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度侵入

  • 主演:津田健次郎,细谷佳正,竹内良太,市道真央,布里德卡特·塞拉·惠美,村治学,近藤隆,岩濑周平,榎木淳弥,加藤涉,落合福嗣
  • 导演:青木荣,碇谷敦,下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0

异度侵入第一集

第367章这应该算是他给她的初吻

回到座位,傅御辰转头,冲韩夕颜道:“现在不哭了?”

她又甜蜜又感动,心头一热,凑过去,落了一个吻在傅御辰的脸颊上,声音又是紧张又是开心:“谢谢御辰哥哥。”

他捏捏她的脸,继续看演唱会了。

如此,当事人双方一起澄清绯闻,再加上杜曼曼这些天累积的人气,迅速就占据了微博头条。

看台处,那个女生自从傅御辰上台说出那番话后,脸就一阵红一阵白。

旁边,另一名女生则是一直在犯花痴:“啊,夕颜男朋友好帅啊,好保护夕颜啊!人家才没劈腿呢,呜呜,好羡慕夕颜啊!”

“切,能长久了才算!”那个女生似乎也因为被打脸受不了了,拿起包:“我晚上还有事,先走了。”

“啊,你不看完啊?”

“不了。”说罢,转身就走。

而此刻傅御辰的手机则是一连串的振动。

他打开一看,是微信群,贺梓凝最先发的:“御辰谈恋爱了?”

很快,颜慕槿就问:“真的?嫂子,你听谁说的?”

贺梓凝:“我刚刚刷微博看到的,然后又看了下曼曼演唱会的视频,你不信看看。”

“好啊好啊!”颜慕槿道。

过了几分钟,颜慕槿又出现了:“啊,竟然是真的!”

说罢,艾特了傅御辰:“快把女朋友照片发过来!”

楼下,时衿言道:“老婆,不是说要午睡吗,怎么偷偷躲被窝里看手机?”

颜慕槿:“好嘛,人家马上就睡!那衿言哥哥,你帮我问问啊,要不然我着急。”

时衿言艾特傅御辰:“又祸害哪个良家妇女了?”

傅语冰也来了:“哥,你真找女朋友了?”

颜墨涵:“御辰,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你说过?”

傅御辰一阵头大,为什么现在大家都拖家带口的拖家带口、怀孕的怀孕、哺乳的哺乳,依旧还有空关心他的八卦?他就这么吃香?

他回复:“改天吧,带过去给你们看看。”

下面立即爆了,时衿言:“还真有了?!”

霍言深:“这次是认真的吗?”

连霍言戈都发言了:“真的?挺好。”

大家不停地刷屏,傅御辰‘嗯’了一声直接退出微信了。

旁边,韩夕颜问他:“御辰哥哥,怎么了?”

他笑笑:“没事,我朋友听说我脱单了,问我你的身份。改天有空,我带你正式去见他们。”

“真的?”韩夕颜眼睛亮起。

“嗯。”他点头:“不过你大多也都见过了,那天在医院。”

不过,虽然都是见面,但是意义不一样。

如果说,傅御辰那晚说的试试,让韩夕颜在甜蜜中也时刻绷紧着一根弦的话,他说带她去见朋友,无疑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顿时觉,所有的一切,都美得好像做梦一般。

演唱会结束,气氛都还很热烈,为了避免一会儿人多,傅御辰已然带着韩夕颜从特殊通道离开了。

网络电视上,娱乐频道直播了今天的演唱会,而关于八卦那段,更是被反复提及。

某边城的一个小院子里,一名颇有些年纪的男人无意间碰了一下遥控器,便看到了傅御辰上台澄清的画面,他有些浑浊的眼球顿时迸发出了一道光。

将整个澄清片段全部看完,他咳嗽了几声,然后走出了房间,看向外面的月。

许久,他这才回到房间,下定决心一般,拿出手机,开了机,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因为第二天韩夕颜在学校有社团活动,所以傅御辰是开车将韩夕颜送回学校的。

已经接近凌晨了,校园里很是安静。

两人走在林荫道上,享受着夏末的风,分外惬意。

从停车场到韩夕颜的宿舍,要经过一片小树林。或许看有些黑,傅御辰放开韩夕颜的手,改为搭着她的肩,揽着她往前:“夕颜,以后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宿舍,还是别走这里。”

她点头:“嗯,以前我要回去都是绕道的。”

他揉揉她的头发:“乖。”

他手掌的温度落在她的头顶,暖暖的,让她全身都有些发软。

她转身面对着他,抬眼凝着他:“御辰哥哥,我今天好开心啊!”

