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
  • 主演:泽城美雪,栗田贯一,小林清志,浪川大辅,山寺宏一,梶裕贵
  • 导演:山本沙代,中村章子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2
日本漫画家加藤一彦于1967年创作的经典作品《鲁邦三世》,距1984年~1985年播出的《鲁邦三世》TV第三系列至今已经有27年的空白时间了,27年后的现在,这部动画的新系列《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将于4月4日起开播。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第一集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花都医道圣手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为什么要等她死了再出去

“还真会高明啊。”他们两个,锲而不舍,还真想出了一条锦囊妙计,这一刻,萧尘都开始佩服这两个人。

如果他们只对慕容婉出手,萧尘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可这两个家伙,居然选择了城门大火,满城烧光。

这下,萧尘也变得有些被动了,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自动步枪,这玩意只要扣动扳机,整个酒店里至少会有上百人死掉。

“萧尘,这......”萧尘轻轻拍了拍慕容婉的肩膀,“就像你看到的,有人发动了恐怖袭击,这个酒店受害了。”

曾泽冷冷的看着那两人,他是这里唯一一个还保持着理智的人,凌云志早已被吓的躲到了萧尘这边,“萧先生,这什么情况啊?”

“凌少爷,淡定,咱们这么多人,害怕那两个家伙?”别说,如果是普通群众,也许不怕,但是今晚在这里的?都是富豪显贵。

人要是有了权不一定会怕死,但是有了钱一定会怕死,在场的各位,脸都被吓白了,这一慕搞得慕容婉都有些尴尬,怎么会有这么多怕死的人呢?

“小婉,别担心,这两个家伙不是我的对手。”萧尘话音刚落,就听到军刀开了两枪,随后走到底楼的吧台,大喊了一声。“都别怕,我们今晚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个人,如果那个人能自己站出来,我们马上就会走,不然......这个酒吧里所有的z国友人全都要给我们陪葬!”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啤酒肚发着抖颤颤巍巍的问出了,“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慕容婉!”军刀刚说完,那人就开口了,“谁叫慕容婉,赶紧给老子滚出来!别害死所有人!”

人心是最可怕的东西,因为,你永远也看不清一个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对呀,慕容小姐,你就快点出来吧,一会儿把大家都害死了......”

“我......”慕容婉刚要举手,就被萧尘强行按住了,“小婉,你看过一篇叫羊脂球的吗?那个为所有人牺牲的妇女,最后是什么下场?”

慕容婉听到这里,愣住了,“萧尘,你的意思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眼睁睁?才怪呢!一旁的李欣飞快的播出了110,然后对着电话那头匆匆说了几句颠三倒四的话。

“喂?对对对,我在星汇云深酒店,对对对,这里很热闹,你们快来吧。”说完,李欣快速的挂了电话。

看到李欣手里的电话,萧尘的嘴边露出了一抹冷笑,“小婉,我的人已经报警了,你现在千万别动。”

“他们手里有枪,我不想让无辜的人受害。”萧尘摇了摇头吗,抓住了她的手,当然也捂住了他的嘴。

人群乱作一团,没人关心慕容婉在哪儿,也许,慕容婉在他们眼前,他们都不知道。因此,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慕容婉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暴露。

军刀看慕容婉没有出来,立刻举枪对准了一个保安,还没等保安求饶,一个子弹就射穿了那个保安的胸膛,一时间,尖叫连连。

人们都慌了,就像是要被热水吞没的蚂蚁一样,大家都慌了神,有的人在祷告,有的人在发了疯一样的找慕容婉,还有的人则跪在地上,大小解全部失禁,好吧,最后一种人是最多的。

要知道,有钱人的心理素质,可比普通人都要差,萧尘看着慌张的大家,不由得叹了口气,今天,他算是完全被军刀和司机将了一军。

他布局好了一切,却唯独没想到他们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劫慕容婉,不过这样也好,一旦失败,他们就再也没机会做这件事了。

不旦是如此,这次之后,慕容婉会被严加保护,这样一来,其他的杀手组织也没法动手了,而他们也将因此招致众多的仇恨。

从这一点上开,萧尘真有点看不起他们,这种断水取鱼的招,也就他们这样的人能想得出来。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毫无顾忌,军刀从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旁边抢过了他的孩子。

那人愤怒的怒喊,“你们这两个畜生!放开我的孩子!”回答他的,则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看着自己的父亲中枪,孩子也痛哭了起来,“慕容婉!你再不出来!这个孩子也完了!”

