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

  • 主演:上村祐翔,宫野真守,细谷佳正,神谷浩史,丰永利行,小山力也,小见川千明,小野贤章,花仓洸幸,岛村侑
  • 导演:五十岚卓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文豪野犬第一集

“什么事呢?”米雪有些疑惑。

几年过去,两个丫头也变得稳重了许多,只是心里嘀咕着“为什么不去找队长呢?”

她们对于萧晓有一种亲近感,也有一种危机感,毕竟萧晓可是全军的偶像,当然也包括了她们俩。

所以发生大事,她们根本没有想过萧晓回来找她们,在她们的上面还有一个熊小雨呢。

见着两个丫头疑惑的样子,萧晓笑了,缓缓地问道“两年前在蓉城,你们知道是谁绑架了你们吗?”

“不知道啊,不是花牌组的人吗?”两个丫头异口同声的应道,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

那次的恐怖行动是花牌组计划的,这是无需质疑的。

闻言后,萧晓也有些蒙圈了。

红桃J都已经死了好久了,过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到底谁是幕后黑手啊,这就有些难办了。

难道又要回到原点重新调查吗?这又有些不现实了,时间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那你们有什么发现没?”萧晓又试探性的问道,这两个丫头现在可是特种兵啊,对于当初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怎么也应该了解一二分了吧。

说到这里,米雪急忙应道“当然有,就是不敢说。”

萧晓大喜,激动的说道“放心说,就我们三在。”

“上次明明那么多公子哥,只抓了我和妹妹,我相信这应该是我爸的敌人干的。”

“我怎么没想到呢!”萧晓顿时醒悟,激动的跑进了办公室。

他不是一个专业的侦探,但是却能用自己的专业发现蛛丝马迹。

听了米雪这句话终于力到头绪了。

当初蓉城的银行抢劫,还有赵远强被诬陷入狱,再加上米雪两姐妹被绑架,如果都把他放到米书记的敌人的头上那就有的说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抹黑米书记,所以搜索的范围一下子就变得小了很多。

李副市长,还有王伦这个家伙,他们的嫌疑最大,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是萧晓打算清理的目标,想想还有些激动呢。

到时候撬开他们的嘴巴,说不定能够得到的东西就更多了。

把这份消息添入报告当中,萧晓又朝着萧鹏的地方赶去了。

萧鹏也没有想过和萧晓的两次见面时间会隔得这么近,却又没有办法。

于龙在部队里面被干掉可是引起了渲染大波,这就好比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也变得不安全了,让人时时刻刻都觉得在不远处有一支枪对着自己。

这件事情不但震慑了萧晓,还把萧鹏他们这些人弄得还没有缓过来。

“你看看,我有新发现。”萧晓的汇报从来都不长,只有短短的两页,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教育,所以萧晓的汇报就像是莫尔斯代码一样,幸亏萧鹏看得懂。

短短两页反射出来的信息却让萧鹏有些吃不消了。

“他们和大联盟有所联系,这是知道的,但是并不能认为他们的地位比于龙要高。”最后萧鹏把两页汇报放到办公桌上无力的说道。

“我没说他们地位比于龙高,万一他们受到了于龙背后的人亲自授意呢?”萧晓笑道。

黄兴上次去蓉城的时候地位都比这两个副市长要高,甚至还亲自把他们给捞出来了,他们之间存在着联系是想当然的,但是万一他们被于龙后面的人亲自下命令了呢?所以他们就能够越过于龙干很多事情了。

“这只是猜想,没有证据。”萧鹏继续反驳道,一切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都是空谈,就像是现在,于龙的罪名都还没有落实就已经挂掉了,于家人现在很闹腾啊,就像是他们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可以把他们抓回来再找证据,现在他们犯下的事情足以抓住他们了。”萧晓又笑道,不可以用这个罪名,那就用另外的罪名呗。

反正他们身上的污点多,弄回来,再挖掘出新的污点,顺利牵出这一条线索,这才是萧晓想要的,其他的,有其他的部门来落实。

“可以,但是你的时间不多。”萧鹏终于妥协了。

“当然!”萧晓应道,他找出线索肯定要挤在其他部门办案之间偷偷地去找,要秘密进行,不然被幕后的人知道了又灭口了呢?

“还有一件事情。”萧鹏拦住了急冲冲准备跑出去的萧晓。

见到萧晓回头后,萧鹏才说道“尽快转移黄兴。”

“当然!”萧晓坚定的应道。

于龙的事情已经算是一个败笔了,他怎么会让黄兴也死在自己的面前呢,也幸亏黄兴在蓉城的基地就张口了,也幸亏鬼影战士保密措施比较好,黄兴是装疯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不然黄兴上次也完蛋了。

萧晓风一样的跑了,萧鹏也无奈的拨通了保密专线准备提前收网把蓉城的两个家伙给抓回来了。

京城军区已经不安全了,一路上萧晓都在思索着,到底什么地方才能够把黄兴安置好呢。

想来想去,还是想到了甩锅这一招。

干脆把黄兴送回黄家,黄家人应该也不敢堂而皇之的把黄兴给秘密遣送走,毕竟到时候黄家会被监控的,而黄兴早就被限制出境了。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就这样做。

