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第三季

  • 主演:上村祐翔,宫野真守,细谷佳正,神谷浩史,丰永利行,花仓洸幸,岛村侑,诸星堇,小见川千明,小山力也,小野贤章,谷山纪章
  • 导演:五十岚卓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白虎与黑兽——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并肩作战,在与弗朗西斯·F的决战中得胜,与自大国袭来的“组合(Guild)”之间的巨大异能战争宣告结束。“武装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在此战中缔结的休战协定仍在继续,而从他们引发的毁灭危机中幸存下来的横滨,今天也在路边上演名为日常的物语。但海外犯罪组织流入的传言,以及“组合(Guild)”残党的影子仍在此地若隐若现。另一方面,太宰治对于“魔人”觉醒、新的灾厄开始感到担忧。在暗渠中蠢蠢欲动的,是盗贼团“死屋之鼠”的头目,费奥多尔·D。其令人恐惧的谋略,终于露出獠牙!

文豪野犬第三季第一集

第六百四十六章 阿大护主

风云感受到了李彦的这种气息暴涨的能力,风云的神色都有一些不自然了,毕竟他可是见识过吕布无双乱舞模式之后的那种可怕。

所以此时的风云,只能幻想着,依靠赵云李进二人,能够和李彦抗衡一二,等其他地方的战斗解决了之后,可以形成合围之势。

可惜,李彦的无双乱舞模式,太过于强大了,仅仅一招。

就将原本已经血量被恢复完满的赵云,再次打伤。

身形都被拔高了几十厘米,李彦此时双目通红,手中的战戟散发出可怕的黑色雾气,那种雾气氤氲的样子,就像是一尊杀神,活生生的就是一个老年版本的吕布。

和吕布不一样的是,吕布的攻击速度更强,力道更猛。

李彦虽然也是神将,。但是风云感觉,他和吕布一比,还是差了一点什么。

可能是那种武将所拥有的霸气吧,毕竟李彦只是绿林豪杰,在李彦的个人界面上,风云也能够看见,他的职业写的不是武将,而是豪侠。

尽管如此,他毕竟也是神将,和现在的赵云,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

一击,对赵云造成了十万血量,再次一击,便将赵云的血量打破到了一半。

整个战场上,风云已经没有办法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其他人的战斗,目光已经全部定在李彦的身上了。

在风云看来,李彦和赵云的战斗,才是决定整场战斗胜负的关键。

可惜,没有几分钟,赵云就已经被李彦打爆了。

赵云在李彦开启了无双乱舞模式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还手的能力。

眼看赵云就要败北了,风云也只好自己出手了。

“妈的,看来要老老子出手了,不管有没有用,先试试看吧,师父吧,就看你的能力,能不能对抗神将了。”

“无双!”

风云将自己师父张角的武魂给自己装备了上去,然后怒吼一声,直接在自己的身上开启了无双模式。

顿时风云就变成了张角。

有了张角武魂的帮助,风云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些自信。

“就看张角的能力能不能封住你了。”

风云不再废话,将自己的大贤良师法杖一挥,立刻有蓝色的能量团就从风云的法杖之中挥了出来。

风云再早的时候,可是用过这个技能,将吕布给封住,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将李彦给封住了。

毕竟现在有了无双乱舞模式,这个模式的抗性大大的提升了,各种负面状态的成功几率也减小了。

蓝色的能量团很快就冲着李彦所在位置飞了过来,因为和李彦和赵云的战斗也同样是高度集中,导致此时李彦并未注意风云的技能。

所以当风云的技能落在李彦的身上,便当啷一声,将李彦给冰冻住了。

“成功了!”

风云坚持,立刻兴奋起来。

“子龙,成功了,攻击!”

风云这一次,立刻指挥了起来。

赵云刚才被李彦打的毫无还手的能力,此时见到李彦被控住了,立刻就兴奋了,也是脸色一沉,终于到了,还手的时候了。

“七探盘蛇!”

