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

  • 主演:内田雄马,雨宫天,原奈津子,大森日雅,福岛润,置鲇龙太郎,麻仓桃
  • 导演:喜多幡彻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0
故事发生在彩玉大学的理科研究室内,冰室菖蒲(雨宫天 配音)和雪村心夜(内田雄马 配音)是在这里工作的两名研究生。某日,让心夜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收到了菖蒲的告白。所为万事以科学为上的理科研究生,对于爱情自然也要用符合逻辑的证据去证伪,为了证明菖蒲对自己的爱确有其事有迹可循,心夜带领着整个实验室开始了对爱的实验。   每天都像佣人一样被使唤来使唤去的解说员奏言叶(原奈津子 配音)、性格反复无常,过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棘田惠那(大森日雅 配音)、表面看来是个不良少年,实际上却是个死宅的犬饲虎辅(福岛润 配音),陪着菖蒲和心夜进行爱情实验的是这些可爱的研究员们。

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第一集

数万文字在夏小猛的身边爆发,几乎是每一寸空间,都被恐怖的爆炸威力所包围,最后就连空间,都承受不住这种爆炸威力,以至于一瞬间就为之坍塌!

空间寸寸破裂,终于原本的空间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鸠神峰的空间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而无穷的力量从这个黑洞里倾泻而出。

轰!

好在周围已经基本上都撤离,没有撤离的都挪开了很远的位置,这才没有被这种级别的波动给危及到。

夏小猛似乎是被炸的粉身碎骨,竟然完全不见踪影。

而齐道春被自己爆炸的威力炸出来,身上血脉翻腾。

但是就在齐道春,以为夏小猛已经灰飞烟灭的时候,忽然,从这股混乱的波动中,一人随着混乱的波动,顺势一掌硬生生拍在他的肚子上。

这道掌劲恐怖非常,快若雷霆。

而且对方的拳头,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体验,让齐道春脸色不由得为之扭曲。

夏小猛道:“如果没有爆炸的威力在助攻,我想要靠近你身边还有点困难,但是你很愚蠢地选择了一个十分有利于我的方式!”

夏小猛嘿嘿笑。

齐道春的速度,是现在的夏小猛,拍马都赶不上的。

只要齐道春用速度来压制夏小猛,那夏小猛只能是束手无策,被动挨打。

但是齐道春太看不起夏小猛,也没有预料到这一招圣级功法,竟然会对夏小猛无用,于是他被夏小猛抓住机会,被一招击溃!

夏小猛的拳头刚猛无俦,而且还借助了爆炸的推力,就好像是顺风开船一样,速度和威力,比平时都不可以同日而语!

轰地一声,齐道春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这股距离的刺痛,甚至是从身体直接伤到了灵魂,在一瞬间,就让齐道春的反抗能力,降低到了一个非常低的水平。

齐道春强忍着伤势,口中吐出了两口血后,惊诧道:“夏小猛,你中了我的齐天下书,怎么可能还能够活着!这一招,我就是用在渡劫期的高手身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得过,你是怎么做到在这一招当中安然无恙?”

对于这个问题,他完全是百思不得其解。

夏小猛道:“这个理由你应该很清楚,那就是你还不够强!”

“胡说,我已经是渡劫期的高手了。渡劫期,放眼整个荒域,都是顶尖一流的存在,你凭什么说我还不够强?哪怕是我的亲哥哥,在我这一招之下,也没有完全毫发无伤的道理!”

齐道春亲哥哥是齐家的家主,不过是同父异母,两个人的年纪相隔了百岁。但是只不过是用了百年时间,齐道春就已经成为了渡劫期的存在。

这样的速度,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顶尖天才的修炼速度。

夏小猛也不想和齐道春说太多,踏步而出,赶尽杀绝。

齐道春慌忙后退。

另一边的倾雪练,对阵的是齐道春的仆人!

这两个人的战斗,也在没多长时间之后,就开始要分出胜负。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除非是有心想让,否则生死的搏杀只在瞬息之间,成败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呈现出结果!

倾雪练怒眼一瞪!

“《雪神六剑》第一式:剑风回雪葬天青!”

