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江小白第一季

  • 主演:陈张太康,佟心竹,李兰陵,沈念如,瞳音,图特哈蒙,小连杀,叶知秋
  • 导演:金承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动漫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一个发生在江小白身上的故事:一段消失的记忆,一枚随身携带的玻璃球,一封封来自十年前的邮件,一个出现在幻觉里的少女,一个现实中相遇的女孩,记忆碎片拼织在一起关于十年前的那场意外,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之间命中注定的缘分,十年后的再次相遇,遗憾、愧疚背后的真相一层层揭开

我是江小白第一季第一集

杨语嫣挽着周云凡的手,走向36号别墅门口,远远地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同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妪,他俩的身后,站着两个有些憔悴的中年男人和两个中年妇女。

“姥爷,姥姥,你可把你们的宝贝长孙给盼来了。”杨语嫣笑着说,不难看出她在老周家十分得宠。

“你就是小凡”满头白发的老人,老眼一红,有些哽咽地说。

如今的周云凡,可谓是事业有成,心胸开阔,曾经对老周家的那些怨气,自从上次见到可爱的表妹语嫣之后,就慢慢淡化,消散了。

“爷爷.奶奶我来看你们了。”周云凡快步走近,站在两个老人面前,这次来天京市就是认亲。

“来了就好,爷爷和奶奶在这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周兴昌老爷子老眼泛红。

拉住长孙周云凡的手,转身介绍:“这是你三叔周卫荣,三婶吴欣,他是你四叔周卫祥,四婶沐红,另外你五叔周卫兴同你五婶萧珍,同你姑妈一起去了FK造船厂。”

周云凡接连叫三叔三婶,三叔四婶,由他爷爷牵着手,走进别墅后面的宗室,跪拜行礼,在这肃穆的氛围,杨语嫣同周洛紫十分淑女。

礼毕后,周老爷子牵着长孙的手,返回客厅,坐到沙发上:“小凡,这次你计前嫌,帮扶家里,我发自内心的高兴,你长大了,竟然能给爷爷和你叔叔们遮风挡雨了。”

周云凡自谦一句:“其实我没做什么,一直都是姑妈在做,我最多就拿出一些钱,给家里应急。”

这时候,周奶奶看着大孙子,插嘴说道:“小凡,你倒是轻飘飘地说拿出一些钱,那是一百亿现金,假如不是你出手相助,咱们的老别墅还有那些车子,就算全卖了,只怕也还不清那些债务。”

坐在周云凡对面的叔叔婶婶们,全都脸上无光,老人说的全是大实话,老周家之前如同被蛀虫蛀空树干的大树。

遭遇以白盛远为首的那些人在生意场上的挤兑和打压,偌大的老周家全无还手之力,当真是悲催到极点。

周老爷子亲自给长孙泡沏了一杯红茶:“尝尝爷爷的茶艺,语嫣说你的山庄里有一位茶艺高超师傅,爷爷真想品品她泡的茶。”

杨语嫣还真是一个大嘴巴,对她姥爷什么话都说了,眼前周云凡的爷爷说到这个茶艺师,自然就是宅在江州天珠19号别墅里,写网络小说的女作家林允英。

周云凡品了一口爷爷沏的茶,抬眼说道:“不错,爷爷的茶艺一流,等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我请你们去‘灵韵山庄’看看。”

“好,有小凡这句话,爷爷和奶奶心里自然高兴。听说老赵家的赵老太爷在你山庄的别院常住?”由于周云凡解决了老周家的大麻烦,自然派人打听过。

这时候,杨语嫣插嘴说道:“不只是赵老太爷常住大表哥的山庄,还有易爷爷,白老太爷,叶老太爷,徐爷爷,甚至还有汪爷爷也时常去山庄小住。”

周老爷子听到后,责怪外甥孙女:“你怎么以前只说赵老太爷常住小凡的山庄?这样看来,我就象是常住山沟,没见过世面的老头子,唉。”

他知道就凭这些老人们常去他孙儿的“灵韵山庄”,就已经表明了很多事,这些老人随便那一个跺跺,商界肯定会震荡好一阵子。

由于许朵,韩明珠,刘艺,纳兰玉莲,前段时间不常来山庄,杨语嫣对江州首富刘老爷子,山庆市首富许老爷子,以及韩老爷子还有纳兰家的那位老人,她就没听说过。

坐在茶几边的周卫荣同他弟弟周卫祥对视一眼,心里惊涛骇浪,原来他们的大侄子这么有能耐啊,以前为何那样孤陋寡闻,没留意嘞?

