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

嫌疑人
  • 主演:孔刘,朴熙顺,赵成夏,刘多仁,金成均,赵在允
  • 导演:元新渊
  • 地区:韩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韩国闹市街头,生活着一名沉默寡言、逆来顺受的男人池东哲(孔侑 饰)。他从事代驾工作,见惯了他人的白眼和凌辱。真正的他是从北朝鲜逃过来的前特殊部队成员,为了追查害死妻儿的凶手而甘愿抛弃一切。在朝鲜他得到了德高望重的朴会长的器重,谁知会长在某个夜晚被人杀害,老人临死前将自己 的眼镜交给东哲。成为此案重要嫌疑人的东哲卷入了一连串充满杀戮和阴谋的漩涡,更不知道那副眼镜中竟然隐藏着天大的秘密。朝鲜秘密部门蠢蠢欲动,空军特殊部队CCT的训练教官闵世勋大校(朴熙顺 饰)也对东哲紧追不舍。   站在风口浪尖的东哲,被迫凭借一己之力周旋在各方势力之中

嫌疑人第一集

任君飞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他要研究手里的几份招商资料,然后制定一套有助于招商企业的规划。

这两天,任君飞意识到招商必须要有打动对方的东西才行,而一套合理发展的规划书是必不可少的。

这次招商引资,任君飞没有关系没有门路,同样也缺乏经验。他唯一的优势就是给予合作企业,未来在战略上的规划。

对于这样方法可不可行,任君飞自己也不知道。韩静可以说是任君飞的第一个实验对象,不过至今韩静都没有给任君飞打电话。

任君飞自身的商业头脑,加上和谢小雨接触后的学习,让他的许多想法也变得更加成熟,对利益性的眼光也很有远见。

虽然脑子里东西有很多,但是真写起来却是比较麻烦。一是任君飞不够专业,二是任君飞对于许多企业产品了解不够。

一份规划书写了三个多小时,却又被任君飞自己否决了。用拳头砸了砸脑袋,点燃一支烟平复下心情,任主任再次奋笔疾书。

阵阵电话铃音,将任君飞从睡梦中唤醒。睁开眼睛,天色已然大亮,任君飞觉得脖子一阵发涨,昨晚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穿着衣服趴桌子上睡着了。

“嘉怡,有什么事吗?”任君飞迷迷糊糊地问道。

“都快八点了,还要去会场。”宋嘉怡提醒了任君飞一句。

“马上,等我一会儿。”任君飞应了一声,看着那写了一半的规划书,暗自摇头。

没脱衣服睡觉也省了很多事,胡乱洗洗脸刷刷牙,不过五六分钟,任君飞就走出房间。

此时走廊中除了宋嘉怡之外,还有四个人,而且周全领也算是自恃身份,竟也准备再去会场。

“就咱们这几个人?”任君飞看着面前几位,不由皱眉。果然领导不在,那些人就收不住心了。

“呵呵,我以为任主任你也不在呢。”周全领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如今可全指望周局带队了,跟着领导走准没错。”任君飞跟着客套一句。

任君飞和众人表面关系还算不错,除了那个黄承兴,他和谁也不见外。

“你昨晚没睡好吗?脸色这么差。”宋嘉怡见任君飞眼睛通红,关切地又问了一句。

“睡得晚了点,没有什么大碍。”任君飞不在意地笑了笑。

何止是任君飞,在场的几位个个都是萎靡不振,看起来是玩的很晚。不过好在这几位都回来了,牛胜利一些人却是整夜没回来。

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如今变得稀稀落落,青阳市招商团的精神面貌也显得消沉许多。

“我们的会场呢?”

再次来到南海大厦,任君飞却找不到青阳市的招商会场了。原本很显眼的会场,此时完全空了下来。

这一幕让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搞不清会场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没了。

任君飞四下打量了下,发现别的地方政府会场都在。唯独少了青阳的会场,刚要找人去询问,却看到一位负责人走了过来。

“你们是东岭省青阳市的招商团吧,因为你们的会场租赁到期,我们已经拆除了你们的会场。”

“我们没说不给钱,你们这不给通知就给拆了。这也太不像话了吗?”任君飞愤愤不平地说道。

“当初这个会场并不是你们租赁的,所以我们没有必要通知你们这些,现在只是告诉你们一声而已。”

“那我们现在还可以租赁吗?钱不是问题。”任君飞有些郁闷地说。

“你们的位置已经有别的商家租赁了,还有目前这个展会大厅,也没有空闲的位置了,你们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不是吧?我看很多位置都闲着,给通融一下吧,就这么把我们赶走了,让我们去什么地方?”任君飞隐约感觉这事是有人搞鬼。