所以回去以后,萧晓一边朝着关押黄兴的地方走去一边朝着身后的小警卫下达了命令。

刚把黄兴提出来,全亮已经亲自带着十位鬼影战士全副武装准备押送犯人了。

“一定要保住他的命!”当着黄兴的面,萧晓严肃的说道,这才钻入越野军车。

“谢谢!”被两个战士夹在中间的黄兴喃喃道,他当然知道于龙挂了,所以对萧晓很感激。

全亮等人带着黄兴则是跟在后面的一辆装甲车里,这才朝着黄家出发。

这样拉风的组合当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萧晓的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他现在也无比的懊恼啊。

已经跑了无数次的路怎么会忽然觉得这么长呢!

大白天来来往往的行人都让萧晓提心吊胆,生怕里面忽然就钻出来一个劫人的,或者牵扯到他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文豪野犬

文豪野犬第二集

洛景南在选择跟随在洛九九身边的事情,就已经做好了这种时时刻刻以洛九九为尊的准备,所以洛景南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以接受,很快的就适应了现在的身份。

“咳咳,九九大人,雪娘大人在离开九尾狐村落之前,就已经将九九大人你需要的粮食藏了起来,而储藏粮食的地方就是咱们所在的这间草屋底下。”

“不过雪娘大人为你储备的粮食并不算多,拢共也只在草屋底下存了三千斤的粮食,要是九九大人想要看看那些粮食的话,我也是可以帮九九大人打开存放粮食的暗门的。”

洛九九听着洛景南开口闭口都称呼自己为“九九大人”,总是感觉有些别扭,于是连忙制止道:“哎呀算了,洛景南你还是按照往常那样称呼我吧,这样听起来实在是别扭得很。”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今今时不同往日,在九尾狐村落中你必须要以我为主,并且严格的遵从我的吩咐,不然的话会给九尾狐村落的村民留下个坏榜样。”

“你不要看着九尾狐村落的村民并不算多,但是这只是如今咱们村落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情况,你等着到时候咱们村落的粮食丰收了,肯定就会有许多兽人慕名而来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必须要在九尾狐村落刚刚发展的时候就将规矩给定下来,不然今后的九尾狐村落更难管理,我可不想到时候用那种杀一儆百的威慑手段来管理村民。”

洛景南也明白洛九九这是为了九尾狐村落好,于是蹲下身子将洛九九放在了自己的身边,直接就伏在草屋的正中央,用生长出了利爪的手掌抛开了泥土遮盖着的地面。

将覆盖在表层的泥土刨开了之后,洛九九就瞧见泥土底下那层坚固的石板了,于是心里也隐隐的有些猜测,可能是洛雪娘当时组织村民在村长的草屋中修建了简易的粮仓。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粮仓存储粮食的效果到底怎么样,因为粮食这玩意还算是娇贵,如果存放的不好就容易发生虫害,而如果存储粮食的环境不当的话,那么会让粮食全部都坏掉。

如果温度高了可能会让那些粮食直接发芽,如果温度再高些的话,又在地底下形成了高温而密闭的无氧或者厌氧环境的时候,则是会让粮食进行无氧呼吸,也就是俗话说的发酵。

洛九九在蛮荒大陆也算是生活了一段时间,自然也明白蛮荒大陆上的温度到底有多么的高,如今就算是睦月,那也是烈日炎炎得根本没有办法出门。

如果在这样的天气下,没有什么防腐或者降温措施,只怕是没有办法将粮食安然无恙的储存住。

毕竟粮食要放在阴凉通风的环境底下,最好是能够稍微显得密闭一些,不至于消耗粮食中的养分。

而现在显然是密闭得有些过头了!

洛九九在洛景南将巨大的石板给推开的时候,就直接皱起了眉头来,因为花骨朵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

而洛景南刚开始将盖住粮食的石板推开的时候,闻见那股醉人的酒香之后也直接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洛九九的身上,“九九,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文豪野犬

文豪野犬第三集

次日,吴国公府。

炎热的空气,将屋顶的瓦楞烤的炙热,往日里偶尔出现的鸟儿,现在已不见了踪影。外面一点风都没有,寂静的窗台上,一小块鸟粪已经被晒干了,而在房间里的圆桌上,空空的青花杯里的茶渍已经发黄。

张良晨如约来到吴国公府,周瑾轩接见了他。

听说是找周筝筝,并且还是有关云华寺的事,周瑾轩让周筝筝出来,只是披着面纱见张良晨。

“张大将军,我父亲不是外人,你只管说好了。”周筝筝见张良晨看到周瑾轩有些局促不安,就说道。

张良晨说:“好。昨天死在云华寺的,果然就是云嫂。”

周筝筝眼里露出悲伤来,“是谁杀的?”

