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人酱有话要说

  • 主演:诹访部顺一,本渡枫,筱田南,日笠阳子,夏川椎菜,Lynn,雨宫天,花江夏树,津田健次郎,小林裕介,大川透,小岛幸子,石上静香
  • 导演:安藤良,石井俊匡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7

亚人酱有话要说第一集

……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很多第一次。

例如第一次逃课,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失恋。

但是从来没有哪个第一次,像今天这般给王焱带来无比震撼的冲击。被一个女人,不,确切地说是被一只女狐狸精推倒在沙发上,各种调戏,各种挑逗,还很霸道的准备强行占有他的身体和灵魂。

王焱觉得自己原有的世界观,正在迅速崩塌。

“救命呐!”

很自然而然的,王焱开始呼救起来。至不济,也希望有好心人听到后,帮自己报个警。

“叫吧叫吧,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她猖獗地淫~笑不迭,“姐姐我早就用气息笼罩出了隔音屏障。现在可是我们的私密时间,你越叫,姐姐只会觉得越兴……”

“轰!

客厅里的一堵墙壁,突兀地轰然破碎。

墙灰弥漫间,几十块砖头碎片像是数十道暗器,锐啸声中将她笼罩了在内。

“什么人?”她惊怒尖啸一声,两条蓬松如火的尾巴虚张舞动,形成了一道屏障。

蓬蓬蓬!

屋内砖石乱飞,砸得家具和锅碗瓢盆乒乓作响。

灰雾缭绕中,一道靓影极速掠来,小跳跃起,一记鞭腿撕破空气般向狐狸精扫去。

狐狸精回首双臂一架。

“啪~”

一声空气爆响中,狐狸精一个空翻,轻飘飘的向后飞去,脚尖点在了饮水机净水桶上。原本妖邪的眸光中,掠过了一丝惊怒。

恢复自由的王焱,也是瞬间认出了救星。

她身上穿着一套标准的办公室女郎的夏季职业套装,墨黑长发系了个简单的马尾辫,绝美冷艳的脸庞上,架着一副墨镜。

如果不是墨镜和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很多人都会误认为她是个美丽,知性的白领美女。

南莲!

虽然之前有过冲突,但和那只危险的狐狸精相比,墨镜女南莲毫无疑问更像是根救命稻草。而且看她出手的样子,似乎很不简单。

对于层出不穷的挑战认知的怪事,王焱已经开始有些见怪不怪了。

“多谢南莲姐救命之恩。”王焱一个翻身先躲到了她身后,感激地提醒说,“您小心些,这是只狐狸精,而且很厉害。您带手机了吗?我们报警吧。”心下暗暗奇怪,她怎么会突然出现,救了自己?

“不用了,我已经通知特警大队封锁了周围现场。”南莲紧盯着狐狸精,冷艳的俏脸浮起了警惕凝重之色,“没想到‘她’,竟然是只双尾妖狐。王焱你退后,找个机会先逃掉。”

她怎么知道自己名字?

王焱微诧,不过胸腔中一股热血却被激了出来:“你救了我,我怎能随便逃走呢?身为一个男人,我也有力量战斗的。”

说着,他猛挥了一下拳头。虎虎生风,力量感十足。

“也好,你迟早要经历这些的。”南莲语气平淡地说,“提早感受一下超能者的战斗也有好处,你的任务只要保住自己性命就行。她很危险,手上起码沾了一两百条人命了。”

王焱一晕,一两百条人命?简直是杀人如麻啊!南莲姐姐,这么危险的情况您就不多劝劝我逃跑?例如说,王焱你在边上只会碍手碍脚,赶紧滚之类的。

再看向那只狐狸精时,王焱觉得那不是个美女,而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咯咯,我道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和老娘抢男人。”单足轻盈点在饮水桶上的狐狸精,两条狐尾妖曳舞动着,娇媚地咯咯直笑,“原来是国家有关部门找上门来了。小娘子,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滚远点,别妨碍老娘的好事。不然……”