萧尘这个时候,一直在抓着慕容婉的手,她只要真的站出来,马上就会玩儿完。“萧尘......你让他们把慕容婉带走吧,一会儿我和你去追。”

萧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抓着慕容婉的手也被一个人强硬的分开了,萧尘回头看去,那人正是曾泽,“你......”

“兄弟,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他们这么苦心费力的得到慕容婉,才不会这么轻易就弄死,我们有的是时间救人。”

话是这么说,但萧尘可不同意,他一把撒开曾泽的手,还没来的按住慕容婉,慕容婉就开口了,“别费劲了,我就在这里!”

军刀很是欣赏的看了慕容婉一眼,一旁的司机早已向着慕容婉走去,“慕容小姐,说真的,我很欣赏你。”

“但我很鄙视你们,为了抓我,你们还真是连做人的底线都不要了啊。”身后,萧尘轻叹了一口气,怎么出去了?再过一会儿jc来了,这两个家伙就上天无路了。

现在可好,人家马上就要走了。“走吧,慕容小姐。”司机一面说着,一面把慕容婉绑了起来,然后绑着慕容婉离开了酒店。

萧尘正要追出去,就被两个富商拦了下来,“萧先生,麻烦你等一会儿,等慕容婉死了在出去。”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啊,“二位,给我个理由,为什么我要等慕容婉死了再出去?”

其中一个,毫不犹豫的看着萧尘侃侃而谈,“是这样子,你想啊,你现在把她救回来,那两个变态肯定回来找我们,到时候......”

“对对对,萧先生,求求你有点大局观,为我们大家考虑一下。”

如此厚颜无耻的思想,萧尘闻所未闻,他只有一句话要送给这些人,“滚!都给我滚!”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第二集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万恶之源(下)

“既然你们称我为万恶之源,我便让你们看一看,什么叫做真正的万恶之源!”

夕阳一手持剑,面色冷漠,无视天地间传出来的一道道吞天魔兽厉吼之声,静静的看向紫御五人,淡淡说出。

此言一出,紫御五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哪怕他们都是证道强者,此刻触碰到夕阳的目光,也依旧感到一丝恐惧和害怕。

“疯子,你简直是个疯子!”

天风嘶吼起来,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之前惊动了数个吞天魔兽,还在他们控制的范围之内,所以他们能够云淡风轻,甚至还有信心在夕阳面前作出正义的审判。

但是,夕阳这一剑下去,等于是将天都给捅出来一个窟窿,看着漫天飞舞的吞天魔兽,紫御就感觉头皮发麻。

这么多的吞天魔兽,少说也有数百只,现如今他们别说将这些吞天魔兽制服或者封印,能不能活着逃脱这里,都是一个未知数。

“杀!”

正在紫御五人感觉到惊恐之时,夕阳手持六道轮回剑,一声爆吼之后,持剑直接冲到红云声旁,一道夺目的剑光劈斩而出,整个长空留下一道白色的剑气虚影。

红云一直在提防夕阳,此刻看到夕阳冲杀过来,他手中赤红长枪一抖,再次施展出来如封似闭。

长枪舞动起来,化成一道赤红色屏障,抵挡身前。

剑气碰撞到赤红色屏障之上,只听当啷一声,屏障消失,红云手中的长枪也断裂成了两截。

“死!”

夕阳双眼精芒爆射,手中长剑犹如夺命之音,剑锋一转,直接斩到红云的身上。

嗤啦~

红云的身躯直接被劈斩成两段,传处剧烈的摩擦声音。

“咦?”

剑锋从红云身上斩过,但他的肉身竟然没有被破坏,这让夕阳眉头一挑,露出一抹诧异。

“哈哈哈,小畜生,老夫乃是天生有大运气护体,又是功德证道,想要斩杀我,想太多了你!”

红云老者猖狂的大笑起来,他的身躯之上,浮现出一道道的红色光芒,快速的夕阳残留的剑气驱除体外。

“小子,受死!”

“流星剑!”

