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的婚约

杜鹃的婚约
  • 主演:石川界人,鬼头明里,东山奈央,小原好美,木村良平,日笠阳子,森川智之,有贺由树子
  • 导演:赤城博昭,白幡良志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讲述因抱错婴儿,让就读名门私立学校的男子高中生「海野凪」与酒店总裁千金「天野绘里香」被父母订下婚约,但凪暗恋着「濑川弥」,而凪的妹妹也对他有着不一样的心情,因此展开一场四角关系的恋爱喜剧。

杜鹃的婚约第一集

却在这时,他深深记得,沐念晴突然开口劝说:【慕白,阿筝是我妹妹,你是我的知己,我不管帮谁,都觉得心里愧疚。但是,我不能瞒着你,阿筝之前遭人欺负,可能已经失.身,精神有点失常,对其他男性靠近,怀着一定的排斥!而你,是她喜欢过的人,或许因为这点,她觉得不排斥你,才这么坚持……】

沐念晴的意思,令着席慕白感到说不出的烦躁。

既是烦躁,洛筝已经不干净,这点他十分在意……因着父母缘故,他纵是不信爱情,将来想要联姻。

但是,他想要忠贞,自己属于对方,对方属于自己。

说是处子情结,也是算不上,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洁癖……总之,他愿意为着妻子守身如玉,也希望妻子只有自己一人。

尽管,他许久未见洛筝,本能还是觉得反感,认定是她自己不自爱,导致旁人有机可趁,被人玷污了清白。

不仅如此,他还有种恼怒,洛筝怕是根本不爱自己。

因着被人欺负,对于男性产生排斥,只能接受自己,仅是一种不得不接受的心理。

如果,她不排斥其他男人,怕是现在早已恋爱,忘了自己是谁。

不管是哪种,他都不想再见洛筝,更不想牵扯什么关系。

之后不久,沐念晴突然不知所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作为朋友也好,恩人也罢,他担心沐念晴出事,便是派人去找,隐约查到一点,她出国留学。

留学的地方,好像是在帝国,和京城截然不同的国家。

确定沐念晴没事,他也就不再牵挂,正式接手席家公司……未料,不出一年,席家突然遭人设计,陷入破产的边缘。

不得已,他唯有去寻人帮忙,能够给予帮忙的,只有其他三大家族。

奈何,楚家一直低调,没有什么交情,自是直接拒绝。

顾家倒是家大业大,偏是顾长夜这人,实在不好相与……剩下洛家,明明关系不错,意外早点到拒绝。

他不懂,质问洛老爷子,得到只有叹息,还有一语劝说:【慕白,不是洛家不帮忙,而是洛家也要自身难保,这就是命啊!总不过,席家虽是破产,家人尚且安康,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洛老爷子说的深沉,他愈发听不明白,只能去问席父。

尽管,爷爷去世以后,席父一直碌碌无为,就知道花天酒地……然而,从着席父口中,他隐约得到一点事实。

说是什么,京城四大家族,早年得罪不该得罪的人,现在那人回来报复。

具体什么,席父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人姓“薄”。

席父说不清,洛家闭口不言,席慕白不得已,只剩下顾家,就去上门求助。

谁知道,顾长夜阴晴不定,说是可以答应注资,要求席芊芊前去伺候。

他自是清楚,顾长夜曾经发生意外,怕是不能人道……因着这点,他经常虐待情人,却有一名未婚妻,名唤什么齐素梅,一直疼爱有加。

之所以,他想让妹妹去当情人,源于席芊芊曾经,无意得罪齐素梅。

顾长夜锱铢必较,要为齐素梅出气,故意想要折磨席芊芊。

身为兄长,他当然不肯同意,为公司出卖妹妹,此事做不到……偏偏,父母利益为重,竟是鬼迷心窍答应。

以至于,席芊芊身子不好,直接吓到住院,抱着自己哭诉。

正当,他想着认命,许久不见的洛筝,出现自己面前,说是愿意代替席芊芊,前去照顾顾长夜。

他先是震惊,跟着直接拒绝。

但是,他拒绝,不代表家人拒绝,竟是哄着求着逼着,不让洛筝反悔。

对此,他清楚家人自私秉性,执意送走洛筝。

然而,洛筝亦是鬼迷心窍,坚持自己的想法,还对着自己笑。

那一刻,他认真看着洛筝,发觉久未见面,洛筝眉眼长开,出落得十分漂亮,比着洛听雪都要倾城。

只不过,脸色有点苍白,许是还未走出阴影。

席慕白知道,这是席家的事,不关洛筝一丝一毫……偏偏,就在那一雨夜,接到一抹电话。

来电的人,当然还是洛筝,她轻轻说着:【慕白哥哥,不用担心啊,顾长夜不能人道,占不了什么便宜。就算占便宜,也只是表面便宜,反正……我已经脏了,能够帮到你,再脏一回,又有什么关系?】

隔着电话,他听着洛筝不复当初,羞涩,大胆,热烈,而是多出一种悲伤。

莫名的,他在那一瞬,出奇的愤怒,近乎失去一贯风度:【洛筝,你非要作践自己,是不是?席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他.妈不要多管闲事!你这样,只会令我恶心……】

话音未落,电话已是挂断,他再去拨通,已是关机状态。

席慕白不明自己,究竟怎么回事,明明不是什么高尚的人,洛筝愿意前去,有什么阻止的呢?

