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第二季

  • 主演:上村祐翔,宫野真守,细谷佳正,神谷浩史,丰永利行,岛村侑,小山力也,小野贤章,濑户麻沙美
  • 导演:五十岚卓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文豪野犬第二季第一集

刘征的收网行动取得了完满的成功,宫内城内,一共抓捕奸细二百余人,至于其他,也就是张松牵涉其中了,这并不在刘征的意料之外。他知道张松这个人心术不正,虽

然表面上大义凛然,但张松能够卖了待他不薄的刘璋,自然也能卖了现在的刘征。有时候刘征越发的感觉到圣人之言不虚,孔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句话用来形容张松这等人再合适不过了!他自以为有大才,常有傲气,即便刘征真的用了他,不用多久,他的傲气也会让他自取其祸。而如今刘征没有重用他,则正如孔夫子所言“远之则怨”!怨则生不轨之心,这一切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许靖与张松则完全不同,许靖只是个徒有虚名之辈,既然他能够主动来向刘征请罪,且刘征又见其子许钦是个人才,许靖竟得幸免,从此闭门谢客,谨慎自处。将至日暮时分,刘征的车驾终于回到了长安未央宫。宣室殿内,刘征洗去一身风尘,方才落座,即有太监上前禀道:“中书令荀彧、羽林中郎将向宠现在承明殿等候陛下召

见。”

承明殿是大臣等候休息的地方,宣室殿则是天子日常住处,也是与大臣小范围议事的地方,只有前殿正殿才是大会群臣的地方。

汉朝历代原本都有常侍太监,不过刘征称帝之后,取消了原本属于太监的职位中常侍,目的就是不让太监掌事,参与政务,太监基本上之剩下了谒者引见的职能。

荀彧、向宠早早就等候在了承明殿,准备禀报这一日一夜的诸多事情。

“请他们进来吧!”刘征赶了一路,终于歇下来,也该听听二人的汇报。

荀彧、向宠,一内一外,配合无间,在太监的引领下,来至了宣室殿中。二人看起来很疲倦,毕竟赶了一路又一昼夜没有休息,不过还是尽力的保持着精神。

刘征看得出二人的劳累,拜见过后,即令二人坐下说话。

“此番成果如何?”刘征直入主题问道。

荀彧看了看向宠,而后开口道:“宫内宫外,共抓捕细作二百三十二人,此外查抄了御史大夫张松一门,先已下入诏狱,等候陛下发落。”

听到这个数字,刘征还是略微有些吃惊的,他知道偌大一座长安城,混进来敌人奸细是难免的,但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两百余人。

刘征眉头微微一皱,继而问道:“宫中抓捕多少人?”

向宠拱手禀道:“自永巷令以下,共有二十六人!”

“你说什么?连掌管官婢的永巷令也是奸细?”

刘征的确是有些吃惊了,永巷令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可是后宫宫女奴婢都得经过他才会被分派到宫中各处,如果他也是奸细,那问题的严重性可想而知了!

听到向宠的禀报,刘征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说来,他们在皇后身上没少下心思了?”

“卑职拷问得知,自上次伤寒之疫后,这些细作便接到了河北传来的命令,意图在宫中散播谣言,皇后似乎也被波及。”向宠略微有些顾虑,但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如何波及?”刘征追问道。向宠看了看荀彧,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照实说,荀彧微微点了点头,向宠于是言道:“前次伤寒之疫,起于太子,最终却是公主受难。这些人便趁机于皇后耳旁散播谣言,说

……”

“说什么?”刘征越听脸色越发难看。

“说公主是为太子所克!”向宠伏拜道。

刘征不是不能控制自己脾气的人,但听到这话还是难以扼住自己心内的怒火!这些人是望着让自己绝后去的!歹毒心思竟然都用到了如此这般!