正在这时,剑辰持剑化成一抹寒光,仿佛流行划破天空,带着急促的呼啸之声向夕阳刺来。

这一招乃是剑辰的得意招式,淬炼了千百年之久,已经修炼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他曾经以这一招将王级吞天魔兽给劈斩成两半,虽然没有达到剑圣的境界,在紫金城之中,却被人尊称为小剑圣!

剑辰出手,天风也毫不示弱,事已至此,若是不将夕阳斩出,他们心中的这一口恶气如何能够驱散。

天风也是也是一位用剑高手,虽然没有剑辰在剑法之上精通,但是他一出手,剑气便化成数百道之多,在夕阳四周散落开来,在一瞬间竟然化成剑阵。

“剑之域!”

剑气与剑气之间碰撞勃发,产生奇异的效果,形成一股剑域束缚,牵动夕阳手脚,让夕阳如陷沼泽,举足皆艰。

“化生剑气!”

紫御一声咆哮,手持长剑一剑刺出,一道凌冽的剑气迸射而出,在虚空之中化成数丈大小。、

下一刻,这凌冽的剑气忽然转变,化成一头面色狰狞的剑尾龙。

剑气凝形,灵力化神!

这乃是对法力和剑气操控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才能施展出来的手段,一剑刺出,便犹如画家画龙点睛,赋予了这一剑生命和灵魂。

众人全部出手,穹戕也没有闲着,他拔出一柄二尺长的宽刀,乍一看,犹如一块门板一般,根本不像大刀。

然而,这不像刀的刀,在穹戕手掌却施展出来莫大的威力,每一招每一式都充分的展现出来暴力美感,携带着万钧之力,仿若泰山压顶一般向夕阳压制过来。

五位证道高手,其中四位已经施展出来雷霆般的手段向夕阳斩杀过来。

红云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道:“小畜生,若是有来生,别再和佛宗扯上关系,若不然的话,我会再杀你一次!”

“土鸡瓦狗而已!”

身处众人攻击的中心点,夕阳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丝淡漠的微笑。

以往,证道高手犹如天上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如今却有五位证道高手联手围攻夕阳。

但是,夕阳却一点畏惧都没有,在娲皇宫,夕阳就能够与弃邪酃操控的强良身躯周旋,能够差一点让女娲陨落,如今虽然面对证道高手多了几人,但夕阳依旧有底气。

敌人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夕阳也不是原地踏步,他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一路高歌。

剑辰,紫御,天风动人虽然先动手,但是,穹戕的攻击却是后发先至,已经来到夕阳头顶之上,那一口犹如门板一般的宽刀携带着万钧之力,声势浩大的斩落下来。

“五行拳!”

夕阳右手轻轻握起,犹如伸展胫骨一般,换换的将拳头举起来,迎接上穹戕的宽刀。

两者接触到一起,整个空间仿佛都凝固起来,下一刻,穹戕的宽刀之上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痕。

旋即,哗啦一声,整个宽刀骤然崩碎成碎片,犹如流星雨一般,溅射向四方。

噗~

在刀碎的一瞬间,穹戕身受重伤,狂喷一口鲜血之后,身躯犹如火箭倒飞出去。

一掌击败穹戕,天风的凝结剑阵之中的剑气已经袭击过来。

呲吟~

剑气纵横,在夕阳身后划过。

猝不及防之下,一道剑光斩落到夕阳身上,那一身白衣胜雪的西服,在后背裂开的一道口子,剑气在夕阳的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印记。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天风双眼瞪的滚圆,满脸骇然的样子。

他的剑阵虽然会分散一些剑气的力量,但是,剑气与剑气只见产生的奇异阵法,也会使得剑气加强,证道初期的强者,只要不是修炼力量证道,淬炼肉身的强者,他都有信心将起绞杀成肉泥。

现如今他的剑气在夕阳身上只是留下一道白色的印记,天风岂能不惊。

“他的肉身竟然能够媲美王级巅峰的吞天魔兽!”天风忍不住猜测道。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

鲁邦三世: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第三集

依偎在阮钰怀中的小家伙亲昵地将小脸蛋塞进母亲带着一抹体香的秀发间,嘻嘻笑道:“妈妈是疯妞儿,我就是小疯妞儿,嘻嘻……”

李云道忍俊不禁:“这话倒也是有道理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嘛!”