南莲表情冷淡地向前跨出一步,玉指搭在了皓腕上那只布满玄奥符文的银色手镯上,一股冰冷的气息以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冷热空气的相撞,周围凝聚起了一圈凝雾,飘飘袅袅间让人误以为身处仙境一般。

短短一两秒钟,整个客厅里温度,起码下降了十多度。让赤着膊的王焱,冷得浑身一寒颤,眼神愈发惊讶。

“咔嚓~咔嚓”

银色手镯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分成了两截不同的部分。

她右手一扬,掌心中托住了堪堪一握的银锥。而左手手腕上,却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菱形盾牌。

“妖狐,你草菅人命,为祸苍生。”南莲面色冷峻如冰,右手符文银锥左腕小盾,同时光华大盛,周围凝雾不断聚拢,汇集成星点冰晶。

转瞬之间,她右手上多出了一柄寒气凛然,造型华丽的冰剑。而左腕上,凝聚成了一块筝型冰盾。

“如果你肯乖乖束手就擒,妖狱之中还有你一线生机。”南莲身上的冰冷之气越来越盛,满头浓墨般黑发,竟然由黑转白,化为了三千雪丝,气势暴增道,“否则,今天就是你身陨魂散之日。”

如此奇妙诡异的变化,看得王焱目瞪口呆,真是帅酷炫丽啊,这就是她说的超能者吗?自己那簇小火苗和她的冰剑冰盾比起来,就像是三轮车和超跑般的差距。而且她竟然还会变身,那一头如冰雪般的长发,让她看起来像是个从冰雪世界中走出来的精灵。

“大言不惭!你找死!”谈判失败,狐狸精媚眸中爆出了两道猩红之光。足下轻轻一点,从净水上跃起。疾速之下,娇躯拉起了一道虚影。

原本挺好看的纤纤玉手,嘶啦一下暴涨出了十根利爪向南莲狠狠抓去,“老娘修炼了三百年,距离三尾也只有一线之隔了。今天倒要看看,你这小贱人怎么让老娘身陨魂灭!”

面对敌人的来势汹汹,南莲表情毫无畏惧之色,沉静如水。一抬盾护住身躯,迎头直上。冰剑顺势斩出,尖锐的破空声中,冰冷刺骨的寒意四下弥漫,令人窒息。

“嘶啦!”狐狸精利爪抓上冰盾,顺势狠狠一划拉。坚硬如钢的冰盾被撕出了数道爪痕,冰屑飞舞。

与此同时,她半空中借力一扭,险险地躲开了南莲的冰剑,只是被斩下了一撮狐毛。

一人一狐各自试探性的过了一招,错身而过。

“不愧是二尾妖狐,好快的速度。”南莲脸色愈发凝重地暗忖,“是个难缠的对手。”

“这墨镜冰女基本功好扎实,不但盾防严密,剑势也非常凌厉。”狐狸精心疼尾毛被削的同时,也收起了轻视心态,“不能大意,别阴沟里翻了船。”

她们的心念转化,不过一瞬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们的动作。各自转身迎向对手,就在这小小的三十多平米客厅中,一人一狐展开了激烈的交战。

“嘶啦!”

随着南莲一个后跃,留有王焱很多“美好记忆”的沙发,被撕开了几条数尺长的口子,棉絮横飞。

“咣!”

南莲一记冲刺盾击,被妖狐闪过后,直接撞在了冰箱上。可怜那房东用了二十年的老冰箱,咣当一声中化为了废铁。

一时间,人狐大战倒是打得有些旗鼓相当,难分轩轾。狐狸精的优势是速度快,利爪锋锐,擦者非死即伤。尾巴的攻击也十分强势,能抽能捶能缠,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而南莲则是攻守兼备,稳扎稳打,将剑盾的组合运用得淋漓尽致。虽不如狐狸精那样上下翻飞,动作迅捷华丽,却令人感觉像是一座沉稳的冰雪山峦。散发着无尽寒意,却稳重踏实。冰盾的防守油泼不进,往往微调角度,就让敌人复杂的攻势化为无形。

