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罪诸神的逆鳞

  • 主演:梶裕贵,雨宫天,久野美咲,悠木碧,铃木达央,福山润,高木裕平,坂本真绫,杉田智和
  • 导演:西泽晋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いまだ人と、人ならざるものの世界が、分かたれてはいなかった古の物語。   三千年の時を経て復活した、魔神族の精鋭〈十戒〉との戦いに〈七つの大罪〉は敗れ、メリオダスは死んだ。   そして、ブリタニアには暗黒の時代が訪れる。   ディアンヌ、キング、ゴウセルも行方不明の中、リオネス王国に迫る〈十戒〉の魔の手。   エスカノールがエスタロッサを退けるも劣勢は続く。   そして、エリザベスが窮地に陥ったその時、圧倒的な力を取り戻したメリオダスが煉獄より復活を果たす。   〈十戒〉のグレイロードとフラウドリンは討たれ、リオネス王国は守られた。   復旧する建物。しかし、人々の恐怖に傷ついた心は癒えない。   そして、力を取り戻した事でメリオダスは、最凶の魔神と呼ばれた時代に逆行しつ

七大罪诸神的逆鳞第一集

能够被称作巨头的人,本身实力绝对不简单,没有那个实力,估计都抵挡不住几次暗杀,连命都没了,要名号有什么用?

而这个世界上,能够被称作巨头的人,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年纪。

可是现在站在连赢面前的苏昊实在是太过年轻了,比起连赢还要两级七八岁,这就让连赢感到惊叹不已了。

连赢可不会去怀疑苏昊的实力,更加不会去怀疑苏昊的资格。

在魔部之中,你的实力决定你的位置,这些年来,连赢见识过太过怪物级别的年轻高手,但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获得四大影卫称号的,而现在,苏昊就站在他的面前。

“我想你应该猜到我哥的身份了吧?”仓鼠语气中满是骄傲。

这件事情,不管走到哪里,仓鼠都会是这种骄傲的语气,这比他自己是朱雀还要让他感到骄傲。

很简单,因为苏昊的年纪,更因为苏昊的能力,还有因为他跟苏昊的关系。

“朱……朱雀大人。”连赢愣了良久,片刻后才满脸狂热的望着苏昊。

朱雀啊,这可是魔部四大巨头之一啊,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巨头,可想而知以后魔部在黑暗世界层面的声势会变得多么的让人感到震惊。

这些年来,魔部之中青黄不接,这是整个黑暗世界层面公认的一个事情,也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情。

可是现在呢?谁还敢说他们魔部青黄不接?

苏昊点了点头,并没有如同往日那般吊儿郎当无所谓,毕竟他现在代表的是魔部,他在自己朋友面前可以吊儿郎当,在自己兄弟面前可以嬉笑怒骂,但在手下面前,他则是需要表现出一个态度,这是身份所决定的事情。

严肃受了连赢一礼,苏昊才拍了拍连赢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不用那么严肃,现在说说米国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一次他过来可不是游山玩水的,现在的他心里还死死的压抑着一股杀气,如果说麒麟宗的人摆明了车马跟他生死一搏,苏昊甚至都不会去怎么怪罪麒麟宗。

毕竟有前因有后果,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当初他们麒麟宗参与刺杀他们魔部行动小组,随后作为老爸的苏启然为了自己的儿子愤怒出手,把麒麟宗搞的差点直接崩溃,现在麒麟宗付出要找他复仇,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麒麟宗没有来找他,而是绑架了东方羽落,这就让苏昊无法原谅了。

“已经查清楚了,他们在市郊外的别墅。”连赢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朱雀过来米国的原因是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文件夹:“这里面是别墅的构造图,其中还有我们内应的一些资料,附带有照片,朱雀大人你可以看一下。”

“嗯。”苏昊接过文件夹,同时笑着说了一句:“好了,不用一直喊我朱雀大人,我有些不大习惯,你喊我苏大少就行了。”

