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学生会2

  • 主演:日笠阳子,浅沼晋太郎,佐藤聪美,矢作纱友里,小林优,新井里美,小见川千明,加藤英美里,下田麻美,椎名碧流,斋藤千和
  • 导演:金澤洪充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4
私立樱才学园本是一所女子高校,然而,在社会大趋势的冲击之下,校方决定打开大门,迎接男生们的到来。第一年,学校录取的男生仅有区区二十八人,他们所要面对的,是泱泱五百二十四位“如狼似虎”的女生们。津田隆利(浅沼晋太郎 配音)就是这二十八人中的一员,机缘巧合之下,他误打误撞加入了学生会之中。   外表端庄秀丽,却有着极大脑洞和极强妄想能力的学生会会长天草筱(日笠阳子 配音)、个性成熟可靠但有时候会语出惊人的七条天空(佐藤聪美 配音)、智商超哥但个性如同小学生一样傲娇的荻村铃(矢作纱友里 配音),在三位古灵精怪的女孩子的陪伴下,津田的校园生活正式拉开序幕。

妄想学生会2第一集

随着无量祖师残魂疯狂的咆哮。

盘坐于地面的彤彤,脸上突然露出极端痛苦的狰狞之色。

眉头也紧紧的拧在了一块儿。

绝美的脸庞,被一层青黑秽气所笼罩。

一时间,她的身体散发出无穷的阴寒鬼气。

整个人都如同九幽黄泉里爬出来的一般,阴气森森。

这是无量祖师残魂在彤彤体内的疯狂反抗。

炼神镇魂印一出,她不得不拼命了。

看到女儿身上诡异的一幕,方觉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由于太过紧张,他的指甲都陷入掌心,鲜血滴落却犹不自知。

一旁的李馨雨等人同样也面色凝重,呼吸急促。

她们也能看得出来,现在是最为关键的时刻。

彤彤此时正借助炼神镇魂印对残魂的压制,试图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如果夺取失败,绝地反扑之下,残魂恐怕会乘着重新控制身体的那一瞬,选择与彤彤的灵魂玉石俱焚!

因为炼神镇魂印的存在,哪怕现在她离开了彤彤的身体,也断然无法逃离。

很快,彤彤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虚影。

森森冷气,狰狞面容。

这一刻,彤彤双臂摆动,动作古拙。

檀口中,缓缓唱出怪异之极的苍凉歌声。

歌声苍凉雄劲,犹如穿越了时光,让人恍若置身于远古苍莽之中。

嗤嗤……

彤彤体内发出一种铁板烤肉似的声音,一缕缕青烟自七窍中逸散而出。

周围的森然阴气,缓缓消褪。

仿佛旭日东升,初雪消融。

出现在身后的那一道狰狞虚影,慢慢消磨了去,逐渐黯淡无光。

神秘古音中,似乎蕴含着无法揣测的力量。

寄居在彤彤体内的那一缕残魂,像是遇到了天敌,发出惊恐至极的惨嚎。

“住手,快住手,我自己出来……我自己出来……”