他笑笑:“真是容易满足。”

她咬着唇,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道:“和你在一起真的好开心。”

周围没有灯,只有月光穿过树林,落在女孩娇俏的面孔上,她的眼底,是沐浴着一片清辉的他。

他忽而觉得,此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而她晶亮饱.满的唇正欢喜地扬着,弧度很漂亮,颜色也很红润。

他心头一动,低头,一个吻落在了她的唇.瓣上,轻轻摩挲了一下,随即直起了身子。

她在他凑过来的时候,就瞪大了眼睛,直到他离开她的唇,才反应过来应该闭眼。

可是,他已经直起了身子,牵着她继续往前走了。

她被他拉着,神思早不知飞到了哪里,只觉得唇.瓣上那个触感好似烙印一般,落在了心里。

直到傅御辰牵着她到了宿舍楼下,韩夕颜都还觉得自己走在云端。

见她呆呆的模样,他不由揉了揉她的头发:“乖,回去就马上洗漱睡觉。”

她‘哦’了一声,讷讷地冲他道:“晚安。”

“晚安。”他说着,指指前方:“快回去吧。”

她点头,小兔一般往里蹦,直到到了走廊,这才炸开了情绪。

天哪,他刚刚主动亲她了!

全身血液疯狂奔流,冲得整个大脑都迷迷糊糊的。

韩夕颜在原地蹦了好多下,又怕吵着楼下值班的阿姨,这才一路傻笑着,往楼上走。

傅御辰目送韩夕颜回宿舍后,便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不由笑了笑。

好像,和她在一起真的挺开心的?和以往几次都不一样,这种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轻快和纯粹,让他觉得,多思考些别的,似乎都是对这样感情的玷污。

他叹息一声,心想,自己好像变成好人了。

一路漫步,走到停车场,刚要发动车,手机就响了。

傅御辰一看,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号码归属地还显示在云南那边。

他自问不认识那边的人,而这大半夜的,分明就是骚然电话。

于是,也没搭理,傅御辰调了静音,发动了车。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电话自动挂断后,又再次响起,而且分明一副不接就不休的架势。

他微微蹙眉,打开了车载蓝牙,接听。

电话那端,先是响起了几道咳嗽的声音。接着,有一道上了年纪的男声道:“请问是傅御辰先生吗?”

傅御辰疑惑,不过还是应道:“是的。”

“你好,我是明叔。”男人又咳嗽了几声,见傅御辰似乎没想起来他,于是解释:“宗家以前的司机,明叔。”

傅御辰顿时想起来了,当初霍言深抓住宗佳玥的时候说过,还有个叫明叔的男人跑了。

不过,因为不是什么核心人物,再加上明叔都六十多了,所以,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了,找不到也就找不到罢。

可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找自己做什么?

傅御辰语气有些冷:“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任何通话的必要。”

“咳咳——”明叔一边咳嗽一边道:“我今天晚上看到你的新闻了,你有女朋友了。”

“呵呵,我和你非亲非故,我有女朋友和你有什么干系?”傅御辰的声音透着锋锐:“如果你想要威胁或者做任何伤害我女朋友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你是真很喜欢你的女朋友?”明叔笑了,声音却有些哽咽:“但是,你却忘了当初那个为了你甘愿自首的女人了吗?”

“明叔,你如果今天是来替她打抱不平,那你打错这个电话了。”傅御辰的侧脸变得有些冷硬:“她在世的时候,我自问对她全心全意,也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伤害我朋友和亲人,最后走到那一步也是咎由自取。我能做的都做了,对她问心无愧。而她已经走了,所有的事情,都早就尘埃落定。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为了谁而一直停滞不前。”

说着,傅御辰直接挂了电话。

边城,明叔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眼眶里的泪水便滚了出来。

他一边咳嗽一边笑着:“大小姐啊,你当初怎么就那么傻呢?那个孩子……我替你不甘心啊!”

