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重来第二季

  • 主演:罗莎·萨拉查,安吉丽卡·布拉尔,康斯坦斯·马丽,悉达尔斯·达南杰,鲍勃·奥登科克,凯文·比格利,Luna-MarieKatich,阿尔玛
  • 导演:希斯科·胡辛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动漫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抹去重来第二季第一集

“哎……”老板慌忙跟在他们后面,“钱还没给呢!”

杭宁黛和杜宇珩已经走到了门口,韩希朗只好站了起来,掏出钱包来扔了两张大钞在桌上。

“哎,谢谢啊!”老板正要收钱,杭宁黛却突然反身回来了,伸手拿起钱塞到韩希朗手上。

韩希朗瞠目,宁黛这是?

“哼!”杭宁黛倔强劲上来了,“不用你给钱,我们吃的东西,为什么要你给钱?”

她现在是把他划分出她的世界之外了吗?韩希朗怒不可遏,把钱扔给老板,拉着杭宁黛往外走,手上用了点劲,弄疼了杭宁黛。杭宁黛感觉他真的生气了,但是却不能理解。

明明就是他的错,他凭什么跟她生气?

杭宁黛手上挣扎着,“放手、你放手!我朋友还在等着我!”

韩希朗拉着杭宁黛在门口停下,但仍牢牢扼住她的手腕,眸光刀子一样瞥了一眼跟在后面的杜宇珩,“杭宁黛,你收收你的脾气!算了……我不跟你计较,现在立即跟我回家!”

“我不啊!”

面对韩希朗铺好的台阶,杭宁黛根本不领情。

“你说什么?”韩希朗微怔,眯着眼看着她,“你再说一遍!”

“我……”杭宁黛有些许胆怯,可是却没有退缩,“我说不跟你走!我是和杜宇珩一起来的,要走当然也要跟他一起走!”

听到这样的话,韩希朗觉得热血上涌、直冲头顶,简直不能再忍!

“杭宁黛,我说过……交朋友、外出,这种事情一定要我同意,你不但自己做主、还撒谎,现在当着我的面说要跟这个家伙一起走?”韩希朗不敢置信,这是从小对他言听计从的乖宁黛吗?

“是!”

杭宁黛梗着脖子,眼睛里晶亮的一层,“大宝哥哥,你不能永远这样管着我的!我真的长大了,要有自己的空间……你也一样,你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韩希朗一滞,宁黛这话是什么意思?薄唇蠕动,不太确信,“你……你说什么?”

“大宝哥哥,兄妹之间关系再好,也不能永远左右她的人生,这个意思你不懂吗?你代替不了每个角色!”杭宁黛噘着嘴,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很难过的,她其实很舍不得大宝哥哥,他对她这么好……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比他对她好了。

可是,这是哥哥对妹妹,如果她想要的更多,该怎么办呢?

韩希朗僵住,蓦地领会到杭宁黛言语里的深意。

原本,他一直以为宁黛什么都不懂,只是跟他耍小孩子脾气,可是如今看来并不是……宁黛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她只把他当哥哥,并没有准备让他充当其他角色!

意识到这一点,韩希朗心底一凉,脸色发青。

“你……”他抬眸看了看一旁的杜宇珩,轻缓的问到,“你真的,要跟他一起?”

“嗯?”杭宁黛懵懂,回头看了看,迟疑的点点头,“嗯。”当然了,她把人拉来请客的,怎么好自己跟大宝哥哥走、却把人一个人丢下?她所受的教育不允许她做出这么没有礼貌的行为的。

“……好。”

良久,韩希朗才点了点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就那样转过了身。

“……”杭宁黛怔住,看着他背过去走远了。他就这样走了?

分明就是她让他走的,可是,他真的随了她的意思,她却又觉得心头空落落的。韩希朗的身影,渐渐走远,最后没入人群再也看不见了。

“宁黛?”