惨叫声,凄厉无比。

尖锐的声音,似乎能刺穿耳膜。

距离最近的方觉行,不由自主地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

眉头紧紧皱起,好像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口鼻之中,一丝丝殷红的血迹缓缓流出。

彤彤的喘息声再一次响起,并且渐渐浓重。

眉梢眼角间,痛苦之色慢慢淡化。

古朴苍莽的吟唱,依旧有条不紊地响起。

原本白皙的肌肤上,变成铁青一片。

香肩,颤抖不定。

变幻法诀的双手,轻轻颤晃。

咔咔……

上下两排牙齿,不停地打战。

靠的稍近一些,便能感受到自她体内散发出的阴森冷意。

四面八方空旷荒野,传来了低沉至极的怪声。

每一声,都好像人的心跳,怪异绝伦。

这种声音,仿佛来自冥冥九幽之中。

随着频率越来越快,让人不禁觉得自己的心跳竟然也随之加快。

越来越快的频率,到最后心脏竟似要爆裂一般。

方觉行已然抵抗不住,双手捂着左胸,脚下摇摇晃晃。

眼看着,就要颓然倒地。

就在此刻,李馨雨忽地伸出左手。

轻轻地,搀住了舅舅的胳膊。

一股温润如水的能量,透过掌心,进入方觉行的体内。

顷刻间,一切的不适与痛苦,全部烟消云散。

头脑,恢复了清明。

胸口,沉甸甸的压抑也随之一扫而空。

温润醇和的能量,遍布全身,通体舒畅。

方觉行恢复正常,来不及向外甥女说一声感激,关切的目光便紧紧地又盯住了女儿。

悠悠古音,萦绕耳畔。

彤彤体内的阴森寒气,越发的淡化。

皮肤表面的铁青之色,也慢慢地回归常态。

紧缩的眉头,点点舒展。

檀口中发出的怪异古咒,愈加清晰。

嗤嗤……

体内的怪异声音,越来越密集。

听上去,像是烧红的铁板上被喷洒了一层凉水。

淡淡的青烟,自她的七窍中不断地飘逸而出。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非常特殊的焦臭气味儿。

“住手,停下,不要再念了,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无量祖师残魂,尖声求饶着。

气息与之前相比,明显衰弱了许多。

“只要你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不要再继续……”

就像是一只被困在了陷阱中的野兽,残魂在彤彤的体内不停地冲击着,想要夺路狂奔。

声音中,蕴含着无尽的恐惧。

之前的胸有成竹,被瓦解的干干净净。

残魂仿佛预见到了,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

“快住手啊,丫头,你别忘了,当初是我救了你,救了你父亲……”

“做人不能知恩不报,看在我以前对你的恩情上,就放过我吧……”

“求求你了,快住手吧,我坚持不住了……”

惨叫声,此起彼伏。

声音,迅速地衰弱。

尽管依旧尖锐,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刺穿耳膜,贯通脑海的威力。

此时,彤彤不为所动。

她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不可自拔。

对于求饶的声音,充耳不闻。

芊芊十指,幻化法诀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熟练。

口中诵念出的古音,响成一片。

“快住手,不然的话,本尊与你同归于尽……”

见求饶无果,无量祖师残魂又改变了方式。

“别忘了,你我魂为一体,我如果拼命的话,你也会神魂大损,说不定永远都不可能醒过来……”

她的威胁,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除了空洞的恐吓外,再也拿不出其他的手段。

彤彤紧闭双眸,诵念声越来越急。

“你这个无耻的丫头,当初我救了你,你居然想要炼化我……”

“我诅咒你,诅咒你这个恩将仇报的……”

“想要炼化我,没那么容易,我已经与你的魂魄融为一体……”

残魂的声音,逐渐微弱。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山谷内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而残魂的声音,也消匿于无形。

几人围站在一旁,静静地望着盘膝坐地的林宇与彤彤。

面对面坐着的两人,一直紧闭着双目。

悠扬沧桑的古音,停止了吟诵。

彤彤的体表外,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氤氲。

看上去,就像自幻月洞天中走出的仙子。

白皙的面庞,宁静安详。

飘逸出尘的气质,不惹尘埃。

在她的体内,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不断地酝酿着。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火炉。

在慢慢地,熬制,炼化着什么。

无量祖师的声音,已然彻底消失。

只不过,彤彤的脸上,偶然会出现一缕狰狞怨毒的神色。

但这种表情的变化频率,在迅速放缓。

此时的彤彤,逐渐夺回了身体控制权。

整个人的气质,愈发的飘渺。

所散发出的气息,节节攀升。

就好像,一直在补充着体内的能量。

许久过后,林宇忽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置于彤彤头顶的右掌,也慢慢地收了回来。

凝视着对面的彤彤,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神色,也显得特别轻松。

接着,林宇双手在地上一撑,站起身来。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额头流淌下几颗汗珠。

见状,方觉行急忙向前,低声问道:“怎么样?林宇,我女儿怎么样了?把那个恶灵给赶出来了没有?我女儿没事了吧?”

