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
  • 主演:日野聪,原由实,上坂堇,加藤英美里,内山夕实,三宅健太,加藤将之,千叶繁,五十岚裕美,沼仓爱美,白熊宽嗣,子安武人,市
  • 导演:伊藤尚往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7
作品主要讲述了某天,一款掀起大热潮的VRMMORPG“YGGDRASIL”原本会停止一切服务,但即使过了结束时间,玩家也不会退出游戏,NPC也有了各自的思想。现实世界中喜爱电玩的主人公铃木悟(真名)在等待系统强制登出时,与“安兹·乌尔·恭”公会的成员意外穿越到了异世界,并且自己还变成了拥有骷髅外表的最强魔法师——“飞鼠”。就这样,真正的奇幻传说正式拉开帷幕.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第一集

第八百三十三章 决定

唐峰轻轻的站起身,把乔娇娇放进被子里,转身出了房间,到厨房偷偷的拿了一个干净的碗,来到了公共的阳台上,打开了窗户。

从仙云手链中拿出一颗烟,点开火抽了起来,唐峰并不会抽烟,第一口咳嗦了几下,仙云手链中之所以有烟,是给仙界那些人的。

唐峰抽了一根烟后,把碗拿到面前,抬起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拍在自己的心口,一口心头血直接喷到了碗里。

月光下,唐峰惨白的脸与碗里鲜红的血看起来异常骇人,但是唐峰的嘴角却是微微上翘。

唐峰端着碗,扶着墙,一步步的挪回自己的房间。

唐峰以为半夜3点没人回看到他做的事,殊不知,这一切都被出来偷吃东西的李静全都看到了。

李静捂着嘴,蹲在墙角,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

唐峰回到房间以后,李静愣了半天的神才缓过来,匆匆忙忙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

第二天一早,萌萌拉着有着黑眼圈,时不时愣神的李静出来锻炼,可是唐峰却没有出来。

“怎么回事?静姐姐,你怎么总发呆呢,还有你这黑眼圈,昨晚睡得不是挺早的吗?”萌萌看着还在发呆的李静说。

“没有,失眠了!”李静反应过来,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还有哥哥是怎么回事,这都几点了,我拳都打完了,怎么还不出来,还在睡懒觉,我去叫他起床!”

李静刚要说话阻拦就听到门口传来声音。

“萌萌,你又调皮了,你哥我睡个懒觉都不让啊!”唐峰靠着门,苍白的脸色透露出了他现在的虚弱。

“哥哥,你脸怎么这么白啊,你的声音听起来好虚弱啊,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吃完晚饭还不是这样的呢!”萌萌过来扶住了唐峰,嘴像连珠炮一样发问。

“嘘!别告诉咱妈,我这休息我们两天就好了,不用担心。”唐峰绝口不提心头血的事,还让萌萌和李静帮忙隐瞒。

“好吧,我不告诉妈妈,静姐姐你去做饭吧,做些补身体的东西,我扶哥哥去休息。”萌萌对着李静说道。

可是李静根本没有听到,还在愣神。

“静姐姐!你怎么了,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呢。”萌萌埋怨的说。

“啊,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说完李静就浑浑噩噩的走了。

唐峰看到李静心不在焉的样子若有所思,任由着萌萌把自己扶回房间。

“哥哥,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虚弱成这个样子。”萌萌看到时不时咳嗦的唐峰,有些心疼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吐了口血,养几天就好了。”唐峰微笑着回答。

“哦,那我叫静姐姐给你做些补血的东西,这样你就能快点好了。”萌萌不知道的是,她说的补血是指普通的血管中的血,而唐峰吐出来的却是心头血,心头血只能靠一点点的修养,吃什么都没有用。

“好,还是萌萌对我好!”唐峰摸了摸萌萌的头。

“把你静姐姐叫进来吧,我有事和她说。”

