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弦定音!第二季

  • 主演:内田雄马,榎木淳弥,种崎敦美,细谷佳正,石谷春贵,古川慎,井口祐一,松本沙罗,浪川大辅,金尾哲夫,花江夏树,朝井彩加
  • 导演:水野龙马,大庭秀昭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一弦定音!第二季第一集

牛滨对自己的洁身自好很有信心,因此,他笃定这女人,要么是搞错了,要么是来讹诈的吧?

正准备义正言辞地警告对方:“什么乱七八糟的过夜费,喂喂,你再乱讲,我要告你个讹诈罪……”

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后脑勺被人从后面狠狠一击!

重物的猛然痛击,让他大脑一下子空白了好几秒。

他长得比较胖,自然行动没那么灵活,胖胖的手臂就好像是机器人在进行慢动作一样,往后脑勺缓缓抹去。

伸回来一看:满手是血!

牛滨一惊,自己没得罪过什么人,怎么会大白天的,无端端在街边,被人打这么一闷棍呢?

“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律师,我……”

怒斥的话,刚开了个头,他就被人给摁倒了。

只听一阵噼里啪啦地猛敲,对方大约有七八个人,一人一个木棒,把他往死里打。

牛滨护着头,准备反抗,可,对方人多,而他太胖,动作不够灵活,非常吃亏!

重点是,对方抢占了先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摁住就打,这简直是赤果果的偷袭!非常无耻!

牛滨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直到白氏集团大堂里的保安,远远地看到路边情况不对,冲出来阻止,那七八个人,才扔下木棍,撇下牛滨,撒丫子逃走了。

而这个时候,牛滨已经是被打得满身是血。

原本鼻梁上斯斯文文的眼镜,镜片碎了一地,镜框早已经扁了。

头发上的血珠子还在往下滴,胳膊一片青紫,腿都有点瘸,皮鞋更是被打飞了。

脚面上,触目惊心一片皮、肉、翻、飞!

太惨了。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牛滨被打得看不出原样,连保安都是把他扶起来,看了半晌才认出来:“牛律师……怎么是你?!”

牛滨嘴都破了,牙也崩掉了两颗,疼得说不出话。

保安知道这位牛律师是董事长的座上宾,不敢耽搁,赶紧让同事给萧柠报告。

不到一分钟,萧柠心急火燎地,亲自从总裁办公室冲下楼:“牛滨,我先送你去医院处理伤口。”

又立刻吩咐手下:“马上报警,调监控,一定要把打人的那些混账,给我抓起来!光天化日之下敢打我萧柠的人,他们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萧柠亲自扶着牛滨上车,让自己的司机开车,火速往城中最好的医院驶去。

牛滨感慨万千地坐在她旁边,一个大男人,忍不住眼泪啪塔啪塔往下淌。

萧柠心疼道:“是不是伤口特别疼?稍微忍一下,就快到了。司机,再快一点!”

牛滨说不出话,心头早已是翻江倒海。

他被打得疼,但,更为萧柠的维护而感动。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是默默守护萧柠的黑骑士。

其实,萧柠对他的帮助和守护,一点都不少!

他一出事,萧柠立刻这么仗义而霸气地为他出头,真的好感动有没有?!

呜呜,果然他和小舅舅的眼光一样好,喜欢的女孩子这么优秀!

【云爷:晚安吻!新年快乐,妖精们,这个月底前,柠柠和小舅舅故事大结局,爷已经存了一些稿子准备爆更,作为新年礼物,敬请期待。】

一弦定音!第二季

一弦定音!第二季第二集

“你说易小天因为我,才打了那个传媒公司老板,然后被对方一顿暴揍?”

赵斌坐在病床上,吃着夏玲削的苹果,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没有想到易小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清晰的记的第一次见到易小天,完全就是一副落寞的奶油小生,之后复出了易小天在他印象中也是手无缚鸡之力,更别提打人了。

“他认为你遇袭是那个老板做的,所以当时就打了对方脑袋,不过他现在也很惨,根据猴子所说,易小天是被他手中的烟灰缸猛击了四五下。”

“这笔账我会帮易小天讨回来的。”

“讨什么!你刚醒来就不要命了!”

夏玲打了赵斌一下,她是真的怕了,一次次赵斌住院,一次次让她提心吊胆,她真的很希望赵斌能放弃眼前的一切,二人找一个小城市做一些小买卖,平平淡淡的就好。

赵斌咧嘴一笑,他知道夏玲关心他,所以他也没有去狡辩什么,但这件事赵斌必须去帮易小天出头。

本来这次赵斌就打算会一会想挖走易小天的幕后老板,现在易小天被这个人打了,更是给赵斌找到了好借口。

“你小子刚醒来千万别惹事!”赵无双也在一旁劝道,虽然赵斌是他的表弟,但他也不希望多方有事。

“知道了。”

赵斌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对于赵无双他之前是敌视,自从解释清楚之后,他已经默认了这个表哥的存在。

“我回去告诉老爷子一声,我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就不留在这里了。”

赵无双听到赵斌的承诺之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跟赵斌打了一声招呼,又与两位女人道了别,这才离开了病房。

当赵无双走出去的时候,文特尔走了进来,虽然一脸的病态,但整个人却依旧很威武,显然那一枪打在胸口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老板,对不起。”

文特尔说完,直接“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赵斌,脸上充满了愧疚。

“混蛋,赶紧给我起来,我可是有伤在身,别让我下床搀扶你,麻溜给我站起来。”

“老板,这次我没有安排好下属,才会导致这样的事情。”

“跟你有屁的关系,我再说一遍赶紧站起来!”