虽然苏昊自己本人没有什么所谓,但被人一直大人大人这样喊着,苏昊还真的有些不大适应。

“是,朱……苏大少。”连赢下意识了回了一句。

看完资料之后,苏昊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够搞清楚囚禁东方羽落的地方甚至连防备战力都调查的清清楚楚的连赢苏昊是真的满意。

“好了,你下去安排一下,我需要部里的人接应,这一次过后,你可以回国了。”

“啊?”连赢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没有人喜欢在异国他乡,特别是像连赢这种身上有着间谍色彩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如果被敌对方发现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而这又是他们这些人不得不经历的事情,如果没有出来国外历练,怎么能够表现自己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表现自己的忠心。

魔部一直以来只对两方面做考核,忠心跟能力。

这中间,忠心排在第一位,能力排在第二位,这些年来,真的不缺少那些在国外从事间谍事务而旁边的人。

“别啊了,着急人马,我们今晚就行动。”苏昊点了点头,随后望向仓鼠:“仓鼠,这一次你不用跟着一块行动了,我需要你掌控全局,我救出羽落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撤离,这一点你能保证吗?”

这一次过来,白虎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要他利用整个魔部的资源。

如果放在以前,苏昊绝对不会这么做,他更相信自己的能力,而且不会因为私事而去动用魔部的资源。

可是白虎已经交代下来了,那么苏昊就绝对不会拒绝,而且苏昊模糊的猜到了白虎这么做的原因所在。

任何权利交接都有一个理由,如果没有理由,那么也会制造一个这样的契机,而这一次苏昊的米国之行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

把所有的权利都放发给苏昊之后,还会收回去吗?自然不会。

魔部青黄不接的事实,不止是外国的那些实力知道,华夏本土实力也十分清楚,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盯着魔部,所有人都对魔部虎视眈眈,不就是因为魔部年轻一辈之中并没有什么能够突出掌控的人选么。

而现在,魔部要接苏昊的手向所有人宣告,魔部不会老,甚至只会越来越年轻。

原本这件事情就算是没有苏昊站出来,也还会有一个隐藏的更深的人站出来,历来最为神秘的玄武,被人称之为在乌龟壳之中一辈子的玄武肯定会在那个时候站出来抗梁。

不过很显然,魔部三大巨头都觉得苏昊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就选择让苏昊来抗这跟大梁了。

原因其实很肤浅也很直白,那就是……苏昊的年纪。

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苏昊也不再抗拒利用魔部的资源了,而且这一次确实不容有失,如同苏启然一样,苏昊对于东方羽落的感情,决计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

七大罪诸神的逆鳞

七大罪诸神的逆鳞第二集

宁珍公主和离,又被废黜封号的事,随着诏书地下达,迅速地在京中席卷了开来。

宁珍公主以往的霸道刁蛮,可是得罪了京中不少人,此时听得她失了帝宠,顿时京中磨拳擦掌,想要给她点颜色瞧瞧的人,那是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的。

而其中最生气的则莫过于宿云鹤了,他当初之所以拉拢宁珍公主,自是有自己的盘算的,如今宁珍公主一作再作,现在是彻底地失了帝宠,那么他往日里在她身上投注的心血,顿时什么都得到回报,想到之前自己低声下气地去讨好宁珍公主,为的是让她今后在夺嫡之上,给自己往德文帝跟前说说自己的好话,再来也是看重了贤国公府的势力,以及颇得德文帝的宠信的原因。

如今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个猪脑子!”宿云鹤恼恨地砸了手里的杯盏,气得浑身都直哆嗦,“我以往就告诫过她,等事成后,我自是会成全了她跟谢昭的。如今,先把贤国公府抓到自己的手心里,先让父皇对她宠信有加……结果她倒是好……”