“就算是有地方,我也不会把这里租赁给你们的。”一个冷傲的声音出来。

任君飞回头一看,心中暗暗叫苦。那熟悉的冷艳贵妇,不是周影又是谁?不过这次周影并没有带什么保镖。

周影吃了莫乔恩的亏,一直耿耿于怀。虽然没有再去找莫乔恩,但是却派人来会场闹事。这次干的更绝了,直接就让人把青阳市招商会场给拆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我们招商和你没有关系吧?”宋嘉怡看着满脸傲慢的周影,不禁说了一句。

“又是一个贱人!”周影不屑地看了宋嘉怡一眼。

“你怎么还骂人!”宋嘉怡见周影如此说自己,俏容被气的通红。

“哼,南海大厦是我父亲的产业,我骂你怎么了,在我家门口没有打你就不错了。你们青阳招商团是不是都靠女人勾引男人招商的?”

周影又是一阵冷笑,这女人那种优越和自信感实在是太强了。

宋嘉怡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被周影如此诋毁,她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眼睛中更是噙着委屈的泪水。

“呵呵,我以为周大妈有什么本事,就会在自己家门口欺负人吗?怎么没见你再去酒店,不会是怕了吧。”

任君飞本来不想和周影有太多计较,但是周影对宋嘉怡出言不逊,他却是看不下去了。你说谁是大妈?”周影见任君飞如此讥讽自己,脸上随之带出怒容。

“还能有谁?周大妈人老珠黄,还跑出来吓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任君飞不紧不慢地又说。

“来人,给我把这个人嘴抽烂!”周影被任君飞气的暴跳如雷。

“嘉怡,打电话报警!”任君飞对宋嘉怡低声说了一句,便上前几步来到周影面前。

“你想干什么?”

周影见任君飞气势汹汹地走到自己面前,脸色不由就有些慌乱起来。

不过周影却没有后退,她不相信在南海市,有人敢对自己不利。

可惜周影小看了任君飞,任君飞直接扯住了周影的衣领,将那娇滴滴的女人拉到自己面前,冷笑着说:“你信不信我先把你的脸抽烂?”

南海市周氏家族,那可是名门望族。在南海市的势力极大。

周影身为周家千金,又是蓝家儿媳,自然更是娇生惯养嚣张跋扈,在南海市无人敢招惹。

“你动我下试试?”周影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目光中充满了挑衅,她不相信有人敢在南海市对自己不客气,

周总被人扯住了衣领,这还了得?此时一大群保安已经将任君飞围了起来。不用宋嘉怡去报警,会场负责人早就提前报警了。

宋嘉怡看到任君飞为自己挺身而出,脸上带着担忧和高级。任君飞没有变,还是那个勇于保护自己的任君飞。

周全领等人满脸紧张,各自暗骂任君飞是惹事精。这几位才不管任君飞如何收场,只求自己平安无事就行。

任君飞很是纠结,他还真下不了手去打女人。先前苏澜被任君飞打了耳光,那也是因为u震怒出手。

“哼,你就这点本事?”

周影高傲地仰着头,见任君飞不敢打自己,更是越发地放肆:“愣着干什么,给我把那个贱人的嘴抽烂!”

任君飞还在犹豫,不过当他看到那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打手后,眉头却不由紧锁起来。

“放开周总!”几个西装男果断地围向任君飞。

任君飞此时可是骑虎难下了,自己可没有莫乔恩那本事,随便一个保镖就能把他放倒,更何况现在有六个。

“不用管我,去抽那个贱人!”周影不屑地看了任君飞一眼,却又将手指指向了宋嘉怡。

几个保镖愣了一下,对于周影的命令却是严格执行,此时竟真的向宋嘉怡走去。

那保镖是什么人物?任君飞可是有切身体会的,这要是打弱不禁风的宋嘉怡,肯定会把宋嘉怡打伤的。而且任君飞也知道,就周全领几个人,根本就指望不上。

“住手!不想你们主子挨打,就给我老实点!”任君飞厉声说了一句,更是粗鲁地拖了周影几步。

“呵呵,你的本事哪?我让你打都不敢打。”

周影冷笑着讥讽任君飞,随即又对几个保镖说:“给我打那个女人!不然就都给我滚蛋……”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敢让他们打嘉怡一下,我就打你十下!”任君飞面目狰狞地看着周影。

“你敢打我……”

周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任君飞,这么多年来,这个如公主般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打。

这一刻周影也不觉得脸有多疼,更多的则是震惊。就这样一个外省来的乡下人,竟然敢打自己?

