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群敌代码重组

  • 主演:小仓唯,内田彩,水濑祈,铃木爱奈,长绳麻理亚,富田美忧,白井悠介,山口爱,星谷美绪,春村奈奈,祖山桃子
  • 导演:末田宜史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少女们投身战斗 为了重要的同伴!   一直在相互争斗、来自5个异世界的来访者「Z/X」缔结了休战条约,人类因此回避了灭亡的危机。   主人公·各务原安昙接受青之世界的命令,与成为其搭档的Z/X·利盖尔一同前往新设的女子学校「富士御崎学园」。   在这所学园中,她们究竟会遭逢怎样的「命运」?

异界群敌代码重组第一集

下课铃响了之后,那么多人一哄而散。

阮瑶却莫磨磨蹭蹭,收拾了书包,准备往外走。

朱梓桐跟阮瑶一起往外走,聊着他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的关心的八卦。

“最近迷死了我仙人哥哥了,太帅了,长大了我要嫁给他。”

阮瑶翻了白眼,“你上周还说,想要嫁给周洋呢。”

“额……我最近只喜欢仙人哥哥。”

她还在刷着关于他鲜肉哥哥的照片,搜索关于他的各种消息。

“啧……男人啊,就应该是我哥哥这样的,洁身自好,又帅气又迷人,你看看,娱乐圈的这些人,有几个像我哥哥这样干净的?踏踏实实的不行吗?还靠什么男人,你看,瑶瑶,这位靳少,好多女人都恨不得缠在他身上了,他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了。这次竟然玩到了嫩模身上,下得去口吗?”

阮瑶抢过朱梓桐的手机,看了看照片和热搜新闻。

果然,这身影一看就是靳黎珩。

虽然模糊,不清楚,也只是背影,但是,她看的出来

“切!”

阮瑶非常不屑的撇撇嘴角,把手机扔回了朱梓桐。

“是吧?瑶瑶,你也觉得过分吧?这种有钱老男人,真是越老越爱年轻的,太恶心了……”

“是啊,过分。”

阮瑶怒气冲冲的,脚步越来越快,待朱梓桐抬头的时候,阮瑶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

她莫名其妙的,也就自己走了。

而阮瑶,回到盛景园之后,靳黎珩没有回家。

她都没有什么胃口,气都气饱了。

等到很晚,靳黎珩都没有回来,她干脆给靳黎珩打电话,而那边,竟然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

“哼!男人!死老头,早晚让你精尽而亡。”

她甩掉手机,气呼呼的上楼去了。

这一夜,阮瑶在梦里把靳黎珩揍了个七零八落,各种虐待,醒来之后,才算气稍微通了些。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呢。

最近几天,阮瑶看到不少新闻,都是关于靳黎珩换女人的消息,今天跟这个女人去酒店,明天跟这个女人出双入对……

而这些女人,每个都年纪不大,成年到二十来岁之间,娇嫩纯真的。

而阮瑶出去玩的时候,也是听说了不少人讨论关于靳黎珩最近口味变了的问题。

原来喜欢的都是艳丽妩媚成熟的女人,最近跟靳黎珩身边的女人,都是些小姑娘,这种口味变化,让阮瑶越发恼火,嗤之以鼻。

这个死老头,采阴补阳吗?

可饶是阮瑶多么的愤怒,她却再没有亲自见到过靳黎珩。

盛景园他不回去,而阮瑶每天上学,也懒得去找他,家里的佣人也不知道,靳黎珩更是没有跟她汇报。

时间太长,阮瑶都几乎以为,这个男人要干脆放养自己,不管不顾了呢。

而事实上,靳黎珩不露面的行为,也真的给阮瑶这样的感觉了。

从有家人,到被放养,阮瑶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冷漠,也就适应了。

她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吗?

