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兄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国产
  • 类型:国产动漫
  • 语言:国语
  • 年份:2013

尸兄第一集

第296章用吼的

裴翎再次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裴翎特意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她感觉自己最近几次来大姨妈的时候,肚子都疼得厉害。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下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裴翎也就放心了。

结果裴翎没想到,从妇科出来的时候却看见了周岩。

裴翎就算不关注周岩,也知道周岩早就出院了。

所以在医院看见周岩,还是有些惊讶。

周岩笑了笑。

“我来医院复查。”

随后他的目光望妇科两个字上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裴翎拿在手里的疑是B超的东西,眼神逐渐复杂起来。

“裴翎,你怀孕了?”

裴翎愣了愣,没想到周岩这么能想,不过是看到他在妇科而已,就想了这么多。

不过仔细想想,周岩也是重生的人,会这么想也不奇怪。

因为上辈子,她大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怀上了霍锦修的孩子。

所以周岩现在是以为,她怀了霍锦修的孩子吧?

裴翎还没说话,周岩就继续说道:“孩子是霍锦修的?”

周岩都惊讶于自己的平静。

要知道,即便上辈子是他算计了裴翎和霍锦修。

可在得知裴翎真的和霍锦修睡了以后,他心里也是愤怒的。

尤其在裴翎怀孕后,所以他才会以报复的姿态,无情的将裴翎赶出了周家,让裴翎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

他那时候的行为,其实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做了女表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明明是他算计了裴翎,到头来却嫌弃裴翎脏。

其实最脏的是他自己。

裴翎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周岩的问题了。

她只是看着周岩。

对于霍锦修,她都能放下了。

现在看见周岩,她也会变得很平静了。

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要肯真正的去放下,也就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痛苦了。

而裴翎的沉默在周岩看来,就相当于默认了。

“裴翎,是意外还是你自愿的?”

裴翎,“……”

周岩这脑补的,好像真的有点过头了。

就算裴翎觉得周岩是无关紧要的人,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解释清楚的,不然传到霍家去,只怕霍母就要亲自抛开C市剐了她的皮了。

可是裴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周岩说道:“看你这么平静,你现在应该是跟霍锦修在一起了,裴翎,我真的没想到,你能这么轻易的就原谅霍锦修。”

他笑了笑,有些苦涩。

“看来是我放弃的太早了,那么现在,你原谅我了吗?”

裴翎没有去说原不原谅周岩。

有些事也没什么好原谅的,因为她已经逐渐在把上辈子的事,当成另一个人的人生了。

“周岩,你误会了,我没有怀孕,也没有跟霍锦修在一起,我只是大姨妈不规律,来做个检查而已,真难为你看见我就能想这么多,你都到医院来了,我看你不如去做个手术,把你脑子里的洞补上,有时候脑洞太大了也没有什么好处的。”

周岩,“……”

脸颊忍不住抽了抽。

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多想了。

说完,裴翎就要离开。

周岩却说道:“裴翎,我们聊聊吧,我愿意放下过去放下对你的执念,只想跟你好好的聊一聊。”

以好好的聊一聊为借口逼迫她。

这种事,周岩没少干了。

裴翎现在肯相信周岩才怪了。

她看了周岩一眼。

“周岩,我跟你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聊的了,你能把我当做陌生人,老死不相往来,我就很满意了。”

“我知道我曾经做过很多错事,我伤害过你,但是裴翎,我现在是真心的想要补偿你。”

“那你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要你补偿的?”

裴翎神色冷冷的。

“周岩,别总是一厢情愿的用你的思维去想别人,并不是所有人在被伤害过后都希望得到补偿的,我对你最大的要求,不过是希望你从此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而已。”

周岩抿抿唇,“这一点,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但是裴翎,我想要你知道,这世上我也是最关心你的那个人之一。”

“周少,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过的很好,没有你们,我就过的很好了,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关心,如果你真要关心,可以,只要你别把你那些关心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别打扰到我的生活,你想要怎样都可以。”

周岩保持沉默。

他可能无法做到这一点。

他无法达到共识,他没有再纠结于这件事。

毕竟再说下去,难保裴翎不会生气。

于是周岩只好说道:“裴翎,我们说说你父亲的事吧。”

裴翎皱眉。

“难不成你还知道我父亲是谁?”