可是到底,他抓起车钥匙,就要往外冲去。

而在门外,站着席父席母以及席芊芊,都在哭着阻止自己,席父席母近乎打在他的身上,席芊芊也是痛哭流涕。

【哥哥,你最疼我,难道忍心看着,我去被顾长夜糟蹋?我身子不好,说不定无法活着回来……】

席慕白身上力气抽干一样,看着自己的家人,头一次内心发寒,冷的几乎溢出疼痛。

【慕白,洛筝愿意去,顾长夜不一定看上!如果,他能够看上,这是再好不过,就当我们席家欠她……再说,谁让洛家人不肯帮忙,平时关系不错,关键见死不救,洛家也算洛家人,就该代替洛家还债……】

还债?

听着席母说的理所当然,席慕白觉得好笑,哪怕这是自己亲人。

良久,他拂开妹妹,母亲,父亲,反问道:【洛筝又有什么罪?她凭什么还债!我心疼芊芊,宁愿公司破产,也不答应顾长夜要求,可是……】

席慕白说着,脑海徘徊着少女身影,从十六岁初见,到十八岁消失……再到现在,洛筝已经二十一岁,风华正茂的年纪。

【可是,谁去心疼洛筝呢?】

***

wuli慕白哥哥,正在洗白当中……向来缘浅,奈何情深╭(╯3╰)╮

杜鹃的婚约

杜鹃的婚约第二集

苏崖对任子阳的变化完全不知,随着事情急转直下,肇事司机开始诬赖任父碰瓷,试图推卸责任,而苏父适时拿出了视频,让对面一家人乖乖闭了嘴,私下协商了一笔数

目可观的赔偿款。

任母拿到赔偿款,第一件事就是偿还了苏家的债务,期间的冷言冷语让苏父有些心凉。苏母更是气愤,说自己热脸贴了任家冷屁股。

两家的关系再次尴尬了起来,任子阳倒是和他母亲做法大相径庭,反倒比之前来苏家勤快了,而且每次都带着礼物礼貌的很。

苏崖对任子阳的变化看在眼中,一时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要让苏崖真的信了任子阳表面这一套,对不起,她可不是当年的傻瓜了。

苏崖冷眼旁观,只要不给家人带来伤害,她倒是不急。

眨眼间,大学陆续开学了,苏崖虽然在本市上大学,可是毕竟是第一次离家住校,父母既不舍得也不放心,给苏崖收拾了三大包的东西,看的苏崖直咂舌。

开学前一晚,苏崖和时雨嘉、季云、秦明四人在一家饭店聚了聚,一起吃了顿饭,几人聊了很久。

天色渐晚,季云送时雨嘉回去,秦明则送苏崖回家。

已经入秋,晚上有些微凉,苏崖出门的时候天还挺热,穿的比较单薄,现在走在路上,晚风一吹有些凉意,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秦明笑苏崖爱美穿的少了,说话间脱下了外套披在了苏崖身上。

外套还带着秦明身上的温度,苏崖不禁一愣,说了句:“谢谢。”

秦明的笑容在路灯下有些朦胧,二人缓缓走在林荫路上,一时间很是静谧。

秦明打破了宁静,问苏崖:“苏崖,以后,你会留在朝宁市吗?”

苏崖点头,“当然了,我父母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而且,我很喜欢朝宁啊。”

“我也很喜欢朝宁,这个城市很美。”人也很美,秦明心道。

苏崖抬头看着秦明道:“噢,我忘了你是跟着父亲来的朝宁,怎么样,想不想老家?”

秦明点点头,“以前经常想,可是现在越来越少了。”

“那看来朝宁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城市呀。”

秦明又是一笑,“是呀,街道漂亮,树也多,尤其是现在,满城的桂树都开了,空气中都弥漫着香气。还有曼陀罗,也都开花了。”

苏崖用力吸一口气,“嗯,确实很香。你喜欢曼陀罗吗?我也蛮喜欢的,很漂亮呢”说完回头冲秦明露齿一笑。

“喜欢啊,也确实很漂亮,不过,”秦明看着苏崖的笑,觉得心中有个地方已经满满当当,快要溢出来了,于是脚步一停,顿站在了原地。

苏崖看着秦明忽然停下,脚下不禁也是一停,仰头看着秦明。

怎么了?