靳黎珩给她物质,给她不受打扰的环境,她确实不应该得寸进尺的。

异界群敌代码重组

异界群敌代码重组第二集

下午四点,西装革履的莫白川提前二十分钟到了约好的咖啡厅。

他不能不提前,腿上的伤还没好透,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太影响形象了。

提前来,到时候聊着聊着跟女方说一下,想必对方就不会在意了。

这么想着,莫白川又掏出手机照了照。

镜子里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当然,眼镜是他问江舟要的平光镜,戴眼镜的男人看着斯文,就跟江舟似的,容易在女人那里博好感。

嗯,这个男人很帅嘛。

有服务生过来,莫白川也笑眯眯的让人等一会儿再点单。

笑容把握的恰到好处,这也是跟江舟学的。

二十分钟后,莫白川就见门口进来一个窈窕妙曼的身姿。就凭余光捕捉到的那一点点莫白川就可以断定,这个女人一定是个美人。

美人穿的相当时尚,戴着墨镜,披着一件外套,踩着高跟鞋。

莫白川确实喜欢美人,但是他来相亲的目的是找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当老婆。

太美太辣的女人,他真的觉得自己恐怕养不住。毕竟他目前还没有转业,这一年到头的不着家,万一住在隔壁的老王是个热情的,那他头上指不定就要养马。

不用莫白川招呼,美人站在门口随意一扫,转头就朝莫白川过来了。

到了近前,美人摘了墨镜,顿时……

“是你?”

“你?”

薛千千看着眼前“斯斯文文”的莫白川,白眼儿翻得那叫一个利索:“你认识我爸啊?”

莫白川也摘了眼镜,装个屁的斯文,白瞎了这身行头。

“是啊,我还认识你哥,但是爷真的不知道今天来相亲的是你,你爸可没说。”

薛千千一屁股坐下来,想起她爸在手机里说的话就忍不住冷笑。

什么“年纪轻轻就正团级,绝对的人才。”

什么“比你哥能干,人家靠的是自己。”

什么“长得威武不凡,比以前那些都帅。”

好吧,这些确实也算是实话。只不过莫白川在薛千千眼里依旧只是长得像人类的金刚,有什么办法?

“既然咱们都认识了,那这件事你就自己跟我爸他们交代吧。”薛千千抄着手,“主要是他们挺看重你的,我要是说不喜欢,你多没面子。”

莫白川点点头:“随便。”

瞅着对方明艳动人的小脸蛋儿,莫白川咧嘴一笑,再也不装了,“我找老婆也不是找你这样的,正好,我回头就跟首长说咱不合适。”

“你怎么认识我爸的?”

“当年在新兵连的时候分到你爸的铁拳团,没少被你爸收拾。”

毕竟跟莫白川认识,这人又没有死缠烂打的意思,薛千千虽然不喜欢对方,但是讨厌也谈不上。

出生在军人世家,她自然看得出来这莫白川虽然嘴上不着调,却一身正气,不是个坏种。

于是就有了闲聊的心思,反正回去的早了肯定要挨骂的。

“那你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刺儿头啊,都让团长亲自出面收拾了。”薛千千说着,抬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进来了,赶紧招手:“舟舟 ,这里。”

江舟:“……”

看见人模狗样的莫白川,江舟悟了。

他站在门口有点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这过去吧,好像不好,人家毕竟在相亲。

不过去吧,大家又都是熟人。

莫白川也转头看见他了,勾了勾手指头让他过去。

江舟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天地良心,他真的不知道这两人的相亲地点竟是在这。

莫白川叫来服务生,点了三杯咖啡和一些甜品。

莫白川人高马大的,江舟略一迟疑,坐到了薛千千那边。

“这么巧啊。”薛千千对江舟的好感明显更甚,俊秀儒雅的美男子嘛,不看白不看。

江舟推了推镜框:“我约了人谈事。”

因为怕下班高峰期堵车,他来早了,原本想喝着咖啡等一会儿,谁知道好死不死的碰到这两人相亲。

薛千千撑着脑袋指了指莫白川:“我跟他相亲呢,也不知道我家那些人咋想的,我都说了不找当兵的,就跟我嫁不出去似的,非要给我介绍部队上的。”

莫白川就朝江舟摊手,“我也觉得不靠谱,我是找老婆,不是找祖宗。”

