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

  • 主演:樱井孝宏,中原麻衣,水桥香织,种崎敦美,间岛淳司
  • 导演:加藤敏幸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1
出自荒木飞吕彦的《 JOJO的奇妙冒险》衍伸作品《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其改编动画OVA官方于今日Netflix举办的「2020 Netflix线上动漫祭」活动中,宣布重新推出Netflix以独占 形式在全球推出的消息。   《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原作故事以拥有替身「天堂之门」的岸边露伴作为主角,作为16岁就出道的天才漫画家,他的天堂之门可以将人变成一本书,让他读 取别人的人生经验或是想法,也可以利用书写叙述改变对方的行为。   先前于日本推出的四部OVA作品「忏悔室」,「六壁坂」,「富豪村」以及「THE RUN」,今日在「2020 Netflix线上动漫祭」活动上宣布,将于2021年时以全球独占 的方式于网路推出。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第一集

慕大说,“停一下。”

慕七道,“怎么了?”

“你不觉得,你堂堂一个铁骑军首领,竟然跑去给个女人跑腿送宵夜,实在有辱门风。”

慕七不觉得啊,他觉得能去给太太送东西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怎么会,太太又不是普通的女人。”

慕大道,“喂,你别因为一次巧合,就被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慕七跟慕大说过多少遍了,太太真的是救了他们,但是莫大就是不相信。

只说一定是有什么巧合。

慕七知道说多了也没用,只能道,“反正跟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先去了,太太那么瘦,不多吃点东西是不行的。”

“……”

慕大看着慕七离开,刚要追上去,忽然听见慕夜黎说,“慕大。”

“先生……”

“慕七跟慕八毕竟太小了,你是他们中最沉稳的一个,我给你一个务必要完成的任务。”

“是,先生。”慕大当即严肃了起来。

“明天开始,你暗中跟着太太,若是背后有人敢骚扰太太,务必马上通知我。”慕夜黎淡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虑着说。

这个叶柠,一拍戏就穿的那么动人,他真是担心剧组有人会对她有非分之想,尤其是君良夜那种的。

慕大定在那里,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慕夜黎见他半天没反应,抬起了眸子,“嗯?”

铁骑军都是慕夜黎最忠实的亲信,自然不会有任何违抗命令的行为,见慕夜黎看了过来,慕大忙当低头道,“是,先生。”

但是,慕大的内心其实是不愿意的!

让他堂堂铁骑军头领,去监视个女人……

尼玛啊,这跟外面贴的小广告上面写的那些狗屁私家侦探,有什么两样……

想他们在闻名于世,那么多年走到哪里不是被人敬仰的……

现在竟然……

可是,铁骑军监护听从慕家命令,不会有一点二心,慕大就算心里万般不愿意,还是只能听从了命令。

……

叶柠在剧组其实是十分宅的。

她在房间里没事只是开着电脑跟对面的宫野聊天。

用微信有的没的聊着,却因为觉得眼睛盯着的太多,不会随意的出门。

没事也会看看组织里的信息,扫一下关于QM最近的动向。

见QM忽然不知所踪,她心里还隐隐的有些担心。

“二师兄,呼叫二师兄。”叶柠在微信里对宫野说。

宫野:“怎么了小师妹,是不是想我了?”

叶柠:“QM忽然没了动向,不会是又在算计什么吧。”

宫野:“你是在担心他会继续跟慕夜黎斗起来吗,放心,慕夜黎既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QM视作敌人的人,那么就说明慕夜黎的心智,是在QM之上,所以QM才死活动不了他,还每次都被慕夜黎压下去。”

“谁在担心他……”

叶柠气的拍上了手机。

看着窗外,却感到有一双眼睛,似是在紧紧的盯着她不放。

呦呵,有人在监视她。

还真很久没人这么大胆子了呢。

叶柠走出门去。

那双眼睛便也紧紧的跟了过来。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第二集

夜九说的太过淡定就是秦守业也有些将信将疑的。

可是这丫头能一口爆出华南区的总负责人鲁北镇的名号,这足以见得的这小娃娃的身份不一般。

当然秦守业也觉得或许是有种可能,这小丫头是不是知道鲁北镇和自己不对付所以才会故意的下的套子,这样好堵住自己的嘴。借以不过问她的事情。

嘿嘿笑了两声:“小丫头看着年龄不大,心机都是挺深的,在你这是知道我和那鲁铁头不对付是不是?精得很啊!”

夜九挑了挑眉,不说话。

除了眼含笑意之外,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甚至让阅历丰富的秦守业都不确定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想法。

可越是这样,秦守业就越觉得这丫头是个人才,能够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鲜少有人能够做到。

更何况这丫头还不只是心性强大,各方面都优秀的很。

秦守业急的抓耳挠腮。

“我呢,其实手上有几个特种兵的名额,你这身体素质要是放在特种兵队里面,一定能够得到最大的提升。”

“我看得出来,你这小丫头也绝对不是个凡人,为国家效力不是更好吗?你放心,我保证你进去之后没有一个人敢非议你的来历,你想调查的事情我也会用手里的资源帮你调查,到时候不是更方便?!”