“好,我这就去叫她。”萌萌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跑出了唐峰的房间。

……

“你都看到了吧。”唐峰躺在床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李静问道。

“…是,我都看到了,昨天晚上我饿了,出来找东西吃,结果在厨房看到你,后来的……你都知道了。”李静如实的回答。

“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好吗?”唐峰的话中有些恳求语气。

“你昨天……在干什么?”李静没有答应,却是问了一个问题。

“你不会想知道的。”唐峰扭头看向窗外。

“我很想知道!”昨天李静被吓坏了,她必须早知道事情的真相。

“乔娇娇是我的女人。”唐峰没有说昨晚的事,而是说起了乔娇娇。

“我知道,昨天早上看到你从她的房间出来。”李静低下了头。

“对,她是个离过婚的女人,所以她说只当我的情人,但是她怀上了我的孩子。”

“你知道吗?那一瞬间我就成长起来了,因为要当爸爸了。”唐峰眯着眼睛说道。

“但是……她的肚子……”李静没有说出口。

“对啊,流产了,孩子没了。”唐峰低下头,李静听到了呜呜的哭声。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问的…”李静坐到床头,把唐峰的头搂在怀里。

“想哭就哭出来吧!”

“你知道吗,当孩子没了那一刻,我就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娇娇她是个女人,她每天晚上都能梦到孩子,每天晚上都是哭着睡着的,我是个男人,我不能哭,我还要安慰她!”唐峰一边大声的哭,一边趴在李静的怀里说。

“娇娇走不出那个阴影,我要帮她,我找到了一个炼丹师,他能炼出一种能让人忘记记忆的丹药,但是需要我或者娇娇的一口心头血,娇娇是个普通人,要是没了心头血,她一定会死,而我不一样,我是修灵者,慢慢可以修养回来,所以……昨天的你都看见了。”唐峰一口气说完,李静早已哭的泣不成声。

“所以,你为了让乔娇娇忘记这段记忆,吐了一口心头血给炼丹师。”

“对,要不然娇娇这辈子都会活在这个阴影里,走不出来。”唐峰坐起身子。

“对不起,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李静又一次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

“这些天就得麻烦你了,需要你照顾我了。”唐峰有些抱歉的说。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你一个月的‘奴隶’吗?”李静擦干了眼泪,笑着说到。

“那就多谢了。”

“我去给大家做早饭,一会儿我会把你的端上来,以后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吃吧,不要出去了。”李静提议道。

“好,等我好了再出去,如果有人问的话,你就说我正在闭关,有什么大事你来告诉我就好了。”唐峰同意了李静的提议。

“那我就先出去了,一会儿再上来。”说完李静给唐峰盖了盖被子,转身出了房间。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第二集

而顾成暄的神色似乎也微微怔了,但他仍旧没有做出反应,就只是垂眸抿了一口茶。

裴瑜一边哭一边抬手抹泪,却仍然是抽咽不止,也顾不得这会儿有没有旁人在,哽咽着大声质问:“王爷!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顾成暄手指执着杯盏边沿,微微地用着力,但他的神情看起来又平静淡漠至极,就好像丝毫没有没有被裴瑜给影响到,听到裴瑜这句话,也只是薄唇微启,淡淡地说:“那你把你自己当成了什么?”

裴瑜哭着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

又结巴又气势嚣张,好像受委屈了也不肯示弱。

她等不到顾成暄的回答,又扭头把气撒到管家身上,双眼通红地大声嚷嚷:“你在这里偷听什么!”

“老奴……我……”管家再次呆住,也是想不到火焰莫名其妙烧到他这边来了,他犹豫着为难地看向了成王那边,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成王静静地不语,分明是默许了裴瑜的任性。

于是,被殃及鱼池的管家只好灰溜溜的领着几个下人退下了。

一等管家带着人走了,裴瑜又忍不住哭着跟他控诉:“我又不是……又不是卖身的,王爷凭什么这样对我!”