杜宇珩走近了,轻声叫着她。

“嗯?”杭宁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发现看不见韩希朗之后,整个人瞬间没了精神,书包带子从肩上滑落,书包掉在了地上。

“宁黛,走吗?刚才你也没吃饱……”杜宇珩弯腰去替她捡包,却被杭宁黛阻止了。

杭宁黛失神的看着他,“杜宇珩,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好意思,不过,我现在想一个人待着,能请你自己先走吗?改天、改天我再请你。”

杜宇珩微怔,点了点头,心里大概明白,是因为她那个哥哥的原因,兄妹俩刚才吵得确实有些厉害。知道她心情不好,他也没再坚持,“那好吧!你……自己小心。”

“……嗯。”

杭宁黛点点头,看着杜宇珩走开了。

只剩她一个人站在街边,杭宁黛五官耷拉下来,整个人都没劲了,索性蹲到了地上,抱着胳膊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撇下她先走的韩希朗,回了学校门口的车上,越想越不放心。宁黛和他生气,他却不能真的不管她。可是,如果他现在跟过去,只怕还是会惹得小丫头不高兴。

“你……”

韩希朗蹙眉,吩咐司机,“我在这里下车,你去看看表小姐,跟着她,送她回家。”

“是。”

说完,韩希朗下了车走了,把车和司机都留给了杭宁黛。

司机按照韩希朗说的地点,赶到学校后面的小吃街。原本还愁着该怎么找到杭宁黛,却没有想到,没走两步就看到她蹲在烧烤店门口的路边,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

司机赶紧加快了脚步跑过去,喘着气在杭宁黛面前站定,“哈啊、哈啊……那个……”

杭宁黛听到脚步声传来,接着有人在自己面前站住了,还以为是韩希朗回来了,高兴的一抬头,脱口叫道,“大宝哥……”可是,还没喊完,就发现不是韩希朗。

来的,只是韩希朗的司机。

“表小姐。”司机微笑着说道,“大少爷让属下来的,他不放心你,所以让属下过来看看表小姐有没有什么需要,表小姐,您现在回总统府吗?”

杭宁黛难掩失望,大宝哥哥没有来,他真的不管她了,她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很过分啊!

“表小姐,您没事吧?”司机疑惑的喊着杭宁黛。

杭宁黛拎着包站了起来,摇摇头,“我没事……嗯,你们大少爷还有没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的?”

“啊?”司机一脸茫然,“没有啊?怎么,表小姐有疑问吗?那直接给大少爷打电话好了,只要是您电话,他一定会接的,他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

杭宁黛抿着唇瓣,诧异不已,“他自己走了?把车留给我?”

“嗯,是的。”司机点点头,怎么感觉大少爷和表小姐之间怪怪的,两人以前不是最亲密的吗?

杭宁黛神情越发低落了,大宝哥哥不但让司机来接她,更是连自己都避着她了吗?他们明明可以一起回去的,他现在会去了什么地方呢?

想要给他打电话,可是刚才他们还那样争吵过。她说他没有资格管她,那么她就有资格管他去了哪儿吗?将心比心,杭宁黛瘪瘪嘴,跟着司机上了车,往总统府去。

路上的时候,接到朋友来的电话。

“喂,杭宁黛,哪儿呢?吃了没?”

杭宁黛神情恹恹的,应了一声,“嗯,还没……不过,不怎么想吃东西。”

给她打电话的,正是帝都名媛,常和她们玩在一起。此时劝着杭宁黛,“不想吃东西也出来玩玩,你大表哥在海底餐厅包的场,不来吗?”

大表哥?大宝哥哥?他今晚在海底餐厅包的场吗?

等等……杭宁黛想起来韩希朗跟她说的,他为了让她吃顿饭,得花多少心思,可是她却不屑一顾!手心骤然收紧,那么,现在的情况是……

大宝哥哥没有约到她,就约了很多人一起去吗?

“你,除了你还有谁啊?”杭宁黛紧张起来。

“呵呵……”朋友笑道,“人多了,问这个干什么?都是你认识的人,难道你还会害羞不成?来不来?就要开始了,要来快点啊!这样,我先挂了!”

“……”杭宁黛握着手机发呆,心里有些堵。大宝哥哥原本给她准备的,一转身就拱手让大家共享了?虽然知道是自己拒绝的,可是,还是会不高兴。

“哼!”杭宁黛哼了一声,把手机扔进包里,管他呢!不去想、不去想。

而此时,在海底餐厅里,韩希朗却姗姗来迟。

韩希朗被好友催了好几次,他才不耐烦的赶来,“什么事啊?”