忍了很久的赵云直接一招过去,然后李进在一旁也是立刻就冲着李彦攻击了过去。

就算是城楼上的太史慈也立刻将九星连射释放了出来,所有的武将,集火李彦。

按理说,风云的冰冻技能,可以将张角冻住五秒钟的时间。

所以五秒钟的时间里,几个武将的攻击全部落在李彦的身上都有可能。

七探盘蛇释放出来的银蛇,立刻就开始冲着李彦的身上飞舞过去,箭矢也落了过来,如果这些攻击全部落在李彦的身上,必定能够对李彦造成超过二十五万的伤害。

甚至有可能直接将李彦给击杀。

可惜,就在风云激动的时候,那将李彦冰冻住的冰块,突然瓦解。

碎冰而出。

这一下就让风云惊讶了。

“这……怎么回事,不是能够冻住五秒啊,为什么才三秒钟就被破解了。”

虽然是三秒,但是赵云的攻击和太史慈的攻击,都已经落在了李彦的身上,只是攻击还未完全结束,仅仅对李彦造成了十几万的伤害,酒杯李彦给破解了。

李彦的战戟一横,迅速旋转几圈,将剩下的银蛇和箭矢都打断。

“你们!很好,受死。”

李彦被冲破了风云的束缚之后,知道了自己身上的血量跌了一半,更加气愤了起来,开始大杀四方。

手中的方天画戟开始迅速搏杀起来,每一次出手,都是带走风云大量的小兵。

风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这可都是钱啊。

十几万的小兵,很快就被李彦一个人杀了上万了。

赵云想要上次抗伤害,可是被李彦两下打退了回来。

“杀了你,战斗就结束了!”

在灭杀了一大片小兵之后,李彦看到了人群之中的风云。

他已经感觉出来了,风云就是统帅,只要灭了风云,战斗就可以结束了。

“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

李彦大喝一声,便冲着风云袭杀过来。

风云一惊,看到了这个情况之后,立刻就慌张了。

李彦的能力,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风云的身边,也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了。

眼见李彦就冲着自己袭杀了过来,风云在迅速查看自己还有什么手段。

他在背包里查看了一圈,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背包里的那一个令牌上。

“神将白起召唤令!”

“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真是笨,早知道直接让白起出来就好了。”

风云见到这白起召唤令之后,脸色立刻大喜起来。

只是,他还未将白起召唤令,使用出来,那李彦就已经杀了过来。

“大当家小心。”

李彦的一击,让风云身边的阿大,迅速扑了过来,然后护在了风云的身边,帮助风云挡下了李彦的这一击。

立刻,一个八万多的伤害出现。

阿大开启了无双模式之后,总共也就九万多的血量,直接被打成只剩下三千多血。

就差一点点,就死在了李彦的手里。

“阿大!”

文豪野犬第三季

文豪野犬第三季第二集

说着话,四人来到了客厅门前。

推门而入,内里的家居摆设,一如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地板和家具上铺着的一层浅浅灰尘,似乎是在无声述说着一个词语——

物是人非。

放在以前,家里如何会蒙灰呢。

这个时候,必定会有兰姐笑着迎他们进屋,并且给他们端上早就准备好的煨汤了。

定定的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

李馨雨长吁了一口气,脸上的哀伤一扫而空。

至少,总算再次回到家了,不是吗。

“老公,看来咱们要来一次大扫除了。”

转头看向林宇,李馨雨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

林宇也是笑着回应。

当先一步踏入客厅,朝身后几人招招手。

“还愣着干嘛?别客气,就当自己家!”

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样。

气氛,顿时又活跃了许多。

李馨雨、罗珊珊、皇甫云烟连忙也走了进去。

四人一起动手,开始打扫别墅。

里里外外,忙活了半天,终于焕然一新。

中午时分,他们简单地吃了点午饭。

然后,回到了客厅里,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聊了一会儿,罗珊珊不时地抬头瞥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见此情形,林宇贴心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闻言,罗珊珊犹豫了一下,慢慢地回答道:“我也想回家一趟,上次回来就没来得及和爸妈说什么话。”

说起回家两个字的时候,清澈的眼眸紧紧盯着林宇。

秋水般的眸光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此刻,旁边的李馨雨很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说:“老公,你陪珊珊回去一趟吧,事已至此,丑姑爷总要见一见丈母娘。”

这句话,直接点出了罗珊珊的小心思。

既然已经决定了和林宇在一起,那么见家长这个步骤,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省略的。

不管父母是否同意,总要去见上一面。

在礼数上在,给予长辈应有的尊敬。

听到去见家长这件事,林宇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心头,更是咯噔一下。

“呃……见……见家长……”

林宇结结巴巴,心里七上八下。

“叔叔阿姨以前好像见过我,上次你出事的时候,我和馨雨一起去的,再见面的话,我……我该……该怎么说呢……”

五官纠结着,眉头凝成了大疙瘩。

心头,滋生出一缕从未有过的怯意。

对见家长这件事,林宇望而却步。

生平第一次,有了退缩的想法。

以前,那怕四面楚歌,他也未曾如此胆怯过。

“怎么?你不愿意去?”