“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不过是投胎好点罢了!”任君飞怒视着周影,脸色越发地阴沉。

警察终于赶到了,也没有太多的询问。先是让宋嘉怡等人离开后,才客气地带走了任君飞。

“莫乔恩,我现在可就指望你了。”任君飞暗自感叹。

任君飞知道周影那样的女人,他得罪不起。如果莫乔恩不帮忙,自己恐怕就要栽了。来到南海市,任君飞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一文不值。

南海市警方也是有些头疼,上级对于青阳市招商团有明确交待,让其积极配合青阳市招商团工作。

嫌疑人

嫌疑人第二集

守在山林外的龙痴等人,突然看到周围的仙元气,疯狂的涌向李小宝渡劫的山林中,一个个都十分的惊喜,知道这预示着李小宝已经是渡过了神劫,正式晋升到虚神境了。

“小宝的天赋还真是不一般啊,这才一个多月,他的神劫就渡过了,比我当年可是强多了。”葛鸿钧说。

“是啊,只要小宝渡过了神劫,凭他的修炼速度,很快就能够突破到真神境了,到时候就算是龙赤天不死,我们也不用怕了。”周云沙说。

而李小宝的一众老婆们也是欣喜不已,终于松了一口气。神劫虽然没有危险,可是中途却不能被打扰,一旦被人惊扰了,那就要再等上一万年才能再次渡劫。

“爸爸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渡过神劫了,不知道爸爸在神劫中的一生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还真是好奇呢。”李玉凤说道。

“我也好奇,等你爸爸出来了,我们一起问问他。”白灵儿也说道。

一个时辰之后,涌向李小宝仙元气才停了下来,葛鸿钧急忙将护住山林的阵法撤去,然后就看到李小宝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玉凤第一个就冲了过去,拉住李小宝的手迫不及待的说道:“爸爸,快给我讲讲你在神劫中的一生都经历了什么了?”

李小宝疼爱的抚摸着女儿的脑袋说:“爸爸在神劫中的一生可是非常短暂的,只活了十五年,可怜啊。”

众人一听,都是一愣,怎么才活了十五年,神劫中的凡人经历,不是要经历生老病死,娶妻生子吗?十五年都还没有成年,这一生岂不是要有太多的遗憾吗?

别人吃惊,李小宝倒不在意,葛鸿钧、周云沙也吃惊,他就有点不安了,忙问道:“我的神劫有什么不妥吗?”

“这神劫也被称为凡人劫,主要是经历和体验凡人一生的艰难困苦,我在仙界这么多年,可还没有听说过谁的神劫像你的这样,还没有成年就夭折了,这样的人生,岂不是要有太多的遗憾留下来?”葛鸿钧说。

周云沙也是皱着眉头说道:“是啊,神劫就是为了让我等修士去真实体验一把凡人的生活,你这还没有体验呢就死了,也太有点反常了。”

两人如此一说,李小宝的心里就有点没底了:“这样的神劫对以后的修为没有什么影响吧?”

两个人都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因为他们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例子。

老乞丐却说:“小宝啊,你也别太在意这个,凡人中夭折的人多了,别说是十五岁了,几岁的,甚至是刚出生的,不也一样有的是嘛,虽然他们一生很短暂,但也一样经历了生和死。人生就是生和死,至于这中间经历了什么,经历了多少,那就要看各自的命数了。”

李小宝觉得老乞丐的话说的非常有道理,人生就是充满了各种遗憾,有谁敢说他的一生没有遗憾呢。我们虽然向往完美的人生,但是绝对完美的人生是不存在的。

“主人,接下来我们去哪儿?”龙痴问道。

李小宝说:“我灵海内的雷电之力在和龙赤天交手的时候,几乎是消耗殆尽了,我想去虚空雷渊中吸收雷电之力,你们就留在玄洲吧,继续寻找一下我的儿子,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

“玉龙这孩子,也不知道现在哪儿呢,有没有受罪。”一说到儿子李玉龙,孙小媚的心里就非常的难受,这生死不明的,让她的心始终是揪着,非常的疼。

“你放心吧主人,如果少主人在玄洲,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的。”龙痴说。

李小宝又跟众人交代了一番,这才告别离开,赶奔虚空雷渊去了。

他之所以非要去虚空雷渊吸收雷电之力,是因为这“雷神之怒”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如果有龙赤天不但没有死,反而修为还提升了很多,再次卷土重来,他能够对龙赤天构成威胁的攻击就只有“雷神之怒”了。

虽然李小宝非常渴望那九颗毒药能够毒死龙赤天,但他还是要先想到最坏的一面,只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才能在面对突然到来的为难时不慌张。

在到达灵洲的时候,李小宝还专门去了一趟万灵宗,结果万灵宗的人说,他们的掌教真灵道人自从上次逃离宗门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李小宝听了,忍不住摇头一笑,看来这真灵道人是被吓坏了,这个掌教也不敢当了。

在经过须弥城和蛮洲的时候,李小宝发现,大多数的龙族都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些龙族战士和修为不高的龙族,神境以上的一个都没有了。

“看来是都返回老巢了。”