“哎,怎么皱着眉?你不来……厨师不开工啊!说是要等你的指示。”好友笑嘻嘻的搭着韩希朗的肩膀,指指身后的一帮人,“听说你今晚在这里有活动,大家都来给你捧场了。”

韩希朗这才注意到来了那么多人,心中越发不忿。眼角一勾,瞪着好友,“你干什么?谁让你拉这么多人来的?”

“呃……”好友一愣,觉得他有点不对劲,“怎么了?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废话!”韩希朗低吼,阴沉着脸,“谁跟你常有的事?想要吃饭是不是?”

“……”好友已经不敢说话了,直觉这家伙要冒火啊!“怎么了?心情不好,那成,我现在就让他们走……”

“不用了!”韩希朗冷声喝断他,招手叫来侍应生,“……现在去通知厨师,马上准备,不过……”他话锋一转,邪肆的一笑,“账单记在单公子名下,和我无关!”

说完,转身就走。

好友一脸惊愕,他这是得罪谁了?“哎呦喂,我冤不冤啊?”

抹去重来第二季

抹去重来第二季第二集

南宫少霆听了夜灵兮的话微微点头,“灵儿说的是,一直让人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我们尽快赶回去吧。”

“好,我与长老们打声招呼。”

随后,夜灵兮便告知夜家众人,自己准备回君临皇宫一趟的事情。

听到她的话后,长老们虽然有些遗憾,但并不意外。

“我们知道了,家主放心,我们一定会守护好夜家的。”经过炼药师协会那件事情,对夜家有二心的人,几乎都已经自发的滚走了,现在留下来的人,大都是可以值得信任的。

因此,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反而有利。

因为他们至少不用再担心,又会被人在暗中捅一刀了。

……

和长老们说完之后,夜灵兮和南宫少霆便离开了夜家。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后脚,这消息就传到了南宫影耳里。

“护法大人,线人来报,夜灵兮和南宫少霆已经离开夜家,正在朝皇城赶回!”手下人说道。

听到这话,南宫影黑铁面具下的眼神闪过一抹戾色,随后立刻道:“我知道了,立刻召集所有高手,务必在两人赶回君临皇城之前,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就地格杀!”

南宫寒不是很得意自己有个好孙子吗?

那就让他尝尝,自己引以为傲的孙子惨死的滋味!

还有那夜灵兮!

若不是她当初自爆害的混元珠失去了踪影,如今的九重天,早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他又怎么会沦落到今日这般躲躲藏藏的地步?

所以夜灵兮也该死!

只是如今九重天已经被补齐了,也不知道那混元珠,是否还在夜灵兮手里。

如果还在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只要有了混元珠,他就可以再翻身了!

……

就在南宫影做着美梦的时候,夜灵兮和南宫少霆所乘坐的浮云舟,却已经是前进了路程一半的距离了。

暗中跟踪两人的人,这会儿则是惨了。

“妈的!他们两个到底是坐的什么级别的灵舟,怎么跑的这么快?”跟踪者气喘吁吁的暗骂。

他不过是慢了那么一瞬间的功夫,这两人就直接消失不见了,等他去追的时候则是发现,两人的灵舟,竟然直接破开了空间,破空而去了!

好在他也是一名空间一道方面的大成者,因此起初还能勉强按照两人留下来的气息去追踪。

可越到后面他就越发现,要想追上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后面,两人根本就找不到踪影了!

而灵舟破开空间留下的痕迹,也早已被空间本身给自动修复了!

这叫他怎么追人?怎么跟踪?

护法大人还想要在两人回到君临皇城之前就将两人拦截住,依他看,悬了!