雪神剑法一出,雷电在天空中肆虐,同时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气,从倾雪练的玉体上散发开来。

倾雪练的剑气所过,哪怕是强如齐道春身边这名半步渡劫的仆人,体内的气息也在这股寒气下渐渐缓慢停滞。

“好恐怖的寒气,你身上的寒气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齐道春的仆人被这一剑杀来,险些吃瘪。

按理来说,一个人身上的寒气,不可能有这么强大,除非是到了渡劫期。在这名仆人看来,就算是练就什么很强大的寒冰功法,也无法将寒气凛冽到这种程度。

倾雪练根本不会和他废话。

无穷无尽的剑气,一轮又一轮,剑风回雪,当剑气纵横的时候,好像漫天都下了满满当当的一片大雪。

齐道春的这名仆人,慌忙使用一种天级防御功法,名为《不动玄武功》!

这种防御功法,几乎能够称得上是半步圣级功法,只是差了那么一丝丝而已。

一般的天级功法,甚至是一般的半步圣级功法,根本就别想破防。如果对方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哪怕是使用圣级功法,也无法将他的《不动玄武功》破碎。

运出不动玄武,仆人身上好像是覆盖了一层玄武神兽,防御力瞬间提升到了一种恐怖的级别上。

“给我破!”

倾雪练倾尽全力,将自己所吸收的菩提血果的力量,也一并使用了出来。毕竟站在眼前的,是一个已经达到半步渡劫的存在!

轰!

倾力一剑,破碎苍茫,倾雪练的这一剑,很快就让对方的护身玄武寸寸龟裂,剩下的剑气侵入对方的身体。

仆人大惊失色,身上那一股隐隐的天地旋流,奋力将这股剑气隔离出去。

可惜的是,如果对方是真正的渡劫期高手,那他的确是可以做到用这股渡劫旋流,将倾雪练的剑气给吞噬和排斥出去,但是仆人只不过是半步渡劫,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仆人震惊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洞。

此番战斗,他已经是落入了下风。

而倾雪练也并没有就此放手的意思,迅速玉手一抬,紧接着又是一招,让身处在战斗核心地区的仆人,感到天雷滚滚般的震撼。

只听倾雪练娇喝道:“《雪神六剑》第二式:剑雪回澜覆沧溟!”

轰然剑气如潮,漫天一地。

那无数剑气飞过来的声音,就好像海浪在翻腾一样。但是那股飞剑而来的声音,比海潮更加汹涌,令人忍不住地要感到惊骇!

仆人没有办法,再次费心凝聚出不动玄武,同时将自己的力量,完完全全提升到最高层次。

刚才的他还有些掉以轻心,但是现在,他是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一股旋流扩张到了玄武护甲之外,想要直接利用武力境界,将这股如潮的剑气给阻挡在外面。

然而雷声轰鸣,电光游走如蛇,这更加恐怖的现象,表明倾雪练的第二招,已经超越了一些普通的圣级功法,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高度。

唰!

强悍的助推力,加上无边的剑气潮流,转眼就将仆人给吞噬到其中。

从自成的空间里面被炸出来,齐道春就看到自己的仆人,竟然有些不敌倾雪练的强悍招式。

“这是第一次,我们竟然这么狼狈……”

齐道春看着眼前自己远远想不到的场景,他心中的错愕感,已经是不能够用语言来形容。

“找死!”

齐道春竟是手做龙爪状,将仆人身上无边的剑海,给硬生生吸了过来。随后他单手在空气中一抓,恐怖的剑气海潮,竟然在他的这一握之轰然溃散!

仆从浑身是血,面目狰狞。

而夏小猛也趁着这个机会,再次给齐道春身上来了重重的一拳!

齐道春倒飞出去,脸骨变形,同时腹部被夏小猛砸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齐道春不可置信地错愕之下,只能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喊道:“速退!”

