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风景

雾中风景
  • 主演:米哈利斯·齐克,塔尼娅·帕拉依奥罗葛,斯特拉托斯·楚措格卢,伊娃·科塔曼尼多,阿利基·耶奥古利,瓦西利斯·科洛沃斯
  •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
  • 地区:希腊,法国,意大利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希腊语
  • 年份:1988
为了寻找从未谋面但常常出现在梦中的爸爸,Alexandros(Michalis Zeke 饰)在与精神病人海鸥(Ilias Logothetis 饰)告别之后,跟着姐姐Voula(Tania Palaiologou 饰)混上了去德国的火车。他们被交给警察,在见了舅舅(Dimitris Kaberidis 饰)一面后,又趁着大雪从警局逃跑。他们看着一匹马在眼前死掉,Alexandros痛哭流涕。他们结识了演员Orestis(Stratos Tzortzoglou 饰)和他的剧团,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在大雨中,他们搭上了一辆卡车,为此Voula付出了被司机(Vasilis Kolovos 饰)强奸的代价。重逢的Orestis将他们送至车站,Voula却不忍与其分离。但当看到Orestis与他人(Socrates Alafouzos 饰)勾搭时,Voula带

雾中风景第一集

尽管许月还是没能完全理解他的用意,但她相信他一定是为了她好,所以便照着他说的做了。

“你们两个人今天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听你们讲故事的嘛?如果是这样,恕我不奉陪好吗?你知道不知道我每天都睡不够五个小时啊,贺东我把你当朋友才这么给你面子,你要不要这么不尊重我啊?”薇薇安是个急脾气,眼看着她都要吃饱了,还是没有说到重点,于是她心里就很是不爽。

许月特别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毕竟社会地位在那里放着,若不是贺东的面子,她又怎么可能在周末休息的时间出来见人。

“你先别急,听月月把话说完好吗?”贺东安抚着薇薇安的情绪。

“OK,那你说吧,我倒想听听你的故事有多精彩!”薇薇安笑着看了许月一眼,然后喝了一口饭桌上的水。

“我父亲在七年前被抓进了监狱,当时警察到他的公司检查时发现了好几十亿的偷税漏税发票,但其实这些发票是黎万祥通过不正当的手段陷害我父亲的,在那之后我们家所有的财产都被国家没收,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而黎万祥则走上了事业巅峰,这七年的时间我父亲一直蒙冤上诉,但是每一次都被上面驳了回来,我觉得这一定是黎万祥在背后搞得鬼,所以我想要找到黎万祥当年诬陷我父亲的证据,为他洗清冤屈。”许月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薇薇安在听完许月的话之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想不到这世界上还会有如此无耻的人,所以黎明的父亲就是当年陷害你父亲的那个王八蛋吗?”薇薇安气愤地问许月。

许月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他怎么能安心地过好这七年呢?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薇薇安看上去很是气愤,这让许月坚定地相信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贺东,你有什么办法吗?”紧接着薇薇安又问贺东。

“我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需要你的帮忙。”贺东一脸严肃地看着薇薇安说道。

“我?我能帮你什么忙?”

“据我了解到的内部消息,珠宝展走秀的那天,黎万祥也会来,那是接近他最好的机会,你又是压轴出场的,必然会引起他的关注,所以你去靠近他,是最正常也最不容易露出破绽的。”许月被贺东的话吓到了,这只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要利用黎万祥好色这一点要薇薇安去勾引他……

“贺东?你在说什么?这样不行!”许月甚至都不敢看薇薇安脸上的表情,生怕她下一秒就掀了桌子。

但是薇薇安却出奇地平静,她瞪大眼睛看着贺东,久久不说话……

“那个……薇薇安,你不要把贺东的话放在心上,这是我父亲的事情,我会重新想办法接近黎万祥的,所以你千万别生气,你就当没有听见贺东的话。”

突然间房间里的氛围冷的吓人,薇薇安和贺东都没有搭理许月说的话。

贺东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这一次为了许月的事情,他不惜自己当了坏人,只为可以帮到她。

“你可以啊贺东,都学会利用女人办事儿了。”薇薇安冷笑一声说道。

“这件事情关乎到许月他爸爸一辈子的名誉,我贺东从没求过别人什么,这一次我也是逼不得已才要来找你帮忙,薇薇安,我不会勉强你,许月说的对,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没有资格把你拉下水,所以,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贺东深邃的眸子让人难以读懂。