不过再怎么觉得没希望拦截住两人,他也还是要去做,不然的话,护法大人怪罪下来,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于是,这名追踪者,只得苦兮兮的继续去追夜灵兮和南宫少霆。

……

而此时,浮云舟上。

“少霆,你发现了吗?有人在跟踪我们!”夜灵兮眯了眯眼睛。

之前她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将浮云舟的速度开的那么快。

后来发现对方是空间一道的高手后,她才加快了浮云舟的飞行速度,破空离开甩开了对方。

听到夜灵兮的话,南宫少霆点了点头道:“发现了,以我的猜测,不是炼药师协会那边派来的人,就是南宫影残余势力那边的人。不过不管他们是谁,早晚都会露出马脚的。”

而到时候,便是他将君临内部残留的叛徒全部一扫光的时候。

思及此,南宫少霆眯起了黑眸,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不管是谁,都休想再来破坏他的幸福!

……

而夜灵兮和南宫少霆甩开跟踪者离开后,南宫影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一时间,他不禁大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用的东西,居然跟丢了!”

听到这话,跟踪者并不意外自己被骂,于是只是乖乖的低下头认错,并解释道:“护法大人,属下真的已经尽力了,但是他们两个乘坐的那艘灵舟,速度实在是太变态了,破空的时候,居然只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空间缺口,属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追他们。”

“哼,都是借口!”

随后,又看向另外两人道:“不是让你们去请那些高手了吗?为什么他们到现在都没有过来?”

要知道他以前还在的时候,七十二主城甚至包括十大圣地在内的那些高手,都是他一句话就能立刻叫过来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世间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

都当他南宫影死了,所以护法的话就不听了吗?

……

听到南宫影的话,手下不禁战战兢兢道:“回护法大人,我们确实是发出了通知,不过十几位城主都说了,他们现在忙着处理主城的事情,实在是没工夫过来搭把手啊!而且,南宫少霆现在抓他们抓得严,要是被南宫少霆抓住把柄,他们就会暴露了。”

南宫影听了气的一把拍碎了面前的石桌,“一群蠢货,南宫少霆死了谁还会去抓他们的把柄?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不想过来!”

与此同时,去通知十大圣地的高手的人,也回来了。

“回护法大人,几位大人说了,只有主人可以命令他们。”话落,快速低下了头。

这话一出,南宫影非但没因为对方只听自己的话而感到高兴,反而气的更厉害了。

“一群胆小鬼!”他们就是不愿意出手罢了!

呵!

他才离开多久啊!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以前对他的话捧为圣旨般的人,居然一个个的都学会了推脱。

说什么只听他的话,护法没资格命令他们,实际上呢?

怕是都在担心自己出手,会被南宫寒抓住把柄,到时候要他们好看吧!

早知道今日,当初他便该在这些家伙的体内,统统留下一粒魔种好了!

不过,他们以为不来就没事了吗?

抹去重来第二季

抹去重来第二季第三集

唐峰和两个人聊了聊,然后就让两个人回家去了,反正现在他们两个在这里也没什么事,现在厨师们也都走了,王经理也下去和客人们解释了,今天工作不了,唐峰索性

就给他们两个放了个假。

在两个人离开之后,唐峰火急火燎的开始做牛肉和咸菜了,中午阿尔法就要过来了,唐峰的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所以还是要抓紧时间。

唐峰正在腌咸菜的时候,王经理敲了敲厨房的门走了进来,唐峰看到是王经理,笑着说到:“王经理,你来了啊!客人的事都已经解释好了?”

“是啊,费了我好大的劲儿才解释清楚,这些客人一个个的身份都是不一般,特别是这几天预定的几个人,要不是我把黄大厨搬出来,他们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王经理也没有埋怨唐峰的意思,毕竟这件事是他先对不起唐峰的,唐峰给他送礼,特意让他照顾好李松,但是唐峰刚走,李松就被从厨师的位置上换了下来,说到底还是

他没做到位,现在唐峰过来,虽然赶走了牛主厨和他的团队,但是唐峰又给他找了另外一个黄大厨啊。就算是这两天歇业,黄大厨一来,损失的也能补回来,就算没有厨师的团队也没问题,他可以自己找啊,但是现在唐峰已经把所有的事都给解决了,厨师团队明天就可以