他说着,从箱子里翻出了一本日记本,然后,对着其中一页拍了张照片,接着,拿手机发送了出去。

千里之外,傅御辰挂完电话就有些不爽。

心头烦闷,他将车开得更快。

而这时,他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LED屏幕上,显示有一条彩信。

他没理会,径直开向家的方向。

只是,还没到小区,他又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点了下载。

很快,照片下载下来,赫然是拍的日记本的一页。

笔迹有些熟悉,他心头似乎已经猜到了答案,可是,却依旧还是不想再理会。

所以,他根本没有放大,直接便将彩信删了。

顺带的,将明叔那个号码,都拉进了黑名单。

异度侵入

异度侵入第二集

第559章 宝贝,你需要锻炼了

意大利。

Amor得到陆晋阳在海边悠闲度假的消息,禁不住冷笑连连, “这个人以为从我手上带走糖糖就没事了?”

明明那一次严防死守,到现在Amor都没有搞明白,问题出在哪个环节,怎么就走漏风声,对方的人就直接带走糖糖,他接到消息的时候,糖糖都已经到了国内。

Amor严重怀疑,自己的情报机构里可能存在内鬼。

不然对方怎么能做到隐藏踪迹的?!

当时Amor关注着总统换届的事情,虽然险象环生,最后还是把自己支持的人送上了那个位置。

Amor点燃一根雪茄,狠狠地吞吐两口,浓烟从鼻间惯出,脸上满是 狠戾之色。

接下来,就要腾出手来对付陆晋阳。

Amor不方便出面,pira现在在临城,她的未婚夫,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先前跟pira在电话里面沟通过这件事,不得不说pira比从前要难缠得多,提了一些要求,看不出来这个妹妹本性如此贪婪,出乎人意料的程度。

当时pira怎么说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想躲在后面,到时候斗起来也是我跟陆晋阳之间你死我活,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不跟你合作,纪家的实力,完全可以不用跟你联手,就能斗垮陆晋阳。毕竟陆晋阳现在还没有起来,虽然有沈凌越帮忙,可是他家的背景摆在那里,纪家也不输,真的比起来,鹿死谁手,还真的不知道。”

果然是选了一个不错的未婚夫,底气都变得不一样。

只是这一次电话打过去,pira却是连手机也不接了。

难道说,拉黑了他?

Amor的脸色就很难看了,立刻把管家叫进来,“今天必须要联系上pira。”

此刻pira坐在纪家老宅,那种纯中式的院子,几进几出的大宅子,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觉得很有东方艺术的美感,可是天天看着,却也觉得审美疲劳。

纪家家大,规矩也大,pira在意大利的时候是个小公主,在这里坐得久了,心里早就烦闷不已。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纪宴查出来毒驾,却是她被禁足,连累着她哪儿也不能去,毒品也不是她给的,可是看其他人的脸色 ,好像她就是罪魁祸首。

忍字头上一把刀。

pira知道纪宴跟自己不过是在逢场作戏,这个东方男人 心思也藏得深,只是可惜,怎么就染上了毒。

现在纪家如临大敌,也没有人管pira,除了自由,什么都可以有。

这个时候下人送来最新的报纸。

pira看到了陆晋阳的新闻,出现在财经版块上,有瞬间的出神,照片上的男人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间的沉稳魅力,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狠狠击中她的心房。

清醒一点。

现在你们只是仇人。

pira将报纸狠狠地揉成一团,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上次死里逃生,差点被装沙车给埋掉的, pira清楚得知道,那不是意外,那是来自于陆晋阳的警告。

怎么能叫她不恨, 能让她在国内出事的,就只有陆晋阳了,那个人,就有如此的心狠手辣。

如果是过去,pira可能确实会觉得害怕,但现在的她,怎么可能因为那一次,就被吓得什么都不敢做了?