“你知道我想调查什么?”

夜九闻声总算是眼眸中有了点异样。

可是那种异样给秦守业带来的却是压力。

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头子人老眼花,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这小丫头眼中的杀意?

“嘿嘿,我想要知道的事情,至少在南城还是会知道一点的。你如果想要找你母亲,说实话,按照你父亲的调查方法这辈子都不可能查到这个人,但是如果是我出手的话……”

“你出手的话,一样找不到。”

夜九毫不犹豫的打脸道。

脸色缓和了不少。

眼看着秦守业脸色僵硬了一下,夜九笑道:“我母亲的事情我知道,所以用不着你操心了,就此打住吧。至于特种兵?我没兴趣。但是如果秦老将军想要将手里的特种兵放出来和我练练手,我到是相当的欢迎 ,您看如何?”

“……”

秦守业忽然觉得面前这小鬼真的深不可测,他竟然一点都摸不透这小丫头究竟是想要什么。

好像他这把老骨头心里所有大的鬼主意全都暴露在这小妮子的眼前了,无处遁形。

“小丫头,真的没得商量?”

“我说过,要调我,找老鲁,调不动,你要是拿他们给我练手,我也是愿意的。还有训练,走了。”

夜九笑着抬起手,挥了一下。

秦守业也只得放人走。

拧了拧眉。

在夜九离开之后,犹豫了好久,还是败给自己的好奇心。

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已经十几年都没通过的号码。

拨到一半,秦老爷子就后悔了恨不得电话线现在就断掉,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很快就接通了。

“喂?谁啊。”

粗大的嗓门响起来。

震得秦守业耳朵都要聋了。

嫌弃的皱眉骂道:“我。秦守业。”

“啪。”

电话给挂了。

秦守业:“……”

几秒钟之后,秦守业脸红脖子粗的又打了电话过去,那边人接通之后就是一顿骂:“你丫的老不死的还没死啊,我怎么还没看见国会上宣布你的死讯啊。活了这么久尽浪费粮食。赶紧的,有话快说有屁快他娘的放!老子不待见你。”

“……”

秦守业气得够呛,忍住脾气,道:“你没死我怎么敢死!我也懒得和你多啰嗦,就问你一个人,苏七夕,阿七,你认不认识。”

秦守业答案没等到,那边倒是先爆发式的吼道:“你他娘的当年抢了我媳妇儿,现在又想背着老子抢老子手下的兵是不是。秦守业,你特么得还真的是个禽兽。你敢动那娃子一下,我剁了你的脏爪子!听见没!”

说完“啪”的一声将电话再次挂了。

这回,秦守业也不恼了,只是在反思一个问题。

这个苏七夕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真的是老鲁的人?

那既然是华南区总负责人手下的兵,为什么会跑到他南城来。

又为什么会在两年前忽然间变成一个小小的男科医生?

这丫头……

实在是有点神秘。

这个鲁大铁头也不知道藏着什么事。

……

“七夕。”

江行云看见也就回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和陆俊点了点头,便将门关上,屋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秦老爷子找你了?”

“你知道?”

夜九笑着看他。

“废话,这是老爷子的地盘,你今天的表现,老爷子眼不瞎耳不聋的肯定是有耳闻了,是不是想要招纳你?”

“嗯。”

“那你……”

“拒绝了。”

“欸?这么轻松?!”

江行云有些惊讶。

秦老爷子是个什么人,自己可是领教过的。

时时刻刻缠着,尤其老爷子一颗惜才心,看见好苗子总是舍不得撒手,当年他想要退役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的,现在要是看见夜九还得了。

可是意外的是,看也就这模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夜九淡定的点点头:“就是这么轻松,就算是有人要头疼那也绝对不会是我的。”

勾唇一笑,拿上配件出去训练。

江行云无奈的笑:“你现在满脑子除了训练还有什么?”

谁知,听到这话的夜九突然间顿下脚步,转头看他,红唇轻启。

吐出两个字——

“上你。”

“……”

一个女人,你这么青天白日之下说这么露骨的话,你究竟亏不亏心啊。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2021第三集

赵东方轻笑一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之后才说道:“小雅、建国叔,你们误会我了,建国叔愿意跟我一起种植药材我求之不得呢!”

