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状元苏乞儿

武状元苏乞儿
  • 主演:周星驰,张敏,吴孟达,徐少强,林威,陈百祥,郑丹瑞,苑琼丹,陈慧仪
  • 导演:陈嘉上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2
广州提督之子苏灿(周星驰 饰)在考取武状元时,被人设计陷害沦为乞丐。因为丐帮四大长老杀了自己的教主,入主朝廷的天理教太乙真人四处迫害丐帮,加上丐帮帮主阵亡令打狗棒法失传,丐帮一时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在心仪苏灿的如霜(张敏 饰)的暗中帮助下,传功长老选中苏灿为丐帮接班人,传以打狗律 法要诀。苏灿学艺成功后,成为新任帮主,开始团结各地丐帮会员自强,共同奋力对抗天理教。太乙真人(徐少强  饰)欲拥兵自立,预谋在皇帝狩猎之时下手行刺,不料消息走露传到苏灿耳中。

武状元苏乞儿第一集

黑锋缩缩脑袋,他还没这么伟大……

管家差点吓得心脏停跳,擎王府的十棍可不同于外面的十棍,十棍下去,像他这种上了年纪、内功又不佳的,那是会要了他的老命。

“黑鹰,你还不说?”

帝玄擎一个箭步走到黑鹰面前,揪起他的衣领,厉声道:“你胆敢有隐瞒?说!”

黑锋也禁不住胆战心惊地望着黑鹰,他们对王爷忠心耿耿,哪里曾有过丝毫隐瞒,刚刚管家的话是什么意思?黑鹰真的有所隐瞒?

黑鹰想到即使他不说,在府门外值守的侍卫也看到叶瑾上了凌依的马车。他们现在只知道王爷在找人,还不清楚个中原由,等傍晚交接时知道原因,迟早要禀报。虽然他们不知道叶瑾是要去金幽国,但应该听到公主的催促了吧……

黑鹰不敢直视帝玄擎的目光:“金幽公主的马车来擎王府接她,催促说再晚城门就关了,叶公子坐上马车就走了。”

帝玄擎阴鸷着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还有吗?”

“没,没了!”

一掌打在黑鹰身上,黑鹰立刻倒飞出去,在客厅门口跌落下来,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虚弱地再也爬不起来,却未曾昏迷过去。

“好大的胆子!来人,把管家和黑鹰一并押入地牢,由副管家暂时管理擎王府事宜。”

“是。”

黑鹰不断从嘴里溢出血,待侍卫过来时,双眼一眯,昏迷过去。

“王爷,黑统领他……”

黑鹰明显是受伤过重,地牢不比别处,阴暗潮湿,不见天日。如果在地牢,黑鹰怕是要被这内伤给拖死。

帝玄擎扫一眼:“不许治疗,命府医只给他吊着一口气,等本王回来处理。”

“是!”侍卫们抬着黑鹰、押着管家出去。

帝玄擎犀利的目光射向黑锋,黑锋扑通跪地:“王爷,属下绝无隐瞒!”他不想进地牢,那地牢哪是普通地牢,老鼠、蟑螂、蜈蚣等等,各种虫子爬来爬去,睡都睡不安稳。

帝玄擎收回目光:“备马,本王要去金幽国。”

黑锋大惊:“王爷,现在皇上重病不能上朝,二王爷协助打理朝政。据悉七王爷就要进京,局势尚未稳,您如果去金幽,封地那边怕是……”

帝玄擎高傲道:“就这些人,本王还不放在眼里。”

黑锋恳切道:“王爷,金幽万里迢迢,又与外面互不通信,若真发生什么事,王爷无法及时做出指令。端王一直虎视眈眈……”

就那两个州的封地,他确实也并不放在眼里。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便宜别人……

但若是与瑾儿相比,封地、天下,又算什么!

瑾儿上了金幽公主的马车,就这么不声不响走了,连话都没留?她就没有与他要说的话?她就这么狠心,对他和擎王府丝毫不留恋?

她前天傍晚出现在擎王府,是想与他告别?那姓陶的女人一出现,她甚至连告别都没有,一气之下就走了?