陆晋阳不客气,她也不会客气。

打蛇打七寸,这是pira最近学习到的中国谚语,pira越想越觉地妙得很,可以用到陆晋阳的身上,他七寸——姜茵。

pira从未见过陆晋阳如此在意一个人。

姜茵对于陆晋阳应该是相当于唯一的光一样的存在,如果这光,消失于黑暗,陆晋阳会怎么样呢?pira想,反正自己这一生也不幸福,走一步算一步。

……

回国的航班上,姜茵几乎一路都在睡觉,她实在是太累了,全怪陆晋阳要得太狠,直接连睡觉的时间都不给。

所以,姜茵睁开眼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国内,车子开到了家门口。

眼睛眨了眨,姜茵脸上写满茫然。

陆晋阳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到家了,宝贝。这一路 ,休息得好吗?”

姜茵:“……”

好得不能再好 ,全怪他。

姜茵傲娇地嗯哼了一声,解开安全带下车,把孩子们从儿童座椅上解下来。糖糖和淮淮便如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样跑进家门。

“慢点,小心摔着。”姜茵在后面喊。

陆晋阳从后面搂住姜茵的腰肢,在她的腰上轻轻揉了一下,姜茵原本皱着的眉微微舒张。

“要不我等会上去给你按一下?”

“不要。”姜茵想也不想得拒绝了。

陆晋阳挑眉,这样嫌弃?

姜茵不为所动,“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

揉着揉着,按摩就变了味,她不想滚成一团,然后第二天又像是全身拆开之后又重组那么痛苦。

姜茵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陆晋阳笑了一下,怜爱的语气说,“等会让人来给你做一个spa。”

姜茵娇气得皱了皱鼻子,“我觉得做SPA治表不治里。最关键的是,你需要节制。”

最后两个字,姜茵不得不压低了声音,免得被佣人听到。

陆晋阳捏了捏姜茵的腰肢,那里触碰到她的敏感点,差点就要呻叫出声,要不是捂住了唇,姜茵就要丢脸了。

陆晋阳顶着姜茵愤怒娇羞的眼神说,“宝贝,你需要锻炼了。”

多锻炼是指锻炼身体还是在床上?

姜茵不敢多问,怕这个人又说出什么话来,他是不在意的,可是她脸皮薄。

这个话题,她怎么都不是他的对手,要求一头狼不吃肉改吃素,可能吗?

姜茵想,或许她真的该多锻炼了。

她的想法倒是和陈软软的想法一拍即合,陈软软这几天又感冒了,徐洲要她去健身,没的选的那种,跟姜茵合计了之后,他们一起选了瑜伽。

第一天上课总是最积极的,姜茵换上运动服出现,陈软软看到她就说,“一看你就是被爱情滋润的女人,跟陆晋阳和好了吧?”

姜茵忍不住笑了,那么明显吗?

陈软软点头,“和美的爱情生活以及夫妻生活,会让女人焕发光彩。”

姜茵和陆晋阳还没有结婚,夫妻生活自然是指隐私。

姜茵忙把话题引到对方身上,“你跟徐洲呢?跟他解释清楚了吧?那照片是陈绵绵发的吧。”

陈软软却不是很想提起,含糊带过说,“解决了。我这些都是老生常谈,太没有意思。你这一趟去旅游,应该挺好玩吧?”

姜茵聊了一些旅游中有趣的见闻,也提了糖糖的事情,最后十分感慨地说,“我从糖糖的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问题。是我不够体谅陆晋阳。他的问题,我其实一直都知道的,可是我只想着我自己,却不能理解人在心理状况不稳定的时候很难做出理智的事情来。我觉得我要反省我自己,以后遇到事情,要做什么决定之前,要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

陈软软若有所思,她提议道,“其实你可以跟陆晋阳好好聊一聊,既然你们决定在一起,关于分手这件事,以及底线这种问题都要知会对方一下比较好。把话说开了,以后的生活会更好。”

异度侵入

异度侵入第三集

整个房间只剩下铲子和锅碰撞的声音,温盛予这么高大一个男人依附在苏缈身上,她移动一下,他也跟着移动,时不时地讨好。

苏缈虽不说话,但心里多少有些温存在,等到将两盘菜都准备好了,她强行拿开温盛予的手,“吃饭吧。”

男人捧着她的脸就吻了下去,苏缈闪躲不及,正好被他吻着红唇,她张开嘴巴准备咬下去,他已经识相地退出来。

“吃饭。”

这两个字才说完温盛予的脸色就僵了下来,苏缈瞧着他眸光微闪,“你没煮饭?”