坐在周云凡对面还有他的四叔周卫兴,心里满腹苦楚,老周家前段时间,四处求人帮忙,有太多的人讥讽,有太多的人敷衍,有太多的人避而不见。

老周家陷入四面楚歌,如果不是外甥女听说她大表哥在江州发展得好,擅自做主到江州求援,得到这位大侄子伸出援手,老周家的后果不堪设想。

出于内心的敬重,周卫兴起身给周云凡续上茶水:“小凡,你救大家于危难,是名符其实的功臣,四叔敬你一杯茶!”

“四叔太客气了,侄子这几年也只是侥幸赚了一点钱,医术方面比较好使,那些老人家到山庄别院小住,是看上那里的风景有点别致。”有些话周云凡是不会说出口的。

这时候,周老爷子喝了一小口红茶后说:“先前你姑妈把船厂的事,拿到家里说了,大家商量后,接受她的提议,觉得让你控股,是最稳妥的选择。”

周云凡听到后回话:“其实不用这样做,生意上的事我很少管,全是易爷爷的孙女,白老太爷谪孙女白乐乐,叶老太爷的谪孙女,她们在打理。”

周云凡很随意地说,让坐在茶几边的周家长辈们,震惊得眼镜掉了一地,这样也行啊?太夸张了一点吧!她们三人都是天之娇女,不知道有多少名门望族的世家子弟惦记着嘞。

能把她们聚拢来,一起理财,这才是大手笔啊,随着对眼前这位侄子的深入了解,他们越发淡定不了,先前对小妹周小彤提出让周云凡控股船厂,各自心里有疙瘩,眼下立即全都化解了。

跟着有超能力的侄子身后,根本不用担心被别人下绊子,假如有哪个不长眼的人使坏心眼,估计碰得头破血流都不知道。

身边这些长辈都用异样的眼神,瞧着周云凡,让他心里不由得得意扬扬,当初他父亲出事,老周家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担当,敢出面帮扶一把。

他们全都急忙划清界线,如今得仰仗的周云凡的鼻息,呵呵,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

如果不是表妹杨语嫣和姑妈周小彤出面,还真不想管这些人的死活。眼前,有了周卫祥的开头,他老婆沐红,三叔周卫荣,三婶吴欣,相继敬茶,表示感谢。

周云凡面带微笑地说:“你们都是长辈,给我敬茶,让侄子受宠若惊了。”回谢之后,嘴角微微扬起。

我是江小白第一季

我是江小白第一季第二集

纹身男狠狠的吸了两口女士烟,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这么说,你扛旗?”

“传承传承,老的有传下来,小的就是承担起。”我想了想说。

对方捏着烟头,嘴角一勾问我:“旗号呢?”

“道可道,非常道。”我按照爷爷说的,报了旗号,先是民以食为天,那就是吴,而‘道可道,非常道’这是出自于老子的名言,合起来就是‘老道’,加上姓氏,那便是吴老道,也就是我爷爷。

如此看来,我爷爷在道上也算一号人物。

“不错,吴老道虽然没了,却找了个不错的苗子。”他弹了弹烟灰说:“吴老道没在,这路子还能不能留,全靠东西说话,如果拿的都是烂大街的东西,那咱们就彻底白白了。”

对方很嚣张,这分明就是卖家市场,但他却如此吊,我特么都不想卖他了,但我也真害怕把路子断了,我对着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便朝着面包车走了过去,从上面拿了个箱子过来,放在了中间。

