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叮当

小叮当
  • 主演:梅·惠特曼,克里斯汀·肯诺恩斯,雷文-西蒙尼,刘玉玲,亚美莉卡·费雷拉,简·霍洛克斯,杰西·麦卡尼,杰夫·贝内特,罗伯
  • 导演:布拉德利·雷蒙德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奇妙的精灵世界里居住着成千上万的小精灵,他们各司其职,装点广阔人间:风仙子为花儿传粉;花仙子为花草上色;水仙子给大地解冻;动物仙子唤醒冬眠的小动物然而小叮当(梅·惠特曼 Mae Whitman 配音)却只是一名修理仙子,负责制造和修补一些工具,她天天渴望能像姐妹们一样到人间工作,装扮春天。于是,小叮当开始苦练姐妹们的能力,希望改变自己的职能。然而冒冒失失的她虽然学习刻苦,但也闯祸不断,甚至在学习风仙子的技能时不慎破坏了春天的准备进程。懊恼悔恨之时,她却意外发现了自己发明创造的天赋,小叮当决定将功补过,努力发明提高工作速率的工具,让人间的春天及时降临   本片为迪士尼公司制作的《奇妙仙子》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部。

小叮当第一集

一边,叶紫看过去。

梦娜近乎贪婪的看着慕夜黎的方向。

她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一下子就遇见了素来有着暗帝之称的慕夜黎。

慕夜黎常年在Z国生活,不时的出国都是秘密进行的,很少有机会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但是却仍旧为所有人仰望。

这主要是因为慕家的财力,以及慕家在外面的影响。

这个慕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家主,从一出生,便已经注定全世界知名。

梦娜也几乎是从小便听着慕夜黎的名字长大的啊。

她眼睛里的光,外人都看的真真切切的,甚至一时兴奋的都忘了遮掩。

一直到看到,慕夜黎打开了车门,让叶柠进去了,她的脸才一下子僵硬的定在了那里。

刚刚的闪光,也顿时变成了一片灰暗。

“她怎么会……”

叶紫也是一脸的气愤。

只是,她是怎么都不会跟梦娜说,叶柠现在是慕夜黎是太太的,免得梦娜以后不敢对付叶柠。

她还指望着,让梦娜多讨厌一下叶柠,好让叶柠死无葬身之地呢。

现在她不能自己露面让慕夜黎更讨厌她,只能找别人帮忙了。

梦娜心里愤恨的拧了一下,但是她绝对不会让人看出她心里的羡慕的。

她继续维持着高傲的姿态,看着那边,“那个叶柠,怎么会跟暗帝有联系。”

叶紫笑笑,“我也不知道,不过她最近窜的挺快的,才刚出道没多久,就红的很火热,大家都怀疑她是不是背后有什么势力呢。”

梦娜听了,了然的一笑,“哦,原来是爬上了人家的床,呵,真是低贱,靠着卖自己的身体来求荣。”

“梦娜小姐,毕竟不是每个人,从出生就如您一样这么高贵吗。”

“也是。”

“对了,我给您再介绍一个人,她是跟叶柠一个公司的,那个公司是慕夜黎旗下的经济公司呢。”

虽然不屑再认识这些人,可是,听到是慕夜黎旗下公司,梦娜想着,也许可以探听到更多慕夜黎是消息,于是便答应了。

“其实过几天,慕家要举办联谊呢,这是慕家的传统,很多B市的人都会去,到时候,梦娜小姐也可以过去看看。”

“啊,真的吗,太好了,我让我男朋友去搭个路子,他可是很厉害的。”

“啊,是吗,我们有听说,您有一个特别帅气特别厉害的男朋友呢。”

梦娜骄傲的抬起头来,听到别人夸赞时宣,她也很骄傲。

……

叶柠在车里看来脸色不太好。

说不在乎,也不是真的不在乎。

她在乎的自然不是时宣跟梦娜,而是,他们这一对狗男女,当初是怎么害得自己掉下悬崖。

那一幕,如影随形,一直还印记在她的脑海中。

所以再见到梦娜,确实让她不太爽。

慕夜黎似是也已经感觉到了,在一边道,“叶柠,你怎么了?”

