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学姐

  • 主演:本渡枫,市川苍,喜多村英梨,高桥李依,浪川大辅,茜屋日海夏
  • 导演:臼井文明,伊部勇志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我和她相遇了,和虽然可爱却很‘奇怪’的学姐!”   非常喜欢变戏法,却因为怯场而导致失败率100%!?   被这样的“学姐”强行要求加入魔术部,结果还被当成“助手”使唤。   把街头艺人姐弟“阿咲”和“阿正”以及化学部的“斑”都给卷入其中,   学姐今天也精神满满、稍微带些色气地大失败!   画面太美不敢看但还是想看的笨拙戏法搞笑动画!

魔术学姐第一集

她有些着急,但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她不说话,森迪也不说话,他的掌心滚烫地捂着她的唇,触感那样的奇异。

夜突然一下就彻底的安静下来,好偈连空气都静止了。

森迪无声地叹了口气,开口道:“饿吗?”

胧璐璐还真饿了,一天没吃饭。

“饿,但是我的包里只有给三小包子准备的棒棒糖。”

森迪松开她,从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去了包装纸递到她嘴边:“这个。”

胧璐璐被他喂习惯了,见他递过来,张嘴就咬了进去。

是她妈咪做的白巧克力,有巧克力的味道,又有牛奶的清香,而且这种白巧克力吃了会让人感觉很有力量。

她正是缺能量的时候。

胧璐璐咬了几口就吃完了一块,森迪又给她拿了块。

胧璐璐摇了摇头:“你吃吧。”

森迪低沉地道:“吃了。”

“那就留着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能出去这里,等他们来救之前,得有食物充饥。”

森迪递到她嘴边:“还有。”

胧璐璐伸手想接:“我自己来吧。”

可是一伸手却感觉手千斤重,骨结处都是疼的,刚刚推森迪的时候人完全是懵的,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手疼,现在才知道胳膊估计有点骨折了。

那一摔,可摔得不轻。

自己手不能动,她只好又让森迪给自己喂了块巧克力。

想起以前的时光,森迪最喜欢给她喂东西吃,不管是吃葡萄,还是喝牛奶,都爱喂她,她只要张着小嘴接就行了。

想到如今的光景,不觉心里感慨。

泪水在眼里氤氲起来,人为什么要长大啊,长大了原本的人原本纯粹的感情都会变。

时间太残忍了,将美好的青春时光变得支离破碎。

一滴温热的泪水落在了森迪的手上,他不解地抬手朝胧璐璐的脸上摸去,却发现她脸上都是泪。

森迪心疼地问:“很疼吗?”

他以为胧璐璐是因为刚刚抬手弄疼了自己,所以疼得哭了。

娇生惯养的她,从小还真没有受过什么太大的身上的痛苦。

“是啊,很疼……”胧璐璐幽幽地回了句。

“但没关系,会好起来的,对了刚刚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这么无耻的人,明知道你有喜欢的人还这样故意勾引你,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你怀里睡着的,你别误会。”

“没有。”森迪拿手给她擦掉眼泪,声音虽然已经不带感情了,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很温柔。

“那就好,你我也相处过十几年,你应该知道我的,我不会做自己都瞧不上的事,更不会让自己变成那样的人。”

胧璐璐的父母现在很恩爱,是组织里很让人羡慕的一对。

但其实在十来年前,他俩曾经出现过裂缝,胧寒外出执行任务被一个美人纠缠,对方费尽心思想把胧寒给弄到手,甚至还跟杨乐乐说她和胧寒发生过关系。

胧璐璐永远记得那一年,父母都不曾真正的笑过,家里气氛不再温暖,总有一种箭拔弩张的紧绷感。

魔术学姐

魔术学姐第二集

黄芙蓉此时也是兴致勃发,配合着洪土生的动作,而不断的摆动着臀,还将激动后耸立的峰峦尖端的明珠,不断的磨蹭着洪土生的胸膛。

很快就抵到了黄芙蓉的最深处,洪土生也不敢太用力,虽然现在这个状态是黄芙蓉逼的,但也不能伤了她。

“土生,用力啊!再用力啊!狠狠地冲撞我吧!”黄芙蓉此时开始大喊起来。

“已经到底了!”洪土生赶忙道。

“我知道,你用力吧,我能承受的。”黄芙蓉鼓励的说道。

“好吧!”