听到赵斌的话,文特尔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尴尬与愧疚,虽然他当时没有在现场,但毕竟保护赵斌的黑魔鬼成员都隶属于他的管理之下。

赵斌无奈的笑了笑,文特尔总是把所有的事情扛到肩上,明显就跟对方没有任何关系,这次包括黑魔鬼的人,他也没有去怪罪。

当时黑魔鬼的人很警戒,是他让两个凶手走过来,更有机会靠近他,才会导致了被对方得逞。

“那两个人什么来头?”

“这……”

文特尔本来想说,但看到夏玲的时候,不由的迟疑了一下,他知道赵斌很在乎夏玲,有一些事情夏玲还是不知道为好。

“我出去打壶水。”

夏玲拿起暖壶,也没有多说什么,微微一笑走出了病房,但内心她却很酸楚,明明曲藤也在病房,可明显接下来的话只有她不能听。

目视夏玲走了出去,文特尔这才说道“鬼火的人,序列6与序列7,这两个人当初是跟随序列1一起去的国外,看上去很像学生,但已经三十了,这两个人擅长暗杀。”

“妈的!阴魂不散。”

赵斌骂了一句,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是鬼火的人,更没有想到对方会来袭击他,那么就证明一件事,对方知道他害死了序列1。

“这两个人这次是跟随序列1一起来的华夏,他们被派过来的任务处理别的事情,序列1出事的事情拨打给他们的电话,告诉了他们你出卖了鬼火。”

“该死的混蛋!”

赵斌没有想到在临死的时候,序列1还能给鬼火成员通风报信,又或者序列1已经提前就告知了这两个人,所以才有了机场刺杀的那一幕。

幸好他有异能,不然这一次他真的凉了,而且还是死在了一个死人的安排之下。

“那两个人呢?”

“交给警方了。”

“他们是否把我是内鬼的消息散播出去?”

“没有,他们打算杀了你,拿着你的人头回去祭奠序列1,顺势接管鬼火。”

“鬼火还没被国际刑警捣毁?”

“国际刑警那边没动手。”

“一帮饭桶!”

赵斌不由的骂了一句,国内这边都已经抓到了鬼火这么多核心成员,更是让序列1死在了内讧之中,反观国际刑警竟然没有打算出手彻底剿灭鬼火余孽的打算。

“对了,那个猎捕小队的成员也被抓了,我们是不是要出面帮忙说情?”

“说情?有什么可说的,对方参与了火拼,如果这些人以前为非作歹,被判了也是活该。”

赵斌可不会去烂好人,明明猎捕小队跟他只是一场合作,严格的来说对方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颗棋子,他没有理由去帮对方。

更重要的一点,他也没有什么权利去帮对方说情,虽然这次鬼火土崩瓦解与猎捕小队分不开关系,但他们都是歌曲所需而已。

“好的,我明白了。”

“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不用都待在这里陪我。”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真困了。”

曲藤打了一个哈欠,跟赵斌说了一声,拿着包在文特尔的陪同下离开了病房。

夏玲回来的时候,病房内只有赵斌一个人,正在翻看着手机,有些不满的说道“为什么你们说要支走我?”

“恩?”

赵斌放下手机,看向眼前的夏玲,愣了几秒之后微微一笑“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不希望你有危险。”

听到赵斌的话,夏玲内心的不满少了一半,但还是有些小情绪的问道“为何曲藤就能听,我就不能听?她就没有危险?”

“她跟你不同。”

“有什么不同?”

女人总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当其他女人出现的时候,夏玲认为曲藤与赵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正当赵斌要回答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曲藤的电话,不由的有些尴尬,毕竟刚刚对方才离开。

“怎么了?”

“猴子被人堵在了医院,对方要见你!”