“我答应你,这个忙我帮了!”薇薇安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回答让许月和贺东同时用惊讶的目光看向了她。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从七年前就人尽皆知了,包括这次许月出现,我也依旧毫不避讳地告诉了她事情的真相,七年前你取了许眉,但你不爱她,我从你看她的眼神当中就能感觉到,那种冷漠和无视甚至都不如我这个一个朋友,所以我一直都没死心过,终于我等等到你和许眉离婚了,可这一次你身边又出现了许月,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我觉得我在你身边陪伴了七年的时间,要说比也肯定要比她这一个新欢要好很多,但我没想到你是真的爱她……”薇薇安说着红了眼眶。

“薇薇安,我……”

“你别说话,听我说完!”薇薇安打断了贺东的话继续说道。

“实不相瞒,我也很喜欢许月这个女人,她真诚善良又直接,第一次跟我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我就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清纯的光,虽然她用恶毒的话语掩饰着自己,但我在模特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啊,要是没点儿本事,我怎么可能甩开她们,直接走向了国际路线,当然在我走向这条路上的时候,你是帮我最多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有困难,你一定是伸出援手帮我的那个人,好不容易有了你求我帮忙的一次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薇薇安彻底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许月被这个女孩的真诚和直接所打动,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因为她足够坦诚,即便知道自己得不到这份爱的回应,却仍然愿意以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

如果说之前许月对她是嫉妒吃醋的情绪,那么这一秒,她是敬佩她的,敬佩薇薇安的果敢和勇气。

“薇薇安,这一次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我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会暗地里派人保护你的。”

许月清楚地看到贺东眼眶里闪着泪花,那是感动。

“放心吧,我这些年最大的本事就是逢场做戏,黎万祥的事儿你就放心交给我吧,等我接近他之后,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薇薇安擦干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

“谢谢你……”许月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谢,除了这三个字之外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雾中风景

雾中风景第二集

第六百八十八章分析

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好不好,哪里还能控制得住自己。

奕辰没想到顾庭玉这么嚣张,他只是认为顾庭玉是一般嚣张而已,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嚣张猖狂,这特么可是一头四品后期的妖王狮子啊。

而且来自兽界,兽界的王族,是开玩笑的嘛?

兽界的王族,真的是强的可怕的一比。

“要死了。”

奕辰再也不要和顾庭玉组队了,这家伙太猖狂,容易拉仇恨。

“想吃我?”九头金狮子冷笑一声,就算是大白猿叛变了,可还有那条汗血长蛇在拖延着他,这俩人族虽然难缠,但若是他要真的动了真格的,也未必就会轻轻松松落败。

“想要杀我,却也要付出代价,你们两个至少有一个人会陪葬。”九头金狮子冷笑道。

他还想要挑拨顾庭玉他们,只是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挑拨得了呢?

这是闹着玩的吗?

都是老套路了,用人家玩过的再去玩,可就有些老掉牙了。

轰隆。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大白猿直接从地底钻了出来,速度飞快,高高腾空,挥动双拳,直接朝着那金色狮子打了过去。

“呸,那条长虫还是一如既往的猥琐,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浪,现在早就不知道逃去了哪里。”大白猿两拳将那头金色狮子震退出去,同时落在地上,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容。

“小子,刚刚我倒是挺喜欢你说的那句话,狮子头,应该会很不错。”这头大白猿冷笑着说道。

早就馋了,这金色狮子有九个头颅,吃一个也不算什么,不要那么抠门。

那头大蛇若是跑了的话,这头狮子就不敢继续在这里浪了,别说凤池,他就要被人清蒸红烧乱炖了,这是开玩笑嘛?

这头大白猿可是很嚣张的,他可不自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能够同时对付这三个人。

这两个卑微的人族就让他很是头疼了,更不要说还有一头大白猿在这里。

“给我等着。”

金色狮子九只头颅,十八只如若铜铃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顾庭玉他们,撂下这句狠话,身上很快被金光所笼罩住,仰天怒吼一声。

音波中带有灵气的泛滥,变得很是强大,冲击的顾庭玉他们几人无法靠近这金色狮子。

“狮吼功。”大白猿轻声道了句,的确是难以对付,音波甚是强烈。

当这弥漫在虚空中的音波逐渐散去之后,顾庭玉他们几人这才稍微缓过来一些,目光望向远方,金色狮子早就不知道逃遁到了什么地方。

“我就说过,这几个东西是很狡猾的,想要轻轻松松对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大白猿解释道。