出剑虽少,但每次都能精准把握狐狸精的必救之处。

她们打得酣畅淋漓,但客厅里的家具电器什么的倒了大霉。短短一分多钟的激战,似乎已经没有一件完好的了。

连那房东珍藏了三十年的“菊花牌”电扇,都被一脚踹到了王焱身旁,差点砸到了他。地板墙壁,也是处处裂缝,水泥渣子四处横飞。

如此夸张的战斗破坏力,看得一旁的王焱冷汗淋漓,缩到墙角之余,不由暗暗咋舌吐槽:“这俩个姑奶奶也太夸张了?拆迁办出身的吧?南莲姐姐,你一定要赢啊。我可不想被狐狸精吃掉啊!”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亚人酱有话要说

亚人酱有话要说第二集

说完,童瞳唇畔噙着浅浅的笑意,对着乔玉华招招手:“你过来,有什么话和我说。”

“我要说的可多了。”乔玉华红着眼眶。

“可以。”童瞳淡淡一笑,“如果只是说话,大可以和我说。我就怕打架。”

乔玉华一愣:“你不就是仗着会点拳脚工夫,在半山园欺负人吗?”

童瞳慎重地点点头:“但是我怕把你打死。我这条命抵你这条命可不值。”

“……”乔玉华原本逼人的气势,闻言减了三成。

罗立兄弟见童瞳气度从容地拿捏乔玉华,看样子压根没拿面前这个女人当回事,他俩这才松开乔玉华的双手。

虽然赢得了人身自由,可刚刚还凶悍如虎的乔玉华,却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你不会打人吧?”乔玉华反而后退一步。

“我不保证。”童瞳浅浅一笑,“有时候碰到送死的,手痒控制不住。”

“……”乔玉华立即被童瞳一句话给震得噎住了。

看着童瞳飞扬的气势,乔玉华原本的嚣张跑了一半。

童瞳暗暗对罗立罗正使了个眼色,两兄弟看着童瞳长大的,自然一看就懂。

兄弟两人上前,一人拉了滔滔,一人拉了淘淘:“来,我们去那边踢足球。淘淘加油!滔滔加油!”

“妈咪,我陪你。”淘淘警戒地盯着一脸凶相的乔玉华,不肯走。

童瞳附身亲亲儿子的额头:“别怕,妈咪只要肯的话,能把她揍成猪头。”

这坦然的气势,让淘淘原本有些皱的小脸顿时舒展开来:“真的?”

“真的。”童瞳保证,“妈咪只要送她个扫堂腿,她今天一晚上都没想爬起来,只能躺在足球场睡觉。”

“嘿嘿。”淘淘瞬间乐了。

他这才高高兴兴地跑向滔滔:“我来了——”

看到淘淘和滔滔离开得足够远,童瞳这才转向乔玉华,笑容渐渐凝固。

不等童瞳说话,乔玉华已经忍不住了:“童瞳你怎么就这么心狠手辣,居然要抢三少的孩子。”

“我抢谁的孩子,也轮不到你来说。”童瞳淡淡笑了。

乔玉华脱口而出:“你自己不会生吗?”

“我们先不谈这个。”童瞳似笑非笑地走向乔玉华,“我倒想知道,是谁让你来抢滔滔?”

“我……”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乔玉华,气焰忽然就下来了。

童瞳平静地打量四周:“这里面敢动和华居的人不多了,我倒想知道,还有谁想动和华居?”

眸光落上和心居,童瞳笑容渐深:“老太太现在自身难保,费尽心机想让我把滔滔养大,她不会这么做。那还有谁呢?”

“你胡说。”乔玉华再度怒气冲冲,脸都气红节,“老太太才不会让你带滔滔。”

童瞳挑挑眉:“要不要去医院找老太太对质一下?”

“……”乔玉华瞬间被堵住了嘴。

她眼神闪烁不定,似乎有点心虚,但却不肯放弃。

“我还在等答案呢!我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童瞳幽幽道,“乔老师,要不我让老太太来断断理吧?”