一弦定音!第二季

一弦定音!第二季第三集

小安安被刮鼻子了,还以为妈咪这是要跟自己玩了,抽泣着咧开了自己的小嘴,那又哭又笑的模样,真的是难看极了。

夜清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开始心疼了起来,自家的小宝贝这幅模样,谁看了都心疼。

“下一次,不准再抓妈咪的头发了哦,妈咪也会痛的。”

夜清欢握住了自家宝贝的小手,一脸认真的教育着他。

“啊呀呀…”

小安安也不知道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呀呀的回了妈咪几句,抽泣的声音慢慢的停止。

小安安现在还是婴儿阶段,精力还跟不上,毕竟已经醒了那么久,刚刚还大哭了一顿,现在安心的在自家妈咪的怀里面待着,不一会儿,就熟熟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夜清欢的那个举动,导致他害怕了还是怎么的,哪怕是已经睡着了,小安安的小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妈咪的衣服。

夜清欢本来想要把小安安交给江嫂,让江嫂带着他去床上睡的,结果,人还没有交过去,就感受到了其中的牵扯力。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这一次我就这样抱着他睡吧。”

夜清欢阻止了江嫂打算继续抱的想法,重新好好的把小安安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看着他因为用力哭,到现在还有些红彤彤的小脸颊,心疼得不行。

这个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这张脸倒是随了他爸的。

朱辰俞目睹了这一切,还闹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受,就看到小欢这样抱着熟睡的小安安,一副温柔的模样……

他的喉咙有些干涩,他现在已经想起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可是,之前的怒火早就已经没有了。

现在又看见小欢这幅样子,那些骂人责怪的话,他一时间又说不出来了,可是,要是不说出来的话,他的心里面又不是个滋味。

朱辰俞的心里变扭着,脸色也纠结了,脚步挪动着挪动着,最后生气的坐到了沙发上,一言不语的生着自己的闷气。

“你怎么了?”

朱辰俞周围的低气压实在有些大,夜清欢就算是想要不注意都难。

她看着他那副矛盾的样子,心里面有些想多了,他这幅样子不是被她给气的吧?

想到可能是这个理由,夜清欢破天荒的开始有些愧疚了起来。

“生气。”

“为我的事情?”

夜清欢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正在准备温水的顾易爵听到自家老婆这句话,手一抖,水差点直接全部倒出来。

“你说呢!”

她还真敢说出来!

朱辰俞一脸不善的看着她,刚刚被迫平息下去的怒火,一下子又给燃烧了起来,肚子里面涌出了一肚子想要骂她的话!

“要不,你说说?”

夜清欢真的是不嫌事大的,像是没有看到他的忍耐一样,作死的又加上了那么一句。

人忍无可忍,朱辰俞彻底的憋不下去了!

他的人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俯视着小欢。

“夜清欢,你现在真的很牛逼你知不知道!公布已婚这么大的消息,你说放就放,提前一个招呼都不打!我……”

“唔~”

朱辰俞骂人正骂得痛快呢,小安安那像是被要吵醒了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他的视线紧张的落在了那个小人儿的身上,看着他只是皱了皱眉,握紧的小拳头挥舞了一下,就继续睡着了,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骂得太舒服了,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小可爱在睡觉了。

朱辰俞反思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行为,说话的声音下意识的放小了一倍,瞪了夜清欢一眼,压低声音,继续的说道。

“你要是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们至于被打得这么一个措手不及么?!你告诉我,我难道还会不同意么!

你也不看你的老公是谁!我有不同意的权利么?

还有,你胆子是天大了的是吧,知道自己会被我骂,还把手机给关机了是吧!你以为你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么!”

知道自己会被骂,难道还不应该关机,傻乎乎的被骂么?她又不是傻。

夜清欢在心里面默默地吐槽到,脸上还是一副认真悔改的模样。

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继续加重他的怒火了,她还真的怕他这个火药桶就这么直接爆了。

好在,有小安安这个护身符小宝贝在,老朱这骂人的声音,可真是温柔的不行啊~

罢了,罢了,就当是听他念经算了。

就这样,朱辰俞念了半个小时的经,终于把自己肚子里面的怒火都念了出来。

听见他终于说完了,夜清欢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做出伸手掏耳洞的举动。

“你悔改了么?”

朱辰俞拿起一杯水朝着自己的嘴里送去,瞥看了她一眼。

“嗯,悔改了。”

下一次,她一定会注意把家里面的大门锁得更加紧一些,充分的吸取这一次的教训。

还好朱辰俞不知道她心里面是怎么想着的,不然的话,又得要爆炸了。

“你还什么想要说的么?”

看着小欢这幅认错态度良好的模样,朱辰俞的怒气早已经平息,开始准备严肃的谈正事了。

好在用顾氏背后那强大的公关存在,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控制住了,不然的话,任由这事情发展下去,会发展成为什么样子,那还真不敢想。

现在他们就要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办了。

小欢结婚的事情已经爆出了,她淡出了娱乐圈这么久,要是这一次她还不趁着这一次的热度选择复出的话,大家很有可能觉得她会退出娱乐圈,专心做豪门贵太太了。

到时候要是再想要复出,那就难了,要是能够借助着这一次的热度,一举复出,那绝对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啊!

“嗯,我是还有事情要告诉你。”

顺着他的话,夜清欢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一旁拿着笔记本工作的老公身上。

察觉到了自家老婆的视线,顾易爵抬起了头,看向了她,然后,搂住了她的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