齐道春想要离开,这是夏小猛拦不住的,主要是速度没有办法跟上。

夏小猛终究只有元婴的实力,想要和渡劫期的高手比速度,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就算夏小猛曾经是真仙,身体血脉有了极大的变化,也不可能在元婴期内,和渡劫期的高手比拼速度。

齐道春的仆人也浑身是血的狼狈而退。

齐道春一连逃出了数千公里,才没有继续逃下去。

齐道春道:“夏小猛这个人有古怪,他的实力有一种扭曲的怪异感。他没有出什么强悍的功法招式,只是凭借这一双拳头,就能把我伤成这样。但是夏小猛的速度却不怎么样,最多也就是分神合体境界的水准。”

他对夏小猛十分疑惑不解,但是对夏小猛的实力,却是服服帖帖。

夏小猛真是个极端恐怖的人物。

“我们回去吧,这桩仇,我们恐怕是永远都不能报了。”齐道春站在天空之上,脸色凄然道:“天阳,你的死,哥我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为兄已经尽力,你在黄泉瞑目吧。”

“走!”齐道春迅速回到荒域中州。

而夏小猛和倾雪练都不知道的是,齐道春重伤的消息,在中州究竟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

甚至这个消息,比齐家在天荒神境全军覆没这样的消息,来的更加轰动。

齐道春,齐家未来的希望,齐家数百年来,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就这样被人给重伤了,而且连带着他身边的仆人,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势。

……

鸠神峰!

鸠神峰的弟子,感觉眼前的一幕就跟做梦一样。

倾雪练的实力,大家都知道很强,但是竟然还能够强大到这种恐怖的地步,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之前他们还以为青泥太上长老,同样是大乘期,或许比倾雪练要弱一点,但也不会弱多少。但是现在来看,倾雪练对战青泥,那简直是在虐菜!

而夏小猛带来的惊喜更多。

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

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第二集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花都医道圣手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八章 活得不耐烦了!

慕容婉轻轻一笑,“你能开心就好。好了,萧尘,你还有什么事要去做吗?”

萧尘刚想说一句没有了,突然,电话响了,萧尘皱了皱眉头,来电话的号码,就是艾泽,现在是下午四点,按照艾泽几个小时前的短信,现在他们就应该已经到了江云了,因为他们这些人的身份,在z国比较敏感的原因,他们不能直接坐飞机到z国,而是要乘坐直升机到一个属于萧尘的隐秘小岛上,然后再坐船到沿海的江云。

“主人,说来惭愧,我们刚到江云港口,就被几个江云的便衣jc给跟上了,他们也真不友好,我们又不是来干坏事,至于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吗?”

萧尘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艾泽的夜行者小队曾经来过江云,而且和江云市的j方还有过节。

那是一次暗杀某个逃回江云的z国人任务,他们成功的完成了任务,却在随后被人发现,他们不得已,在江云闹过事。

现在,他们来了江云,肯定会引起一些问题,“我马上过去,记住,千万别动手,你们这次在江云得待一阵子,千万别在头一天就给自己惹下解决不了的麻烦。”

电话那头,艾泽勉强点了点头,他是一个暴躁的人,在被人用枪顶着脑门的时候,他很难做到不把那个人手中的枪踹飞,然后再把那个人给踹飞,这对艾泽来说,很困难。

“小婉,看来我有点麻烦要去处理了,李子雄派来保护你的人已经在附近了,一旦有问题,他们马上就会给我打电话。”

虽然他们不是那些杀手的对手,但报个信这种事,还是能做的到的。“好,我听到了,萧尘,这件事等你回来,必须对我说清楚。”

看着慕容婉固执的目光,萧尘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些人本来就是来保护他的,自然可以让她知道那些人的真实身份。

艾泽他们现在被jc们围困在了江云东边的秦封山上,而山下,已经被好几支特种部队包围了起来,他们荷枪实弹,一旦萧尘的人有所举动,一场冲突就会在所难免。

而萧尘调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也会因为这场冲突成为泡影。所以,萧尘思量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徐震南的电话,毕竟在整个江云,鸟他萧尘这一壶的人不多。

“小徐子,有空没有?帮我个忙,现在去一趟城东的秦封山,我的人在那边搞出了事情。”

电话那头,徐震南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正在忙,不过他还是答应了萧尘的请求,毕竟......那可是萧尘啊,徐震南还得靠着萧尘往上爬呢,怎么可能会得罪萧尘呢?