他恨得直发抖。

宿心临姿势优雅地啜饮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道:“皇兄不必生气。大皇姐的性情,您还不清楚么?”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让宁珍公主为宿云鹤所用,所以他故意让谢昭去勾引宁珍公主,他知道以宁珍的个性,有了心爱之人后,绝对不会再甘愿与黄子明在一起,必然会闹到德文帝跟前去。

而德文帝也一定不会让宁珍如愿,宿云鹤越是与宁珍走得近,加上谢昭也算是他麾下的,一旦宁珍公主让德文帝失望了,那么宿云鹤在德文帝的心中怕是也讨不了好。

就算德文帝表面不显,但心里肯定已然是对宿云鹤有想法了。

为了那个位置,连自己的姐妹都能算计,宿云鹤这德行在德文帝心中怕是降到了最低了。

宿心临想着,眼儿就弯了起来。

“我是清楚,可我没想到她会那么蠢!”宿云鹤恼怒,恨得跺脚,“现在怎么办?父皇给她下旨嫁给谢昭了,谢昭又是我推荐入宫的。父皇肯定以为是我指使谢昭的,但谢昭明明是宁珍引荐给我的!如今,我真是跳江都洗不干净了……”

宿心临拨了拨手里的茶杯,淡淡道:“皇兄是在担心失了父皇的宠信么?我这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宿云鹤眼眸一亮,急忙地抬眸望来。

“再过两天就是春狩了,然后就是寿宴了。前儿个,我倒是听说皇兄似乎得了些好东西!”宿心临微微地笑了笑,“到时便是个很好的展示机会了。”

宿云鹤闻言,眉头一蹙,“你怎么知道的?”他手里的确得了好些消息,但他并没有告诉过宿心临。

宿心临笑了笑,“我自是有我的途径的。”

宿云鹤抿了抿薄唇,“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便告诉你吧!我这得了个消息,柳国公府中有与外邦私通消息的信件,据说其中敏王府也有牵涉,连带着荣华郡主都有份儿的。如今,我这正要确定是也不是!如果这个消息确实可靠……”宿云鹤眼眸发亮,“岂不是一举拔出敏王府和柳国公府,到时只余下才归京的荣伯公府,没了敏王府当靠山,荣伯公府不足为惧。太子到时也没什么可嚣张的了!而且,若是利用得好,怕是太子也脱不了干系!”

宿心临见宿云鹤只一心想扳倒太子,不由略略地眯了眯眼眸,淡淡道:“太子在朝中到底有些威望,此事最多也就扳倒个柳国公府,敏王府若是能牵连上最好了。不过,我倒是有个主意,与其先对付太子,倒不如先剪短了他所有的羽翼,没了羽翼的鸟,自是飞不起来的。”

宿云鹤一怔,“你的意思是?”

“你忘了我方才提到过的春狩么?”宿心临慢慢道,“这两个事得有个先后。如今,我们自然是先把握住春狩为要!你不是招待西凉的八皇子么?而且你们还引为知己了。上次西凉大败,可是对六皇弟很是怨愤,那位八皇子虽说只是个纨绔,但也是个娇惯了的皇子,且因着西凉败落,割地为和,怕是对方见到六皇弟也不会多欢喜。要知道,西凉人可不是突厥人那般的看重强者,他们更看重的是利益!这次,你可以与那位八皇子提一提六皇弟,可能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是想要?”宿云鹤反应过来。

“西凉人素来记仇。那位八皇子若是见到六皇弟能不恼怒,那是不可能的。这次春狩,可是个好机会!”宿心临点到即止,“到时,我会安排好。这若是他国皇子下的手,到时这事儿就赖不到皇兄头上了,这可不是最好的借刀杀人么?”