“我不知道。”,周岩看着裴翎,“其实我也只是猜测,你养父也不知道。”

说的是裴父。

也是,裴父要是知道,肯定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但是裴父肯养着她那么多年,对于她亲生父亲的身份,应该有所猜测的。

裴翎笑了笑,“既然你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做什么?”

“裴翎,我只是猜测,你的亲生父亲应该是个很有身份背景的人,如果你回到他的身边,那你现在的处境会好很多。”

“如果我真的回到他身边,只是对你来说更有用处了吧?周岩,你看,你的所作所为明明是为了你自己,你却偏偏要口口声声的为了我,你不恶心吗?”

周岩说:“你现在就是对我没有一点的信任吗?”

“既然知道何必还要玩这些把戏?”

周岩苦笑一声,“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是真的想要你过得好。”

“如果你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裴翎真的走了。

这次周岩没有再拦着裴翎,只是看着裴翎离开。

也许自己真的应该远离裴翎,如裴翎的所愿才好。

周岩的腿虽然伤了,但还是没上辈子那么严重。

只要不跑,几乎看不出来他腿上的毛病。

他也如裴翎所愿离开了C市,当然也带走了裴母。

之所以把裴母带来,无非是想要看看裴翎心里对裴母还有多少的感情。

而裴翎所在意的,他自然不会做的太过分。

而现在看来,裴翎对裴母的母女情,早就被裴母给消耗光了。

所以现在的裴母而言,根本不是裴翎所在意的人。

他也就用不着做别的了,让裴母和裴父自生自灭就好。

上辈子的最后,裴母也知道了韩吉怡根本不是她亲生的。

可那时候裴翎却已经疯了,裴母也后悔。

可她的后悔都是建立在自己利益的基础上,她甚至还企图用疯掉的裴翎去做文章。

最后被霍锦修发现了,霍锦修自然没有放过裴家。

可是这些裴翎不知道,所以周岩重生后一直拿捏不准裴翎对裴家的感情。

现在他知道了,让裴家人不敢再去打扰裴翎的生活,算是他接下来唯一能为裴翎所做的事了吧?

裴翎从医院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家里。

现在霍锦修就住在她家的对面,她每天和霍锦修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而刚才才见过了周岩,响起了上辈子一些不好的事,裴翎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霍锦修。

裴翎直接去KTV,她订了包厢,打算去里面发泄一下。

有些情绪只要发泄出来就好了。

裴翎到了包厢里,发现包厢里竟然有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裴翎,穿的很正式。

裴翎起先以为是这里的服务生,没有管,打开了唱歌设备,随便点了几首歌就开始唱起来。

她声音是很好听的,唱歌的时候就更好听了。

在直播的时候,裴翎通常都会尽量展现出自己好听的声线。

但是这会儿裴翎可不是来展现自己的,她是来发泄自己的。

所以裴翎根本不管自己长的好不好听,直接就是用吼的。

吼出来的歌声,自然算不得多好听了。

背对着裴翎的男人愣了一下,转过身,看见裴翎拉着话筒在那里声嘶力竭,神情更愣怔了。

“裴翎?”

但是裴翎很投入的在吼,根本没听见他的声音。

他直接坐到了裴翎的身边,总算让裴翎反应过来。

可是光线有些暗,裴翎根本没看出来这男人是谁。

她直接说道:“我不需要什么服务,你可以出去了。”

“这是把他当服务生了?”

“我是原恒,裴翎,你还真是健忘,竟然不认识我了。”

原恒?

这个名字裴翎记得,原珉同父异母的弟弟。

说起来,裴翎好久没见过原恒了,她本身对原恒也没有好感,平日里都是尽量避着的。

裴翎一下站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订的包厢。”

“你走错了吧?这是我订的!”