顾成暄抬起眸,看着她簌簌掉落的眼泪,平静问道:“本王如何对你了?”

“你……你在床上不跟我说话!”

“嗯。”顾成暄点头承认,“还有呢?”

“你弄得我疼死了!”

“还有呢?”

“还有很多很多!王爷若是不喜欢这样,为什么还要拉着我做!”

顾成暄似乎很理所当然,眼神沉着,挺冷淡地问了她一句:“不是你自己跑到本王床上来吗?”

“我……我是以为……王爷喜欢跟我……”裴瑜有些语无伦次了,着急地转了转眼珠子,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抬起两只手背不停地揉眼睛擦眼泪,肩膀抽抽搭搭的,哽咽不已,“原来我……又,又自作多情……”

裴瑜忽然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底气,也不敢再问下去了。

她怕她再这么问下去,最后的结果也就只是自取其辱罢了,可是她不想听了。

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听到从顾成暄口中说出来的那些冷冷冰冰的字眼了……

每一个字都是实话实说,每一个字都没有感情……

每一个字……

都仿佛是在讽刺着她,告诉裴瑜,她从始至终就只是自作多情。

裴瑜真的一瞬间难受到快要哭得岔气,但又不想在顾成暄的眼皮底下被他这么冷冰冰的直视着她的狼狈,那样实在是太难堪了。

于是,裴瑜说完这句话后,抹了一把眼脸,转身就走。

她想要飞快的逃离这里,至少此时此刻的裴瑜,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因为真的无地自容。

但是裴瑜并没有想到的是,她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坐在桌那边的顾成暄淡淡地叫住她:“站住。”

他声线听起来依旧平稳,好像仍然没有什么感情。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

不死者之王:剧场版前篇第三集

酒楼外,微风出来,落在人的脸上,让人感觉到倍加的冷。

深吸了口气,风北玄找了个方向,消失在了这条长街上。

再度现身时,在一座占地面积颇大的庄院前,仅仅只看了一眼,一道灵力,便是如电般的暴掠而去。

如今灵力化真元,感受起来,并未有以往那般磅礴,却更为凝练,那股霸道的无坚不摧之感,亦是越发的凝练。

“蓬!”

庄院中,闪电般的掠出一人,毕生之力尽出,强行将这道灵力阻挡下来。

然而,以此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去面对,撞击声中,此人以更快的速度暴退而回,连人带门,直接被撞飞在了庄院中。

“什么人,敢在我玄天门之地放肆,活的不耐烦了?”

风北玄淡笑着,踏步走进庄院。

玄天门或许不是罪魁祸首,但如果没有玄天门,慕秋山不管想做什么,都也做不了,在玄天门的种种,根本就不会发生,便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既然已在梧州,玄天门的这个点,自也不容继续存在下去。

笑看那众多的人,风北玄笑道:“连我都不认识,玄天门的消息和情报,果真不怎么样啊!”

笑容中,极其冰冷的杀意,让这空间中的温度,陡然降低无数。

“杨、杨凡!”

院子中的无数玄天门高手,不由得都是咽了下口水。

他们的确很多人在这里,可是,又能怎么样,玄天门中,所有高手都在,仍然让这个少年杀人扬长而去,这里,仅仅只是玄天门的一个点而已。

为首一人,看着风北玄,使劲的吐了口气,颤着声音道:“你想怎么样?”

“这话,不该是我问你们吗?”

风北玄淡淡道:“玄天门中,接连的要杀我,现在,我送上了门让你们杀,问我想怎样,我也不知道我想怎样了?”

众人欲哭无泪,玄天门中要杀他,那是因为有足够的力量,即便是这样,都让他给逃了,在这里……

“既然诸位不知道想做什么,那么,就换我了!”

那一步踏前后,整个空间,一阵阵的寒意,在这里面,疯狂的席卷着。

“杨,杨凡!”