这就是让宿云鹤怂恿西凉八皇子在春狩时下手射杀宿梓墨了。

“倒也是,阿墨素来支持太子,没了他,这京城的禁卫军里的位置就空了,到时能得了这个位置,对我们可是大有益处的。可是父皇……”宿云鹤先是一喜,随即他皱了皱眉,“他会不会……”

“皇兄,大男人做事自然该抬头挺胸,而不是畏手畏脚。”宿心临淡淡地道,“你到时只把责任往八皇子头上推就是了,本来就是你没拦住,是你疏忽,到时你尽管跪倒求罚就是。到时,虽然父皇会恼怒,但他的怒火怕是更多的是冲向八皇子的,你也就是牵连,但过些日子,这风头过了,你还是这京城里无往不利的云王。而太子却会先失了他手里最重要的一张王牌!随后,你再爆出柳国公府的事,父皇本就暴怒,到时两件事一叠加,效果会更惊人的。我只是给皇兄一个提醒,到底要不要去做,就看皇兄自己的了!不过,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各国使臣云集,兵不血刃,以后……这种机会怕是再难遇到了!”

七大罪诸神的逆鳞

七大罪诸神的逆鳞第三集

“拉下去!”

秦云惜不为所动,摆明了就是不打不行。

旁边的纳兰心端着茶杯垂眉慢缓缓地喝着茶,一点都不想要掺和此时,做个看戏的人。

而太后,竟也没有开口阻拦秦云惜。

由着秦云惜胡作非为。

重门雪的确是没有眼力见的,看见这个情况竟然还不知道太后和贵妃娘娘摆明了就是想让秦云惜教训教训她,她竟然还跪着求太后:“太后娘娘,这幅画您不是很喜欢吗?求您帮臣女说说情。”

“这幅画瞧着是好,不过终归是污秽之物,本宫不会留着。”

太后淡淡地摆手让人把那幅画给拿走了。

摆明了不想理会这件事情。

有宫娥上前来拉重门雪,重门雪彻底懵了。

这幅画这么名贵,这么就成了污秽之物了呢?

她看向重门欢,重门欢坐在旁边低着头看都不看她这里,好像根本就不关心这里发生什么事情。

重门雪忽然就觉得,这重门欢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幅画有问题?

她是故意要害她的?

火气攻心,她哭喊着说道:“太后,惜妃娘娘,这幅画不是臣女的,是重门欢的,不关臣女的事情啊!”

本来是想要拿着这幅画讨太后欢心的,没想到,竟然让自己招来了祸事。

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这一步。

重门欢惶恐地抬起头来,怯怯地说:“三姐,你为何要这般诬陷我,娘娘责罚你你也不能让我背黑锅啊!”

她吓得手脚无措:“这幅画,你不是说是母亲给你的吗?怎么又变成我的了?”

她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庶女被欺压的样子。

“重门欢,你……”

“好了,吵得本宫头疼,拉下去,重重掌嘴,本宫就是要瞧瞧这张漂亮的脸蛋待会被打得带血的时候,是不是还这么明艳动人!”秦云惜歹毒地微笑着。

对于这等残忍之事,于她而言,不过就是一出戏。

宫娥很快就把重门雪给拖了下去,在不远的地方开始掌嘴。

“啪啪啪”的巴掌声此起彼伏的,伴随着重门雪的哀嚎声,让这美景如画的御花园,平添了几分的阴煞。

而太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番,笑着说:“好了,我们来继续赏花喝茶!”

其他的官家小姐也颇是有眼力见,连忙从怔愣之中回过神来,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使出浑身解数讨太后欢心。

宴席上一片和和睦睦,欢笑声不断。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听不见重门雪的哀嚎声了,重门欢坐在那里看着重门嫣儿在太后跟前款款而谈风情万种的模样,心中多有寒凉。

重门雪的事儿,一点都没有影响到重门嫣儿。

到底也是个无情之人!

看得出来,太后很是喜欢重门嫣儿。

或许,能够入宫了吧。

就只有没有给太后准备礼物的重门欢僵硬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珠儿给她添的茶,对这场面上的事情一点都不在意。

刚喝了一口茶,重门欢便感觉到侧边一道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好像是要把她的脸,给盯出一个窟窿来才罢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