秦明看着路灯下眉目更加动人的苏崖,美人如斯四个字闪过脑际,砰砰砰的心跳声再也压制不住。

“这满城的花,都没有你好看。”秦明看着苏崖,口中就溢出了这句话。

又是一阵晚风吹过,传来一阵桂花香气袭人。

苏崖被秦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定在了原地,看着目光灼灼看着自己的秦明,半天不知如何开口。

这时,秦明低头右手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了苏崖。

苏崖低头看着秦明手里的东西,蓝黑色,斜斜的纹理穿过布纹。

秦明校服的领带。

苏崖看着领带,一瞬间想到了家中某个盒子里也放着一个同款的领带。

那是江黎走前挂在自己脖子上的。

苏崖闭眼又睁开,叹口气,对秦明到:“秦明,我……”

“苏崖!”秦明忽然出口打断了她。

苏崖看着秦明,等他说完。“能不能不要急着拒绝我?我也没有现在交往的打算,我是觉得,在上大学之前,有必要让你知道我的心意。”秦明看向苏崖,眼中尽是温柔,“我知道自己还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但是我会努力成长,总有一天,会成为与你匹配的人,如果到那时,你依然没有改变心意,再拒绝我好吗?”秦明眼中的波光让苏崖有些恍惚,恍然间似乎又看到

了当年那个对她极尽温柔的秦明。

“好。”苏崖笑道。

秦明嘴边立刻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将领带塞进苏崖手中。

“那你就先拿着吧!”

言罢,秦明逃也似的跑了,不给苏崖拒绝的机会。

苏崖愣怔怔看着手里的领带,看着前方已跑远的人,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以后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和秦明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苏崖回到家中,看着眼前摆着的两个同款领带,做工颜色几乎一模一样。

秦明这个是要说清楚的。

江黎这个么……,说不定他早就忘了?

叹口气,苏崖将两个领带分开放好,装进了抽屉。

美国,江影集团国外总部。

孙昊看着对面江黎的脸色,不禁缩了缩脖子,降低存在感。

“两个,同时,你确定?”江黎开口。

孙昊咳嗽一声,“雨嘉说的,说不定就夸张了,怎么可能两个同时表白,脑子进水了吧!”

呵,这可不好说,想起苏崖一年前就已经长成那个样子了,一年不见,不用想肯定又美上几分,被两个人同时表白有什么稀奇的。

“不过,苏崖也没接啊,咱们苏崖的眼光那可还是很高的,一般人肯定看不上啊,是吧?”孙昊在后面道。

“是挺高的。”江黎缓缓开口道,连自己都不能确定这小丫头现在对自己存的是什么心思,若即若离,看似一副想要接近自己的模样,可是内心世界却又守得死紧。

“就是说嘛,放心好了。”孙昊舒了一口气。

“国内那边,还是要看紧一点,安守丞最近没有什么动作吗?”江黎看向了手中的报表。

孙昊立刻正色,道:“没有,但是最近他好像和天盛集团的人走的很近,行事也小心了很多,经常去家中谈事,我们的人不好接近啊。”

“没关系,暂时先不用管他,查一查天盛高层近期是不是有什么变动。”江黎道。

孙昊点头称是,出去安排人着手调查。

江黎看着手中的报表,半天没有翻页。

当年自己的话,她到底听进去了吗,又听懂了几分,眼看自己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国,这期间会不会有什么变动呢。

江黎想了想,将报表丢到一边,从胸口的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

没有短信,看来这小丫头有点不上道。将手机装进胸前,江黎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杜鹃的婚约

杜鹃的婚约第三集

姜昭和姜堰是怎么相认的,这事儿萧衍青自然知道。

但两人相认之后,似乎也就只有姜堰一门心思的想要对姜昭好,姜家其他的人却从未出现在姜昭面前过。

当然,姜家人丁稀少,到了姜昭这一辈,姜家也就只有她一个嫡系后辈,其他的都是各种旁支远亲,在灵师一道上的修炼情况也不一而足,少有出色的。

所以,姜家有资格和姜昭以血亲相认的,还真没有几个。

但也绝对不只有姜堰一个人。

姜堰的父亲,姜老爷子不还在世吗?那可是姜昭的亲爷爷。

可在姜昭的身世曝光后,这位姜老爷子仍旧和从前一样,闭门不出,常人轻易见不到他老人家的面。

如果不是因为姜家始终没有在自家门口挂出白条,大家几乎都要怀疑姜老爷子是不是早就已经死了。

之前萧衍青看姜昭在和姜家人相认这事儿上不冷不淡的,也就没在这件事情上放太多心思,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过。

可是现在看来,姜家似乎并没有要将姜昭认回去的打算。

不然的话,以姜家在灵师界的地位,他们的大小姐被找回来了,起码也得大摆宴席,邀请交好的灵师上门做客,再把姜昭大大方方的介绍给大家认识才对,以此巩固姜昭在姜家的地位,也是安姜昭的心。

但姜家什么都没有做,还在这大好的日子里,把姜堰也匆匆叫回去了。

萧衍青可不会认为姜堰会是自己主动回去的。

这两天,姜堰有多么兴奋的帮着姜昭准备过年的东西,萧衍青是全都看在眼里的。

也不知道那些姜家人是不是眼瞎了,竟然会连姜昭都看不上!