说着,裴翎还拿出了自己的房卡。

原恒也拿出了自己的房卡,结果没想到,两个人订的房间真是同一间。

可能是KTV的系统错误导致了一个房间开出了两张卡。

尸兄

尸兄第二集

她想,如果不是太理所当然,她就会一直喜欢他。

就像是容越说的那样,他有些霸道,她寻找了温和一点的容越。

她以为那是喜欢了,其实不是。

如果是,她也不会在婚后爱上秦墨。

而这些,何欢不想和秦墨说,这样的心情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心路历程,对容越她也是喜欢过的,哪怕是懵懂的,那也是喜欢过。

所以,刚才在床上无论他怎么拷问,她都没有松口,也是这个原因。

秦墨微微地笑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然后就小口地亲了一下。

他有些放纵,而她明天要去拍片,所以他再怎么样的不满足还是哄着她先睡了。

何欢迷迷糊糊的,忽然就勾住了秦墨的脖子,靠着他:“你那晚,还给我讲故事了。”

秦墨失笑:“这个你还记得啊?”

然后声音就低哑了,‘想听什么?’

“灰姑娘。”她满足地贴着他,闭着眼睛,小脸蛋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柔和。

秦墨忍不住地捏了她的脸蛋一下:“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凶巴巴的灰姑娘。”

“也没有你这么凶的王子。”她奶凶奶凶地说,然后就在他的腰上拧了一下:“你快讲。”

秦墨无奈地笑笑,然后就苦命地开始给她讲故事,何欢早就困了,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她的睡脸有些柔和和可爱,秦墨看了许久才放下她,自己抽身离开。

他去外面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是容越。

“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秦墨这样说。

那边的容越想了想,淡声说:“好。”

秦墨换了一套外出服,又替何欢盖了被子,这才出门。

夜凉如水,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他和容越约在了一家清吧里。

两个出色的男子几乎是同时到的,秦墨一袭黑衣,而容越是惯穿的黑色长裤和白衬衫,干干净净的样子。

秦墨挑了一个隐藏的位置,和容越一起坐下,只叫了两杯红酒。

“秦总叫我来,总不会是谈剧本的吧。”容越微笑,先开了口。

其实秦墨也不知道自己叫容越出来做什么,问照片的事情?

不,不会!

那照片也只是有心人抓拍的,才显得有几分暖昧,这对于秦墨来说太容易想明白不过。

他执起杯子,淡声笑了一下:“当然不是,只是听说明天你要回B市了,大概会有一两个月见不着。”

“秦总想念我?”容越忽然说。

秦墨都呆了呆,摇着头:“你也开始卖腐了吗?”

容越就笑,后来秦墨什么也没有问,容越也没有说,就只是喝了一杯酒又坐了一会儿就分开了,容越回酒店,而秦墨则是回自己的住处。

上了车,秦墨忽然开口:“晚上我收到一张照片,是你和何欢的。”

容越浅笑,没有解释。

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秦墨的目光锁着他,看了几眼,这才开着车子离开。

回到自己的住处,他没有立即睡,先去了书房拨了几个电话……

尸兄

尸兄第三集

“吴悔,你真的能够看出我中的毒素,难道真是的虚空噬魂兽?”吴悔与青莲道姑一行人已经回到了客栈中。

一行人聚集到吴悔的房间中,青莲道姑一脸震惊的向吴悔问道。

虽然青莲道姑的修为曾经达到了武皇层次,不过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毒素,更是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此时被吴悔说破,才真正的惊讶起来。这种虚空噬魂兽,青莲道姑曾经听说过,是一种虚空荒兽,若是成长起来,能够达到七级层次,相当于人类的武帝大能,这种荒兽能够潜伏在人体内,吸收人体内的武气精血,根本难以清除,此时听到吴

悔说是噬魂兽,青莲道姑的脸色也是变得越发的苍白。“恩,不错,不过这种并非是五行虚空噬魂兽,而是外域虚空噬魂兽。”吴悔点了点头,目光中闪烁一丝寒光,有着虚空噬魂兽的地方就有重族的弟子或者大能出现,这种吸收他人精血武气的手段也只有重