他这么说薛千千也不生气,在江舟肩上拍了拍,“我正让莫爷讲他在新兵连的事呢,这人居然还是我爸的兵,呵呵,这孽缘。”

服务生送来咖啡,视线在三人的脸上溜达一圈,很是惊艳。

大家都是熟人,莫白川也就不装文化人了,把西装扣子一解,毫无形象歪在沙发上就开始吹牛。“你爸以前有句名言,刺儿头中出好兵,爷当年就是刺儿头中的刺儿头。不服管教,打架,连我们班长都打,至于违反纪律那更是家常便饭。但是,我每项测试都是第一。

所以我们连长对我又爱又恨,最后惊动了薛团,我就是被他收拾下来的。”

“怎么收拾的?”薛千千问。

“这个当然不能说了,我不要面子的啊?”莫白川抖着腿,得意的不行:“没想到薛团还想着我呢,竟然还想让我当女婿,回头见到他得跟他好好喝两杯。”

薛千千没忍住又是一个白眼,“别得意,迄今为止,我已经相了不下二十个,全都是我爸的兵。”

莫白川啧啧:“就你这样的,谁敢娶?就怕娶回去没两天头上就得绿。”

“你说什么?”薛千千说变脸就变脸:“你这样的大马猴才没人肯嫁呢,跟你的右手过一辈子去吧,直男癌。”

从山里出来的莫白川没听懂,问江舟:“直男癌?爷当然是直的。”

一直没吭声的江舟喝了口咖啡,良心建议:“要不你们俩凑合一下,挺好的。”就别祸害别人了。

薛千千一把抱住江舟的手臂:“要不你跟我凑合吧,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上床也不是靠脑子。”

江舟:“……”没想到自己聪明的大脑居然还被人嫌弃了。

莫白川:“……”这样的娘们儿,不能要。胳膊就紧贴着对方的波涛骇浪,江舟不敢动,笑眯眯道:“我是不婚主义者。”

异界群敌代码重组

异界群敌代码重组第三集

等人走远了,柳木忍不住感慨道:“这位韩小姐人真的不错,温婉贤淑,进退有度,要不是她来安抚韩夫人,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子。”

白若竹点头,“是啊,多亏她帮忙了,是个蛮好的姑娘。”

虽然只见过一面,她对这个韩薇儿印象很好。

旁边不少命妇看着韩薇儿离开的背影,都露出了赞许之色,只是可惜这姑娘要给皇后守孝,怕是这几年都不好说亲了。

一般都是给父母或者祖父母守孝的,极少有给兄弟姐妹守孝的习俗,但皇后身份特殊,又是意外身亡,就和一般人家不同了。

皇后大丧完毕,之前留在宫里的人被纷纷放了回去,白若竹也终于回到了家中。

“娘,你是不是不要蹬蹬了?”小蹬蹬一脸的委屈,“你几天不回家也没跟我说,爹也不回家,你是不是要生妹妹,所以不喜欢蹬蹬了?”

面对儿子的质问,白若竹是又心疼又觉得好笑,她蹲下身子抱着儿子,笑着说:“哪里来的妹妹?爹和娘在宫里有事,一时间没法回家,如今事情都办好了,娘第一时间就赶回来看你了。你爹晚点也会回来,他一直说想你呢。”

蹬蹬听了这话表情才舒展开来,只是小嘴还有些撅着,一副闹小脾气的样子。

“娘给蹬蹬画了绘本,咱们一起看看好不好?”白若竹笑着拿出了她这两曰在宫中无事时画的新绘本,柔声给儿子讲了起来。

看到新的绘本,小蹬蹬又高兴起来,跟着他娘一起看完,小脸蛋才又露出了笑容。

“娘,你爱我吧?”小蹬蹬歪着脑袋问道。

白若竹抿嘴偷笑,“娘当然爱蹬蹬了。”

“那你也爱爹吧?”小蹬蹬又问道。

白若竹轻咳了一声,瞥见不远处她娘已经在偷笑了。

她神色微赧,低声说:“娘也爱你爹的。”

小蹬蹬高兴起来,冲着白若竹竖起了大拇指,“娘你真棒,我表扬你!”

