这不是楚馆的哥儿才干的事情么?”

杜修竹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丫头,竟然说皇帝是楚馆的哥儿!

是出来卖的!

“你说得对,瞧他一后院儿的女人……被那么多的女人用,别说,还真跟男女支一样。”杜修竹这离经叛道的想法让林晚秋很是对他另眼相看。

要知道这可是古代,社会环境就是一夫多妻,江鸿远和杜修竹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能跟她一起批判……说明她的眼光不错,交的朋友和找的男人三观能跟她高度匹配。

林晚秋擂了杜修竹一拳头:“说正事儿,你跟了洪均这么久,皇后娘娘的毒跟淑妃有没有关系?”

杜修竹摇头:“不知道,洪均没有跟我透露半分这方面的消息,这样,我这会儿就去一趟辛者库,套一套洪均的话。”

说完,杜修竹又问林晚秋:“你想帮皇后?”

林晚秋迟疑了片刻,她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帮她,太后对我不错……主要是,我对她……有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也许是因为她的眼睛跟远哥相似的原因?

亲子鉴定要明日才能拿到,之前再慈宁宫她已经上闲鱼问过一遍了。

杜修竹颔首:“我知道了。”

林晚秋想帮,他就帮。

“我送你回慈宁宫。”杜修竹道。

林晚秋摇头:“算了,万一被发现。”

杜修竹坚持:“不会被发现的,皇宫我比你熟悉,我带你走小道……”皇宫太大,有一些往来的人比较少的小路。

“那好吧,时间也不多了,我还得在慈宁宫换衣服上妆。”林晚秋闻言也就没跟他争了,两人从假山出去。

也是两个人都有武功而且武功不俗,所以对周围的动静十分敏锐,这一路弯弯绕绕的总能避开人走,杜修竹将林晚秋安全送至慈宁宫后又在慈宁宫包了些点心,这才往辛者库赶去。

辛者库,年三十儿只上午干活儿,下午歇着。

每年也就三十儿和初一辛者库能松快点儿,别的日子想休息……除非你死了,就能一直休息下去。

洪均坐在自己的硬板儿床上,手背在背后垂着自己个儿的腰。

同屋五个太监,这会儿都在屋里,大家躺在床上唠嗑儿,没人理会洪均这个残废。

当然了,他们的不理会只是不带着他唠嗑儿而已。

没一会儿,一个块头大的太监就冲着洪均嚷嚷:“老犊子,去给老子拎洗澡水!”年三十儿了,得好好洗个澡。

洪均没拒绝,他起身就出去了,那人还不满意,抄起一块儿土疙瘩就狠狠地砸在洪均的背上:“老王八快点儿,信不信老子废了你的腿?

慢得跟乌龟似的……”他们屋里备着土块儿石头块儿,就是用来砸洪均的。

洪均被他砸得身形一晃,转眼就摔到了门外,惹得屋内的太监们一阵哄笑。

“公公……”这个时候,一名太监上前将洪均给搀扶了起来,洪均抬头一看,嘿哟,还是熟人。

是皇帝身边儿的一个小太监,平常没少帮他跑腿儿。

也算是淑妃这头的人。

他提溜着两个大食盒,将洪均搀扶起来之后就问:“您这是被人欺负了?”

洪均摇头:“没什么。”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就跑了出来,一看小太监身上的穿着,娘咧,是乾清宫的条件,惹不起惹不起!

大家都吓了一跳,为首的太监忙跟小太监作揖打躬:“哎哟,公公您赶紧屋里坐……”

“公公您大驾光临……”

小太监抬手阻止他们说下去,只道:“咱家是来看洪公公的,这些吃食你们拿进去吃吧,只是每份都给洪公公留点儿。”

众人忙道谢,辛者库能有什么好吃的,平日里吃的东西跟猪食似的,都是御膳房中的剩饭剩菜。

至于说剩菜你想要有肉门儿都没有,主子们吃剩下的便宜的是身边近身伺候的人,而他们这些个辛者库里的人吃的剩菜,则是最低等的奴才们吃剩下的。

谁让进辛者库的都是戴罪之身?

“公公您要去哪儿,奴才陪您去,顺带陪您说说话。”小太监对洪均道。

洪均:“去灶房烧水,年三十儿了要洗澡。”领头的太监一直在给他递眼神儿,生怕他告状。

见洪均识时务,太监们都松了口气。

这帮人人精儿似的,啥时候能欺负人,啥时候不能欺负人……都门儿清。

“那奴才陪着公公去。”小太监态度恭敬地道,洪均笑道:“别在老奴面前自称奴才,老奴是罪人,在辛者库是来赎罪的。”

西行纪之重生篇

西行纪之重生篇第二集

商裳拍拍六子肩膀,从六子身后走出来,“抱歉,他是我的贴身保镖,误以为孔泽要对我做什么,才出手的。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你最好还是跟我保持点距离。”

“他虽然是我贴身保镖,但是他对谁出手我不能控制。”

孔泽一脸的伤心,“皇妹,为兄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连我接近你都不让,你这样让为兄好伤心。”

商裳听到他还能开玩笑,知道他没有生气。

孔泽也意识到了,他有点侵犯到商裳私人领域了,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侵入到他人的私人领域,会被视为入侵者。

他向来知道分寸,这次在商裳身边太过于放松了,竟然连分寸也有些没有把控住。

孔泽眼神略微黯淡下去,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你们俩站在门口干嘛,快进来,摄影师等很长时间了!”范彬急声催促,脸色似乎不太好。

孔泽凑到商裳耳边,刚要说话,余光瞥到六子的动作,当即撤远一些,低声道:“听说这回请了一个国外的大摄影师,估计反倒被耍脸色看了。”

商裳挑眉,“哦?”