曲老太太留着这个乔玉华在身边,居然敢喧宾夺主,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乔玉华应该知道曲老太太一句话,就可以让她立即滚出去。

不,现在就凭她童瞳一句话,也能把乔玉华赶出去。

再怎么样,乔玉华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吧?

“我……”乔玉华终于软了下来,求助地凝着童瞳,“我就觉得你是在趁火打劫。趁老太太病重住院,趁三少不在家,所以就把滔滔给收养了。等三少回来,他肯定不乐意,到时你们还不得打起来。”

“哦——”童瞳恍然大悟,“原来你欣赏曲沉江。”

乔玉华这眼光真独特,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滔滔是曲老太太和乔玉华一手带大的,乔玉华向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偏帮滔滔,童瞳其实对此表示理解。

可是童瞳真的没法理解乔玉华的这种爱乌及乌。

“我……我不是欣赏三少。”乔玉华忽然慌了,似乎乱了阵脚,“我就是觉得三少可怜,从小没爹没妈的,一个人在外面风吹雨打地长大,滔滔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

在童瞳困惑的目光中,乔玉华的声音渐渐没了,只是惊恐地瞪着童瞳。

此刻的乔玉华有如惊弓之鸟,似乎想拔腿就跑。

童瞳皱眉盯着乔玉华:“你在怕什么?”

童瞳感觉面前这个乔玉华在怕她,却又似乎不是怕她。

“我……我什么也不怕。”乔玉华忽然匆匆吼道。

然后,她匆匆转身,跑了。

“站住!”童瞳厉喝一声。

她都还没问明白,乔玉华跑什么跑!

孰料她这一喝,乔玉华跑得更快了。明明有点胖的身子,竟跑出短跑竞赛者的身姿。

“真奇怪!”童瞳喃喃着,站在原地,一直目送乔玉华消失在树林里。

她站了许久,想着乔玉华如此失控的原因。

就算再疼滔滔,也不足以让乔玉华忘记自己的身份,来和她曲家二少奶奶抢滔滔。

这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她隐约觉得乔玉华又成了哪个私生子的工具,却又毫无头绪……

“妈咪真棒!”淘淘愉快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童瞳这才收回目光,转向儿子。

只见小家伙正拉开架势和大家踢球,此时也就逮住那么点时间,就给她鼓掌。

童瞳笑了,转身走向儿子:“是叔叔帮赢了?还是宝宝帮赢了?”

“我们赢不了。”罗立在旁笑呵呵地道。

能赢也会悠着点,让宝宝队留信心,要不然下次就没法一起踢球了。

“当然是宝宝帮赢了。”淘淘笑嘻嘻地拉起滔滔的小手,高高举过头顶,“我和滔滔两个是冠军,耶!”

球球在旁和气地点点狗头,说明它非常高兴地投了宝宝帮一票。

“耶!”滔滔也跟屁虫似地说了一句。

只可惜这喊声毫无气势,听起来反而像在撒娇。

童瞳上前一步,缓缓蹲在滔滔面前,给滔滔一个鼓励的笑容:“我就知道滔滔会是冠军。”

滔滔顿时眼睛一亮,小脸上浮现淡淡的羞红。童瞳亲亲滔滔的小脸:“刚刚那个凶阿姨,你还记得吗?”

亚人酱有话要说

亚人酱有话要说第三集

“你们是谁啊?”

林天假装一副头脑不清醒,随时要晕倒的样子。

“哈哈哈,林天,你想不到吧!你刚刚不是牛的很吗?弟兄们,给我把他捆起来。”

为首的光头立刻叫嚣起来。

“啊啊!”

两声惨叫,林天一脚一个就把想来绑自己的两个人给踹飞了。

“我很想知道这个张大少到底何许人?”

刚刚林天听到了张大少的名字,他立刻想到了张文斌可是张文斌明明已经被林天给杀死了,现在怎么又冒出一个张大少。

那光头知道林天的厉害,自己不是对手。

“小美你出卖我们?”