“放心吧,萧先生,我马上就到,你在哪儿?”“直接秦封山见,事情有点严重。”

嗯......的确,萧尘到了地方,都被j方的阵仗吓到了,连直升机都出动了,所谓的大炮打蚊子,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山头是萧尘的夜行者小分队,山下是数以十计的j车和警用直升机,似乎都已经装了实弹,还好......j方带队的人里,似乎有白雪。

萧尘松了口气,急忙赶了过去,还没靠近就被两个持枪的特种队员给拦了下来,“兄弟,前面出事了,暂时过不去。”

“我知道,二位,放我过去吧,你们包围的人,和我有点关系。”两名队员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出来。

“兄弟,这个玩笑不好笑,你知道山上包围的是什么人吗?是国际臭名昭著的恐怖社团,夜行者小队。”

夜行者小队这么盛名在外,倒是让他这个主人倍感震惊,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有些意外,“我说的是真的,二位,你们最好快点放我过去,不然一会儿就该死人了。”

“等死,为国而死,幸也,我们就是全部战死在这里,从这里跳江自尽,也不会让这个可恶的恐怖社团危害到江云市的人民!”

萧尘一阵无语啊,果然是热血青年“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来这里,也许并不是来这里做坏事的呢?”

山上,艾泽似乎看到了萧尘,他用扩音喇叭喊话了,“主人,我真没想到这些z国人这么热情好客,居然用直升机和重机枪来招待我们......”

两名特种兵立刻看向了萧尘,阿不,确切的说,是用枪对准了萧尘,他们就算再傻,也知道那个艾泽嘴里说的主人是谁。

“我刚才说了,这些人和我有些关系,你们不信。”那两个特种兵的态度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友好了,“行啊,年纪不大,本事倒不小,都当他们老大了。”

说着,这人似乎把步枪的保险开了,萧尘有信心躲开子弹,但是......和他们起冲突显然不太好,“哎哎哎,你们两个,干什么啊?这位是萧先生!”

他们正要不由分说的开火的时候,前面指挥车上的白雪传来了声音,“萧尘,你怎么过来了?”

“废话,你们把我的人给围住了,我能不来吗?”白雪一脸不解,随后带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问了萧尘一句,“你的......人?”

“对啊,我的人,白小姐,小婉最近有危险,你也知道,我一个人很难保护好小婉,所以我就从国外掉了一些人过来。”

白雪听到这里,下意识的白了萧尘一眼,你早说呀,差点闹出重大恐怖袭击,“所以......”

“所以,你们可以放心,我在这里保证,这些人会在江云做守法公民。”萧尘话音刚落,白雪旁边的一个特种部队队长就开口了。

“你放屁,合法公民手里拿着rpg啊?”萧尘望眼四周,“你怎么不说你们直升机的红外瞄准还对着他们的头呢?”

那个队长瞬间闭了嘴,片刻,他一脸疑惑地看着萧尘“你说你是他们的主人,那你是什么人物?据我们所知,这个夜行者社团,杀害过很多国家的重要人物。这样一群人的老大......”

说着,那个队长对着手下们挥了挥手,几十个士兵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萧尘。

“妈的,都活的不耐烦了是吧?兄弟姐妹们,准备动手!”

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

理科生坠入情网故尝试证明第三集

左思右想,花小楼最终踏入写着“杀”的那条通道。

他相信,这里的通道应该是有关系的,不可能说第一个通道就能决定最后的去向。

应该说是一个分支的开始。

无论选哪一个,都有被录取的可能,只是看你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继续前行,这次出现了四个提示,分别是“留下”、“天空”、“剑”、“女人”。

花小楼考虑了一番,这四个选项,其实他都可以选。比如留下,可以理解为测试顺利留下来。

天空,修炼之人谁不向往天空呢?

剑就不用说了,这是修炼者常用的一种武器。

女人嘛……花小楼从来不避讳自己喜欢女人。难道,还能喜欢男人?

想了好一会儿,花小楼大步迈向写着女人的那条通道。

并不是说这四个字眼中他最喜欢的是女人,而是此刻,他将女人二字,理解为一个字:阴。

他为阳,那么选这条路从理论上讲,是合适的。

阴阳和谐嘛。

一路走下去,差不多共有二十个岔道,花小楼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选的。

整个过程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最后,来了了最后一个出口……因为上面有提示,说这里是最后的出口。

一共是两个出口,左边写着:你是否愿意为了学院而奉献自己的生命?右边的意思刚好相反。

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有不少人会选左边的出口,也算是向学院表忠心,讨好院方。

可是,花小楼却豪不犹豫走向右边。

假如说学院最终的选择真要是左边的意思,他宁愿与龙馨离开独自修行。

生命是自己的,凭什么要为学院付出?难道学院是公益的?不收学院?