箱子上写着‘玻璃工艺品23件1550W’,显然里面装的就是那些玉器首饰。

纹身男瞄了一眼地上的箱子,然后咧开嘴笑了,说:“是吴老道的风格,妞,你去看看,有喜欢的就戴上,老子买下来送给你。”

那金发洋妞狐媚一笑,朝着我们面前的箱子走了过来,然后在我们的面前蹲了下来,用锋利的指甲刮开了胶带,打开了箱子。

只是这个位置有点尴尬,看得老子都脸红了。

她本来就穿齐X小短裙,然后低胸吊带,俄罗斯女人的胸普遍都大,如此八字蹲蹲下去,什么都看见了,我的脸火辣辣的烧。

而且这洋妞貌似还是故意的,很大方,也不遮挡!

胖子倒是见过些场面,看到这样的女人,依旧不为所动。

我赶紧转移视线,不看那妞,而是直直的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再看下去,就有反应了。

那洋妞貌似还是个行家,拿起里面的小盒子,一个个打开,一个个拿起来细细观看,然后放在边上的地面上,最后才露出了笑容,然后转头对纹身男说:“亲爱的,都很漂亮,我都好想要。”

纹身男再次露出笑容看着我们,眯着眼说:“小孩儿,开个价,竟然婆娘喜欢,我就买下来送给她。”

我微微皱眉,我说:“我这不是摆地摊,明码标价。”

说话的同时,我给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便走过去,将盒子一个个合起来,重新收回了箱子里。

却见那纹身男有些不爽了,他说:“你是不懂规矩,是吗?”

“规矩人定的。”我说:“价格我标在这里,东西你的人验过了,货真价实!”

“这些东西最多就一千万,可以的话,就成交。”纹身男摸了摸下巴说。

我转头对胖子说:“胖子,东西收起来,我们走。”

然后我转头对纹身男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希望下次有合作的机会,再见。”

然后胖子就把箱子拿了起来,我们转身的时候,我随口说了一句:“我就说爷爷留下来的路子不靠谱,我们去下家。”

“等等等。”那纹身男喊住了我们,苦笑一声说:“怎么跟吴老道一个臭脾气,一言不和就转身,这不是好事多磨嘛!”

“这是我和你的第一次合作,就按箱子上的数。”纹身男说:“要票子还是?”

我一怔,我爷爷可没跟我说怎么付款,我跟胖子对视了一眼,我说:“老规矩!”

纹身男便对洋妞使了个眼色,洋妞便摸起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对着电话说了几句外语,不是英语,因为英语我懂一点,估摸着,还真有可能是俄语。

然后说完就挂了电话,微微笑的看着我们。

我有点懵逼,也有点紧张,这尼玛是打电话喊人了吗?

然后这时,我的手机抖动了一下,我拿起手机一看,爷爷发过来的短信,我扫了一眼:钱收到了,给货!

我便松了一口气,对胖子点了点头,胖子把箱子交给了那个洋妞,洋妞在接过箱子之时,还对着胖子抛了个媚眼,但是胖子如木头一般,面无表情。

洋妞就把箱子拿到了他们的金杯车上,纹身男笑着说:“还有啥好东西,都拿出来,东西好,价钱不会跑。”

我对着胖子点了点头,小声的说:“再去拿一箱。”

胖子便又转身拿了一箱出来,这一箱是那两个花瓶,价值750W,这个都是爷爷估好的价格,跑不了的。

“还有呢?”纹身男诧异的看着我。

“一样一样来。”我不急不慢的说。

“你这也太小心了吧,我都跟老道合作了那么多次。”他不解的看着我。

“没错,但我跟你却是第一次。”我挤出笑容说。

“得,服了您了。”纹身男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自己走了过来,打开箱子扫了一眼,拿起花瓶,仔细的打量一下,看似装模作样,但还蛮专业的,望,闻,摸,最后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花瓶,舌头直接贴在花瓶的的外壁上了。

“你这是不准备拿开了,是吗?”我笑着说:“别把我花瓶舔化了,这东西是真是假,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还装模作样。”

“嘿嘿嘿。”纹身男嘿嘿笑,对着正走上来的洋妞点了点头,然后把箱子上的数字给她看,她便掏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

三分钟之后,爷爷来了短信,钱又收到了。

我怎么感觉这交易还挺容易的,跟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呢?