“我没有,林天你刚刚明明喝了雪碧的,为什么你什么事情都没有?”

“哦?喝了雪碧就一定有事情吗?”

林天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陈小美。

“谁告诉我张大少是谁,今天可以不用断胳膊。”

光头等人根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林天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咔嚓咔嚓两声。

靠近林天的两个人的胳膊直接变形,好像麻花一样。

“如果没有一个人告诉我的话,那么我就把你们所有人的胳膊都拧成麻花。”

“等等,我说!”

光头第一个受不住,可是陈小美比他更快。

“就是张家的大少爷张文东。张文斌是他的弟弟。”

张文东?张文斌的哥哥,这是打算给他弟弟报仇吗?

陈小美说完之后,光头几个人立刻死死的盯着陈小美,怨恨不已。

林天当然不会说话不算数,直接把所有人的胳膊都给拧断了。相信应该没有医生能给他们接上了。

“林天你太厉害了,不如以后我跟你吧。我不要任何名分,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女奴。”

陈小美既然决定反水,立刻反了个彻底。

想想林天又能打,又长的帅。这么好一个大靠山,陈小美当然不会错过了。

“你想做我的女奴,恐怕还不够资格吧?”

林天可没有吹牛,她的女奴标准很高啊。白家的千金大小姐,白小萝是他的女奴。

“怎么不够?我这么漂亮?”

陈小美还挺自恋的,不过林天却不为所动。这女人他可看不上。

“行了我要知道的已经知道了,给你们的张大少带个口信,就说今天的事情,我林天记住了。改天要是碰到,他可要小心点。”

张文东直接找上了林天,林天当然不怕。不过,他也决定给张文东一个警告,让张文东不要来招惹自己。

除了陈小美,其他人的胳膊都断了。

如果那个张文东还不知趣,下一次,林天就不打算放过他了。

张家的人,最好都放聪明点。

回到宿舍的时候,郭荣还一恋暧昧的问林天送美女回家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林天说当然发生了一些男人和女人不得不说的事情。

引的吃货郭荣一阵兴起,非要林天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林天才懒的讲呢,躺床上就闭上了眼睛。

“林天你就给我讲讲嘛,我这不是跟兰兰谈着嘛,这都好多天了,没有一点进度。你跟我讲讲,你是怎么跟人一见面就能滚到床上去的?”

林天倒是没看出来吃货郭荣居然也这么污。

“谁告诉你我一见面就跟人滚床单啊?”

“那你刚不是说跟那个陈小美发生了一些男人和女人不得不说的事情?难道不是滚床单,你少忽悠我,我可不是三岁小孩。”

郭荣一脸笃定的认为林天肯定是跟陈小美滚了床单才回来的。

“都说了不是滚床单,我说郭荣,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个女人有问题啊?”

“哪个女人?兰兰肯定没问题啊,我有什么啊?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这郭荣真实掉入爱河了,三句话都离不开他的兰兰啊。

林天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的是陈小美,你当时就在跟前,看不出来她假摔啊?”

“假摔?不会吧,她当时可是在逃命呢,怎么会假摔?”

郭荣用手抓着脑袋,十分的不解。

“因为那些坏蛋跟陈小美是一伙的,演戏给咱两看呢!”

“仙人跳啊?你去陈小美家是不是别人敲诈了?”

可以啊,郭荣居然还知道仙人跳。

林天摇摇头。

“我是谁啊,我是林天啊,我怎么可能被这么简单的伎俩给骗了。我不但没被骗,我还打断了他们所有人的双手,看他们以后还能不能当坏蛋了。”

“林天你可真牛啊。那个小美呢?”

“提那女人干嘛啊?我没打断她胳膊都算我仁慈。”

“林天你可真是纯爷们啊,美女都能下手。不过这女人也确实不是好东西。幸亏我革命意志坚定,没有去送她回家。否则的话,我可能就着道了。对了,林天你说要是你着道了,他们会把你怎么样?”