“我玄天门,的确得罪了你,而且是生死之恨,可是,我们这些人是无辜的,你又何必,拿我们这些人来出气?”

闻言,风北玄轻笑,淡漠道:“的确,要杀我的人是莫天行,是玄天门那一众的顶尖高手,和你们这些人,实在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杀你们,的确有些连累无辜。”

“但是,你们就真的无辜?”

风北玄冷冷道:“倘若今天的我,以极其狼狈的伤势经过这里,你们这些所谓的无辜之人,凭心而论,会不追杀我?”

众人顿时默然不语,放弃对他的追杀,怎么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便不是所谓的无辜。

片刻后,为首那人道:“身在江湖,人不由己,我们是玄天门的人,自然不敢违背宗门意愿。”

“既然如此,就别说什么无辜!”

风北玄冷冷道:“没有人是无辜的,别告诉我,这些年来,你们的手中,就没有无辜人的鲜血,杀人者,人恒杀之!”

“是!”

为首那人不觉消去神色中的无奈,旋即冷喝道:“诸位同门,大敌当前,已经避无可避,那我们,就去面对!”

“一起上,能杀了他就杀,杀不了,我们为宗门舍身!”

倒是有足够的气魄,可惜,如此的气魄,刚刚让众人有所战意的时候,他自己,却是飞快的向着后面暴掠而去。

没有人会想死,身处地位越高者,就越不想死,活着多好。

只是他想跑,又如何能够跑的掉,这半空上,不知何时,凌厉剑罡已然在缓缓席卷,他的速度够快,却又如何快的过漫天剑罡的笼罩?

不过瞬间后而已,惨叫声,凄厉的在这天际上响彻着。

尽管玄天门中,已传出这少年的可怕,可是,终究未曾亲眼所见,现在方才知道,这少年,是真的可怕。

不但可怕,更加残忍,无穷剑罡铺天盖地落下时,这个气派非凡的庄院中,仅才过了几分钟而已,阵阵血腥味,浪般的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席卷出去。

偌大的梧州城,因如此的血腥味笼罩,仿佛化成了无间地狱。

片刻之后,无数人飞快赶至,他们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如此的胆子大,竟然在血洗玄天门分舵。

当看到是一个少年时,全都有些呆滞,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个少年的身份。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如此年纪,竟然实力这般可怕,玄天门惹上他,这或许,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嘿,如若玄天门倒了,那我们在场的这些势力,应当都有机会,将其取而待之了吧?”

“也别一个个的在幸灾乐祸,如今一元宗是什么形势你们不会不知道,所以大家,还是收敛些的好,免得事后遭到报复。”

这些话,风北玄都听在耳中,刻意在这梧州,闹的如此之大,若是消息传不出去,又有什么意义?

他要做的,岂是只杀这些人这么简单?

“住手!”

突然,庄院之外,一队整齐的步伐快速而来,旋即,便是有着一人,龙行虎步的踏进了这庄院之中。

“少年人,这样做,未免也太狠毒了些吧?”

不仅杀人,而且杀的如此残忍。

风北玄淡笑:“若不残忍些,狠毒些,玄天门怎会怕,我的报复,又怎会温和?”

那人双瞳微微一寒,冷声道:“终究,在我赵王国的疆域中,少年人,还是不要太放肆,否则,无法收场。”

风北玄闻言,漠然笑道:“阁下,应当就是梧州城城主钟怀山吧?”

“正是本座!”

钟怀山漠然道:“既然知道,本座已经出面,那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到时候若真无法收场,你我须都不好交代。”

“呵!”

风北玄淡淡道:“其实,早在鄂州城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收场了,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不好交代了,所以钟城主,现在,这些都没必要。”“今天,我要的只是血洗这玄天门分舵,与其他任何人无关,我不找别人麻烦,别人也别来找我麻烦,如若不然,今日这玄天门分舵,便是前车之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