马云禄自公主刘蓉死后,精神恍惚,一直萎靡不振,再有这样的妖风在耳边吹过,也难怪会突然癔症,将太子推落水中!说到底,刘治终究不是马云禄的亲骨肉!当然,这件事情也怪不得马云禄,人在这样的状态下,精神失常也不足为奇。已不能生育,又痛失了爱女,几个人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呢?马云禄虽然生性刚强,可终归是个女子,这么多年来,她所遭受的打击一点儿都不比刘征少。当年亲眼看着待自己若亲妹妹的皇甫宁死在面前,后来关中之乱,又几乎与族俱灭,只剩下一个亲哥哥马

超,一个堂兄马岱,除此之外,就是刘征和刘蓉是她的寄托。

这也是刘征不忍斥责马云禄,要将太子落水一事按下的原因。

向宠说完那句话,刘征沉默了良久,荀彧、向宠二人也都默默陪坐。

半晌过后,刘征这才直起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用心如此歹毒,这可不只是针对朕的妻儿!”

荀彧接话道:“不错!看起来似乎是有意挑起矛盾,暗藏隐患。”荀彧这话指的是挑起皇后与贵人之间的矛盾,也是在挑起马、郭两家的矛盾。这矛盾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爆发,恰恰是这种不会一下子就爆发的矛盾才是致命的!后宫相

争,外戚相争,这种矛盾一旦爆发,影响的可能就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知道现在刘征在,这种计策不会产生特别明显的效果,可是五年后,十年后,二十年后呢?又或者刘征真的因为此事了处置了皇后马云禄,那只剩这个亲妹妹的马超作何想法?要知道马超现在可是前将军,是刘征手下七员上将之一,那可是统领数万兵马的大将。赵云、张辽、徐晃、张任等人皆已四十有余,上将之中,唯有马超,才

不过三十出头!若不出意外,马超将来极有可能会是刘征手下第一大将。

现在的刘征可以没有马超,十年后、二十年后就未必了!

“城中详情如何?谁是曹操细作的头?”宫内的问题说完,刘征接着问宫外的。

荀彧上禀道:“宫外主要是一处叫燕阁的地方,燕阁主人吕娘,为曹操掌管长安谍报,刺探各府各级官员,现已经被连根拔起,抓住了这个吕娘。”“很好!这吕娘既然掌管长安谍报,想来她知晓的事情必然不少!此人要仔细审问,若能从她嘴里撬出些什么,或许挖出的就不只是长安的细作了!”刘征言道。

文豪野犬第二季

文豪野犬第二季第二集

最后铅华娱乐的老总不得不把自己的女儿送到某个以前的合作伙伴床上当情人还债,当然他那个合作伙伴是六十多的老头子,而且还是个虐待狂,他女儿没到一年就死了。

说道这里众人不禁感叹,上流社会的人,真是难懂。

当然,众人只看到表面,至于背地里是谁一夕之间不费吹灰之力决定人生死命运的,众人就不知道了……

现在的顾氏集团,相比三年前夫人在的时候,气氛沉寂了太多,特别是他们总裁经过的地方只感觉寒气肆意,好似冰渣子碎裂的声音都能听见。

他们很少看见总裁发火,可每次对上他冰凉的眼神都忍不住一个哆嗦。

总裁是越来越恐怖了,越来越工作狂了,简直就是一个机器人的存在!

据说老板变成这样是因为被老板娘甩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众人虽然好奇却不敢私下八卦,应为私下议论的都被冷总经理打发走了,也就是卷铺盖走人了。

至此没有人在议论了。

顶楼总裁办公室里。

英俊挺拔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冷硬的眉头皱起。

三年的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岁月,有的只要冰冷的线条轮廓,还有更加成熟气势逼人。

不用说他就是这三年间一直寻找沈舒的顾先生,三年了,他没有放弃,一直派人寻找她的下落,就连很少上综艺节目的他也一个月上了一次。

只是为了站在她可以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每次录完节目他都一直看着前方不自觉露出温柔,就好像她就在前方一样。

他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却坚持那样做着,希望他能在电视的大屏幕上看到他,知道他一直在找她,一直在等她回家。

顾振宇对着电脑屏幕上的男人问道:“可有消息了?”