族之人才会施展。

“外域的虚空噬魂兽?岂不是说是外域之力!”青莲道姑脸色一惊,她也并非是见识浅薄之人,也听说过这种外域虚空噬魂兽。

“外域的荒兽自然拥有外域之力,我先为青莲前辈清除了体内的噬魂兽再说吧。”吴悔伸出一根手指,一指点向青莲道姑。青莲道姑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吴悔又收回了手指。

“怎么?难道这虚空噬魂兽极难清除?”青莲道姑的脸色微微有些失落,他知道吴悔的本事,当初可以说是天风帝国第一人,若是他也没有办法,自己恐怕真的是命不久矣。

“青莲前辈,外域虚空噬魂兽已经被我取出来了。”吴悔淡淡说道,摊开手掌,一团极其透明的白光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啊?取出来了?”青莲道姑一脸的错愕,体内的武气微微运转,一道极为畅快的感觉油然而出,再也没有之前有气无力的感觉,连体内消散的武气也再急速的恢复中。虽然此时不可能恢复到武皇层次,却

也是达到了九星武王。见识到吴悔的手段,青莲道姑的心中越发的震惊,当初自己中毒的时候是武皇层次,也被这噬魂兽折磨到武王,现在就在吴悔的虚无一指中,隐藏在自己体内的噬魂兽便被摄出,青莲道姑想象不到吴悔现

在处在了什么层次。

青莲道姑看向吴悔的掌心之中,脸色微微一变,那团极淡的白光,根本是微不可查,甚至连波动也是若有若无,就算是在眼前,也需要仔细观察才能够发现,若是真的到了体内蛰伏下来,根本难以察觉。“这便是外域的虚空噬魂兽,体内蕴含着深渊之力,是一种来自深渊之力的荒兽。”吴悔说道,手腕一翻,便收了起来。深渊之力吴悔同样的掌握其本源,这是一种腐蚀之力。虚空噬魂兽原本就是一种吸食

人体精血武气的荒兽,而拥有深渊之力的虚空噬魂兽越发的强悍隐秘,若非吴悔掌握其本源,也没有这么容易就把蛰伏在青莲道姑身上的噬魂兽取出来。

“青莲道姑是什么时候中得这种蛊毒?又接触了什么人物?”吴悔向青莲道姑问道,这种噬魂兽能够更多更快的吸食人体内的精血武气,吴悔估计青莲道姑也就是最近中的这种毒素。“其实我与梦瑶原本一直在中州历练,是一个月前来到了临荒城,因为现在中州与其他四州的传送阵无法传送,我与梦瑶想要徒步离开中州,在临荒城,被城主安排一个住处,之后的几天时间,我便感到身

体匮乏,甚至连武气都是快速的下降,若是说有问题,那么就应该是在城主府了。”青莲道姑微微沉思,开口说道。

“恩?青莲前辈不是说之前一直在周家安排的住所吗?”吴悔有些奇怪的问道。“周家便是掌握临荒城的城主府,那城主周逊便是周强的爷爷,而据说周家还有一为闭关隐世的武帝大能,周家的实力当初无愧的第一大势力。”青莲道姑再次说道,转向吴悔,露出一丝担心说道:“吴悔,

你现在得罪了那周强,周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我看我们还是早日离开临荒城为好。”

“我来中州还有事情,并不打算现在离开,一个小小的周家,也不用太过在意。”吴悔淡淡的说道。

青莲道姑听到吴悔的话,眼角忍不住有些抽搐,“小小的周家?”那可是有着武帝存在的武帝势力,谁敢说其是小小的层次。

“既然前辈是在周家所中的毒,应该与周家脱不了关系,晚辈自会为前辈讨会个公道。”吴悔再次开口,目光中却是看向窗外,流露出一丝莫名。

正在这时,一道绝强的神威突然降临到此地,与此同时,一道虚幻的大手幻化出来,直接向吴悔抓去。

感受到这虚幻大手散发的帝威威势,一旁的青莲道姑脸色大变,忍不住惊呼出声,“武帝大能!”修为达到武帝便可以大能称谓,而在临荒城中,唯一的武帝大能便是周家老祖帝君周世传,青莲道姑知道周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周家帝君出手,莫说自己现在实力未曾恢复,就算是处在巅