过来,根本就不用他操心。

“其实在你上楼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大老板打过电话了,大老板听说了你的事,就告诉我听你的命令,所以你说你要开除牛主厨,我才毫不犹豫的开除他。”唐峰听到王经理的话,就直接笑了出来,他早就已经猜到了王经理会给陈帅打电话,也猜到了陈帅会让王经理听他的话,所以他才会直接开除牛主厨,要不然他就算和陈

帅的关系再好,也不会越俎代庖替陈帅开除牛主厨。

“我知道啊。”唐峰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你知道?”“我当然知道,陈帅和我是什么关系,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而且我还是你们天香阁的供菜商,让他在我和牛主厨之间选一个,他肯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我啊,厨师可

以再找,但是像我这么好的供菜商,恐怕就只有这一个。”

唐峰说的确实没错,厨师可以再找,但是他的菜,可是这个世界上仅此一份,如果陈帅这都分不清利弊,他就是个傻子了。王经理看到唐峰这个样子,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人脑子这么聪明,怪不得家业这么大,和唐峰聊了几句,王经理就直接离开了。而阿尔法来的也很快,没有到十一

点,阿尔法就直接到了天香阁,唐峰的牛肉和咸菜也堪堪做好了,阿尔法拿了东西,就直接离开了。唐峰看着阿尔法给自己带的这些菜,也是有些无奈,这邢虎子带的菜太多了,原本唐峰只想让他拿用到过年的分量,也就是三四天的菜,但是邢虎子给准备的菜,齐刚他们一家人和陶家一家人就算吃到元宵节都吃不完,唐峰叫来了王经理,告诉他把这些菜都收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再来拿,要不然都放在齐刚家里,肯定都会

烂。

王经理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唐峰就直接带着一些菜离开的,找到了刚刚看完电影又吃完饭出来的齐晓月和陶汀,唐峰就带着两个人回了家。唐峰一拎着菜回去,就直接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而陶汀和齐晓月也回到了房间开始睡觉,陶母看了一眼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陶父,然后就站了起来,准备进厨房看看

能不能帮上唐峰的忙,但是她刚刚站起来,陶父就冷着脸说:“给我坐下!”陶母听到陶父的话,哼了一声,然后直接就回到了房间里面,另一旁的齐刚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唐峰做什么,他看了都不顺眼,所以谁也帮不了唐峰,只能靠他

自己征服他这个不好惹的老丈人。唐峰弄好了所有的配菜之后,也是在一个小时以后了,唐峰出来的时候,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但是一出来,陶父就开口说到:“刚子,我想喝酒,你去弄点下酒菜吧,陪我

喝点。”“姐夫,这才下午一点,中午不是中午,晚上不是晚上,你喝的哪门子酒啊?”齐刚看了一眼表,有些无奈的说到,但是一抬头看到唐峰,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自己这个

姐夫不是想喝酒,就是单纯的想要整唐峰。

“我想喝酒不行啊?喝酒还要分时候吗?”

陶父瞪着眼睛看着齐刚,齐刚也不和他废话,现在的他,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一条疯狗,逮住谁咬谁,齐刚也不想触他的霉头,索性就站起来,帮他出去买下酒菜。

“行,你等着,我去给你买下酒菜。”齐刚还没站起来,唐峰就开口说道:“舅舅,你在家歇着吧,我去买下酒菜,今天我让人来送了几瓶酒,一会儿你和陶叔叔尝一尝。”唐峰说着,就直接钻进了厨房,从仙

云手链里面拿出了两瓶酒,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就向着门外走去。齐刚看着唐峰一句怨言都没有,就直接指着陶父说到:“你就作吧,唐峰这两天都让你给弄成什么样了,你要在家里吃火锅,人家特意从平阳给你弄过来的青菜,你也没个

好脸色,你说要喝酒,他就给你拿了酒,还去给你买下酒菜,一句埋怨话都没说,你还想让他干什么啊,你是不是非得把他逼走你才高兴啊?”“是啊!我就是想把他给逼走,我看看他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齐刚冷笑着说完,直接就打开了一瓶酒,“咕咚咕咚”的就对着瓶嘴喝了起来,几口下去,一瓶酒就被喝光了,然后他就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进到屋子里面呼呼大睡,至于唐峰去买的下酒菜,那只是让唐峰跑腿的借口而已。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