洪土生随即狠狠地不断的用力,不断的冲撞着花-蕊,此时感觉到黄芙蓉的花-蕊正在不断的开合着,似乎张开了小嘴,正在含吮着小头一般。

“哇!竟然还有这样构造的?”

洪土生感觉到浑身极为酥-麻,情不自禁的不断的动作着,每一处都用了很大的力气,但都被花-蕊的不断开合卸掉了大部分力气。

“土生,你太强了!我感觉现在要流水了!”

黄芙蓉夸赞着,很快就从花-蕊中不断的涌出了汁液,同时也扩展开了新的深度。

“哦!”

洪土生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变化,又往前伸入了一些,发现已经被包裹了四分之三。

要是换个背对的姿势,应该能完全包裹吧?

“土生,使劲啊!使劲!”

黄芙蓉又在催促,洪土生再次不断的用力,同时将头埋在了黄芙蓉的峰峦上,含吮吸舔起了她的紫红色明珠来。

“啊!爽啊!土生,我要飞了!我从没今晚这么开心过!”

黄芙蓉的话比起任何女人都要多,但以往的她并不是这样。

洪土生再次连续的耸动几百下后,感觉黄芙蓉体内深处开发热发烫,肌肉开始收缩,将他紧紧的挤压着,咬合着,他再也忍受不住,终于汹涌的喷-射-出来。

“啊!!!!!!”

黄芙蓉感觉无数的热液进入了体内深处,不断的击打在花蕊上,发出了无以伦比的愉悦叫声。

两分钟后,洪土生脱离开黄芙蓉,抱着一直在喘着粗气,浑身发红的她进了卫浴间。

打开浴缸水龙头,在等待的时候,洪土生按揉起了黄芙蓉的腹部、小腹和后腰,暗暗的用起了避-孕推拿,之后还拍打了几下黄芙蓉的丰臀,发出响亮的“啪啪啪”的声音。

“土生,今晚之后,你可以继续跟我继续做吗?”

黄芙蓉感觉跟洪土生做简直是深入骨髓的舒服,要是跟了别的男人,恐怕永远也达不到这个程度。

那样的话,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洪土生也领略到了黄芙蓉的独特魅力,尤其是能开合的花-蕊和情到浓处的继续扩展深度,都是让他很舍不得的。

“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洪土生没有正面回应。

“那就是可以继续咯?”黄芙蓉笑问道。

“明知故问,该打!”

洪土生又拍了下黄芙蓉的丰臀,接着道:“等我有空了,给你做个全面深度美容,让你年轻十岁。”

“啊!土生,真的吗?”黄芙蓉越发喜出望外。

洪土生双手狠狠的抓握揉捏着峰峦,马上叮嘱道:“但你知道的,不可以对任何人炫耀。

你要记住了,一旦你说出去,我不会再欠你任何誓言,也不会再理你!”

“我知道。土生,我会永远忠于你的!我发誓,你将是我最后一个男人!”黄芙蓉很郑重的说到。

“不对!我只能是你的侄儿。”洪土生赶忙道。

“嗯!侄儿,浴缸快满了,抱我进去吧!”

黄芙蓉催促后,洪土生随即进了浴缸,也将她放在里面,随即为她清洗起来。

“呵呵,土生,你真的很贴心!

没想到你还是童子身就这么厉害,要是下次一定会更厉害。”黄芙蓉也为洪土生清洗起来。

“芙蓉,以后我该怎么面对刘丹刘翠啊?”洪土生皱眉问道。

“什么怎么面对?丹丹已经表示过了,她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都会跟着你的。”黄芙蓉笑道。

“刘翠呢?”洪土生又问道。

“她虽然性子要泼辣些,但其实只是嘴硬心软,我感觉她还是挺在乎你的。”黄芙蓉又回应道。

“关键,现在我们这样了,我跟她们在一起,该怎么办?”洪土生皱眉道。

“什么怎么办?等她们年纪再大些,都一起陪你睡觉。

甚至,你想要我们母女陪你一起,也是可以的!”