峰层次也是根本难以抵抗,武帝强者在整个的武气大陆中也是响当当的一方霸主。

“哼,周家既然豢养虚空噬魂兽,便与重族脱不了关系。”面对大手,吴悔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便是吐出一口五彩之光,光芒闪烁,那虚幻大手直接化为了虚无。

“咦?竟然有着如此手段?”这时,不知从虚空何处响起了一道惊疑之声,声音中蕴含着一丝的凝重。

“装神弄鬼,给我出来!”吴悔目光微微一眯,缓缓伸出手掌,探入虚空之中。

此时在一片虚空中,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在驻足,此人看似只是三十几岁,白面无须,面容有些儒雅,脸色间却是露出一片惊疑。

“此人究竟是何人?竟然能够如此破解我的虚幻大手,难道也是武帝大能,强儿如何会招惹这等人物,原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丹皇,看来是我看走眼了。”黑色身影正是周家的武帝大能周世传。

周世传看到对方的手段,知道对方并不好惹,已经心生退意,正在这时,一道散发出五彩光芒的大手却是突然出现在这片空间,向自己抓来。

“装神弄鬼,给我出来!”一道声音响彻整片虚空,轰隆震响,让周世传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天星爆破!”周世传大喝一声,从其身上爆发出点点星光,每一点星光都散发出无穷的威势,直接向那五彩大手冲击而去,与此同时,周世传的身影也是急速的后退,想要尽快离开此处。

周世传已经是三星武帝,他相信就算是五星武帝施展的神通,也难以拦截住自己,等到回到自己的家族,自己还有着其他的手段。

只是周世传想错了,或者说是太小看了这五彩大手。

周世传激发的爆破天星虽然威势无穷,可是落在那五彩大手上,甚至连一道涟漪也泛不起来,更别说破除这五彩大手了。五彩大手以迅雷之势,直接一把抓住周世传,消失在这片空间。

与此同时,吴悔的房间中。

青莲道姑看到吴悔一口气吹散那散发武帝威势的大手后,再次伸出手掌探入了虚空中,几息时间,便是收回,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落在了房间之内。

这道身影一身黑衣,看似三十几岁,面容有些儒雅,此时的脸色却是苍白无比。看到此人,青莲道姑一脸的难以置信,虽然她没有见过周家的武帝,可是知道眼前的黑衣人便是临荒城的最强者,帝君周世传,掌握了临荒城周围数百万里的区域,响当当的第一强者,而现在这个第一强

者竟然如何轻易的被吴悔摄了过来,这吴悔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

房间中,不只是青莲道姑震惊无比,一旁的周梦瑶也是满脸的震撼,看向吴悔的目光越发的复杂。“没想到吴悔竟然达到了这个层次,可笑自己当年还想要与其比试一番。”周梦瑶的修为也是达到了武者巅峰层次,在年轻一辈中,也可以算是武气大陆的佼佼者,可是与吴悔一比较,却什么也不是,对方

能够如此轻易的制住武帝大能,必然拥有武帝以上的实力,自己与他的差距已经大到了无法比较的程度。

周梦瑶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与吴悔交手时的情景,神色中流露出一丝的缅怀,看向吴悔的目光越发的迷离。

“不管怎么说,当初自己招亲的时候,吴悔也曾经上过擂台。”突然想到了什么,周梦瑶的脸色有些的泛红。

“你究竟是谁?若是因为周强得罪了阁下,老夫愿意赔罪。”身体被制住,周世传的脸色强自镇静,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不是重族之人,说吧,你的背后究竟是何人?我数到三,你不说即死,一……”吴悔看向周世传,目光中五彩闪烁,淡淡的开口。

“我……”“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