叶柠回过头,“没什么,在那遇到了一些不想见到的人。”

慕夜黎当即明白了过来,想了一下,没说什么。

到了家里,才对人道,“去查查,太太今晚跟谁见面了。”

慕夜黎道,“你最好准备一下,过几天慕家要有联谊,只怕你要过去,我准备到时候跟家里说你母亲来了的事。”

“啊,好。”

小叮当

小叮当第二集

见刘文兵二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姜医生也没有主动的说。她不是不信任刘文兵,只是没有那么信任刘文兵身边的小钢炮。

望蜀城的人可跟外面的人不一样,这里的生存法则很残酷,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的人,都不是善人,出卖朋友,背信弃义对这里的人来说,都是很正常的。她在不了解这个小钢炮之前,宁可对刘文兵有所隐瞒。

刘文兵也没有过问她的事情,既然遇上了,那就带着一起上路。

这才没走多远,忽然前方惨嚎连连,无数本来往外面逃命的人,此刻疯狂的又跑回来了!

刘文兵的神识释放出去,倒吸了一口凉气,前方居然有着一大片的铁甲兽,乌泱泱的,足足有着上百头。单个铁甲兽对付起来并不难,但是数百头铁甲兽一起出动的话,那威力可就太惊人了,所到之处,树木全都被摧毁。那变|态的身体,恐怖的冲击力,这些人类就算是联合起来,也绝对挡不住这些铁甲兽的冲击。

“铁甲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数量还这么多?”

刘文兵他们心中困惑,可是没过多久,随着另一个方向,血影狼群的出现,疯狂攻击朝着那边逃窜的人类。这个时候刘文兵的困惑解开了——野兽的复仇。

迷雾森林里的这些野兽多多少少都有些灵智,人类不停的在里面捕杀它们,它们心中对人类怎么可能没有仇恨?刘文兵也了解过,迷雾森林隔些年就会爆发兽潮,规模或大或小,最大的一次,都差点攻到望蜀城了。人类也知道,兽潮的爆发那便是因为野兽仇恨积压的释放,但毕竟这就是一群畜生而已,谁会在乎畜生的心情?这里可没有动物保护协会,没有心地善良的人维护它们的权益。

“兽潮?可是两年前刚刚爆发过兽潮?不应该这么快的就爆发啊?之前兽潮间隔最短的也是四年啊!”小钢炮是上一次兽潮的亲历者,那恐怖的场景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太恐怖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人类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但是亲历过兽潮席卷之后,他才知道他这个想法有多么的恐怖,兽潮所过之处,全都夷为平地,满目苍夷,在兽潮中遇难的武圣都不下二十个。

“兽潮爆发是没有规律可循的!”刘文兵摇了摇头。“我们现在必须想办法离开,往迷雾森林的外围走!”

“外围?刘文兵,你傻了啊?上百头铁甲兽啊?”姜雨蒙也吓得一跳,连忙的拉住刘文兵。

“就是,兄弟,我们现在过去,那还不被踏成肉饼?”

刘文兵摇了摇头,“上百头铁甲兽的威力的确不可小觑,但是这一边有着规模比那天我们遇到还要大的血影狼群,我们可是杀过一头血影狼王,你要去跟血影狼群聊聊吗?”

“不去,没话题聊!”

“你们杀过血影狼王?”

刘文兵没有回答姜医生这个问题,现在是逃命的时刻,谁还理会她的惊愕啊。

“现在人群都往后方逃窜,但我感应到后方有着一支更加恐怖的野兽大军,恐怕这才是兽潮的大军,往后方跑,那就是找死!权衡再三,我还是觉得跟铁甲兽聊得来!”