对于那些龙族战士和低阶的龙族修士,李小宝并没有去伤害他们,一个是他们对仙界也构成不了威胁,在一个他们进攻仙界,也是听从龙赤天的命令。

在经过金沙城的时候,李小宝去了一趟金沙成的城主府,打算把城主张墨给杀了,因为他是第一个和龙族勾结的人,龙族重返仙界,就是躲在他的城主附中。

不过当李小宝来到城主府的时候,发现城主已经不是张墨了,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打听才知道,张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跑了,具体去了哪儿,没人知道。

不用说李小宝也能够猜到,也一定是和真灵道人一样,怕会去找他秋后算账,就提前逃之夭夭了。

进入金沙海后,李小宝就发现里面多了很多的尸骨,以前他进入金沙海的时候,是没有的,而且越是向金沙海里面走,尸骨的数量就越多。

尤其是在地狱花海中,白森森的骨头更是到处都是,至少有近万人之多。

看到这里,李小宝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些人一定是不想成为龙赤天的奴隶,才想着躲进金沙海中去的,没想到却死在了里面。

看着那片方圆几十里的吸血花,在想到躲在下面的纪世聪,李小宝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怒火,这个不死不活的鬼东西,急用这些吸血花,不知道害死多少修士,看来有机会一定要将他给除掉,不能让他再在这里害人了。

为了警告纪世聪要收敛些,李小宝在经过地狱花海的时候,用体内不多的雷电之力,将方圆几十里的吸血花全部都给摧毁了。

结果就听到脚下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叫,接着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降落在自己的身上,李小宝知道,这是纪世聪要向他动手了。

嫌疑人

嫌疑人第三集

所以,薄寒城就算出身不够尊贵,没有权势在手,但是足以令着女人趋之若鹜!

就像Anne身为千金小姐,再怎么骄纵成性,不还是听他的话,这是最好的例子。

因此,沐念晴喜欢薄寒城,这点无可厚非。

那么,前世的时候,没有自己的出现,薄寒城同着沐念晴是不是……谈过恋爱?

犹记得,沐念晴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抢走她爱的人。

她爱的人……她爱的人……她爱的人……

蓦地,洛筝星眸瞪大,一下子恍然大悟。

有没有可能,沐念晴爱的人,从来不是别人,就是薄寒城!

毕竟,前世的薄寒城,确实暗恋自己,只是暗恋多久,为什么暗恋,她根本一无所知。

如果沐念晴爱着薄寒城,薄寒城暗恋着自己,这就可以解释,沐念晴说的话语。

原来,她说自己抢走她爱的人,指的就是这样?

一时间,洛筝心里复杂万分,又是掺杂着甜蜜,又是溢出着苦涩。

假如,自己猜的正确,岂不是证明一点事实,她因为席慕白输给沐念晴,沐念晴因为薄寒城输给她,这是打不破的循环。

她遭到席慕白锁在婚房,以着生命威胁,被逼签着离婚协议,捐肾协议。

沐念晴呢,又能好到哪里?

深爱着薄寒城,但是因为自己,薄寒城亲自杀她,凄惨死在薄寒城手上!

所以,她输了没错,只可惜……沐念晴同样没赢!

尽管,这一猜想,不一定正确,但是这么一想,令着心里产生愉悦。

也在这一刻,确定一点事实。

“沐念晴,你喜欢城哥哥,不是吗?上次兰苑,你故意说着伤害城哥哥,就是想要刺激我!目的么,毁掉我的名声,博取城哥哥的同情……”

洛筝说着同时,注视着沐念晴,思绪百转千回。

被少女说破,沐念晴保持镇定,并不流露真实想法,想要稳住阵脚。

却在这时,听着少女继续一语:“你承不承认,没关系。总而言之,我只是不配喜欢他,而你……连靠近他的资格,都不配拥有!”

沐念晴维持不住优雅,算是同着洛筝撕破脸皮,眸色泛着阴冷。

不配么,她哪里不配?

洛筝就是可怜虫,凭什么能入薄寒城的眼睛?

而自己呢,没有人知道,她一步步算计,只为来到男人身边,付出多大的艰辛!

凭什么这些艰辛,仅是洛筝三言两语,就能轻易抹灭?

“呵,洛筝啊洛筝,我从前……真是小瞧你!”

蓦地,沐念晴冷笑一说,神色充满着敌对性。

洛筝笑盈盈,回望着沐念晴,恨意悄然流淌:“这样啊,我原谅你的狗眼看人低,现在改变想法,还不算太迟。”

“不错,我喜欢他,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他!这一点,谁都无法阻挡,谁阻挡我……我就会除掉谁,不惜任何代价!洛筝,你既然不喜欢他,就别插手这件事……”

明明这是夏日,沐念晴穿着雪白的裙子,整个人温婉有加,偏是突然令人不寒而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