既然收了学院,就应该为学员的生命负责,哪有让学员反过来用生命来奉献?

走出通道……

花小楼的心情其实还是有点小小的紧张。

抬眼一望……几个工作人员正微笑着看着他,其中一个走上前来,递过一个牌子说:“恭喜过关,请你于三天后再来本学院参加第四次测试。”

“太好了,多谢多谢!”

花小楼欣喜地接过牌子,然后下意识瞟向另一边……那边,正陆陆续续走出一些参加测试的人,个个垂头丧气,羡慕嫉妒地看向这边……

这时,龙馨也走了出来。

不过,她可没被淘汰,同样也顺利拿到了牌子。

“总算又过了一关!”

离开学院时,花小楼不由感叹一声。

“是啊!”龙馨点了点头:“看样子,现在已经淘汰了大半学员了。这才第三轮,到了第四轮,应该更多……”

“嗯,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应对。”

第二天,二人在客栈的大堂里喝酒,突然间,有人神秘兮兮道:“听说第四次测试的内容已经泄露了,现在有人正在四处兜售……”

“真的假的?”有人激动地问了一句。

“真的啊,我亲见看到的,有人花三百晶石拿到了第四次测试的内容。”

“三百晶石这么贵?”有人惊叹道。

“不算贵吧?假如说能提前知道测试内容,那你就比别人多了太多的机会……”

酒馆里,一下子议论纷纷。

还有人迫不及待打听在哪里可以买到测试的内容。

一直以来,万源学院的测试内容在正式测试之前是不会公开的,每年都有变化。

所以,假如能够提前知道测试内容的话,的确占了很大便宜。

也难怪不少人比较感兴趣。

这时,花小楼忍不住冲着龙馨小声道:“龙姐姐,你觉得这消息是真是假?”

“说不清,但不管是真是假,我们都不要去理会。”

“这个自然……”花小楼点了点头。

然后又道:“据我分析,这个消息假的可能性极大,多半是有人故意设局,想趁此机会骗大量晶石。”

“对!”龙馨点了点头。

“还有……”花小楼继续道:“就算是真的,三天的时间,估计不少人都知道了内容,传到学院去,学院很可能会更改测试内容。”

到了第二天,这件事更是彻底传播开了。

除了一开始卖消息的人之外,还有人买到了消息,又拿出来转手倒卖。价格也越来越低,甚至还有人只卖五十晶石。

但是,无论外界传的多热闹,花小楼与龙馨都不管不顾,不为所动。

就算这个消息是真的,他俩也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去通过测试。

终于又到了测试的日子。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测试的内容还真与这几天风传的内容一样。

这次测试其实是比较简单的,就是由学院派出几对学员出来进行比试,然后让参加测试的人评点。

那些拿到答案的人,自然是激动不已,一个个口若悬河……

花小楼自然是根据自己的观察力,一一作出解答,以及其中的招式变化,和双方的特长与弱势。

最后,主考官微笑道:“其实,这两天外界风传的消息泄露,正是本学院故意放出去的,就是想要测试大家是否经得起诱惑。

很遗憾,这其中有太多人自作聪明,以为买到了答案就可以蒙混过关……”

这么一说,现场不少人脸色大变。

结果不用说,那些千篇一律的回答,自然是被直接淘汰。

当然,也并不是说没有买答案的人就一定可以过关,还是要看水平。

最后,主考官说道:“经过陆陆续续的测试,目前共有四百余人通过四轮测试,接下来应该还有几十人。一个月后,将全部集中到一起时行最终测试,名额为八十名。

也就是说,被淘汰的机率依然很高,希望大家不要松懈……”

“靠,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上当了……”

“学院这么做也太没意思了,引诱我们上当……”

“骗我们的晶石……”

听到这些个议论,花小楼笑而不语。

这能怪谁?

只能怪自己不长脑子。

终极测试,倒是不用再打探了。因为每年都是一样的,就是让所有参加测试的人员去爬学院后面的一座山。

时间不限。

总之就是取前八十名。

这并不是比谁的速度快,据花小楼所知,那座山是加持了特殊阵法的,无论你多高的境界,进去之后实力都会被压制,变得跟普通人一般。

说白了,那也算是一种意志力的考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