罗珊珊当场就有翻脸*的迹象,腾地一下站起身来。

俏脸,冷若冰霜。

自打在炎魂基地与林宇合体以来,她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犹如小鸟依人。

那温婉的顺从,差点让人忘记了她以前的火爆性格。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遇到了不容挑衅的底线问题,她再次恢复了以往的脾气。

“我不是不愿意去,而是去了以后该怎么介绍呢?叔叔阿姨清楚我和馨雨的关系,如果再挑明咱们俩的关系,他们二老恐怕连砍死我的心都有。”

林宇苦着脸,皱着眉头。

他几乎能够预见到自己的下场,到了罗家不被二老打出来才怪呢。

“不想去的话,你就不用去了,我先走了。”

说着话,罗珊珊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眼角,滑落一粒粒晶莹的泪珠。

心头的委屈,难以言述。

见状,作为一名有经验的老司机,林宇赶紧站起身来,追了上去。

这时候如果不追的话,那才是傻子呢。

一个箭步,他赶在罗珊珊走出客厅大门时追到了身后。

“宝贝,别生气嘛,你听我说。”

他一把拉住了罗珊珊的隔壁,压低了声音解释着。

说宝贝两个字的时候,还心虚地回头望了一眼。

麻蛋,老婆多了,也不见得完全是好事。

他真的很难想象,古时候的男人为什么能把三妻四妾调-教的那么听话。

“你不是不愿意去吗?追我干什么?”

罗珊珊用力地甩开了林宇的手,眼圈红红的,泪水像是开了闸似的,哗哗往下流淌。

积蓄在心头的委屈,彻底爆发。

看到这一幕,林宇心知不妙。

他轻舒猿臂,横着抱起了罗珊珊。

随即,不分由说地抱着人走出了客厅。

出了客厅,他小声劝慰道:“宝贝,别闹了,我没那个意思。”

话音未落,罗珊珊就赌气似的冷哼一声:“我不管你什么意思,我也绝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既然你不想去,那就算了吧。”

女人赌气的时候,绝对不可以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她的话。

比如现在这样,她说绝不强迫,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强迫。

潜在的意思就是说,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我怎么会不想去呢?你是我老婆,见家长是理所应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能不愿意呢?”

林宇强颜欢笑,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哼,这可是你自己乐意的,我可没逼你。”

罗珊珊轻哼了一声,脸色缓和了许多。

赌气的女人,是最不可理喻的。

只能顺着她往下说,而且还得表现出心甘情愿的样子。

不然的话,等待男人的将是骤风暴雨。

“当然是我自己乐意的,我家的小宝贝向来是最通情达理的。”

林宇违心地笑道,还得装出兴高采烈的模样。

哄罗珊珊的同时,啪唧一口,亲在了白皙的俏脸上。

“哼!”

轻哼声,愈发的柔情似水。

……

林宇陪着罗珊珊,回到了家门口。

下车的那一刻,他不由得浑身一紧。

念头急转,思索着如何过关。

但饶是他绞尽了脑汁,都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发什么愣呢?还不赶紧把礼品拎出来。”

耳畔,响起一道娇嗔声。

林宇打了个激灵,赶紧提起礼盒。

罗珊珊很自然地挽起他的手臂,上半身斜着靠了过来。

软香入怀,缓解了紧张的心情。

他暗暗想道:“不管了,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

想到这儿,林宇一手拎着礼品,另一手揽着纤纤细腰。

柔软温腻的手感,让他感觉付出点代价非常值得。

这时,罗珊珊伸手摁了一下门铃。

片刻过后,嘎吱一声,院门打开。

一名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后。

“珊珊,您可算是回来了。”

见到罗珊珊,中年妇女面露喜色,失声惊呼。

紧接着,她扭过头,朝着院内扯着嗓子喊道:“珊珊回来了。”

随着喊声响起,罗父罗母从客厅里冲了出来。

两夫妇一口气跑到了院门前,目光被女儿的倩影牢牢吸引。

“你这死丫头,还知道回来?上次给家里来了个电话,转头就找不到你人影了……”

罗母高兴过来,随即开始唠叨起来。

“你说说你,从单位辞职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给家里商量,辞职以后,也不知道回家,你这段时间跑那儿去了?”