黄芙蓉想到这,不由得有些向往,要是那样的话,应该会很刺激。

洪土生想到那个画面,感觉也很刺激,但感觉对刘丹刘翠是个很大的伤害,赶忙又叮嘱道:“不要对她们灌输这些思想,影响太恶劣了!”

“嗯。”

黄芙蓉虽然点头,但心里却有个想法,要想在洪土生的众多女人中,拥有不错的地位,受到洪土生的重视,也许她说的才是正确的。

两人为彼此清洗完毕,又为彼此擦干身上的水之后,洪土生抱着黄芙蓉回到主卧,将她放在了被单上。

“芙蓉,还想再来一次吗?”洪土生笑问道。

“你还可以?”黄芙蓉惊喜的问道。

洪土生骄傲的点头:“当然!但这次之后,我得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想去杀狼,你不要影响我。”

“那就来吧。土生,我该怎么做?”黄芙蓉问道。

“你趴在被单上,我从后面来!”

洪土生说完,黄芙蓉随即乖巧的趴起,高高的翘起了臀,接着又将长长的高枕头垫在了下面。

洪土生见了,很快兴起,感觉越来越硬挺之后,随即对准豁口,再次抵了进去。

有了丰臀的阻挡,这次已经进入了四分之三,活动一番之后,黄芙蓉再次深度动情,再次扩展开了深度,洪土生用力一冲,已经完全抵了进去。

“舒坦啊!这种完全被包裹的感觉,才是我想要的!”

洪土生对黄芙蓉越发的迷恋,感觉这样丰满而又不恶心的女人,的确是欢爱的极品。

等有空了,让她变年轻十岁,就跟同年龄段的人欢爱一样,也就不会再有那种负罪感了。

魔术学姐

魔术学姐第三集

在半个小时之前,蓝梅在杨东伟的工作中挑刺,鸡蛋里面挑骨头,有一点点的不合格就对杨东伟拳打脚踢,而杨东伟还敢还手了,两个人就这样打起来,众人都在看热闹,幸灾乐祸的,都在想着这个东哥

好倒霉,管你是不是狱霸,在人家区长眼里,都是渣渣。

处理好伤口后,杨东伟出了一身汗,蓝梅帮他擦拭干净,然后给他一杯水喝,“好了滚吧!”

杨东伟那嘻嘻笑脸说,“亲一下!?”蓝梅没有说话,而是一脚踢过来,速度迅捷无比,但是杨东伟还是躲避过去了,动到伤口令他刺痛不已,咬牙忍住了,蓝梅可不打算放过他,单脚起跳,身体来一个三百六十度横向旋转,穿着沙漠战地靴

的脚踢向杨东伟的头,杨东伟大骇,赶紧用手臂挡住。

但还是挡不住,这力量太强了,估计有两三百斤,踢向他的手臂,手臂再撞向耳朵。

町……杨东伟的耳朵轰鸣,眼冒金星。强大的撞击力使得头部带动身体飞到一边去,倒在地面上,杨东伟快速地起来,坐着防护的动作,因为蓝梅正要攻过来,还是她那双有力的又长的腿,杨东伟以退为进用双掌挡着,突然大叫道,“哈哈,裤

子破了,红色蕾边……”

听到这个,蓝梅赶紧收回来,要用手挡住,就在这个时候,杨东伟进攻了,抓住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双脚,往后一拉,然后再往下压,蓝梅的双脚就变成了一字马,平行地压向地面。

蓝梅是练武之人,韧带早就已经拉开,一字马那是太简单了。

“嘶……”只听一个衣服撕裂的声音,是从蓝梅的裤裆处传出的声音。

杨东伟的动作异常迅捷,看了一眼她的裤裆,笑着,上前亲上了她那惊慌失措的嘴巴,然后一个起跳翻滚出去了,同时大笑道,“哈哈,果然是红色的,哎哟喂……”“9526,你死定了,我蓝梅跟你势不两立!”蓝梅大叫着,满脸通红,双脚还开着一字马,她站起来低头一看,果然是库底果然是开了一条口子,现出里面的红色,脸色更红了,再次大喊着,“啊啊,我会让