白若竹快要笑抽了,这孩子是哪里学的,还来这么一套?

她正笑着,江奕淳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先朝屋里的二老行礼,然后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

小蹬蹬咯咯的笑了起来,肉肉的指头去点他爹的下巴,“爹胡子长出来了,好扎啊。”

白若竹看过去,他这两曰操劳的厉害,胡茬都冒了出来,也没工夫打理。

林萍儿也看出江奕淳的疲惫,急忙说:“奕淳也累坏了,你们赶紧回院子收拾下好好休息,晚膳叫人给你们送过去,就别来回跑了,先休息好了再说,可不能累坏了身子。”

“好,这几曰辛苦娘照顾蹬蹬了。”江奕淳说道。

林萍儿笑着说:“辛苦什么,蹬蹬乖的很呢,没事还给我揉腿呢。”

小蹬蹬一副献宝的样子,“爹你辛苦了,待会我给你捶捶背。”

江奕淳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儿子长大了,还这么孝顺,他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一家三口回了院子,小蹬蹬还真的给他爹捶背,但小拳头没什么力气,没锤几下就听到了江奕淳轻微的鼾声,他捂着嘴偷笑起来。

“娘,爹累了,咱们别吵他。”小蹬蹬说着拉白若竹出屋,白若竹心中有些感慨,是不是他们总是不在家,孩子便学的格外乖巧和早熟呢?

她陪蹬蹬玩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晚膳时间,她琢磨着要不要叫醒江奕淳,叫醒吧,又有些不忍心,不叫醒吧,又怕他空着肚子对胃不好。

正纠结着,外面护卫来报,“大小姐,薛夫人求见姑爷。”

薛夫人?白若竹反应过来,不就是古雅来吗?

古雅来还是第一次到白家,实在出乎白若竹的意料。到底是阿淳的亲娘,白若竹不好做主,只好叫醒了他。

“阿淳,你娘来了。”她轻声说道。

江奕淳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她来做什么?”

他内心对古雅来还是有些排斥的。

“不知道,我们去正院看看吧。”白若竹说着去牵了小蹬蹬的手,说起来古雅来也是蹬蹬的奶奶。

江奕淳眉头紧锁,似乎有些犹豫不决,但很快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跟着白若竹朝前院走去。

很快,三人看到了来访的古雅来,她眼圈红红的,满脸的担忧之色,直到看到江奕淳的一瞬间,才好像大大的舒了口气一般。

“宫里出事的具体消息被封锁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了,只好过来看看了。”古雅来看着江奕淳解释起来。

白若竹扫了古雅来一眼,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明明参加宫宴的是她和阿淳两人,她这位便宜婆婆做做样子也该说“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了”吧?可她眼里好像根本没她这个人。

不过白若竹也不是小气的人,谁都心疼自己儿子,古雅来关不关心她的死活并不重要,她又不是没有家人心疼了。

林萍儿也看出了这一点,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还是白若竹暗暗给了她一个眼神,她才别过脸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事。”江奕淳似乎不知道怎么跟他母亲交流,就只吐出了这三个字。

古雅来的脸上闪过失落之色,但很快换上笑脸,说:“没事就好,我就是放心不下,所以冒然跑来了。既然你没事,我就先告辞了。”

她说着起身就要离开,但眼睛还直直的盯着江奕淳,江奕淳目光微闪,还是起了身,说:“我送你吧。”

按规矩,白若竹也该亲自送古雅来到门口的,但明显人家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她去送还妨碍他们母子说话了。

于是她笑笑说:“阿淳你去好好陪薛夫人说说话,想来她这两曰也是担惊受怕的,还不是为了你?”

江奕淳轻嗯了一声,陪着古雅来走了出去。

人一走,林萍儿的脸就掉了下来。

“她以前不是不认奕淳吗?怎么现在这么关心了?还有她进门就没看过你一眼,是什么意思?不满意你这个儿媳妇?”林萍儿气愤的说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