“我去,我他|妈的运气真背,来这里才两年,就遇到两次兽潮了,这运气也没谁了。走吧,去跟铁甲兽聊聊。”

迷雾森林的人都被吓坏了,他们现在完全就是被恐惧支配着,盲目的四处逃散。而那些经验丰富沉着冷静的,数百头的铁甲兽其实才是这次兽潮最薄弱的突破口。往回走,兽潮大军,那冲天的妖气,就是刘文兵的神识都心悸,里面有着不少气息强大的凶兽。就算是再给刘文兵十个武圣,刘文兵都不敢去跟兽潮大军聊。

唯一的活命机会,就在铁甲兽那边。

刘文兵三人加快脚程赶到那边的时候,亲眼所见数百铁甲兽冲击力的时候,这聊天的想法也有点动摇。

而有着一队人马,正在跟铁甲兽群鏖战,从他们的阵形来看,明显就是想要撕开一个口子突围。其中一人看到了刘文兵,立刻的喊道,“刘少主,你运气可不好,刚来望蜀城几天就遇到了兽潮!”

说话的人正是支锋。刘文兵微微一笑,“那是,我的运气向来不好!”

“运气不好,但是你确实聪明,一个望蜀城的菜鸟遇到这种事情居然还知道朝这边跑,多少老鸟都比不上你。”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废话。几位,一起吧,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分力,咱们一起的杀出去!”

“正有此意!”

这群人,有几十个。分成两个批次,一个批次的人上去进攻,另一个批次的人在后面准备着,等到上去的那批次的人坚持不住的时候,在后面准备的那波人立刻顶上去,将他们换下来休息。就这样,不间歇的进攻,一点一点的在这些铁甲兽兽群中凿出一个缝隙出来。

铁甲兽暴躁,冲动,身体变|态,但也意味着他们的灵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刘少主,一会你们跟在我身后!”支锋小声的说道,他对刘文兵倒是十分关照。“你才来望蜀城几天?这么莽撞的就进来了,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锤炼自己的实力,估摸着你现在不如我。不过你放心,我支锋没有炫耀的意思,毕竟我来这里已经一年了,而你才刚刚的过来。”

支锋是一片好意,刘文兵自然没有反驳。在这种残酷的地方,跟刘文兵并没有交情的支锋却能这般的关照他,这才是人间温情。异地他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是多么单纯的情谊。现在这世道早已经变了,身在他乡,提防老乡。

这时候,更能体现支锋的人品。

“咱们这里现在人不多,所有人必须出力,这位姑娘也一样!”支锋他们这个队伍中领头的大胡子看了姜雨蒙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在这里只有死人活人之分,没有男人女人之分。所有人现在都在拼死玩命,凭什么让我们用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大胡子冲着刘文兵喝道。

小叮当

小叮当第三集

周六晚上考统计学,还没怎么复习,所以给大家递交了请假条,不过晚上还是抽做题的空档码了2000字,权当对大家体谅羽少的感恩!

阳光洒落在五月底的海面上泛起粼粼的波光,一艘白色的游船缓缓在海面上拖出一条水线,惊动了远处几只栖息在浮标上的白色的海鸟,发出阵阵轻鸣,掠过水面,向着远处的鼓浪屿飞去。

李云道站在船头,船头不断破开平静的海平面,时不时会有水花飞溅到他的身上,他眯眼打量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岛屿,眼中闪过一抹坚毅。一只葱白柔荑轻轻覆在他紧握在栏杆的手上,长发在海风中飞扬的女子轻轻依偎在他的身畔,柔声道:“干爷爷想长眠于此是有特殊用意的。”

李云道轻轻点头:“老爷子长年在特殊战线上,单名字抛出去就足以震慑一众宵小,唯一的遗憾便是有生之年未能见到祖国统一,长眠于东南海域,也是存了亲眼见证回归的心思。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这用四句话来形容老爷子临终时的心情,怕是再贴切不过了。”

蔡桃夭轻柔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将头搁在他的肩上,轻声道:“在我们有生之年,我相信一定能达成干爷爷的夙愿。”

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举目眺望远方在一片水雾中的岛屿,那里不单单是秦老的未酬壮志,同样也是那个给他取名为“望南”的老人的遗愿。