说着她往电饭煲那边看去,果然……

“你先休息会儿,我去煮饭,很快的。”

温盛予忙将苏缈推出厨房,自个儿手忙脚乱的洗米煮饭,但苏缈没有立即离开,她转身站在厨房门口盯着里面忙碌的男人看。

这一看,就移不开眼睛了,她不得不承认,温盛予好像是在她身上施了什么魔法,也不是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也不是没见过比他更厉害的男人,但偏偏就是对他如此念念不忘。

爱情,当真是如此折磨人的吗?

她心底忽然浮上来这样一个疑惑。本以为经历之前的种种,自己应该不会再为温盛予放弃,现在,苏缈却不敢确定了。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事情,温盛予已经将饭煮上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打算去找苏缈的,谁知道这女人就在门口,他看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反应过来往外走了。

温盛予望着小小的背影,不自觉的上前将她拉入怀中,“是我故意弄醒小平儿,也是我故意让保姆离开,因为知道,只有这样,你才会留下来。”

他突然的直白让苏缈浑身僵住,情深如此,她又该怎么回应。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苏缈抓着温盛予的手,低声道,“我去看看孩子。”

温盛予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他没有再追上去,只在客厅坐着等她。

这一晚,苏缈在这栋别墅里住下来,没有睡衣就只穿了温盛予的衬衫,温盛予没有睡在隔壁的房间,而是在地上铺了被子直接睡在地上。

对他的决定苏缈也没说什么,她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呼吸就均匀了。

地上的男人却有些辗转反侧,他时不时地看一会儿苏缈,时不时地坐起来,一会儿又站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

但温盛予始终没有坐上床,最终都是乖乖地回到地上,躺下。

一直到半夜,摇篮里的孩子忽然哼哼唧唧起来,温盛予一个翻身坐起来,看样子根本就没睡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抱着孩子离开房间,这时候,床上的苏缈也睁开了眼睛,她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外头有细微的声音传来,苏缈起身开门时,见着温盛予将孩子放在沙发上,自己在一旁忙着给他冲奶粉,这一幕落入她眼中,再铁石心肠的女人也心软了。

苏缈眼眶湿润的回到床上,闭眼。

大约二十分钟后,温盛予又一次蹑手蹑脚的抱着孩子进门,等到他彻底睡下后又看了一眼苏缈,这才放心地躺回到自己的地上。

或许是实在困了,睡意很快席卷他的身体,但忽然之间,他感觉到身边有什么塌陷下去,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温盛予感觉到唇上的柔软,闻到苏缈身上的芬芳,还有她到处游走的小手。

“苏缈……”

他低沉着声音唤了一声,女人没搭理他,只是将吻转移到他脸上,温盛予猛地抓着她的双臂,“大家都是成年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该不会再梦游吧?

温盛予心底嘀咕,体内的冲动在肆掠,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担心万一苏缈时候算账,那他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想吗?”

好半天的时间过去了,苏缈见温盛予也没动静,低声疑惑着问了一句,男人的眼睛猛地瞪大,就着外头的月光打量着自己头顶的这张脸,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声,“想。”

声音还没落地,苏缈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扛起来,紧接着,她好似失去了记忆一般,任由温盛予的摆布。

这晚接下来的时间里温盛予一半清醒一半醉,软玉在怀,一方面他想不通苏缈这女人的心思,难不成真的只是年纪稍微大了,那方面需求比较多?另一方面,他又格外满足,没有什么比苏缈这女人主动给要值得开心和庆幸的了。

第二天一早,苏缈醒过来后打算起床做早餐,但温盛予死拽着她不肯松手,他将大腿压在她身上,下巴搁在她脖子上,嘟囔着道,“乖,再睡一会儿。”

“不早了。”

“没关系,昨晚累着你了。”

他闭着眼睛一本正经地说,苏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在他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起开。”

温盛予直接翻身在她身上,堵住有些干涩的唇,含糊不清道,“这回可是你主动招惹我的,逃不掉了。”

苏缈身子柔软下来,温盛予更加迫不及待的占领地盘,调动情绪。

“缈缈,你爱我吗?”