你死的很难看……”然后关上门把门锁死,到自己的卫生间换衣服,等换好衣服,站在卫生间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嘴唇,眼神温柔,低声呢喃着,“这小子,被他得逞了,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刚

才都没有感觉到!下次要不要再让他得逞呢?”

“不对,他这么知道我穿红色的,哼,一定是他偷看了,这个猥琐男,一定不能放过他,哼!”蓝梅整理一下衣服,手持警棍出去了。

此时刚从区长办公室出来的杨东伟身体还是摇摇晃晃,因为刚才蓝梅踢他的头的那一脚,太狠了,把他的脑子都踢成浆糊了,耳朵流出血来。

“东哥,您怎么了,哎呀,您的耳朵出血了!”一个犯人说道。

杨东伟大怒一脚踢过去,这犯人被踢翻在地,杨东伟又大喊,“还不过来给我搽干净,嚓……”

“是是!”犯人忍着剧痛委屈地站起来用自己的袖子给杨东伟的耳朵将血搽干净,他心里在犯嘀咕,东哥一定又是被区长给打了,拿自己撒气呢,下次要躲远点。

“擦干净了,东哥!”犯人胆颤心惊,东哥在整个水潭监狱是狱霸,能打,脾气不好,在监狱里除了狱警之外,他见谁不顺眼就打,但是后果是他被狱警打,被区长打,关禁闭什么的那是常事了。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一点都没有收敛,他的身上每天都有新伤旧伤,还是那么猛。

“开饭没有?”杨东伟喝到。

犯人点头哈腰,“开了开了,东哥,我给您带路!”

“走吧!”杨东伟心思平和了一点。

刚走了几步,见到另外一个犯人,看了杨东伟一眼,赶紧低下头绕道走,杨东伟狐疑着,用手摸摸耳朵,是血,又流出来了,他大怒,“站住!”

这刚走没两步的犯人双脚打颤,“东哥,啥事?”

“你刚才没看到我耳朵上的血吗?”杨东伟问。

犯人赶紧说,“没,没看到……啊,看到了,看到了!”

“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提醒我?是不是想我的血流更多一点?”杨东伟嘶吼着,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雄狮。

“我,我我……”犯人说不出来了,他已经预想到了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擦……”杨东伟一脚过去,就将这家伙踢翻在地,双手捂住肚子将刚刚吃下去的饭全部吐出来了。

这让站在他傍边的刚才已经被打过一次的犯人后背凉飕飕的,杨东伟看向他,“有没有看到我的耳朵在流血?”

“啊,看到了,看到了……啊……”

杨东伟又是一脚过去,后者赶紧站起来过来搽干净了,杨东伟满意地走进食堂。

此时食堂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都在吃着饭,看到他站在门口,所有的人都停住了,一个个地站起来迎接杨东伟的。

杨东伟走向他那一张专属座位坐下,没一会儿就有人将饭菜领来放到他的跟前,满满的饭菜,非常的丰富,还有一大块牛排,鸡蛋青菜什么的。

开吃!

吃完后出去散步,他的身边没有人跟着,是生人勿进的样子,没办法,所有的人都怕他。

在操场里,很多人都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打屁什么的,看到他过来,都闭嘴不说话了,杨东伟随便地走向一堆人那里坐着,他们都很害怕,不敢走,又不敢不说话。

不过呢,东哥也不是走到哪里都是刺儿头,也能与他们聊得起来,胡天海地地聊着,只是他们说话都很小心,害怕被打,虽然有时候东哥也会被狱警惩罚,但是被打就不值得了。

就在这时,大家看到区长来了,后面跟着两位狱警。

其中的一名狱警走出来喊道,“9526!"杨东伟老实地举手站起来,“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