不等林宇稍作休息,方觉行便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急切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怀。

“应该没事了,那一缕残魂已经被彻底压制在她体内,用不了多久,便能完全炼化。”

林宇笑了笑,轻声回答道。

“这一次彤彤也算是因祸得福,无量祖师的残魂虽然不完整,却也拥有着丰富的修行经验,懂得许多上古法门,对她今后的修行将大有裨益。”

闻听此言,方觉行愤愤然地哼了一声。

“修行什么!我觉得我女儿当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就很好!”

妄想学生会2

妄想学生会2第二集

“对不起,欧总,可事情不是……”

“这件事你不用对我解释,那是你的私事我也没有权利让你来解释,我只知道因为你的事,这一天公司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原先点名要你出设计图的几个大客户不是要求换人就是直接撤单,无论是从信誉还是从收益上公司都这次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和损失,这就罢了,还有网上说的……”

看到那条微博欧长风都差点要气死,自己都哭笑不得,活了这大半辈子了,竟然晚节不保,落的一个包一养年轻下属的罪名。

“对不起,欧总,让您也受了牵连,不过您放心,我已经找了律师,这件事不会让您受一点影响。”

“你现在就不要管律师不律师的事了,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对于这样的诽谤我自然会处理。”欧长风口气有些坏。

柳薇薇紧垂着头不再作声,脸烫的似要燃烧起来,整个身子也难受的紧。

“薇薇,也许这件事错真不在你,但舆论的力量太厉害了,那些言语是足以能置人于死地的,这次你也的确对公司造成了太坏的影响,所以公司不得不对你做出处理。”

说到这儿欧长风有点停顿,柳薇薇的心一紧,有些害怕却又不得不去接受,欧长风有句话说得对,也许不是她的错,但因为她造成公司巨大的损失那就是她的错,就要受到处罚,这便是职场的规则。

“好,公司无论对我做出怎样的处分我都不会有意见。”柳薇薇强忍着说出了这句话。

“暂时给你停职,趁这段时间你也好好休息,也好好反思反思吧。”

“停职?”虽然她已经有了充足了心理准备,可莫名的听到这两个字柳薇薇却还是一下子红了眼眶,心如刀割,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衣服,唇角已经被咬破,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就这样被旁人的一句话完全的否定,她知道这意识这什么。

柳薇薇愣了许久,才紧咬着牙说:“好,我知道了,这件事对不起了,欧总。”

说完她对着欧长风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缓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在那一瞬间泪没有忍住,却又要慌忙擦掉。

柳薇薇被停职,代理总监便就成了程菲,想来倒真是应了当时程菲的话,这个总监她坐不了几天。

回到办公室之后柳薇薇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送她出来的只有沈小爱,本来想多送送她的怎奈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好了,小爱,回去工作吧。”

“薇薇姐……”

“我没事,回去吧。”柳薇薇依旧在强忍,说完不等沈小爱再说什么自己便转了身,就在转身的一瞬在那一刻她仿佛失去了所有,就这样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慢慢走在大街上,风很大,都不知道是风吹干了泪,还是泪落不下来。

“啊。”思想有些混沌,正走着突然被脚步匆匆的一个人给重重的撞倒在地,膝盖撞到了台阶有些疼痛,见撞到了人那人连忙问着‘没事吧’要去扶,可有同伴认出是柳薇薇立马阻止了那个人:“这种女人抢别人老公,厚颜无耻,被撞了活该,不用管她。”

“就是,这种女人真该得报应,我们走了,走了。”

听到这些话柳薇薇都不禁觉得好笑,她是做了什么怎么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都是她的错吗?

柳薇薇只能是自己爬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走,远远的看到她这样梁雨琦幸灾乐祸的忙要上前嘲笑一番,却立马被在一旁的姚诗茹给制止了:“她已经这样了不必再理会她,以后有的是机会,这个时候去反而容易暴露了自己,得不偿失。”

听姚诗茹的话梁雨琦只好是收回了脚步,只是很不甘心的说道:“那这样真是便宜她了!”