他嘟囔着问,苏缈不说话,他就在她身上咬一口,她立即还给他一口。

“完了,有痕迹了,等我回头告诉别人,这是苏缈咬了的。”

温盛予手捂着被苏缈咬了的地方,一脸得意。女人瞪了他一眼拿衣服要换上,被男人先一步抢过衣服,“不用换了,你这样穿很好看。”

“不方便。”

“很方便啊,拉一下就可以喂奶了。”

苏缈想想也是,就没再纠结,温盛予眼底划过一抹狡黠,将手肘搁在脑袋下,望着女人的背影,嘴角带着松了一口气的笑。

早餐做到一半的时候孩子就已经醒过来了,醒过来必然要吃东西,苏缈喂奶,温盛予接手她做到一半的早餐。

等到都准备好的时候,他才出门就见着这样脑门充血的一幕。

昨天不敢盯着看,担心苏缈直接离开,今天,他可要好好看看了。

苏缈正面红耳赤呢,温盛予将早餐往桌上一放,嘟囔了一句,“我也想吃。”

“滚蛋。”

苏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温盛予满脸幽怨的看着自家儿子,“差不多够了,吃那么多做什么。”

“哇……”

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孩子猛地哭起来,苏缈慌忙站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声音温柔无比,“宝宝不哭,不听爸爸的……不哭不哭……”

孩子的情绪似乎是被她安抚下来了,温盛予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到底是什么孩子,这么小就知道争宠了吗?

但苏缈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她在小平儿额头吻了一下,又逗了逗他的脸,母子两人都笑得很是开怀。

温盛予站在这边上一下就成了多余的那个。

“好了好了,吃完饭再和他玩儿,不然都凉了。”

他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苏缈这才依依不舍的将孩子放下来,真正接触自己的孩子后,要离开他更加困难。

苏缈想着今天总是要回明家的,情绪就变得不大好了。

“不舒服吗?”

温盛予见她在发呆,关心地询问了一句,苏缈忙回过神来,“没,没什么。我吃完早饭走,你让保姆回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敢看温盛予的眼睛,对方脸色立即冷下来了,“不留下来吗?”

“事情还没做完,现在不是时候。”

温盛予知道她的意思,但心底也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受一点,他深吸口气,“在我身边也能做。就算没有明家,我也能对付安伯仁。”

“不仅是这件事。”

对明崇善,苏缈心怀感激,至少要等他彻底离开人世之后,她才会离开明家。如果现在她就离开明家,势必会让大众记起明崇善这个人来,曝光太多,总会露出蛛丝马迹。

殷成言和明裳的意思都是目前明崇善的病情还是不要让大众知道的好。

而且……

她又看了一眼温盛予,低声道,“之后的这段时间,我可能都没时间来看孩子,你多多照顾他。”

温盛予脸色立即阴暗下来,这过山车似的心情到底是要怎样?他不明白苏缈到底在想什么,好像这女人是在耍他一样。

苏缈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了,别过脸,低声道,“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再好好面对这个问题好吗?”

“那你昨晚是什么意思?”

苏缈呼吸一滞,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温盛予脸色阴沉得可怕,“你不接受我,为什么还要招惹我?”

“你以为我只是为了和你做吗?”

他连续质问,她心情糟糕到极致,“不是。”

“可我怎么就觉得是呢?”

“你说话为什么要这么刻薄?”苏缈冷着脸色说了一句,温盛予立即僵住。他心情差极了,又不想伤害到苏缈,只能自个儿起身离开,到阳台散散气。

房间里的苏缈心情也很沉重,明崇善的事情她现在不可能和温盛予解释。

“呀……嗯……”

温平的声音忽然传来,苏缈看了一眼婴儿车里的孩子,脸色立即柔和下来,她凑上去将孩子抱起来,又看了看外头的温盛予,起身朝阳台走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