“不知道。我到现场的时候,云嫂和她收养的几个孤儿,躺在一起,都躺在血泊里,真的很可怜。”张良晨说着擦了擦眼睛,这么凄惨的情景,就连张良晨这么一个大男人看到都要忍不住抹眼泪。

云嫂倒在一边,那几个孤儿,就倒在她的身边。虽然身上都是血,可是,他们“睡觉”的神态,很安详。

也许,能死在最亲的人身边,也是一种凄凉的幸福吧。

“想不到凶手如此丧心病狂,连孩子都不放过。”周筝筝哭了,“是不是因为我昨天过去了,他们就死了?”

周瑾轩说:“阿筝,你昨日怎么去云华寺了?多危险,下次不可这么胡闹。”

周筝筝说:“是,父亲。”然后把昨日去云华寺经过跟周瑾轩讲了一遍。

张良晨说:“凶手虽然没查到,可是,我怀疑是云华寺内部的人。因为,云华寺是有官兵把手的,尤其是竹园那个位置,自打上回出了土匪一事后,官兵来了不少。一般的刺客,根本没这个可能进去杀人后再逃脱。并且上回土匪的事,我觉得颇为蹊跷,你想啊,土匪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就包围了云华寺呢?”

周筝筝说:“因为上次来的土匪是皇上主使的。”

张良晨说:“皇上主使,可是,皇上不可能离开皇宫去干这种事吧,太监也不可能,我觉得,应该是云华寺内部的人,放土匪进去,里应外合的。”

周瑾轩说:“张将军的意思是,云华寺有皇上安插的心腹?”

张良晨点点头,“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周筝筝说:“云华寺这么敏感的地方,皇上是有可能会在里面安插自己的人,一来,好帮他调查皇后娘娘留下的证据,二来,顺便监视豫王,三来,好掌握主动权。真是一箭三雕啊。”

周瑾轩眉毛皱了起来,“会是谁呢?”

张良晨说:“虽然云嫂已经死了,可我在她手里,拿来一方手帕。”

周筝筝接过手帕。

手帕已经被染红,虽然被清洗过,可是,上面还是有明显的红渍。

“还有一个孤儿,当时在睡觉,所以,没被凶手发现,逃过一死。”张良晨说。

周筝筝忙说:“他在哪里?”

“我已经把他带过来了。”张良晨说完,从屋外,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缓缓走了进来。

他脸上很干净,双手握住一起,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脸上的表情怯怯的。

周筝筝眼泪流了出来。

她永远也不会忘了这张脸。

因为,他竟然和前世她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

前世,她和林枫曾有一子,可惜,儿子还没有长大,就被周云萝抢走。

周云萝不孕,也不许林枫别的妾室给林枫生孩子,所以,并没有杀害这个孩子。

只是,周云萝是带着对周筝筝的恨,来养这个孩子的。

周云萝教孩子做坏事,不允许他见周筝筝,还鼓励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最后,他成了一只心狠手辣的猪,杀人放火样样精通,被关进了天牢。

周筝筝曾经不顾一切去看望过他,可是,他眼里,只有周云萝才是母亲,周筝筝是谁,他根本不知道。

直到前世周筝筝死了,他依然还是关在天牢里,也许他的余生都是在天牢里度过了。

本以为,今生周筝筝不嫁林枫,就会和前世的这个儿子缘尽,可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竟然,周筝筝还是看到了他。

“裕儿。”周筝筝叫出了声,失控般地哭了起来,再也忍不住地把面前这个小男孩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知道我叫裕儿?”男孩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周筝筝。

周筝筝摸摸男孩子的脸,“我听云嫂说的!”

这一定是上天知道前世她被迫没有给林裕尽到母亲的责任,今生给她机会弥补来了!

“父亲,裕儿很可怜,不如,留在吴国公府吧!”周筝筝说。

周瑾轩刚想反对,可目光触上男孩清澈的眼睛,犹豫了。

这双眼睛真像周筝筝!

就连周筝筝的亲弟弟周瑜恒,都没有这样像呢!

没由来的,周瑾轩对这个男孩产生了恻隐之心。

“云嬷嬷,带他去洗一洗。给他安排房间。”周瑾轩说。

“父亲,就和我住一起吧!我院子里还有房间空着。”周筝筝说。

“胡闹。他来历不明,怎么能和你住一起呢?”周瑾轩给驳回了,吩咐云嬷嬷带这个男孩子去住下人房。

张良晨于是继续讲:“还好他只有五岁,凶手没有发现他,不过,看到云嫂死了,他当时也是哭得够呛。昨夜也是哭了一夜。他能在吴国公府安身下来,也是他因祸得福吧!”

周筝筝说:“他有名字,他叫裕,以后跟我姓,就叫周裕。”

张良晨和周瑾轩都很意外,周筝筝怎么会这样看重一个不曾相识的孩子。

张良晨走后,周筝筝说:“父亲,云嫂是豫王的人,云嫂死了,豫王还不知道昨日我来过,不如让他过来,也谈谈他的看法。”

周瑾轩答应了。

而林仲超,也是刚刚知道云嫂死了。

他赶到吴国公府,才知道周筝筝昨日见过云嫂。

“云嫂既然给你交代了后事,说明她早就知道她有危险,并不是因为你来了凶手才去杀害她。你去一趟,还能收获些信息回来,这纯粹是巧合。”林仲超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