瑾儿这个没良心的小女人,千万别……

武状元苏乞儿

武状元苏乞儿第二集

西熠看着那一幕眸色震惊,很快就转身离开,在离开的时候,看到那夏欢欢扑在赵禾木身上的时候,嘴角露出那诡异的笑容,夏欢欢你终究有一天会来到我这边。

然后转身消失在丛林,因为夏欢欢的事情太让人震惊了,眼下震惊到他们都忘记了赵禾木这货,看着那赵禾木跑了,所有人都微微一愣,想去追人早已经消失了。

周帝看着那夏欢欢手紧紧的握着掌心,那一刻的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皇妹,看到了哪一个护着自己的皇妹,只可惜……回不去了,也不可能回去。

就如当年皇妹如此跟他说,“皇兄……”她一直都是叫自己哥哥,只可惜后来却成了皇兄。

“皇兄什么时候你变了,皇兄你放心,我不会是你的威胁,我会嫁的,会带着一切出嫁,因为你永远都是我皇兄,皇兄我们做一个约定,我出嫁后,放过他们吧,这是作为妹妹最后的请求,”

周帝神情复杂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影,那眸色不知不觉有些嫣红了起来,很快便闭了闭眼睛,何时变成这样的,他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仅仅是当自己变成这样的时候,早已经是回不去了,回不去年少的轻狂,回不去那潇洒的年纪,也找不回当年那一份纯真,面目全非孤身一人了。

慑冷言追着痕迹来到夏欢欢这里,就看到那周帝顿时微微一愣,“陛下……”然后跪在地上。

“出什么事情了?”周帝看了看慑冷言道,慑冷言将自己知道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下,也包括夏欢欢的身份。

“也就是说,那姬宜香并不是皇妹的女儿,眼前这夏欢欢才是,”周帝那神色看不出喜怒来,眼下的夏欢欢被送去治疗了。

留下的人也不少,听到这后所有人都微微一愣,可以外没有一个人怀疑,尤其是老一辈的人,当年长公主的神威过了如此久都还是记得,刚才那一幕不用任何言语证明,就可以告诉所有人,那人就是长公主的女儿。

“是陛下,微臣调查了一下,发现那姬宜香乃是大庆国探子,微臣害怕节外生枝,便未曾汇报,还望陛下恕罪,”慑冷言开口道,这话合情合理便没有任何让人可以怪罪的地方。

周帝看着不远处那剑虎的尸体,虽然眼下还没有死透,可这嘴都被撕了,压根就不可能在活下来了。

看到那尸体的时候,周帝挥了挥手,“下去吧,这事情朕有着定断,”然后骑着马回到营地里头。

赵禾木眼下还不知道这夏欢欢的身份,抱着人回去后,立刻就请了太医,太医看到那一幕后,“赵将军你想出去一下……”

眼下这太医便是司徒青竹,司徒青竹没想到这女子伤的如此重,这血出的有点多,眼下不快点包扎会有着危险。

司徒青竹立刻让自己手下的女医开始给夏欢欢包扎了起来,包扎的时候那些女医一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眼下,尤其是那腰间的伤口,眼下看的吓人。

帐篷里头的动静,越来越大那一旁的赵禾木也越来越心急,司徒青竹走了出来,“太医夏欢欢她怎么样了?”

“情况很不好,替我准备一些东西,我要给她缝合伤口,”腰间的伤口一定要缝合,不然眼下她会有着生命危险,赵禾木听到这话立刻就让人去行动了起来。

司徒青竹走进房间,开始给自己的针消毒,然后看着那伤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本来就被那刀剑伤的有些重,后来又还想被什么东西给挤压了,眼下这模样……也亏得这女子生命力惊人,不然眼下断气也不奇怪。

司徒青竹不知道,夏欢欢会活着是因为那天源寺的泉水,眼下护着对方,否则哪里有小命,司徒青竹开始给对方缝合,那伤口裂开的太厉害。

尤其是眼下有些坏死的肉,需要清理掉,看着那床榻上的少女气息微弱时,“人参片……人参片拿来……”