看着柳薇薇这样的背影姚诗茹倒是满意开心的一笑,随即梁雨琦也跟着笑出来:“听说她被停职了,真是大快人心,只不过倒是便宜程菲那个老女人了,竟然让她捡了个大便宜。”

对程菲姚诗茹从来不屑:“像她那样人老珠黄的老女人就算做了总监又怎样?”

“也是,就她那种性格,坐不了几天的。”

对程菲梁雨琦可是太了解了,说完这个梁雨琦又忙对姚诗茹提醒道,“那篇帖子我可是费了很多心思才写出来的,作用也很大,也算是帮了你的忙了,那你呢?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份真的证据拿给我?要是晚了……”

“你放心,我自有打算。”姚诗茹说话的口气有些不耐。

看姚诗茹这不慌不慢的态度梁雨琦能放心才怪,她还怕她谢幕杀驴,忙又提醒了一句:“总之你别食言就好,如果你食言我可会把你做的事全去告诉肖谭,后果你该知道的。”

听到这句话姚诗茹很是不悦,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变,但稍纵即逝又恢复到了正常:“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自然会办到,明早上我就给你消息。”

“那好,我等你消息,那我先走了。”梁雨琦说了一句,之后便上了自己的车,随即姚诗茹也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姚诗茹上车之后并没有马上发动,而是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眸色深如墨潭一般望着柳薇薇消失的方向,恨恨的自语道:“跟我作对,柳薇薇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雨星不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你以为你比你妹妹聪明多少啊?还不是一样栽在我手上?”

说到这儿姚诗茹嘴角轻吐出一丝奸笑,那眸子越发的冷冽:“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来抢我的东西,雨星要来抢本来就该属于我的光环,而你来抢我的男人,都该死!”

这件事越闹越大,几乎成为所有人茶前饭后会谈及的一个话题,当君向阳看到肖小颜那段采访视频的时候他眉头锁紧,不禁念道:“这丫头真是在找死!”

肖小颜他还是了解的,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丫头。

妄想学生会2

妄想学生会2第三集

第1260章:纪念日

洛子晴和小悠闹腾了一会,这眨眼的时间到了晚上,若不是萌萌开敲门,估计两个人还有的闹腾。

晚上自然,洛子晴被留了吃饭,她也丝毫的不客气,直接点头答应,旁边的小悠鄙视道:“不知道还以为你家里把你给饿到了呢。”

洛子晴朝着她努努嘴,走过去,挽着离雅凤的胳膊撒娇道:“离阿姨,你看小悠这个人,真讨厌!”

“好了,你啊,别理她,天天在家吃都行。”离雅凤知道这两个人,也不拆穿,拍了拍她的胳膊乐呵呵的说。

洛子晴挑衅的瞪着小悠。

小悠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两个人你一眼我一眼的,就跟个幼稚园在一起玩的小朋友。

萌萌后面跟着两个弟弟妹妹,看到他妈和洛子晴,无奈的扶额,自顾自的说:“哪里是大人,分明是小孩。”

星星奶声奶气的问:“哥哥,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陆骁适当的补刀,“哥哥在说,妈妈和阿姨像个小孩一样的幼稚。”

星星疑惑的皱着小眉头,殊而,仿佛恍然大悟一样,高兴的说:“对啊,还吵架呢。”

洛子晴和小悠:“……”

被几个孩子给鄙视了,这脸可真的被丢光了。

白墨寒和离雅凤笑而不语。

这一顿饭,可能是有了之前的那一出,两个妈妈表现的可大人了。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在小悠以要睡觉的名义,让这两个人给滚了出去。

人一走,小悠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等白墨寒上来,她已经快睡着了。

便是努力克制着自己,小悠问道:“明天,你去公司吗?”