阮钰将丫头放了下来,宠溺地在丫头屁股上给了一巴掌:“自个儿玩去,别掉池塘里!”阮钰有些头疼,女儿越来顽皮,前两天连人带小车一起载进了荷花池,憨乎乎的丫头自儿从水里爬出来,不哭也不恼,只是蹲在池边看自己那辆掉进池塘里的小车暗自发愁,要不是晚上发现丫头头发里有浮萍,估计到这会儿全家没一个人知道这小家伙大冬天的还在池塘里折腾了一番打算将自己的小车打捞上来。

一落地点点又开始满院子疯跑,精力旺盛得像个男孩子。阮钰见状扶着额头,头疼道:“咋办呢,原本以为生了个文静丫头,还有些担心她柔柔弱弱会被人欺负,现在好了,比我小时候还虎,要是送去学校,怕是老师和同学要一起遭殃了!”

李云道却笑道:“没事,只要丫头自己开心,幸福,哪怕上房揭瓦也无所谓,咱家耗得起!”

阮钰一翻白眼道:“女儿果然是前世的小情人!”

李云道笑着抱住疯妞儿的双颊,重重在额头上香了一口,不等阮家大疯妞儿露出一丝娇羞,又将蔡家大菩萨搂过来狠狠亲了一下,这才满足道:“我不在,家里交给你们了!

正月初二,李云道踏上了飞往意大利的航班,蔡桃夭、阮钰与齐褒姒三人一道站在首都机场的航站楼内,目送那辆即将飞往异国他乡的飞机起飞。

齐褒姒轻抚着高高隆起的小腹,心中喃喃道:“等着你回来!”

阮钰则轻叹一声:“我现在终于明白那句‘悔教夫婿觅封侯’的真正含义了。”

一旁微笑不语的蔡家女子却突然唇角上扬,轻叹一声:“既然早就来了,为何不露面呢?”

身边阮钰与齐褒姒微微一愣,而后这才意识到这话是对另外一人说的。那用丝巾遮了容颜又戴了墨镜的女子与三人并肩而立,摘下墨镜时她面无表情:“我只是碰巧回京而已。”

蔡家女子微微一笑,也不点破这连行李都没有一件的女子,只是轻声道:“你若怪他,却也不用这般惩罚自己。同为女子,又同身为母亲,我何尝不知你现在的感受?”

那姓古名可人女人眼中终于露出一丝哀伤,问道:“你当真放心让公公把凤驹丢进极地里去折腾?”一句话,便出卖了自己,这大半年来,她假装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实则对家中发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之所以还愿意跟蔡桃夭说说话,大体上也是觉是被人带走儿子的蔡桃夭与自己同病相怜。

蔡桃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敢保证,儿子在你身边,便一定能培养成材?”

古可人微微咬牙:“那也比襁褓里便被人骗走好!”

蔡桃夭摇头道:“师祖用意如何,眼下还不能枉下结论,但依我的经验来看,九成的概率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古可人轻哼

一声道:“又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会操心!”

蔡桃夭轻笑道:“可人,偏激了!”

古可人低头沉默不语。

幸好此时阮钰适时地打破僵局,指着那飞机道:“起飞了!”而后,她走过去牵住古可人的手,轻声道,“你啊,我看就是给寂寞的,搬回来住吧,实在不行,等他回来,像夭夭这样,再生一个!”

古可人拿这个从小就虎头虎脑彪悍无比的疯妞儿似乎并没有什么办法,只是在听到“再生一个”这样的说法时,便轻啐一声,涨红脸道:“谁要跟他再生一个!”

齐褒姒适时走上来,牵住古可人的另一只手,柔声道:“可人姐,还是搬回来吧,现在家里连个男人都没有,你在,我们也安心些!”

蔡桃夭向大明星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也对古可人道:“把你那只大猫也带回来看家,这样才有安全感!”

古可人勉为其难道:“我……考虑考虑。”

阮钰紧拽着她的手道:“还考虑啥,走,飞机都飞走了,他去外头逍遥快活了,指不定又要碰上什么美貌的小娘子,回头我们又要多个异国他乡的姐妹!”

古可人哼了哼道:“听说他把江宁的那个沈燕飞也弄来京城了?”说着,她瞥了蔡桃夭一眼道,“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度量大到这种程度,若我是家里排行最大的那个,一定不许他这般胡作非为。”

蔡桃夭微微一笑道:“要不,让你来?”