“愣着干啥呢?”那纹身男就说:“有好东西尽管拿出来。”

然后胖子就依次的从车里,把那些箱子一个个拿了出来,没想到都无比的顺利,不是纹身男鉴定,就是洋妞鉴定,鉴定完毕后都顺利给钱,都是收到爷爷的短信确认后,才给东西的!

只是这一切也太顺利了吧,简直不敢相信!

“走了哈,下次有这么好的东西,记得第一时间找我。”纹身男朝着我们挥挥手,那洋妞还对着我们飞吻了一下,然后扭着屁股就上车了。

之后两辆车就扬长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我,还有激动兴奋不已的胖子。

PS:大家记得投票啊,每个月初都有两张固定的月票,投给本书吧,谢谢了!

我是江小白第一季

我是江小白第一季第三集

就是这瓶药膏,那是第一次触痛了她的心。

“我给你上?”

男人见她没有接,轻声说道。

他伸手打开盖子,沈沫轻声说道,“其实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谁打的?”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手里的动作没有停。

沈沫看他是一定要给她上药,伸手接了过来,她叹了口气,笑得有些无奈,“沈钰珠她爸。”

她自己往脸上轻轻的抹着,语气平淡的仿佛口中的人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爸爸?因为霍家迁怒你了?”

男人的语气有了几分不悦,

“只是生理上的,我并不承认。”沈沫轻声说着,擦完了药将盖子拧上。

她看出来他好像生气了,笑了笑说道,“我烧了他们家的房子,所以扯平了!”

男人微蹙的眉头舒展开,“真的?”

女人点头,抬眼看着他,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可怕的女人?”

男人笑得随意,眉眼间都是欣赏,“不逆来顺受,懂得反抗,我喜欢!”

他说他喜欢!

她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是,心里莫名的舒服!

上完药膏她递给他,“你留着用吧,上次你给的其实家里还有。”

男人接过来药膏放在手里,“那怎么没见你用?”

沈沫有些惊讶,他连这个都知道。

男人笑容可掬,“这是白楚亲手调制的,药效很好。如果你昨天用了,你脸上的伤今天会好很多。”

沈沫随意的扬了扬嘴角,“我没那么娇气,这点伤不算是什么!“

从小到大,她没有被谁捧在手心里当宝贝。

从孤儿院到养父母家,她习惯了默默的干活,承担本不属于她的责任。

而,娇娇柔柔的样子,她从来没有过。

“沈沫,做我的女人吧。从今往后,我会宠着你,娇惯着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男人一字一句,语气平静,却又将话说的那么动听。

她的眸色缓缓与他对视,男人的眸色依旧是深邃无边的,她依旧是看不透的。

可是,心里却隐隐发生了变化。

“你说的我真的有点动心了呢?”她微笑,眉眼弯弯。

男人脸色严肃起来,“我是认真的。”

他的手轻抚上她的脸颊,“宁愿被别人欺负也不愿到我身边来吗?”

这次她没有躲开他的手,任他摸着她的脸,“我是私生女,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在乎!”

男人字字凿凿,眼神坚定。

“我在千州上流社会已经被列入黑名单,没有任何豪门中人敢娶我。”

她语气平静的说道。

“那样正好,没人跟我抢你。他们不敢,我敢。”

他的眼神如同他的声音温柔下去,“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其实,前一刻,她真的有些动摇了。

被步步紧逼,丢了工作,她真的是有些累了。

又担心他们真的去找落木的麻烦!

更重要的是,那些人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

可是,云墨修最后的这句话却瞬间击碎了她心里刚刚燃起的那点小火花。

无功不受禄,她懂。

他一直在帮她,甚至循循善诱让她跟他在一起。

可是,却迟迟不亮出他的底牌。

她承认,云墨修是个难得一见的优秀男人,很轻易就会让人动心。

当然,包括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