“这么说的话,东方,你是答应了?”方建国无比兴奋。

“这个当然了。”赵东方道,“本来我的打算就是带着咱们月牙村的村民们一起致富,建国叔,这几年药材市场的行情很好,你愿意跟我种植药材,这是好事。”

“哈哈哈,太好了!”方建国兴奋地大笑几声,“来,东方,咱爷俩再喝几杯。”

又跟方建国喝了几杯酒之后,赵东方的酒意也更浓了。

“对了,建国叔,有一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

赵东方放下自己手里的酒杯:“药材跟普通的作物有点不一样,不是所有的土地都适合种植药材的。”方建国拍拍自己的胸膛,信心十足地说道:“这不是个问题,我在小荒山的山坡那儿还有一块土地,我已经询问过专家了,用来种植药材正合适,如果不把土地的问题事先

解决好,我也不会主动找你谈种植药材的事情。”

既然土地方面没有问题,那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方建国种植药材了。

随后方建国继续拉着赵东方喝酒,方小雅见两人越喝越起劲,就劝他们少喝一点。

谁知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的方建国摆摆手,吐出一道酒气:“没事,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多喝点不碍事。”

最后赵东方实在喝不了了,方建国才放赵东方离开。

赵东方已经喝醉了,方小雅有点不放心,就亲自搀扶着她回药田。

路上方小雅忍不住责备道:“你刚才喝酒的时候也不知道悠着点,现在喝醉了吧!”

方小雅说这些话的时候乖巧得就像是个小媳妇。

赵东方摆摆手:“建国叔今天这么热情,一个劲地跟我干杯,我不喝没办法啊,再说了今天高兴,多喝点就多喝点呗。”

“你能跟我爸比啊,我爸十几岁就开始喝二锅头,喝酒就跟喝水似的,谁跟他喝谁都得醉。”方小雅十分无语地说道。

回到药田之后,方小雅让赵东方先坐下。

“没事,我还清醒着呢!”赵东方吐着大舌头。

见赵东方这个样子,方小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她轻声道:“那你先在这坐一会,我去给你泡杯茶,让你解解酒。”

说完方小雅便去泡茶了,留赵东方一人坐在那儿。

很快方小雅便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回来了。

方小雅把茶递给赵东方,赵东方轻轻吹了两口,茶叶氤氲的热气打在脸上,让赵东方觉得很舒服。

一杯热茶喝完,赵东方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

“东方,最近药田里发生了一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方小雅坐到赵东方对面说道。

赵东方看向方小雅,“什么事情?”

方小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说道:“药田这几天发生了一件怪事,我发现药地里有不少药材都被啃噬过,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哦,有这种事情?”事关自己种植的药材,赵东方立即重视起来。

“什么时候的事情?”“前两天就发现了,不过那个时候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你也知道咱们药田这么大,偶尔有小动物、家禽什么的闯入药田里也是难免的事情,但我后来发现被破坏、啃噬

过的的药材每天都在增加,这就说明某种动物有规律性地来咱们药田。”方小雅说道。

“会不会是村里哪家养的鸡鸭鹅弄的啊?”赵东方提出一个可能性。

方小雅缓缓摇摇头:“不太像,我观察过那些被破坏的药草,从留在上面的齿印来看,像是犬类动物咬的。”

犬类动物?

赵东方皱起眉头,这可就奇了怪了,出没在月牙村附近的犬类动物,除了村民们所养的看家护院的狗以外,就是出没在山里的山狼了。

可这也不对呀,不管是狗或者山狼,这都是食肉动物啊,没听说过什么时候这两种动物偷药材吃的。“而且还有一点。”方小雅继续补充道,“白天的时候,我们都会轮流在药田周围巡视,如果有狗或者山狼出没的话,绝对会被我们发现,可奇怪的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

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动物,这说明破坏我们药田的行凶者是在晚上出没的。”

这还真是一件蹊跷的事情!

赵东方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思考起来。

想了一会之后,赵东方心里边有了主意:“小雅,我看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就在药田这住下了,来一个守株待兔,一定要把那个破坏药田的凶手给抓住。”

一天不查清楚药田被破坏的原因,赵东方就始终安不下心来,药田也始终面临着威胁,所以赵东方决定尽快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

“那今天晚上我也留下来陪你吧!”方小雅提议道。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方小雅的粉脸一红。

赵东方看着方小雅笑道:“不用了,小雅,我一个人留下来就可以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要知道熬夜可是对你们女孩子的皮肤非常不好的。”

方小雅很想亲自留下来跟赵东方一起抓住那个破坏他们药田的真凶,但赵东方态度坚定,方小雅也没办法。夜幕降临,方小雅跟干活的工人都走了以后,赵东方一个人悄悄躲到树林中一棵大树的后面,观察着自己的药田,他今天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一而再再而三地

来他的药地捣乱。因为不知道对方具体什么时候出现,赵东方为了打发时间,特意带了几瓶冰镇啤酒和一只烧鸡、一些酱牛肉过来,赵东方一边喝着冰凉的啤酒,一边大口地吃着烧鸡、牛

肉,再加上这个夜晚微风习习,赵东方倒是也挺自在舒服。

吃饱喝足之后赵东方忍不住打了一个嗝,但这时破坏药田的真凶还是没有出现,赵东方心里泛起嘀咕,难道今天晚上对方不过来了?

沙沙沙

就在赵东方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来了!赵东方心念一动,迅速藏好,然后紧张地盯着自己的药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