“有,我给你发一张图片,还有她确切的地址,这是一个游客在英国游玩,无意间拍到的一张照片。”

看着电脑上出现的照片,顾振宇腾的站了起来。

照片上一个女人抱着一大盒的爆米花,笑得媚眼弯弯,嘴角的酒窝是那样的温暖。

自从她不见了后,他的世界瞬间陷入黑暗,若是从未得到过,他可能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在他接触到那样温暖的阳光后,让他如何在待在黑暗里。

“夫人!”顾振宇声音有些沙哑的叫出这两个字。

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这才说道:“继续查。”

“是,顾先生。”

合上电脑,顾振宇泄气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脑海里出现的全是沈舒娇俏的笑脸,嘴角不自觉挂前温柔宠溺的笑,手也不自觉地伸出想去触碰到温暖的脸蛋。

可处处触碰的冰冷的空气,手僵硬了一下蓦然垂落,嘴角的笑容也凝固了。

伸手拿过办公桌上的相框,上面的照片是他们两个人的合照,就是那张古装的合照,他骑在马上,怀里抱着娇小的她。

“夫人,你还要躲多久,为何不回来?差不多把全国的翻了个遍却找不到你,想不到你竟然跑到英国去了。”顾振宇喃喃自语。

文豪野犬第二季

文豪野犬第二季第三集

陆漠北肯定的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苏星河眼看着时间还早,突然心血来潮地提议道:“陆漠北,我们四处走走吧?”

她睁着一双渴望而期待的眼睛,令人不忍心拒绝。

事实上陆漠北也不打算拒绝,只是问道:“你想去哪里?”

“哪里都好,就在这个小镇上的街道上…..”,上一世,陆漠北最大的心愿,便是想和她手拉着手,在大街小巷中悠闲的散步,而现在苏星河最大的心愿也是如此。

等她和陆漠北散完步,时间已经到了夜晚。

苏星河上了一辆车,正打算回家,这才突然想起凌晨!

对了!凌晨,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时夏瑶的父母那么凶,而她又被陆漠北急匆匆地拉走,也不知道凌晨是怎么面对的!最重要的是,她一看到陆漠北,就高兴的将所有事情都忘记了。

苏星河懊恼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就给凌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歉意的问道:“凌晨兄?你还好吗?”

凌晨一阵沉默,这让苏星河一时之间更加的愧疚,她笑了笑,咽着口水说,“抱歉哈,我…..我把你忘记了!”

电话中,仍旧是死一般的寂静!

苏星河暗暗的想,难道夏瑶的父母拆穿了一切?彻底的拒绝了他和夏瑶在一起?所以凌晨这会才如此的生气?

苏星河瞬间欲哭无泪!

就在她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凌晨突然噗嗤一笑,“苏星河,你是不是傻?我要是真的有事就不会接你的电话了!”

苏星河一脸懵逼,“这么说,你没事?夏瑶的父母……”

“你走之后,瑶瑶就回来了。”凌晨淡淡的笑了笑,语气中顿时变得温柔而亲切起来,“瑶瑶将我们的那场戏,继续演了下去…”

据说,夏瑶当时穿着一件极其传宽松的衣服,正好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遮挡起来,像是预料到什么一般,几十出现在凌晨面前。

她只用了简单的几句话,便打消了自己父母所有的怀疑和疑惑.

苏星河松了口气,还好,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她而搞砸!

而此刻,身穿破旧衣服的少年正躲在一个角落中,颤抖的双手握着手机,充血般的红眸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一个电话号码。

不久之后,蓝子煜将那个号码拨打了出去…..

“喂…..”,安微微半睡半醒的声音传来,朦胧的双眼中透出深深的疲惫!

蓝子煜狠狠的吞着口水,道:“帮我最后一次!安微微!”

“什么?”

安微微惊呼了一声,睡意都减退了许多。

见蓝子煜没有回答,她突然笑了,“蓝子煜,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你现在可是罪犯!”

蓝子煜也跟着笑了,“呵呵,罪犯……安微微,难道你想看着苏星河和陆漠北在一起?”

安微微神色瞬间冷了几分。

她抿了抿唇,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天知道,她最近因为担心着陆漠北,时时刻刻都强迫自己清醒,以至于现在病成了这副模样!

然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