“嗯,”他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长时间没回来,明天肯定要去一趟。”

小悠点点头,突然想到今天和洛子晴说的那些,她突然有点犹豫了,咬了咬唇道:“那个,你这一次还打算去各个地方吗?”

不等他回答,小悠立刻道,“不管你去不去,我是打算一直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实在是新地国那边太惊心动魄了,她可没那个胆子再经历一次,再说了,奔波太过劳累。

白墨寒过去,将小悠揽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也留在这里,这三年,需要的地方几乎已经跑遍了,我也该休息休息。”

“你这是老了。”小悠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了这句话。

白墨寒立刻皱着眉头,颇为严肃的看着她,“老?我哪里老了?”

说完,他特意的站起来,把衣服脱掉,上面结实的腹肌看起来很漂亮。

白墨寒是那种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小悠的爪子忍不住摸上去揩揩油,然而却还是特别嘴硬的说:“可不就是老了,孩子都七八岁,再过几年,他就能接你的班了。”

“所以,我特别老?”白墨寒殊而眯着眼睛,危险的像是山间双眼冒着绿光的狼。

不知危险慢慢降临的小悠僵着脖子,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对,老,很老。”

只是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就慢慢的石化,白墨寒的眼里过于危险,危险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扑在床上,男人的脸上涌出一丝的笑意,声音像是千万只小虫不断爬过的感觉,痒得不得了,小悠喃喃:“你……”

只是,下一秒,所有的话全部被无情的咽了回去。

一夜春光。

接下来的这一个礼拜,白墨寒忙着公司的事情,在底下的人手中完成了接手公司的其他事情。

至于小悠,宫氏这边之前就不是她接手的,所以,也不需要做点什么。

洛子晴估计是长时间没看到小悠,接下来的时间天天都来骚扰小悠,美名其曰的来培养感情。

半个月眨眼之间过去,让小悠觉得奇怪的是,白墨寒一直很奇怪。

应该说,除了白墨寒,家里的另外三个人也都很奇怪。

洛子晴还是一如既往的骚扰她,小悠一个人也想不通,索性就问洛子晴道:“我跟你说一件事,你替我分析分析。”

“好,你说。”洛子晴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苹果,一边啃着,一边问她。

小悠有点无语,就不能严肃一点吗?

算了,还是事情要紧。

沉吟片刻,想着这些天家里人的奇怪,她蹙着眉头道:“最近,我家的几个人都很奇怪,具体是什么方面我没有办法给你描述,但是有一点,我确定很奇怪。”

洛子晴明显不相信,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喃喃自语,“没发烧啊。”

小悠生气的磨牙,她看起来很正常的好吗!

小悠愤愤的甩开洛子晴的手,“是真的很奇怪好不好!”

“我看你很奇怪。”洛子晴白了她一眼,苹果啃的嘎吱嘎吱响。

什么叫她很奇怪!

小悠不想跟她废话那么多,想着这这些天的经过,一点又一点的解释道:“总觉得寒特别的忙,两个孩子和我妈每次我想跟她们说点什么,总是找话题岔开了。”

那些点滴累积起来,小悠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

尽管这么解释,洛子晴还是不相信她。

下午的时候,洛子晴离开,家里的几个人通通都没有在。

小悠觉得很诧异,一直等到天黑,但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心里局促不安,不停地在想着这件事。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拨通了离雅凤的电话,通了几声问:“妈,你在哪里?”

那边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说:“我们在外面吃饭。”

那她呢?

把她给忘了吗?

这一刻,小悠的心里十分的难受,那种秋风萧瑟的感觉。

但,也不可能大吼大叫,只能闷闷的说:“好,知道了。”

已经没有心思在等下去,更不想打电话给白墨寒,径直的上了楼,闷闷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打算闷头大睡一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外面一阵的声音。

慢慢的下楼,当目光触及到底下的场景,不禁捂着嘴。

不让自己的泪水划落,白墨寒一身的西装,优雅帅气的出现在眼前,而后面是明媚的烛光晚餐。

摇曳的烛火,恍惚之中,白墨寒那精致的轮廓让人醉心。

“老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