很快就拿着人参片给对方含在嘴中,夏欢欢昏昏沉沉的,感觉道整个人的灵魂都出窍了,那一刻的她漂浮在虚空中,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因为那场景她很熟悉,时不时的午夜梦回,就会回到家中,她躺在那软沙发上,听着妈妈一脸的嫌弃跟唠叨,“瞧瞧你那里有点女孩的样,一天到晚就跟小懒虫一样,小心以后胖死你,”

“妈妈我饿了,”她则是撒娇的叫着妈妈,妈妈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可还是会给自己弄饭菜,看着那一切夏欢欢突然哭了起来。

司徒青竹看到夏欢欢哭,以为是她疼的厉害,可眼下他来不及给对方止疼,只能够,“忍着点很快就好,”

这伤口太厉害了,眼下给她缝合,那的确是钻心的疼,却不知道夏欢欢哭是因为,她其实很不孝,在家的时候,仗着爸爸妈妈宠自己,她少干活吃喝都是妈妈照顾着。

她连一顿饭吃都没有给他们做,一次也没有孝顺过他们,反而在外面的时候乖巧,回家却跟那懒鬼一样,每一次都知道气他们,气爷爷奶奶,爱耍小性子,动不动就说不想学医了,动不动就气他们。

突然眼前的景色消失了,夏欢欢看着不远处那大雨,听着哭喊声,她迟钝的走向不远处,就看到那父母跟爷爷奶奶在那伤心的哭着。

尤其是妈妈一口气上不去,直接就晕死了过去,她想说自己好好的,想告诉他们自己好好的,想伸出手可这么也没办法触摸到他们。

在她扑过去的时候,景色又消失了,在看到的是那妈妈躺在病床上,日渐消瘦了起来,爷爷奶奶的身子也越来越不如以前,爸爸一个人****喝着那酒消愁着。

“想回去……想回去……好想回去,回去做自己的小公主……”司徒青竹听着那女子口中的声音,顿时微微一愣。

“什么想回去?”嘴中不断的叫着回去,那泪水不断的流着,那气息也渐渐的弱了下来,那本来强烈的求生意志突然就跟那灯火一样的被熄灭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武状元苏乞儿

武状元苏乞儿第三集

第九百九十一章 生死大劫

闻言,众长老陷入了沉默,大殿内的气愤,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冯倾城又道:“谭云,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志在天下,而我们冯族,并没有什么野心,只是想拿回属于我们冯族的领土,仅此而已。”

“以谭云的修炼速度和越级挑战的实力,他迟早一统天罚。至于我们冯族,只要拿回我们的领地即可,至于谁成为天罚大陆的霸主,我们不在乎。”

冯倾城见众长老,仍然在犹豫,她接下来的一席话,深深触动了众人的心。

“诸位,坦白说,我认为其实这次我们不帮助谭云,以谭云修炼速度,只要秘境之门十年内不破,恐怕到时候,他根本无需我们援手,便能击败强敌。”

“而我们去帮助他,说白了只是一份心意,仅此而已。”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谭云真实年龄不过八十岁,可他早在十七年前,便已经是圣阵师、圣器师、圣丹师、圣符师了。”

听后,大长老神色骇然道:“什么?属下专研炼器术整整八千年,才成为低阶圣器师,他居然如此年轻,便跟属下造诣不分伯仲!”

“大长老,不是不分伯仲,而是他至少是高阶圣器师。”冯倾城说道。

“此话当真?”大长老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时冯蕓说道:“千真万确,当初我和倾城在皇甫圣宗,亲眼目睹谭云成为宗主前的考核时,他展露出的炼器造诣,和他亲口承认的。”

冯蕓缓缓起身,面朝众长老,抱拳道:“倾城的意思,便是老朽和族长的意思,你们长老会,现在投票决定吧!”

众长老有些犹豫不决时,大长老起身道:“属下相信小姐对谭云的认知,属下同意!”

随后,众长老纷纷把心一横,选择了同意!

“好!”冯天伦起身,大手一挥,“现在我们即可动身,前往天罚山脉!”

“倾城,你现在只是神域境六重,你别去了,安心在族中修炼。”

冯倾城抿了抿嘴,“爹爹,女儿想去。”

冯天伦笑道:“倾城啊!你是不是喜欢上谭云了?”

“没有!”冯倾城双腮染霞,“女儿才不喜欢他!”