“你说怎么样?无非就是敲诈,或者是挖肾,再或者就是要你的命。”

郭荣一听立刻吓住了。

“以后这种事情,我是绝壁不往上凑了。”

“怕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林天打趣了一番郭荣,这才睡觉。

第二天,林天一早就跑去找步梦婷了。几天不见,甚是想念,当然最关键的是,张文东已经对林天下手了。林天有点担心步梦婷。

“林天,倩倩姐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吧?”

一见面,步梦婷就问了一句,不过看她满脸开心的样子,肯定已经跟何倩倩通过电话,什么都知道了。

“你不是都知道了还问什么问啊?”

“嘻嘻,我步梦婷的男人果然是最棒的。”

“梦婷小老婆,你今天不太对劲啊,一见面就夸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虽说步梦婷对林天的感情一直都很深,也很牢靠。

可是步梦婷可从来没有一几面就这么夸林天的。

“能有什么事情啊?怎么我夸你几句还不对了?那好我以后不夸了。”

“别啊,夸的好。我最喜欢听我梦婷小老婆夸我了。再多夸几句。”

“这要我多夸几句?”

“当然了。”

“那好,我就多夸你几句。林天那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无论你的女人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会做到的。”

听到步梦婷的话,林天立刻美翻了,可是听到后面就觉的不对劲了,怎么感觉步梦婷在挖坑呢?

“林天你的女人我,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梦婷小老婆,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不就行了嘛,非要跟我玩这套。”

“不是怕你不答应嘛。好了好了,我这就跟你说。”

步梦婷凑到林天跟前,把事情说了一遍,林天立刻摇摇头。

“不行不行,这件事情我可不能帮你。”

“为什么啊?刚刚你还说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会做到的。”

“可是这给小孩当家教,我完全没经验啊?”

原来步梦婷是想让林天帮她去当家教,原因是那个小孩子步梦婷镇不住。

“没有经验不要紧,你只要镇住那个小屁孩就行了,那小屁孩太能说了,鬼灵精怪的,你说一句话她能说十句。总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了。你要是办不好,我这个月就呆在宿舍不出来了。”

步梦婷骄傲的挺了挺胸脯,施施然走了。

一个月都不出宿舍,这可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看来必须去当家教了,下午的时候,林天按照步梦婷提供的地址,找了过去。

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保养的特别好,外表上看估计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少妇。

可是她身边偏偏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喊她妈妈。

“你是?”

看到林天,美少妇明显有点紧张。那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却根本不慌,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林天。

这很萌啊,一点也不像问题儿童嘛?

发现了自己这次的家教目标,林天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哦,我叫林天。是步梦婷的铜学。今天步梦婷同学有点点不舒服,所以我来代替她来上课。”

“你就是步梦婷的同学啊,那你能教好我家圆圆吗?”

美妇看来担心林天的能力不够,教不好她家的孩子。

步梦婷能接到这个家教活,还是因为她在家教里面比较出名,教孩子比较耐心。

可是面对这个问题儿童,步梦婷也溃败了。

林天再次仔细的看了看,站在妈妈身边的圆圆。

发现陈圆圆五官十分精致,而且皮肤特别白。这么小就长的这么妖娆,长大了还得了。

“圆圆你觉的叔叔能教好吗?”

“叔叔一定可以的。”

陈圆圆的声音非常甜美,果然叫陈圆圆不是白叫的。

很好相处嘛,为什么步梦婷说陈圆圆就是个妖精,十分难搞。

或许这就叫异性相吸?

“那好把,既然你来了,我就把孩子交给你了,我还要去忙点事情。”

美妇人,交代了林天一番,然后匆匆忙忙的背着包出去了。

“步梦婷是不是不敢来了,派你来当替罪羊?”

等美妇人一走,陈圆圆立刻就原形毕露了。

“什么替罪羊,我是你的老师,我叫林天。你就叫我林老师,或者林叔叔也可以。”林天撇撇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