“不过也好,这样一来,起码接下来不用太过操心了,这俩东西走了,剩下的这些蝼蚁,我觉得可以轻轻松松震慑住。”顾庭玉道。

大白猿望了顾庭玉一眼,他心中对这位可敬的对手也是有些尊敬,毕竟能够震慑到他。

“交给我了。”大白猿说着直接原地跃起,高高腾空飞上苍穹,双拳锤着胸口,怒吼一声,直接用修道界通用的语言呵斥道,“从现在起,只要靠近这座山巅方圆百米的人,杀无赦。”

说完,大白猿的身形化作一道银色流光,转眼间便冲了出去,朝着几个不信邪想要偷偷摸摸混上去的人打了下去。

几拳落下,这些人都化作了血雾,散于苍穹之上。

很凶狠啊。

顾庭玉将羽蝶招呼过来,他们的名额算是内定了,这座凤池,就是由他们来共享了。

“不错不错。”顾庭玉轻声笑道。

奕辰将长剑收起,然后走到顾庭玉身旁,他发现自己这才不到两个月时间没有见到顾庭玉,这顾庭玉已经变得他看不清了,搞不懂。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做的,让这大白猿帮助我们?”奕辰问道。

顾庭玉淡然一笑:“很简单,利益。”

利益?

奕辰还是不明白。

“不过也对,像你这种脑子不能理解实属正常,不能怪你。”顾庭玉一脸同情的样子。

他在与这头大白猿战斗的时候,就已经再和这位大白猿传音沟通。

很简单,这凤池并非只能容纳一个人。

若是他们继续争斗下去的话,那么,最后这凤池极有可能会成为那些打算浑水摸鱼的人,他们几个谁也沾不上光。

所以,问题就来了。

现在两边都想要上凤池,明显,一同上去是不太可能的事儿。

关键点就在,这凤池是这头大白猿愿意和九头金狮子以及那头汗血长蛇共享,还是打算和顾庭玉他们共享。

很简单的一点,顾庭玉他们是人间界的,迟早要回到人间界,而大白猿他们三个则是来自兽界,到头来也会回到兽界。

想想看,竞争点在哪里。

只要稍微有脑子的人,哪怕是奕辰都知道应该怎么抉择,都知道如何取舍。

谁愿意将这些利益给竞争对手分享,但只要互相没有竞争关系,那么就可以共享。

“而且,从兽界的人出现开始,我便有了个疯狂的猜测,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不止是只有我人族和兽界,可能这里是一片战场,关乎三千世界的战场,这就像是一场游戏,既然是游戏,那就一定会有结束的时候,只要结束,彼此不还是回到自己的世界吗?”

顾庭玉这几天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黑洞的问题,关于这个世界出现的问题。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点可能并不会有多大的出处。

百分之八十的准确率。

没错,在顾庭玉的分析下,这头大白猿并没有那么傻,很快便想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所以,他才会和顾庭玉他们合作。

“高。”

羽蝶直接竖起大拇指:“顾前辈,真是高,看来我要学的地方还很多呀。”

“淡定。”顾庭玉微微一笑,望着那座有着凤池的山峰,大手一挥,“走,上去泡澡。”

凤池凤池,那肯定是用来泡澡的嘛,天然温泉,这几天舟车劳顿,的确累了,泡泡温泉,还真的会舒服呢。

雾中风景

雾中风景第三集

她捏着手机,还想给靳北森打个电话,可是就怕靳北森不会接,想来想想去,本就昏涨的脑袋更是发疼。

整夜,周曼纯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但她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也不知道是几点钟睡下的。

第二天,周曼纯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她居然翘班了,平日里有靳北森叫她起床,现在靳北森不在,周曼纯果断翘班。

头终于不痛了,但一睁开眼,心情就郁闷了起来,周曼纯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忽然打了个喷嚏。

她吸了吸鼻子,难道真的要感冒了吗?

昨晚睡得晚,所以大中午,周曼纯仍旧哈欠连天的,她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电早已充满了,但是靳北森一个电话都没打来过,就连微信都没有。

周曼纯鼻尖发酸,心里席卷来一阵失落,从昨天靳北森挂断了她的电话后,她就一直郁闷着,平日里,靳北森生气归生气,只要周曼纯服软,撒个娇,早就把靳北森哄好了。

昨晚周曼纯睡在虞琛家,当真是踩到了靳北森的底线了!