数月未见明显清减了许多的古可人翻了个白眼道:“我可不要,气都要气死了!”

阮钰笑道:“所以这世上只有一个蔡桃夭!”

蔡桃夭却笑道:“这世上只有一个李云道啊!”

众女相视而笑,心领神会。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芬兰城外古堡内,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听说少主要回来了。”

“是是是,据说已经在飞机上了。”

“先生这段时间心情特别好,昨天乔依斯打碎了那只明代花瓶,先生就只笑着摆摆手,说下次小心些!”

“可不是嘛,我看连带着阮夫人的笑容也多了不少。”

“唉,阮夫人对先生一往情深,不知道先生为什么就不肯……”

“嘘,这种事情不是咱们能讨论的,干活干活,把地板擦得更亮些,要让少主看到咱们这个新家的新风貌!”

古堡的一处阳台恰好可以看到那盘桓而上的山路,中年男子站在阳台上,在二月的清风中独自眺望。

身后房间内,红发巨汉负手而立,芭芭拉端了茶水进来,轻声问道:“雷奥,先生从早上站到现在?”

红发日尔曼人看了一眼阳台的方向,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先生……好像有些紧张……”

芭芭拉微微有些不解:“紧张?何以见得?”在芭芭拉眼中,这位曾经救过自己和雷奥性命的中年男子如同一方磐石一般坚不可摧,无论是战力还是心性,都是普通人所无法比拟的,雷奥说

先生有些“紧张”,她的确很难理解。

一身旗袍勾勒出优美身形的美妇人推门而入,见两人窃窃私语,笑道:“怎么,在看你们先生的笑话?”

雷奥和芭芭拉同时将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敢不敢!”

他们的确不敢,更不敢当着眼前这位夫人的面笑话先生,除非他们不想活了,况且,他们二人对先生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茶给我吧,你们出去。”阮可可下了逐客令后,二人面面相觑,连忙推门离开。

女子端着茶缓步走上阳台,将茶放在他身后的小桌上,轻轻走到他的身边,与之并肩而立:“既然这么挂念,为什么不跟凤驹一起去接?”

男人望向那山道,笑了笑道:“哪有老子上赶着跑去接儿子的道理?又不是个孩子。”

“你啊你,就是嘴硬!”女子笑着将茶端过来,“喝口热茶暖暖身子,二月的风,寒得很,小心旧伤复发!”

男人接过,微微一笑:“不怕,这会儿从头到脚,都暖得很!”

“我看你,是儿子要来了,便什么伤都不顾了!”女子笑道,“让凤驹去接也好,那孩子颇是想家,这回能见到他父亲,怕是要高兴坏了!”

男人叹道:“凤驹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太懂事了,不像个孩子……”

女子笑道:“你们老王家的孩子,有哪个是不懂事的?”

男人笑道:“说得也是,老王家的种,个个拔尖!”

“嘿,说你胖你还就喘了!不过话说回来,云道这孩子,是真心不容易。”阮可可由衷道,“昆仑山那二十余山的寂寞,可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了的。”

男人道:“这世上有人少年成名,有人厚积薄发,我家孩子,我只想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自己的路,这样才踏实!”

阮可可看向下方古堡广场,道:“这基业,总有一天是他的。”

男人轻笑道:“如今他踮踮脚,也许能望一望了,不过还不够。”

阮可可叹息一声道:“他毕竟不是当兵的出身,是读书人,你总不能指望他跟你一般杀伐果敢。嗯,这是好听的说法,换句不好听的,你那叫杀人如麻!”

王抗美却笑道:“我杀的人里头,可有一个不是穷凶极恶之徒?”

阮可可无奈道:“你有你的帝王术,他有他的御下法。”

王抗美突然问道:“南宫要来意大利?”

阮可可叹息一声:“嗯,说是要亲自来负荆请罪。”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那就让他来吧。”

阮可可微微皱眉道:“就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年男子仰头看向远方的蓝天道:“井底之蛙跳进一方天井,就以为那便是天下了。”

阮可可道:“南宫舍了乔仙姿。”

中年男人冷冷一笑:“他若哭着闹着要为乔仙姿求条生路,我倒要敬他是条汉子,如今这般看,也就是一条蚯蚓罢了。”

土中蚯蚓,何以成龙!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