正抱怨的时候,罗父看到了女儿身边的男人。

于是,他赶紧扯了扯老婆的袖子,轻咳一声道:“别发火了,珊珊带客人来了。”

闻言,罗母这才注意到林宇的存在。

女儿和这个小伙子挽着胳膊,态度亲昵,一看便知关系不一般。

而且,这个小伙子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

貌似,好像,似乎以前见过?

虽然一时想不起来,但她可以确定,自己一定见过这个小伙子。

正当罗母搜肠刮肚之际,罗父已经将人让进了院内。

“叔叔,阿姨,第一次来家里,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林宇松开了罗珊珊的柳腰,毕恭毕敬地奉上礼品。

刚才见面的那一瞬,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呵呵,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太客气了。”

罗父一边应承着,一边示意家里的中年女佣接过礼品。

几人说着话,一起走进了客厅。

罗母的目光朝下偏移。

女儿一直都亲密的挽着这个小伙子的手臂。

难道,这是女婿上门的节奏?

文豪野犬第三季

文豪野犬第三季第三集

温远听到这里,大概就知道他想什么了。

她的心路,她在想什么他是知道一些的,他在要求一些基本的义务,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夫妻之间的义务,他要她履行.

其实这对于温远来说,无从拒绝,她也不想去拒绝他。

是他,想多了,因为康乔的一份礼物,他的心里不安吧。

温远把脸蛋扭了过来,冲着他微微一笑:“我没有说要拒绝,只是今晚不方便而且我有些累,夜慕白你不会是连一点点自由也不给我吧?”

他盯着她看,目光锁着她不放过她的表情。

温远想,这时候的他,真像是一个测谎仪,夜慕白自己一定没有意识到。

良久,他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下来,极淡地笑了一下,“你说得对,女人和男人一样,有时候不想弄。”

他故意说得特别地粗鲁,温远咬着唇,有些无语。

翻到一旁去躺下,目光看着天花板,然后忽然说:“我结扎了,前些天。”

温远是意外的,怎么男人会喜欢这样呢?结扎不是当种一马的资格没有了?想在外面养个小的万一想再生个孩子不是生不出来了?

夜慕白却是误解了她的沉默,伸手握了握她的手:“以后还是可以还原的,不过温远我们有两个孩子已经足够了。”

温远看他一眼,目光有些奇怪。

他是不是误会了?

后来他没有再对她做什么,只是搂着她睡觉,半夜里,夜茴醒了要换尿不湿,还要吃,小嘴巴张得很大很大。

温远才想起来,夜慕白伸手按了按她:“我去抱她过来,别动。”

温远没说什么,他则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夜茴,帮她换了尿不湿,还细心地用热毛巾帮她擦了下小P股,整理好了送到温远的怀里。

温远在撩起衣服时,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夜慕白的呼吸炽了炽,“我去看看想南,你喂她。”

说着就走出去,温远看着他的背影,确定他走出去后这才低头喂夜茴。

小夜茴吃得香喷喷的,她是一个特别好养活的孩子,乖,听话,除了吃,就是换一下尿片,别的时间几乎就是睡,醒着时就绞着小手指,偶尔还会对着人笑,特别地可爱,温远就低头注视着小女儿的侧脸,从额头到小鼻子和小嘴巴,无一不是喜欢的。

她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捏着软嫩的小脸蛋,小夜茴也只是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继续吃……

这些天温远的营养特别地好,夜茴吃不完她还得挤掉,不然就涨得难受。

夜茴只吃了一边,温远低头看了一下,还是决定挤掉,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

她去了洗手间,因为太羞耻了她只开了一盏小夜灯,她对着镜子清空,有些羞耻,但是总比涨得难受来得好。

夜慕白去看了想南,回来的时候在卧室里没有看见温远,他想了想朝着浴室走去,浴室里只有一盏小灯亮着,他长腿跨进去就见着她正趴在那里,睡衣敞开着,正在清空小夜茴的粮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