萧衍青很是替姜昭感到不忿,神情间也不由得带了出来。

姜昭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顿时笑了起来,伸手握住了萧衍青的手掌:“好了,这大过年的,我们好好过节就是了,不用去想别人。”

萧衍青一下子就释怀了。

在姜昭心里,除了姜堰以外的所有姜家人,都只是别人而已。

这样也好。

只要姜昭自己不把姜家人放在心上,她就不会为姜家人对她的态度而感到难过。

就像他一样。

萧老爷子去世之后,萧家越发败落,萧国安夫妇俩也就更想巴着萧衍青了。

之前萧衍青为萧老爷子的后事忙前忙后的,萧国安夫妇还以为他这是心软了,终于肯照应家里人了。谁知道老爷子下葬之后,萧衍青就再也没有回过萧家,也没有联系过任何萧家人。

萧国安夫妇倒是想联系萧衍青,可惜萧衍青从头到尾都没有恢复过和他们之间的联系,让两人根本就联系无门。

他们倒是想过让萧衍庭再去研究部总部大楼堵人,哪怕堵不到萧衍青,能堵到姜昭也是好事啊!

可萧衍庭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去了。

萧国安夫妇对萧衍庭大发雷霆,萧衍庭就全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经过了萧老爷子去世的事情,萧衍庭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少,整个人气质大变,变得越来越成熟稳重起来,也越来越有主见了。

他不但不再听从父母的安排去做自己本就不愿意做的事情,甚至还在父母发脾气后扭头就搬出了萧家,住着托朋友租来的房子,拿着自己的学位证书到处求职。

没错,谁都没有想到,当初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萧家小少爷,竟然也有自力更生的这一天。

萧衍庭当年读书的时候成绩还不错,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只不过他都毕业几年了,还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过,工作经验基本等于零。

现在的求职市场竞争那么大,到处都是找不到工作的名牌大学生,萧衍庭混在里面,也只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而已。

找了一个月的工作未果,萧衍庭也不知道听了谁的劝,竟然学会了开电动车,还做起了外卖小哥,专门给人送外卖。

萧衍庭虽然是京城本地人,但是他常来常往的地方也就那么一些,还大多都是普通人不会去的高消费地方。也因此,对于需要外卖的地方,他压根儿一点儿都不熟悉。

刚开始的时候,萧衍青连抢单都不会,就算抢到了也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准确的找到送餐地点,每次送过去的时候都送晚了,不知道挨了多少骂,赔了多少笑脸,才挣到了自己的第一笔工资。

萧衍庭赚的第一笔钱,才刚刚过千,连房租钱都不够。

也亏得他还有点私房钱,不然的话只怕早就流落街头了。

换了是以前,就这么点钱,连萧衍庭一顿饭前都不够。

可是发工资那天,萧衍庭特地把自己的所有工资都从银行卡里取了出来,来来回回的数了几十遍,愣是放在钱包里好久好久都舍不得花出去。

到现在,萧衍庭已经把送外卖这事儿全都摸熟了,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了。就这个月,萧衍庭挣的钱,几乎是他第一个月的工资的十倍!

一开始的时候,萧衍青并不知道萧衍庭做的这些事情。

他既然不想理会萧家,自然不会给萧家任何机会,也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

萧衍庭的事情,还是项杭知道了,然后才悄悄告诉萧衍青的。

项杭有次下班回家,正好碰见萧衍庭风风火火的开着辆绿壳电动车在送外卖,惊得他差点儿没当场跌掉下巴!

事后,项杭差点儿就以为自己是认错人了,还特地去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了萧衍庭如今的所作所为,也隐晦的在萧衍青面前提了提。

萧衍青不知道萧衍庭为什么会突然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但在他看来,他倒是觉得如今自食其力的萧衍庭更顺眼了一些。

不管萧衍庭现在做的是什么工作,也不管他的这份工作能做多久,但至少,他终于为自强自立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这才有点像他萧衍青的弟弟嘛!

至于萧奶奶那边,萧衍青私底下其实是和她老人家有联系的,只是萧家其他人不知道而已,萧奶奶似乎也在刻意的瞒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