可她又不是故意的,周曼纯也很累啊,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活得像一块夹心饼干,左右为难。

周曼纯也没有给靳北森打电话,她拿着手机钻在被窝里,无聊的刷了会儿微博,不料又睡了过去。

王妈做好了午饭,上楼来叫周曼纯吃午饭,她走到床边,慈祥的叫道:“夫人,吃午饭了。”

“王妈,我不想吃,你去吃吧。”周曼纯翻了个身,忽然间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沉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根本就没胃口吃饭。

“去吃点吧,等会儿还要吃药呢,吃完再来睡觉,夫人,您是医生,也知道不吃午饭对身体不好。”王妈语气祥和,苦口婆心的半蹲在周曼纯的床边劝道。

“真的不用了,王妈,你下去吃吧,我现在有些头疼,让我睡会儿,就一会儿。”周曼纯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她平日里不是一个喜欢赖床的人,怎么今天一个劲儿的想赖床呢?

周曼纯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多,她发烧了,身体蜷缩在被窝里,感觉越来越烫。

周曼纯做了个梦,梦见了靳北森在瑞士那边发生了车祸,她吓得满头大汗,梦里哭的眼泪哗哗的。

靳姝雯夜里回来,走到周曼纯的房里看了看,见周曼纯还在睡,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白天她出门的时候,九点半,周曼纯在睡觉情有可原,怎么这会儿七点多,又开始睡觉了呢?难道她今天还没起床过?

靳姝雯小声的叫了两声,“嫂子,嫂子。”

周曼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是深深地蹙着眉头。

靳姝雯感觉有些奇怪,就朝着周曼纯走了过去,只见周曼纯蜷缩在被窝里,秀丽的脸蛋憋得通红,浑身散发着一股热气,靳姝雯看她的脸色不对,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手心传来一阵很高的温度,靳姝雯吓了一跳,赶紧下楼找医药箱。

王妈也跟着一同上来了,一边蹙着眉头说道:“我中午的时候叫过夫人,夫人说想睡一会儿,我就没去吵她。”

王妈总以为周曼纯不会出事,谁知道周曼纯竟然发烧了。

靳姝雯手忙脚乱的打开医药箱,先拿出电子温度器,对准周曼纯的脑袋测了一下,温度器上传来“滴滴”两下,周曼纯竟然发烧到三十九度八!

靳姝雯撕开一包退烧贴贴在周曼纯的脑袋上,这是家里为靳屿漠备着的,靳屿漠也特别会发烧,尤其是换季的时候。

“雯雯小姐,现在怎么办?”王妈一脸担忧的问道,担惊受怕的样子望着靳姝雯。

靳姝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周曼纯的高烧什么时候能退下来,感冒没什么事,最怕的就是发烧,会把脑子烧坏的。

“送医院吧,我去叫救护车。”靳姝雯当机立断的说道,并马上掏出手机给医院打电话。

周曼纯这一病,在医院躺了足足两天,一直高烧不退,这两天不吃不喝,全靠营养针维持着。

检验报告出来,周曼纯的血有些发炎了,而且她又对青霉素过敏,不能打青霉素。

期间,靳嘉禾和史慧茜带着靳屿漠来看过周曼纯,周曼纯还是没什么精神,不怎么愿意说话,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温度一直退不下去。

夜里,起风了,周曼纯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医院,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越发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靳姝雯把周曼纯高烧住院的消息告诉了靳北森,周曼纯却并不知道,这是靳北森离开的第四天,她总以为他还有三天才会回来。

周曼纯带着疲倦入睡,眼皮子闭的紧紧地,眉头也轻蹙着。

深夜,她忽然感觉有人掀开了她的被子,紧接着,被窝里传来一股干燥的热气,暖烘烘的,并且带着一股好闻的气息。

周曼纯并不知道靳北森回来了,她半睡半醒的抱着靳北森,总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靳北森伸出手,贴在周曼纯的额头上,男子的剑眉微蹙,她的脑袋上还有些发热,靳北森就又给周曼纯贴了一片退烧贴。

整晚,他都抱着她入睡。

翌日清晨,周曼纯的烧终于退了,脑袋也终于不再昏沉,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近在眼前的靳北森,那双深邃的墨眸正深情款款的盯着自己,周曼纯愣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周曼纯结巴着问道,漂亮的杏眸在靳北森的脸上流转,他好像更瘦了些,棱角分明的侧脸显得更为俊逸,下巴处也长出了泛青的胡渣。

靳北森面无表情的样子望着周曼纯,心里的气并未全都消退,和周曼纯冷战了两天,那个犯了错误的女人居然还不来主动认错,一向冷静如斯的靳北森终于忍不住想去打个电话问问看她好不好,瑞士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他本来还要再过三天才能回来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