“呵呵呵呵,好吧,不喜欢不喜欢。”冯天伦笑罢,暗道:“知女莫若父,这丫头时常发呆,每次一提到谭云,便神采奕奕,就算不喜欢谭云,那也一定有好感!”

……

光阴似箭,又过了一年。

皇甫圣宗,极品玲珑圣塔。

盘膝而坐在十层内的谭云,自将鸿蒙木体修炼完成后至今,又修炼了三百七十年,终于触摸到了域胎境一重的屏障!

“呜呜——”

“轰隆隆——”

刹那间,谭云所在的山峰上空,方圆八万里的苍穹中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显然,神域境的生死大劫,即将来临!

只要渡劫成功,谭云不仅灵池内的鸿蒙领域会消失,且他灵池内的十尊鸿蒙域魂,将会融合成一尊鸿蒙仙胎。

拥有仙胎者,便拥有了得到成仙的资格,同时便能收放自如的施展领域之力,故而被称之为域胎境。

例如,谭云神域境时,若想施展鸿蒙领域之力,必须先将方圆数千里的鸿蒙领域凝聚出来后,在领域笼罩的范围内施展。而一旦晋升域胎境,便无须施展鸿蒙领域,举手抬足间,便可操控鸿蒙领域之力杀敌!

“轰隆隆!”

屹立在峰巅上的极品玲珑圣塔打开后,谭云神色激动的凌空飞出,化为一道残影,朝外门深处山峦间迸射而去。

那原本笼罩着圣塔的乌云,朝谭云极速跟随而至。

片刻后,谭云飞渡二十万里虚空,凌空而立于一片山坳丛林的上空。

谭云当即施展了鸿蒙木体,顿时,体型暴涨到一百五十丈之巨!

他昂视乌云,巨瞳中透露着霸天绝地的意味,口吻极狂,“神域境生死大劫,对于别人而言,极其危险,不过,对我谭云来说,你顶多可以重伤我,却不能扼杀我!”

“我谭云,除了羽化境的生死大劫外,不惧任何劫难!”

“来吧!神域境生死大劫!”

谭云踏空而立的举动,和那狂傲的言论,仿佛激怒了上苍,顿时,盖顶的浩瀚乌云,犹如漆黑的滔天骇浪,开始澎湃起来!

“呜——”

“轰隆隆——”

霎时,天穹如泣,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惊天巨响,第一道金属性的天劫,像是一柄长达十万丈的巨剑,带着震塌的虚空,从乌云中垂直爆射而下,狠狠地击中了谭云胸膛!

“砰!”

金之力天劫崩溃时,谭云小山般的身躯,垂直砸落在丛林中,顿时,大地震颤中龟裂,树叶淅沥沥的飞落。

“嗡嗡嗡——”

“轰隆——”

“轰隆隆——”

当谭云一跃而起,刚冲出茂密丛林的瞬间,木之力、水之力、火之力、土之力,四道天劫朝谭云接踵而至!

木之力天劫,犹如一条青色的巨龙!

水之力天劫,化成一座高达万丈冰峰!

火之力天劫,犹如一杆擎天巨枪!

土之力天劫,如同一座褐色的山岳,带着崩塌的苍穹,轰然砸落!

“给老子碎碎碎!”

谭云怒啸间,体内涌出一股股灵力,化成一条条金色长龙,围绕他继续旋绕,以强悍的肉身,来硬撼天劫,任由四道天劫,接连击中身体!

“砰砰砰!”

随着三道巨响,木、水、火三道天劫,击中谭云后便溃散开来!

“噗!”

谭云噗出一口血液,一百五十丈身躯,宛如金色流星朝丛林坠落。

不待谭云砸落丛林中时,那土之力褐色山岳般的天劫,已经轰然碾砸在谭云胸膛上!

“砰——”

褐色山岳的底部,垂直而下,碾爆了方圆万丈内的参天古树,将谭云重重地碾压在丛林地面!

“嗡——”

“哗啦啦——”

土之力褐色山峰,将谭云碾入地内后,便轰然溃散了,可那强悍的余威风暴,朝四周光速席卷而至,撕碎了方圆百里的丛林后,又将四面的四座数万丈山峰,彻底摧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