船速慢慢地放缓,引擎的声音停止了,身后传来水手们吆喝放锚的声响。

“到了。”蔡桃夭轻声道。

秦家双胞胎抱着瓷坛四目噙泪走在最前方,身后身后秦家众人。

船本就不大,只能装得下这么多人,也是遵循了老爷子不浪费任何国家资源的遗愿,李云道托人在厦门港口租的一条游船。

一行人走上船头,除了白蝙蝠外,其余人均双目通红。

大小双托

着坛子走到李云道的面前,大双哽咽道:“师父,我们商量过了,最后还是请您……”

李云道微微沉默片刻,看向秦伯南和秦仲颖兄弟,两人均微微点头,他才郑重地接过瓷坛。瓷坛很轻,轻得让人心酸,可李云道却觉得足有千万斤之重。瓷坛入手,便突然觉得鼻头微酸,而后两行热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滚落,李云道对双胞胎点了点头,转身举起瓷坛,对着那处老人念念不忘的方向,轻声道:“老师,到了!”

一把骨灰随海风飘起,撒向大海,又随着涌动的洋流,漂向海洋深处,与这片大海的灵魂融为一体,而后静静地看着后世所发生的一切。

“爷爷!”看着最后一把骨灰飘落时,秦家双胞胎泣不成声,秦潇潇更是哭得几乎虚脱,只有面色苍白的白蝙蝠依偎在舱门附近,双眼空洞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有铺张的吊唁,也没有豪华的墓地,老人选择了大海作为自己的安眠之地,静静地守候着某一刻的到来。

夜晚,漆黑无月,李云道独自一人在酒店的花园里抽着烟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父亲走的时候很幸福,我们应该为他高兴。人总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刻的,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离开,对于父亲来说是再好不过了。况且,他还寻到了你这么好的接班人!”

李云道将面前的那盒利群推到秦仲颖的面前,没有烟瘾的秦二郎破天荒地打开烟盒,也了根烟,放在唇边,仍旧烟雾随夜风飘散。

“二叔,难道您也真的觉得我是最佳的接班人?”李云道苦笑着看向一脸微笑的秦仲颖。

“难道你觉得老爷子没有识人之明?”秦仲颖笑着反问。

“二叔,其实我觉得二部里,比我更适合接班的人有很多啊!我到这会儿都有点儿发懵,而且你也知道的,家里那边,还有一摊子事儿呢!”李云道苦笑着摇头。

“放眼华夏,有能力接下这个位置的人的确很

多,但是不是每个有能力接班的就一定能完成老爷子的嘱托。更何况,老爷子交代的那些事情,你当真放心交给旁人去?”秦仲颖笑眯眯地看着李云道说道,“要说责任心,你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责任心最强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真的有责任心就不会丢下鹿城的摊子就这么走人了!”

秦仲颖笑道:“鹿城换谁都可以,也许旁人干得没有你那般出色,但只要不是太过平庸之辈,总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二部却不同,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无声的战争。说都觉得如今是和平年代,战争离每个人都很远,但他们绝对想不到,其实特殊战线的战争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鹿城的一把手干不好顶多发展慢一点,但是二部如果选错了主将,那对共和国来说,将是致命的。”

李云道苦笑道:“二叔,你说得我压力山大啊!”他抬头看向无月的夜空,自己的未来之路仿佛跟远方的天际一般虚无缥缈。

“掌管二部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觉得还是难不倒你,负责你大师傅噶玛拔唏花了那么多心血在你身上,岂不是都付之东流了?不管别人怎么想,也抛开老爷子的嘱托不看,你首先要尊重自己的内心,你觉得鹿城书记和二部话事人这两个位置,哪个更适合你自己?”

李云道低头沉吟不语,抽烟良久,知道面前又多了两个烟蒂,才抬头道:“选择离开鹿城时,其实我已经有答案了。”

秦仲颖点点头,欣慰笑道:“做人最难的就是直面自己的内心。歌舞升平的一把手好当,枪林弹雨的马上封侯就懒得多了。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有些事情是相通的,我相信此时此刻,也许他因为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或许,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猜到老爷子的布置了。不管怎么说,这份责任原本应该是他来承担的但是他有了更高远的目标,你就当为了将来的某些事情练练手,嗯,毕竟现在你的背后有庞大的国家机器,而且,说起来,二部和新红门这两者,也不是完全不能相融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