现如今以范彬的地位,还有人跟他耍脸色,看来是很大牌的摄影师。

商裳眸光转动,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

孔泽被她笑的心脏“噗通噗通”快跳了两下,连忙收回视线,网上评论的很对,她就是个妖精,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她勾了去。

商裳走进摄影棚,摄像机后面站着个金发的外国籍男子,眉头深深皱着,一脸的不耐烦。

“裳裳姐,你终于来了。”一如既往温柔的女声乍然响起,熟悉到让她厌恶。

沈依斓拖着长长的曳地裙走过来,脸上挂着虚伪温柔的浅笑,“你一定是路上堵车耽误了行程了吧?亚当,不好意思,A城的路有点堵。”

亚当最厌烦迟到了的人还找借口,听到这句话,脸色当即不好看的阴沉下来。

“A城的路不堵。”商裳却突然道。

众人目光顿时看向她,孔泽心想她又在打什么坏心思?沈依斓在窃喜她找死,亚当则勾起了点兴趣,心想:一个迟到者,还能找出来什么借口。

只听她缓声道:“我不是因为读者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以前我就到这了,之后因为某些事情耽搁的晚了点,至于什么事……”

她停顿下来。

突然又道:“这些与我迟到无关,我的确迟到了,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我想大家道歉,对不起。”

孔泽讶异的看向她,她在他的印象中就想一只骄傲的孔雀,态度前辈但是人格里面从来都是冷傲的,他没有想到,她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道歉。

随即,孔泽站出来,“我也迟到了,很抱歉,以后我会注意,不会在出现这样的情况。”

众人的眼球又掉了下来,孔……孔大演员竟然道歉了?!这比商裳道歉还劲爆,还难得一见!

亚当脸色缓和了些,但语气还是不好,“别耽误时间了,赶紧站到设定好的位置,我的天,因为你们我浪费了多少时间。”

西行纪之重生篇

西行纪之重生篇第三集

阎珊珊的退缩,阎暖暖明白自己只能迎面而上了,硬着头皮,先发制人,朝着慕凝芙来了个倒打一把。

阎暖暖从容不迫,问向慕凝芙。

“凝芙表妹,你说马吃了古柯碱?呵呵,那匹马一直是你在骑,离马最近的人也是你,莫不是你喂马吃了古柯碱,然后导演了这一出美女救英雄,就是为了让君啸霆将军对你刮目相看?是不是这样?”

君啸霆也看向慕凝芙,表情非常严肃,就期待着她怎么将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君临天默不作声,端着岫玉茶杯,淡然看着里面的竹叶青。

闵泽熙察言观色,显然,君临天并不担心慕凝芙——因为,以慕凝芙的战斗力,要打脸阎家姐妹,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大表姐,说你不懂马术,你又会不高兴。”慕凝芙沉稳的回击了阎暖暖。

“马匹都有专门的草料饲养员,赛马不是猫狗,赛马的性格是绝对不随便吃别人喂的东西,所以,能够喂马吃麻黄草和古柯碱的契机,也只能是今天早上,添加到草料里面。”

“那就去问问草料管理员啊。”阎暖暖检察官一般,朗声说道,“看看凶手到底是谁啊!”

阎暖暖说完,故作端庄的补充了一句,“目前看起来,除了草料管理员,就只有你接触过那匹马,所以,你的嫌疑终究是最大的!”

说完,阎暖暖胸有成竹看向慕凝芙,而君啸霆也看着慕凝芙,仿佛法官面对控辩双方的针锋相对。

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燃。

“这位慕小姐没有嫌疑,我可以作证!”而就在上这时候,玄关处响起了一个清丽绝俗的女声,犹如山涧泉水,沁人心扉。

阎家双姝同时吃了一惊,看向玄关,一个白色薄风衣的女孩子,站在门口,板栗色的丸子头,整个人清冷婉约,像一株盛开的玉兰树。

女孩二十出头,肤白美貌,照亮了整个厅堂。

“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君临天放下茶杯,微笑问向女孩。

慕凝芙眼见美女如此美貌亮眼,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早听闻君临爱是德穆共和国的雪顶之花,真是闻名遐迩,晶莹剔透像个玉人儿。

“跟你同时回来的。”君临爱看了一眼君临天,走到爸爸坐着的沙发后面挨着,笑着说,“结果听闻慕小姐被马拖进山林,你一溜烟跑得狗都撵不到,你妹妹我在后面喊你几声,想必你也没听见!”

一溜烟跑得狗都撵不到.......

一听这话,在座的人都忍不住笑,慕凝芙也捂着嘴嗤了一声。

阎家双姝却笑不出来,君临爱是边防部队,南伞市416武警医院的军医,毒物反应临床经验颇丰,这下麻黄草和古柯碱的事情,怕是纸包不住火了!

不过还好,那个化妆助理已经让她悄悄走人了,估计插她也查不到。

阎暖暖怀着侥幸的想着。

“今天早上,有人瞅准了饲养员添加草料之后离开,点燃了古柯碱结晶体扔进了马槽,白马在吸入古柯碱之后产生狂躁,致幻反应,之后没过多久便间歇性突然发作。”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